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交 小説】騷貨的野男人

我妻子叫晨晨,她的AV生涯是從一次婚禮上的意外暴露開始的。

那場婚禮,晨晨擔任的是伴娘。我呢,是那場婚禮的攝影師。

我和晨晨,還有新郎新娘都是一個公司的,不過,新娘新郎並不知道晨晨是

我未婚妻,他們甚至都不知道我們認識。

這是怎麼回事呢?因為我們是一家外資企業,老外非常尊重人權,雖然我們

是中國員工,總部也要求給每個女員工整整一年的產假。這一來,中國的老大就

不高興了,你們尊重人權,我們這裏活兒誰幹?尤其是前年中國開放二胎,許多

資深女員工都回家生孩子,只好緊急招聘人手來頂替。我們聽説老大親自給HR

打招唿:不招已婚但是還沒生孩子的女員工。

當然,這些都是聽説,外企特別注重形象,不可能公開搞這種明擺着的歧視。

這些都是不上枱面的潛規則,只有我們內部人知道,外面應聘失敗的小姑娘,還

都以為是自己能力不足呢,哪知道她們是倒黴在男朋友或者老公身上。

再説晨晨,我和晨晨是同一所大學的,不過我是學市場的,她是學財務的。

還在大學一年級,這個身材修長、相貌出眾的美女就吸引了我。在我追求下,

晨晨成了我女朋友,我們在外面租了一間房子,度過了非常快樂的性福時光。畢

業後,又一起到一座沿海城市工作,繼續享受性福。

去年,晨晨所在的公司撤出中國。我們公司正好在緊急招財務,原來的那個

財務回家生孩子去了。我打聽了一下情況,幫她寫了一份簡歷投過去。由於我知

根知底,幫她寫的簡歷非常對口,她很快就獲得面試機會。

面試的時候,聊了幾句以後,HR裝作隨意地樣子問:「有男朋友嗎?」

我們對這個問題早有準備,晨晨説:「有,在國外讀書。」這是我和她商量

的。不能説沒有男朋友,因為HR閲人無數,精得跟鬼一樣,像晨晨那麼漂亮的

姑娘,説沒男朋友,他們怎麼可能相信?還不如説男朋友在國外讀書,更加可信

HR裝作關心的樣子:「哦,兩地分居,很辛苦啊。那你們還打算將來結婚

晨晨説:「當然了。我要等他的,他還有三年畢業,等他畢業回國了我們就

結婚。」

HR一聽就放心了,這個姑娘至少三年不會請假。她又問:「你喜歡孩子嗎?

現在二胎放開了,你男朋友國外留學回來,條件不錯的,應該生兩個吧。」

「喜歡是喜歡,不過我們都覺得,現在還年輕,還是先忙事業吧,尤其他剛

從國外回來,事業剛剛起步,恐怕顧不上要孩子。」

HR滿意地笑了。財務這種工作,本來絕大多數就是女生幹的,戰勝女生就

戰勝了競爭對手。這幾個問題回答完,晨晨就已經把90% 的對手甩在身後。再

加上她能力也不錯,最後順利拿到了這個職位。

就這樣我的未婚妻悄悄地成了我同事。當然,我們從來都裝着不認識,在樓

裏碰到了,也不打招唿。有時候,聽到同事們議論那個新來的小美女,甚至還有

人流着口水想要追她。我也只是笑笑,心想你們心目裏的女神,小屄早就被我的

肉棍磨出繭了。

過了幾個月,晨晨在公司裏漸漸站穩了腳跟。她也開始放出風聲,先是抱怨

説跟國外的男朋友一年都見不到幾次面,後來就宣佈跟男朋友分手了。這一下,

馬上就有一羣老大姐給她介紹男朋友,公司裏的單身狼更是像看見了肥肉一樣,

最多的時候,她一天就收到10束玫瑰花!

晨晨當然不能接受,她藉口剛剛分手,心情不好,暫時不想再找男朋友,把

花統統扔掉了。回到家裏,她卻非常得意,對我説:「你看你老婆的魅力,迷死

了多少男人!」

我淫笑一聲,三下兩下扒下她褲子,她的一雙苗條性感的美腿頓時露出來。

雖然已經看了五年多了,但這雙長腿好像總是看不夠,總是馬上就能讓我硬

起來。我説:「管你迷死多少男人,你照樣要被乾死在老公屌下!」

我按着她脖子讓她趴在沙發上,翹着肉棍直插進去,發現小屄裏早就濕了,

滑得不得了。這個姿勢插得特別有征服感,我邊插邊説:「小騷貨,浪成這樣了!

外面有了野男人,小屄就發了大水,等着男人操了!」

晨晨一邊哼哼,一邊晃着屁股説:「哪有!小屄裏的水是為老公大屌準備的!」

這一點我調教得不錯,我們喜歡一邊操屄,一邊説些粗話,晨晨説起屄和屌

來毫無障礙。

我撫摸着她的兩條大腿內側,那裏是她的敏感地帶,她頓時舒服得直哼哼。

我説:「還狡辯!平時怎麼不見你有那麼多水?怎麼今天收了玫瑰花,水一

下子就多了十倍?」

晨晨沒話説了,她把臉埋在沙發裏,「啊!啊!」大聲呻吟,不回答。

我看她不回答,知道我説的沒錯,不由地心裏一激蕩,使勁搓着她奶子説:

「小騷貨!我知道你是個小騷貨,十個男人送花,就多了十倍水,你是想要那十

個男人一起操你的小屄,對不對?」

晨晨被我後面插着屄,前面搓着奶子,操得連連嬌喘。她抬起頭來嗔怪地説:

「別瞎説了,老公,我的小屄是專供老公操的,別的男人碰都別想碰!啊,不是,

別説碰了,看都別想看!」

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説出「十幾個男人一起操屄」,突然感覺到刺激無

比,肉棍憑空大了一圈,變得更硬了。連晨晨都感覺到了:「老公,你的大屌更

大了,啊,喔,操得我好舒服,啊~」

我説:「這麼大的屌,不是老公的,是別的男人的,是十個男人的大屌一起

插你,所以才這麼大!」

晨晨叫道:「停!老公停一下!」

我停了下來。晨晨屁股縮了縮,我頓時感覺到屌上一緊,可愛的小屄夾了我

晨晨回過頭來,對我拋了一個放浪的媚眼:「別騙我了,是老公的屌!小屄

認識老公的屌!」

被她一挑逗,我頓時更加興奮了,抓住她的大白屁股,使勁抽插起來,同時

用力揪着她乳頭。一邊插一邊吼道:「胡説!不是你老公,是野男人!是十個野

男人!」

晨晨的翹臀被我撞得啪啪直響,在我疾風驟雨般的攻勢下,她嘴裏也是嗷嗷

直叫:「哇!老公,你操得我太爽了!老公,你今天怎麼這麼厲害!我做你老婆

太幸福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麼變得這麼厲害。我覺得好像真的有十個野男人在我家裏,

跟我一起在操我老婆。我想像着這個淫蕩的場景,覺得肉棍越來越粗,越來越硬,

我也插得越來越用力,瘋狂地吼道:「不是老公,是十個野男人!説,十個野男

晨晨順從地説:「十個野男人,是十個野男人!啊~啊~好舒服~」

我們經常做愛説粗話,她知道我喜歡聽這些,所以我讓她説什麼她就説什麼。

「十個野男人幹什麼?」

「十個野男人……嗯,不知道……啊~喔~用力啊,再快點!」我們説的粗

話雖然多,還從來沒説過別人操她的屄,她還是説不出口。

但是我已經沉沒在十個男人同時操她的想像當中,我啪啪地撞着她屁股:

「十個野男人在操你小屄!快説!」

「啊~好,是十個野男人操我小屄,哦~小屄好舒服!」

老婆的話更加刺激了我,好像真的有十個男人和我肩並肩地操着她。我用盡

全身力氣插着她的小屄,肉棍變得滾燙,她的乳頭被我揪得老長。

「喔~疼!老公輕點,奶子快要揪掉了!」

我立即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扇了一巴掌:「你叫誰輕點?誰在揪你奶子?」

「啊~啊~是老公啊!」

「是野男人!」

「啊,對,是野男人!求求你野男人,我奶子快被你揪掉了!」

老婆親口把我叫作野男人,我覺得極度刺激。我停止肉棍插送,命令道:

「用你的小屄數一下,幾個男人在插你?」

晨晨晃晃屁股,撒嬌地説:「別停啊,人家舒服着呢!」

「數!數完了再插!」

晨晨乖乖地夾一夾小屄:「一個野男人,兩個野男人,三個野男人……」

小屄一下一下的,像個小嘴一樣吸着我的屌,我淫笑道:「哈哈,小騷貨,

小屄夠緊的,你老公可真是有福氣。」

馬上我又換一個聲音説:「奶子也夠翹,揪着真舒服!喂,你快點,該輪到

我操屄了!」然後再換一個聲音説:「哈哈,這個小屄今天就便宜我們兄弟十個

了!」又換一個聲音説:「我們十根大屌,可把這小騷貨爽上天了!」

我扮演着十個男人,晨晨的小屄夾了十次,終於數完了,連忙在沙發上趴好,

翹起那粉紅的小屄,嬌媚地説:「野男人哥哥,我的小屄夾的你們舒服吧?我老

公不在家,快來插小妹的騷屄啊!」

我的肉棍硬的都有些疼了,一聽她這麼淫蕩的聲調,更加受不了了,立即開

始全速衝刺。

晨晨不停尖叫:「啊~啊~野男人哥哥,你插的妹妹好爽啊~」

她主動拉着我的手揉着她奶子:「來,這個野男人哥哥,你來摸摸妹妹奶子!

啊~我要爽翻天了!用力操我呀!」

這個小騷貨,還騷出花樣來了,我喘着氣説:「説清楚,是哪個野男人!給

你送花的都是什麼人,一個一個説清楚了!」

「喔~喔~第一個,是銷售部的小張,喔~舒服~」

「哦,小張啊,我知道,挺帥的小夥子呢!小騷貨,現在就是小張在插你,

插得你爽不爽!」

「爽!爽!小張哥哥,求求你,就這麼用力插,不要停!」

我使勁拍了一下她屁股,雪白的屁股上頓時起了一個紅印子:「小騷貨,小

屄還讓小張操!出了好多水啊,你這騷屄讓小張操的可真爽!」

「對!對!我的騷屄誰都能操!」只要我一直操着她,她什麼都肯説。

「第二個呢?第二個是誰?」

「是大客户部的老宋。」

「老宋?不認識。啥樣子?帥不帥?」

「不帥,個子不高,年紀也大了,臉黑黑的,但是很色,有點猥瑣。」

「賤貨!你不光騷,還賤!猥瑣大叔都能操你!好,現在老宋操你了!」

「啊~啊~我是賤貨!老宋操得好!」

晨晨的奶子被我撞得一晃一晃的,淫蕩極了。她拉着我的手握住自己的奶子,

説:「小張,你也別閒着,來,你來揉揉我奶子。啊~」

晨晨完全進入了狀態,竟然想像得出操屄的真的換了一個人,小張從操屄的

換成了揉奶子的。

我給她挑逗得血脈噴張,聲音都沙啞了:「還有誰?還有誰在操你,都説出

「還有技術部的小錢和小孫,他們都送花了。啊~啊~他們在舔我,一個舔

我奶頭,一個舔我小腹,喔~受不了了,奶子酸酸麻麻的,舔的我好舒服~~」

「你的嘴呢?你嘴裏還含着一根屌,是誰的?」

「我也不知道是誰的?有一束花,我也不知道是誰送的,啊~喔~反正我就

含着他的大屌了……」

晨晨裝成口齒不清的樣子,好像嘴裏真的含着一根大屌。

我再也忍不住了,這騷貨演的太真了。本來還想從一數到十,把十個野男人

一個一個説一遍。聽到她這麼淫賤的話,不由地龜頭一陣酸麻,把精液全部傾瀉

在她濕潤的小屄內。晨晨也在恩恩啊啊的呻吟聲中達到快樂的高潮。

這次角色扮演給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我們以前扮演過的警察、護士、老

師,都沒有這次刺激,我覺得那種羣交的場面好像更加能讓人瘋狂。

第二天早上,我和晨晨説起前一天的瘋狂,我淫笑着説:「原來我的小騷貨

要十個野男人一起幹才特別開心。」

晨晨説:「哪有啊!是老公在幹我,我知道是老公的屌,我就配合你玩玩啦!」

我再怎麼威逼利誘,她都不肯承認幻想過要一羣野男人來幹她。她堅持説她

只愛我一個,只讓我一個人操,其他男人她都看不上。

不過那只是白天,到了晚上做愛,做得狀態上來了,她又是讓説什麼就説什

麼了。一羣野男人幹老婆成了我最喜歡的遊戲,我終於把十個男人一個一個數了

一遍,是哪幾個男人送的花,那些男人都長什麼樣,帥不帥,色不色,雞巴大不

大,他們怎麼幹你,誰在插屄,誰在揉奶子……

骚货的野男人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