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 小説】我的爆乳巨臀專用肉便器(31)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三十一)

我用手指逗了逗何惠嬌嫩的小奶頭,笑道:「你是開玩笑還是真的?」何惠把臉蛋湊過來,揚起下巴,一副不講理又求寵的腔調,仿佛要我親她一口,説:「當然是真的。」我扯了一下何惠的奶頭,説:「何蕊年紀太小了。」何惠的縴手拂過我的陰囊,説:「哪兒小啊,你沒看到她奶子比我還大,該發育的都發育好了。」説着把頭靠在我的胸口,説:「我妹妹笨笨的,不知道被多少小流氓盯着呢,你要是不下手,她遲早要被人欺負。」我暗笑,你妹妹已經被我欺負得不要不要了,你這頭笨母馬還不知道呢。我又搖了搖頭,説:「不行,年紀太小了。」何惠見我不鬆口,顯得有些焦急,忽然湊上我的耳邊,輕輕説:「那你看我媽怎麼樣?」我心中滿是呵呵,這頭賤畜真是自私下賤到了極點,可謂毫無底線,為了自己不但要出賣妹妹,現在還要出賣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的老娘,可見現在學校教出來的所謂「好學生」是什麼貨色,她的媽媽魏貞文化不高、妹妹何蕊成績一般,但都有一顆善良的心,而何惠表面光鮮,是個學習體育全能的優等生、屌絲們眼中的女神,人品簡直比最髒的婊子還爛。我不由慶幸自己以前是個差生沒讀過大學,也堅定了用最殘酷的手段調教這匹小母馬的信念。

我抱着逗逗她的心態,笑道:「你媽媽真是個大美人。」何惠露出愚蠢的笑容,説:「我就知道你喜歡我媽!」我笑呵呵道:「可是喜歡有什麼用,你媽媽是有夫之婦啊。」何惠一笑,不屑地説:「我媽媽活寡守了好幾年啦,而且我觀察過,她平常看你的眼神、聽你話的反應,和對爸爸沒有什麼區別,她一定對你有意思。」我暗笑,真是太天真了,説:「要是真這樣,不就等於説要她背叛丈夫?」何惠輕撫我的雞巴根,説:「我媽媽很沒有主見,只要我和她説了我們的事,她一定會來伺候你啦。」何惠的涼薄無情令人心寒,我知道她的想法是這樣的:她根本不感激她媽媽為她做出的犧牲,為了她,魏貞一天打好幾份工,從早到晚幾乎沒有休息,吃的是菜市場剩下的爛菜,住的是城中村的狗窩。這是她知道的。她不知道的是,魏貞為了她,被自己的親戚調戲,被村民們毆辱,在威逼下被有錢的主人隨意操弄,幹大肚子,當成母畜調教,強顏歡笑自稱奶牛伺候主人,小嘴被當成便器灌尿,香舌被當成草紙為主人舔肛、當成腳布為主人舔腳,大肥奶子不但被當成主人擦澡用的人肉海綿、閣腳用的人肉腳凳,還被當成主人的人肉籃球、即使被打成密佈掌印的爛桃子哀啼流淚也不敢稍微躲避一下;大白屁股除了被當成肉鼓隨意掌摑,發出清脆而淫糜的肉響,敏感的屁眼還像輪胎的充氣口一樣被灌入大量液體,把肚子撐得滾圓欲裂,然後在猥褻的屁聲和悽慘的悲啼中搖晃大屁股表演巨臀糞雨。有一次魏貞跪在我的胯間專心為我吹簫,我提起魏貞的一隻乳峯,用巨掌細細品味,無論從肌膚的細緻嫩滑還是乳肉的肥軟彈手,都在我生平中玩過的數以百計的美女中屬於罕見,即使十幾歲的幼女也不過如此,何況這雙尺度驚人、肥熟無比的世界級大奶子;再看胯下魏貞的臉蛋,也使大多數女明星黯然失色。這樣的美女在現實生活中,即使億萬富豪也很難追到,追到也只能小心翼翼地供着,卻被我調教成豬狗不如的奴寵,含着我沒洗過的大雞巴賣力吞吐,這全都是因為要支撐家庭啊,而現在魏貞的寶貝女兒卻毫不領情,相反恨她的母親沒有給她優越的條件,竟然要母親幫她處理男朋友的性慾,這麼惡劣的女兒真是活該下地獄。不過,她大可以放心,因為我可以保證她活着就能見識地獄。

我伸手捏了捏何惠的臉蛋,笑道:「小傻瓜,胡思亂想什麼呢,我愛的是你,又不是你媽媽和你妹妹。」湊上去在何惠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説:「而且你吹簫吹得這麼好,可把我爽死了,怎麼會找其他女人。」何惠聽了,粉拳打在我的胸膛上,撒嬌説:「討厭!」看得出心裏美滋滋的。我今天卻再也對她提不起興趣,巨掌伸出,故意衝着何惠受傷的大屁股猛擊一掌,何惠「啊」的一聲,疼的眼角迸淚,卻因為要討好我一臉媚笑。我淡淡地吩咐她穿好衣裙子,藉口要趕個一個會讓她自己坐公交回學校。何惠還以為我不屑於她異想天開的提議所以才表現出冷淡,出奇的温柔,在我臉上啄了一口。我十分厭惡但裝作真情地打發她走了。

我開車回家,肉棒卻變得硬邦邦的。搞來搞去,還是魏貞最好玩,主要是魏貞作為從小伺候男人的尤物,特別體貼人意。我幹魏貞的時候,身體稍微一動魏貞就會立馬換到我想要變換的體位,到後來甚至連身體也不需要動,只要雞巴在騷逼裏向上一翹,魏貞就馬上會意,這種心靈上的默契,好像我們是幾十年的老夫妻。我把魏貞幹得高潮脱力,奄奄一息,但等我一射精,魏貞會不顧疲累,用小嘴為我清理肉棒,如果我出汗了,魏貞會去漱個口,再給我全身來個舌浴,把汗水舔掉。口爆的時候,如果我還要繼續撒尿,魏貞會感知到,瞬間調整成撒尿最舒服的舌位,最絕的是,在為我做毒龍時,只要我的肛門肌肉略一收縮,魏貞就會心有靈犀,舌頭靈巧地移動到我的爽點。魏貞老實而且話不多,但很開朗,常常被我的説笑逗得花枝亂顫,一雙顫巍巍的大奶子像豆腐花一樣晃蕩不已。有時我捉弄她——比如讓她含住我的精液不準吞下,她會用姐姐看着調皮的弟弟一樣責怪但溺愛的眼神看着我。和魏貞在一起,這個比我大六歲的少婦讓我頗有依戀之感。

車開到了家門口,我促狹地打開了震蛋開關,等待着美肉熟母夾着雙腿,抖動着炫目的乳浪來幫我開門。可是等了一會兒,居然沒有。我只好打開門,想着待會兒怎麼懲罰這頭不聽話的奶牛。結果上上下下把家裏走了個遍,除了兩條狗大老爺們似地在睡覺,居然沒發現魏貞。幸好我給魏貞放的震蛋可以開啓定位。我把開關用數據線聯到手機上,上了車。

魏貞的地點離家有一段距離,我開車穿街過市,來到一處小巷口。只聽小巷裏亂鬨鬨的聚集了一批人,不知道在幹什麼,我把車悄悄開進去,一看,他媽的沒王法了,只見一羣漢子圍着一個人舉棍在打,旁邊還有個傻逼舉着攝像頭在拍。人命關天,我摁下喇叭,路虎碩大的體型使鳴聲足夠有威懾力,一羣人不知誰發了聲喊,紛紛散了逃走,連攝像機都摔在地上。等人跑完了,我上前一看,只見被打的是個女人,伏在地上,緊緊抱着肚子,身上臭烘烘的。我走過去,把她的頭抬起來一看,不是魏貞是誰?只見魏貞口角流血,已經被打得半昏迷了,看到是我,一雙美目一亮,頓時體力不支,昏了過去,雙手卻還緊緊抱着肚子不放。我趕緊叫了救護車來。

我撿了攝像頭,開車跟着來到醫院,經過急救,幸運的是魏貞和肚中的孩子都安然無恙,不過還是昏迷不醒。我回到車中,打開攝像頭的顯示屏,出現了我家的鏡頭。一個精壯漢字撳了門鈴,説是送快遞的,魏貞打開門走出來,卻被埋伏的幾個漢子一把抓住。魏貞發出驚唿,很快被捂住嘴巴,塞到一個麵包車裏。

過了一會兒,麵包車來到一條小巷裏,魏貞把推搡下來。小巷裏擺了一個椅子,坐了一個人,笑咪咪問:「弟妹,你看我是誰?」魏貞看了,不禁打個激靈,顫巍巍地説:「小……小叔……」原來正是被我錄了錄像的魏貞的小叔。小叔充滿了報復的快意,看着這隻曾經逃出他掌心的温馴奶牛,嘴角帶着殘酷的微笑,説:「弟妹,你膽子不小啊,今天看我怎麼炮製你。」魏貞嚇得渾身發抖,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轉身就要逃跑,卻被幾個漢子捉住,「啪啪」颳了兩個大耳刮子,打得魏貞口角流血,被推倒在地。兩個漢子讓魏貞仰面躺着,各自用腳踩住魏貞的一隻手,把魏貞釘在地上。小叔站起來,狠狠踢了魏貞的頭一腳,魏貞發出嗚咽,小叔又用腳踩着魏貞的臉,説:「讓你跑,讓你跑……」踩了一會兒才提起腳,又踢又踩讓魏貞秀髮披散,泣不成聲,卻仍然像一頭被架進屠宰場的乳牛一樣拼命掙扎。小叔坐回椅子,忽然嘿嘿一笑,把鞋子脱了,一腳一個踩住魏貞L罩杯的超級肥乳,,穿着襪子的臭腳陷進柔軟的乳肉,魏貞痛苦地啼哭了一聲,卻引來周圍的鬨笑。小叔越發得意了,用兩腳恣意蹂躪魏貞的雙乳,仿佛正在踩踏大肉麵團,魏貞被侮辱地像小女孩一樣哭了起來。踩了五分鐘左右,小叔見魏貞哭聲止息,只在默默流淚,才心滿意足地收起腳,穿起鞋子,對周圍的漢子説:「大家中午喝了那麼多酒,別憋着!」漢子們像是早有預備,鬨笑一聲,紛紛掏出肉棒,對準躺在地上啜泣的魏貞。頓時,十幾條黃澄澄、臭烘烘、熱騰騰的尿柱射向這個可憐的弱女子,尿如雨下,魏貞這頭温馴的奶牛在尿液地獄中發出非人的哀鳴,卻很快被灌進嘴裏的幾道尿柱發出嗆水的「阿噗」「阿噗」聲。一羣漢子還互相嘲笑對方沒射準,調整肉棒的方向,讓魏貞更受一重折磨。不一會兒,漢子們暢快地解完尿,收起了不講衞生而骯髒不堪的雞巴,只留下魏貞在老大一灘尿液中悽慘扭動,時不時被尿液嗆得咳嗽。這時,小叔站起來,也不顧髒,兩腳分跨魏貞身子兩側,站到魏貞臉的上方,笑眯眯説道:「賤人,不想受折磨,就把嘴張開來。」魏貞嚇得把嘴張開,小叔快意地拉開拉鏈,掏出烏黑醜陋的肉棒,對準魏貞的小嘴撒起尿來,魏貞發出「烏擼擼」的哀鳴。小叔抖了抖雞巴,回到座位,説:「把這賤人帶回去,先讓我玩幾天,然後把她關起來,給大伙兒隨便操!」漢子們何曾見過這麼漂亮的美女,一聽説她成了公娼,興奮地紛紛喝彩。他們大多數是在城市打工的民工,平常旺盛的精力無處發泄,要是魏貞真的被他們當成了肉便器,還不得被活活操死。只聽小叔説:「城中村的茅坑又臭又髒,大伙兒以後就用這婊子的小香嘴當馬桶,不過得收錢,小便1次1塊,大便一次5塊……」人羣發出大笑,我的心中則一陣火大,感覺自己家裏擦得乾乾淨淨的便器忽然被一大批又髒又臭的陌生人隨便用了。有一個漢子問:「這婊子這麼賤,逃了咋辦?」小叔笑道:「咱們在她的大肉奶子和大白屁股上刺上字,再在肚子上紋一根大雞巴,看這婊子還能逃到哪裏去。」眾人哄然大笑,奄奄一息的魏貞聽到自己的可怕下場,不禁嗚嗚啜泣起來。忽然一陣騷動,魏貞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氣,踉蹌着從地上爬起,衝開人羣。小叔叫道:「追!別讓那賤人跑了。」漢子們聽了一起追去,拍攝的人也跟過去,攝像鏡頭因為顛簸而搖搖晃晃。

魏貞逃到了一條死胡同裏,見路邊堆了一堆鋼材,從裏面抽出了一根鏽跡斑斑的鋼條,當做鋼棍指着追她的漢人們。她秀髮披散,滿臉淚痕,身上都是臭烘烘的尿液,卻像一頭髮了犟脾氣的奶牛一樣,緊張地拿着鋼條,仿佛誰要過來就要刺誰。但顫抖的香肩暴露了她好欺負的懦弱本性。一個民工走上前去,愚蠢地露齒而笑,拍拍自己健壯的胸肌,説:「大妹子,敢不敢刺這裏?」魏貞喘着氣説:「你……你不要過來!」手卻微微發抖。那民工眼明手快,「啪」地一下,把鋼棍搶過來,不給魏貞任何機會。頓時,在眾人的鬨笑聲中,魏貞被漢子們圍在當中,餓狼般的男人走向這頭走投無路的奶牛。魏貞突然蹲在地上,緊緊抱住自己的肚子,腳一跪,蜷縮在地上。一個民工走上前,對準魏貞撅起的大肥屁股踢了一腳,喝道:「臭婊子,起來!」魏貞吃痛,但死命地抱着肚子蜷縮。因為她身上都是尿液,漢子們倒也不願意把她拽起來,一時奈何不得。忽然小叔説:「他媽的臭婊子裝死,我們打她起來。」民工們哄然叫好,人人從鋼材堆裏抽出鋼條,圍着魏貞猛揍。鋼棍如雨點落下,打得魏貞發出哀嚎,但就是死命保持蜷縮姿態,保護着肚子裏的胎兒。我被魏貞身上體現的母性震撼了,説實話,我讓魏貞懷孕只是一時興起,想看看這個保守傳統的美婦被搞大肚子的哀羞姿態,看看產後的魏貞大奶子和大屁股會肥成什麼樣兒,順便擠奶玩,我從來只是把魏貞看成上面接尿、下面接精的人肉馬桶,可是魏貞卻這麼拼死保護我的小孩。魏貞被打得遍體鱗傷,漸漸地沒了聲音,忽然只聽汽車轟鳴喇叭聲響,一羣只知道欺軟怕硬的傻逼一窩蜂散了,攝像頭掉在地上都沒人管了。

我心情複雜地坐在車上,呆坐了很長時間,直到手機響了,醫生説魏貞醒了。我二話不説下了車,來到了病房。

魏貞換上了病服(當然也洗過了),看起來很虛弱,臉色蒼白,蓋在身上的被子被巨大的乳峯頂起。我坐到魏貞身邊,魏貞這才發現我進來,對我露出微笑,説:「徐……徐總,孩子保住了,保住了……」我聽她聲音喑啞,不禁惻然,愛惜地撫摸着魏貞的秀髮,説:「魏姐,我都知道了,真是難為你了……你這麼保護我的孩子,我真的很感動……」魏貞充滿柔情地看着我,卻忽然閉眼,搖了搖頭,説:「徐總……其實我不是為了你……因為這是我的孩子……」魏貞若有所思,繼續説道:「我從小,就只知道伺候人,結婚後,我丈夫不把我當人看。我知道,無論我丈夫也好,徐總也好,都沒把我當人看,是我命不好,身上長了四片賤肉,被你們當怪物和玩具。我老公説,我的身材太下流了,每次做不到兩分鐘就出來,他就經常打我,打得我身上都是傷,他還去外面找女人,説她們讓他更持久……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31)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