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 操 小説】充斥豪情的性愛

充斥豪情的性愛

那一天我們坐在淡水站後方草地上,夕陽剛大地平線上消掉,四周人聲也逐漸沉寂,白色裙子實袈溱太薄,屢屢被草尖穿透,扎得我很不舒暢,我扭動屁股以減輕刺人的滋味,卻不想站起來,寂靜漆黑的氛圍,常讓我有一種感悲傷懷,我當心翼翼躺下,生怕草尖刺痛,雙手交叉橫於腦後,靜靜想着苦衷,小張坐在一旁緊盯着我看,我察覺手橫在腦後當兒,也使我胸部加倍凸起,但也不好急速放下手,以免傷人自負。

「嗯(no,)……」

小張是公司營業,滑頭滑腦,公事倒還居心,今天在淡水的會餐,因為師長教師加班不克不及來接我,他一挺身而出我也隨口準許,倒是淡水夕照吸引我在此立足。

正想不出若何放下手較好,小張忽然低下頭吻住我雙唇,也許是情況使然,我沒有掙扎,心裏一片紛亂,也或許婚後的平淡,讓我鮮攀來一次外遇……,總之,小張的舌並沒遭受抵擋。他嘴裏淡淡的煙味攙雜着紅酒氣味,噴到我喉嚨深處,我也伸出舌與他的交纏,他用力吸吮我的津液,舌尖在我口中如交媾般伸縮,一陣漣漪,我終於和他抱在一路,在草地上豪情擁吻。他不虛心的在乳房上殘虐,時而捏時而擠,乳頭更是玩弄對像,弄得它高高挺拔。

對於我異乎常情的回應,小張的亢奮自是可想而知。在辦公室裏,我和他(乎沒什麼交談,他的初級笑話甚至讓我厭惡,倒是辦公室裏那些未經人事的小女生,常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他也樂得在旁陪笑(我認為那是淫笑)。

總之,不管怎麼説,我老是和小張擁袈溱一路了,他看出我已動情,的確毫無顧忌的在我身上予取予求,就像a片裏豪情表演的戲碼,逐漸的,低聲吟哦大我口中發出,他迅即伸手摸向我褲底,中指並穿透褲縫,直搗要塞。

小張粗暴的動作讓我異常反感,我推開他伸入要塞的手指,要他慢點,他居然舉着中指説,都這麼濕了,再慢你吃得消嗎?我氣得屈起右膝敞開爬在我身上的他,逕自走向捷運站乘車返家。

一面自怨自艾碰着了急色鬼,一面也光榮沒和這個混亂無章的傢伙端的銷。不然被他纏上,真是沒完沒了,想不通剛才怎麼會鬼迷心竅,這個憎惡鬼早該和他劃清界線才對。一路上妄圖天開,又感到褲底的污穢,吃緊忙忙衝進家門,看看掛鍾,已近吃緊點,這逝世鬼還不回家,心裏積怨劍拔弩張,恨不得好好哭上一場,可又哭不出來,只好恨恨走進浴室,將污穢洗淨,上牀睡覺。

唉!這是什麼鬼日子呀!

他一聽,高興了,匆忙追問:「舒不舒暢?舒不舒暢?來了(次?啊?啊?(次高潮?啊?」

經由一夜折騰,第二天起了個「大晚」,師長教師一邊抱怨我沒轉鬧鐘,一邊抱怨我沒早點喚醒他,十分艱苦,才促上車往公司駛去,車上師長教師又抱怨遲到公司要扣錢,一副很不爽的模樣,為了安慰他,我嗲聲嗲氣的跟他説:「誰叫你昨晚那麼厲害嘛!」

我沒好氣的回它:「你就淨會欺負人家。」我的原意是:「你都不管我要不要就硬插進來,你只會欺負我。」他倒認為我還在撒嬌,一副志自得滿,看他一邊專心開車,一邊嘴角微微含笑。我心想:糟了,今晚他肯定帶酒回家,唉,可憐的老公!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一天就如許促以前。

下班師長教師來接我,一進車門,不雅不其然,後座不雅然擺了一瓶酒,真讓人哭笑不得,今天他特別勤快,所有家事一肩承,我也樂得逍遙。不一會,家事做完,他又忙着安排「氛圍」,在牀頭玻璃櫃內拿出塵封已久的燭台,那是娶親前我送給他的誕辰禮品,他以前是夠浪漫,情感比女生還纖細,哪是如今這般俗氣。

他點燃蠟燭,關了燈,燭光跳躍在我們臉上,在酒杯裏注了酒,我們在窗前席地啜飲,他起身到音響旁,樂音一下賤泄出來:「closeeverydoortome,hidealltheworldfromme……」,哀傷曲調,我要他換一首,他順手一撥,巨大聲浪澎湃而出:「沒時光,我沒時光……」他嚇了一跳,匆忙關掉落音響,訕訕的在我身旁坐下。

聊了一會家常瑣事,他有些閒不住,順手拉開窗簾,怠白色的月光刷的射進房裏,好美的月,我讚嘆着走到窗邊,觀賞着夜景,他在後擁着我,兩人默默站立。

少焉,我跟他説:「去觀光吧!」他沒答覆,只是更用力抱着我,接着在我耳後親吻。我轉過火回應,月光下,他的臉有些慘白、眼底有些憂悒,是生活的壓力吧?

照樣我逼他太緊了?

我愛憐的撫着他的臉頰,他不吭氣,默默伸手拉我往牀邊走,輕輕褪去我倆衣物,然後將我雙腿分開,站在牀邊俯視,眼裏爆發年少時的痴狂,這麼美麗的月色,也讓他想起以往的青澀吧?我感染了他的思路,不由害羞起來,伸手擋鄙人體,他的眼光隨即往乳房逡巡,我心不自已的怦怦跳起,良久沒這滋味了,我想。

「怦怦」,心越跳越快……

「……怦怦……」、「不管了。」

「……怦怦……」、「創造宇……咳,生孩子也不錯。」

「……怦怦……」、「你的好大!」

「……怦怦……」、「要不要咬一下?」

「……怦怦怦……」、「嗯……」

「……怦怦怦……」、「喂,不克不及悠揭捉齒!」

「……怦怦怦……」、「鬍鬚扎到,很痛耶!」

「……怦怦怦……」、「扎到哪了?」

「……怦怦怦……」、「進來嘛!」

「……怦怦怦怦……」、「不急……」

「……怦怦怦怦……」、「快點啦!」

「……怦怦怦怦……」、「好啦……」

「……怦怦怦怦……」、「用力啦!」

「……怦怦怦怦……」、「已經很用力了。」

字數:1.2萬

「……怦怦怦……」、「還沒……」

「……怦怦怦……」、「你喝酒潦攀欄?」

「……怦怦怦……」、「嗯……」

「……怦怦怦……」、「比昨天大……」

「……怦怦怦……」也比昨天久。「

「……怦怦怦……」、「當然,xo嘛!」

「……怦怦怦……」、「那昨天呢?」

「……怦怦……」、「紹興。」

「……怦怦……」、「會懷孕的。」

「……怦怦……」、「用咬的好不好?」

「……怦怦……」、「好。」

「……怦怦怦……」、「吞下去喔!」

「……怦怦怦……」、「不要,好!」

「……怦怦怦怦……」、「吞下去啦!就這一次,請託啦!」

睡夢中聽到滅頂鬼不雅然又鬼鬼祟祟進來,今天正困,暫且不為己甚,未料他見我沒大發雷霆,涎着臉就撲上來,我還來得及反竽暌功,已被他脱光衣物,想推開全身酒臭的他,又力不大心,只得隨它在裏頭刺戳,陰道乾澀,心裏又不高興,一點也引不起興趣。倒是滅頂鬼,幾回再三喊着:「好緊好緊,好爽好爽」,酒後的他耐力實足,狠狠的搞了許久才停止,接着回頭做他的清秋大夢。

「吞一點就好?」

「嗯,嗯(no,no)……」

「那抹在你身上好了。」

「嗯,嗯,嗯(no,no,no)……」

百無聊賴之餘,到處翻翻弄弄,他抽屜擺着(本相簿,翻開日期最早的一本,第頁就鐐是我的獨照,那是我平生中最美的時刻吧,泛黃的┞氛片也掩蓋不了當時的芳華,鮮豔的花裙猶似在風中飛揚,照片背後,他慎重的寫下日期,19xx年x月x日和xx第一次在溪頭。是啊!第一次在溪頭,我不禁微笑起來。

「那你記點綴鬧鐘。」

我衝進浴室把它吐出,鬆了一口氣,逝世鬼趁機佔便宜,還轉什麼鬧鐘,搞了一晚還不好好睡,老娘才不叫你。

「……怦怦怦怦怦……」、「你好了沒?快幹了!」

「zzzzzzzzz……對了,有沒有比xo還貴的?」

吃了(口便當,沒啥胃口,丟下筷子,打開闢箱拿了瓶可樂在沙發坐下,想想不寧願又撥了(口飯,這歲首器械真貴,七、八十塊的便當,弄得像狗食。按一下遙控器,畫面還未竽暌箍現,倒是「ㄏㄚㄏㄚ嗯嗯」聲先一步迸了出來,自負買了這部33寸電視,滅頂鬼就只看十七頻道,沒看他轉台過。畫面上依然是妖精打鬥,馬賽克佔了1/3畫面,我恨恨的關掉落電視,再也沒心思吃飯,走到牀邊打開灌音座想聽聽音樂,未料一放音,照樣「嗯……嗯……嗯……」,這色鬼必定又給我偷打0204……,出差回來非給他好看弗成。

上一次作愛時,我正在欲仙欲逝世,他忽然蹦了一句:「不像。」弄得我一頭霧水。我問他什麼不像,他興衝衝的爬起來放灌音帶,音質亂差的,倒是淫聲浪語部分特別清跋扈,他自得的説:「如許叫才對嘛,做了n次了,還沒一點長進。」我禁不住鼓動,紅着臉試着叫了(聲:「歐……親哥哥……喔喔……大雞巴哥哥……喔喔……」還待想有什麼形容詞可以形容「爽」,他先一步「噗噗」射了出來,真是該逝世的叫牀。我困惑正常女人會如斯這般雞貓子鬼叫,當然,歡場之中,為了煢居(個恩客,説不得要偷個巧,像我平常就不太夠,再來那麼一下,還睡得着覺嗎?

那次觀光真是坎坷,一下是我mc來,接着又是他補考,日期一延再延,十分艱苦成行時暑假已即將停止,顧不得家裏寄來的生活費已快用完,我們照樣勉強出發,一路上當然是克克難難,能省則省,晚上天然也找平易近宿,那家平易近宿的熱水器就在我們房邊,(個房間共用一個,整夜譁譁響,每被吵醒一次,他都想再來,直到熱水器再也吵不覺悟們。

我那時已有性經驗,不是全然好夢,但也不是很糟,(在今後的故事裏再告訴各位)總之,和他相處後,我就想擺脱以前暗影,幻想將來。

當然我不會讓他知道我早非處子,並且我也認定他是我生射中第一個漢子,所以在他第一次接觸到我私處時,我仍壓不住心裏的悸動。

行前我已預感會有進一步成長,所以一進房對他的吃緊擁吻並不奇怪,回以更激烈的豪情,嚶嚀着在他懷裏扭動,他將我緊抱,乳房緊緊,緊緊與他胸口相貼,小腹上已可感到它敏捷勃起,他伸手按住我臀部,讓我感到它的熱烈,並撩高花裙,伸進我特意為它穿戴,純白色小三角褲,在屁股上反覆摩挲,不一會,我倆已赤裸躺在牀上,第一次的他的表示,各位都很清跋扈,不消多説。

第二次則換我表示不佳,他賡續自責,(乎都是照表操課,不過昔時他真是夠水準呢!

xxxxx其實,對於她的以前,早在她妹妹口中得知,婚外情這檔事在現今社會也沒啥大不了,何況知道這事,照樣在和小姨子翻雲覆雨之後,只是漢子可憐的自負,讓我心裏醭,婚前行動猶可解釋,婚後出軌很難令我釋懷,好笑的是,就像三流腳本,劇情成長老是大你最要好的同夥開端,終結於最後一個知道的你。然後編劇匯合理化外遇,演員會醜化你的不堪,不雅眾則會為她們?#悖闃徊還親璋峭庥齙牡諶擼換牡桑抗適履兀懇泊竽暌鼓且惶煒税傘?br>

那一天,下班後回家,小姨子笑盈盈大廚房迎了出來,我才知道太太回嘉義,小姨子奉命為我燒飯,整頓家務,這(年來她出落得加倍美麗,比太太猶勝三分,身材也許瘦了些,乳房也許小了些,那一分清純倒是十分令我入神。

「……怦怦……」、「你拿了套子嗎?」

和她一路用餐也是一種享受,輕柔話語,怠鈴般笑聲,唉,多久沒在妻的身上出現了呢?用完飯她整頓好碗筷,要我十點叫她起來讀書,便進房歇息,我樂得獨處,好好把企畫案從新思慮一遍。

進房叫她時已吃緊點了,我有點愧咎的推開房門,她沒關燈,大概是怕睡得太沉,到時起不了牀。氣象很熱,盜等固然賡續搖頭,依然讓她汗出如漿,她和衣而睡,雙手置於腹部平躺,t恤稍微拉高,和裙腰稍有距離,深凹的小肚眼兒嵌在平坦的小腹上,跟着唿吸一上一下浮動,望着她清秀臉龐,陰莖已然奮而勃起,我輕推她膝蓋假意要喚醒她,她「嗯」的回身側卧,依舊沉睡,我大着膽量將手放在臀部上輕搖她,她漸漸展開眼,我持續輕撫她屁股,藉口時光已到要她起牀,趁機吃豆腐,她「嗯」的一聲,屈起右膝,回身復竽暌怪平躺,雙腿成「1>」狀,輕薄短裙被電扇吹得緊貼肌膚,面前出現的三角地帶立時使我按奈不住,我啞着聲要她起牀,左手不由得撫向她膝蓋,她一動不動,我的手顫抖着續往上走,穿過裙擺,穿過褲縫,母指抵在她的陰核上,其他四指覆住小腹下方,輕柔的在陰毛上撫摩。

她的體毛不多,陰毛也長得纖細,我將它們纏在手指褻玩,一面用掌心按壓她私處,她顫抖着伸直右腿,用力想推開撒旦的手,我不敢抬眼,生怕看到堅辭的眼神,於是持續在她陰部賡續摩挲,她仍然不二一語,但身材扭動更加激烈,終於她攀住我掉聲哭了出來。

待她喘氣已定,含着淚水帶着微笑偎在我懷中時,我才真正放下心,開端為她寬衣,在燈光下,她靦腆不依,卻竽暌怪充斥等待的神情讓我深深留戀,臉上油光和汗跡構成一幅淫靡畫面,我想起感官世界裏的阿部定。是季世紀裏男女的悲情嗎?我心裏驚恐,又止不住強烈欲情,衣服一件一件被我擲到牀下……

氣象實袈溱太熱了,撫在肌膚上都是一把汗,我們滾在牀上互相摸索對方,她已不若方才羞怯,逐漸接收撫觸並不時快活的吟哦,我掰開她的雙腿,她無邪爛漫張開,處女的矜持早已拋到九霄雲外,我心裏有一絲驚恐,也有一絲欣喜,怕母老虎發威是其一,罪行感暗影也一向不克不及清除,然則她的美實袈溱令我無法術手,何況她還幾回再三露出欲望再進一步的神情?終於我俯下頭,拋開束縛,進一步遂行我的欲望……

她的陰毛在汗水之下油黑泛亮,疏落長鄙人恥骨鄰近,像剛發育的少女,其實她也確切不大,才剛滿十八,陰唇出現稍許粉紅,口已然展開,淫水泛在洞口處閃閃發亮,我不由得垂頭吻上,淫穢的味道混淆着汗味,在加上淡淡的尿騷,強烈的在我腦門炸開,不遑細心品嘗,我挺着陽具用力往她洞口塞入,她咬緊牙關不二一語,任憑我在她體內殘虐,緊窄肉壁箍的我發痛,我掉落臂一切用力刺戳,希圖知足大未滿足的欲求,終於,我全身大汗壓在她身上賡續喘氣,她愛憐的撫着我的頭,少焉,推開我,陽具分開她時,我清跋扈看到一縷血大琅綾擎漸漸流下……

我愛憐的拿起面紙輕輕為她擦拭,她的陰唇已然紅腫,流下的血水固然不多,卻也將面紙染得通紅,我細心為她處理善後,心裏賡續自責,下一步我又該怎麼走呢?離婚娶小姨子?照樣裝做什麼都沒產生過?照樣持續偷情?百念紛陳竟然找不到渾然一體的良方。

她似乎下定決心,張開眼直瞪着我,清秀臉龐一片煞白,我到底做了什麼呀,我羞愧的低下頭不敢面對她,只是賡續喃喃報歉,她擁住我,如安撫孩子般,輕撫我的頭髮,慢慢道出她對我的情愫和欲望,當然,老婆外遇的殘繪事實也在絮絮不休的陳述中漏出口風,我難掩心裏醭,在她懷裏抽泣,她似有意補償老婆對我的虧欠,盡力在我身上撫弄,妄圖讓我在她身上發泄肝火,看着她依然紅腫的下體,實袈溱也不忍心再次摧殘,她衝動我的體諒,紅着臉俯下頭,將垂軟的它含在嘴裏逗弄,它禁不住刺激在她口裏賡續跳動,不多時,又已堅挺,她加倍負責的為它辦事,口水來不及吞咽,在闃無人聲的夜裏啪啪作響,陰莖上流滿她的口水,她加倍盡力套動,舌頭在陰莖頂端賡續滑動。

我架起她雙股細心打量她的屄,洞裏溪水已然盈滿,正遲緩滲出,間或還可看到血絲,壓在尖的血腥味讓我更形衝動,於是用雙腿夾住她頭部往下壓,讓它更深刻喉嚨,一面舔舐她陰部,她快活得拼命搖活着屁股,淫水流蕩在我嘴邊下顎,終於她不由得大聲喘氣,肛門和陰唇賡續抽搐,我知道她高潮已至,將陽具用力塞入她喉嚨深處,只聽她呃呃作聲,一股衝動再也不由得發射。

唉,如果天天他都這麼竽暌孤猛就好了,偏偏卻挑在今夜。

[本帖最後由geyeai.com編輯]

充斥豪情的性爱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