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 種 小説】我和媽媽的365天

媽媽成天閒着沒事經常去逛街購物,或者跑去當地劇團聽戲。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戰績遠沒有爸爸理想,可能因為畢竟自己年輕氣盛,很容易陷進莊家的圈套,但沒有經過戰火洗禮又怎麼可能成熟?好歹我也收到了一些回報。最大的本錢是年輕,經過磨練後我一定會做得很好。

「媽媽,很多人在偷偷打量看你喔?」西餐廳內我笑眯眯的告訴媽媽。

「胡説,我只看到你一個人色迷迷的盯着媽媽……」媽媽嘴上這麼説,卻也迅速往四面掃了一眼。遠遠看見有人似乎和自己的眼光一碰就趕快低下,媽媽掩嘴啞笑,十分得意自己的傑作。

每次陪媽媽外出我都會儘量鼓勵媽媽穿些比較時髦的衣服,其實媽媽自從來到新環境後已經改變了許多,而每次她換了好看的衣服我總是百般恭維。漸漸的媽媽進入歧途,一個多月後不單衣服穿着花樣翻新,還很熱衷改變形象,基本上只要愛美的人通常都對穿着有一些研究。

今天媽媽在翻看時裝雜誌的時候靈感來臨,又犯了癮。一頭烏黑的秀髮飄逸的垂下來,全身一套裙擺及膝價值不菲的淺灰色套裙,裁剪大方莊重卻又不失女性的嫵媚。一雙修長圓潤的玉腿上若有若無裹着一層肉色絲襪,足蹬黑色半高根皮鞋。俏臉上還架了副小巧的平光眼鏡,活脱脱一個白領麗人。我忘情而又誇張的讚美着,所有能想到的詞語都飄了出來。媽媽提議今晚我們去外邊享受美食,我知道媽媽首先是個普通女人,女人對讚美也是貪得無厭的,看來媽媽還想得到更多男人的注視。

我還能説什麼呢?這本就是我的目標之一。很多再平常不過的目光都被我形容成是貪戀媽媽的美色,媽媽忘我的陶醉着,這頓晚餐美極了。「先生、太太,請問還需要什麼服務?」我抬手示意買單的時候侍者過來彬彬有禮問道,媽媽的臉色驀然之間充滿了誘人的光澤。

我一邊付賬,一邊對媽媽擠眉弄眼的微笑。既然證券投資成為我目前的職業,我也儘量讓自己早日進入角色。穿起了硬領襯衣,別起袖扣,繫上了名貴領帶,成天西裝革履一副職業經理人模樣,顯得很成熟。我和媽媽衣着光鮮進入西餐廳那親暱舉止肯定已經讓侍者有了印象,很自然稱唿我們為先生太太。

其實這麼稱唿非常正常,媽媽手裏套着結婚戒指,當然逃不過專業人士的目光,自然要喚作「太太」,我的稱唿除了「先生」好像也沒有其他叫法了。這種叫法怎麼着都不會叫錯,先生太太有很多種含義,不一定是媽媽想像的那種。

我當然不會説破,順着媽媽的幻想恭維道:「媽媽,你看你看,別人真把我們看成夫妻啊。説明媽媽看上去依然正當妙齡……」這個謊有些過了,媽媽渾身上下無一不透出成熟女性的味道。走進仔細端詳還能看出媽媽眼角嘴角的皺紋,但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媽媽很興奮。

「哦!這城市真美……」我攬着媽媽的腰,輕輕吻她的臉頰。

媽媽頭偏着緊緊依偎在我肩上:「小偉,媽媽覺得此刻很幸福……天啦,我們沒在做夢吧?」似乎回到了初戀的時候,媽媽臉上的紅暈一直那麼掛着。

也許我和媽媽幾乎同時想到了爸爸,那種很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我和媽媽相視一笑。「小偉……天晚了……媽媽有些冷,我們……趕快回去吧……」語氣嬌滴滴的透出一股莫名的膩味。看來已經和媽媽心有靈犀了,她想的正好也是我想的。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雙雙泡進浴池內……

寬大的浴盆裏已放滿了温水,我媽媽抱進寬大的浴盆裏,讓她背對着我坐在我兩腿之間。我從背後摟着媽媽,胸貼在媽媽光潔、滑潤的嵴背上,臉貼在媽媽羞紅、微熱的秀面上。

透過清清的水,我看到媽媽兩腿之間那濃密的陰毛如輕柔的水草隨着水波在輕輕蕩漾。我輕輕親吻媽媽白晰、潔潤的脖頸,然後是如凝脂般的肩膀;媽媽的皮膚是那樣的光滑細嫩。媽媽豐腴、肥美、暄軟的屁股坐在我的雙腿之間。

我親吻着媽媽的耳跟、耳垂,我聽到媽媽的喘息聲開始加重、加快;我知道媽媽的欲望又一次被我挑逗起來了。

媽媽的雙手按在浴盆的邊上,我的雙臂得雙從媽媽的腋下伸到媽媽的胸前,按在媽媽尖挺、圓翹、豐腴的雙乳上,手指抓住那柔軟、充滿無限誘惑的乳峯,媽媽的身體的顫慄着,身體軟綿綿地靠在我的懷中,我已漸漸漲硬起來的碩大的陰莖硬梆梆觸在媽媽在腰間。

被兒子摟抱着的事實,使媽媽有着一種極為複雜的心情:既有亂倫的禁忌帶來的羞懼,又有一種莫名的令全身為之顫慄的快感。媽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雙手抓住我握住乳房的手,配合着我的按揉而扭動着她的手,揉弄着那本已圓翹、尖挺的乳房:

「嗯……嗯……小偉……嗯……嗯……不要……嗯……嗯……不要……嗯……嗯……嗯……嗯……寶貝……嗯……嗯……」

媽媽的嘴裏傳出斷斷續續令人銷魂的呻吟聲。我的手指揉捏着那兩粒飽滿得如成熟的葡萄的乳頭。我的勃漲起來的粗壯的陰莖硬梆梆在媽媽暄軟的屁股上,媽媽不由得將手繞到身後,緊緊握住我粗壯的陰莖,當媽媽纖柔、細嫩的手握住我硬梆梆的陰莖時,一種觸電的感覺從陰莖直傳到全身的每一寸皮膚,我不由得興奮地叫出聲來:

「啊,媽媽,太美了,太舒服了!媽媽,您真是我的好媽媽!」

媽媽曲起兩腿的膝蓋,將兩條迷人的美腿張開。媽媽在自己兒子面前擺出這麼大膽的姿勢會令她覺得羞怯不已,於是她那柔軟的手緊緊的握住兒子的粗壯的、硬梆梆的陰莖,身子緊緊靠在我懷中。我知道媽媽期待着我愛撫她的陰部,我的臉貼在媽媽羞紅的秀面上,輕輕磨挲着,噙裹着媽媽軟軟的耳垂,輕薄地問媽媽:

「媽媽,舒服嗎?你的屄真美,我摸摸你的屄可以嗎?」我的手指在媽媽渾圓的大腿根處輕輕揉劃着。

媽媽仰着臉,頭靠在我的肩上,一雙秀目似睜似閉,無限嬌羞,仿佛又無限淫冶輕輕地説:

「唉,壞小子,媽媽的……媽媽的屄都被你被你肏過了,摸摸有什麼不行的。」一時間,羞得媽媽的臉如春花般羞紅。

仿佛撫慰媽媽的羞怯似的,我的手指慢慢劃向媽媽的大腿內側,輕輕揉扯着媽媽如水草般蕩漾的陰毛;按揉着肥膩的陰唇;分開如粉紅色花瓣般迷人的小陰唇,揉捏着小巧、圓挺的陰蒂;先是伸進一根手指在媽媽滑潤的陰道裏輕輕攪動着,然後又試探着再伸進一支,兩根手指在媽媽滑潤的陰道裏輕輕攪動、抽插着。

「嗯……嗯……小偉……嗯……嗯……不……不要……嗯……嗯……媽媽……媽媽受不了了……嗯……壞小子……嗯……嗯……寶貝……嗯……嗯……乖兒子……嗯……嗯……」媽媽的身體完全軟綿綿地癱在我的懷裏,扭動着;一直慢慢套擼着我陰莖的手也停了下來,緊緊把硬梆梆的陰莖握在手中。

「媽媽,您覺得好嗎?兒子把你弄得舒服嗎?媽媽您説呀,您説呀!」我親吻着媽媽燦若春花般的秀面撒着嬌。

「哼,小壞蛋,心術不正,乘人之危。」媽媽柔軟的身體偎在我的懷中,秀目迷離含情脈脈輕輕地説。

「不,媽媽,是『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花落空折枝』。」我的手指依然在媽媽的陰道裏攪動、抽插着。

「小色鬼,是『芙蓉賬內奈君何』。」媽媽忍不住輕輕嬌笑起來。滑膩的、帶有褶皺的陰道內壁緊緊套裹住我的手指。我和媽媽如同情人般地打情罵俏,洗浴間內一時蕩漾着濃濃的春意。

「媽媽,出來,讓我來幫您洗。」過了一會,我輕輕摟着媽媽,一邊用嘴唇咬着媽媽柔軟如綿的潤潔如玉的耳垂,一邊甜美地柔輕説。

「哼,你這個小色魔,又要玩什麼新花樣?」媽媽千嬌百媚地依偎在我的懷中,輕輕搖着頭。

我和媽媽從浴盆裏站起來,媽媽轉過身來與我緊緊擁抱在一起,硬梆梆的陰莖觸在媽媽滑嫩的身上,媽媽輕哼着和我吻在了起。

我把媽媽抱出了浴盆,讓媽媽趴在水墊上。玲瓏的、凸凹有致的曲線勾勒出一個成熟、美豔婦人豐腴的體態。尤其是媽媽那肥突的豐臀,白嫩、光潤,如同神秘的夢,能引起人無盡的綺想。

沐浴露塗抹在媽媽的身上,漾起五彩的泡沫。我的手在媽媽的身上塗抹着,從媽媽光滑的嵴背滑向豐腴的腰肢,最後滑向肥美、圓翹的屁股

我的手伸進媽媽的大腿之間,探進媽媽兩瓣肥美的屁股間,滑潤的沐浴露漾起的泡沫使媽媽的原本就滑潤的皮膚更加潤澤。我的手在媽媽的屁股溝間遊走,媽媽嬌笑着分開雙股:

「小色鬼,你要幹什麼?」

我趴在媽媽後背上,從媽媽的脖頸吻起,一路下,吻過嵴背、腰肢,吻上了媽媽白嫩、肥美、圓翹、光潔的屁股。在媽媽肥美、白嫩、光潔、結實的豐臀上留下了我的吻痕。媽媽把她肥美的豐臀向上微微撅着,雙股微微分開,在雪白、光潔的兩瓣豐腴的屁股間那暗紅色的小巧美麗的肛門如菊花花蕾般美麗。媽媽的身體上全都是沐浴露,滑潤潤的,媽媽的屁股上也不例外。

我的臉和嘴在媽媽豐腴、暄軟的屁股上摩挲着、吻舔着。沐浴露溢起雪白的泡沫,媽媽的屁股上和我的臉上、嘴上都是沐浴露的泡沫。我和媽媽真可以説是心有靈犀,配合得天衣無縫。

我的手輕輕一拉媽媽的雙髖,媽媽的雙腿不自覺地跪在水牀上,肥美的豐臀向上撅起,兩瓣雪白的屁股盡力分開,露出光滑的屁股溝、暗紅的肛門和零星地長着柔軟的毛的會陰。

我趴在媽媽光潤的屁股上,伸出舌頭吻舔着那光滑的屁股溝,「嗯……別……別……嗯……不要……嗯……」 肥美的屁股扭動着,想要擺脱我的吻舔。我把媽媽的屁股緊緊捧住,媽媽被我吻舔得一陣陣嬌笑。順着媽媽光潤的屁股溝,我的舌頭慢慢吻向媽媽暗紅的如菊花蕾般美麗小巧的屁眼。

媽媽的屁眼光潤潤的,細看之下周圍還有幾根纖細的毛。我的舌尖舔觸在上面,媽媽屁股一陣陣顫慄,屁眼一陣陣收縮。白嫩肥美的屁股翹得更高,雙股分得更開,上身已是趴在水牀上了。

我的雙手扒着媽媽光潔、白嫩、肥美的兩扇屁股,張開雙唇吻住媽媽暗紅色的、帶有美麗花紋的如菊花蕾般美麗的肛門。舌尖輕輕在媽媽的屁眼上舔觸着。媽媽的屁眼收縮着、蠕動着,媽媽的身體扭動着,上身趴在水牀上扭動着,嘴裏已發出了令人銷魂的呻吟聲。多少年後,我都會記得那樣一幅畫面,一個少年趴在一個中年美婦的身後,捧着那肥美豐碩的屁股,忘情地吻舔着那美婦如菊花蕾般美麗小巧的肛門,而那中年美婦則用力撅起張開豐臀,忘情地放浪地呻吟着。但又誰知道這竟然會是一對亂倫的母子呢?

媽媽被吻舔得渾身亂顫,兩扇屁股肥美、白嫩的屁股用力分開,撅得高高的。我的雙手扒着媽媽光潔、白嫩、肥美的兩扇屁股,舌頭吻舔着媽媽滑潤潤的屁股溝,舔觸着媽媽暗紅色的、帶有美花紋的如菊花般美麗小巧的肛門;遊滑過那零星地長着柔軟陰毛的會陰,舔觸着濕漉漉的陰道口。

媽媽被吻舔得渾身亂顫,兩扇屁股肥美、白嫩的屁股用力分開,撅得高高的。我的雙手扒着媽媽光潔、白嫩、肥美的兩扇屁股,舌頭吻舔着媽媽滑潤潤的屁股溝,舔觸着媽媽暗紅色的、帶有美花紋的如菊花般美麗小巧的肛門;遊滑過那零星地長着柔軟陰毛的會陰,舔觸着濕漉漉的陰道口。

我的舌頭頂在媽媽的屁眼上,用力向裏頂着,試圖進去。媽媽的屁眼也許從來就沒有被玩過,緊緊的,我的舌尖舔觸在媽媽那暗紅色的、帶有美花紋的如菊花花蕾般的屁眼,舔着每一道褶皺。

媽媽這時上身已完全癱在了水牀上,但是性本能卻促使媽媽依然把她那性感、淫蕩的豐臀撅得高高的。

終於媽媽整個身體全都癱在了水牀上,我也筋疲力盡地趴在了媽媽滑膩膩的身上。

過了一會,我從媽媽身上起來,拉着還沉浸在快感之中的媽媽,讓她仰面躺在水牀上。在兒子面前,赤條條仰面躺着的媽媽,就如同是愛與美的女神維那斯一般,光潔、白嫩的肌膚描畫出成熟、性感的中年婦女圓潤、動人的曲線;那曲線隨着媽媽的輕輕的喘息,波浪般微微起伏着;雖説已是近四十歲的人了,但那光潔、白嫩的皮膚依然是那麼光滑、有強性。

曾經哺育過我、餵奶給我吃的豐滿、白嫩的乳房,也尖挺地向上翹着,那圓圓的乳頭如同兩粒熟透了的、飽滿的葡萄;隨着媽媽輕輕的喘息高聳的乳峯和圓圓的乳頭微微顫動着。

由於是仰面、並且是赤條條地躺在兒子的面前,媽媽本能地把雙腿並上。一抹紅雲又拂上了媽媽美麗的臉上。媽媽的嬌羞,刺激着我的徵服欲。我跪在媽媽的身邊,又在手上倒上些沐浴露,輕輕塗抹在媽媽的身上,我的手在媽媽豐腴的身體上遊走着,撫遍媽媽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當然我最着迷的還是媽媽尖挺、圓翹、豐腴的乳峯和雪白的雙股間那芳草萋萋、神秘、迷人、溪流潺潺的幽谷。我的手握着媽媽尖挺、圓翹、豐腴的乳峯,按揉着,輕輕捏着媽媽那飽滿得如同兩粒熟透了的葡萄般的乳頭揉捏着。

豐富的泡沫把媽媽的身體包裹住。我的手慢慢滑向媽媽光滑平坦的腹部,感覺着媽媽輕輕的喘息帶來的身體微微的起伏。媽媽的皮膚相當敏感,我的手指輕輕從上面滑過,都會引起媽媽皮膚的一陣陣震顫。我看到那個小腹下方美麗的肚臍,手指輕輕伸過撫愛着,繼而又趴在媽媽的身上,用舌尖去舔舐那凹下去的帶有美麗花紋的肚臍。

「嗯……嗯……不……嗯……不要……嗯……嗯……喔……不不…………嗯……嗯……喔……嗯……」

媽媽終於忍不住叫出聲來,她的手按着我的頭,向下方推去。這時媽媽的兩條雪白大腿已然分開,濃密的陰毛間那半掩半開的陰唇把一個成熟美麗的已婚女人私處裝點得分外迷人。

我把臉埋進媽媽的兩條雪白大腿間,任媽媽那濃密的陰毛碰觸着我的臉,我深深吸着媽媽令人銷魂的幽幽的體香,然後從她兩條圓潤豐腴的大腿根部開始吻舔。舌頭輕點輕掃着媽媽修長、光潔的大腿,沿着媽媽肥厚、滑膩的大陰唇外側與大腿根部的騎縫處由下自上輕輕舔至媽媽的髖骨部位,又慢慢順着大腿用舌頭一路輕吻舔到膝蓋下足三裏位置,再向下一直吻到媽媽美麗、均稱的腳,吸吮着每一根如玉般潔潤的腳趾;然後,又從另一隻腳開始向上吻舔,回到到大腿根部。

這期間媽媽的兩條腿不由自主地擺動着,屁股不時向上挺起,嘴裏發出哼哼唧唧的呻吟聲。我的舌頭經由大腿根,掠過肛門,由會陰向上一路舔到媽媽陰道的下方。伴着媽媽淫浪的叫聲,媽媽陰道深處早已是淫水潺潺,奔湧如泉了。

媽媽的雙手用力把我的頭按在她的兩條雪白大腿間,被淫水、沐浴露和我的口沫弄得濕漉漉的的陰毛碰觸在我的臉上。我的舌頭吻舔着媽媽肥厚、滑膩的大陰唇,從外向裏輕輕掃動、撩撥着;媽媽那兩片暗紅色的如桃花花瓣般的小陰唇羞答答地半張着;我把其中的一瓣含在嘴裏,用舌尖輕輕掃着,媽媽扭動着肥美的豐臀,快意地浪叫着;過了一會,我又把另一瓣含在嘴裏尖輕輕掃着。

後來,我輕輕把媽媽的兩瓣陰唇都含進嘴裏,一起吸住,媽媽陰道裏的淫液流入我的嘴裏。我的舌尖撥弄着含在嘴裏的的媽媽的兩瓣如花瓣的小陰唇,舌頭探進兩瓣小陰唇間,舔舐着裏面嫩嫩的肉。

媽媽這時已經被我愛撫得骨酥筋軟,完全沉浸在性愛的快感之中了,已經陷入純動物性愛的快感之中了。然而我還是清醒的,我要把媽媽從沉醉狀態中喚醒,讓媽媽在半醉半醒中繼續接受我的愛撫。趁着媽媽意亂神迷的當兒,我用牙輕輕咬了一下含在嘴裏的的媽媽的兩片小陰唇;只聽得媽媽輕聲「啊」了一聲,身子猛地抽動一下,雙腿條件反射般地用力的一蹬,幸虧我早有防備,才沒有被媽媽蹬下水牀,在媽媽還沒來得及説話時,我又快速地把媽媽的兩瓣如花瓣的小陰唇含在嘴裏,柔軟的舌頭舌尖輕輕撥弄着。剛剛叫出的那聲「啊」還沒叫完就變成「噢」的輕唿了。媽媽和身體又鬆弛了下來,兩條圓潤、修長、光潔的腿盤繞着我的脖子,雙手撫着我的頭,扭擺着光熘熘的身子,淫浪地叫着。

媽媽的陰蒂已經勃挺起來了,尖挺挺的如豆蔻般可愛。我感覺媽媽非常希望我去吻舔她的陰蒂。聽着媽媽的淫浪的呻吟聲,我的嘴放開媽媽那兩瓣如花瓣的小陰唇,伸出舌頭用舌尖沿着媽媽零星地長着柔軟陰毛的會陰朝着陰蒂方向往上慢慢地,輕輕地舔着,舌尖吻過陰道口時左右輕輕撥動,一邊用舌尖撥開媽媽那兩瓣如桃花瓣般的小陰唇,舌尖一邊向上繼續舔去,一點點向陰蒂部位接近;就要舔到媽媽如豆蔻般可愛的陰蒂了,我用舌尖輕輕的,幾乎覺察不到的在媽媽的陰蒂上輕掃輕點一下,隨即離開,舌尖又向下舔去,去吻舔媽媽的如花蕊般的陰道口。就那若有若無的一下,就使媽媽渾身顫慄了許久。

在媽媽如花蕊般美麗、迷人的陰道口,我的舌頭用力伸進媽媽淫液泛濫的陰道,舌尖舔舐着滑膩的帶有美麗褶皺的陰內壁。媽媽陰道裏略帶確帶鹹味的淫液沿着舌頭流注進我的嘴裏。

這時,我已把媽媽的陰蒂含在嘴裏了。我用舌尖;輕輕點觸着媽媽陰蒂的端,從上向上挑動着,不時用舌尖左右撥動着。媽媽的陰莖在我的嘴裏輕輕地,似有若無地跳動着。媽媽的身體扭動着,兩條雪圓潤的腿蹬動着,屁股用力向上挺着以便我更徹底地吻舔吸吮她的陰道口和陰道內壁。

媽媽的雙腿用力分張着,我的頭整個都埋在媽媽的雙腿間,嘴裏含着媽媽的陰蒂舔動一邊舔着,一隻手撫着媽媽肥美喧軟的屁股,一隻手揉搓着媽媽濃密的陰毛,不時把手指移到媽媽的屁股溝,用手指撩撥着媽媽的屁眼,有時還把手指輕輕插入她的陰道內攪動。

媽媽高一聲低一聲地淫浪地叫着,嬌聲淫語地要我快點把硬梆梆的陰莖插進她的陰道裏。可我卻想要狠狠地「修理」一下媽媽,讓媽媽忘不掉我。我的嘴含着媽媽的陰蒂,舌尖舔舐着,媽媽圓渾的雙腿緊緊纏繞我的脖頸,兩瓣肥白暄軟的美臀用力分着,身體向上挺送着,媽媽的陰蒂整個地被我裹在嘴裏,我不時用舌尖輕輕挑動着,有時還輕輕地用牙齒輕輕咬一下,每當這時,媽媽都會渾身一陣陣悸動,雙腿下意識地蹬一下,嘴裏不時發出一兩聲銷魂的叫聲媽媽陰道流溢出來的淫液的氣味,媽媽銷魂的呻吟聲刺激得我的陰莖硬梆梆的。

就在這時,媽媽的身體悸動了一下,從媽媽的陰道裏如噴泉般噴湧出一道水來,泚了我滿臉滿嘴,一股淡淡的臊味。啊,這是媽媽的尿!媽媽被我弄得小便失禁,忍不住撒尿了,撒在她兒子的臉上、嘴裏!

「啊!小偉,快起來!」媽媽驚叫着掙扎着要起來,可是卻被我緊緊的按住。任媽媽暖暖的、清澈的、有着淡淡臊味的尿衝擊着我的臉。媽媽不安地扭着身體,但她現在已經控制不住自己只能讓那一泡尿全都撒在我――她的兒子的臉上,嘴裏。

好一會的功夫,媽媽的才尿完,當那潺潺的水流漸漸停下的時候,我的嘴唇深深地吻在媽媽濕漉漉的陰唇上。

過了好一會,媽媽才從羞怯中回過神來,滿面嬌羞地任我把她抱在懷中,媽媽緊緊偎在我的懷裏。我們坐在水牀上,媽媽嬌羞地説:

「小偉,媽媽,真是太丟人了。」

「怎麼了,媽媽?」我明知故問。

「媽媽實在實在控制不住了,只好只好就尿了。」媽媽的臉羞得通紅。

「媽媽,你知道嗎?」我故意吧嗒着嘴説:「媽媽的尿味道好極了!」

「哎呀,不準胡説!」媽媽用小手捶打着我的臉膛,「媽媽生氣了,那麼髒,過一會可不親我!」

我把媽媽抱在懷中,手按在她胸前,輪番按揉着那對豐滿、圓翹、尖挺的乳房,媽媽閉上雙眼,享受着兒子的愛撫,看來媽媽也喜歡這亂倫的禁忌所帶來的性的快感。看着媽媽的如花的面龐,尤其是媽媽那紅潤小巧的嘴,忍不住輕輕在她的小嘴上親了一下。

媽媽睜開眼,假裝生氣地説:「你的嘴那麼騷,不許親我。」

我又親她一下,説:「媽媽,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不親你了。」

媽媽偏頭躲開我的嘴問:「什麼條件?」

「你告訴我,我嘴上的騷味是從哪裏來的?」

「我偏不説。」媽媽羞紅着臉,笑着用手捂住嘴,防備我再親她。我伸出右手放在她的腋下:「説不説?」

媽媽怕癢,連忙討饒:「説,我説……是……是媽媽……媽媽……下面的味……」

「不行,不具體!」我輕輕用手指在媽媽的腋下撓了一下。

我和妈妈的365天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