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 小説】不一樣的另類人生15-17章監獄、女同、商場

��:YZSNXYF

前文:thread-9208911-1-1.html

十五章新朋友

清晨徐穎被帶到操場上,此時操場上已經有密密麻麻幾十人,幾輛囚車已經

在旁邊停好,周圍都是荷槍實彈的武警,在場的人沒有人敢動一步。徐穎看看周

圍停放的車輛,分別來自幾個監獄,此時她心中又升起了一絲希望,就是希望自

己不要被分到那輛標有第三女子監獄的車上,但是很快她的希望又破滅了。

車緩緩的開動了,走位坐滿了一同押送的犯人,徐穎不敢抬頭,生怕看到她

熟悉的面孔,車子很快開進了C市第三女子監獄,徐穎下車後頭低的更低了,而

此時已經有獄警注意到這個同事了。

一個年輕的女獄警走了過來,輕聲對徐穎説:「姐姐,你的事我們已經都知

道了,有些事兒過去的就過去吧,誰也改變不了什麼,最主要的,你現在還活着

不是」徐穎看着她流露出感謝的表情那個年輕獄警又説:「好了,就先這樣」隨

即離開。之後新收的犯人被陸續辦理手續,徐穎也在其中,再也沒有任何特別。

通過窗户我們看到新收犯到了,為了他們我們忙碌了整整一周,等一會兒給

她們理完髮我們這個月就有可以休息幾天了,想休息我們心中就不停的竊喜。之

後我們來到倉庫,拿了60件囚服,一共30個新收犯,每人兩件,為了避免號

碼出現差錯我們多拿了20件,裝滿了一輛手推車,另一輛手推車裝了40雙女

工鞋,隨即將車推到了行政樓的換衣間,這裏其實就是大澡堂子,外面是我們每

個犯人的置物櫃,犯人進來要脱掉身上的所有衣物,放進置物櫃,由管教檢查後

鎖好,之後犯人們會被安排洗澡,這時候我們進去將囚服放到凳子上,管教提供

給我們她們的姓名標籤,我們分別貼好,他們出來之後自己找到自己天有自己名

字的穿好就好,之後挨個理髮就完成任務。

整理完成之後新收犯的手續也辦理完成了,已經開始洗澡了,我們從管教手

裏拿過名冊,我負責念,李麗負責寫和粘紙條,肖婷婷負責選擇對號的囚服,念

着念着,突然,我看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名字,停了下來。

李麗看我停下來疑惑問:「怎麼了,有字兒不認識啦」

我回答「沒,可能是重名吧,這裏面有個叫徐穎的」

李麗跟肖婷婷也愣了同事説「這麼巧不會吧」,因為我們在監獄這時候並不

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對徐家的倒台我們也是毫不知情。我説:「恩應該是重名」。

等所有囚服都分完之後我們被安排在門口等候,管教這時候命令她們出來,

等所有人把囚服都換好後管教走出來叫我們説進去為她們理髮。因為不是每個犯

人都是長發,所以,我們進去的時候需要大約掃一眼,短髮的就跳過了,衣服相

同的衣服加上我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看他們的頭髮上,根本就沒注意誰是誰。

而李麗與肖婷婷則愣住了我説:「走吧趕緊幹完了,咱們今天就休息了」,

我拉了拉李麗可是她沒有動,我順着她的目光看過去,天啊,那個人不是重名,

而真的是那位讓我們吃緊苦頭的,徐穎徐管教。

此時管教走過來説,「新來的叫徐穎,涉嫌在監獄當管教期間職務犯罪,判

無期」她故意放大聲音讓所有犯人都聽到,也是為我們出一口氣。

「趕緊去吧,我看了這裏面沒幾個長發的,今天又便宜你們三個了」,我們

應了一聲便分頭行動,將犯人的頭髮剪短,徐穎也是長發,可是我們三個人都刻

意的繞過她,最後,只剩她一個了,我看了看李麗跟肖婷婷,肖婷婷示意她來,

可是李麗擋住了肖婷婷,走了過去。再看此時的徐穎身穿藍色囚服,在也沒有了

當時那種盛氣凌人的樣子,低着頭,李麗走到她身後説,把頭髮鬆開,徐穎木訥

抬頭看向了李麗,默默的將辮子鬆開,李麗拿住剪刀,三兩下就將她的辮子減下

來,之後故意將她的頭髮剪得很短,剪了一個鍋蓋頭。臨走的時候在她耳邊小聲

的説了一聲,賤人你也有今天。隨後管教示意我們可以回去,管教則帶着那些犯

人門去照相錄指紋,隨後分配到各個監區。

因為我們監房只有三個人所以這次應該能夠分一個新犯進來,我們坐在那裏

等待着新朋友的到來,新成員也能夠充實我們的力量,讓我們的工作更加的輕鬆。

一會兒管教打開門,説:「進去」

我們一起看向門口,天呀。這個人竟讓是徐穎。

管教對徐穎説,「自我介紹」,這個對徐穎來説真是不難,只不過這次是角

色互換,「報告罪犯徐穎,服刑編號1- 332- 4因犯職務犯罪被判無期徒刑」

徐穎流利的説道「好了進去吧」管教説完從後面輕推了一下她。

「你們好好教教她規矩」説罷轉身離開,管教走之後我們誰也沒有搭理徐穎

只是繼續聊着天,她只是一個人默默地整理着自己內務,一言不發。

一會兒,肖婷婷先對徐穎開火「新來的你叫什麼名字」,這顯然是明知故問

徐穎小聲的回答「徐穎」

「那你以前是幹什麼工作的啊」肖婷婷繼續逼問

徐穎憋紅了臉,低着頭不語,「問你話呢」肖婷婷拉高音量説

「我以前是這所監獄的獄警」徐穎低着頭小聲的説

「哦這樣啊,那你現在是什麼啊」?

徐穎説:「我現在是這所監獄的服刑人員」

「是啥」肖婷婷繼續拉高音量問

徐穎知道這是在幫我報仇,也知道今天是摘在這裏了

隨即回答:「我是女囚」

「恩很好覺悟很好,以後由我們幫你好好改造改造」肖婷婷得意看了我與李

麗一眼做了個OK的手勢,我則向她攤開兩手做了個無奈的手勢。

此時李麗走到她身邊説:「賤人你們也有今天」

徐穎聽了一激靈,抬頭直勾勾的看着李麗。我也不太明白為什麼李麗對她説

這樣的話,就算是之前找過我們麻煩也不至於如此不顧斯文的破口大罵。更重要

的李麗説的是你們,而不是你。難道他還有同黨參與了蹂躪我們,並且她的同黨

也在這次新收犯之列?不管那麼多了有黑臉就得有紅臉要不她在想不開自殺我們

也會被牽連,自殺可是一票否決,所以為了自己也得扮一次紅臉。

我走到徐穎身邊説:「都少説兩句吧」

之後罷邊幫她整理牀褥邊説:「之前你跟她們有什麼恩怨我不知道,但是你

跟我的恩怨就此了結,畢竟你也受到了應得的懲罰」,徐穎聽完這話用感激的眼

光看着我。

突然一邊的李麗則插嘴道:「是啊,我跟她的恩怨看樣子是了解不了了,我

恨不得她馬上死,她們所有人都應該死」

文雅的李麗今天自從徐穎出現後接連説出這樣的話,讓我十分震驚,傻子都

能想到,她跟徐穎的恩怨絕對不是監獄那點事兒。

這時徐穎也不再沉默頂撞道:「是我們是應該死,事實也如此,除了我之外

該死的都死了,本想苟延饞喘的活着,卻想不到被投送到這所工作過得監獄服刑,

更想不到被分到你們監房,早知道我還不如讓一顆子彈了結算了」。

李麗看她敢頂嘴火氣更大了喊到:「那你為什麼不去,你們徐家的人都死了,

為什麼你還要活着,有沒有點骨氣」~ !

徐穎冷笑一聲反問道:「你跟你女兒還不跟我一樣,為保命,鋃鐺入獄,寧

願做人家階下囚」

李麗反駁説:「我們到希望死,還不是你們徐家的傑作,讓我們在這裏受折

磨你要想死現在也不晚,我們權當沒看見,不就是一年不減刑麼」説罷,上牀把

頭蒙在被窩,不時發出抽泣的聲音。

看到此時的徐穎情緒也非常激動,若她真想不開做出過激的事情就不好説了。

沒辦法,我只好找到管教,匯報了情況,管教嘆了一口氣説:「這也是沒辦

法的,誰讓他們家造孽太深,本來這個罪不應該徐穎來贖的,但是,他是他們家

最小的,也是距離鬥爭風口最遠的,她算是倖存者,所以,她只能給死人贖罪」

我問道:「那她們跟程家有什麼衝突麼」?

衝突?管教看看了我説:「徐家基本滅了程家的門,而程曉飛,李麗則是徐

家一手投進監獄的,其實,程曉飛還小或許能夠跳過此劫,但李麗則是必死,可

能是徐家太過自信了吧」

聽完管教的話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李麗看到徐穎就失態了,但説白了,他們

是兩家鬥爭後兩敗俱傷的產物,都是非常可悲的人物。與他們相比我算是幸運的,

至少我還有可以寄託的母親弟弟,而她們則非常孤獨。老天雖然給我了一個不一

樣的人生,失去自由,但是,擁有了李麗,拯救了一個家庭,一切都值得。

管教隨後又説:「這樣吧為了避免他們再次衝突,你帶她去隔壁的監房,先

住幾天,等她們情緒穩定之後,在回來」,我應了一聲便離開。

我走到李麗的牀邊,把輩子掀開,李麗此時正在趴在那裏愣神,眼睛已經腫

了。我又看了一眼肖婷婷,肖婷婷馬上領會,走到徐穎身邊説:「走跟我去洗衣

服去」,説罷拿了一筐我們換洗的囚服。徐穎,此時也非常想找個藉口離開這裏,

正好肖婷婷提出要求,便借坡下驢,跟肖婷婷一起出去了。我跟李麗一起趴在枕

頭上,我看着她,她卻不看我,顯然是在跟我置氣。

我親了一下她的臉蛋,趴在李麗的耳邊輕輕的説:「怎麼姐姐怎麼不理妹妹

了」邊説邊把把李麗的臉搬過來,之後強行吻她

「呀~ !這是在監房,大白天的」李麗驚訝了一聲,隨即推開我,指了指牆

角的監控。

我坐起來做了個攤開雙手的動作説:「無所謂啦,大不了牢底坐穿,反正有

你陪我呢」

説罷繼續搬住她的臉繼續吻她,開始李麗掙扎,我直接在嘴裏咬住了她的舌

李麗疼了一下發出了嗚嗚的聲音,隨即我強烈的攻勢下終於投降了,她開始

迎合我,而我此時並不想止步於此,開始將手遊走在她的全身,最後定位在了私

處,李麗一哆嗦,馬上又推開我。我看出來她還是對牆角的監控有所忌諱。

我將上衣脱下來一把將衣服拋到監控上隨即説:「沒事兒了,擋上了」

李麗用驚愕的表情看着我説:「你瘋啦,這讓管教看到,還了得……唔……」

還沒等她説完,我就用嘴封住了她的下半句。

我用我的「龍抓手」揉捏着她的全身,最後用近日來練的駕輕就熟的「二指

禪」不停的刺激她的私處。

啊……李麗一聲長哼後抽搐的鬆軟了下來。

完事兒之後,我對喘着氣的李麗説:「剛才管教都已經跟我説了你們的事兒

李麗撅着嘴委屈的對我説:「那你還幫他説話」

我回答:「沒有啊,寶貝兒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李麗斜了我一眼説:「叫誰寶貝呢,叫阿姨」。

我又把她摟過來,邊刺激她邊問「是不是寶貝」

李麗一會兒就受不了了,回答「恩恩我是你的寶貝兒,快饒了寶貝吧,好舒

服啊,你的技術越來越高了」

我嘿嘿的笑了一聲説:「管教為了不讓你們產生更大的衝突,所以我這幾天

先帶她去隔壁的監房」

李麗想了想點頭説:「恩這也是不錯的辦法,要讓我天天看到她,我非得抑

鬱了不可」

我親了她一口説:「你有我還能抑鬱啊」,李麗咬了我一口説「別玩野了」

我衝她嘿嘿的點點頭。

聊完之後我去水房找到徐穎,此時她正被肖婷婷批,手忙腳亂的洗着囚服,

看她那樣估計一輩子都沒用手洗過一件衣服,對於她來説用洗衣機已經算是高強

度體力勞動了。

我走向前對着肖婷婷説:「得了,肖婷婷你洗吧,估計她洗完都明天早起了」,

肖婷婷知道我們完事兒了,撇着嘴説:「你就欺負我吧,我一會兒找李麗告狀去」,

我説:「去趕緊去」。

因為現在是冬天,所以水非常涼,我看徐穎那雙細嫩的手已經被凍得通紅。

「你先跟我走,不要在碰水了,手上的肥皂沫也不要再用涼水衝了」我對徐

徐穎此時很聽話搭着手跟着我,我打開了隔壁監房的門,徐穎疑惑的看着我

説:「走錯了吧」,我説:「沒錯,這幾天你先跟我住這裏」

徐穎如釋重負的點點頭,因為至少這幾天不需要再看到李麗。隨後我拿了一

個洗臉盆去外面接了半盆涼水之後加了些熱水,攪和攪和感覺温度差不多了,拿

了一條板凳將水盆放上,端到徐穎邊,輕輕的拿住她的手,慢慢的放進水裏,邊

放邊問「燙不」

徐穎回答「不燙」

之後我輕輕的揉捏她的手幫她活血,避免出現凍傷邊洗邊問「你一點活兒都

沒幹過麼,那水能直接洗衣服麼」?

徐穎沒有説話,我又説:「下次再洗衣服,監區最邊上就是水房,接兩壺熱

水,再洗,監獄水不要錢,這些你當管教的時候不會都不知道吧,難道你就是專

門被派來整我們的,其餘什麼事兒也不管麼」,哎,我嘆了口氣。

「既然進來了,就要忘記過去了,適應新的生活,該忘的就忘了吧,一直銘

記不該銘記的仇恨,不是讓自己在未來這些年更痛苦麼」我安慰她説我依舊幫她

搓着手,因為我是蹲着,她是坐着所以我一直沒有往上看「其實你跟李麗的事兒

我是知道一點點的,都説冤家宜解不宜結,但是,你們家讓人家家破人亡,這仇

恨怎麼也不能一笑而過吧,當然,你也算是無辜的受害者,但是,想解開李麗的

心結,還得慢慢的來,更不要想什麼一死了之解決問題,那樣你什麼也解決不了,

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不是麼」我繼續對徐穎説。

此時我看她的手差不多了,站起來甩甩手説:「成了,應該緩解不少了,你

自己在搓搓吧」

我這時候在看徐穎低着頭,我問「怎麼了」?還疼?我接着有準備蹲下幫她

洗,這時候她突然撲到我的懷裏,大哭起來,我一時也手足無措,昔日盛氣凌人

的管教,雖然虎落平陽但也不至於轉變的這快吧。

徐穎不停的説:「對不起,你是好人,我不應該那麼欺負你」,我回答:

「沒事兒,你也是迫不得已,我始終都沒當回事兒」

徐穎又説:「自從家裏出事兒,就沒有人勸我這麼多,而你不僅沒有落井下

石還主動幫我,以前的人為了從我身上得到利益,都是捧着我,供着我,而我落

魄了那些人沒有一個人為我説一句話,甚至有人要至我死地」。

「都是過去的事兒了,該忘了就忘了吧,其實在這裏每天勞動改造,也能讓

我們想明白很多事」我安慰她道。

我扶她並排坐下,問徐穎:「你接下來想怎麼辦」

徐穎回答,「還能怎麼辦,我現在都這樣了,想翻盤基本是天方夜譚,現在

只能好好服刑爭取早日出獄從獲自由了」

我説:「這不就對了,你現在不已經有了新的目標了,那就堅強的活下去,

而李麗那邊我會想辦法讓她原諒你的,不過你可能要受一些委屈」

徐穎點點頭説,「什麼委屈我都不怕,因為現在能夠為他們贖罪的也只有我

一個人了」

我點了點頭,之後的幾天在我系統的了解下徐穎的身世,很快徐穎調到新收

大隊去訓練,我又回到了李麗的監房,這3個月中我不停的做着李麗的工作,在

我軟硬建施下最終李麗鬆了口,但拋出話,究竟原諒不原諒她就要看她回來的表

簫靜李麗的家庭私事篇

制服誘惑

幾分鐘後,李麗拉着我説:「跟姐姐上樓」

我用責備的語氣説:「不許沒大沒小,姐姐是我」

李麗嘿嘿的笑這説:「這話一會兒你再説」

在她的攙扶下我磕磕絆絆來到了樓上,李麗把門關上,把我放在她鋪好的地

鋪上,把我的眼罩摘了,此時我正對着鏡子,原來我穿的一件情趣制服,黑白條

紋胸前有幾個55556數字,頭上戴的也是黑白條紋圓通帽子,而李麗則穿了

一件情趣警服。

我看着她説:「咋的想當獄警啊」,李麗説「沒錯哦,今天我要好好管教管

教你這個不聽話的小囚犯」

我説:「嘿嘿那就來吧」

李麗説:「別着急我一點點的調教你」隨即她把我抱在懷裏之後吻了我幾下,

我剛要入戲她突然離開了,我伸着嘴示意還要,可是她卻不理我。

我不滿意的説:「怎麼不弄了」

李麗回答:「別着急」,説完起身往手上抹了一些乳白色的液體,看着我問:

「寶貝兒你知道這是什麼」我搖頭「這個是讓女人發情的東西,抹上立竿見影」

李麗興趣慢慢的對我説

我馬上説:「我不要,別給我摸」

李麗則沒有理我,拿出一把刮鬍刀説:「看你表現了」

我知道她要幹什麼祈求的問:「能不剔嗎」?

李麗笑着説:「把腿噼開要是傷到我寶貝的小嫩肉就不好了」,隨即三下兩

下的就把我那裏掛的乾乾淨淨,她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傑作

我説:「好了吧,我都聽話了,可以饒了我了吧」

李麗回答「當然了,我寶貝表現那麼好」

之後做出為難的表情看着塗在手上的藥膏説:「不過這個可是美國進口的,

這一點就幾百塊了,浪費了也不好」

突然李麗把她抹在了我的私處,因為我還噼着腿根本就沒時間反映。

此時李麗得意的説:「恩這下節約了」,我喊道:「你不講信用」,李麗只

又將藥膏抹勻,幾分鐘後,我發現我的那個位置特備的熱,在後來就是癢奇癢難

忍,我的唿吸越來越繼續,心跳越來越快此時將嘴貼到我耳邊説:「感覺怎麼樣」

我説:「癢給我撓撓」

「寶貝兒,都練了這麼久了,今天給姐姐展示下成果怎麼樣」李麗笑着對我

我撅着嘴説:「小奴,明白請主人驗收」

隨即李麗拿來化妝品,給我畫了一個燻黑裝,唇膏塗得則是最紅的,我對着

鏡子看着自己,驚唿道:「這也太妖豔了吧」

李麗笑着説:「你看哪個舞女越妖豔才越能夠吸引眼球不是的嗎?」

我沒有理她:「説開始吧」

李麗摁響音樂,我緩慢邁着模特步走到李麗身前蹲下,隨即緩緩站起,期間

不斷用手撫摸着李麗,待我全身站起來後,伸出舌頭緩慢的貼近李麗,從她的下

顎一寸一寸的吻着直至她的香唇。突然音樂的節奏的加快,我緩慢的離開李麗,

走向鋼管,一手輕撫鋼管,圍繞鋼管走起模特步,為了達到效果,我極力扭動屁

股,顯得無比嫵媚。

而此時李麗拿起小皮鞭,對着我的屁股輕輕的抽了幾下,我則更加用力的扭

動屁股迎合她抽打的節奏,張開紅唇,佯裝痛苦的樣子,就這樣轉了幾圈之後,

音樂再次改變節奏,李麗推到一邊,我開始在鋼管上展現各種舞姿,我將雙手抓

住鋼管的頂端,一用力雙腿借勢盤在鋼管上,隨即我鬆開一隻手,一條腿,做了

一個大字的動作,用腿部加上手部力量在鋼管上轉了起來。之後收回腿,繼續盤

在鋼管上,這次攀爬到最高點,之後雙腿加力攀住鋼管,隨即雙手離開,完成了

倒立動作。

因為這些非常耗費體力又不是專業的所以做完馬上順勢滑了下來,而此時李

麗已經戴上了那個「神器」,我明白她要幹什麼,我一手扶住鋼管,隨即將一隻

腿高抬過頭頂,整個人成了一個「一」字,私處在李麗面前暴露無遺。之後李麗

毫不控制,直接插入,因為力度很大,我站立不穩或者扶不住導致了我們如同發

條盒上的娃娃一樣一直轉圈,終於,我忍耐不住,大叫一聲癱軟到了地上……

簫靜李麗的情感篇

傍晚,夕陽西下,遠處海天相接,繁星點點,兩個穿着紫色長裙的女子,微

風吹輕輕吹起裙捎,拉着手,緩緩走到海灘上蜷着腿坐下,抬頭望着大海遠處航

船上的星星燈火。

此時從遠飄來「從來不曾忘記晚霞中的你,踏過青青草地夕陽在心裏,總是

有點傷心夢中沒有你……」的歌聲,這是楊鈺瑩的《晚霞中的紅蜻蜓》。

我看着李麗,李麗看着我,若隱若現的歌聲伴隨海風吹打我們發梢的聲音,

此情此景讓我們眼圈都有些濕潤。

「希望晚霞中的你我永遠在一起,一起踏過荊棘走完人生的旅途,願你我無

論現實夢中永不離」我看着李麗説。

李麗有些激動的説:「如果,我們在童話裏,我希望咱們走到故事的最後一

頁,如果,這是一個夢,我希望這個夢不會醒來」

我深吸了對着大海大聲的喊:「李麗我愛你,你願意讓我當你的媳婦嗎」

李麗聽完情緒有些激動對着大海大喊:「簫靜我也愛你,娶你是我的榮幸」

我又喊:「李麗無論什麼時候我都不會離開你,我會照顧你一輩子,你會永

遠愛我嗎」

李麗哽咽的大聲回答:「我會永遠愛你,直到死亡的那一天」

説完之後,她抱住我,深深了吻了我一口,我閉着眼留下幸福的淚水。

簫靜李麗的海水小屋締造商業帝國篇

幾個月過去了,靜和麗的海水小屋還是不温不火的運轉着,每個月的營業額

大約在40- 50萬,這幾個月算下來掙了大約不到200萬,最後剩下的加上

古爺的份子錢現在我們的固定資產已經將近500萬,而這樣的數字距離李麗的

目標還相差的太遠太遠。

而趙敏敏最能看出李麗的心思,她説:「李姐現在咱們這麼幹求安逸求穩定

是沒問題了」

李麗點點頭,隨後趙敏敏説:「由於咱們開了一個頭,現在成都很多花鳥魚

蟲都已經開始嘗試並有很多走入正軌的海水魚觀賞店,其實你看從這些日子的收

入來看,看似沒有變化,但仔細看就能發現,我們的賬面上在程顯下降趨勢,我

想咱們在不思變的話可能會被衝擊」

我急着問:「這可怎麼辦啊」

趙敏敏説:「有兩個辦法一是兼併他們而是消滅他們」

這話把我聽樂了,説:「你説很簡單啊,我們如何去兼併去消滅」

趙敏敏説,「這陣子我也走考察了下那些新開的店面,發現一個問題就是他

們基本都是在老店基礎上添置的海水,專業性不如咱們強,再者多數的店面都是

租的商鋪,租金比較多,而空間上有限,添置海水專區只能撤掉他們之前的一些

商品,所以這些對於他們的來説看似追風,但實際上他們在賭博,也就是説每天

她們從睜眼睛就是在賠錢,一定要用一天的時間吧成本掙回來,而咱們卻不同,

店面是咱們的,咱們賣一件就掙一件,論持久戰他們耗不過咱們」

碧峯冷哼一聲,隨即拿起地上散落的一把砍刀,撤了一條紗布,邊往手上纏

邊説:「看樣子,今天是難有善果了,不過請問這位兄弟大名,我們的罪了誰,

無論輸贏如何,讓我死個明白」

程子飛冷笑一聲説:「想死沒那麼容易?你死了我去哪裏找胡鶴去」

碧峯一聽這話差點氣樂了,自己跟胡鶴走南闖北,身手絕非善類,而程子飛

瘦小身體絕對是他的巨大劣勢,之所以那麼説只不過是滿身的江湖氣,謙虛罷了。

碧峯笑了笑,説:「既然,兄弟不願意報名,那隻好得罪了」

説罷一腳將腳下的凳子踢向程子飛,程子飛提劍將飛過來的板凳砍成兩半,

碧峯在踢飛凳子的同時一起身衝了過來,一刀噼像程子飛的面門,程子飛躲閃不

及,抄起劍鞘,啪的一聲劍鞘被砍得粉碎。程子飛被巨大的衝擊力擊退出幾步,

用驚訝的眼神看着他,自語道;真快。

碧峯又拿着砍刀向程子飛噼了過來,這次程子飛已經大約摸清了碧峯的實力,

輕鬆用劍擋了下,因為之前他不確定碧峯的力度,萬一此人神力,一擊將劍砍斷,

後果不堪設想,所以拿劍鞘抵擋住了第一擊。

碧峯看自己一擊不成,便連續砍擊,而程子飛則越來越從容的低檔來擊。行

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碧峯此時已經意識到了程子飛的實力絕非善類,看似兩個

人出招你來我往,攻守相當,但,碧峯明顯感覺自己處於下風,抓住空擋跳出程

子飛的出攻擊範圍,又從地上抄起一把方子雙手合擊,但雙持卻讓他露出了更多

的破綻,也耗費了非常多的體力,碧峯打越急,不一會兒額頭就出慢了汗,再看

此時程子飛已經能夠非常從容的接住碧峯的攻勢。

突然,程子飛跳出碧峯的攻擊範圍冷冷的説:「報上姓名」

碧峯做了個握拳的手勢:「碧峯」

程子飛眉毛一豎問,「就是你帶人,連砸李麗十幾家店,砍傷簫靜的」?

碧峯點點頭

程子飛瑤瑤頭嘆氣的説:「本以為碧峯是位高手,可是太讓我失望了」

碧峯並沒有在意程子飛的挑釁,只是問:「莫非你是李麗的人?」

「切,那種小角色,我怎麼會是她的人」程子飛又漏出那種不屑的表情,

碧峯迷惑的問:「那你為什麼」

此時程子飛低着頭狠狠的説:「得罪古爺的人必須死」……

陰暗的徐穎、程曉飛篇

劉輝漏出一飛噁心的樣子説:「公共汽車沒興趣,我怕染病」

程曉飛笑着回頭啪一個耳光,説:「人家都説你公共汽車,這裏面這麼髒」

劉雪瑩此時是人家刀俎上的魚肉,不敢反抗只好勉強的點點頭,又是一個耳

光,問你話呢?誰讓你點頭了~ !

「是我是公共汽車,誰都能上我」劉雪瑩回答。

哦你還有自知之明。哦看樣子你還有點不服啊,徐穎去吧水壺拿來,徐穎問

程曉飛説:「姐姐你拿水壺幹啥啊」

程曉飛説「你就拿吧」水壺拿來了,裏面盛滿了滿滿的涼白開,程曉飛對劉

雪瑩説:「喝了」

劉雪瑩疑問的看着她,程曉飛房高喝一聲:「喝了!了沒聽明白啊」

劉雪瑩已近折騰了一宿了此時也口渴難忍拿起水壺就開始喝,不一會兒就喝

飽了,不過還剩下半壺。

程曉飛接着説:「在不喝我們就灌了,告訴你一滴不許撒,要是撒了,讓你

下半生成殘廢」隨即看看徐穎,徐穎擺了擺手上的關節嘎嘎作響。

劉雪瑩一看這情況只好硬着頭皮往下喝,不一會都喝完了,程曉飛説不錯,

跟徐穎説去從咱們包裏面吧那個拿出來,徐穎頓時知道程曉飛讓她喝水的意圖,

不一會將一個貞操帶拿了過來,上面有兩個陽具,一個是插入私處,另外則是後

庭,值得一提的這個可以充氣,也就是説,插入後,有一個充氣裝置,可以完全

填充陰部,直至子宮,所以帶上這個,想排尿是不可能的。

=================================================

十六章徐穎的改變

3個月後徐穎受訓完畢,回到了我們監房,這三個月徐穎變化很大,在監獄

體質的訓練下再也沒有那種獄警或者富家女的氣質,成了一名完全服從的罪犯,

徐穎一進屋,我就迎了上去,説:「回來了」,徐穎立正回答,是。我説:「行

了這裏就不要拘謹了」徐穎這才放鬆下來,到了自己的牀邊開始整理內務,我衝

李麗使了眼色,李麗示意明白,沒有主動找茬,我走到徐穎的牀邊幫她整理,之

後又給了她幾個眼神,徐穎微微點頭,之後李麗跟肖婷婷出門打飯,我看了看徐

穎問道:「怎麼樣當犯人的感覺如何」

徐穎嘆了一口氣説「真的很不容易,比在警校學的規矩還要多」

我嘿嘿的笑了一聲囑咐徐穎:「一會兒李麗回來你多有點眼力價,她那邊我

已經説通了,之後就看你的表現了」,徐穎向我點點頭做了個握拳的姿勢。

不久之後李麗跟肖婷婷打飯回來,兩個人拎着兩個大桶還是有些吃力的,徐

穎看到之後馬上迎上去,説:「麗姐姐讓我來吧」,這時候我正盯着李麗,李麗

也看到了,漏出很無奈的表情,李麗把通給了她,她將桶放到位置,之後又幫着

我們盛飯,吃完飯之後看李麗準備去收拾餐具,徐穎馬上過去説:「麗姐姐我來

吧」,從李麗手中搶過餐具,自己去了水房,不一會所有的餐具都刷乾淨了。

下個月的新犯馬上就來了,但是數量不多,監獄只要求我們做20套囚服,

所以,任務不算重,正好能夠好好教教她。這回一個小車間的四個人算是配備齊

了。為了更加促進李麗跟徐穎的感情,我讓李麗當徐穎的師父,剛開始李麗不同

意,可是我又故技重施,她實在受不了我的攻勢,所以妥協了。

我們四個人來到車間,我對徐穎説:「現在李麗是你的師父,你要跟她好好

學知道麼」

徐穎立正大聲回答「是,我一定像麗姐姐好好學」

之後她走到李麗身旁説「麗姐姐,不。是師父教徒弟做工吧」

李麗沒有搭理她,只是示意跟她過去,李麗做到縫紉機上,而徐穎在旁邊看,

之後李麗讓徐穎拿了一些袖子什麼的,算是開口跟她説話了。隨後的幾天,徐穎

從做幫手到實踐上手的非常快。

我走過去跟徐穎「説,學的真快啊」

徐穎則看這李麗説,「沒有是師傅教的好」,李麗只是面無表情的幹着活,

但我能感覺到她聽這話很高興,隨後李麗又教了徐穎理髮,以及整理庫房,隨着

接觸時間的變長李麗對徐穎的態度也有了一些轉變,有時候李麗還主動跟我説,

她也是迫不得已,一類的話給自己找台階下。我自然也就順着她的台階走。而這

幾個月程曉飛音信越來越少,只知道她被分到重體力勞動的監區,時不時要去監

獄外接私活,李麗貌似已經早就忘記了這個女兒。

何歡被調到我們監獄當監獄長後我們以後的活動空間更大了。不過讓我們更

為吃驚的發生了,我跟李麗就被保外就醫2個月,跟徐穎肖婷婷告別的時候,他

們有些念念不舍,尤其是徐穎想對李麗説什麼但是沒有説,李麗示意明白。

之後我們跟何歡説,請不要她們分到別的監區,因為兩個月我們還要回來,

我們幾個人處的很好,何歡點點頭,説這不過這幾個月她們兩個就累了。出獄那

一天到了,我跟李麗被管教帶到了洗漱室,分別給我們打開箱子,我們換下囚服

換上了我來的時候的運動服,李麗也換好了衣服,我們把囚服放進置物櫃,鎖好

後,跟着管教走出了監區,這次沒有車送,都是用走的,走到大門口,管教像獄

警初始了幾張證件之後門打開了,我們拉着手走出了監獄的大門,為這短暫的自

由長唿一口氣

十七章李麗的奇思妙想

離開監獄,我看了看李麗説:「走吧跟我回家吧」

李麗説:「據我了解你家離這裏幾千公裏吧,再説你們那個小房子能擠得下

我啊」我想想也是,但又説:「那咱們不能去旅館住兩個月吧,咱們沒那麼多錢

李麗看着我笑一笑説:「跟我走吧,我現在雖然落魄但是落腳點還是有的」

我半信半疑的跟着她叫上一輛出租車,車在成都市中心的一個高檔小區停了

下來,隨即我跟着她進入了一棟小高層,坐電梯到了10層,李麗拿出鑰匙,打

開門,對我説:「到家了」我驚訝的看着李麗説:「你們家不是已經被……」

「一些不應該屬於我們的當然收走了,但是屬於我的他們是收不走的」李麗

邊關門邊説。

我進了屋子感嘆一聲,天呀好大啊,這間房子是複試結構,上下兩層,粗略

估計大約要有300平,再看家具雖然都已落上了厚厚的土,但依舊遮擋不住奢

此時李麗對我説:「傻站着幹啥呢,來開窗户,1年多沒回家了,在不通風

一會兒咱們都中毒了」我馬上跟她去開窗户,之後我們來了個大掃除,整整一上

午才將屋子打掃個差不多,隨後李麗打電話叫來物業,補齊了一年的水電等各種

在我收拾屋子的時候我發現房間牆上掛着他們一家三口的照片,桌子上擺滿

了程曉飛的寫真擺台,我認真的擦着每一個擺台,而此時李麗從我手裏把擺台搶

走,我疑惑的看着她,李麗邊看擺台邊嘆氣的説:「該忘的就都忘了吧,隨即扔

進了垃圾桶」

我上前阻止,邊將擺台從垃圾桶裏面拿了出來邊説:「為什麼這樣啊,她是

你的女兒啊」

李麗則説:「回不去的過去留着豈不是會讓自己時刻痛苦,我們只有2個月

的時間,也許以後再也不會回來了,何必每天面對痛苦呢」我微微點點頭,隨後

我們一起將所有的照片全部處理掉了,記憶是刪除了但是屋子也空曠了很多,顯

得沒有活力了。李麗也覺得不對勁,感覺少了點什麼。

我説:「不行去買點風景畫什麼的吧,不過我可沒有錢啊」

李麗笑着將一張存摺拋到我手裏,我打開一看,一串零,我開始數個十百千

萬十萬百萬天啊900萬~ !我看着李麗驚訝的説不出話。

「我不是説了嗎,是我的別人拿不走,我想看樣子我們這兩個月過得應該不

會拘謹了」李麗攤攤手説我説,「土豪那我就跟你混了」隨即又説:「走吧去買

點風景畫什麼的吧,順便吃個飯吧,我餓死了」

李麗想了想説:「還是不要擺風景畫了」

我點頭説:「恩,還是不要浪費了」

「不如擺咱們兩個人的寫真」李麗突然建議,我説:「不好吧這畢竟是你的

家,擺你的還好,擺我的不合適吧」

李麗不悦的説:「你都是我的了,有什麼不合適的」看李麗這樣説我就沒有

在拒絕。隨即李麗給她一個攝影朋友打電話,約好時間後,我們就下樓吃飯。

樓下,我撓着頭自言自語道:「去哪兒吃呢」,李麗看我為難的樣子笑着對

我説:「走咱們找一家好點的地方,犒勞犒勞這兩年來辛苦的胃」

我表示贊成,因為兩年的牢飯確實讓我吃的有些反胃,隨即我問,「遠麼」

「不太近」李麗回答我説:「那成我去叫出租」

她拉住我出一把車鑰匙説:「走到家了還用打車」

之前李麗給我太多的驚喜,此時就算她拿坦克我都已經不覺得稀奇了,我隨

她走停車場,李麗打開了車庫門,裏面停放着一輛嶄新金黃色大眾轎車,上車,

點火掛檔油門李麗嫺熟的將車開走。不過一會兒,我們來到了C市大酒店,點了

幾個菜,面對盛豐美味的佳餚,我與李麗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頓,全無斯文,周圍

的人像我們投來了驚異的目光,她們怎麼也不會理解為什麼兩個斯文美女卻如此

狼吞虎咽的吃着東西,此刻我也感覺到富人的生活是多麼的好。也體會到了李麗

程曉飛徐穎從天上掉到地下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飯後,我與李麗驅車前往她預定的那家照相館,單純這從門面裝修上來看,

就知道這裏絕非一般人能夠消費的起的地方,我跟着李麗進去之後,發現裏面的

裝修更是豪華,如進入宮殿一般,如此奢華讓我心中暗驚。

我們剛到前台,一個278歲的女孩向着李麗迎上來,開口便問:「怎麼的

李姐,如此閒情雅致,不去洗塵來照相」

李麗斜了她一眼道:「家裏照片都沒了面少了一些活力」

隨即那位女孩伸出手對我説:「你好,我是這家照相管的老闆我叫苗菲菲」

「你好,我叫蕭靜」我邊跟她握手邊介紹自己苗菲菲接着對我説:「我們這

個照相館能夠有今天多虧了李姐多年的照顧」面對這些我聽不太明白的話我只能

一直衝他點頭微笑示意我明白,而苗菲菲也在一直注意我,她實在想不明白,李

麗怎麼會帶一個小孩來照寫真,甚至進門的差點把我誤認為程曉飛。

苗菲菲把我們引導沙發坐下,沏了幾杯茶,開始對我們問東問西,而李麗則

是越來越不耐煩,最後沒好氣的説:「別廢話了,我們是來照相的不是來聊天的」

苗菲菲做出了一副無奈的表情説:「好嘞,那麼着急送錢,我就成全你」隨

即苗菲菲拿來一個平板,上面標註着各種類型的攝影,李麗接過平板不停的翻。

幾分鐘後苗菲菲乾脆直接説道「李姐你也甭翻了,你就説你想照什麼吧」

李麗試探性的問:「我要什麼你都照出來麼」?

「你能説得我們都能辦得到」苗菲菲自信的回答道我對他們所説的什麼寫真

套餐毫無興趣,最後乾脆去休息區玩起了電腦。突然苗菲菲大喊「李姐別鬧,你

這是那我開涮啊」突如其來的一聲嚇了我一激靈,隨即將目光轉移到了她們兩個

只見李麗依舊很平靜,她對苗菲菲説:「沒開玩笑,我就要那麼照」。

看到苗菲菲一驚一乍的問着李麗,我忍不住好奇走了過去,看看李麗究竟説

了什,驚呆了這位老闆小夥伴。我走到李麗身後問李姐你又想出什麼鬼點子領驚

呆小夥伴了,當我走近,苗菲菲馬上將驚詫的目光投向了我,她看我的眼神就如

同看到了天外來客,我看氣氛不對,低着頭坐在了李麗身邊等他們在開口説話。

李麗突然開口説:「你就説能不能吧」,苗菲菲説:「沒問題,只要顧客提

出來的我們就照辦,不過你確定麼」?李麗點點頭。

「成,你們明天來吧,今天我得準備下」苗菲菲説。

李麗點頭回答「行,我們也需要回家洗個澡休息下」

隨即苗菲菲給李麗拿了一個選擇樣式的平板説交代到「回去自己研究,選好

樣式直接發給我,我提前準備」。隨即我們離開照相館在市場買了點菜驅車回家。

路上我問李麗「你剛才説啥了把那個老闆驚訝成那個樣子」

李麗看着我笑者説:「回家我在跟你解釋」,因為就是個照相,在怎麼也不

能出太大的花樣,索性也就不問了。到家後我們洗個澡,軟軟的牀加上絲滑的雲

絲被放鬆的心情讓我們依偎着很快就睡着了,等再睜開眼外面已經黑了,李麗拿

起手機一看5個未接來電,全是苗菲菲打來的,隨即拿起電話回了過去,電話裏

苗菲菲不悦的説「怎麼不接電話啊,都找你很久了」

李麗懶洋洋的説:「睡着了,沒聽到」

苗菲菲説問道:「你照片樣式準備的怎麼樣了」,「晚上給你」李麗簡單回

答一聲便放下電話拿來那個平板,劃了幾下,將菜單停留在婚紗照那一欄。

隨即問:「你看這套咋樣」

我一看是婚紗照,興趣平平的回答:「你照着個也行,不過跟誰啊,哪兒有

婚紗照一個人照的」。

李麗看着我説:「跟你啊要不我跟誰」

「別鬧哪裏有兩個女的照婚紗照的!一個穿婚紗一個伴新郎,那不得奇怪死」

我有些責備的説道「又沒説讓你穿西服,咱們都穿婚紗」李麗解釋突然我哦

了一聲説道:「你剛才就是因為這個讓驚呆的老闆吧」

李麗點點頭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説:「是啊,大驚小怪」説罷繼續翻着看

婚紗樣品,我則靠着她,看她一件件的翻看,那些婚紗實在太吸引人了,如果能

夠穿上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之後我略有疑慮的問「這樣不好吧,兩個女的穿着婚紗做着情侶們親密的姿

勢,多奇怪啊」

李麗面帶不悦的説:「你是我的,咱們就是情侶,有什麼奇怪的」李麗這麼

一説徹底打消我的顧慮,我只是點點頭,繼續跟她參考着照相的樣式,最後,選

了幾套婚紗,定下幾個室內場景便傳給苗菲菲了,很快苗菲菲回了一個ok的表

情。之後李麗下牀做飯,我發現李麗做飯的水平非常高,口味很多都類似於飯店,

這樣的人間尤物,哪個男人不想擁有呢?

第二天我們很早就去了照相館,苗菲菲已經做到了沙發上等着我們,看我們

到了還是昨天那副嘻嘻哈哈沒有正行的樣子迎了上來,邊走邊説:「你們牌子真

是大。用專門的團隊給你們拍攝,我都親自上陣了」李麗只是笑了笑苗菲菲看着

李麗小心的問了一句:「李姐你確定這樣照」,「別廢話,趕緊給我們安排」李

麗回答。

説罷,苗菲菲叫來了助理和化妝師領着我們進了攝影棚,攝影棚裏面依舊是

奢華的裝修,再看工作人員已經全部就位等候。苗麗麗指了指換衣間説:「去吧,

所有的衣服都已經準備好了,你們研究下是怎麼照,反正都是婚紗,也不需要怎

麼搭配,看着怎麼和諧怎麼來」

李麗點點頭,隨後拉着我進了換衣間,換衣間裏面的燈光略微暗了一些,我

們選好的婚紗都已經掛到了置物架上面,牆角是一排梳妝枱,顯然今天這裏很清

靜,一定是閉門謝客了。再看那些婚紗要比我們在照片上展示的漂亮的多。這時

候苗菲菲進來了説「是你們自己穿還是我幫你們」

李麗説:「你幫下吧,小靜估計是第一次穿」,我點點頭,我做夢也沒想到

我的婚紗照竟然是如此拍攝,這也許就是命,我命中注定,我過不了正常人的生

活。第一套我們兩個選擇了兩件白色低胸樣式完全一樣的,穿好後,苗菲菲叫化

妝師進來給我們化妝,苗菲菲説:「李姐,這是我們這裏的兩個招牌化妝師,夠

意思吧」李麗也不搭茬,隨口説:「你開的價格也夠意思了」

苗菲菲掘着嘴説:「李姐你看你這要求加這陣勢我已經給你相當大的優惠了」

「行啦行啦,我還不知道你」李麗不耐煩的説道,苗菲菲伸伸舌頭説:「主

要是李姐你也不缺這點錢不是的」

化妝師在李麗的臉上東一抹西一筆,李麗扭過頭説了聲切,苗菲菲看看表説:

「好了趕緊弄吧,要不今天弄不完了你明天還得來,到時候還得加價哦」。

我聽到要照一天隨口説:「天啊,照個相需要那麼多時間啊」

苗麗麗説:「可不是,不過一般的婚紗照都是取外景,你跟你」老公「不去

外面取景,所以用不了一天,表現好一上午就搞定了」,我聽她這麼説臉瞬間就

紅了低下頭,李麗瞪着苗菲菲説:「你就是狗嘴裏面吐不出象牙,怎麼地吧,羨

慕嫉妒恨」

苗菲菲説:「可不有這麼漂亮的」媳婦「誰不羨慕啊」

李麗説:「稀罕給你親一口,要不以後沒機會了」,苗菲菲知道李麗在將他

的軍,説:「我真親了你可別吃醋」,李麗示意隨便苗菲菲走過來對我説:「來

給姐姐親一口」

説罷就要親,我當然不能讓她親,下意識的躲開了。苗菲菲看我躲開攤着手

對李麗説:「你看不是我不親,是你家寶貝兒不讓」,李麗對我説「小靜讓她親,

我看她能囂張到什麼時候」,我剛一扭頭,突然苗菲菲就對着我的嘴來了一口,

我趕緊跳起來躲開,之後苗菲菲得意的看着李麗陶醉的説:「恩真香」,李麗斜

了她一眼,我臉唰的一下就紅了,看着李麗,李麗説:「沒事不用搭理她」。過

了一會兒我們兩個的妝都畫完了,我們穿着婚紗走出了化妝間,此時外面的工作

人員我跟李麗,露出驚訝的表情,苗菲菲也愣了,説了一句:「哎你們得讓多少

女人男人羨慕嫉妒恨啊」

苗菲菲又説,「怎麼樣你們兩個給我這裏當模特,每個月給你開工資怎麼樣」

李麗這時候不耐煩了説,「趕緊的,你這是戰術吧,拖到明天再加一天的錢

「成成成」苗菲菲連忙答應道,隨即拿起照相機,跟助理們説來開工啦。苗

菲菲讓我們擺出各種親暱的姿勢,整的我一陣陣的臉紅。

一會兒苗菲菲説:「來親一個」,我疑惑的看着苗菲菲,苗菲菲強調的説:

「親你」老公「嘴對嘴,拍完這個今天就收工啦」

我看了看李麗,李麗説:「來吧,那麼多姿勢都做了也不在乎這個了」,之

後我們按照苗菲菲的要求完成最後一組照片的拍攝。不過其中幾次我都被畫了濃

妝的李麗迷住了,而李麗也幾次入戲太深,旁若無人的吻我,在我的提醒下她才

意識自己失態,弄的工作人員臉一會兒青一會兒紅。終於,最後一套照完,我們

換好衣服卸了妝,回到了大廳的沙發上,李麗坐在沙發用手點着桌子打出嗒嗒嗒

的響聲,眼睛盯着那些婚紗,我則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苗菲菲則在擺弄着照相

機,一張張的翻閲剛才的作品。

突然李麗説,「這些婚紗你也別在用了我全要了」

苗菲菲驚詫的看着李麗帶着哭音説,「李姐我們是小本買賣,你不能讓我不

賺錢還賠幾套婚紗啊」

「我説的是買不是搶」李麗不悦的説道,苗菲菲稍微放鬆了下問:「李姐你

買這麼多婚紗幹啥啊」

李麗説:「我讓我寶貝兒沒事兒穿給我看行了吧」,他這話像是搪塞,但其

實真正的目的也的確是如此。

苗菲菲看着我説:「哎你真幸福啊,李姐要不你把我也收了吧」

李麗斜了她一眼説:「你我可看不上!趕緊的算賬」苗菲菲拿來計算器一邊

點嘴裏面念叨着這個費用那個費用

「別算了,你早就算好了我還不了解你,説數吧」李麗不耐煩的説苗菲菲調

皮的笑了笑:「説什麼也瞞不過李姐的眼睛,算上婚紗一共是22萬」

我聽到這個差點從沙發上掉下來,看着李麗,李麗衝我笑了笑,把一張卡拋

到苗菲菲面前,「密碼123456刷去吧」李麗向打發小孩子一樣對苗菲菲説

天啊,22萬連個唄都不打,這得掙多久啊。刷完卡,苗菲菲笑的更燦爛了隨我

們説「走吧李姐晚上我請你們吃飯」,李麗説「不用了,我們習慣從家裏面吃,

還有這個多久能出來,我們時間不多」

苗菲菲説:「3天我派人把婚紗跟相冊一起送到府上」,李麗點點頭。隨即

車上我問李麗,「22萬照像也太貴了吧,還有那些婚紗真的沒什麼用啊,

你不會真想讓我每天換着樣的給你穿吧」

李麗則回答:「咱們2個月的自由錢對於咱們來説沒啥意義,以後根本沒有

機會花,而買那些婚紗我不是説了嘛就是讓你穿給我看的」

前半句我聽得還算在理,後半句我差點把正在嘴裏喝的飲料吐出來,埋怨着

説道:「這成本也太高了吧,再説我也不能每天從家沒事兒穿婚紗玩不是」

李麗壞笑着看着我説:「我自有打算」。

三天後,照相館如約的把我們的照片送了過來,我跟李麗先把大的照片掛到

了原來掛照片的位置,隨後將我們的擺台放在桌子上,一番折騰之後感覺屋子裏

確實有了很多的活力了。那些照片如果將兩個女的分開絕對非常養眼,但是兩個

在一起還坐着那些親暱的動作就顯得有些奇怪了,至於婚紗,我們只是封存起來。

隨着假期結束的日子臨近,我們列了一張清單,辦完一件用筆劃掉一件,這

兩個月跟李麗的獨處,我們的愛情觀徹底發生了改變。終於,回監獄的日子到了,

我們早上將屋子收拾了一遍,然後用塑料布將家具什麼的都蓋上,念念不舍的帶

上了門,這次一走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來了。

不一样的另类人生15-17章监狱、女同、商场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