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色情】讓人精盡的少婦

從普通的寒暄聊到有沒有異性朋友,我們很快從陌生人聊成了熟人,話題也從泛泛走向深入。我們開始聊性,我説我雖然已經結婚,但並不滿足;她説她雖然有過男朋友,但已經很久沒有做過愛了。

我問她想不想作愛;她問我願不願意和陌生人作愛。我説那有什麼;她説也不在乎。於是我們幾乎是一拍即合,如果不是當時時間不允許,我們幾乎就要立刻見面了。

於是我們商定在9.1在馬甸附近見面,主要是只有那時我才能暫時逃離老婆的管轄範圍。經過漫長的等待(實際上只有5天,但在從來沒見過網友的我心中是如此的漫長),9.1終於來臨,而我也開車來到約定的見面地點。

因為她有我的照片而我沒有她的照片,所以我得等她。

我站在街頭,看着四周穿梭來往的人們,心裏不停的勾畫着她的模樣,甚至還盤算着如果太對不起觀眾我該怎樣一走了之。

大約5分鐘後,手機裏傳來她的短消息:「我來了,希望你不要失望。」我更加緊張,不停的四處張望,看看到底哪個女孩會朝我走來。對面街邊忽然有人對我笑,是個女的!我猶豫着是不是她,目光遲疑的望去。

那女孩笑着低下頭從我面前5米處折向別處,又望了我一眼。我的心??的跳起來,想對她笑卻擠不出笑容,我還在遲疑到底是不是她。這時已經走開去的她站住了,又扭過頭,衝我招了招手。是她了!我終於擠出一個尷尬的笑容,快步走過去。

她很熟悉似的一下挽住我的胳膊,問:「沒有失望吧!」我連忙説沒有沒有。我確實沒有失望,她個子很高,加上高跟鞋就差不多和我一般高了.頭髮長長的垂在背後,眼睛圓圓的,嘴唇豐滿,屁股正如她自己説的很大,不過我喜歡,很女人味。我們像對真正的情侶一樣一邊走一邊説話。因為已經在網上交流過很多次了,所以一點都沒有陌生的感覺。她説她特地挑了一套和我穿的衣服顏色相反的衣服,還挑逗似的在我耳邊説之所以要穿涼鞋因為待會兒脱掉很方便。弄得我幾乎當街勃起。

一簡單的吃了飯之後我們按照事先説好的,到賓館開了個房間。

才關好房門,窗簾都沒來得及拉,她便背對着依偎到我懷裏。我順勢摟住她的腰,便去吻她的後頸。她唿吸頓時急促起來,雙手繞過來摸我的臉,嘴裏低聲的問我:

「你是不是很想啊?」「當然想了。」我一邊吻她,一邊用下面去摩擦她扭來扭去的大屁股。她似乎很享受的仰起臉讓我吻,嘴裏已經開始咿咿呀呀的呻吟,弄得我立刻勃起,手就要抓她的乳房。沒想到還沒挨到衣服,她忽然一下掙脱我,笑着説:「我去衝衝。」轉身立刻就進了浴室。

我早料到她會有這麼一步,便不管她,自顧脱了外衣,靠在牀上,打開電視等她出來。片刻,她出來了。外衣已經脱掉,穿着裏面的白色背心,乳罩顯然已經脱掉了,乳頭清晰的印在背心面上;她的下面纏着賓館的白色浴巾,露出兩條豐滿的大腿,看上去好像一條毛巾做的超短裙。我馬上湊過去,想把她抱住。

她先是躲着我,躲了一會兒,突然抓住我的手,一下把我按倒在牀上。她俯下臉,長發垂落在我臉上,看着我的眼睛,呵氣如蘭的説:「小羊羔,你現在想什麼?」廢話,當然想操你拉!我説:「想你。」她問:「想我什麼?」我如實回答:「想操你。」説着便努力的抬起頭試圖去吻她的嘴唇。她撒嬌似的説:「呀,你好壞哦!」,一邊半推半就的躲閃着,讓我的嘴唇始終無法在她的臉上停留。

這樣折騰了一陣,我和她都有些累了,彼此面對面的看着喘息。

休息了一會兒,我突然發力,猛然起身,終於反客為主,一下子把她壓倒在了牀上。我俯下臉去親她的臉,她還是左右搖晃着臉躲避我的嘴唇,不停的呻吟似的説:「你好壞啊」,弄得我下面堅挺上面卻無法得手。

既然久攻不下,我不如轉變目標。我低下頭,轉而去吻她的胸脯。她還是想不讓我得手,但身子被我壓着不能像臉那樣亂動,手也只能一次遮一邊胸脯,我輕易的隔着背心咬住了她的乳頭。這下她仿佛被點了穴似的,一下子就沒了抵抗的力氣,只顧癱在那裏哼哼着那句:「你好壞哦。」沒了阻擋的我便一下子把背心推上去,兩隻白白的乳房頓時跳了出來,乳頭硬硬的挺在上面,立刻被我的嘴唇吮住了。這直接吮吸顯然比隔靴搔癢要來得刺激,她的身子頓時開始泥鰍一樣的扭動,嘴裏更是接連不斷的呻吟起來。看她那副動情的樣子,我便一邊吮吸她的乳頭一邊伸手下去想拉掉她的「毛巾超短裙」。

沒想到她在舒服的嬌哼之中居然還有心情和我對抗,手拼命的想阻止我的行動。但我在上她在下,是無法阻止的,頂多只是阻撓。我很快就把那條毛巾拉掉了,她的整個下身頓時一覽無餘,黑色的陰毛夾在豐滿的大腿間,遮住了陰部。既然她已經脱光了,我也不必再穿什麼。

我很快的扒掉了自己的全部衣服,赤裸裸的跪在她面前。她一眼就看到了我勃起的陰莖,一邊伸手過來抓一邊壞笑着説:「我要把它弄斷!」我説:「弄斷了呆會兒就沒法爽了。」她説:「你很想嗎?」我説:「對,你不想嗎?」她不回答,只顧套弄我的陰莖。我便去分她的大腿,手伸下去一摸……全濕了。我笑着問她:「不想還那麼濕?」她不好意思的笑了,指着我的陰莖説:「誰叫它那麼硬!」我不想再跟她廢話,一下子把她的雙腿都架到肩上,試探着慢慢的把陰莖插下去。因為不是很熟悉,插了兩次都沒找到洞口,還是她自己引導我,我才得以舒暢的整根插進。

一進去,她就發出一聲極為舒緩的呻吟,眼睛迷離的看着我説:「哦,它好粗喔……」。我沒有回答,開始緩慢而有力的抽插。儘管我動作不大,可是每次插進她全是淫水的陰道裏還是會發出一聲響亮的唧水聲,聽起來極為淫蕩。我一邊插一邊問她爽不爽?她哼哼着反問我:「你説呢?」我可不喜歡她老是不回答我的問題。我決定懲罰她一下。我驟然加快了抽動的速度,一邊以極快的進出速度動作,一邊再次問她爽不爽。

這下她可是明顯爽翻了,嘴神經質的張大,先是沒有什麼聲音,接着便忍不住大聲的叫喚起來:「啊……啊……我要叫……我爽……」我一方面生怕她叫得太大聲被人聽見,另一方面這樣猛烈的抽插我自己也吃不消,在狂插一陣後我又恢復了先前的緩慢。她緩過氣來,睜開濕潤的眼睛,手愛憐的撫摸着我,嘴裏呢喃説:

「啊……真好……好久沒爽過了……你呢?」我點點頭,低下頭去吻她的唇。這下她不再躲避,而是直接的張開嘴,伸出濕滑的舌頭讓我吮。

我一邊接吻,一邊慢慢的抽動,休息了一陣之後我決定再次衝刺。我讓她翻過去,趴在牀上,屁股敲起來,濕漉漉的小穴正好在跪着的我的陰莖前。我扶住她肥大白皙的屁股,很輕易的就從後面操了進去。做過愛的人都知道這個姿勢男人很省力也很舒服。看着女人赤裸裸的趴在自己面前,肥大的屁股被自己粗黑的陰莖操得前後擺動,那種強烈的徵服感甚至比快感更為刺激。

她趴在那裏,一聲接一聲的叫喚,混合着我的小腹撞擊她的屁股和陰道裏發出的嘰嘰聲,充斥了整個房間,也充斥了我們的全部身心。從背後插進的快感要遠遠強烈於正常體位,我抽動了沒多久就感覺到了射精的前奏。我可不想射完之後趴在她的背後,於是我把她翻過來,又換成正常的男上女下式。我高高的分開她的雙腿,被高潮前的快感驅動着極其猛烈的衝擊着她的陰道。她隨着我的抽動啊啊的叫着:「快啊快啊……努力啊……我要到了……啊……啊……」片刻,狂風暴雨似的抽動抵達了終點,我低吼着竭盡全力的射出積蓄已久的精液,她也緊緊的抱住我,隨着我最後的抽動激動的在我耳邊不停的唿喊着我的名字,身體扭動得幾乎要掉下牀去。

高潮的餘波漸漸的散去,我趴在她的胸前唿唿的喘着粗氣。她靜靜的抱着我,胸脯也在大幅度的起伏。我略有歉意的抬頭對她説:「對不起……是不是有點快……」,她笑着回答道:「夠了,我已經到了。」説着她深深的給了我一個吻,説:「來,洗洗去。」

二舒服的一起衝了個淋浴,我們又回到牀上。

我們偎依在一起,像對夫妻一樣一邊説話一邊看電視。我什麼都沒穿,而她只是裹了一條浴巾。看電視的過程中,我一直在撫摸她。看着看着,或者説摸着摸着,她似乎又不行了,趴在我的胸前一個勁的哼哼。這種嬌軟的呻吟最能令我興奮,我才工作完畢的陰莖頓時又勃起了。她的大腿一直壓在我的下身,於是她感覺到了,抬起頭看着我,撒嬌似的説:「哎呀……怎麼又硬了?」我可不客氣,一把摟過她,一邊伸手到她的浴巾裏摸她的乳房一邊回答説:「因為我還想操你。」她説聲「討厭!」一個翻身壓到我的身上,手就去摸我的陰莖。與此同時,我也把她的浴巾拉開了,兩隻乳房由於重力正好垂在我嘴邊,我不失時機的咬了上去。

乳頭被吮吸的快感可不是能輕易忍受的,她啊的嬌哼一聲,滿足的看着我,輕聲説:「啊……你輕點……人家都被你吸小啦……」我才不管呢,一邊不停的吮吸,一邊伸手從她的屁股後摸進去,立刻發現她又是濕得到處都是了。我一邊把手指插進她濕潤的陰道裏抽動,一邊明知故問的問她:「怎麼又那麼濕了……不是才要過嗎?」她嬌滴滴的説了聲「討厭」,便隨着我的動作唿唿的嬌喘起來。我問:「怎麼樣?爽不爽?」她一邊哦哦的哼哼,一邊搖頭説:「太細了……我要粗的……」哈哈,終於招了。

我抽出全是淫水的手指,説:「那你自己來吧。」她氣鼓鼓的瞪了我一眼,看樣子是説自己來就自己來,然後用手扶住我的陰莖,分開腿,慢慢的坐下來。看着自己粗大的陰莖被一個女人濕潤的陰户一點一點的吞沒的感覺真是很刺激,當她完全的坐到我的下身時,我和她都同時發出一聲舒暢的呻吟:「哦…………」。

她坐在我身上,眼睛半眯着,一邊自言自語似説:「啊……好粗哦。」一邊開始擺動屁股。因為我還沒完全恢復元氣,所以我躺着一動不動的讓她自己動,只是不停的用手去摸她的乳房和大腿。也許是因為有點胖的原因,她動得很吃力,唿哧唿哧的喘着氣,卻不能給我帶來過多的快感。我忍不住以手肘撐牀,自己開始往上挺下身。隨着陰莖有力的插進她陰道發出的噗噗聲,她又開始受不了的大唿小叫。我要逗逗她。便動動停停,問她:「是你想還是我想?」她開始只是笑,不回答,後來我索性停住不動了,你不説我就不動,看你厲害還是我厲害,反正我這麼動也很吃力。這下把她惹惱了,説:「你不想我還不想呢!」,便起身下牀。這時我看到我的陰莖從她的陰道裏脱出來,帶出好大一攤黏乎乎的淫水,竟然連着她的陰部和我的大腿上,拉了好長的一條。我忍不住笑了:「你都那麼濕了,還不想嗎?」她不屑的哼了一聲,轉身扭着屁股就進了浴室。我可不能這麼就饒了她。我跟着跳下牀,跟進浴室裏。

她正俯身去試浴缸的水温,豐滿的屁股高高的翹在我面前。我走過去,抓住她的腰,什麼都不説就把陰莖從後面狠狠的插了去。她顯然料到我會這麼做,嘴裏討厭了一句,便老老實實的撐着浴缸沿任我插。從來沒在浴室裏做過的我覺得無比的刺激,陰莖不由的開始飛快的抽動,摩擦着她滑嫩的肉壁,噗嗤噗嗤的響個不停。她先是低聲的哼,然後轉過臉來哀求的看着我,請求似的説:「我好想叫,啊……我可不可以叫啊?」我説你聲音小點,免得被外面聽到了不好。

她沒等我説完已經開始不要命似的叫起來,啊啊的連接不停,聲音在狹小的浴室裏迴蕩,顯得十分的響亮,我怕被聽到了,用手去捂她的嘴,沒想到她居然一下咬住我的手,弄得我不得不一邊享受下身的快感一邊忍受手掌的疼痛。背後插了一會兒,她轉過身,坐到了盥洗台上,背靠牆壁上的鏡子,雙腿大大的分開,陰户赤裸裸的朝着我。我站在她面前,抱起她的腿,稍微踮了踮腳,陰莖就正好在她陰部的位置。我用手扒開她濕漉漉的陰唇,讓那個令人銷魂的粉紅色肉洞完全暴露在我腫脹的龜頭前,稍微一挺腰,便眼看着紅紅的龜頭慢慢的鑽進同樣紅潤的肉洞裏,她便發出一聲嬌軟的悶哼,眼神迷離的看着我,説:「來呀……來呀……我的小羊羔……」我扶住盥洗台的台面,立刻開始前後抽動。

她先是用嬌媚的眼神看着我,然後便頑皮的從旁邊的盥洗盆裏接來水淋在我們不停撞擊的下部。有了水的額外潤滑,我的動作更加猛烈,她終於忍受不住,停止了一切與做愛無關的事情,轉而專心致志的呻吟個不停。於是浴室裏又一次被呻吟,喘息和唧水聲所充滿。高潮的前奏很快就來臨了。我越來越快的抽動,她抱我的力氣也越來越大。因為我是光着腳站在潮濕的浴室地板上,漸漸的隨着力度的加大而有些站不穩。好幾次都差點滑出來,不過我發現這種幾乎全根拔出的動作卻使她更加快樂,她閉上了眼睛,全身都在發緊,嘴裏又在含煳的叫着説要到了要到了,讓我越發的努力抽動。片刻,精液湧動的感覺驟然而至,我們拼命的貼緊彼此的下身,讓每一滴精液都深深的射進陰道裏。我全身痙攣似的靠在她的肩膀上,聽到她在我耳邊歇斯底裏的發出最後一聲快樂的呻吟:「啊~~~~~~~~~~」

三高潮一過,我們便跳進了旁邊早已放滿熱水的浴缸裏,一人一頭,半坐半躺的泡進熱水裏,清洗身體順便休息一下。

她問我舒服嗎?我點點頭。她又問,比跟老婆舒服嗎?我説那當然,老婆哪能這麼幹?她笑了。我問她覺得怎麼樣?她曖昧的反問我:「你説呢?」泡夠了也休息夠了,我們又回到牀上,一起裹在被單裏偎依着看電視。我邊看手也不閒着,不停的在她身上遊移。不知怎的,她忽然不許我摸她。我説我偏要摸,她説:「那我到另外一張牀上去,哼!」我不管她,看着她似乎很堅決的裹着浴巾爬到隔壁的牀上,笑着説:「哈哈,看你忍得住還是我忍得住。」説完,我便自顧的躺下,假裝不去看她,但是卻故意把我已經開始勃起的陰莖裸露在被單外。

果然,只一會兒,她在那邊就不安分了,又開始發出曖昧的哼哼。我扭頭看去,只見她面朝我這邊側躺着,身體蜷起來,手在身上和大腿之間像撫摸似的移動,一邊動一邊哦哦的呻吟。她該不會是表演手淫秀吧。

一想到這兒我的陰莖立刻勃起,我也忍不住跳下牀去,跑到她牀邊看個究竟。她看到我過來了,假裝生氣的翻過身去,給我一個後腦勺,當然還有一個豐滿的屁股。我便伸手去摸她的屁股,手才到屁股溝裏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濕氣。使勁的插進去一摸,哈哈,又濕透了。反正都做過兩次了,我就懶得愛撫了,同樣側躺下去,稍微用手分開一下她的大腿,下身一用力,陰莖就再次回到她那令人想念的澤國水洞裏。

她哼哼着説我真壞,身子卻迎向我,隨着我的抽動一下下的扭動屁股,讓我們都體驗到更大的快感。側着身子不好使勁,我幹了一陣便把她推過去,徹底趴着,光翹着個屁股讓**。她把臉埋在枕頭裏,咬着枕頭嗚嗚的叫着,屁股被我撞得啪啪做響。

畢竟已經**兩個回合了,我幹了一陣便覺得有些累了,便索性趴在她背後,讓她柔軟的屁股正好託住我的小腹,繼續用力抽插。她也感覺出我的疲憊,便主動的翻過身來,説:「小羊羔………

……你累了,我來吧……」於是我便被她壓到身下。

她騎坐在我身上,先把陰莖放到她的陰道裏,然後不急於動作,而是俯下身,臉很近的貼在我面前無限温柔的看着我,嘴張開,挑逗的衝我吐出濕潤的舌頭。我自然一口咬了上去,她的嘴唇立刻和我貼在一起,發出一陣陣響亮的吮吸聲。一邊接吻,她也一邊開始動作。因為臉被她的臉壓着,我看不到她的動作,只感覺到她的陰道套在我的陰莖上開始快速的上下滑動,發出哧熘哧熘的聲音。

快感使得我們停止了接吻,彼此都張大了嘴唿唿的喘氣。隨着動作的加劇,她再這樣半趴着就沒法用力了。於是她坐直了身子,半跪着迅速的上下起落。我看到她的乳房因為全身的劇烈運動而不停的上下跳動,忍不住伸手去使勁的揉。她便抓住我的手,一邊呻吟一邊幫助我更狂暴的揉搓她的乳房。她和我老婆不一樣,做愛時喜歡開着眼睛,不過我承認,看着女人一邊呻吟一邊虛着迷離的眼睛注視着自己的感覺真好。

這樣半跪着動作應該很消耗體力的。她上下動作了幾分鐘就累得不行了,氣喘籲籲的撲倒在我身上,嘴裏喃喃着:「累死我拉……累死我拉……」。我笑道:

「現在知道男人有多辛苦了吧?」她嘟起嘴,使勁的擂我的肩:「爽夠了還説!」我哈哈笑着,也不躲,只是下身猛然向上一挺,仍然堅挺的陰莖立刻深深的刺進她的花心裏。她噯了一聲,全身發硬,本能的直起身子。我看準時機,雙手抓緊她的腰,雙腿曲起,支撐着下身一下一下往上挺,每一次都狠狠的插到她身體的最深處。

她先是啊啊的叫,不一會兒就突然咬緊牙關,一直注視着我的眼睛也閉上了,然後我就感覺她的陰道像張小嘴在拼命的吮吸我瘋狂運動的陰莖。我忍不住了,下身像觸電一樣激烈的抽動,手深深的陷進她的腰部。隨着精液的噴湧而出,我啊啊的低吼着,下身拼命朝上挺,幾乎要把上面的她掀翻下去。又一次激情結束了。

她氣喘籲籲的倒在我懷裏,沒有像前兩次一樣立刻起身去清理下身的污物,看來她也累壞了。四和五剩下的兩次做愛就沒什麼可寫的了。我們洗澡,吃零食,看電視,聊天,休息夠了,就直接做愛。不需要什麼前奏,她的陰部似乎從來沒幹過,讓我可以直接插入。儘管因為次數過多,龜頭在插入時有些不適,可是一旦被她濕潤的愛穴包裹住,我還是會忘乎所以的盡情抽動,享受人生的最大快樂。第五次低吼着射出幾乎沒有的精液時,我知道該結束了。

此時時間已是下午5點半,我們整整做了近6個小時的愛,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經歷。我們最後一次共同淋浴後,不再光着身子偎依回牀上,,而是穿好衣服,離開了這間瀰漫着精液和汗液的味道的房間。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让人精尽的少妇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