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情色】可愛新女友韻菁 續篇小説 ( 其三 ) 附圖片 真人真事改編

(其三)重考生的代價

韻菁的暴露心理被我窺知後,雖然有時候會稍微變態滿足她,但是也總有個

尺度,決不可以讓別人亂七八糟弄的,不過就在這樣小心奕奕裏,我也漸漸體會

到這其中的滋味,不錯喔!

學生時代最要好的同學小真,她弟弟健佑重考後成績不錯,決定先到台北來

看看每一所學校的樣子,我心想︰有啥好看的?還不都一個樣兒!

小真畢業後就回高雄工作,遂託韻菁多多照顧健佑,這小子竟然要和我們擠

一個房間!

韻菁眼中的小弟弟好歹也二十歲了,二十歲的男生大家都知道心裏的齷齪念

頭,但女孩子家可就沒那麼明白,尤其已經二十幾歲的韻菁不時的扮起老姐姐的

模樣,壓根不把他當男人看。

他就睡在我們牀旁邊的地毯上,第一天若無其事的過去。

第二天也是平安夜。

到了第三天晚上,我忍不住索戰,平時我們都是兩天一次的至少,現在已經

憋到第三天,我想韻菁也是想要的,不過卻因為旁邊的小弟弟而拒絕我,我的小

弟弟恨他!

不過,我可不是這樣輕易放棄的男人類,硬擺出大姐姐尊嚴的韻菁!我可要

看你能忍受到甚麼程度?反正你不是也喜歡暴露嗎?我心裏不斷吶喊,忍不住把

韻菁的睡袍掀開,就讓你尊嚴掃地。

韻菁抿嘴一笑默許我的侵襲,但我知道她一定不給幹的,反正旁邊的健佑聽

聲音應該已經睡着,我就大膽把她的胸罩解開,吃吃吸吸舔舔一番。如果有看過

我先前的文章一定曉得,韻菁的胸部是開啓她淫慾的鎖鑰,她自己也是曉得的,

在我得寸近尺之前她即時制止我的動作,無可奈何!我只好到處摸索過乾癮。

我知這在健佑面前裝清純的女友韻菁也是春心蕩漾,她因為有健佑在一旁任

我逗弄而不敢出聲,既刺激又好玩,從她也不反對我的毛手毛腳就可以知道,甚

至於翻開的她的睡袍,讓裏頭只剩下一件小到不能小的三角褲,她故意不理會我

的挑釁正色睡覺。但當我欲掀開已經鬆綁的奶罩時,她卻矜持了一下,我小聲的

説︰「沒關係的!我們又沒開燈,看不到的啦!」

我這是睜眼説瞎話,我睡的位置看不清楚倒是真的,她睡的位置剛好有路燈

從窗户映進一道光線,黃橙橙的,讓她裸露的肌膚格外誘人。她也不堅持就讓我

伸手拉開,格着一層彈簧牀墊的高度,如果健佑這小子張開眼睛,一定可以欣賞

到這美景。

其實一旁的健佑根本睡不着,從兩天前就不斷利用晚上偷偷地看着這個大姐

姐的睡姿,早就自己打手槍打了好幾回了,今晚大哥哥不安份的雙手把韻菁姐姐

傲人的身體暴露出來,真的讓他驚心動魄,哪睡得着?

我求歡不得,最後把手放在韻菁的胸部當遮蔽,從傳來的心跳搏動,我知道

韻菁也是飢渴難捺。就在這鬱抑寡歡的心情下昏昏沈沈即將睡去的當下,我聽到

「唏唏瑣瑣」的聲音,瞇眼看到韻菁身邊牀墊下的那位小弟弟醒過來,躡手躡腳

的挨近我們牀邊,他還真是不小心,壓上彈簧牀的時候弄出了好大聲音,韻菁的

心跳馬上急速加快。

當她發現坐起身體的健佑時,遮掩已經來不及了,羞愧的韻菁戰戰兢兢的不

敢稍動,她不想面對這種尷尬,當然骨子裏想暴露的淫念才是主要原因,尤其不

能給男友知道這種事,她怕男人不能接受。

微光中健佑伸手往韻菁的胯下摸索,只穿着一條深藍色蕾絲褻褲的韻菁雙腿

鬆弛的張開,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男孩順利地侵入穴縫,異常濕熱似乎讓男孩感到

驚訝,他搭搭手指湊到鼻頭聞了聞,韻菁簡直要羞死了。她似乎想看看我是否醒

着,但是得不到答案,我卻明確的知道她緊張已極。

男孩看到眼前的韻菁沒有反應就大膽起來了,這次他大舉摳弄,連我都聽到

「滋湊!滋湊!」的騷動聲,他玩上癮了,而我也感覺到韻菁乳尖的硬挺,看來

她倒享受起來了。

沒想到接下來卻嚇我一跳,健佑抓起我的手往旁邊一擺,他竟拉開我的手。

幹!這小子有夠忘恩負義,她是我馬子,也是我暖機的,不然會濕成這樣?我馬

上聽到「嘖嘖」的親吻聲,他倒底是不是少一根神經?這樣不怕吵我起來?只是

我也樂在其中仔細欣賞。

韻菁急促的唿吸聲連白痴也曉得她的狀況,原來健佑並不是愣小子,憑這幾

天的觀察,他大膽假設韻菁有暴露慾念,他估計得一點也沒錯,現在的韻菁心裏

直喊着︰「停止啊!健佑,不可以這樣,啊!再這樣下去我就要受不了了啊!」

韻菁強忍住不出聲,她要捍衞自己的尊嚴,要是流露出興奮的樣子,那可怎麼面

敦樸的健佑這時候露出淫獸般弔詭的眼神,他趴在韻菁身體上,雖然沒有壓

着,但是用極小的聲音在韻菁耳際説︰「韻菁姐姐,韻菁姐姐,你的身體好美好

美喔!」韻菁不疑有詐,也輕叱他説︰「健佑!不可以這樣,不可以這樣弄我,

我要生氣了!」

健佑見到韻菁張開眼睛,馬上用嘴唇堵住了韻菁濕潤的雙唇,而雙手也沒歇

着,一手揉向乳房挑逗奶頭,一手襲擊小腹下的叢林,韻菁怕搖醒我有所顧忌而

不敢掙扎,真是又深又長的一個親吻。

我在一旁看到韻菁原本用力頂開的雙手漸漸鬆軟,心中生出一陣妒意,遂不

安的翻身,我惱怒韻菁竟這樣容易就範。韻菁與健佑的動作煞時停止,但是靠在

重點的手可就盡其所能的魚肉。

韻菁開口求饒︰「健佑!不可以,啊……嗯……啊……你不可以這樣摸我那

健佑︰「哦∼」一聲又説︰「摸那裏會怎麼樣?」

韻菁知道自己快要融化了,怪就怪男友剛剛就挑起自己的性慾,否則也不會

這樣容易︰「……求求你,嗯……啊……(越來越大聲的叫起來)啊……別……

別……嗯……」

健佑高大的身材很容易就抱起韻菁的嬌軀,輕巧巧的滾下彈簧牀去,又説︰

「別甚麼?」雙手可沒有停的繼續揉弄韻菁的胸部。

韻菁意識漸漸模煳,身體彷彿有千百隻螞蟻在搔癢,健佑發揮舌功舔噬韻菁

身體,她不由自主的雙手撫胸,健佑邊舔邊脱下自己的衣褲。我的小弟弟在一旁

看得也是勃然大怒,心想再不制止又要吃大虧了,但是另一方面卻想看韻菁怎樣

被凌辱。

當健佑滾燙的雞巴頂住韻菁的身體時,韻菁突然有股清醒,忽然又伸手推打

健佑,只是這樣推打扭擺反而讓巨乳來回晃動,雖然身體極需要撫慰,但是韻菁

可是大他好幾歲的老大姐啊!她儘量在健佑面前扮演成熟嫺雅的大姐模樣,現在

卻僅僅剩下一件輕薄的三角褲,而且還被赤裸裸的健佑騎在身上,只是她現在最

需要的就是滾燙醜陋的大雞巴。

「把你的手拿開!」韻菁不放棄希望的命令健佑。

但健佑的手指就像只嗅覺靈敏的獵犬,快速準確的尋覓獵獲,一點遲滯也沒

有的撥開褲襠柔軟的嫩肉,巧妙的揉捏推壓韻菁的小肉芽,一手針對胸口努力挑

韻菁哪經得起這等的猥褻?嘴巴囈語不斷的説︰「啊……啊……放開……放

開我……我……我……哦……哦……嗯……嗯……哼……你壞……啊……」

看到韻菁浪成這樣真是前所未有,全身扭動,我只看着健佑在一旁用雙手不

斷玩弄地毯上發情的韻菁,這個平日高貴驕傲的姐姐,甚至連內褲都還沒有脱下

呢!他的冷靜讓我有一絲意外!

果然!就在韻菁要上頂點的時候,他忽然停止撫慰,頓時落空的快感讓韻菁

幾乎崩潰,上氣不接下氣的説︰「啊……嗯……啊……健佑……啊……就饒了我

吧……啊……我……我……」

從沒看過這麼淫蕩的表情,韻菁敞開大腿,自己急迫笨拙的脱掉內褲,街燈

下她的小穴興奮得腫脹,淫汁泗溢,她羞澀卻堅定的拉着健佑的手去住自己胸

部及下體,健佑這小惡棍卻説︰「韻菁姐姐,你不是要我停嗎?怎麼……」

韻菁哀求説︰「我的小祖宗,求求您就允了我吧!啊……啊……嗯……」

這騷娘子又在我面前做出對得起我的事!我再也不同情你了!

健佑嘴角微顫,輕藐的「哼!」一聲説︰「好,是你自己要的,可不能怪我

啊!你要我允你甚麼?」

韻菁淫亂的説︰「咦∼∼人家不來了,這樣羞人家……」

在突破某一個關卡後,女人果然不同。

健佑一定要逼韻菁講出羞恥的話︰「你要怎麼樣?」

韻菁再也受不了,用蚊子般的嚶嚀聲説︰「要你幹我啊……來嘛……嗯……

我的好健佑……啊……啊……」

淫聲浪語賤得快聽不下去,但是把美麗的韻菁讓人玩弄,卻令我有種不同的

韻菁抓起健佑的大雞巴熟練的套弄着,健佑也不再讓韻菁等待,擎起電流般

的雙手重返禁地,韻菁誇張的叫起來︰「喔……啊……啊……我的好哥哥……你

弄死我了……嗯……嗯……啊……啊……啊!啊!……插我……插……」

健佑仍然沒有用他的雞巴,光靠雙手就把韻菁搞得失禁般的淫水狂洩,在緊

要關頭時,健佑淫虐的扯開韻菁的大陰唇,運動舌頭舔吸韻菁的陰核,「嘖嘖」

的聲音不斷,韻菁在這樣催逼下口中已經叫不出聲音,只有唿吸粗濁的喘息以及

「荷!荷!」的喉音。

從未看過她這樣的高潮,我必須承認,韻菁真的爽翻天了。

看到韻菁洩了身的健佑並沒有放開她的陰唇,韻菁酸軟無力的躺卧着,雙腿

開得幾近筆直,不但兩三天來的慾念得到滿足,而且健佑未完的花招還繼續上演

她融化的身體軟綿綿不聽使喚,健佑的舌尖像條靈蛇般往穴口竄入,取代舌

頭佔領陰核的手指要命的蹂躪着這個最敏感的性器。韻菁惶恐起來,她止不住一

波波排山倒海而來的高潮,而且一波一波間並沒有停歇,她的膣壁不斷收縮……

忽然「轟!」一聲她暈眩起來,就癱瘓在地毯上沒了知覺。

健佑知道今晚要告一段落,大搖大擺的把韻菁的內褲套上,再披上睡袍抱回

牀,我趁黑摸了摸韻菁的褲底,簡直就濕得一塌煳塗!

翌日,我因為有非處理不行的公事不得不去上班,心想不妥,順便把健佑這

小淫棍帶出去,就留下睡夢中的韻菁。我和健佑都心知肚明韻菁昨晚被玩暈了,

早上怎麼叫也叫不醒,我真的怕玩出甚麼後遺症來,所以一大早就把健佑支開,

哪知這樣一來等於趕走老虎引來惡狼。

我的二房東室友並未出門,他上班時間是晚間大夜班,每天上午約略九點多

會回到家。這天他意外發現我緊閉房間,知道有所蹊蹺,馬上繞到後洋台我們房

間的窗户望內瞧,發現躺卧的韻菁依舊熟睡着,他不懷好意的拿出二房東保留的

備用鑰匙開門進去。

韻菁睡得正香甜,她倒不是虛脱,而是受不了這前所未有的刺激樂暈了,這

樣一來唯一的後遺症就是淫慾失禁,也就是成為已開發國家,不再那麼矜持。

室友雖然笨手笨腳,但是要侵犯躺着不動的女人是輕而易舉的事,一掀開睡

袍,沒有穿胸罩的大奶子就蹦出衣服,他迫不及待的解完扣子,扯拉殘破的蕾絲

內褲,久違了!我美麗的雞掰。他吐口唾液沾濕雞巴,竟不調情就直接幹進韻菁

但是令室友訝異的是,韻菁毫不保留的迎合他的抽插,而且馬上淌滿淫水,

沒兩下就逼他繳了械,他倒是機靈的拔出雞巴沒射在裏頭,就這樣韻菁迷迷煳煳

被他姦了一次。

午後韻菁醒過來,像是作了一段又長又美的夢,她曉得這不是夢,心裏又甜

又羞,不曉得要如何面對男友與健佑?望着自己紅腫的陰唇怔怔發呆。原來重考

生的寄宿費,韻菁不知不覺就偷偷地付清了。

老話一句

看完請回帖

這樣我才有繼續發帖的動力

可爱新女友韵菁 续篇小说 ( 其三 ) 附图片 真人真事改编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