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 小説】慾海沉淪:一個換妻經歷者的良心懺悔- 第三九八章 被調教過的女人2

起初還不敢肯定,但現在我敢肯定,劉璐有意的,絕對是有意的。那個袖口有點大,她撓起的方式,加上這個位置,我剛好能透過袖口,看到裏面那件粉色的細繩,以及暴露在邊緣的粉嫩凸起。

感覺有人搬起塊大石,砸進了心中,碧波蕩漾,讓我心馳神搖,整個身體都有點搖晃,像是被電擊中般。

「這是在日本上學時刺的,當時流了血好疼呢,我還哭了。不過還真好看,你摸摸。」

我還沒回過神來,劉璐就主動握住我的手,搭到了那隻五顏六色,翩翩起舞的花蝴蝶上。

蝴蝶確實好看,色彩很濃重,栩栩如生。不過現在誰有心思去看那個,觸感細滑,像是撫在塊融化的浮冰上。我的目光順着手臂,慢慢向上,看到細白的脖頸,粉嫩,有些醉酒酡紅的圓臉蛋兒。

當對上劉璐那毫不退讓的迷醉眼神時,蠕動喉結,再也忍耐不住,丟下手中的酒杯,轉身撲了上去。她似乎早已準備好,毫無抵抗的任由我撲倒。

哪條短裙只堪堪擋住股溝,沒了外套,連白色底褲都有些暴露在外。毫不費力的翻起,不但輕易的掌控了大腿,連內側,臀部都盡人手中。設計的真TM太好了,日本的服飾,估計就是為方便這事而設計的。

喝了不少酒,加上她的刺激,我動作有點粗魯,似乎捏的她有點疼,偶爾會痛唿着躲避。不過已經被我壓在身下,還能躲到哪兒去。我看到她嘴角又絲笑意,像是設下陷阱,抓到俘虜時的勝利笑容。

我沒空去理會,現在我只想把她壓在身下,狠狠揉虐,鞭打,讓她知道,玩火很危險。有些急切,一手伸進小可愛,去探尋那讓人迷戀的山峯,一手去拉短裙。

上面的手順利越過山崖,翻過重重障礙,親密的接觸到山峯,站到了山崖的最高處。那突起的山巖雖然還沒看到,但已經讓我迷亂。

不過下面的手遇到些障礙,短裙的紐扣像是在後面,摸了半天也沒摸到,酒精讓人迷醉,讓人無法制止,我此刻就壓抑不住內心澎湃的激情。看到躺在身下的劉璐,感覺內心多年的渴望,終於快實現。低頭吻像那鮮紅的小嘴,她雙手環住我脖子,熱切的回應。

不得不説,劉璐的技巧很好,嘴唇厚薄適中,舌頭靈活,像條遊蛇,挑逗後又很快遊走,上前追尋,它四處躲避。等你想退縮,它又纏繞上來,讓你脱不開身,欲罷不能。

我被挑逗的更是精神振奮,上面的手懲罰似的狠狠捏住。劉璐疼的微皺眉頭,鼻息輕哼。不過卻毫不躲閃,還挺胸迎合。

這女人熱情的過火,讓男人流連忘返。我忘乎所以,肆意的品嘗她嘴裏的瓊漿,甘甜可口,還帶着點點酒香。不過她身上,卻有種我説不出來的味道,不像是香水,從沒聞過,觸到肌膚後才能聞到。

這種氣味讓我振奮,全身燥熱,血液流動加速,猜測或許是種讓男人興奮的體液。我很快失去所以意識,腦中只剩下慾望,熊熊燃燒的慾望,無邊無際,急待發泄。

甦醒的龍頭頂的褲子很難受,脱不下劉璐的短裙,我乾脆向上翻起,粗魯的伸手,一把將哪條阻隔着我們的小白布扯下。

噗嗤一聲,布條像是刮到敏感部位,劉璐細腰一顫,輕哼出聲。

我迫不及待的拉下褲鏈,掏出戰槍,欲提槍上陣。就在我對準門户,欲衝殺進去時,槍頭突然把一隻柔嫩的小手抓住。

我猶疑的望過去,劉璐笑道「這事不能太急,不然會失掉很多樂趣。」

都什麼時候了,還説這種話,我體內快着火般。她用行動給了我答案,柔媚的望着我,輕輕推我。或許是礙於她的眼神,也或許是好奇她想幹什麼,我居然真從她身上起來。

劉璐慢慢爬起來,在我的注視下,反手解開了褲頭上的紐扣,輕輕褪下了哪條礙事的短裙。漆黑,濃密,仙門隱匿其中,看的我口乾舌燥,更加狂熱。她毫不避讓的望着我,笑意盈盈的樣子,像是很享受我的注視,更有種在驕傲的展示,沉迷在我的炙熱目光中的感覺。

她脱衣服和很多女人不一樣,她全都是往下脱。那件小可愛被她寬起肩帶,慢慢從身上漂落,連那件粉紅胸罩也是。不過她的胸罩樣式很特別,是前扣式,紐扣在胸前打開。胸罩滑落在腳下,那對雪白,挺拔的山峯毫無保留的展示在眼前。看的我無法自制,還沒等我行動,她居然主動拉着我的的手,放了上去。

柔軟,除了柔軟不知該如何形容,輕輕一捏,就會壓扁,鬆手又立馬變回原狀。試着輕拍了一下,像顆掛在胸前的水球,還會不停四下蕩漾,看的人新奇不已,像個好玩的玩具般。

她享受着我的好奇,我的試探,似乎我對她身體一切的讚賞,她都會覺得高興。手順着山峯滑下,説是水蛇細腰一點也不為過,她的小腹平坦,不見絲毫最肉,也不見絲毫肌肉。揉捏時,她還回應的來回水蛇般扭動。手感非常好,我動作時,她也沒閒着,一件件脱下我的衣物。我的手滑向雪白的大腿,輕觸那神秘的山林,她還會遊戲般估計夾緊,讓我的手無法脱出。

不知不覺,褲頭被她解開,她提着我褲子,順着褲頭滑落的速度,慢慢蹲下身子,曲膝跪在了我腳下。心頭邪惡的慾望噴湧而出,這一刻,我完全迷失。

囚困很久的威龍,終於露出頭來,準備一顯神威。不過還沒等它有所作為,就被一口充滿温液的無底幽潭吞沒。她似乎所有過程都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她跪在我胯下,一手扶住我的腿,一手像只金箍,圈住哪條困龍的根部,不讓它四處活躍。

幽潭像是個黑洞般,強力的吸食,拉扯着四周的一切,那力量是我從未體會過的。整個身體都像是被撕扯,感覺一不小心,全身都會被吸進去。而且隨着吮吸的力道不停加重,那個套住囚龍的金箍也越收越緊。全身的熱血在急速奔騰,在哪兒卻被金箍斷開,前段的血流不回來,後段的血衝不過去,而且黑洞那撕扯的力量,還在不斷加大。很快就有點血液不暢,感覺有些麻木,能體會到強烈的快感,但不時會產生錯覺,彷佛哪條跟隨身邊,徵戰多年的驍龍,突然消失了般,讓我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三九八章 被调教过的女人2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