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色情 網】小Loli的受精治療(上)

小Loli的受精治療(上)

2015/3/1首發於:春滿四合院新年好,小Loli給大家拜年了,希望新的一年大家心想事成,

萬事如意!我叫胡媚,是一個27歲的人妻輕熟女,現在在公司裏做文秘其實作為文秘,尤其是美女文秘,永遠有着喝不完的酒席,數不清的男人們那充滿色慾的雙眼貪婪的覬覦着自己。雖然我有了老公,可公司裏的上上下下一有機會就揩我的油,我也只能臉紅紅的快速走掉。倒不是我害羞,作為一名從小習慣了性騷擾的美女,這種陣仗怎麼可能讓我落荒而逃。我之所以每次都留給他們一個好看的背影,是因為……我濕了!每次,他們的大手碰到我的屁股,甚至自己豐滿的胸部,我的陰部總是潮潮的,小心臟總會撲通撲通的跳,雙腿也因為自己敏感的體質而酸軟不已。要是這個時候還不走,我真擔心自己把持不住,就這樣讓他們一直摸下去,甚至……甚至!我不是一個淫蕩的女孩,只是自己太過於敏感。現在的女孩都在追求身體的歡愉,很多小女孩還在上學的時候就被破處了在這一點上,我還是相當傳統並且自豪的,因為……我的老公在我們的新婚之夜才奪走我保留了多年的處女!美中不足的是,他射的實在是太快了,而我承受了破瓜之痛後,他也由於木訥的性格沒有過多的愛撫我,我們第一次的性經歷不是那麼的美好。我本以為這是由於我們經驗不足而造成的,可誰知道他結婚後也射的那麼快,每次當我剛剛有點感覺,他就歉意的笑了笑,他的下面就那麼無可奈何的軟了下去。雖然我每次都是用慵懶的聲音説自己已經很舒服了,可實際上我的下面還是很難受,還是很癢呀!每次當他發泄完後並且滿足的睡去,我都要用自己已經自慰了十多年的手指讓自己攀上性慾的高峯。是的,我自慰了十多年。可我並不以此為恥,因為我知道,很多小女孩才不會委屈自己的去自慰,而是直接就找個男人快活去了。為了滿足自己奇怪的體質,發泄自己那説不出的感覺,我都是用手指代替男人的那東西,所以我的陰唇也因為着十多年的刺激變得異常的肥厚。我的老公和我是初戀,之前也沒有性經驗,所以以為這是很正常的。我的老公是一個很本分的男人,作為一個從小在性騷擾中長大的美女,我並不喜歡那種説話油舌滑嘴的人,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都只不過是為了把你騙上牀,享受你那珍貴的處女,滿足那種男人認為的徵服感。所以,在那麼多的選擇裏,我選了這個讓我感到安心和舒服的男人。婚後的生活也證明,我的選擇是正確的!雖然老公多次問我當時為什麼看上了他,還説自己嘴巴又笨人又不帥氣,可是我真的喜歡他。他沒有別人那僅僅為了和我上牀的殷勤,而是那種體貼我的温柔。雖然他後來老是問我每天去了哪裏,幹了什麼,可他那種在乎我的眼神,讓我感動的想哭。我真的很吃他這一套,因為我是一個相信浪漫的傻女孩。我有一個愛我疼我的老公,有着女人們都為之嫉妒的身材和面孔,我的事業也處於上升期,我真的認為,自己已經是個非常幸福的女人了。我一直都這麼認為,一直都是,直到……那一天。那天,我休假在家休息,為我的老公做着心愛的愛心料理,想像着他開心的吃掉我親手做的愛心料理,心中充滿了甜蜜。「咚」哎呀,他回來了!「老公呀,怎麼回來的這麼快?菜馬上就好了,哎呀!」

他……他摸我!聽着老公壓抑着的喘息聲,聞着他熟悉的體味,我又是開心又是興奮.陰部都變得潮潮的了!老公在摸我,哦……他在摸我!我的老公是個傳統保守沒什麼情趣的人,從來都是用男上女下的體位,我是那種,額……怎麼説呢,悶騷的女人吧。我買了好多款式的按摩棒,好多款式的情趣內衣,買了好多的日本正版AV,滿足自己一些色色的幻想。當然也僅僅是幻想,畢竟我是一個有老公的人妻。而老公突如其來的愛撫,讓我有些莫名的激動!「別……別鬧了……菜要煳了……」我克制着自己的渴望,艱難的的吞了口唾沫,修長的睫毛不停的打着顫,胳膊軟的連鍋鏟都快捏不住了。「我今天……去了你們公司。」「嗯,嘶……啊~~~~別……」老公的手,伸進了我的……那裏!「我……呵呵,我聽到了一些……東西!」

「噗嗤……噗嗤……」不要……不要再插了……都流水了!「想要了吧……」「想……想……」我星眸半閉,濕熱的空氣從我的小嘴和小穴裏吐露出來!「你是不是想……

你們公司裏的帥哥呀?「聽到老公的這句話,我的腦袋裏不期然的想到幾個經常藉故吃我豆腐的帥氣的身影,我的小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全然沒註意到老公那深深的冰冷語氣「被我説中了嗎,嗯!」老公一下子猙獰了起來,大手重重的揉搓着我的胸部,然後突然用力一抓!

「啊!討厭……弄疼人家了……」我故作委屈的撒了下嬌,老公那用力的一抓確實很疼,可我卻感到一股受虐般的奇異快感!「啊!!!」老公的手指又重重插進了我的小穴,我被這突然的舉動刺激的騷水直噴!「一説到他們你就濕了……説!是不是想到他們了?是不是想被他們幹?你這個騷貨!」「是……我是想被他們幹,我是個騷女人,是個騷貨!」老公一直都是個保守的人,尤其在房事上。不知道他今天受了什麼刺激,還是突然開了竅,我配合着老公的玩弄,甚至幻想自己正在被那幾個帥哥強姦!就在我欣喜於老公的激情時,老公突然把他的陽具插進了我的小穴,不管不顧的抽插了起來!「哎喲……你幹嘛……啊……不要在這裏了……啊……」終於,老公行為中的絲絲暴虐氣息和粗魯的行為,讓我感到了一些異樣,不由得有些害怕。「你真是個騷貨……他們説的還真沒錯,還真他媽的沒錯!幸虧我今天路過你們公司,幸虧我去你們公司的廁所,幸虧我聽到他們的談話,否則……否則我還被你這個騷屄蒙在鼓裏!」「老公……你説什麼……我聽不懂……啊!!」「你這個臭婊子!每天被他們摸是不是很爽呀?嗯!臭婊子……天天被別人肏……我肏死你!肏死你這個騷屄!!」「啊!不是……聽我説……啊!疼!!」我的腦袋都亂了!我雖然被他們吃豆腐,可我……可我……我又急又氣,被老公粗暴的抽插弄得上氣不接下氣!「你個臭婊子都承認了,還聽你説什麼?」

「不是……我……啊啊啊!!!!」我被老公抱了起來,扔到了客廳的沙發上,他轉身就走進了我的書房,我手足無措的呆在那裏,聽着從我的書房傳出的翻找聲,過了一會兒,老公拿着一個東西走了過來。「那這個又是什麼呢?」看到老公手裏正在嗡嗡叫着的按摩棒,我的心裏一陣發虛。「那是……那是……啊啊啊!!!!!!」就在我喃喃辯解的時候,老公一下子把那根粗長的按摩棒捅進了我的小穴,我的一條大腿被他高高舉到了一旁,瞬間的疼痛讓我的肌肉都痙攣了!「疼!不要了……啊!!!!」我被插的尖聲痛叫起來,可肉體上的痛苦也比不上我內心的苦悶,我的心真是痛的像被一根銼刀摩擦一樣!「我肏你媽的屄,我是説你為什麼會看上我,你他們就是看我好欺負是不是,就是看我蠢是不是,就是好方便自己去外面找男人是不是!你這個騷屄,你這個欠人幹的爛貨,你這個欠肏的臭婊子!!!」

看着老公癲狂的神情,聽着平時木訥文雅的他説出的惡毒的污言穢語,我真的迷惑了,這……真的是我那熟悉的老公嗎?「小婊子,我是不是滿足不了你才用這東西的?別人都可以肏你,和我在一起你卻用這個!我……我乾死你……肏死你……肏爆你!!」「不要呀……老公……不要……啊啊啊!!!!!!!!!」一聲非人的尖叫從我的嗓子裏冒出來,那根龜頭佈滿凸起的按摩棒,一下子頂到了我的花心深處!「那是我的……」那是我的子宮口呀!再也忍受不了的我,用盡全力的打了老公一巴掌!「啪!!!!!」狂暴的老公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捂着臉,呆呆的看着我。我的眼中滿是晶瑩的淚水,我的心,也被他傷害的支離破碎。我傷心的捂着臉,一瘸一枴的跑進了卧室,彭的一下關上了門,委屈的大哭起來。第二天,我請了一天假,去醫院的婦科檢查我的子宮口有沒有事。當我走進診療室時,才發現給我檢查的醫生居然是個男的!「呵呵,雖然我是個男的,可我的婦科經驗挺多的,實在不習慣,你就把我當成女人吧!」

聽着他磁性的嗓音,看着他那雙酷似老公的雙眼,我的心先是一陣激蕩,接着卻是一陣黯然。「撲哧……」我被他的話一下子逗樂了,胸中的苦悶還有那淡淡的哀愁,混合着剛剛的尷尬一下子都無影無蹤了,我大大放放的躺下來,接受他的檢查。這裏可是醫院,旁邊還有一個年長的護士,他能把我怎麼呢?不一會兒,檢查結果就出來了。我的子宮口並沒有什麼大礙,調養一陣子就好了,我那懸着的心終於落下來了。出於莫名的好奇和陣陣淡淡的激動,我在臨走前仔細看了下他的胸牌,姓被遮住了,只看到了「家榮」兩個字。家榮?好熟悉的名字呀。回到家中,我開始慢慢的調養,每天都要吃他開的藥。他説只是刺激雌激素分泌的藥物,可我每天總覺得胸部脹鼓鼓的,有時候甚至讓我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而我的下面,我的那裏,我那幽深的最深處,甚至……甚至隱隱有種隨時會張開的錯覺!而老公恢復了往常的木訥,令我自己都懷疑之前那天發生的一切,是不是我做的一個荒唐的夢。吃了一段時間的藥好,我發現自己越來越……越來越想要了,天哪,我到底是怎麼了?冷戰了幾天後,我們表面上又和好了,可我漸漸發現,他越來越喜怒無常了!每天晚上做愛的時候,我表現的稍微冷淡一點,他就罵我心裏想着別人,天天和外面的同事們鬼混。而我表現的稍微主動一點,他又罵我是個騷貨,天天張開腳勾引別人來肏我更可氣的是,他有時候還用我那巨大的按摩棒插我,逼着我説些淫蕩的話,每次都羞辱的我哭了出來!而他每次折磨完我後,都發誓以後再也不這樣對我了,可第二天他卻依舊故我。我被他折磨的都快崩潰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緊張,他老是懷疑我背着他亂搞,老是在做愛的時候侮辱我,還藉口説是為了增添情趣。我也被他這副道貌岸然的做法弄得心灰意冷,有幾次強硬的拒絕了他的求歡,可誰知道……他居然好幾個月都再也沒碰過我,甚至有幾次當着我的面自慰,就是不肯和我最愛,而他卻把我的按摩棒都收了起來,還説這些東西用多了不好,這是為我的健康着想!每天下班,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回這個家,看到他我都感到不寒而慄。可能是長期缺乏性的滋潤,我的臉色非常的不好。老闆逼着我放了幾天假,讓我一定要想辦法調理好,沒有哪個老闆會帶着一個黃臉婆去應酬。我才不到三十歲,就成了黃臉婆?這全是拜我的老公所賜!其實,我並不恨他,可我卻受不了他的折磨,他每次都是故意的,我……我還怎麼好好的過日子呢?今天,是我放假休整的第一天,我百無聊賴的在街上走着,可走着走着,我卻下意識的走到了上次那家醫院。要麼……我現在去看看醫生?哎,找個人説下話也行呀。看着在醫院中坐着的一對對夫婦,看着他們親密無間的樣子,霧氣,蒙上了我的眼眸。我用手抹着眼睛,跌跌撞撞的向洗手間跑去。我不想別人看到我哭泣的樣子,不想。「啊……」恍恍惚惚間,我好像撞上了一個人,當我睜開霧蒙蒙的雙眼,迷濛間看到了一雙熟悉的眼睛。老公?我一楞神,他怎麼可能在這裏?「小姐,你……」看着對方探尋的眼神和疑惑的眼神,我知道自己認錯人了,可我剛剛梨花帶雨的撞進他的懷裏,並且把他錯認成老公的時候,我羞不可抑的臉腳都軟了!「哎呀!」「小姐,你沒事吧?」我再一次的撲進了他的懷裏,感受着他胸膛的温暖,還有言語中透出的關懷,想到幾個月裏老公對我所做的一切,我鼻子一酸,一下子抱住了他,然後放聲大哭!享受着他有力卻略顯僵硬的懷抱,我仿佛又回到了當年和老公談戀愛的日子,那段時間,他對我是多麼的温柔,難道男人,真的是在與自己心愛的女人結婚之後就視之如草芥了嗎?當我用力發泄完自己的情緒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抱着一個男人在這裏哭!「不……不好意思……我,是你?!」就在我慌忙解釋的時候,我驚喜的認出了他。「家榮!」他……他楞住了。「我是胡媚呀,就是上次那個……幾個月前我……我那裏受傷了的那個!」

看着他懵懂的雙眼,我急切的比劃着。「哦哦,就是那個……那裏受傷了的呀。」家榮一臉恍然的説道。「什麼那裏那裏的呀,那裏……那裏哪能隨便説呢?還在人這麼多的地方…

…「我的小臉一陣羞紅,好像一個害羞的小女孩!看着我那綻放出來的嬌豔,家榮一下子呆滯住了。「撲哧,你發什麼楞呀!」我柔媚的一笑,帶着幾分嫵媚,幾分頑皮,幾分落寞,甚至幾分的……哀怨當年,老公剛聽到我的表白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吧,那時候的我們,是多麼的單純,可是現在。我稍稍轉晴的心情再一次的陰鬱了,臉上,儘是那濃的化不開的哀愁「對了,你那……調養的怎麼樣?」我的小臉又是一陣羞紅!他……他一定是想説那裏,一定是!我恨恨的白了他一眼,這個調戲良家婦女的變態家榮!「還行吧,你開的什麼藥,我總覺得自己……怪怪的~~~~」我低着頭,咬着下唇,全然沒有看到家榮目光背後的閃爍.是了,他是婦科男醫誒,他肯定能治好我的……黃臉婆的!想到這,我頓時目光熾熱的註視着他!「家榮,你……幫我治療吧!」感受着我目光的灼熱,因為激動而不停鼓脹的豪乳,還有我緊握着他的雙手的顫抖,還有我嬌軀上隱隱的顫動,家榮又楞住了!「呃……這個……」「現在!」我不想當黃臉婆,我不想再這樣被折磨!「可是……我上午有約了……」

「那就下午!求求你了~~~~」我嬌俏的撒着嬌,甚至把他的胳膊拽進了我那對豪乳中的深溝!「好!」

家榮咬着牙,答應了。我滿意的笑了笑:「那麼……我下午來……被你治療喔~~~」離開醫院後,我頭一次發現,時間過得,如此的慢。胡亂吃了些東西,我的臉還在發燒。為什麼……為什麼我要拽着他的胳膊去蹭我的……我的……哦~~~~~我的那裏,又……又要張開了!「唔嗯~~~~」我像只發春的小母貓一樣,忍不住悶哼了起來,然後難耐的磨着我的大腿身上,滾燙滾燙的。時間過得……真慢呀~~~~當我再一次走進醫院,我感覺我的腳,酸軟的都快走不動路了!我不得不找個位子坐了下來,一則是我的豪乳,本來我的胸已經很大很挺了,現在我的乳房好像又變大了,而且我的乳頭,老是濕濕的我以為是汗漬,可汗也不會有股腥味呀。二來,一想到又像上次那樣被一個陌生男人那樣……那樣摸,我的小穴真是如泉湧一般。我怎麼……這麼饑渴,真的是因為,好久……都沒做了嗎?感到下面的水龍頭慢慢關住了,我的才站了起來。等我站起沒多久,一個女人坐了上去,然後卻咦了一聲:「奇怪,怎麼濕噠噠的?」天哪,我的臉都快成為紅布了!再説了,人家哪有那麼濕?「不行,這要擦一下,今天又沒下雨……騷腥腥的……嗯?」感受到她疑惑的目光,我連忙落荒而逃。當我來到婦科診室外邊,看到坐着的都是一些大媽大嬸,看到她們奇怪於我這樣一個年輕的美女來看婦科一起討論的樣子,我頓時悲從中來!我這麼年紀輕輕就來看婦科,還要承受老女人們的嚼舌根,我……我不活了!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聽到裏面叫了我的名字。我整了整我的衣着,娉娉婷婷的走了進去。還是上次的佈局,還是上次的醫生,只是這淡淡的熟悉之中,似乎又有着與之前的不一樣。奇怪……感覺……怪怪的……算了,不想了。「家榮……」看着看我看呆了的家榮,一股女性的自豪感充盈着我的胸腔。我正要打趣他幾句,可誰知他一把抱住了我,大大的嘴唇一下子印上我的嬌唇,我被他吻得無法唿吸了!家榮已經不滿足於嘴巴對我的侵犯,他還……他還把他的手伸進了我的……那裏!「不要……不要……」我迷濛的扭着我的腰肢,絞動着我的雙腿。「胡小姐,胡小姐?」「嗯……啊」看着家榮疑惑着帶着關懷的目光,我一下子驚醒了過來!此時的我正在無意識的微張着嘴,粉紅的小舌尖舔着我的下唇,霧蒙蒙的雙眼氤氲着陣陣水汽,而我的雙腿,就這麼的絞動着,我的小嘴裏,甚至……發出了陣陣呻吟!天哪,我怎麼這個樣子!!羞紅迅速侵佔了我的肌膚,從我嬌嫩的臉龐一直到我的粉頸,我像個小女孩一樣低下了頭,不敢去接觸家榮那善意的目光,我像只被烤熟的蝦子一樣,大腿甚至抖動了起來!濕……更濕了!「嗯啊……」我雙腿一軟,一下子撲到了家榮懷裏.當我的腦袋不再那麼亂時,我感到陣陣男性的氣息迎面而來,濕熱的空氣一直噴進我的嘴裏!「胡……胡小姐?咕咚!」「我……腿麻了,不好意思。」我慌忙站了起來,一邊解釋着,一邊揉着自己酸軟的小腿,然後順勢理了理自己的頭髮,掩蓋住自己羞紅的甚至散發着情慾的臉頰.好熱……好想……不行!當我好不容易從幻想中掙脱開來時,家榮也恢復了往常的平靜,我們終於像一對正常的醫患一樣,開始了對我的診療。「胡小姐,根據上次的初步診斷,你的內分泌有些紊亂,所以上回給你開了些藥。」「那我……我是不是病了?」我急切的問道。、「也不能説是病,只是要花一段時間來調理。另外……你是不是很長時間沒有和你的先生……有夫妻生活了?」我先是一怔,繼而臉上是深深的痛楚,我緊緊的咬着下唇。看到我的樣子,家榮一陣恍然,隨後緊皺眉頭冥思苦想。「嗯……鑑於你現在的情況,我向你推薦一款我這裏的特殊治療方法,由於這樣的方案我們不經常推出,所以……你需要籤訂一份承諾書,你放心,我們的承諾書不會有任何不利於你的地方,只是確保治療能繼續下去的一種保險手段。」

説完,家榮拿出了一份類似合同的東西遞給滿腹狐疑的我。我快速瀏覽一遍後,確實沒發現對我不利的地方,想到上次他對我治療的過程,尤其是他那雙酷似老公的眼眸,讓我潛意識裏不禁生出了幾分親切,我願意相信他是不會害我的,老公……一想到這裏,我鼻子一酸,不由得想放聲大哭!

「那麼,請你像上次一樣換好衣服,我們今天就開始對你的治療。」脱掉自己的衣服,看着自己一對豐滿的豪乳,我不禁有些黯然。這麼美好的嬌軀……為什麼沒人來想用呢?脱掉自己的內褲,一股黏黏稠稠的乳白色液體連着我的陰部,我不停的拉扯着,終於,在我的內褲完全脱掉時,淫水,斷掉了。我……好……熱!聞着自己的下體不停散發出的雌性荷爾蒙和我下體力那獨特的騷味,我的腦袋刺激的昏昏煳煳的,又是一股浪水從我的下體力噴出來!「噗嗤……」要死了~~~~今天怎麼……這麼濕呀!我換上了上次就診時的衣服,雖然它的樣子和上次一樣,可我總覺得哪裏透着一股相當的不對勁。看着自己拿似乎裂衣而出的雙乳,直到腰部都特別纖細的腰圍,下擺的地方好像……似乎……短了一點.是呀,我今天的病服,好像比上次小了一號!今天,真是特別的奇怪!這種奇怪的感覺,就像一潭深泉,從我走進就診室時就包圍着我。今天……上次,對了,上次在病房裏的女護士,今天沒看到呀!上次有另一個女護士,我也沒有別太多的尷尬,這次就我和家榮獨處一室,我是這麼的年輕漂亮,而他是負責檢查我身體的醫生,他要是有什麼邪念的話……我該怎麼辦呢?我緊緊的咬着下唇,唿吸開始急促了起來。他要是要用強的話,我一個弱女子能擋得住嗎?他如果要進來……我……我讓不讓他……進來呢!!他要是……要是……我……哦……哦~~~~~「嗯啊~~~~~」又是一股騷水,直接噴到了我新換的病服上!可惡,今天怎麼……這麼的…

…敏感?!他要是強行進來,怎麼辦,怎麼辦?那滾燙的熱度,那剛中帶韌的觸感,那蝕骨銷魂的感覺……光是想想,就要……就要那個了呢!「呸,騷妮子……瞎想什麼呢,不過就是個婦科男醫罷了,我……我……不怕……的。「

一想到那些令人眩暈的感覺,我的小臉不禁一陣羞紅,暗暗鄙視了一下自己的淫蕩,然後不停的,不停的給自己打着氣。是呀,不過就是個男醫生,至於這樣如臨大敵嗎?我不禁暗暗鬆了口氣,穿着這身略顯緊緻的病服,從換衣室裏出去。就在我要擰開把手的一瞬間,我還是不由自主的想着那個問題.如果……如果他要那個我的話……我是答應呢,還是不答應呢?懷裏好像揣着一隻小兔子一樣的走進就診室,家榮看到我的目光明顯一震,我害羞的立即用雙手緊緊護住我的胸部,可本來我的胸部就是被遮住的,被我這麼用力的一擠壓,本來就唿之欲出的豪乳更是被我擠得變形了,反而顯得我更是誘人!「你……

別看,轉過去!「我本能的向家榮叫去。「呃……可我是醫生呀……」家榮不由得苦笑道。「是呀,可是……對怪你,誰叫你拿這麼小的衣服!」我不由得恨得牙根直癢,嬌嗔着跺了下腳,我的一對豪乳好像波浪一樣晃了一晃,家榮的眼睛更是直了!「哎呀!色家榮!!」我連忙飛快的跑到蓮子後面,心裏甚至生出一絲悔意。家榮勸了我好半天后,我才扭扭捏捏的走到治療牀前,坐在了他的面前感受着病服對我敏感乳頭的摩擦,已經塗抹了一層淫水的赤裸陰部甚至帶給我一絲的涼意,我不禁吞了一大口香唾,胸口劇烈的起伏着!「不要緊張,放鬆……放鬆……」聽着家榮帶着磁性的低沈嗓音,聞着香爐裏散發出的陣陣幽香,看着家榮那雙酷似老公的眼眸,我漸漸平復了下來。老公……你在我身邊,就好了。「胡小姐,還是像上次那樣,先從胸部開始檢查,胸部這裏主要是檢查是否有患乳腺癌以及腫瘤的可能……」家榮一邊説着,一邊輕柔的幫我褪下病服,瞬間,我那挺翹的豪乳,就這麼赤裸裸的出現在了家榮面前!「嗯~~~~」又一次,我的這雙豪乳,展現在了同一個陌生男子面前!家榮認真的看着我的乳房,先在我的乳房下緣掂一掂,還在我的乳肉上按了一按,感受足着家榮雙手上穿來的熱力,我不由自主的嬌吟了一聲!「嗯,沒有出現硬塊……」接着,家榮那靈巧的手指,在我敏感的粉紅色小乳頭附近輕輕的轉動着,範圍覆蓋了我的整個乳暈,我的豪乳因為動情而染上了一層充滿性福的緋紅色!「嘶~~~~!」感受着家榮富有技巧的手指,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隨後我意識到現在是在接受治療,立即用我嬌豔的紅唇咬住了我捂上來的手指,我那修長的睫毛,也性感的在那裏不停的翕動着。濕……又濕了!「唔嗯!!!!」當家榮的右手捏住了我性感的粉紅乳頭時,本來就雙眼迷濛暗自享受的我再也受不住這種強烈的性刺激,伸長了我嬌嫩粉紅的脖頸,一聲呻吟從我緊緊捂住的小手中流淌出來,同時噗嗤一聲,一陣強烈的水流從我的陰部大力的射了出來,直接噴到了對面的家榮身上,一股子騷味立即充盈着整個房間.而就在我委頓的靠在牆壁上時,一對乳白的水線從我的乳頭上噴發出來,一股子淡淡的奶腥味混合着之前的騷味,不停的忘我的鼻腔裏鉆呀,鉆呀。我迷濛的看着被我射了一臉乳汁和一股淫水的家榮,我羞恥的渾身好像要燃燒了起來!我恨不得立即找一個地縫鉆進地裏,可我現在真是一絲一毫的力氣也沒有了,小腹不停的抽搐着,我那不知羞恥的陰部依舊小口小口的吐露着絲絲黏黏的液體.(待續)

艾爾梅瑞金幣+9感謝分享,論壇有您更精彩!

小Loli的受精治疗(上)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