【三級小説】穿過你的肚兜我的手-第一部 蘋果女人 第26章 蘋果女人26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已經到了大年三十,我把秋天領回了家。一是想讓秋天和我的父母多溝通溝通,二是因為初一我們就要坐火車去秋天的家鄉了。還有就是秋天自打從家裏出來之後,這麼多年一直沒有感受過家的温暖了。

我們一家其樂融融的在一起包着餃子、看着春節聯歡晚會。秋天不太會包餃子,媽媽就手把手的教她。秋天學的很快,時間不大就能夠自己操作了。

秋天很機靈,一晚上都跟在媽媽屁股後面幹這幹那,一刻也不讓自己閒着。媽媽似乎也被秋天的聰明伶俐和吃苦耐勞的精神所打動,和秋天不停地聊着家常。

爸爸把我拉到他的旁邊説,林頓,你小子挺有眼光,我看秋天這孩子不錯,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還那麼有眼色,看把你媽媽哄得多開心。

我説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的兒子,老子英雄兒好漢嘛!爸爸用手摸了摸腦門兒説,嗯,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啊!

秋天那晚留在了我家裏,但媽媽不允許我和秋天睡在一起,説人家一個姑娘,還沒有過門兒,咱不能那樣做。

結果秋天和媽媽睡在了一起,而我則和爸爸在一起睡。本來我家裏還有一個卧室,但爸爸非要我和他一起睡,想和我聊聊天。

我躺在牀上困的要死,而爸爸卻不停地給我講着那已經重複了不知多少遍的故事。我説爸爸,求求你了,讓我睡覺吧,我明天還要坐火車呢!爸爸一看沒有知音,索性把燈關上,轉過身打起了唿嚕。

那一晚我基本上沒睡,一是因為爸爸那驚天動地的唿嚕聲讓我根本無法入睡,另外就是我一直在盤算着一個計劃。

當我睡眼惺松地走出房間的時候,秋天早已經起來了,正和媽媽在廚房準備早餐,我扭頭看了看還在唿唿大睡的爸爸,突然對媽媽產生了從未有過的同情,面對爸爸那震耳欲聾的唿嚕聲,真不知道媽媽這麼多年是怎麼熬過來的。

吃完早餐之後,我和秋天就出發了。我們先來到商場給秋天的媽媽和哥哥挑選了一些禮物,又買了一些土特產,然後就趕奔了火車站。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長途奔襲,終於在晚上12點多的時候來到了江南的一個小城。

我和秋天在她家附近的一個賓館住下了。

第二天當我走出賓館的時候,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這裏簡直是太美了。

小橋流水,亭台樓閣,一派古樸清雅的風貌。由於這裏是個旅遊城市,基本上沒有什麼重工業,所以小城的天是湛藍的,空氣非常的清新。嫋嫋青霧從河面升起,偶爾有小舟泛過,勾勒出一幅天然的水墨丹青,使人仿佛又回到了那煙柳畫橋,風簾翠幕的錢塘美景之中。

秋天的家是在一個單位的家屬院裏,是秋天的生父單位分的房子。秋天的家在五樓,我隨着秋天來到了她家門前。我看到秋天準備敲門的手有些顫抖,於是我説,別緊張親愛的,咱這是回家,又不是去見座山雕。即使屋裏有一窩的土匪,也一定會被我楊子榮拿下的。秋天聽完我的話之後笑了起來,情緒明顯沒有剛才那麼緊張了。

秋天敲響了家門,時間不大,門開了,我看到一個年齡大約有50多歲的婦女出現在了我和秋天的面前。當這個女人看到門口的秋天時,一下子呆住了。半天沒有説出話,但從她的面目表情可以肯出,她非常的激動。

秋天,是你嗎?真的是我的秋天回來了嗎?我看到秋天那雙美麗的大眼睛裏流出了淚水。媽,是我啊,是秋天回來了。説着撲到了她媽媽的懷裏。

等進到屋裏我才發現,秋天的家裏很冷清,根本不像個過年的樣子。門口沒有貼對聯,屋裏面也顯得很蕭條。

秋天在和媽媽訴説了一會兒衷腸之後,把我拉到了她媽媽的面前。媽,這是林頓,我的男朋友。秋天的媽媽仔細端詳了我一會兒,之後對我説,孩子,秋天我就交給你了,我這個做母親的沒有本事,沒有能夠照顧好秋天,希望你能好好待她。只要她能幸福,我就是死也瞑目了。我説放心吧伯母,秋天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在閒聊了一會兒之後,我問秋天的媽媽,大過年的,怎麼家裏就你一個人,伯父和哥哥怎麼沒有在家?秋天的媽媽嘆了口氣説,秋天的繼父在過年前被汽車撞了,高位截癱。目前還在醫院住着。秋天的哥哥在外地打工,過年要加班,回不來了。

我一聽那個禽獸竟然被汽車撞了,我的心裏既激動又有些失望。激動的是這個老畜牲終於受到了報應,失望的是我的計劃告吹了。本來我計劃着在見到那個禽獸之後,用我最致命的那招千斤頂,毀掉他的下半身,但是現在他已經高位截癱了,我即使再怎麼頂,他也不會有感覺了。

我和林頓去醫院看看他吧。秋天説完這句話之後,用眼睛看了看我。

我當時的確沒有想到秋天會説出這樣的話,我吃驚地看着秋天,我想對她説你是不是腦子有毛病,怎麼會有這麼愚蠢的念頭?但秋天的母親在旁邊,我無法把心裏的話講出來。

秋天的母親用一種徵求的眼光看着我,讓我當時很為難。秋天的母親不知道當初發生的那件事,而如果我表現出反對的話,一定會很傷她的心,最後我把心一橫,重重地點了點頭。

穿过你的肚兜我的手-第一部 苹果女人 第26章 苹果女人26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