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成人】我和陳大娘

在那個紛亂的年代。我出生在一個邊遠的山區村落。在羣山中。方圓好幾裏才有一户人家。窮得無法形容。所

以這裏的人的夜生活就只有一種:性交。我與陳大娘的故事也就是在這種環境下發生的。

在我十歲那年,,陳大爺在一個下午吃了農藥。沒來得及送去醫院,就死了。

那時我還不懂事。只知在晚上,他與陳大娘吵了一架。陳大娘還打了他一耳光,陳大爺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

就這樣走上了不歸路, | 從此以後,陳大娘就開始了她的無性生活。其實陳大娘是一個性慾很強的女人。那

年才三十二歲。

後來我稍懂一點事。就知道陳大娘與陳大爺吵架就是為了性生活過得不好。

陳大娘的身體很強壯,個子也大,有一對碩大無朋的乳房。屁股渾圓。由於長期勞動。

腰也比較粗。但沒有肥肉。而陳大爺則很矮小。身體也不太好。所以無法滿足陳大娘的性慾。陳大娘便常罵他

沒用。陳大爺在無耐之下,只好西歸了。其實陳大爺的身體也是陳大娘掏空的。家裏就我一個伢子。我那時是同他

們一起睡的。

那時總是聽陳大娘對陳大爺説:搞我。似乎每天晚上都要。陳大爺有時説不行:明天吧。陳大娘就很不高興。

有時我看見陳大娘脱光了衣服在陳大爺身上搖。

陳大爺一動不動。陳大娘就打陳大爺的屁股,説:你真沒用。你不操,我讓別人搞去。

有一次,大約是我五歲那年,我去山上找野果吃。隱隱約約好象是陳大娘的呻吟聲音。我走近一看,陳大娘躺

在地上,一個男人用他的陰莖用力往陳大娘的陰道裏插,那男的好象跟陳大娘有仇似的,作死的往陳大娘身上壓。

陳大娘似乎在痛苦的呻吟。兩個乳房也露出來了。身上也有泥,她的屁股還一挺一挺的,好象要反抗。我忙衝

過去大叫:不要欺侮我陳大娘。那男人嚇了一大跳。忙從陳大娘的身上站了起來。我忙去扶陳大娘,但陳大娘卻説

:走開走開,叔叔這是幫陳大娘止癢。我説,你哪裏癢,我幫你。但陳大娘把我推開,説你亂跑什麼,回去吧。

我很委屈的回家了。但從那以後沒見這樣的事了。因為我們這裏人煙稀少。

那個人也是外地一個打獵的。但父母的吵架卻是多了。大多是晚上,吵完後每次,陳大娘都把我的手放在她的

乳房上睡。最終在一次吵架之後陳大爺走了。

陳大爺走後,我很恨陳大娘。我覺得是陳大娘害死了陳大爺。更恨陳大娘的屄,都是因為那裏癢才有這麼多事

的。我那時想,長大了我一定找個東西給它止癢。一年多時間,我沒對陳大娘笑過。陳大娘也沒有笑過。只是一天

到晚地忙。

但有一天。我看見陳大娘笑了。那是在一次。隔我家有十幾裏的一個遠房表叔來了。陳大娘很熱情地留他住。

説山路遠。難得來一次。就住吧。那表叔也沒怎麼推遲就住下了。那年我十一歲,對性還不知是什麼樣。但那

晚,我聽到陳大娘在大聲地叫,説:好舒服。用力,真舒服。然後有一種似泥鰍鑽洞的聲音。那晚這聲音出現了好

最後是陳大娘的一聲啊,才沒有動靜了。那夜對我來説好象很長很長。

第二天,陳大娘的臉上光燦燦的,笑得很開心。表叔走的時候,陳大娘送他好遠好遠。但過後的幾天,陳大娘

又不見笑容了。但不久表叔又來了一次,那是上午。表叔一來,陳大娘就把他接到房裏去了。門都沒有關好。只聽

陳大娘説:快點,想死我了。我從門縫看去,陳大娘已脱光了衣服。那是我第一次見陳大娘的裸體。兩個乳房大而

圓。白白的。屁股很大。象鄉下的磨盤。但表叔好象不急。

一個勁地摸着陳大娘的私處。並親着陳大娘的大乳房。陳大娘急得幫表叔脱衣服。

直喊快來,快。但表叔就是不動。陳大娘後來大聲地叫着:快搞我。搞我。

表叔才將陳大娘放在牀上。將他的吊插入陳大娘的身體。陳大娘大叫:真舒服。

用力,用力。並不停地扭着屁股。不時地往上挺。兩個乳房不停地抖動着。

表叔捏着陳大娘的大乳房。用力揉搓。將陰莖用力地往陳大娘的陰道送。其實表叔的身體也不好。沒多久就停

下來了。躺在陳大娘的身體上。陳大娘把屁股一動一動説:還來一下。來一下。但表叔也沒有動起來。陳大娘似乎

較為失望。

但又似乎滿足地笑了笑。記得那天的菜是難得吃一次的肉。表叔那次沒過夜就走了。

陳大娘這次沒送那麼遠。説下次來也説得沒那麼親切了。

很久表叔沒有再來。日子還是一樣的過。山村的夜晚很暗。很長。儘管我十三歲了,但晚上我還是同陳大娘睡,

陳大娘也總是讓我的手摸着她的乳房睡。我家在半山腰。幾裏不見有人家。來往的人很少。有一天。來了一個説媒

的。勸陳大娘再嫁。陳大娘去看了看,並把那人帶到家裏來了,那晚陳大娘主動地要那個男人上牀。那男人摸着陳

大娘的大乳説:真大。那晚陳大娘讓我早些睡。但我假裝睡着了。在一邊看。陳大娘要脱了自己的衣服後脱了那男

的衣服。那男的身體也行。吊也很大。插入陳大娘陰道後,陳大娘歡快地扭動着身子。我看見陳大娘的屄流了好多

的水出來。巨乳房一搖一搖。屁股一挺一挺。那晚記得似乎操了五次。最後那男的不動了。從那以後。那個男人就

住下來了。幾乎每晚他們都要操。

鄉下那時電都沒有,也只有這種娛樂了。但好景不長。幾個月後,那男的害起病來。身體越來越不行了。但性

交還是做,因為陳大娘的身體越來越好。沒多久,那男人就死了。

第二年,有一個外地的男人來到了山裏。説是找藥材。其實是通輯犯。那晚在我家借宿,也就住下來了。這人

長得很帥氣。但卻有傷在身。對陳大娘每晚至少一次的性生活,深感力不從心。也許是受了驚嚇,那次幾個山外的

人打野豬。

大叫別讓它跑了。他嚇得從山上跌了下來,便再也沒有起來。不久也就死了。

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給陳大娘説媒了。但陳大娘情人還是有的,是山腳下的一個年輕小夥子。才二十歲。因

為家裏窮,找不起女人。陳大娘和那小夥的第一次是在家裏做的。那小夥上山砍柴,來我家裏討水喝。那正是天熱

的時候。他來時陳大娘穿着短衣短褲。渾圓的屁股和碩大的乳房讓這沒見世面的小夥看呆了。

陳大娘也故意露出半個乳房。小夥半天沒了反應。陳大娘趁機把他叫到房裏。

脱了他的衣服。然後脱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乳房和陰户。小夥吞了一口痰,陰莖一下就硬了。但他是第一次。

不知怎麼辦才好。陳大娘把陰莖引入到自己的陰户裏。

並挺了挺大屁股。那小夥沒經驗。一觸到陳大娘淫水直流的屄,沒幾下就泄了。

但沒多久,小夥的陰莖又硬了起來。他一下就插入了了陳大娘的肥屄內。陳大娘直聳屁股迎合。那小夥也是身

強體壯。一會就把陳大娘操得昏頭轉向。淫水四溢。

我正在門縫裏偷看。陳大娘發現了我。我只得驚慌走開了。從那以後。陳大娘不再與他在家裏作愛了。但每天

砍柴回來,身上都是亂蓬蓬的,有時有泥土。

那是他們在山上野合的。有一次,有幾十人聯合圍獵。而陳大娘卻在山上幹得正歡。

幾十個人聽到聲音圍上來時。陳大娘還挺着大屁股在那裏呻吟。叫着:用力搞,再搞進去點。摸我的屄 .兩個

大乳房也在活蹦亂跳。當看到那麼多人時,衣服沒穿就往家裏跑。看着陳大娘光着身子回家。我以為有壞人。便拿

了把柴刀在門口守,最後還是沒見人來。

但不久,陳大娘的乳房如何大。屄如何肥,屁股怎樣圓。就在遠近悄悄傳開了。她與那小夥子的事,也人人皆

知了。那些天。打獵的人也多起來。其實專門來操陳大娘的肥屄的。好幾個身體強壯的都把她操了。但不久就沒人

來了。這是因為一次,她與那個小夥在山上野合時。那正好是陳大娘騎在那小夥的身上日。

一條蛇咬了那小夥的背,沒過多久那小夥就死了。從那以後,再也沒人來打獵了。

都説陳大娘是男人的剋星。她的屄裏有毒。那些操過陳大娘的人都提心弔膽的。

也真有一個在一次打獵時被同夥打死了。這就更沒人問津了。只有一個不怕死的。

就是六十歲的王老漢。他在一個晚上來找陳大娘,王老漢選了時候來的。那時陳大娘已兩月沒人日了。屄正癢

癢的,要不是不會看上王老漢的。王老漢孤身一生,到老都只操了為數不多的幾十次,那也是年輕時,那些中年婦

人施捨的。

但王老漢的身體很好。這次來找陳大娘也是想情願日死,不願欠死。那晚陳大娘也就讓王老漢的老吊插入了肥

屄。王老漢生平沒見過這樣大的乳房,這樣圓的屁股。這麼肥的陰户。他一邊操一邊説:死了也值,死了也值。恨

不得把整個人都插入到屄裏去。陳大娘也浪浪地叫着。王老也真是拼了老命。那晚操了三四回,直累得精疲力盡。

趴在牀上不動了。第二天早上,王老漢是搖晃着下山的。

一去就説病了。沒兩天就真死了。從那以後,再也沒人敢操老陳大娘的屄了。

那年陳大娘三十六歲。我十四歲。我依舊和陳大娘同睡。但我還是恨陳大娘。儘管她對我很好。

但有時晚上聽到她摸着陰户呻吟。也覺得她也可憐。時間也就這樣地推移着。

陳大娘沒再找男人,也沒有男人再找陳大娘 .十六歲那一年。我已成長為一個高大的少年。我與陳大娘的事也

是從那時開始的。一個下午。陳大娘不小心在砍柴時從山上跌了下來。跌得很重,我把她抱回家時,她的手腳已不

大能動。我只得幫她脱衣服。給她上藥。當露出乳房時。陳大娘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但因為傷。

也顧不了這些了。我用草藥給陳大娘敷了上身。但下身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碰。

陳大娘的屁股跌傷了一大塊。大腿也掛彩了。要上藥都得脱光。陳大娘似乎看出我不好意思説:你就脱吧。你

是我的崽。沒事的。我就脱下了陳大娘的短褲。

這時陳大娘的私處就露在我眼前。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女人的私處。陳大娘那年三十八歲。陰毛密密的。見不到

陰户。我的大吊一時就起來了。我手忙腳亂地幫陳大娘上藥。我摸着陳大娘大腿的時候。陳大娘呻吟了一下。好象

是歡快的。

我就又多摸了幾下。陳大娘就説:別摸。好癢。我又把陳大娘翻過來,給她的屁股上藥。

我輕輕地摸着她的大屁股。陳大娘輕輕地呻吟着。很沉醉的樣子。那正是六月天。

雖然是山區,但天氣還是很熱。上完藥後。陳大娘要我去叫姨媽來照顧她。

我很不願意去。但也沒法。只好去山外叫來了姨媽。姨媽住了幾天。見陳大娘的病也不是幾天就能好。心裏很

急,畢意家裏有很多事。過了兩天。姨父來了。

説家裏的豬仔沒人喂。臉色很不好。陳大娘沒法,就對姨媽説:你回去吧。

我沒有事的。

有你侄子照顧我就行了。那時陳大娘還不能動。但看着姨父的臉。姨媽也只好回去了。

那晚,我開始給陳大娘洗澡。也是我第一次真實地看清女人的陰部。我輕輕地用毛巾給陳大娘擦洗。當洗到乳

房時。陳大娘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下。但馬上陳大娘好象意識到了。説了一聲。手好痛。我也不作聲。當擦到陰部

時。陳大娘硬要自己來。手抬了幾次。但沒有辦法抬起來。只好放下了。我對陳大娘説:還是我來吧。陳大娘沒作

聲。我就開始為她洗了。我聽到陳大娘連續呻吟了好幾聲,還扭動一下屁股。陰水也流了出來。陳大娘的陰部肥肥

的。摸着很舒服。但一會陳大娘就説,快點吧。好象有點發怒的樣子。我忙洗別處了。

一個多月。我天天給陳大娘洗澡。每次是要摸一下她的乳房和陰部。但陳大娘再沒有呻吟過。只是有時忍不住

扭動一下屁股,水還是次次會流。別的陳大娘能忍住。但這生理上的是忍不住的。可每次都説快點吧。我也只得從

那移開。大約一個半月後,陳大娘慢慢地好起來了。一天晚上,她對我説:今天我自己洗澡,你給我倒水。其實陳

大娘並沒有完全好。也許是陳大娘覺得還是不好意思。那晚,我倒完水後,陳大娘説:你到外面去吧。好象我從沒

見過她的身體。我幫她洗澡的事也似乎沒發生過。我只好到外面去了。但這時的我已離不開陳大娘的裸體了。

我躲藏在門邊,偷看着。陳大娘自己慢慢地擦着她的身體。當擦到陰部時。

她沒要毛巾。在那裏摸着。輕輕地呻吟。陳大娘實在是忍得太久了呀。漸漸地呻吟越來越大。我裝着不懂事的

樣子衝進去。説:陳大娘,沒事吧。哪裏痛。

陳大娘光着身子,下面的陰户已大開。見我進來。陳大娘慌作一團。忙掩飾地指了指大腿處説:這裏痛。我也

裝聾作啞説:我來看看。陳大娘忙説:不看了,不看了,已好了。但我沒有放過這機會。我的手已伸到了大腿處。

並觸到了陰部。

在那裏輕輕地撫摸。本來已是陰水直流的陳大娘這次再也忍不住了。

陳大娘連續説着:不。不。我知道再不下手就沒這樣的好機會了。我大膽地把手全部摸着她的陰户,並用一隻

手摸她的乳房。但陳大娘使勁地拔我的手。我忙把她放在牀上,迅速掏出了我的大吊。往陳大娘的陰道裏插入。陳

大娘連説:不要,不要。我們是忘年,這是亂倫啊。但一下我的大吊已經進入了。只見陳大娘顫慄了一下。好象沒

事了一樣。衝動的我也顧不了那麼多。只使勁地用陰莖往陳大娘的陰道裏插。陳大娘的人雖沒動。但水卻越流越多。

一下就似泥鰍入洞的聲音了。我見陳大娘沒動。也不知她在想什麼。我想她肯定是生氣了。但我一想,已經進

就搞完了再説吧。她越不動我越是用力。大吊猛烈地擊在陰道裏。

兩個大乳房讓我撞得猛烈地晃。過了好一會。我感覺陳大娘的屁股動了一下。

似乎在向上挺。我的陰莖也越發地硬了。拼命地往陳大娘的陰道裏鑽。這時,陳大娘的水象是在湧。屁股連續

挺了幾下。乳房也好象更大了。我很想堅持久一點,但畢竟是第一次,我控制不住。一下就射了。完了後。陳大娘

也沒動。好象有淚水在流。我非常難過。也靜靜地躺着不動。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左右。陳大娘見我沒動,就把我抱

在懷裏。説:伢崽,已過去了,不要放在心上。一邊説一邊流淚。

説:我們是苦命人啊。我把頭埋在陳大娘的乳房間。邊説:陳大娘,對不起呀。

陳大娘説:沒事沒事。只要你好。碰到陳大娘的大乳房。我的陰莖又勃起來了。

我便輕輕地咬着陳大娘的乳頭説:我想吃奶。陳大娘説:你吃吧。我便輕輕地咬着。並把手摸向陳大娘的陰門。

陳大娘的陰户上水還沒幹。只一摸。便陰門大開。

我又輕輕地摸她的屁股。親她的乳房。然後親她的臉。最後親她的嘴巴。並把手指伸向陰道裏。陳大娘這時沒

再反抗。而是扭動大屁股,輕輕地呻吟。並用她的手握着我的陰莖插入她的陰道。然後説:只能是這一次啊。以後

不行了。我忙説:好好,將陰莖用力插入她的陰道。並用手搓她的乳房。我想一定要把陳大娘搞到高潮。這次陳大

娘也來了癮。屁股用力挺。並不停地呻吟。看着陳大娘很舒服的樣子。我的陰莖越來越大。但那時不知道什麼性交

姿勢。陳大娘也不懂。

只知男上女下。但陳大娘的配合很到位。雖説三十八歲了。但由於這兩年沒性交。

陰道還挺緊。水也多。因長期勞動。也很有力。屁股挺起來使陰莖和陰道衝擊很到位。有時我不動。她也將屁

股向上挺。看着陳大娘那歡愉的樣子。我的負罪感也沒有了。使勁的將陰莖在陳大娘的陰道裏抽送。陳大娘也挺得

更如饑似渴。

拼命似的抱住我的屁股往她的屄裏壓。屄裏的水把牀上濕了一大塊。呻吟聲也越來越大。乳房抖動得象篩糠一

樣。屁股扭得象在推磨。先是呻吟。後是喊:用力用力。

最後大叫了一聲便沒有了反應。我知那是陳大娘到了高潮。便用力再抽送了一百多下。最後射在了陳大娘的屄

裏。也一頭倒下便睡了。過了不知多久。我醒過來。

見陳大娘跛着腳在廚房弄飯。我的衣服也已穿好。我一想難道昨晚是在做夢。

一摸陰莖。上面還有精子。摸被子。陳大娘流的陰水也還沒幹。方知是真的。

但陳大娘好象沒有發生什麼一樣。象以前一樣叫我吃早飯。我起來後,看了看陳大娘的臉色也沒什麼變化。陳

大娘是真會裝啊。

那次之後,有一個多月,我沒再碰過陳大娘。有幾次我想摸她,她都躲了。

直到有一次我看見她在手淫才又跟她性交了。這以後,大約兩三天我們就會搞一次。每次我總讓陳大娘達到高

潮。陳大娘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但她總是説要少搞一點。我正是發育的時候。但晚上我們還是在一起睡。我每

晚都是把手放在她的屄上睡覺的。她也習慣成自然。沒有我的手放在那。她似乎睡得沒那麼好。

這期間,那個遠房表叔也來過一次。但陳大娘拒絕了他。表叔中飯都沒吃就走了。

這樣的生活過了三年。我也十九歲了。經人介紹。我離開陳大娘到城裏做工。

是賣力的那種。陳大娘雖捨不得我走,但也不得不要我去做工。家裏實在是太窮了。

在城裏。我們這些民工是最可憐的。工資少得可憐。生活苦,性生活更苦。

有幾個人便搞了幾個毛帶。我第一次看毛帶。那些性交姿勢真是多得出奇。

看後好久吊還消不下去。二個月後。發了一個月工資。一個老民工便邀我出去玩。

我也跟着去了。原來是去找妓女。在一條小街道裏。找來了兩個。但年齡有四十多歲了。

價錢很低。説搞一次十元錢。我一看那麼大年齡。就想走。那婦女一看我想走。

就説:壯小子,你來你來。不要錢。那個老民工也拉我。我一想也將就吧。

那天,那個中年婦女什麼姿勢都用上了。還要我舔她的屄。説給我二十。為了錢,我把那個淫屄舔得淫水直流。

那婦人屁股很大,但松松的,乳房也大,但也松馳了。

比起陳大娘的屁股和乳房是差得太遠了。但我兩個多月沒性交。陰莖一下就起來了。那婦人還抱着它口交了很

久。便越發硬了。插入她的屄裏後。覺得空蕩蕩的,沒有那種與陳大娘性交的感覺。也是這婦人的屄用得太多了。

但一想起陳大娘那碩大無朋的乳房。我便象在與陳大娘性交。用力地抽送。那婦女也投入。

一直呻吟不止。還大叫要死了要死了。我也就賣力地插。隨婦人不停地變姿勢。

最後那婦人軟成一團。沒有了聲息。我只好一陣狂插。射在婦人的淫屄裏。

走時,婦人給了我二十元錢。並要我常去。後來我也去了好幾次。反正不要錢。

這讓那個老民工羨慕極了。

過年時,我回家了。看到我回來,陳大娘衝過來抱住了我。我二話沒説。抱起陳大娘就往牀上丟。兩下就扒光

了她的衣服。一看時,陰道裏已淫水直流。但我沒急不可耐。而是捏着她的大乳房用力搓。然後吻着她的陰門,舔

她的陰蒂。

陳大娘的陰户從來沒人吻過。只一下。淫水便噴在了我的臉上。身子不停地扭動。

幾分鐘後。便沒有了聲息。只感覺陰水在不停地流。本來碩大的乳房似要破似的。

我把陰莖輕輕地插入她的陰道。這時才緩過神來。我一陣猛攻。似要把她的屄插穿。陳大娘輕輕的呻吟着。連

説要死了。我又放慢速度。讓陳大娘坐在我身上抽。

我不停地拍打她的肥屁股。她的淫水也流到了我身上。我翻來復去地不停換姿勢。

插得她死去活來。後來我讓她趴在牀上。我從後插入。一陣狂插。她沒有了半點反應。讓她一緩神。我又大力

抽送。最後她昏厥了好幾分鐘。我抱住她的大屁股猛頂一陣。直讓精液射到了她的子宮。那一天。我們搞了六次。

第二天上午十點才起牀。起來時。陳大娘摸了摸我的頭。我一時性起。又大幹了一回。陳大娘連説不要不要。

但淫水又流了出來。操過之後,陳大娘走路好幾天。都不是太自然。

我一問,才知屄都操腫了。

| 過了年,我又進城打工了。走前那一晚。我們又操了六次。操得陳大娘的淫水都流盡了。屄裏乾乾的。我走

的時候。本來要送我的她。卻沒法起來了。因為屄有點痛。走不了路了。但這一走,就有六年沒回家了。打工後掙

了好些錢。

也找了一個女朋友。再回去時。我是帶女朋友回去的。陳大娘似乎也很高興。

那一晚。**得老婆大喊大叫。隔壁的陳大娘也隨那淫蕩聲音不停地轉。我知道老陳大娘是受不了的。但又沒辦

法去她那裏。直到半夜,老婆睡了。我就偷偷到了陳大娘的房裏。陳大娘已睡了,但身體是裸露的,屄裏還有水沒

幹。我一下就把陰莖插入到了她的淫屄裏。陳大娘這時已醒,但也沒作聲,怕隔壁的老婆聽見。

陳大娘儘管有四十八了。但因長期勞作。身體還是結實。只是又胖了些。屁股更大了。由於已有六年沒人操了,

屄也還是那麼緊。水也很多。但有人在隔壁。

她沒有出聲,只是把她的肥胖的屁股,往我的陰莖上挺。那晚我用盡渾身解數把陳大娘操得淫水流滿了牀。

過了不久。我要結婚了。在我結婚的那一天。我也託人幫陳大娘找了一個身體強壯的三十多歲的人。因為我有

一些錢。那個單身漢很樂意。陳大娘也挺滿意。

他們是與我們同一天結婚的。那晚,**得老婆大喊大叫的時候,那邊的陳大娘也在不停地呻吟。老婆的屁股也

大。屄很肥。乳房也是碩大無朋。很象陳大娘。

屄比陳大娘的要緊些。操她的時候要比陳大娘淫蕩得多。叫牀從不管有人沒人。

但那晚操得她叫聲很大。但還是沒大過陳大娘。陳大娘與我作了那麼多次愛。

雖然也呻吟,但是沒有這樣叫過。我起來一看,陳大娘趴在那男的身上不停地搖。

兩個大乳房在不停地抖。口中大叫操我,操我的屄。似乎要把那個男的整個插入她的屄裏。那男的是個單身。

很少性交。似乎沒見過這陣式。有點不適應。

但陳大娘已是老手。招勢已多。並有創新。磨盤一樣的大屁股撞得象在放炮。

還一個勁地喊用力搞我。我要,我要。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陳大娘這麼淫蕩。我才知原來與**是放不開呀。第

二天,陳大娘起得很早,一樣的平靜。陳大娘説:沒有什麼柴了,我去砍點柴來。那男人本來想去的。但他的腿已

是軟的。一晚已夠他受了。

陳大娘就説:你不去。我去就行。陳大娘就一個人去了。過了好一會,陳大娘還沒有來。我想許是背不動,就

去找她。在山頂上。我見到了陳大娘。但她好象趴在地上看着什麼。我過去一看。原來是山那邊的李叔和他的媳婦

在那裏野合。

陳大娘一邊看着,一邊摸自己的下身。我來了她也沒看見。李叔的媳婦白晳晳的。

一對乳房很白很圓。大腿舉得老高。淫聲浪語一陣又一陣。並叫:用力插,大力日。陳大娘老半天趴在那沒了

過了一會,李叔趴在她媳婦身上沒動了。我走到陳大娘的身邊去。摸了摸陳大娘的屁股。陳大娘一聲叫:誰?

這下可把李叔嚇得驚慌失措。與那個媳婦提了褲子就跑。那個媳婦跑得奶子一顫一顫的。白屁股一擺一擺。一

下就在林中消失了。

,這時陳大娘已回過神來説:你嚇我一大跳。我一看陳大娘的陰户已露出在外。淫水還在流。我一下脱光她的

褲子。剝了她的上衣。把那大屁股。放在地上。

埋頭親她的屄。吻她的陰蒂。用手猛搓她那雙大乳房。我們是第一次野合。

陳大娘很興奮。淫水流得直滴。我插入她的陰道。直頂她的子宮。並對她説,你要是爽,你就放聲叫吧。陳大

娘首先還是低聲地呻吟。但隨着我的大力抽動。

她的淫聲也就大起來。後來越來越大。山對面都能聽見。並有回聲傳過來。

陳大娘也許從來沒這麼舒服過。一對大乳在亂顫。碩大的屁股挺得老高。屄裏的水在汩汩地流。野合的好處就

是空間大。我們一邊操一邊滾動。在密密的草叢中。

陳大娘趴在地上。要我從後面幹。我抱着她的屁股一陣狂捅。象捅馬蜂窩一樣。

那麼殘忍。

似乎要把那屄操爛。陳大娘也徹底放開了。大叫真爽。舒服。搞我,搞死我。

捏人的奶,用力,搞我的浪屄。我要死了。要死了。好兒子。陳大娘要死了。

我這時放慢了速度。拍打着她的大屁股。陳大娘似乎怕我的陰莖跑似的,拼命地把她的陰部往我的陰莖上送。

操了好一會。她的身子已完全軟了下了。叫聲也成了含煳不清的叫聲。我知道陳大娘要到高潮了,一陣猛插。

射得她癱軟在地上了。

過了好一會。陳大娘都沒有動彈。那天下山陳大娘是我扶下來的。一回來,老婆説:哎。我剛才聽到山上一種

聲音。好怪的。象是陳大娘的聲音。你們沒事吧。

陳大娘的臉霎時紅紅的。我對老婆説陳大娘跌了一跤。陳大娘忙説:跌倒了。

晚上睡的時候。我把陰莖插入老婆的屄裏。老婆邊呻吟邊説:今天我聽陳大娘的聲音不象是跌倒的叫聲音。象

是很舒服的叫。是挨操的那種聲音。我用力插入她的淫屄。我説你聽錯了。你就知想這事,我插死你我一陣猛攻。

她哼哼得沒有聲音了。

從那次**了陳大娘以後,陳大娘的房裏好幾天沒有了動靜。那男的也樂得清閒。

但不久,又動了起來。次次叫得很歡。我這邊也是每晚必操。老婆見那邊叫。

也就放蕩地大叫。這寂靜的山上有了許多的生氣。但那個男人還是無法滿足陳大娘性慾。隔幾日就要和我去山

上砍柴。在山上野合一回。

結婚不久後,我就進城當了一個小老闆。很少回家了。陳大娘也漸漸地老了。

性生活也比以前少了。我與她也幾乎沒再性交了。五十二歲生日的時候操了一次。

操了沒多久,她就説不行了。後來她越來越老。因沒勞動了,腰也越來越粗。

走路都有點喘不過氣來。我再也沒與她做過。只有那個男人偶爾日她一下。

也已是大不如以前。陳大娘的無性生活已越來越近了。漸漸成了一個慈祥的老太婆

【全文完】

我和陈大娘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