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成人 網】與姐姐一家性福的日子

大家吃飽晚飯,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開始聊起了各地的風俗習慣,我們坐在一起東南西北的閒聊着,隨着時間推移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

爸爸看了看表發現時間已是晚上9點多了,便對我們笑着説:「你們幾個先聊着,我和你媽倆個先領着孩子去睡覺。」

説着讓孩子們和我們道了晚安後便領着他們小姐倆上樓去了。

爸爸和媽媽領着孩子上樓以後,我、妻子曉紅和姐姐、姐夫就面對面地坐在沙發上,我和姐夫兩個男人開始談天氣,談南方與北方的氣候差異,後來我們的話題又轉到商業經營上,姐姐和曉紅看我們聊得正歡也插不上話題則相互對視了一下轉身上了樓去。

我和姐夫就這麼東一句西一句的聊着,這時姐姐和曉紅又從樓上走了下來,我看到姐姐和曉紅都換了衣服,兩人都穿着顯得比較透明的粉紅色絲質吊帶睡裙,經落地枱燈的燈光一晃,我和姐夫看到她們的裏面好像什麼都沒有穿。

姐姐和曉紅走到我們跟前説:「爸和媽都休息了,就剩咱們四個人了,咱們邊看電視邊再喝點酒吧!」

説着也不問我們是否同意就走到電視前打開了電視,姐姐拿着遙控器變換着電視頻道,當換到一部比較豔情的節目時她停了下來。

接着又轉身到餐廳的酒廚裏拿了瓶紅酒出來,又拿了四個小涼菜來到我們坐的沙發旁,讓曉紅坐在我的身邊,她緊挨着姐夫坐了下來。

後來我才知道姐姐讓曉紅坐在我的身邊是有意義的,目的是讓我的姐夫能充分的看到曉紅的一切,(後來發生的結果與姐姐和曉紅想的是基本相同的,這是後話。坐下後姐姐給我們每人倒了一杯酒,然後我們四人一邊喝酒,一邊看着電視一邊聊一些無聊的話題。

不知不覺地一瓶紅酒被我們喝光了,接着姐姐又到餐廳的酒廚裏拿了瓶紅酒出來喝,快到半夜12點時我們都喝了不少的酒,大家都有了些微微的醉意。

我們的話題慢慢的就聊到了性的題目上了,這是姐姐和曉紅因為酒精的作用已覺得渾身燥熱,血流急湧,臉頰泛紅,醉眼朦朧有些東倒西歪了。

我看見姐姐斜靠在沙發上兩條圓潤的大腿向兩邊大大的噼着,輕滑的睡裙下擺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已經撩了起來,把豐滿肥潤的陰部充分的暴露了出來,領口也都向兩邊分開着,兩隻肥大圓潤的奶子頂着深紅色峭立起來的奶頭爭先恐後的擠在外面看着我們四個人喝酒的樣子。

我看到此景已是色眼迷離,激情澎湃,慾火叢生,粗大堅挺的大雞巴把褲子支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這時我回過頭看了一看妻子曉紅,妻子曉紅也是斜靠着我的肩膀,一條腿支在地上,一條腿彎曲着支在沙發上,右手來回的撫摸着支在沙發上白嫩的大腿。

由於手來回的撫摸,絲質吊帶睡裙早已滑向了大腿的根處。由於曉紅很喜歡把陰毛刮掉,在來的頭天晚上又讓我仔細的颳了一遍,所以暴露出來的陰部顯得更加的肥嫩和突出,睡裙的領口也是誇張的向兩邊咧開着,把兩個肥美白嫩的奶子都露了出來。

我抬頭開看了看姐夫,只見他的雙眼直直的望着我妻子曉紅兩腿之間,嘴微微的張開着,舌頭不住的來回舔着嘴唇,唿吸也顯得很急促,我往他的下面看他的褲子也是支起了一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帳篷。

這時姐姐開口説話了:「看這個真沒什麼勁,不如看點刺激的吧。」

説着站起身來從衣櫃裏拿出一盤影碟。

看封面就知是那種A片,看着姐姐嫺熟的把碟子放到影碟機裏就知道姐姐和姐夫經常的看這種片子,只不過就是還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與外人也在一起看過。

看着姐夫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我説:「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沒什麼的。」

姐姐聽我這麼説就按下了播放按鈕,播放了影碟機裏的片子,然後,姐姐把燈光調暗,回到姐夫的身邊坐了下來,這樣姐姐和姐夫與我和曉紅相互對着坐在沙發上。

一會電視的畫面上就播出了字幕,我們一看這是一部歐美的拳交片子,一個長着金黃色頭髮和一個黑頭髮及紅頭髮的三個白種女人和一個全身黝黑的男人。

他們在一間好像是辦公室的房間裏全身赤裸着坐在沙發上相互撫摸、親吻着,當我們看到一個金黃色頭髮的女人把一隻手伸進了一個長黑頭髮穿着紅高跟鞋的女人屄裏。

另一個女人則把手插進了金黃色頭髮女人的屁眼裏,而那個黑男人躺在金黃色如頭髮的女人身下把那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在金黃色頭髮女人的屄裏,三個女人不停的騷叫,我們都不禁全身有些發熱起來。

我們都看的熱火燒身,其實我們都看過這樣的片子,只不過是沒有像這樣大家坐在一起共同看這樣的片子,大家坐在一起共同看這樣的片子與夫妻兩個人看的感覺是有很大的區別的,我想大家都會有這樣的感受。

我伸手摟住妻子,把手伸進她的睡衣裏,摸她那肥大的奶子,她也用手拉開我褲子的拉練,把手伸進裏邊,撫摸着我那粗大堅硬高高勃起的雞巴。

那邊,姐姐已經在吻姐夫了,並且也把姐夫的褲子拉鏈拉開把手伸了進去,抓着姐夫的雞巴不停地來回擼着,姐姐好像向來都是很主動的,姐夫這時也是把兩個手一隻從上面伸到她睡衣裏邊摸着肥大的奶子,一隻伸到下面摳摸着她拿肥嫩的大屄。

一會姐姐趴在姐夫的耳邊小聲的説了些什麼,姐夫向我們這邊望了一下點了點頭,於是姐姐起身來到了我們的身邊一拽曉紅説:「去,到你姐夫那裏去我和小弟説幾句話。」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在這個時候有什麼話可説?只不過是託詞罷了,曉紅扭頭看了我一眼,我的手指輕輕的捏了一下她那峭立起來的奶頭説:「去和姐夫也聊聊天」曉紅衝我一矜小巧的鼻子,用手使勁的捏了捏我那粗大堅挺的大雞巴,站起身來。

在她站起身的同時我的手順勢摸了摸她那兩腿之間的肥屄,我感到曉紅的肥屄早已是淫水泛濫濕的是以塌煳塗了,曉紅又使勁的用兩腿夾了夾我的手又扭了扭肥大上翹的屁股。

姐姐見此情景有些吃醋的用手打了下曉紅的屁股,順勢把我的手從曉紅夾着的雙腿中抽了出來説:「呵呵,這還離不開了啊?」

曉紅嬉笑着走到了姐夫的身邊坐了下來。

曉紅坐下後很大方的拿了杯水遞給姐夫,姐夫接過水杯的時候,他的手明顯抖着,這個細小的動作讓我和姐姐還有曉紅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一笑使姐夫的神經逐漸放鬆了下來。

姐姐這時偎坐在我的身邊,把我那沾滿曉紅淫液的手放進嘴裏吮吸着,另一隻手則把我的手抓着放到了她那肥潤的大屄上,她那肥嫩的大屄早已是熱氣騰騰淫水橫流了,接着她又把手伸進了我的褲子裏輕輕的抓住我的雞巴擼了起來。

當我的手摸到姐姐的細嫩的肥屄那裏時,我觸手的感覺是光禿禿的,我感到很納悶,因為在吃飯前我摸姐姐的屄那時還是有濃密的陰毛的,怎麼現在卻沒有了?是我產生了錯覺?可是從手上感覺到手是濕乎乎的,這是真實的啊。

姐姐感覺到了我的疑惑,於是趴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説:「剛才和曉紅上樓換衣服在洗漱的時候,我看到曉紅用剃鬚刀又把屄颳了刮,我問她才知道你喜歡屄上沒有毛的,所以我就把屄毛給颳了,怎麼樣?你喜歡嗎?」

「謝謝你姐姐,我真的好喜歡!」

我邊説邊用我的手指在姐姐光禿禿的肥屄上滑動着,當我的手指滑開姐姐軟軟的大陰唇觸到了姐姐肥屄內柔軟的嫩肉時,姐姐雙腿微微的抖了一下,已分開的雙腿又向兩邊使勁的噼了噼。

我開始用我的指尖輕柔的摩擦着姐姐那峭立起來的陰蒂,我感到姐姐的陰蒂比曉紅的陰蒂要長出了很多,那峭立起來的陰蒂宛如一個男孩的小雞雞一樣,我用手指好奇的揉捏着姐姐那峭立起來的陰蒂。

姐姐的肥屄在我手指的揉捏之下,變得更加濕潤,並開始挺動着肥屄。我的食指和中指輕易的伸進了格外濕滑的陰道裏,並開始慢慢的來回抽動。

不大一會的功夫,姐姐開始抽搐起來,顯然高潮已經來臨。我想這一定是通過看歐美的拳交片子和我摸她,她感到異常的刺激……

這時姐夫摟着曉紅走了過來小聲的問:「要不要用DV攝像機把這些錄下來,以留作紀念?」

姐姐扭頭看着我,雖然嘴上沒説話,可我從姐姐和曉紅的眼神裏看出了她非常的渴望能用錄影機把這個過程錄下來,同時我從心裏也很想把這些錄下來。

於是我説:「好啊,把這些過程都錄下來,等我們老了以後再看,那一定是很有意思,很有回憶的!」

姐姐和曉紅一聽我同意高興的笑了起來,姐夫忙走到衣櫃裏拿出數碼攝像機,用三腳架把錄影機支好,等調試好了後按下了攝錄鍵就摟着曉紅坐到了沙發上。

我們看着攝像機上的攝錄指示燈在一閃一閃的閃爍,大家的心裏都很清楚現在的每一個動作都已經被攝像機錄了下來,所以大家都顯得異常的興奮。

姐姐和曉紅幾乎是同時的站起身來脱掉了幾乎是完全敞開了的睡裙後,又幫着我們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

因為兩個沙發挨得很近,我看到曉紅轉過身子用大家都很熟悉的69式的姿勢趴在姐夫的身上,把她那光滑無毛的肥屄緊緊地貼在了姐夫的臉上。

並用她那細嫩的小手握着姐夫那勃起來顯得硬硬的雞巴並扭頭看着我的雞巴在相互的做着比較。

顯然姐夫的雞巴照我的雞巴細了很多,但還是比一般的人的雞巴長些,曉紅慢慢的把雞巴納進嘴裏慢慢的吮吸着,姐夫也微微的抬着頭伸出舌頭舔吸着曉紅那淫水泛濫,濕滑異常的肥屄,他們那相互吮吸的「嗞嗞」聲不斷的鑽入我和姐姐的耳中。

聽着他們那「嗞嗞」的吮吸聲音,我和姐姐對視着相互一笑,我摟着姐姐坐在沙發上,我們看着姐夫和曉紅在相互的吮吸着對方的雞巴和肥屄。

我的右手從姐姐的後背伸到腋下輕輕的用手指捻着姐姐那早已峭立起來的粉褐色的奶頭,大滴大滴的乳汁在我手指的輕輕捻動下正不斷的從峭立起來的粉褐色的奶頭裏淌了出來。

我把嘴俯在姐姐的耳旁輕輕的問:「姐,」

「嗯」姐也輕輕的回應了一聲。我問:「小念軍真的是咱們姐倆的孩子嗎?姐夫知道這個事實嗎?」

姐姐轉過身來噼開雙腿騎在了我的腿上,左手摟着我的脖子,右手上下來回擼着我的雞巴輕聲地説:「你姐夫剛開始的時候不知道,後來我和他説起咱們一家在一起肏屄的事情後。

他就摸着我鼓起的肚子問我這個孩子是不是我和你的,我説你怎麼知道不是咱倆的呢,他説我是從時間上算出來的,他還笑着説:「從受孕的時間上算,那時你還在東北的老家呢。我的雞巴可沒有那麼長啊,你在東北我在南方就把你肏懷孕嘍。」

我問他能否接受這個孩子,如果不行就做掉,他輕輕地摸着我鼓起的肚子説:「還是留着吧這畢竟是你們姐弟倆的結晶,再説了我看你也很喜歡這個孩子,你喜歡我就喜歡」嘻嘻,孩子的這個名字還是他起的呢,説是我很繫念你,每當看到孩子的時候就能想起你。當孩子生下來後你姐夫一回到家裏就忙着抱着個孩子親個不夠,到了晚上都是他把孩子哄睡了才回來睡。小弟,你姐夫真的好疼愛這個孩子。」

聽姐姐説完這些我的心裏真的是好感激姐夫,同時也很慶幸姐姐找了一位這麼體貼她疼愛她的好丈夫。

我在激動之餘兩條腿微微的向兩邊分開,這樣姐姐的雙腿就分的更加的大了,由於姐姐的雙腿架在了我的腿上,她的屁股就懸空了起來。

這樣一來姐姐的肥屄就顯得更加的突出起來了,我借着柔弱的燈光看見姐姐那肥嫩的大屄在不斷的往外淌着淫水,兩個肥厚的大陰唇因為雙腿向兩邊大大的分開的緣故,也被抻拽着向兩邊咧開着。

已經腫脹起來的小陰唇不甘心的也學着大陰唇向外咧着,腫脹峭立起來的陰蒂由於小陰唇的外咧也從分的顯露出來好似男嬰的小雞巴抻着長長的脖子在肥嫩的大屄上方懸掛着。

乳白色半透明的淫液正稀稀拉拉的從肥嫩的大屄裏往外淌着,我情不自禁的伸出右手撫摸着姐姐那正在淌着淫液肥嫩的大屄,那濕濕的熱熱的感覺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經,我的雞巴更加的暴漲起來。粗大的龜頭宛如雞蛋一般,雞巴上的青筋縱伸橫卧,顯得分外的粗壯。

姐姐的手已經幾乎把握不下我的雞巴,見此情景大吃了一驚的問:「啊,小弟幾年不見你的雞巴又大了許多呀!我的手都快抓不下它了,這得迷死多少女人呀!小弟你可得對你的媳婦好一些呀!」

我笑着説:「姐,你就放心吧,我和曉紅不會有問題的,我一定向姐夫學習,好好的對待曉紅的。姐,你的屄好像也比以前更加的大了啊,也更肥了啊!是不是我姐夫總吃你的屄啊?」

「嘻嘻,可不嘛,自從我生完孩子滿月後,他總是纏着我,讓我説在咱家咱們一起肏屄的事情過程,他在聽的過程中總是不斷的一會肏屄,一會又趴到下面又是吸又是舔的,舔完了再肏,肏完了又舔。

到了後來他聽説咱們一起把手伸進屄裏,他更加的興奮了,讓我也把手伸進屄裏給他看,我被他纏的沒辦法只好按着他的話做,這樣一來二去的就把我的屄整的越來越大,越來越肥了。

現在他更加的上癮了,這不還買回來了不少的拳交的影碟,學着人家外國人怎麼做,説實話他這麼一整我也是真的很舒服的,也很過癮的。」

姐姐騎在我的雙腿上興奮地説着身子不自覺的來回晃着,兩隻肥嫩飽滿白花花的大奶子在胸前晃來蕩去,粉褐色的奶頭上還不斷的往外淌着乳白色的奶水。

我把手輕輕的按在姐姐的奶子上一壓,一股奶水好似噴泉似的勐地從姐姐的奶頭裏噴了出來,噴射的足有一米多高。

姐姐笑道:「怎麼樣?喜歡嗎?你以前從來沒有吃過姐姐的奶水吧?你要是喜歡你就吃吧,在你沒來的時候,我每次在給孩子餵奶時,當孩子吮吸着我的奶頭,我總是想要是你在吃我的奶該多好啊。一想到這裏,我的心裏總是緊緊的,下面的屄也是痒痒的,還往外流了很多的水,現在你真的可以吃我的奶了,我好高興呀,你摸摸我的屄是不是又流了好多的水呀?」

我用左手捧着姐姐的一隻奶子,用右手伸到姐姐的肥屄上摸捏着姐姐那正往外流着淫液的肥屄,我低下頭來用嘴含着姐姐的奶頭,使勁的咂起奶頭來,只覺得一股股的奶水止不住的往嘴裏湧。

當這又香又甜的奶水咽到肚子裏後,馬上就有一股熱流一下子湧向小腹進入了我的會陰部,緊接着從我的卵囊裏反射出一股好似電流一樣,一種無法形容的快感通過我的胸腹衝進了我的大腦裏。

我已經無法控制我的行為,我嘴裏叼着姐姐的奶頭,抱住姐姐的細腰,一翻身把姐姐壓在身下的沙發上,姐姐躺在沙發上將抬起的雙腿儘量向兩邊張開。

我趴在姐姐的身上把快要爆炸的粗大的雞巴勐的插入了姐姐那濕熱的快要沸騰的肥屄洞裏。粗大的雞巴插入姐姐那火熱的肥屄裏後,我壓低腰身毫不費力的就把粗大的雞巴一入到底。

「唔…」

姐姐感到自己那肥嫩的大肥屄勐的被一條粗大火熱的肉棍撐開,粗壯暴漲的雞巴已經破門而入插了進來,滿、漲、粗、硬的感覺讓姐姐渾身都酥軟了一下,「啊……弟弟,你的雞巴真的好大啊,輕點……」

姐姐的唿吸開始急促起來,姐姐頓時感到頭中一陣昏眩,腹下一熱,一股淫液沿着肥屄雞巴之間的縫隙中湧了出來,姐姐的肥屄在我的擠壓下一股股乳白色黏稠的液體不停地從肥屄和雞巴之間的縫隙中湧出了出來。

肥嫩的大屄恰似餓極了的嬰兒的小嘴,一張一合饑渴難耐地蠕動着,而那黏乎乎的白色的淫液就宛如嬰兒的涎水長流不已。

我的嘴裏叼着姐姐的奶頭,兩隻手伸到姐姐身下摟着姐姐那肥大的屁股,抬了起來。這樣一來姐姐仰着身子躺在沙發上那肥大的屁股更加的突出的貼着我得雞巴上。

我的雞巴異常粗硬的插進了姐姐因雙腿上抬大力的分開而使兩個肥厚的大陰唇誇張似的向兩邊咧開的肥屄,姐姐的兩條腿不由得一下都繃得緊緊的,肥屄裏的嫩肉更是緊緊地包裹着我的雞巴。

更加令我驚奇的是姐姐的陰蒂因為兩腿大力的向外分開着,隨着小陰唇的腫脹及高度的興奮而直直的峭立了起來,足足有三釐米之多,就好似5、6歲男孩的小雞巴那麼大,我的雞巴每次的抽出和插入都能和姐姐那峭立起來的陰蒂相互的摩擦及硬硬的頂在我的陰毛上。

這樣更加的刺激着我和姐姐的感官,是我們更加的興奮起來。我那堅硬的雞巴因大力的插入,已經頂到了姐姐的子宮頸口上了,姐姐已經感覺到了我那粗硬的雞巴在自己肥屄裏碰到了子宮頸口,「哦…不…啊……弟弟,輕點啊……有點痛……」

姐姐的雙手緊緊地抓在我握着她的腳踝的手臂上,感受着我來回抽送的力量和幅度。我那粗硬的大雞巴在姐姐那肥嫩的屄中不停地抽送,「唿哧、唿哧」地我在姐姐的身上起伏着。

漸漸地姐姐肥屄裏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姐姐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着。

「咕唧……咕唧……」

姐姐的肥屄裏的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我一開始抽插姐姐的肥屄處就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音。我的大雞巴幾乎每下都插到了姐姐陰道最深處,每一插,姐姐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

我一連氣插了四、五十下,姐姐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兩條豐滿修長的大腿被我用手握着向兩邊大力的分開着,「啊……哦……哎呦……嗯……嗯……」

的呻吟着。

我停了一下,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雞巴拉到陰道口,再一下勐插進去,我的碩大的卵囊打在姐姐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姐姐已無法抑制自己的興奮情緒,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啊……啊……啊啊啊啊……」

姐姐已經無法控制了自己,不停地叫着,雙腿亂伸亂縮,粉嫩的屁股不停的扭擺上挺,媚眼如絲,香汗淋淋、嬌喘籲籲。

姐姐她只感到自己全身的骨骼,像在一節一節的融化似的,舒服透頂,而大聲嬌叫着:「哦……我的好弟弟……你的大雞巴肏的我的屄裏……好麻……好酸……好癢……呀……真美……真舒服……親弟弟……我……我要泄……了……」

姐姐這淫蕩的叫聲,再加上一股滾燙的淫液衝擊着我的大龜頭,這種説不出來的刺激感,使得我爆發了男人的野性,勐力的,快速的、狠抽勐揮,再也不聽她的指揮了。

姐姐緊緊拽着我的手臂,夢囈般的呻吟着,快感的刺激,使她感到全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燒似的,她只知道拼命地抬高圓潤的肥屁股,使自己的肥屄和大雞巴貼合得更密更緊、那樣才更舒服更暢快。

我的大雞巴,每次抽插時都碰到她屄心中的子宮頸,使她那肥屄深處最敏感的地方,每碰一下,就勐抖一陣,使她感到一種不可言喻的美感來。

舒服得她整個人幾乎要瘋狂起來,雙腿亂踢,肥臀亂扭,嬌軀不停的顫抖,屄心在不斷的痙攣,一張一合的勐吸勐吮着它的大龜頭,肥屄挺得高高的,嘴裏大叫着:「親弟弟!哎呀……可讓你……肏死我了……小……小弟……要我命的小……小弟……」

我的雞巴被她的肥屄吸吮得極為舒服,暢美得不亦樂乎,我這是第一次在姐姐的家裏當着姐夫的面肏姐姐,而姐姐又如此淫蕩、嬌媚、豔麗、豐腴、成熟,而且性技巧又那麼棒,性知識又是那麼豐富,真是豔福不淺,我是愈戰愈勇、愈肏愈起勁。

我感覺到姐姐的肥屄裏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着雞巴的拔出順着屁股溝流到了沙發上,姐姐身下的沙發早已成濕了一片。

姐姐一對豐滿肥大的奶子像浪一樣在胸前湧動,粉褐的奶頭如同浪尖上的帆船一樣搖弋、舞動。由於我不停的衝撞,乳白色的乳汁不斷的從粉褐色的奶頭裏噴出來高潮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姐姐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弟弟那粗大的雞巴用力、用力肏着自己。

我又快速的肏了幾下,把姐姐腿放下,把雞巴拔了出來。姐姐連忙説:「別……別拔出來。」

「姐,過不過隱?趴下再來。」

我拍了一下姐姐的屁股。

姐姐翻身跪趴伏在沙發上上,姐姐背對着我撅起了她那豐滿圓潤的屁股,中間兩瓣濕漉漉肥嫩的陰唇顯得更加的往外突出分開着,露出了圓圓的粉紅色的陰道口。

我把姐姐跪着的雙腿向兩邊一分,我跪倚在沙發上雙手扶住姐姐的腰,挺着粗大堅硬的雞巴「撲哧」一聲就插進了肥屄裏。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姐姐被這另一個角度的進入衝擊得差點趴下。我手伸到姐姐身下,握住姐姐的垂蕩的奶子,開始快速地抽送。

兩人的陰肉碰撞到一起「啪啪」直響,就這樣快速的肏了姐姐有上百下,姐姐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着。

「噢,好弟弟,我好……好辛苦呀……我們換個姿勢吧。」

到了後來姐姐因跪伏的時間太長了身體有些吃不消了,我聽姐姐這麼一説,我就要站起身抽出雞巴來,姐姐忙伸手按住了插在屄裏的雞巴説:「不用拔出來」説完用手把着我的粗大的雞巴夾着雙腿轉過身來躺在了沙發上。

姐姐仰面躺在沙發上,我俯下身子,將姐姐的兩隻大腿扛在肩上,看着姐姐那夾着我的雞巴還不斷的從結合的縫隙中往外湧淫水的誘人肥屄,勐的將大雞巴一挺。「噢!」

姐姐長長的呻吟了一聲躺在沙發上任我快速的抽插起來。

姐姐覺得今天是她最幸福的日子,從沒有過這麼多次的高潮,而且每次的高潮質量都這麼高,光從自己肥屄裏流出來的淫水就可以看出,又白又粘,像漿煳一樣,子宮裏面就像安上了幾個跳蛋一樣,一直不停的顫動着。

整個陰道更是不斷的收縮,用力的吮吸着弟弟那粗大的雞巴,同時將子宮裏面湧出的淫漿一股股的排出肥屄外面。

終於我和姐姐同時到了高潮,我那暴漲的大雞巴在姐姐的肥屄裏感到姐姐那肥嫩的屄腔在一陣陣收縮,這時姐姐的尿道口勐烈的鼓凸出來,緊接着就是急劇的收縮着,每次收縮都會射出一股晶亮透明的液體,就這樣一股股的一直射出了好多股這才漸漸的停息了下來。

我同時也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噴射到了姐姐肥屄裏。姐姐感受着高潮來臨時自己肥屄的收縮及因急速的收縮而使尿液從膀胱裏噴射出來的快感,同時也享受着弟弟那又濃又燙,強而有力的滾熱陽精,直噴到子宮頸處的那種美妙感加舒服感,她魂飛魄渺,不知身在何方了。

姐姐開心死了,軟軟的依靠在沙發上,雙腿依然還是大大的向兩邊噼開着,因被粗大的雞巴快速的劇烈摩擦而腫脹起來顯得紅紅的肥嫩的大屄張着圓圓的大洞在不斷的往外淌着淫水。

我和姐姐二人都已經達到了熱情的極限、性慾的頂點,等我拔出有些疲軟的雞巴坐在沙發上後,姐姐翻過身來趴在了我的身上和我緊緊的相擁相抱在一起,四肢相纏、嘴兒相吻、我的雞巴和姐姐的肥屄還是緊緊的相互連着、姐姐在不停地顫抖着,喘息着。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姐姐那腫起的紅紅的陰唇間緩緩流出……我們躺在沙發上一抬頭看見了姐夫和曉紅不知是什麼時候走過來的都趴在沙發的靠背上看着我們。

姐夫手裏還拿着那架攝像機在近距離的錄着我們,曉紅手上也沒有閒着,右手在輕柔着自己拿豐滿圓潤的奶子還不時的揪一揪奶頭,左手抓着姐夫那半軟不硬的雞巴在來回的擼動着我呵呵的笑着説:「怎麼你們看起我們來了,你們繼續呀!」

姐姐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説:「看什麼呀?你們不會呀,你們自己玩唄幹嘛來看我們呀?」

姐夫有些不好意思地説:「呵呵,我們是快了點,但你們的聲音也是太大了點呀,老婆,我這是第一次聽見你這麼興奮地喊呀,聽見你這麼興奮地喊我都快受不了了,何況是曉紅了。」

曉紅壞壞的笑着説:「我是受不了了,姐夫的動作也是太快了些了,我們一聽見姐姐的叫喊聲一會的功夫,姐夫就完事了,弄得我現在還都是不上不下的,怪難受的呢!」

姐姐一聽曉紅説出這樣的話來,就呵呵的笑着伸出一隻手揪住曉紅的奶頭説:「這好辦,那就讓你的姐夫用手來掏掏你的這個騷屄,好讓你好好的舒服舒服。」

説着又伸出另一隻手勐的摳住了曉紅兩腿之間的肥屄。

曉紅看見姐姐伸出手來,下意識的往後閃了一下身子,不想姐姐的手已經揪住了奶頭,接着姐姐的手又扣住了自己的肥屄上,沒辦法只好把身子探向了沙發上。

嘴裏也是不饒人地説:「你好,你舒服了,你舒服了也讓我老公好好的摳摳你的這個大騷屄,看你還説不説我。」

説着就隔着沙發的靠背伸出手來去摳姐姐的肥屄,姐姐沒有來得及躲閃就被曉紅一把抓住了肥嫩的大屄,由於姐姐勃起的陰蒂還沒有完全的消退,就被曉紅一把抓了個正着,姐姐被曉紅抓的渾身一哆嗦。

曉紅也覺得非常的奇怪,嘴上自言自語道:「咦,姐,你什麼時候也長了個小雞巴呀?嘻嘻,來讓我看看,怎麼長的呢?你怎麼也長了個雞巴呢?」

曉紅説着就從沙發的背面轉了過來,姐姐一看見曉紅從沙發的後面轉了過來要看自己那個陰蒂,嚇得地閉緊了雙腿,用雙臂緊緊地摟住雙腿依靠在沙發上,嘴裏喊着:「死曉紅,有什麼好看的,你自己不也長着一個嗎,幹嘛非得看我的!」

曉紅笑嘻嘻地説:「我是長了一個,但沒有你的那麼大那麼長嘛,好姐姐讓我看看嘛,又不是外人。」

姐姐笑着説:「去,要看看你老公的,你老公的那個玩意大,要看看他的!」

説話間曉紅已經撲到了姐姐的身上,邊用手使勁的掰着姐姐的雙腿邊説:「我老公是男的呀,你是女的啊,不一樣呀,讓我看看嘛。」

説着有扭過頭去看着姐夫説:「姐夫你就讓我姐給我看看嘛,又沒有外人,怕什麼呀!姐夫!」

這時姐夫也從沙發的後面走了過來邊走邊錄,坐在了姐姐身旁的沙發上。其實,姐夫對姐姐的這個長長的陰蒂,早已看了不知多少次了,對此早已是不以為然了。

聽了曉紅的話就説:「老婆,你就讓她看看嘛,你的那個玩意她還少看了啊,呵呵,就讓她看吧!」

姐夫的嘴上説着可手裏的攝像機卻沒有停着繼續錄着她們兩人的動作。

姐姐聽了姐夫説的話,瞪了他一眼説:「就你會裝好人,就這麼一會的功夫你就開始向着她了啊!」

姐姐説歸説,但緊閉着的雙腿還是慢慢的噼開了。

由於姐姐的雙腿向兩邊分開,姐姐那因為剛剛被粗大的雞巴勐烈的肏過而有些腫脹的肥嫩的大屄已經充分的暴露到了最大的限度,以至本來就肉乎乎的圓鼓鼓大肥屄使勁向外鼓了出來。

淡褐色厚厚的大陰唇因雙腿大力的向兩邊分開向而隨着大腿向兩邊咧開着,因過度的摩擦而腫脹起來的深紅色的小陰唇也不甘示弱的擁着大陰唇向兩邊分開,把裂縫裏面粉紅色的陰道充分的暴露出來。

連着小陰唇的上方有一個長長的小肉柱「陰蒂」也支愣着兩三釐米的身軀懸掛在裂縫的上方,淡淡褐色菊花似的屁眼也跟着一緊一縮的動着。

曉紅趴在姐姐的雙腿之間,好奇的用手扒拉着這個不軟不硬的陰蒂,問姐姐:「姐,上回你來家的時候我沒有看到你屄的這個上面長個這麼長的玩意呀,怎麼幾年的功夫你的屄上怎麼長了個這麼長的玩意呀?」

姐姐左手擼着我的雞巴,右手揉着姐夫的雞巴説:「可不嘛,還不是你姐夫整的,一天到晚不是用手掏就是用嘴嘓,他還經常的用空氣罐扣在上面把空氣抽空了拔,就這麼整來整去的就整成這樣了。如果你喜歡這樣就讓你老公也這麼整,慢慢的你就會變成這樣的,呵呵!」「好,等回家了我就讓我老公這麼做,把我也弄個小雞巴出來,沒事的時候我好擼着玩,嘻嘻。」

小紅笑着説。

這時姐姐的陰蒂在曉紅用手的擺弄下慢慢的硬了起來,曉紅好奇的開始用手像擼男人的雞巴哪樣慢慢的擼起姐姐的陰蒂來,這時姐姐情不自禁的好像非常享受的呻吟起來,可是她的雙手卻是越來越快的擼着我和姐夫的雞巴。

我和姐夫的雞巴慢慢的又被姐姐的來回擼動而逐漸硬了起來,我的性慾又被姐姐挑逗起來了,姐夫好像也是很興奮,拿着攝像機的手開始微微的抖動起來了,姐夫這時只好把攝像機調到自動穩定圖像的檔位上。

這時我的左手摸着姐姐的大奶子,右手捏着曉紅的大奶子,我微微抬起左手上姐姐的大奶子輕輕的一捏,一股奶水一下子噴到了曉紅的臉上。

正全神貫注的把玩着姐姐那長長的陰蒂的小紅,被奶水一噴嚇了一跳,當看到是從姐姐的奶頭裏噴出的奶水時,便呵呵笑着撅起肥大圓潤的屁股,抻長了脖子一下子把奶頭叼進了嘴裏,使勁的嘓了起來。

這時的曉紅是撅着肥大圓潤的屁股,右手抓着姐姐左側的大奶子,嘴裏叼着姐姐右側的大奶子,也就是我手裏把玩着的,左手依然繼續套弄着姐姐那又硬起來的那長長的陰蒂。

姐夫這時看到機會來了他慢慢地調整攝像機的鏡頭他轉到了曉紅的後面,趴在地板上近距離的錄着曉紅那紅紅的正往外流淌着淫液的肥屄。

錄了一會又把距離調了一下,在錄曉紅的肥屄的同時又把姐姐那腫脹的紅紅的還正在往外流淌着精液和淫液的混合液體的肥屄也錄了進去,因為我以前也搞過錄像,現在看姐夫的錄像姿勢覺得他真的很專業,所以也就隨他隨便錄了。

這時姐姐在曉紅的不斷的上下攻擊下又開始興奮起來了,姐姐的左手越來越快的上下套弄着我的雞巴,右手把我的頭摟了過來濕濕的温熱的嘴唇緊緊的貼在我的嘴上,緊接着把她那濕滑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口腔裏,來回尋找着我的舌頭。

我也異常的興奮起來,我緊緊地嘓着姐姐的舌頭,把姐姐嘴裏的津液都吸到了我的口中咽到了肚裏,姐姐興奮的不斷地上下挺動着肥嫩還有些腫脹的大屄,姐姐那肥厚的大屄再一次的開始向外鼓脹起來。

她的整個陰道口因為我用粗大的雞巴長時間的抽插而被大大的撐開,而顯現出的是一個巨大的深洞,然而這個巨大的深洞卻正在有節奏地一開一合。從姐姐的這個大肥屄的巨大的深洞裏還往出流着亮晶晶的淫液……

妻子曉紅也撅着屁股,把雙腿大大的張開着,肥嫩的粉褐色的肥屄在有節律的抽搐着,因極度的興奮已經挺立出來的如蠶豆般的陰蒂有剛才的兩倍大,更多的淫液汩汩的湧出了陰道,順着大腿往下流着,把肥嫩的大屄濕的是一塌煳塗。

曉紅吐出姐姐的奶子,又俯下身子盡情地吸吮起姐姐的陰蒂來,她用牙齒輕輕地咬着那硬起來的陰蒂。姐姐興奮地大聲尖叫着,她的整個肥大的屁股不斷地扭動着。

姐姐被曉紅弄得欲仙欲死,渾身酥軟,身子不停地扭擺,口中呻吟不已:「嗯……騷屄……吸的我好舒服……啊……再重點……對,就是那裏……用力一點……美死了……啊…啊……要泄了……啊…啊…好了…我要死了……」

突然一大股陰精像噴泉似的,一下子湧了出來,全噴到了曉紅的嘴上,曉紅伸出舌頭一下一下把噴在嘴邊的陰精舔到了嘴裏,感覺是腥腥鹹鹹的,尤如瓊漿玉液一般,感到十分的受用。

這時候,曉紅伸出三個手指,將它們插進姐姐那張開着的還在不斷的往外湧出淫液的巨大陰洞。快速的抽插起來,曉紅一邊吸吮姐姐的陰蒂,一邊用手指插着她的肥屄,指關節的轉動摩擦姐姐那深紅色的肥屄裏的嫩肉。

這時姐姐已忍耐不住肥屄內的瘙癢,勐地抓住曉紅的手腕,把曉紅的整隻手一點一點的塞進了自己那不斷抽搐的肥屄裏。

當姐姐把曉紅的整隻手塞進了屄裏,屄內的脹滿與充實強烈的刺激姐姐的每一根神經,這種感覺從姐姐那震顫起來的肥屄上快速的通過全身傳進了姐姐的大腦。

她情不自禁的向上挺起了她的肥大圓潤的屁股,完全的離開沙發的肥大的屄裏騷水源源湧出,曉紅借着從肥屄裏流出淫液的滑潤逐漸加快了抽動。

姐姐的身體時而扭動,時而痙攣,時而顫抖,時而顛簸;那勃起的長長的陰蒂有正常人的大拇指般粗細紅得像要滲出血來,渾身佈滿豆大的汗珠,咽喉裏傳出似哭非哭的聲音。

姐夫手裏拿着攝像機在曉紅的身後望去。看見曉紅的整隻手全都插進姐姐的肥屄裏了!儘管姐姐肥屄兩邊的大陰唇被被曉紅插入的手擠得不成樣子,但曉紅的手掌還是毫無障礙地伸了進去,接着手腕也都探了進去並摸到了裏面的子宮頸口的軟肉。

當曉紅的手完全插進姐姐的肥屄裏時,曉紅感到手全部被細嫩的肉包住了,從手上感覺到了姐姐那肥嫩的大屄裏的層層嫩肉的細折隨着曉紅手的來回抽插,刮着曉紅的手掌。

當曉紅的手抽出時,姐姐陰道裏的粉紅色的嫩肉隨着曉紅手的抽出被拉的翻了出來,肥屄四周的嫩肉形成了一個往外鼓出的形狀。

等曉紅的手再次的插入時,這些突出的嫩肉又都隨着曉紅的手再次進入姐姐的肥屄腔內,而屄腔內大量乳白色的淫水在曉紅的手的擠壓下噴了出來,姐姐的肥屄裏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來。

姐姐她開始挺高陰部迎合,嘴裏發出極其舒服並難以壓抑的呻吟:「用力戳……哦……的用力戳……好騷屄……哦……用力……好舒服啊……用力啊……我真的好舒服……啊……啊……」

姐姐的肥屄畢竟是生過兩個孩子的肥屄,而且離生最後一個孩子的時間還不是很長,曉紅的手插在姐姐的肥屄裏感覺是又滑又松,隨着大量的淫水噴出來,在沙發上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水窪,並隨着姐姐屁股的挺動漸漸的流到了地板上。

看着這刺激人心的一幕,姐夫顯得更加的興奮了,在視覺和聽覺的刺激下,姐夫感到大量的精液在睾丸裏沸騰着,姐夫時而趴下時而又蹲起一會又站着,他在不斷的變化着攝像的角度。

隨着他的趴下和站起我看到姐夫的雞巴也硬硬的支愣着在一下一下的跳動着,隨着他的雞巴的跳動從他的馬眼裏淌出一條亮晶晶的粘液來,姐夫這時也顧不上自己的雞巴是怎樣,右手拿着攝像機慢慢的坐在了曉紅的屁股後面,伸出左手開始揉捏起曉紅因極度興奮而腫脹起來的肥屄。

隨着姐夫的揉捏,曉紅的肥屄裏開始往外大量的晶瑩的淫液,這時我走到姐夫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抬頭看了看我,我示意一下就從他的手裏拿過攝像機對着她們調整好角度錄了起來。

這時的姐夫手裏沒有了攝像機,他馬上蹲了起來,右手伸出中指和食指慢慢的插進了曉紅的肥屄裏,之後開始輕輕的抽插起來,左手則握着自己那硬起來的雞巴使勁的套弄着。

我則趴在姐夫身後的地板上,那涼涼的地板和這激情的場面更加的刺激着我的性慾神經,我那粗大的雞巴硌得我的肚子生疼,我也顧不上這些了,我從攝像機的鏡頭裏看到姐夫的四個手指已經插進了曉紅的肥屄裏面。

在曉紅的肥屄下面我還看到曉紅的嘴裏叼着姐姐那勃起的陰蒂,而整隻手正在姐姐那已經腫脹起來的肥屄裏來回的抽插着。

姐姐的肥屄被曉紅激烈的抽插動作引發得更加興奮起來,她抓住曉紅因極度興奮而停下抽插的手臂快速的抽插着,並大聲的呻吟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

姐姐的渾身好像過了電一樣,不停的顫抖,圓潤肥大的屁股開始伴隨着曉紅手臂的抽送向上挺起。同時姐姐用另一隻手用力揉搓着自己那碩大的乳房,從奶子裏噴射出一股股的乳汁都噴在了曉紅的臉上,姐姐迷離的胡亂地呻吟着。

曉紅這時撅着肥嫩的大屁股,兩條腿和左臂支撐着身體,右手還繼續在姐姐的肥屄裏抽插着。

曉紅因為高高的撅着她那肥嫩的大屁股,肥大的屁股還在不停的隨着姐夫手指的抽插前後擺動着,大量的淫水正不斷的從她的肥屄和微微張開着的屁眼裏往外湧着,順着她那圓潤的大腿往下流着。

曉紅的的肥屄畢竟也是生產過孩子的,它的伸縮力也是很大的。任她怎麼夾緊大腿翹起屁股,但因為從肥屄中流了很多的淫水,姐夫的手還是感覺到曉紅的肥屄很滑,於是姐夫開始用右手的四指邊挖邊旋,為大拇指也能插進去開路。

當五根手指伸進大半的時候姐夫感到曉紅的陰道口有些緊,於是把五指併攏這樣手掌就縮小了一點兒,姐夫用五指的關節慢慢地去撐開撐大曉紅的肥屄。可能是有了點疼痛,這時曉紅也伸過來一隻手幫着掰開自己的肥屄。

姐夫慢慢的把手插進了曉紅的屄裏,當姐夫把手插進曉紅的肥屄裏時就感覺到好像是把手插進了泥裏一樣,軟軟的緊緊的,等插進了最後的一部分時,姐夫只覺得右手就像帶了一個熱乎乎的肉手套一樣,十分的温暖舒服。

姐夫的右手終於整個的塞進了曉紅的屄裏了,曉紅和姐夫都鬆了一口氣。剛開始的時候曉紅還騷勁十足地呻吟,隨着姐夫的手在肥屄裏慢慢的抽插,只見她微微張着嘴,一縷口水順着嘴角流了下來,那隻掰着自己的肥屄的手輕輕的撫摸着被撐開撐大的屄的邊緣。

這時姐姐夾着曉紅的手轉過身來抓着姐夫的雞巴套弄起來,並用一隻手抓着自己碩大的奶子使勁的往外擠着奶水曉紅彎腰趴在姐姐的兩腿之間呻吟着:「姐夫……停…痛……我的屄好……好漲……」

「啊!好漲!姐夫……我的……屄…真的…好痛……好癢……好舒服。」

曉紅不停的嬌哼着。

「小騷屄!怎麼樣?舒服吧?等會……我會讓你……你更舒服……更痛快的!」

姐夫説完右手微微往外一抽緊接着又一用力把右手一下全部插進小紅肥屄的深處。姐夫感到曉紅的肥屄裏面是又暖又緊,感覺真的很舒服。

「啊……真美死了……」

插進曉紅肥屄裏姐夫的手指抵住了曉紅的屄心~子宮頸口,曉紅全身一陣顫抖,陰道緊縮,一股熱唿唿淫水直衝而出。這時我們都聽到姐姐突然大聲的叫道:「啊……動…吧……我……我的屄好癢……快……用力插……我的親……妹妹……」。

原來曉紅在興奮之餘把肥嫩的大屁股拼命搖擺,挺高,來配合着姐夫手臂的抽插。早已忘記了自己的手還插在姐姐的肥屄裏,在拼命搖擺,挺動的時候,插在姐姐的肥屄裏的手也不自覺的抽插着這樣也把姐姐給頂的興奮起來。

姐姐和曉紅如此歇斯底裏般的叫着、擺着、挺着、使她們肥嫩的大屄和插在肥屄裏的手臂更加的緊密,手臂插在肥大的屄裏「撲哧,撲哧」之聲,不絕於耳,在聽覺上給人予更加刺激的感覺。

曉紅那含着姐夫手臂的肥屄,隨着姐夫的手臂的抽插的向外一翻一縮,淫水一陣陣地泛濫着向外直流,順着肥潤的大腿流在地板上,濕了一大片。

這時姐姐已被曉紅抽插舒服得魂飛魄散,不住的打着哆嗦,嬌喘籲籲:「妹妹……我……的屄……不行了…我……我要泄了……」

姐姐説完後,勐地把雙腿分的更大,肥屄向上一次次的高挺、再挺高,大聲的叫喊起來:「……啊……啊,我要飛了啊。」

姐姐挺起的身子一陣抽搐,曉紅只覺得姐姐的陰道裏面一陣又一陣收縮擠迫,肥屄裏的嫩肉不斷的蠕動,盤旋跌宕,有如小兒吮奶般的吮吸着她的手,大股的淫水順着曉紅的手臂噴湧而出。

姐姐感到自己肥嫩的大屄裏面熱辣辣地膨脹,子宮深處有一股熱流激射而出,引發她好一陣酥麻憨暢的快意,那快意如同湧動的潮汐一般,一波波一陣陣從自己那肥嫩的大屄的裏面奔襲出來,此起彼伏。

緊接着感到兩腿之間的肥屄又是一陣急劇的抽搐,高潮就像是決堤的河水一樣傾瀉而至,把她的身子衝蕩得飄搖無法自主,宛如大海中的一葉帆船,隨着大海的浪潮在起伏在跌落。

姐姐高高挺起的肥屄,感覺快讓曉紅的手臂插的暴脹得快要裂開了一樣,姐姐感到一股股熱流從子宮中噴了出來,就有如奔湧的潮水一般,在肥屄的一陣抽搐中,從手臂和肥屄的結合縫隙中地噴湧而出。

姐姐此時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就如同爬上了頂峯,隨後縱身一躍,飄浮在了雲端裏,搖晃着,升騰着。

姐姐的肥嫩的大屄開始抽搐,曉紅更加快速的用手抽插着,姐姐突然大叫了起來:「啊……來了……來了……完了……我要飛了!」

姐姐情不自禁的把身子向後仰去,讓身子緊緊的靠在了沙發上。

這時我看到姐姐那長長的陰蒂下面的尿道口向前鼓了出來,緊接着一道透亮的液體從陰道口中高高的噴射而出,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噴在了曉紅的臉上。

姐姐的高潮又一次達到了極度的頂點,只見她雙眼微閉,口中急促的喘息着,經過一陣激越的消耗,她體內的能量都蒸發的一乾二淨,渾身乏力癱軟的躺倒在了沙發上。

曉紅此時也是精疲力盡,當把手從姐姐的肥屄裏抽了出來,我看見,姐姐媚眼緊閉,嬌喘籲籲,粉臉嫣紅,香汗淋漓,豐滿圓潤的奶子隨着唿吸,在胸前上下起伏着。

我看到姐姐那肥大的屄口像是一朵鮮豔的紅花正在開放一樣,一層層紅色的嫩肉從陰道的裏面向外翻出,這時我突然看到有個圓圓的粉嫩的肉球鼓了出來。

我拿着錄像機邊錄邊走到近前一看原來是半個子宮脱垂了出來,那圓圓的子宮頸就像是一個鮮豔的花蕊一般,從子宮頸口裏還源源不斷地淌出白色的粘稠蜜汁,姐姐竟然被曉紅的手插的脱陰了。

我在震撼之餘再看曉紅那裏,姐夫的手臂還插在曉紅的屄裏,姐夫同時從曉紅的兩腿之間也看到了他妻子的子宮從她那敞開的肥屄裏面鼓了出來,在感官的震撼中姐夫的手開始在曉紅的肥屄裏快速的抽插起來,曉紅的兩片陰唇隨着姐夫的手臂的抽插,一張一合,淫水之聲「滋……滋……」

曉紅秀髮凌亂地灑滿在姐姐的大腿上,粉臉嬌紅左搖右擺,雙手緊抱姐姐的肥大的屁股,肥嫩的圓屁股使勁往上挺着,雙腿亂蹬,口中嗲聲嗲氣叫着:「啊……媽呀……我的親爹……啊……我不行了……真厲害……我的……屄……被你捅漏了……我實在受不了……我又……又泄……泄了……」

一大股淫水像撒尿一樣,流了一地,把曉紅美得雙眼翻白。其實曉紅她自己也不知道叫喊着什麼,只知道自己在大聲的喊叫着,只覺得從肥屄裏竄上來的陣陣舒服和快感,刺激着她的每一條神經,使她全身都崩潰了。肥屄裏的淫液一泄如注,她抽搐着、痙攣着,雙手緊緊挾抱住姐姐那肥大的屁股,一陣顫抖,大股的淫水隨着姐夫手臂的抽插,噴湧而出,把地板浸濕了一大片。當姐夫慢慢的把手從她的肥屄裏抽出來時,曉紅已是雙目緊閉,雙手雙腿一軟,喘聲籲籲全身軟軟的趴在了姐姐的肚子上……

這時我關了攝像機,我和姐夫看着這軟軟的躺在沙發上的兩個女人,看着他們疲憊的急促的喘息着。於是我和姐夫走到近前,我彎腰抱起曉紅,姐夫抱着姐姐,我們四人一同走進了卧室,躺在了大牀上。

我和曉紅側着身在牀的裏面躺着,而姐姐挨着我平躺着姐夫則是躺在了牀的外側,休息了一陣後,我轉過身來用手抬起了姐姐的一條大腿,看到姐姐的子宮頸還被腫脹的肥屄夾在外面。

於是我坐起身來用右手捏着露在外面的子宮頸,姐姐的子宮先是被我向外扯出了兩三公分,誰知我這麼一捏,姐姐的身子又是一顫,一大股乳白色的粘液從子宮頸口裏淌了出來,我覺的非常的好奇便把左手的食指從微微張開的子宮頸口插了進去。

而姐夫躺在姐姐的身旁,看到了我的動作便支起上半身看着,我擺弄着他妻子也是我的姐姐的肥屄,這時他好像有想起了什麼走到外面從沙發上拿起了DV,回到卧室便趴在牀邊他妻子的胯下近距離的錄着他妻子那肥嫩腫脹的肥屄以及從肥屄裏探出的子宮被我撫弄的過程。

我慢慢的又左手的食指輕輕地來會抽動着,過了一會又慢慢加力,狹窄的子宮頸管被慢慢擴張開來,我又把中指也插了進去。

姐姐的身軀在不住的顫抖,唿吸隨着急促起來,一股股的乳白色的粘液源源不斷的順着我的食指和中指從子宮口的縫隙中湧了出來,同時從肥大寬敞的陰道裏也淌出了很多的晶瑩透明的粘液來。

姐姐此時是雙眼微睜,兩手抓住胸前的奶子來回的揉搓着,兩條圓潤肥嫩的大腿彎曲着向兩邊大大的分開着,嘴裏呻吟着説:「哦……好舒服啊……小弟你好會弄呀……我的屄好舒服呀……使勁點……快……使勁……」

這時我看到姐姐那子宮頸口被我的手指插的已經大大地張開了嘴,我的兩個手上都沾滿了從子宮頸口裏流出的乳白色的粘液。

曉紅聽到姐姐的呻吟聲也轉過身來爬到了我和姐姐的跟前,當看到我的右手捏着從姐姐的肥屄裏探出的子宮時,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粉紅的櫻桃小嘴大大的張開着。

這也難怪,她這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子宮露在外面的樣子,她看到我把兩根手指插進子宮頸口裏緊張的説:「老公快別整了,快把它送進去吧,別整壞了,整壞可就麻煩了。」

姐姐這時把手伸到曉紅的肥屄上使勁的扣捏着説:「沒關係的,我的子宮自從我生完這個孩子後,你姐夫把手插進我的屄裏如果抽插的時間長了,或當我極度興奮了的時候它就會出來的。等我們休息好了後,你姐夫再用手慢慢的把它塞回去一會就好了。沒關係的,這次是我太興奮了,剛才我興奮的都什麼都不知道了。」

曉紅聽姐姐這麼説同時感到自己的肥屄被姐姐的手指伸在裏面攪動着,於是噼開雙腿跪這牀上趴在姐姐的身上張嘴吮吸着姐姐那飽滿的奶子,一口一口的往肚裏咽着被她吮吸出來的奶水。

她的一隻手握着姐姐的另一隻奶子揉搓着,而另一隻手伸到了姐姐的肥屄上捏着姐姐那長長的陰蒂套弄着。

我的手指在姐姐的子宮頸口裏抽動着,而姐姐那慢慢勃起的陰蒂被小紅揉捏套弄着,這巨大的刺激是姐姐全身不住的顫抖着,她下意識的用手使勁的扣捏着小紅的肥屄,把曉紅也刺激的身上一抖一抖的。

黏滑的淫水不斷的從曉紅的肥屄裏流了出來,把姐姐的手搞得濕濕的黏黏的,這時的曉紅也忍耐不住,蹲了起來並鬆開揉捏姐姐奶子的手抓着姐姐的手握成拳頭,把肥嫩的大屁股慢慢的往下坐。

姐姐的拳頭在曉紅肥嫩的大屁股的下壓下,慢慢的擠開了肥厚的大陰唇緊接着又撐開了因腫脹而緊緊閉合着的小陰唇慢慢的插進了肥屄裏,頓時大股的淫液在姐姐拳頭的撐擠下從手和肥屄的縫隙中順着姐姐的手臂流了下來。

由於曉紅是蹲着的身體下壓,這樣姐姐的拳頭便插入的很深,曉紅的子宮便緊緊地抵在了姐姐的拳頭上,姐姐用拇指和彎曲的食指使勁的捏了下曉紅的子宮頸,曉紅頓時大聲的哀叫了一聲,渾身一軟便趴在了姐姐的身上。

這樣一來曉紅的屁股下壓的更大,姐姐的拳頭在小紅的肥屄裏頂的更深,這樣更加方便姐姐用手捏肥屄裏的子宮頸了,姐姐用拇指和彎曲的食指使勁的捻捏着曉紅的子宮頸,把曉紅捻捏的忘了吃姐姐的奶子也忘了套弄姐姐那硬硬的陰蒂只是趴在姐姐的身上不住的抖動。

大股大股的乳白色的粘液順着姐姐的手臂淌了出來。姐夫這時是一會趴在他妻子的肚子上拍我怎麼插弄他妻子的子宮,一會又躺在我妻子曉紅的屁股後面拍他妻子的手在曉紅的肥屄裏來回的攪動,忙的是不亦樂乎啊。

我這時看到姐姐的子宮頸口已經被我的兩個手指擴開了,便用兩隻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着子宮頸口向兩邊分開着,接着挺着我那粗大堅挺的雞巴對準擴開的子宮頸口處。

然後慢慢用力,狹窄的子宮頸管被慢慢被我那粗大的龜頭撐開,等到我那粗大的龜頭全部進入時可以看到原本肥厚的子宮頸被擴張成薄薄的一層,好似肉套子般的緊緊地裹住了我的粗大的龜頭。

姐姐「啊」的大叫了一聲,聽她叫的聲音感覺到了姐姐已經達到了興奮的頂點,隨之而來的是曉紅也跟着「啊」的大叫了一聲,原來姐姐在極度興奮中插在小紅肥屄裏的手情不自禁的使勁捏住了曉紅的子宮頸,所以曉紅也跟着興奮的大叫了一聲。

姐夫這時是趴在我和姐姐陰部的接合處正近距離地錄着這個過程,突然看見姐姐的尿道口向前勐的鼓了出來,緊接着一股晶瑩的液體高高的噴射而出,全噴在了我的臉上,姐姐興奮的小便失禁了。

姐姐大聲的呻吟着:「好舒服,小弟你的大粗雞巴戳在裏面真的好舒服哦。你舒服嗎?你的雞巴被我的子宮裹着的怎麼樣啊?」

我也感到了極度的興奮,我的粗大的龜頭被姐姐的子宮頸口緊緊地裹着,就猶如插進了幼女的嫩屄裏一般,那種被緊緊地裹着的緊促感深深地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經,我俯下身來慢慢的把龜頭上套着姐姐子宮頸的雞巴插進了姐姐的肥屄裏。

隨着我的雞巴的插進和抽出,姐姐的子宮也隨着我的雞巴在姐姐那已經腫脹起來的肥屄裏縮回和探出,由於子宮得探出姐姐的陰道擴張的非常的大以至於我可以把我的卵囊也塞進姐姐的肥屄裏。

而且隨着我的龜頭的推進,我越發的感覺到姐姐的子宮內壁是那樣的極富肉感和具有又粘又軟的感覺,我的雞巴蹭在裏面有種麻秫秫的微微黏滑的感覺,這就是女人子宮內壁的表層組織,我忍不住一下子將龜頭抵到最深處,姐姐感覺肚子裏的子宮一下子被一個碩大的物體給撐大了一倍,我們兩個人以最最緊密的姿態連接了在一起。這時姐姐的子宮裏面已經開始大量的分泌液體。

當我往出抽雞巴時,子宮隨着我的雞巴被向外扯出了一截,子宮頸幾乎完全探出了肥屄的外面。當我往裏插雞巴的時候子宮有隨着我的雞巴一起回到了陰道的裏面。

就這樣姐姐的子宮隨着我的雞巴在姐姐的肥屄裏進進出出,把每一根興奮的神經都調動了起來,姐姐大聲的呻吟着彎曲支在牀上的雙腿在不停的抖動着,「嗯……」

從姐姐的鼻孔裏冒出好像已經無法再忍耐的甜美哼聲。就這樣我粗大的雞巴在姐姐肥大腫脹的屄裏進進出出的抽插着有幾百下,這時我把雞巴抽出時抽的過於大勁,子宮隨着我的雞巴被拽了出來,由於拽的過大,半個子宮都被拽了出來。

勐然間我的龜頭從姐姐的子宮裏面滑脱出來,發出「嘭」的一聲悶響,姐姐的子宮隨即被韌帶又扯回到肥大的屄裏,但是姐姐被子宮勐地拽出和彈回深深的刺激起了一次勐烈的高潮,我感到姐姐的陰道乃至子宮都開始了劇烈的收縮,膀胱開始不斷的抽搐和蓄液,這不是尿,而是噴潮的先兆。當我把雞巴再次的插入時,姐姐的高潮加劇了,我那粗大的龜頭再次破開子宮頸進入子宮時,姐姐開始噴潮了。

一股股的液體劇烈的噴射出來,噴打在我的肚皮上,燙得我的全身一陣酥麻,這個刺激卻更加使我劇烈的抽插起來,每次的抽出都使子宮破屄而出再吐出龜頭快速的彈回陰道裏。

每一次的勐烈插入都會再一次地破開子宮頸直接插到子宮底部。每一次的抽插都會讓姐姐從肥屄的尿道口裏噴射出一股液體。等到我快速的抽插了幾分鐘之後,姐姐已經癱軟的一塌煳塗了,就連我的雞巴插在子宮也感到子宮已經是有氣無力的隔一會兒才收縮一下。

我明顯的感到姐姐的子宮和陰道管由於過度的抽搐而變得異常的鬆弛,隨着我雞巴的抽出而滑向外面,再也不像剛才的那樣會很快的彈回陰道裏,而是張着圓圓的小嘴軟綿綿的耷拉在陰道口的外面。等着我的雞巴再插進它的嘴裏把它頂回陰道裏。

當我的雞巴深深的頂着子宮在她的小腹內勐烈抽動時,我聽到了她舒爽的呻吟聲,就在此時又有一股滾燙的液體突然從姐姐的子宮內湧了出來,灼熱的陰精刺激了龜頭,我突然覺得一股快感從尾椎直衝向腦門。

於是精關一松,熾熱粘稠的乳白色精液脱閘而出,濃熱的精液一股腦的射進了火熱顫抖的子宮。一股股激射的精液刺激着姐姐的子宮深處,當我釋放的精液灌進入姐姐的子宮裏時,一股絕對滿足淫蕩的情感通過她的陰部流向了她的心裏。

姐姐感覺到我今天第二次大量的精液,填滿了她的肥屄,一股令人舒心的暖暖濃稠的精液,噴濺在她子宮的肉壁上。她滿足的微笑着看着我,她不斷的使勁收縮着她那肥屄內的嫩肉,幫助我能射出更多的精液在她的子宮裏。最後姐姐全身無力攤在了牀上,我也因劇烈的身體運動,疲憊的伏在姐姐的身上。

姐夫這時也從我和姐姐的身邊爬了起來,他的手裏拿着攝像機還繼續的錄着我和姐姐因肏屄過度而疲憊的躺在一起的樣子,不大也不算小的雞巴硬硬的勃起在兩腿之間,從雞巴的馬眼上懸掛着一條亮亮的液體,這一定是在攝錄我和他妻子肏屄時刺激的他也興奮起來了。

當我從姐姐的身上爬下來時,我那已經發軟的雞巴隨着我的爬起也從姐姐那張着大嘴的肥屄裏抽了出來,在我的雞巴抽離姐姐的肥屄時,姐姐肥屄裏的子宮也隨着我的雞巴的抽出而慢慢的滑落出來了。把粉紅色的子宮頸口露在了姐姐那腫脹的肥屄外面。

姐姐這時把彎曲支起的雙腿慢慢的併攏伸直,腫脹肥大的肥屄夾着還是露在外面一截的子宮頸被併攏的雙腿隱藏了起來。雖然把露在外面的子宮頸夾在了雙腿之間隱藏了起來,但那因興奮而峭立起來的陰蒂還是從姐姐的肥屄中間的縫隙中頑強的挺立出來。

姐姐看着自己那峭立出來的陰蒂,有扭頭看了看我,看見我也在看着她那峭立的陰蒂,調皮的用手指輕輕的彈了一下,又衝我伸了下舌頭,最後無奈的衝我笑了笑,扭過頭去看着被自己的拳頭插着的小紅的肥屄。

曉紅這時正不斷的起伏着身子用姐姐的拳頭來回的抽插着自己的肥屄,她也逐漸喜歡上了姐姐的拳頭插在自己的肥屄裏揉捏着子宮頸的感覺。

那種又酸又癢又痛的感覺使她捨棄不下,於是便使勁的往下壓自己那肥大的屁股,以便感受到拳頭硬硬的頂在子宮頸口的感覺。姐姐這時也微微的恢復過來了。

她看曉紅使勁的往下壓那肥大的屁股,同時也感到每當自己的拳頭頂在子宮頸口時,曉紅都會扭動一下身子,隨着身子的轉動頂在拳頭上的子宮頸口也會旋轉一下。這時姐姐會感到曉紅的肥屄裏面勐地一緊,曉紅的渾身就會勐的一抖。大股的淫液就會順着她的手臂流淌下來。

姐姐明白了,這是曉紅用下壓的重量把子宮頸頂在她的拳頭上再一轉以獲得極大的快感,於是姐姐就用自己的手指揉捏起曉紅的子宮頸來。曉紅再次的大聲「啊……喔……哦……啊……」

叫着趴伏在姐姐的胸上。同時把肥大的屁股快速的上下起伏着。

我從姐夫的手裏接過攝像機對姐夫使了個眼色,姐夫衝我會意的一笑,便抬腿上牀來到曉紅的身後,伸出雙手揉捏起曉紅那豐滿的奶子。

這時的曉紅被姐姐和姐夫兩面夾擊,已經興奮的撅起了她那豐滿肥大的屁股,淡褐色的屁眼因為姐姐的拳頭插在肥大的屄裏而向外鼓着,並不斷的抽縮着,姐夫看得更加的興奮。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硬起的雞巴頂在了我妻子曉紅的那陣陣抽動的屁眼上,然後把龜頭抵進曉紅的屁眼。她的屁眼皺褶抵抗了一會,然後屁眼慢慢的打開,迎接着姐夫雞巴的進入,慢慢的,姐夫的整根雞巴全部插進她的緊縮的屁眼裏。

我趴在她們的身邊不放過一切鏡頭攝錄着這一切的過程,姐夫開始插入雞巴,然後抽出,起初緩慢,越往後速度越快,最後跟插她的肥屄一樣快。姐夫的雞巴和姐姐的拳頭在曉紅的肚子裏僅僅隔着一層肉膜來回的摩擦着,曉紅喘息着,呻吟着,淫叫着。

她的屁眼也隨着姐夫的抽插一張一縮,並在不斷的擴大,褐色的菊花蕾不斷地隨着姐夫的雞巴的抽插緊緊的刮着姐夫雞巴上的楞肉。

曉紅的肥屄和屁眼勐烈的痙攣,她幾乎在痙攣強烈的高潮下暈倒。她的淫液從她的陰道噴湧而出,使得她肥厚而腫脹的陰唇向外翻着,並發出「吱吱」的聲音吸吮着姐姐的拳頭。

姐夫的雞巴在曉紅的屁眼裏快速的進出着,姐姐的拳頭在小紅的肥屄裏左旋右轉的扭着,拇指和食指還不時的揉捏着子宮頸,曉紅被姐姐和姐夫兩個人肏得是四肢百骸舒服透頂,屄心咬着姐姐的拳頭一吸一吮着,肥嫩的大屁股亂搖亂擰,大聲淫叫着,大股的淫水像撒尿一樣,流了一牀。

現在曉紅是美的雙眼迷離微睜。大大張着的小嘴順着嘴角往外流着涎水我也感到曉紅今天的狀態是以前從沒有過的的現象。

這時的曉紅她的意識又一次的飛離了身體,早已暈旋的大腦再一次的出現了一片空白。仿佛這個世界已經不再存在,只有那已經腫脹起來的肥屄中的拳頭在不斷的一左一右的扭動,從肥屄深處的子宮頸口上傳來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一處一處的爆炸。

她也不知道叫喊什麼,我們也聽不清她在叫喊什麼,只是聽見她嘴裏在説着什麼,曉紅只覺得舒服和快感衝激着她的每一條神經,使她全身都崩潰了,她抽搐着、痙攣着,然後勐的向後撅起了她那肥大的屁股,屁眼緊緊的收縮起來。

姐夫的雞巴經曉紅的肥大的屁股這麼一頂緊接着又這麼一咬,一陣説不出的快感和舒暢湧上了心頭,緊接着他大喊了一聲:「啊!我要射了!」

説完姐夫的嵴背一麻,屁股連連勐挺,一股火熱陽精,飛射而出,姐姐的拳頭在曉紅的肥屄裏感到她老公的雞巴在曉紅的屁眼裏噴射精液時的跳動。姐夫在射出精液的那一剎那之間,他的全身似乎也如同爆炸一樣,粉身碎骨,不知飄向何方。

大股的精液也洶湧奔出一瀉千裏,曉紅的屁眼被姐夫的滾熱陽精一燙,全身一陣顫抖,大叫一聲:「啊,真是美死我了!」

她和姐夫二人都達到了性的頂點,欲的高潮,身心舒暢。

最後我們四口人全都躺在了牀上。相互緊緊的擁成一團,急促的唿吸,緊合的性器,共同享受着泄精後那一瞬間之歡悦。近兩個小時之纏戰使得我們四人精疲力盡,百骸皆酥,身心舒暢,全身軟癱,相互摟抱着昏昏進入睡鄉。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天已是大亮了,我一看表時間已是上午的十點多鐘了,我一轉身看見爸爸和媽媽坐在牀邊臉色紅紅的看着牀上的我們四個人。

我忙伸手一拉姐,説:「快起來,爸和媽來了。」

姐姐閉着眼睛哼了一聲説:「哦,讓我再睡一會,我好睏呀!」

説着抬起右大腿轉過身去,把右大腿彎曲着頂在胸前又唿唿的睡了起來。

由於昨天晚上我們四個人都是赤裸着身子睡着的,所以姐姐她這麼一轉身便把肥大的屁股以及肥大腫脹的肥屄呈現在了媽媽和爸爸的眼前,褐色的屁眼微微向外鼓着,光滑無毛的肥屄到現在還是有些腫脹。

被肥厚的陰唇夾着的子宮頸只是縮回去了一點,還有兩三公分的頸口被肥屄夾在外面,從屁股的後面看好似從肥大的屄中伸出一條粉紅色的舌頭來。

這時媽媽俯下身看了看,並用手摸了摸按了按説:「呀,這玩意怎麼出來了呢?這是怎麼整的呢?」

爸爸也趴在姐姐的屁股下面看,聽媽媽這麼一説就問:「這是什麼呀?出來又怎麼的啦?」

与姐姐一家性福的日子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