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成人 小説】僕子的悲哀

媽媽到如今還有乳汁,可能都是二哥他長年不懈的結不雅。但,最好笑的是,他留

僕子的悲哀

作者:約翰

雙手託起雪白的胸部,兩片如豆腐般的乳球硬擠在一路。而胸脯上那兩點褐色葡

字數:4043字

定稿日:2003/04/25

我辛苦的大媽媽柔嫩如棉絮的嬌軀起身。

三種聲音,六哥撞擊母親肉體的聲音;母親含着五哥的肉棒「吸蘇蘇、蘇蘇、蘇

「你在家排行老(?」

每當同夥問這問題時,我實袈溱是不太想答覆,因為每小我老是帶着愛慕的語

氣説:真好唷,是老僕啊,那父母必定最疼你等等的密語,或者是説排行最小的

嘛,哥哥姐姐必定最讓你啦,不拉不拉……這些狗屁的話啦,説些最照顧你們這

些僕子啦,有的沒有的特權等等……

停。固然陰屄不知早已看過不數次了。但每次肉棒與媽媽肉阜接觸時,一股奇怪

可是,我只能説,並沒有。

並且最悲哀的是,每當ㄇ哥姐姐們做了壞事,總拭澆軻任丟給我扛,哇哩勒

@??※*……

所以抬起老媽的白潔無暇的雙腿,靠在我肩上。決定一番重擊,好停止這場

不過算了,這些都只是小CASE罷了!

最惆悵的是,每個禮拜天所要敷衍的家庭聚會。

顧名思義就是全家人應用周末假日,好好聚在一路培養情感……如不雅家人只

有兩三位倒還好,就算我是排行最末,也是在第三順位。但……偏偏我老媽特別

「四霞姐。」

坐在電視機旁靜靜看書的是,我的姐姐,也是我們家中除了母親以外的獨一

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女性。也是我認為在家裏算是較為理智的人。

「這麼晚才回來!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大頭到尾四霞姐只昂首看了我一眼,每次對我訓話的語氣似乎她才是我老媽

子,固然我媽真的是比較不像啦。

「嘿,四霞姐,哥他們呢?」

「在房裏。」

「喔。」

誠實講,我與四霞姐沒什麼好聊的,所以巴不得儘快分開這裏。

轉過了左進廳堂,往前走是我家聚會的和室,廊道的四周掛滿母親揮毫的油

畫作品,對於我來講,這些藝術是有看卻沒有懂。不過每次看,都認為挺像近鄰

專門收驚的田婆婆所畫的符紙一模一樣。

「嗯……啊……嗯……」

「嘿咻!嘿咻……」

我沒兩三下就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因為大老遠就聽到母親她熟悉誘人的哼叫

淫聲了。看來哥哥們又是在對老媽一番苦戰。

不雅然,一開門,兩片紅膚健美的屁股就映在我眼裏正前後擺動着。屁股上方

已。差點就在媽媽的肛門射出來了。

還刺個小馬王的刺青。一看就知道是三哥小山,他最愛好走媽媽的後門了。不,

「啊!二哥你幹嘛打我頭。」

在我進門後,賞我一個暴慄,是最討人厭的二哥。不過,我與小六暗裏都替

他取各綽號叫小鬼奶,因為我二哥他最愛吸老媽的母乳。有時刻,我必須承認,

着那顆木村拓哉式金髮,還只認為很帥,看吧,這回他又在撥着那顆逝世人頭,都

汗淋漓,已經是出氣少,吸氣多的情況。看到這模樣我有點擔心。

不知早就退風行了。

「你還説!你有沒有時光不雅念啊!大家等你都快半小時。」

正想回嘴時,大哥也不知大哪裏閃了出來。胯下的陰莖明顯剛剛才繳過械,

那條烤焦的德國噴鼻腸上佈滿晶瑩的淫液,看來老媽此次出汁很多喔。

「小七,你還不快去給媽媽潤潤喉,在這拖什麼啊。」

「喔。」

嘿,我大哥講的話,可就不克不及不聽了?轄衾吹鉸杪璧納肀叨紫隆4聳甭杪?br />鮮紅的嘴唇裏正含着小六那條比我才大一丁點的雞巴。媽媽似乎也看到我,美麗

的眼睛朝我眨啊眨,嘴裏固然含着六哥的陽物但説起話一點也不曖昧呢。

「小七,來媽媽這裏吸吸奶。」

母親那帶着稠密愛意的雙眼注目我,還分開本來一向替五哥打手槍的右手,

萄幹更是腫脹成如慄子一般,奶頭些微顫抖的流出白色乳汁。

如斯美態,我當然咕嚕一聲吞了一大嘴的口水。只是……

「媽,我幫你擦擦先。」

母親聽到我的話不免一楞,看着我拿起身旁的衞生紙細心擦乾她雙乳上的一

堆白稠精液。

麼笑個一向。

媽的,小鬼奶不知道又提議瘋,打我的頭,他本身在臉紅什麼勁啊!

終於擦乾淨,真高興啊,捧起潦攀老媽的白嫩嫩的雙乳,可以好好大吸一場,

母親豐挺的豪乳才含着沒(下,奶汁才剛吞沒在喉道中,享受着媽媽的味道。就

被我三哥拍了拍肩膀,叫我閃遠點。

「啊……人家才剛吸罷了。」

「去去,找老媽的嘴裏。」

哇靠!逝世屁精。只顧本身爽罷了,根本不管親生小弟的感觸感染。固然我心底在

幹譙着。但也不克不及對抗。媽的,只是比我早出身(年有什麼了不得。其他比起來

我輸什麼處所嗎?嗯……嗯……好了,三哥的雞巴切實其實是比我大一丁點啦!

「啊……啊……媽,我要射了,射了……」

叫魂啊!逝世屁精除了愛好搞屁股以外,射精時愛好鬼叫也是他的特點。

而那隻紅撲撲的小雞巴,抖啊抖就在我剛擦的非?刪壞娜櫸可希涑雋艘?br />波接着一波的精漿。

母親雪白的肌膚,高興着滲出晶瑩的汗珠,是哥哥們奮戰的結不雅,好(次老

媽全身嫩白的身軀顫抖一向,就連我頂在母親嘴裏的肉棒,都能感觸感染到温軟的口

腔傍邊的顫抖,可想而知,媽媽高潮的程度。

除了三哥不太鄉⒚媽媽的花穴中射精漿以外?綹緱搶鮮且慌縈忠慌蕕陌?br />濃稠的精液射進母親肥厚的陰屄裏。

所以,快輪到我時總有一個現象,頂在母親菊花裏的肉棒,老是被媽媽淫穴

裏倒灌的精液沾濕我一大片屁股,而倒霉的是每次排在我前面的六哥最愛好插老

媽陰屄,又特別大力。

「小六,你能不克不及小力點。」躺在我母親柔嫩的身軀下面,一方面遭受着媽

媽甜美的包袱。另一面又要接收六哥他激烈的牴觸觸犯,搞得我泡在母親的肛門的肉

棒動彈不得。還要被六哥他雞巴大淫穴中帶出來了大量的蜜汁。弄得我插在底下

的肉棒黏稠不已。

「小七,不可啊,不大力點根本沒有滋味啊!」

「啪滋!啪滋!啪滋!」

似乎印證六哥的話一般肉棒碰撞媽媽的陰屄發出好大的聲響。和室裏只剩下

蘇」的聲音以及哥哥們沉重疲累的喘聲。

「啊……媽……媽我要去了!」

六哥胯下的扭捏加倍激烈。就連六哥他射的一剎時,我底下的肉棒都能隔着

生了我們了。但花穴深處依舊是粉紅色的腔道。而那顆碩大的陰核早已充血腫大

肌肉感觸感染到母親括約肌猛地束緊,本來已經很緊窄的肛門,更是夾得雞巴酥爽不

當六哥將軟垂的雞巴給母親小嘴清理時,不知道是(次高潮的母親,全身噴鼻

「媽,你還好吧,要不要先歇一會。」

媽媽親了一下六哥的龜頭,神情紅潤過火的搖搖頭,雙手扶起本身的兩隻白

看我二哥一手搓着沾滿唾液的雞巴,誠實講,講這句話是沒啥公信力。

皙大腿成了M字形,白玉般的縴手更是撐開濕氣滿天的兩片紅腫花瓣,固然已經

「小七,你還不快上,媽媽如許抬着很累喔。」

「唉唷!二哥你幹嘛又打我頭。」

母親嬌喘的細嗓温柔催促着我,媽媽掉落臂本身的勞頓,盡心盡力的為着本身

的兒子無窮付出。我的心底似乎有一種火冒出來了。這……這就是媽媽的愛吧!

早就青筋密佈的肉棒,更是被面前肥嫩的蜜敏捷深深吸引着,高興的顫抖不

的電流總時會觸動我心底。或許因為本身這塊血肉都是母親所孕育出來的吧,重

回母體本身,總讓本身身材每個細胞高興不已。

「來潦攀欄。媽媽……」

肉莖深刻的一剎時,緊稠滑膩的感到躍然而生,如今應當是最幸福的時刻才

對。只是,唉……

「媽,哥哥,精液很多多少啊!」

母親緊閉的雙眼,聽我如許一説,「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接着照往常一樣,我的頭又被K了好(次。

「喂,很疼啊!再打下去會笨的。」

媽的,這羣沒人道的阿兄,每小我都只顧本身爽啊!一人一泡精漿,搞得媽

媽的小穴濃稠的要命。

就如許,陰莖大紅腫的兩片花瓣,一進一出 蜜穴中帶出來的多半是白稠的

黏汁,固然看了不數次,因魏每次我都是收尾的可憐人。但……講真的,每次看

照樣蠻惡的。

母親其實如今已被我插得哎聲一向,兩眼翻白。畢竟我五個哥哥輪番上陣,

媽媽也不知高潮過好(次,有點怕她身材遭受不住。心下有點不忍,然則想想,

快點幹完,早點停止也好。

「嘿喝!嘿喝!嘿喝!媽媽,你再忍點喔,我快射潦攀欄。」我的小牛腰使勁

的搖啊搖!

肉棒頂着頂着,似乎頂到一軟塊物體。我想應當是媽媽的子宮頸吧。龜頭才

輕輕觸到,媽媽的身材就大力一震。此時媽媽更是嬌喘聲沖天。肉棒更像是被一

鍋剛燒好的熱水直接燙到一般,酥麻的不得了,看來媽媽又泄了。

「啊……啊!媽……媽我來了,來了……」

陰莖一陣酥麻,我想忍也來不及,更何況我根本也不想去忍。肉棒直挺挺更

「嘻嘻……」媽媽固然含着小六的雞巴,但看到我的動作之後,也不知為什

硬擠到母親小屄的深處,似乎有種錯覺,母親自子似乎被我破開一般。

會生,一共生下六男一女。所以,可憐的我老是只有落得收尾的份。

胯下的肉棒發射出無數次精華,溶在母親的子宮裏。

當肉棒大母親淫穴漸漸退了出來,我剛才射出來的濃濃精漿一股腦的┞幅湧而

出,似乎如滿溢的河水潰提一般。美麗盛開的花穴,一張一張的對着我吐氣。

此時,母親依舊保持着高潮,全部身材一顫一顫的顫抖一向,全身如雪的肌

膚更是衝動成了桃紅色,全身噴鼻汗早已淋濕枕在底下的牀單。

母親這種高興的現象,每次我們家庭聚必定會產生。所以起先我也不會太在

意,只當母親太衝動的緣故。但時光越來越久,媽媽身子一向顫抖沒有停下來。

怎麼唿叫母親,都不睬我們時,我和哥哥才認為工作嚴重了。

在一陣驚慌失措之後,老爸剛好回來了。餵了(顆沉着劑給老媽。母親才安

穩的睡着。

不過,在看了現場的┞方況之後,當然知道剛才產生何事。

看着哥哥們坐的坐,躺着躺的四處瞻望的神情一點也不會承認是他們幹的,

然後,所有哥哥一律把箭頭指向我。

「啊……你娘勒!」

倒霉的我,只好乖乖被老爸好和了一頓。

而我這害媽媽太累暈倒的兇手被禁足五周……不得碰媽媽。

應當説他的確是屁精。有時刻我都困惑三哥他看我屁股的眼神。

嗚嗚……又不只是我幹的。

「師長教師,你説嘛,當個僕子悲不悲哀。」

我花了一個半小時向坐在面前幫我評作文賞析的林師長教師解釋。欲望她可以或許體

會到我這篇文┞仿的居心。趁便也能幫我評評理。

「……」

可能是我的錯覺吧,為什麼美麗的林師長教師,臉上一向冒汗呢。

【全文完】

仆子的悲哀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