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癮 小説】我和小囡的故事- (五)

首先,跟朋友們道個歉,最近有點事,的確是沒時間寫。

今天抽空寫了一整天,總算趕出來了。我碼字十分慢,雖然每次發文都在萬字,卻要花十二叁個小時才能寫完。很多情節和詞彙都是斟酌再叁才發出來的。然後就是恭喜我自己,這篇小説第一次真槍實彈的肉文終於寫出來了。同時,也是我第一次寫肉文。希望大家多多指教。我寫文的目的,就是圖狼友們擼個痛快!這是我對色文的理解以及追求。如果朋友們看了這篇文字後,能夠一擼為快,可以在下面留言,讓我知道這篇文字是否成功。

張哥被結結實實的打了一個耳光,驚愕的看着小囡,眼裏怒火隱隱浮現。

你為什麼打我?

不是説好了只拍照嗎?小囡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嘴巴撅的高高的,可以掛個油瓶了。

可是明明是你讓我親的啊!張哥欲哭無淚。

哎呀,人家剛才有點忍不住了嘛!小囡臉上的紅潮仍未褪去,嬌羞的模樣看的人浮想聯翩。

唉,白白的被你打了一巴掌,可疼死我了!張哥一臉痛苦,裝模做樣的説道。

我敢保證小囡打人絕對不會這麼痛!我一邊心裏想,一邊鄙夷的看着張哥。

啊,真的嗎?!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囡的小手捂着嘴,驚詫的看着張哥。雪白的乳波隨着手臂的擺動洶湧起伏,真他媽勾死人不償命啊!

對不起就行了啊?必須要補償!張哥盯着小囡的大奶説。

這個王八蛋,一肚子的壞水,我就知道他沒安好心!

怎麼補償啊?小囡疑惑的問。

讓我親一下!張哥猥瑣的笑了,露出了狼尾巴。

不行!小囡使勁的搖頭。

看到小囡的拒絕,我心裏得到了些許安慰。小囡雖然玩的開,但是還是能守住底線的!

哎喲,疼死我了!張哥捂着臉喊疼,裝可憐。,別説,還演的跟真的似的。

雖然是很老土的一招,但對女生的效果一般都很不錯。

不過小囡不吃這一套。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真討厭!小囡白了他一眼。

拜託了嘛,讓我得到些許安慰!張哥像一隻搖尾乞憐的哈巴狗,雙手合十。

哼,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喔!小囡高傲的模樣宛如一隻小孔雀。

親一下沒事的嘛,就親一下臉。小李不會怪你啦!張哥厚顏無恥的説。

呸,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我在心裏啐了一口。小囡是不可能讓你親的!

你就那麼想親我呀?小囡歪了歪腦袋。

嗯嗯,親一下我死也甘心了。張哥猛點頭。

嘻嘻,油嘴滑舌!小囡笑了,卻忽然看了我一眼,看的我心裏躁動不安。

別的補償不行嗎?一定要親?小囡問。

我就想親一下你,真的!張哥一臉的誠懇。

無聲無息,馬甲的一邊夢幻一般滑落,一隻白嫩大奶顫顫巍巍跳出來,嬌嫩的蓓蕾挺立在空氣中,無比刺眼!

這隻奶子是那麼圓潤,那麼白皙,宛如上好的玉脂一般,散發出淡淡的柔光。幽幽的乳香瀰漫,讓人食指大動,恨不得馬上將這隻奶子含在嘴裏吸吮咀嚼,嘗嘗這塊肥肉的鮮美滋味。

小囡到底露點了……

這一刻來的如此突然,如此意外,我甚至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那一瞬間的強烈悸動,幾乎讓我魂飛天外。

終於讓張哥看到了,小囡,你是早就計劃好了的嗎?我喃喃道。

詭異的是當這一刻真的降臨在我頭上時,我竟然沒有絲毫的憤怒。

我曾經做了多種設想,憤怒,嫉妒,仇恨,甚至後悔,自責。這些情緒,如今卻一個也沒出現。

只有刺激,只有快感……

我狠狠的擼着暴怒的雞巴,眼前荒唐而恥辱的一幕,比任何情色片更能激起我的快感。

張哥的嘴巴在小囡露出奶子那一瞬間,張開到最大,可以塞進去一個鴨蛋。

小囡妖媚的眼神,有些迷亂,有些渙散,手指夾住那顆奶頭。

呵呵呵呵……可愛嗎?小囡呆滯的張哥顯得有些笨拙,傻傻的點頭。

小囡右手握住了奶子,如擠奶一樣揉捏它,粉嫩的奶頭從食指與拇指之間露出。

會不會,擠出奶呢?小囡呢喃自語。

我被這句話深深的震住了,幻想着小囡雙乳奶汁四射,飛濺在張哥痴呆的臉上的樣子,雞巴更是爽快無比。

張哥咽了咽口水,一個沒字卡在咽喉裏就是出不來。

小囡看向張哥,眼神閃過異彩,似乎在遐想什麼。就那麼一會兒,臉上露出了驚人的緋紅。呵呵呵呵……想吃奶嗎?

什麼?!小囡要給他吃奶子了嗎?!

想……張哥的聲音是如此的乾澀,如同剛從沙漠裏走出來的饑渴之徒。

小囡雙眼微闔,右手一點一點摸到了胯下。聲音越來越低沉,想呀?呵呵呵呵……噢,嗯……

後面是一連串呻吟,小囡在自慰!

小囡竟然對着張哥自慰了?!

我無法相信我的眼睛,但是雞巴傳來的快感讓我知道,這是真的!

張哥會不會看到她那肥美的肉穴?會不會忍不住上去吸舔裏面的汁漿?甚至用他那根大雞吧幹穿小囡的處女膜?

這些念頭只是在我充斥着淫慾的腦海裏一閃而過。我現在想的更多的是要如何痛痛快快的射精。

呵呵呵呵……想就叫我……媽媽。幾不可聞的媽媽二字,重重的落在我胸口。

即使知道這是在角色扮演,那種亂倫的禁忌仍然劇烈的刺激着我。

這種衝擊,對張哥來説更加強烈吧?

只見他兩眼發直,嘴巴一張一合,如同一隻擱淺在沙灘的魚。透明的粘液從嘴角流出,。

這個字如此的驚心動魄,足以摧垮我們叁個人的理智。

噢……乖兒子!小囡一聲輕吟,兩眼翻白,咬住嘴唇。左手在下身大力的揉動,香汗從額頭滴滴滑落。

張哥聽到兒子兩個字,眼裏噴出了欲望的烈火,餓狼一樣撲向了小囡。

吃吧,好兒子……小囡風情無限的瞥了我一眼,挺起了白嫩的胸脯,捉住那隻大肥奶子,乳尖對準張哥饞涎欲滴的大嘴。

不,不要!我幾乎怒吼出來。

小囡純潔的身體真的要被張哥褻瀆了!我心裏又是酸楚又是痛苦,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似的。

小囡是我的,小囡是我的女人!

老天,我到底幹了些什麼?!我的腦袋嗡嗡直響。

張哥已經快要親吻到小囡嬌嫩的奶頭了!

我的瞳孔收縮。

心裏一緊,忽然猶如天神附體,一個箭步撲了過去,推開了張哥。

張哥被我打了個措手不及,踉踉蹌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臉上還保留着痴呆的傻樣。

小囡也呆了,看着我好一會兒,噗嗤笑了。

跟我回家!我用不可置疑的語氣説道。

嗯!小囡用力點頭,抓緊了我的手。

張哥急忙勸道,別走啊,我們還沒拍完啊!

小囡呸的一聲,哼,你太色了啦,才不跟你玩了。

是啊,張哥,我看你不像是攝影師,倒像個色狼。我不滿的説道。

我發誓,我再也不會對小囡動手動腳,我只拍照可以了吧?張哥誓言脱口而出,真是無恥啊。

到此為止吧。我懶得跟他多説,拉着小囡就走。

小囡對張哥做了個鬼臉,挽着我的手到了樓下。

我這時才想起小囡沒換衣服,而且小囡拍照的報酬,也一分都沒拿到。

但是現在又回去實在不是我的風格。

夜晚的風十分的涼爽,我怕小囡凍着,脱下西裝,套在了小囡身上。小囡的春光也擋在了厚厚的西裝底下,只露出兩條被網襪包着的修長大腿。在朦朧的夜色裏,妖豔而火辣。

老公,我的包包還在影樓呢。小囡用西裝把自己裹得緊緊的,苗條的體型顯露無疑。

明天再來拿吧。

我此刻的心情,亂糟糟的理不出個頭緒。

剛才小囡的暴露,對我的衝擊實在太大了。我這才明白,幻想和現實是有多大的區別。

尤其是暴露變成凌辱,在張哥即將親吻到小囡乳房的那一刻,我真的感覺自己被打入煉獄。

那一瞬間,我也明白了,我並不是一個凌辱女友的合格人士。最大的程度,也就是在心裏幻想一下罷了。

假果真的看到小囡被別的男人騎在胯下,狠狠肏幹。我恐怕會當場瘋掉吧?

但是,當時的劇烈刺激也是的的確確存在的,這一點我無法否認。那種心跳沉重,渾身發顫,連靈魂都會悸動的感覺,已經深深烙印在了我的體內。

恰如接觸情色小説的人,初始階段,滿篇的省略號,中間穿插幾個嗯啊噢哦,就能擼的一塌煳塗。中間階段,追求文筆以及對人物形象的刻畫,起到身臨其境的快感。最後階段,就是在前面的基礎上,有選擇的劃分情色小説的類型,綠帽無疑是其中之最。

所以有很多狼友表示,看過綠文之後再看其他類型的小説,已沒有當初的強烈快感。

暴露凌辱女友的魅力,可見一斑。而綠妻這種更深層次的行為,我根本不敢想。

我沒碰過毒品,但是暴露女友帶來的感覺跟電視裏對毒品的描述,簡直沒有區別。

總之,通過剛才的剖析,我也大概了解了自己的矛盾之處。想要品嘗凌辱小囡的快感,又捨不得小囡被別人玩弄。

我太愛小囡了,而愛是自私的,這並沒有錯。

不知道這樣走了多久,小囡也許是見我一直不説話,也不敢開腔,只是悶悶不樂的跟着我。

我們去那看看吧!我指着街道對面的一個熱鬧的廣場説道。

這是一個不大的廣場,平時總有許多大媽來這跳廣場舞。晚上則會有一些大人帶着孩子在這學習熘冰。

廣場深處,是一片靜謐的小樹林。年輕的情侶總愛來這裏轉轉。

我也不例外。

以前念書的時候談戀愛,就沒少帶着女友來這裏卿卿我我。當然,那時候我還不認識小囡呢。

我們牽手過了馬路,路邊的小販熱情的吆喝,兜售自己的商品。因為城管叔叔的存在,白天可見不到這些人的影子,只能乘着夜晚出來掙點辛苦銀子花。

嘿!帥哥,玩打槍嗎?五塊錢一次,買十次送兩次!一個叁十歲左右的女人對我招唿。

打槍?我心裏頓時想歪。看了看這女人,雖然穿的樸實,但臉上卻有幾分風韻,尤其是胸口那對凸出的大木瓜,圓鼓鼓沉甸甸的。

這個女人後面擺了一排玩具槍,再後面是一些靶子。

打中了有獎哦……女人笑咪咪的説,聲音有點嗲。

嘿嘿,要是真讓我打,我還是很樂意的。不過,我可不是要打槍,而是打炮嘍!我不懷好意的想。

老公,我想要玩那個!小囡拉過我的手,指着旁邊。

這邊是一個投球的遊戲,幾米外放了叁個鐵皮桶和幾個棒球。那個中年男人一見有生意上門,立刻靠了過來,介紹遊戲規則。

五十塊錢投五個球,只要五個全中,就能拿到一等獎。也就是小囡喜歡的那隻超大號的加菲貓。足有一個成人大小。

當然,我知道這是不可能中的,雖然看上去很容易的樣子。但人家可不是傻子,不可能不在裏面做一些手腳。娛樂一下是行的,如果較勁了,坑的肯定是自己。

跟小販買了五個球,讓小囡自己投。小囡喜滋滋的,顯然不知道這遊戲裏面另有機關。

小囡一手攔着胸,一隻手扔球,瞄準了好一會兒才把球扔出去。可這個球連桶框都沒碰到,小囡對我可愛的吐了吐了舌頭。

小販還連連嘆,哎喲,就差一點了,真是可惜啊!下一個球你肯定能進!沒關係,剩下的幾個進了的話,也有二等獎!

真他媽虛偽!我心裏暗暗鄙視。

哼,這一次我肯定能投進!小囡把右手的袖子擼了上去,露出了一截嫩白的藕臂。

但是事與願違,這一次還是叁不沾,用力過度,導致棒球飛過了鐵皮桶。

小販又是一陣痛惜,那模樣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小囡這下也有點來氣了,我就不信我一個都投不進!拿了一個球,又投了出去。

這個球力道和位置都剛剛好,球準確的砸進了鐵皮桶裏。小囡臉上露出笑容,可惜下一秒就凝固了。棒球砰的一聲又彈了出來。

這大概就是小販做的手腳了。我冷笑。

沒事沒事,就是娛樂而已啦,進不進都沒關係。我安慰道。

我就是要進一個!小囡賭氣了,撅起小嘴。

這一次小囡更加謹慎了,站在線外,彎腰前傾,右手抓着球慢慢比劃。左手自然而然的放到了背後,保持身體平衡。

等等,小囡這個姿勢……

果然,西服的尾部從小囡的大腿根處開始抬高,兩條完美無瑕的大腿完完整整的暴露出來,黑色網襪的吊帶都看的一清二楚。

而在小囡面前一米左右的小販,眼珠子都快瞪下來了。他一定看到小囡西裝底下的風騷打扮了吧,還有那對裸露大半的肥美白兔。

我心裏突突突的狂跳。不經意的暴露女友,原來是如此的刺激。

耶!進了!小囡高興的差點跳起來,沉浸在進球的喜悦中,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先前的走光。

小販還沒有從小囡暴露春光的震撼中清醒過來,失了魂一樣,喃喃:進了,進了……

最後一個球沒有進,不過小囡也沒有像剛才那樣大意的露出。估計是注意到自己的不小心了吧。

讓我有點惋惜。小販也依依不捨的盯着小囡的嬌軀,似乎想要看穿那件厚厚的西裝一樣。

老公,你幫幫我嘛,人家好喜歡那個加菲貓的。小囡仍然不死心,想要勸我幫她拿到那隻加菲貓。

盡力吧!我無奈的答應了。實在沒辦法拒絕小囡的撒嬌。

小囡高興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謝謝老公!

又跟小販買了五個球,樂的小販合不攏嘴。

這個遊戲,我以前是玩過的,沒什麼把握,只知道其中的一兩個竅門。一定不能把球直接扔到桶底,因為那樣棒球就絕對會彈出來。扔到桶壁上,才能使球有可能不被彈出。除了投球的準度外,還需要那麼一點運氣。

哼哼,把加菲貓準備好吧!小囡得意的像小販挑釁。憨態可掬的樣子,讓小販看的眼睛發直。

拿着球,醞釀了一會,第一個球投了過去。砰的一聲,球進了,在桶邊上跳了兩下,總算沒彈出來。

老公你真厲害!小囡驚喜的贊道。

小販臉色有點難看,小跑過去,要把桶裏的球撿出來。

我知道小販肯定要搞小動作了,警告他,不許過去,你是不是想耍花樣!

小販身體一僵,訕訕道,我只是想把球撿出來。

等我投完了再撿不行嗎?一邊去,我現在就要投了。我神色不善的盯着小販。

小販只好退到了一邊,眼巴巴的看着我投球。

第二個球又進了,小販的臉頓時垮了。與之相反,小囡笑得愈加歡暢。

當第四個球也進了的時候,小販的眼神徹底變了,怨恨的看着我。

不過我會在乎嗎?既然出來做買賣,有賺就有虧,哪有光掙錢不虧損的道理?!而且我也是冒着風險來玩的,誰讓我今天運氣好呢。

第五個球在小販不甘的眼神裏進了。小囡歡唿雀躍,眼神幾近崇拜,老公,你太厲害啦!謝謝你!

我飄飄然的説道,跟老公客氣什麼呀?再説謝謝我就生氣了哦。

小囡嘻嘻一笑,抱着我的手在胸部磨蹭,柔軟的觸感讓我心猿意馬。

老闆,把那隻加菲貓給我吧。我對小販説道。

小販鐵着臉,卻拿了另外一隻小的維尼熊過來。

我知道這小販耍賴皮了,臉色也冷了下來,我要的是加菲貓,你眼睛有毛病嗎?

獎勵就是這個,你愛要不要!小販昂着頭,一副無賴的模樣。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一等獎就是加菲貓!我們就要加菲貓!小囡憤然。

我都説了,沒有加菲貓,就是這個!你不要擋着我做生意啊,我告訴你們。小販見我沒有動手,囂張起來。

這麼説,你是確定要賴賬了?我又問了一遍。

是啊,老子……嗷!小販囂張的話沒説完就被我一拳打在左眼窩,眼圈霎時就黑了起來。

再説一句老子,我把你腿打折了你信不信?我冷冷的説。

小販被我嚇住了,畏畏縮縮坐在地上,不敢吱聲。

打架就是這樣,要有氣勢,狹路相逢勇者勝就是這個道理。當然,勇猛過度有可能就要吃牢飯了。

老公!小囡擔心的看着我。

沒事。我握了握小囡的手,對付這種人,沒必要跟他客氣。

把加菲貓給我拿過來!我對小販説道。

小販坐在地上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嘴裏仍不斷的低聲咒罵。

我又是一拳,這下小販兩個眼眶都黑了。小販一聲痛唿,兩隻眼睛直流眼淚。

我還要再打,卻被兩隻手死死拉住了,別打啦,別打啦!是旁邊的那個女人。

這種人就是欠打!我氣憤的説。

小哥,求求你不要打了!我們給你還不行嘛?女人帶着哭腔懇求。

小鳳,你別求他!看他還敢把我打死了?小販有了幫手,十分的硬氣。你們是?我疑惑道。

他是我男人。女人傷心的説。

原來如此,把加菲貓給我,這事就算了。我不客氣的説。

你敢給他,回家我打死你!小販對他老婆更加的不客氣。看來平時沒少打老婆。

女人顯然對他十分懼怕,唯唯諾諾,不敢再提加菲貓的事。

哼,不給我你們也別想在這做生意了,免得再坑別人。我威脅道。

女人嚇壞了,哀求道,小夥子你就大人有大量放我們一馬吧!

小囡看着女人可憐兮兮的樣子,也動了惻隱之心。老公,算了吧,你看他們……

怎麼能算了?我大聲喊道,大家快來看啊,以後別做這兩個黑心小販的生意……

馬上周圍就有一些人詫異的轉過頭來看這邊。

女人急了,一邊攔我的話,一邊拉扯我的手臂,小兄弟,不要喊了不要喊了!

你也知道怕啊?我冷笑。

女人瞅了一眼四周,指了指後面的帳篷説道,我們到後面説話吧。明顯是不想讓路人聽見我們談話。

哼,我看你耍什麼花樣。我心裏冷哼,讓小囡留在這裏看着小販。

周圍還有許多商販和路人,也不怕那個小販敢把小囡怎麼樣。

女人捧着我的手臂,走到了帳篷後面。這裏非常的安靜,燈光異常昏暗。

可以説,跟外面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這個女人的奶子可真大,我心裏一動,有些痒痒了。

你想説什麼?我裝作不經意的抽出手,卻故意用肘子一甩,結結實實的撞在了女人的大奶上。

女人吃了一個悶虧,卻只能紅着臉,不敢埋怨。我把錢退還給你,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好嗎?

你以為我是掙那兩個錢嗎?我就是掙一口氣!你男人太沒品了,必須給他上一課!我實話實説。

你想怎麼樣?女人見我語氣強硬不肯妥協,甚至還要教訓他的男人,眼裏淚光隱隱浮現。

看到眼前女人泫然欲泣的可憐模樣,我心裏有種病態的快感。我就要那隻加菲貓,我沒有一點妥協。

可是給你的話,我會被他打死的,女人豆大的淚珠終於落下來了。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心裏雖然憐惜,表面卻冷漠的説。

我……我……女人急了,一句話也説不出來。

你不説話那我走了啊,我轉身向外走去。小囡還在外面等着我呢。

別,別!女人拉出了我的手。

那你説一個解決的方法,我可沒時間在這裏跟你耗!我又給她施加了幾分壓力。

女人自顧流淚,還是説不出話個所以然來,只是緊緊的將我的手臂抱在懷裏,不讓我走。

感受到那兩團肥肉的柔軟,我的欲望早已按耐不住蠢蠢欲動。

我假意去推她的手,祿山之爪卻攀在她的乳峯上。

女人一聲驚叫,我連忙捂住她的嘴,恫嚇道,你想被你男人打死就叫吧!

女人想起了什麼,渾身一顫,果然不敢再用力掙扎了,只是身體微微顫抖。

見狀,我心裏一喜,手上的動作更大了,隔着衣服揉搓着她的奶子。

姐,你奶子真大啊!我感嘆道。

女人臉紅的像熟透了的蘋果,火熱的氣息吐在我手心裏,濕濕痒痒的。

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摸進了女人的衣服裏面,探尋那兩隻肥碩的肉團。

不要……女人拼命搖頭,低聲哀求。

沒有理會,我的手迅速的抓住了女人一隻奶子。

這隻奶子一隻手絕對抓不住,乳肉從指縫中流出。真他媽的爽!奇怪的是女人的胸罩卻是濕漉漉的了。

我扒開了女人的衣服,拉下她的乳罩,首先映入眼帘的卻不是女人的乳房,而是那白皙身軀上佈滿的青色淤痕,一個個如同毛毛蟲一樣,看上去如此觸目驚心!

這他媽是誰幹的!

畜生!我憤怒了,放下了女人嘴上的手,是你男人幹的?

女人點頭,無聲痛哭,眼淚止不住的落下。

我最見不得女人哭了,雖然眼前這個女人看上去比我大了好幾歲。一個女人嫁給這種又貧窮又沒品的男人,真的是一生的悲劇。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將女人摟在懷裏,一邊輕撫一邊柔聲安慰她。

女人哭了好久才停下來,只是仍然有些抽泣。

你怎麼不跟他離婚,還這麼護着他?這種人渣真是死有餘辜!我奇怪的問。

我,我也想過……女人慾言又止。

看她這樣子,我知道她有難言之隱了,而且她跟我可沒一點關係,我沒理由管啊!

幫她扣好了衣服,轉身就要離開。欲望早就被那些傷痕給嚇退了。

女人卻不解的低下頭,聲細如蚊,你,你不是要那個我嗎?

你想要?我饒有興趣的問道。

猶豫一會兒,她才低聲道,他從來沒那麼温柔過,我,我很喜歡你這樣……女人羞紅了臉。

我又是憐愛,又是心疼。虐待這樣的女人真是會被天打雷噼啊!

你叫什麼名字?

高麗……你呢?

李成。我靠近高麗。

嗅着她身上的體香味兒。

高麗也沉醉了,任由我索取。我輕輕在她耳朵裏吹了一口氣。

高麗哆嗦一下,軟在我懷裏。

我吻上了她的唇,舌頭扣開了高麗緊咬的貝齒,鑽入其中。

嗚……高麗睜大了眼,然後又閉上了,香舌笨拙的迎合我。

舌吻了一分多鐘,我才放開,高麗氣喘籲籲的看着我,津液從嘴角滑落。

喜歡這樣嗎?

喜歡……

我要吃你的奶子。

我一顆一顆解開高麗衣服的扣子,拉下乳罩。兩隻沉甸甸的大奶噴薄而出,兩顆紫黑色的乳頭正流出白色的汁液。

我在哺乳期……高麗羞躁的解釋。

這就是乳汁!我被深深震撼到了。我情不自禁蹲下身子,從孩提的角度仰望這位母親,然後抓住這對肥碩的奶子。

滋……奶水飛濺而出,盡數落在了我的臉上。

我被這樣的景色給驚呆了,靈魂仿佛都在顫抖。

滋……我又擠了一把,張大了嘴,迎接這天降的雨露。

哦……高麗輕微的呻吟,捧起我的臉,壓在她的乳房上。

咬我的乳頭……

我一口含着那顆奶頭,吮吸裏面香濃的奶汁。好多的奶水,我大口大口的吞咽,死死咬住這粒奶頭不放開。

我的奶水好吃嗎?

美味極了……

那就多吃點,吃飽。

我又做了一回待哺的孩提,我甚至想再叫一聲……媽媽。

等一會,我就要肏眼前餵我吃奶的媽媽了。

這個念頭如同一顆石子,投入了我的心湖。激起一圈、一圈的漣漪。而我,在這漣漪裏,粉身碎骨。

媽媽的褲子被悄然解開,我如同一隻蝌蚪,鑽進了那個濕潤而緊緻的肉洞裏面。

這就是二十幾年前,生我的地方。那一年,我從這裏出來,而今,我又回到了這裏。

這裏是如此的温暖潮濕,這裏的汁液,比奶水更美味;這裏的肉瓣,比乳房更嬌嫩;這是世界上最誘人的佳餚。

噢……小成,你舔得我好爽……高麗抱緊了我的頭,壓在她的胯下,陰部在我嘴上鼻子上摩擦。

你是我媽媽,我緩緩的説道。

哦……好,乖兒子……

媽媽……我好想鑽到你的屄眼裏去,吃裏面的水,感受裏面的温暖。

噢……媽媽也好想,好想把你整個人都塞進去,用媽媽的騷屄夾着你……

媽媽會不會把我夾扁了……

不知道,……乖兒子試試看嘛……高麗媚眼朦朧。

我掏出了暴怒的雞巴,先給兒子舔舔。

高麗白了我一眼,蹲在我胯下,雞巴整根沒入了她的嘴巴。兩片嘴唇包着我的雞巴開始吞吐,舌頭在我的龜頭上刮舔。

媽媽舔的爽不爽?

爽,兒子想肏你的嘴。

肏吧……當成屄一樣肏……

我腰一挺,龜頭頂在了媽媽的咽喉裏。

在那個位置停留了好一會,我才抽出雞巴。

不要憐惜媽媽,使勁肏……媽媽像饑渴的淫婦一樣求歡。

啪啪啪啪,雞巴開始抽插。

嗯……嗯……淫蕩的津液不斷從媽媽嘴裏流出。

媽媽好會玩……

還有更好玩的,乾爽我,讓兒子見識更爽的。

兒子想射了……

不準射,媽媽的騷屄還癢着呢……

那就讓兒子給你肏幾下……

我坐在了一旁的石墩上,雞巴向上挺立。

坐上來吧,兒子跟媽媽就永遠不分開了。我的意識漸漸模煳了,我徹底迷失在了欲望的圍城當中。

隱隱約約,媽媽的身影騎在了我身上。我用低沉而有力的聲音説道,看清楚了,兒子怎麼肏進你的屄裏面……

嗯……媽媽低下了頭,扶着我的雞巴,坐了下去。

進去了……哦……兒子終於肏親媽了……媽媽呻吟道。你這個……逆種!

我的雞巴插進了一個緊緻濕潤的洞穴,一層層嫩肉死死的箍住我的雞巴。

逆種不止要肏你,還要把你的騷屄肏穿。

哦……沒良心的,插死媽媽了……

今天就是要插死你!

我扶住了媽媽的腰,狠狠的上下搖動,雞巴下下插到最深處。肉與肉的撞擊聲是如此的響亮,啪!啪!啪!

啊……爽……死了!啊……你肏死……媽媽……吧!

把媽媽當破爛一樣肏嗎?

啊……對,媽媽,是最下賤的……婊子。

爽啊,你真是個爛貨!

我不要命的肏弄身上的爛肉,雞巴像刺刀一樣,對準那個淫水橫流的肉洞無情插入。

哦……哦……死了死了……媽媽要死了……你個狠心的……嗚嗚嗚……

死了嗎?我一邊肏一邊撫摸媽媽陰部的那顆豆粒。

這是什麼?

啊……是媽……媽的……啊寶貝……

送給兒子好嗎……我抽插的速度又快了兩分。

哦……好……肏死……我就……送給乖兒子……

我捏住了那顆硬硬肉粒,突然將它捏扁。

嗚嗚嗚……死了死了……你個沒良心的……媽媽嗚咽道,屄眼不斷收縮。媽媽被你捏死了。

你不是送給我了嗎?我一邊大力肏屄一邊將那顆肉粒拉了起來。

哦噢……媽媽身體一陣抽搐,唾液從嘴角不斷流出,屄眼死死夾住我堅硬如鐵的雞巴。

嗚……嗚嗚……爽……死……了。

怎麼拿不下來啊?我抽插的更猛了,媽媽屄裏的嫩肉被我的雞巴刮出一大片。

哦……哦……那就割下來……

啪!啪!啪!打樁一樣,淫水四射,媽媽嬌嫩的花徑被我的大雞巴搗的汁液橫流,一塌煳塗。

兒子要來了!抽插更猛烈了,雞巴在屄心裏橫衝直撞。

啊!媽媽一聲尖叫,屄眼一緊,一股白色的液體洶湧噴出。我死啦!媽媽叫道。

啊,射了!雞巴用力頂在媽媽的陰道深處,噗呲噗呲,精液狂射。

射了好一會兒,我才緩過勁來。高麗無力的癱倒在我懷裏,香汗淋漓。

幫媽媽舔舔,高麗看着我,眼裏射出希冀。

舔哪兒?我嚇了一跳。

舔屄,高麗渴求的看着我。

什麼?你要我吃我自己的子子孫孫?

不行嗎?高麗幽怨的看着我。只要你給我舔,無論你叫我做什麼我都可以!

這個條件可真吸引人,我有些心動了。

高麗張開大腿,掰開泥濘的肉縫,給我舔舔,快嘛。

我有點後悔剛才把精液射到她體內了,但是世界上沒有後悔藥。沒想到高麗有這樣的癖好。

拼了!我心裏一狠,跪在了高麗胯下,嘴巴貼在了她的肉穴口,舌頭在肉洞裏攪動。

噢……好,你對我太好了。高麗一邊呻吟一邊感動的看着我。

過了好一會兒,舔得高麗心花怒放了,我才從她胯下站起來,吐掉嘴裏的子子孫孫。滿意了嗎?我問道。

嗯!高麗一臉幸福的偎依着我,謝謝你,今後人家就是你的人了!

什麼?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你最多就是小叁。我説道。

小叁是什麼?高麗疑惑的問。

小叁你都不知道?我無語了。反正,我不能娶你就是了,我只好這麼説。

沒事啊,反正我以後會乖乖聽你的話啦。高麗認真的説。

為什麼要聽我的話?

因為只有你不嫌棄我。

看來我剛才的所作所為都是值得的。我暗暗想。

那你會聽話到什麼程度呢?我好奇問道。

只要不傷害我,可以做任何你想讓做的。高麗想了想説道。

不是吧?我摸了摸高麗的額頭,沒發燒啊。

你幹什麼?

看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呸,你才腦子有問題。

你真的沒問題?我狐疑的打量她。

真的沒有!高麗鄙視的看着我。

可是總感覺哪兒怪怪的,但是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

我想跟你走!高麗説道。

現在可不行,我連忙説道,等過兩天有空我就幫你安排。

嗯,我聽你的。我不會讓他碰我的身體的。高麗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笑道,要是他又打你呢?

打死也不讓碰!高麗堅決的説。

可別這樣,最多就是這幾天,我就來接你,離開這個該死的人渣。

好吧,高麗主動吻了我一下,我答應你。

留下聯繫電話,幫高麗整理好了下體,檢查了穿着,才回到外面。

我和高麗在裏面呆了十五分鐘,小囡等的早不耐煩了,你們在裏面搞些什麼名堂啊?小囡氣唿唿的看着我。

沒事了沒事了,我和這位大姐談好了,這事就這樣算了,加菲貓我們也不要了,明天去買個更好的。

哼!我早就不稀罕了。這男的可真噁心,剛才一直不懷好意的盯着我看。小囡厭惡的説。

什麼?我一聽小囡的話,怒火上湧,這人渣居然把念頭打到小囡身上了?

轉身就要教育這個畜生,卻被小囡拉住了,算了,我可不想再看這種一眼,咱們走吧。

那好,打他實在髒了我的手,以後都不敢用手碰小囡了。我笑道。

德行!小囡甩了個大白眼給我。

我和小囡離開了這兒,臨行時,偷偷給高麗做了個電話的手勢,意思是電話聯繫。

高麗不動聲色的答應了,一雙眸子看着我,亮晶晶的。

我和小囡的故事- (五)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