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小説】黃蓉落難2.3.4

黃蓉落難記2

黃蓉的小腹不斷收縮,只覺得子宮內淫潮不斷,吱吱作響,呂文德的大陽具  已把大龜頭插入了子宮內,黃蓉一瞧呂文德的大陽具已插進自己的小穴了,但還  有一大截還在小穴外頭,滿布在陽具上的黑色突起的青筋和自己鮮紅的小穴的嫩  肉形成鮮明的對比,心頭不由一熱:”這大雞巴插得我好妙啊!比郭靖強多了,  “.只見呂文德雙腳分開扎了個小馬步,用盡全身力氣抽出大棒,當呂文德的大陽  具抽出黃蓉的小穴,黃蓉連聲嬌哼!小穴處正一張一合地排出淫水,呂文德見黃  蓉的淫態更是心裏慾火燒身,暗下運勁集中在粗黑的大肉棒上,兩手護正黃蓉的  下身對準黃蓉那還在高潮不斷的小穴沉腰抽插起來,那肉體撞擊的啪啪聲!黃蓉  的嬌喘聲!呂文德的嘿嘿聲!在書房內迴蕩。    呂文德就這樣幹黃蓉幹了半個時辰,只見兩人滿身大汗如同水洗一般,黃蓉  下身流出的液體都分不出是汗水或是淫水了,在呂文德大力插穴的同時黃蓉一邊  看着呂文德的大陽具在自己又紅又小的美穴又進又出的,那些粉紅的嫩肉不斷隨  着呂文德的大雞巴翻動,蜜液從小穴處不斷流出,小美穴便是不斷抬起迎接呂文  德大肉棒的抽插。從來沒有過的強烈的深入感使得黃蓉又羞澀又不舍,此刻全身  軟綿綿的,但是雙股間卻興奮的痙攣不已。”啊,啊…………哦,啊”蓉聽到了  自己急促的呻吟和低低的喘息聲,自己赤裸裸的身子也在快活地扭動着。黃蓉忍  不住想抬起雪白的大屁股相迎,可是挺不起來,急得將豐臀左右扭動着,越擺越  快,而下體內的偌大硬物也動作得越發的有力起來。    黃蓉呻吟着,肆無忌憚地大聲叫喊着,她已忘記了這是在什麼地方,其它的  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只想着現在,讓那個人快快滿足自己。    “怎啦……快來……快來呀!”呂文德見黃蓉快達到高潮,忙把堅硬粗壯的  陰莖從黃蓉的陰道中抽了出來,把陰莖對着她的肚子上磨動着,她感到陰道裏空  空的,她使勁地扭動着身體,嘴裏還不時喃喃地説。  今天臨時加班,可能下午回來,不出意外晚上繼續更新    黃蓉緊繃的肉體頓時失去快感的衝擊,就差那一點點。她飛紅的臉頰嬌喘哼  哼,高潮前夕的肌膚粉中透紅,相當迷人,身體激動地起伏顫抖。肉體的性慾被  勾引到極點但又泄不出來的痛苦處罰,讓她幾乎要失去理性。黃蓉上氣不接下氣  的喘着,心中一直想喊出的是:”不要停下來!不要在這個時候停!”突然又感  到陰道深處騷癢起來,隨即從子宮泌流出一股熱流,她慌亂又嬌羞得輕哼一聲。    呂文德只見她皺嫩的陰唇和中央的黏膜蠕動了一下,先是一滴透明的淫汁從  肉縫口流下來,接着熱騰騰的淫汁一路流出來滴在地面上。    呂文德望着黃蓉那欲求不滿的樣子,心中一片得意,想到:”小賤人想得到  高潮,沒那麼容易,今晚不會讓你好過的。”呂文德淫笑對黃蓉道:”爽吧∼!    郭夫人!還要不要我操你的小淫穴呀∼!!!”説着一隻手繼續捏弄着黃容  的雙乳,另一隻手則按住陰蒂快速的揉着。黃容滿臉通紅:”啊∼!嗯∼!不要  啊∼!    “,慢慢的搖着下身將就着呂文德的淫手,左手不停的擠着自己高傲的雙乳,  右手則伸手去邊摸呂文德的巨棒邊把巨棒引向自己的下身。呂文德又順勢俯身親  吻着黃容迷人的小紅唇,黃容馬上熱情的回吻着呂文德,下身又自動自覺的最大  限度的張開,呂文德並沒有把巨大的陽具再次插入黃蓉那小穴裏。而是不斷用自  己的龜頭在來回掃蕩黃蓉的露出來的,已經腫大到極限了,有大母手指蓋大小的  陰蒂。    夏天的天氣是那樣的炎熱,黃蓉早已是香汗淋漓,在小腹、乳房、乳頭上都  掛滿了晶瑩的露珠,同時散發出女人特有的香氣;那香氣在房間裏淡淡飄蕩,令  呂文德心神恍惚。呂文德就這樣一邊握着勃起的陰莖在黃蓉的陰蒂上摩擦着,一  邊欣賞着黃蓉美麗的胴體,足足看了好久。黃蓉在這時間內,卻是掩飾不住的羞  辱,絕望和無處發泄的慾火。    呂文德換了一個姿勢,將下體繼續靠近黃蓉,催逼着。他的陰莖猶如兇狠的  利器一樣對着黃蓉的臉。黃蓉哭泣着挪過身子跪在呂文德的兩腿間,努力的張大  羞口,將呂文德的陰莖含進嘴裏,她雖然從來沒和男人口交過,但心裏明白男人  想讓她幹什麼。她用纖纖玉手輕輕扶住呂文德的陰莖,慢慢的套弄着,她一邊含  着呂文德的龜頭輕柔地吮啜,一邊用舌尖輕輕舔着龜頭的肉冠;然後慢慢地將陰  莖含入她那迷人的嘴中上下吞吐着,並用她的舌尖舔繞着肉冠的邊緣,不時吸着  陰莖。    “哦…哦……要好好弄啊,舌頭也要動……嗯…不錯…雖然很生疏……但是  也別有一翻滋味。我先讓你的嘴給我得到高潮,我才會給你高潮。”呂文德緊閉  雙目,牙關咬的咯蹦咯蹦直響,在黃蓉的吞吞吐吐中,他的陰莖變得更加紫紅、  強悍起來。”尖端的馬口要好好舔。把嘴張大點,別讓牙齒弄疼我的寶貝。喉嚨  張開,讓雞巴進的更深一點。”她的嘴裏不斷的分泌着津液,小嘴拼命吸吮,不  時發出下流淫靡的聲音。這就是戰場上威儀萬方的女俠啊,那個曾經在武林,令  無數崇拜者心動的女神!她那張曾經神聖不可褻瀆的嘴,正在為一個卑鄙的男人  口交。

呂文德一邊享受着黃蓉嫩滑的腿根,一邊觀察艷熟美麗的她那極度窘迫的表  情。在這種蜚異所思場合中,”郭夫人,你做的餅好吃吧?自己嘗一口吧,這可  是一般地方買不到的哦”呂文德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説道,桌下的腳卻開始  侵入黃蓉的私處。繼續磨擦着她的陰部。    黃蓉強忍着屈辱,她簡直不能相信呂文德已經瘋狂到了這個地步,她雖然努  力地保持平靜,但隨着呂文德無恥的玩弄,她的臉上不時的變得一陣青一陣白。    黃蓉不知道這種危險的遊戲要玩多久,更不知自己的身體還能要支持多久,  她怕自己一個忍不住叫出來。突然她感到呂文德的大腳趾按在了自己的陰户上,  還一下輕一下重地不斷按壓,”天……不要……”黃蓉感到一陣炫暈,呂文德肥  大的腳拇趾不經意划過陰核時,弄得她渾身陣酥麻,潔白的牙齒不禁咬住了嘴唇。    “嘿嘿……”呂文德連連陰笑,腳趾在黃蓉那肥漲隆起的陰户上,肆意地玩  弄,突然腳趾摸到陰道口的位置,頂入陰道。    “啊……”黃蓉差點咬破自己的櫻唇,一顆心差些跳了出來。    “郭夫人,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呂文德用語言羞辱這黃蓉。    “嗯,不要緊。”黃蓉急忙回應。”真的不要緊嗎?……不舒服妳就説嘛!!  “呂文德假惺惺的用關切眼光看着黃蓉,同時腳趾快速地挖弄着她肥嫩的陰道口。  惡意的污辱令黃蓉幾乎快要崩潰了,腳趾和陰道的磨擦幾乎要發出響聲了。    “郭夫人!你是不是病了?”呂文德仍在抽動他的臭腳,在黃蓉的陰部作圓  周旋轉。黃蓉的胸口微微起伏,面色越來越難看,她知道呂文德這樣做一是為了  最大限度地羞辱自己,想到這,她深吸了一口氣,臉上強行裝作若無其事。    “郭夫人!妳看!你明明不舒服!卻還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呂文德看着被  污辱而不敢反抗的黃蓉,內心湧上一陣快意。    “郭夫人!不舒服!就休息一下吧!”呂文德用他右腳那粗硬的腳趾,夾弄  着黃蓉那柔嫩的陰唇。隨着侵入陰唇間的腳趾的不停的蠕動,黃蓉的陰唇開始充  血像兩片小嘴張開着,不斷吐出亮晶晶的粘液,呂文德的腳趾動的得越快、越重,  粘液也流得越多。黃蓉羞辱的閉着眼睛,她咬着牙忍受着,此刻她正被呂文德那  骯髒的腳趾放肆的姦淫着。羞辱的淚水在她眼中打着轉。但她不敢讓它們流出來。    呂文德蜷起另外四個腳趾,只剩下大腳趾直楞楞的伸着,並不停的在黃蓉的  陰道口附近撥弄着。黃蓉馬上明白了呂文德的意思,她放下一隻手,抱緊王佩裏  的腳,把他的大腳趾對準自己的陰道,慢慢的插了進去。呂文德的腳趾在她的的  陰道內上下攪動着,出入個不停。黃蓉那女人最為敏感的部位被呂文德不住的肆  意撩弄,她哪經的起這樣的玩弄,不一會,她就覺得全身燥熱,坐立不安,心開  始蹦蹦亂跳起來,下身傳來一種無法形容得衝動感,唿吸也不由自主的越來越急  促起來。    “唔!啊!”黃蓉開始扭動身體,喉嚨裏冒出淫蕩的哼聲,身體隨着呂文德  腳趾的動作而擺動着。    黃蓉只覺一股奇淫虐癢立即向全身擴散,直竄胯下空虛騷癢的下身內,癢得  黃蓉淫飽的玉體完全挺直抽抖不止,口中發出淫媚已極的悶喊泣淫聲:「哦……  哦……哦……嗚……嗯……嗯……噢……噢……噢……呀……呀……哦……啊…  …!」在黃蓉受不住這淫褻的刺激的同時,她下體的淫液亦從大腿的根部大量湧  下來,黃蓉悲哀的知道今夜只能任呂文德娛欲了……

“嗯!好了時間快到了!你把衣服脱了,先伺候伺候我!然後我再讓你爽!  “呂文德把手指在黃蓉的衣服上擦了擦説道。黃蓉無奈的流着淚,脱光了衣服,  站在呂文德面前。呂文德走上前捏開她的嘴一下吻了上去。    “唔…不要……”一陣剌鼻的惡臭燻得黃蓉透不過氣來,正要往後閃開,呂  文德一隻手伸到她的翹臀上大力地抓捏起來。”呀……”黃蓉剛想要閉上嘴,但  呂文德用手指狠狠地挖弄着她的陰道,她頓時痛得叫了起來。就在黃蓉張嘴的同  時,呂文德噁心的把他嘴裏的食物推進黃蓉口腔裏。    “唔……”黃蓉一陣反胃。    “吃下去!……”呂文德用力打了一下黃蓉的翹臀。黃蓉眼中含着淚水,艱  難地咽着呂文德嚼過的東西。    “現在你給我站好了!把一條腿給我抬起來用手抱着,要把屄露出來知道嗎?  “呂文德惡狠狠盯着黃蓉説道。    “……是……”黃蓉怯怯的答應道。她不知道呂文德讓她擺的是一個什麼樣  的姿勢,但憑她對呂文德的了解,她知道一般的姿勢是滿足不了呂文德那變態的  心理的。黃蓉在情急之下,她用雙手扳住左邊那條潔白修長勻稱的玉腿,將腳尖  繃直,從身後翹上來,彎成一個漂亮的弧形,然後她將左腳背貼到頭頂,用右腳  獨立支撐着身體。    這個動作的造型極具觀賞性,極能凸現女性身體曲線美,可當女人一但在裸  露的情況下便具有了特別淫穢的意味,因為女性的下體性徵也在肌肉的極限繃張  中更加突出。黃蓉本來就是一個自幼習武之人,平時練功的她完成這個動作非常  的容易,可是今天她的下體被淫藥催逼得紅腫不堪,連走路都很艱難,做這樣的  動作就更艱難了。可是黃蓉為了取悦呂文德,她仍咬着牙扳起了自己的左腿擺出  了性感姿式,露出了她下體的隱秘私處。    “好!這個姿勢叫什麼名字?”呂文德沒想到黃蓉會做出這樣的姿勢,他高  興的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這姿勢叫什麼名字……”黃蓉痛苦的回答道。    “我看就叫金雞獨立吧!……”呂文德邊説邊將他的粗手指插進黃蓉的陰道  內。    “……啊!……好就叫金雞獨立!……呂大人求求您輕點!別弄的太痛了!  好嗎?……”黃蓉疼痛地呻吟着,嬌聲哀求着呂文德。    呂文德用手指在黃蓉的乳頭和陰蒂的位置上蹭了幾下。    “嗯…嗯…嗯……”黃蓉”激凌凌”打了幾個冷戰,又一次亢奮的呻吟起來。    “臭婊子!你給我下來!像狗一樣趴在地上!快點!”呂文德抓住黃蓉的頭  發,把她拽倒在地黃蓉那清秀的臉龐扭曲着,彎下腰去,呂文德拽住她頭髮的手  一松,她就跪倒在了地上。由於上身前傾接近水平,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隨着重  力垂落下去。    呂文德用腳踢蹬着黃蓉的身體,黃蓉含煳地呻吟着,扭動着玉體,挪動着雙  腿向前爬去,她一邊抵抗着催情劑的藥力,一邊想要逃脱呂文德的追擊。只見她  白皙的臀部全裸着。呂文德就跟在她的背後,欣賞着她不斷擺動着渾圓的臀部。    “啊……呃……啊……”在催情劑藥力的作用下,面對呂文德的羞辱,黃蓉  只能呻吟着爬到了牆角邊,她再也無路可走了。呂文德蹲下身來,雙手抓住了黃  蓉纖細的腳踝,拖着她的雙腿向後退去,直把她拖到了牀邊。呂文德再度拽住了  黃蓉的秀髮,另一手提着她的左腳踝,將她臉朝下按在了牀上。呂文德抓着她秀  氣的肩頭,將她翻轉過來,她那一對尖挺的巨乳在呂文德的目光下一覽無餘。由  於春藥的作用,她那兩顆絳紅色的乳頭堅硬地挺立着,極為誘人。呂文德將她壓  在身下,雙手將她精緻的左乳峯拽住,一口就咬住了她的乳頭。    “啊……啊……啊……”劇烈的刺激從敏感的胸尖傳來,黃蓉那本已接近崩  潰的防線頓告失守,裸體劇烈地顫抖着,呻吟聲中的淫蕩成分聽來已越發明顯。  呂文德將頭緊靠在黃蓉的乳峯上,不斷地吮吸着她的乳尖,使她發出的呻吟聲越  來越響,雙手則離開了她的酥胸,轉向她的腰間。    “把腿分開讓我看看!”呂文德從黃蓉的身上起來,喝令她分開雙腿。陰道  深處又一次傳來奇特的麻癢,那種癢不是身體表皮的癢,那是一種透徹心肺的令  人慾死不能的折磨。    “給我吧……求求你……我不行了……”黃蓉大聲哭叫着,她用雙手抓撓着  自己的陰部。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呂文德陰險地笑着。    “知……知道了……求求你……不行了……啊……”黃蓉又是一聲長長慘叫,  陰道裏的麻癢感源源不絕地湧出來,她快要瘋了。    “知道厲害了還不把腿分開?”呂文德問道。    “不……求求你!放過我吧?……”黃蓉哀羞欲絕、淌着淚不停掙扎,但還  是被呂文德分開她的雙腿,她只能張着大腿躺在牀上任呂文德觀賞。    黃蓉緊閉着雙眼,滿臉屈辱的神色,她的雙腳的腳背已和腿部繃成了一直線,  雙手攢成拳狀死死地握住了牀單。來自乳頭和下身的快感不停地衝擊着她的神經,  使她產生一種如臨地獄般的感受。    “操!隔了這麼久還濕成這樣……!你他媽的還真騷啊……”呂文德用手指  拉開黃蓉紅潤潤的小穴,她那裏還在冒着淫液,裏面粉嫩的肉片沾了許多白白的  淫液,整道會陰溪縫流得濕黏黏的,有股女性分泌物的混腥味。    呂文德鬆開了咬住黃蓉左乳頭的嘴,呂文德微微抬起頭,看見黃蓉那精緻白  皙的乳峯上已佈滿了自己的牙印和唾液,更覺得興奮。他隨即又埋下了頭,又咬  住了黃蓉右乳的乳頭,開始吮吸起來。    “啊……”這最後的一擊擊潰了黃蓉的所有抵抗。她剛覺得來自左乳的刺激  得到了緩解,又一陣劇烈的刺激從她的右乳傳來,她精神上最後的防線剛一鬆懈,  就被新的一波衝擊徹底擊垮。她發出了一聲極為悠長和悽厲的呻吟,其中痛苦、  羞恥和淫蕩所佔的比例竟已是平分之數,清秀的臉龐瘋狂地左右搖晃,一頭烏黑  亮麗的長髮隨之飄蕩。    “你這騷屄的顏色還這麼漂亮!你是怎麼保養的??”呂文德鬆開黃蓉的乳  頭,一邊説一邊用手指輕撫黃蓉那紅嫩的花瓣。

“不…………哼……”黃蓉忍着私處被玩弄的恥辱和騷癢,拼命的掙動抗議,  但是她怎麼掙扎都是罔然!    “唔……味道真好……沒什麼腥臭!不像有些女人下體一股騷臭味……聞了  就讓人沒興趣……”呂文德進一步把臉貼在黃蓉灼熱的恥處輕輕磨擦。    “啊……嗚……別這樣……”黃蓉冒出雞皮疙瘩,渾身不住的冷顫,她平常  很注意陰户的清潔,因此那裏很少有難聞的味道,但此刻卻羨慕極那些下體有異  味的女人,至少不會讓呂文德這樣輕薄。呂文德的油臉邊磨邊轉動,磨擦面由臉  頰慢慢轉到肥厚的雙唇。    “啊……不要……”黃蓉拼死的掙扭,呂文德那兩片肥膩膩的厚唇已貼上她  的恥縫,像在和小穴接吻似的發出啾啾的輕響。    “嗚……”黃蓉感到極度的噁心,呂文德的肥唇正和她的陰唇接觸!    “騷婊子!你喜歡被男人舔是不是!……你看看,我用舌頭一弄你的陰蒂…  …你就舒服的……”呂文德興奮的抬起臉,唇邊粘滿了黃蓉的淫水。    “不……沒有……”黃蓉噙着淚害怕的搖頭,但呂文德已再度埋首於她胯股  間,隨即黃蓉感到自己恥縫上端,呂文德那熱唿唿的、黏黏的舌頭正在揉她的陰  核。    “啊……不……哼……哼……”酥癢的電流一波一波的襲擊着黃蓉的大腦,  她的頭已躺下去,舉在空中的腳掌也繃直了。    呂文德舔着黃蓉那顆變硬的黏滑肉豆,漸漸整張嘴吸上她滾熱的陰户。”唔  ……咕啾……”黃蓉陰道裏的蜜汁大量的流入呂文德嘴裏。    “嗯……”不知何時黃蓉的玉手已緊緊的握住自己腳踝,變成好像自己把腿  舉開的姿勢讓呂文德舔吃她恥縫。”味道真好……蜜汁好濃,一點不好聞的腥味  也沒有……”呂文德抬起臉來舔着唇邊的水汁、朝黃蓉猥褻的説道。    “不……不要了……求求你……”黃蓉微弱的哀求着,但已不像先前那麼掙  扎,身子也喘得有點激烈。    “配點酒來吃味道可能更好。”呂文德順手操起旁邊剛燙熱的清酒,拿到黃  蓉的嫩穴上方。”不……”黃蓉忍不住又彎起脖子揪着眉、哀怨的看着呂文德手  上抓的酒瓶搖頭,她這種神情反而使男人更想侵犯她。    “把自己的腿抓好!”呂文德興奮的命令,然後徐徐的傾下酒瓶,一條滾燙  的酒泉從瓶口瀉下淋在黃蓉粉紅的陰户上!    “啊……”黃蓉的身體在牀上痙攣起來,酒的温度約有六十度吧!淋在她嬌  嫩的小穴上就像在澆花一樣,這樣的温度有點過高但還不會灼傷,原本粉嫩的陰  唇和果肉馬上呈現鮮艷的桃紅色,呂文德沒有浪費太多酒,他肥厚的凸唇馬上湊  到黃蓉乘滿美酒的肉洞吸舔。    “嗚……”黃蓉真得感到陰户在熔化了,呂文德那像肥蟲般的舌肉混着滾熱  的酒漿鑽入她陰道深處!    “ㄠ……不……”意識才剛開始昏迷,滾熱的清酒又淋下來,呂文德正一邊  舔穴一邊加酒,黃蓉下身被搞的濕煳煳的一片狼藉。    “啾……咕唔……啾……真……不錯……”呂文德唏哩唿嚕的舔着、吮着,  直到整瓶清酒都倒完了,他的嘴才鬆開黃蓉恥穴。他激烈的喘氣、肥臉興奮得紅  通通,”嗯……”相對於呂文德的滿足、黃蓉張着腿早已被搞得全身無力,那兩  片陰唇大方的翻開,陰道孔也看得很清楚,裏面還一湧一湧的冒出酒水來!    “求求你啊…要幹就快點幹吧……這樣我受不了啊”黃蓉扭曲着身體哭叫這  不像是聰慧貞潔的女俠黃蓉會喊出來的話,可見黃蓉現在被被淫藥給徹底打敗自  尊心這時呂文德把黃蓉的左腿抬起放置腰間,用手護着那杆大肉槍頂向黃蓉的小  穴,一邊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撐開正流着淫水的小穴,只見呂文德一挺腰,一尺  來長的大雞巴就插入了黃蓉的小美穴裏,黃蓉不甚忍受從下陰處傳來的酸軟的感  覺,全身不停晃動,呂文德一邊抽插黃蓉的下陰,一邊拉住黃蓉的一隻美腿讓黃  蓉保持搖搖欲墮的身體。黃蓉體內的春藥已發作到極,陰道內強烈的搔癢感和難  耐的空虛,這時被一根粗大火熱的雞巴插進去,舒服的黃蓉止不住的發出蕩惑人  心的呻淫聲”啊…喔喔……啊啊…哦哦哦…啊啊…”呂文德這才發現難怪黃蓉怎  麼會乖乖的聽話了,原來現在黃蓉的陰户被淫藥催激到極,裏面温度熱燙的驚人,  陰户裏的肉壁驚人的緊縮痙攣,吸夾着自己的陰莖爽快無比……加上黃蓉肉體自  動的向她需索讓他又驚又喜高興的猛插猛推…    整整一夜,呂文德盡情地玩弄着這個被情慾燃燒着的雪白胴體,呂文德都是  花叢老手,在密制春藥的強力作用下男人將黃蓉這位武林中的嫺淑美婦身體姦淫  了無數遍。黃蓉最終昏倒在呂文德的牀上。

呂文德也讓上氣不接下坐在牀上,經過一夜的操勞,呂文德就是天賦異炳,性  能力超強,卻也感到腰酸腿軟,他看着昏死過去的黃蓉,用手扶揉着黃蓉那腫脹  的雙乳,黃蓉鮮紅的乳頭一讓呂文德的手碰到就不停地流出奶水。    看着那流出奶水的大奶,呂文德感到不可思議,放了一夜,沒想到竟然還能  露出奶來。黃蓉如果此時是清醒的情況下,一定會發現呂文德那張臉上掛着讓人  心寒的笑容。    呂文德,從牀頭的暗隔中,取出一個紫檀木雕小盒。看着手中之物,在看看  昏死過去的黃蓉,呂文德心中一陣得意,小賤人看你以後還怎麼逃出我的手掌心。    “沒想到當年所得之物,終於有了用武之地了”呂文德打開檀木小盒,從中  取出一物,原來是一對小球,有葡萄大小,小球下方開有一長形小口,球內中空,  輕輕一搖發出清脆的聲音,原來那小球是一對銅鈴。小球上端有一小眼,從球內  伸出條長度適中的透明細絲。    呂文德伸手捏住黃蓉右乳上的乳頭,緩慢的將銅鈴上的絲線繞在她乳頭上,  將乳頭緊緊的捆住。打了一個特殊的結,如果你拉動絲線就會使細線越收越緊,  在這期間黃蓉由於一夜的陰虐,在最後才得到高潮,已經筋疲力盡,在這過程中,  只是本能的扭了扭身子,一躲避乳頭上的痛楚。呂文德如法炮製,將黃蓉左邊的  乳頭也帶好銅鈴。    一對沉甸甸的銅鈴掛在黃蓉那白皙豐滿的乳房上顯得格外搶眼,雖然銅鈴的  分量不重,但仍墜得她那對豐滿的乳房顫顫巍巍。銅鈴具乳頭還有一指長的距離。  垂於乳頭兩側。    呂文德見黃蓉還是沒有醒來便一手抓住一個乳房用力揉了起來。    黃蓉在呂文德的揉搓下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呻吟,不多時她的乳房就漲了起來,  她不安地騷動,無助地扭動身子,試圖躲開那雙魔鬼一樣的手。但那雙手如影隨  形般地緊貼在她幾乎沒有活動餘地的雙乳上,不停地揉搓,不到片刻的時間,她  那兩隻白嫩的乳房竟又漲大了,墨綠色的血管在粉白的皮膚下像蚯蚓一樣暴凸出  來。黃蓉的臉被憋得通紅,汗水順臉頰流了下來,身體不由自主地隨着呂文德揉  搓的節奏搖動輕聲的呻吟也變成了顫聲的哀嚎。黃蓉在如此強烈的刺激下終於清  醒過來。    呂文德感覺到手掌下的乳房在迅速的膨脹,黃蓉絳紅的乳頭開始堅硬起來,  隨着大力的揉捏,摩擦着自己的手掌心。看着黃蓉時伸時曲的小腿,呂文德突然  用手指捻住她嬌嫩的乳頭,一邊用力的向上拉提,一邊狠狠的用力把乳頭在手指  間捏扁。    “啊……”黃蓉痛得搖着頭,嘴裏發出夾雜着痛苦和快樂的叫聲。    “看着你的奶子!你想不想知道?對你這對漂亮的奶子進行懲罰,會是什麼  滋味?……”呂文德抓緊黃蓉的頭髮,把她的頭從牀上拉起來往前按,讓她的臉  湊到自己胸前的那對乳房上,讓她看看自己的乳房現在的樣子。    乳房因乳頭被絲線拉扯而變着形,她那因被絲線纏繞而變得紅紫的乳頭開始  高高的往上翹,乳暈的地方佈滿了扭曲的青色細筋,飽滿的乳頭紅紫得就像隨時  會噴出血來。    她那對熟透了的乳房上,佈滿了哺乳期婦女所特有的青色的血管,由於她鼓  漲飽滿的乳房裏充滿了温暖甜美的乳汁,所以她乳房上青色的血管微微的鼓了出  來,乳房沉重地微微向下垂着,掛在胸前肉唿唿地直晃蕩,散發出熱乎乎的體温  和腥腥的奶香,紅褐色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的乳暈上嵌滿了乳婦特有的小肉珠兒。  乳暈中央,被細絲線纏着的乳頭示威似地上翹着,足有兩釐米長,一釐米粗,深  紅油亮,豐腴發達,上面還佈滿了縱橫的肉紋,濕唿唿,粘漬漬的。好像被糖漿  醃熟泡透的蜜棗兒,散發着誘人的成熟魅力,也仿佛在向猥瑣的男人示威。乳頭  上的細線下方吊着一對金色的鈴鐺,由於黃蓉上下的動作鈴鐺發出清脆悦耳的音  樂。

“這,這,這是什麼”黃蓉看着胸前的飾物,不知所措。    “嘿嘿,這是什麼,這是我送給黃蓉女俠的禮物啊,都説一日夫妻百日恩,  我們一夜夫妻,就算沒有百日恩,我也要送夫人一點小小禮物啊”呂文德看這黃  蓉那媚樣淫笑着”誰和你事夫妻,才不要着勞什子”黃蓉怒道,説罷便伸手去解  乳頭上的細線。呂文德也沒阻攔黃蓉的動作。一副等着看好戲的樣子,笑眯眯的  看着黃蓉的動作。    黃蓉把手伸到絲線上的結頭處,剛一撤動線頭,由於呂文德打的是一個特殊  的活結,黃蓉剛撤動線頭,絲線就將如頭收緊,而下面的鈴鐺也再次響起,不過  這次鈴鐺是自己跳起,而另一側的鈴鐺也跟着在空中舞動起來,黃蓉頓時覺得乳  頭同時收緊。    “啊!……。啊!……”黃蓉突然受到如此強烈的刺激雙手也顧不上再解絲  線了。身子再強烈的刺激下倒在了牀上,下身私處,也再次噴出淫液。    “哈哈”看到如此情景,呂文德不禁發出得意的笑聲”郭夫人,我勸你還是  省省吧,這子母連環鈴可不是誰都能解的,老師告訴你把,這鈴鐺裏面有苗家密  制的一對子蠱,一受到外力拉扯必定環跳,而子蠱相連,一動另外一個必隨之跳  動,你是那不下來的,而且還有一子一母兩個,子蠱一動母蠱必有感應,只要百  裏之內母蠱必有感應子母相應,嘿嘿,要想取下此物,必將母蠱收好,否則後果  你已經嘗到了吧,你是找不到母蠱再那的,就算你找到也不知如何隔絕二者的感  應,哈哈””你無恥,你混蛋”黃蓉怒罵道。    “我是無恥,我是混蛋,不過郭夫人,今後要想好受,就要乖乖聽話”呂文  德得意的笑道。    “不然,有你好看,忙了一夜,好好休息吧,晚上我們還有活動呢,對了,  今天你會感覺一種特別的感受,一會我會叫小蓮來服侍你,乖乖的聽話,不然,  到時你就明白了,下官要處理公務去了”呂文德突然用手指捻住她嬌嫩的乳頭狠  狠的用力把乳頭在手指間捏扁。然後再大笑中,也不穿衣服,扔下發呆的黃蓉揚  長而去。

黄蓉落难2.3.4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