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來,讓我們做做愛情

水白初到G城的時候,是單身一人。兩年了,水白再不能説自己是單身一人了。有時候看見了G城污糟無比的廉江裏竟然也遊着活魚,感覺真是遇到了老鄉一般的舒暢。同類是到處都有的,只是經常地缺少能發現的眼睛。

人是容易寂寞的,誰也不能懷疑這一點。即使與人類不同羣落的貓狗之類也是如此。貓叫春是最為悽慘的,聽起來絕對不像是一隻貓對另一隻貓唿喊説:「親愛的某某貓,我們來做做愛吧。」

水白聽到貓叫春會很尷尬,在路上碰到了兩隻狗交尾也是會臉騰的一下就紅了半邊。感覺是自己的同胞姐妹那麼不顧廉恥。倘若有人能夠一把摀住貓的嘴,或者把自己家的棉被抱出來把交媾的狗遮住,水白就算是根本不愛這個人,她也願意嫁給她或他,或者他或她隨便開口要自己的那一段年華獻給她或他也是可以的。

寂寞的時候,往往會想到一個人,這個跟貓狗之類也是沒有多大區別的。貓吃飽喝足不寂寞自己玩耍的時候,水白想她肯定不會想到別的貓的。她那麼慵懶地躺着,眼睛即使四處瞅着,其實終究是看着自己,她只滿足於自己的樣子,周圍的一切不過是細枝末節的東西,是用不着她費心費神的。

水白也是懂得寂寞的,只是寂寞的程度自然比不上叫春的貓。經年累積的好朋友都不在一個城市,就算是打打電話,各自都在不同的時空,要真正溝通還得自己把自己翻譯一遍,對方才能聽懂。

水白經常做的一項運動是爬山。G城恰好是山水之城,雖然也要坐一個小時的公交才能爬上一座山,但也總比走一個小時的路去見一個人好。

山不是很高,但是綿延着也有很多山坡,要爬完所有的山坡再掉回原路也要花上幾個小時。週末的時候,爬山的人特別多,山上還有公園,讓人消遣或做其他運動。水白就光自己一個人爬,上山下山的人也多,所以對於人身安全之類的問題也沒多想過。

但有一會就差點出事了。那時水白坐在半山的亭子裏,自然也有陸陸續續的人經過。水白靠着柱子閉着眼睛休息,突然就有水從頭上倒下來,灌了水白一頭一臉。

水白睜眼看,竟是一個小女孩,十二三歲的樣子,手裏拿着一個空的礦泉瓶。水白本來是可以發火的,不過剛好正出汗,這淋在自己身上的水倒也清涼無比。

小女孩目呆呆的,也看不出灌了一通水白之後的任何快感或者調皮。水白真是想不明白這個小女孩為什麼非要澆她一頭水。

水白問小女孩:「你也是一個人麼?你的爸媽呢?」

小女孩只是警惕地看着水白,並不説話,感覺不是水白而是她被外人侵犯了一樣。

水白再問:「你在讀初中吧,你穿的是校服?」

小女孩還是不説話,不過僵持了一會,突然就撿起地上的一塊石子往水白身上扔,然後掉頭就跑。

水白一時來了興趣,也跟在小女孩身後跑。小女孩看見水白跟着,不停地發出尖叫,直到有個女人的聲音呵斥:「艾子,你又在作弄姐姐了。」

是一個女人,站在比水白高几級的台階上,手叉着腰,看看那個小女孩,也看看水白。水白站在那倒有點不好意思,説:「你的孩子有點調皮。」

那女人説:「不好意思,大概打攪你了,艾子就喜歡自己搗鼓着玩,請你別介意。」

水白説:「沒事,我小時候也是如此。」

那艾子本來都跑到前面的台階上了的,這回又下得台階來,來挑逗水白,然後又尖叫着跑,水白也滿足她,跟着她跑。

水白跑了一會,突然腿抽筋了,一時疼得坐在地上咬牙。艾子的母親看到水白突然就坐在地上,很快跑過來,問水白怎麼啦。水白告訴她説:「老毛病,腿抽筋了。」艾子的母親説:「我給你按摩腳底,好的快些。」水白不好意思,不過那女人自顧自脱了水白的鞋,隔着襪子就開始給水白按摩。

艾子也跑過來了,很認真地看母親按摩。那女人説:「你的腳真是柔軟,我從來沒有碰到這麼柔軟的腳。」

水白笑笑説:「我自己沒感覺。走路的時候也不覺得自己的腳軟。你是按摩師?」

那女人説:「不是,不過我喜歡給人按摩。我按摩很舒服吧?」説完她看着水白笑。

水白説:「是挺舒服的。」不過她看見了那女人看自己的眼神,心裏突然就不舒服了。那種眼神怪怪的,好像有點要作惡的意思。

水白不願意再看到那樣的眼神,就自己閉上眼睛。那女人的手也是柔軟,不過也可能是陌生的手的緣故,反正就是覺得好,連體温都帶着可愛。

水白正想着如何跟這個女人搭訕下去,不搭訕是肯定不行的,人家這麼好心地免費為自己服務。突然那女人一陣撓水白的腳心,水白忍不住一頓好笑,拼命想縮回自己的腳,無奈被那女人抱得死緊。

水白真是沒想到竟然有這樣作弄人的,但也發作不起來的。那女人撓一會兒水白的腳心,自己也笑一陣,看着水白,眼睛裏還是那樣作惡的宣示。艾子也在一邊咯咯笑個不停。

水白自己不能忍禁地笑,但慢慢笑得就有點要哭的意思了,但也不好説什麼,只能求饒。不斷地重複説:「天,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但越求饒,那女人竟然撓得越有技巧,水白就越是癢的整個人除了笑不知還有什麼別的法子擺脱那樣的癢意。

那女人笑着説:「快叫我寶貝,不然我不停。」

水白倒是悶了,這也太離譜了,自己可是從來沒叫過人寶貝的,就是小孩子也沒叫過的。何況還是一個陌生人,怎麼叫得出口。

水白還是難受得不行地笑着,真是沒法叫。奈何不得就用手去掰那女人撓着的手,可是自己的力氣明顯敵不過她。

那女人一邊撓一邊還説:「快叫,快叫我寶貝。」

旁邊經過的人看着她們這三個大小的女人如此可愛的親密方式,也都覺得好笑,停下來看一會,笑着繼續走路。

水白心裏想恨竟然也恨不起來。

這身體實在是癢得不行,可是笑得也是非常放肆的。水白感覺自己兩年來都沒這麼大聲笑過了,竟然還是高興的,真是奇怪。

可是不管什麼,身體的感覺畢竟是身體的感覺,癢酥酥地還是難受,這樣下去會笑死人的,儘管笑着聽起來很開心。也是被自己的笑感染了,所以心裏才會覺得開心。

水白決定還是妥協的好,好不容易擠出兩個字:「寶貝」,自己已經不好意思看那女人了。那女人還不罷手,説:「不行,聲音太小。」

水白只好硬着頭皮用大一點的聲音説:「寶貝。」説着的時候眼睛是看着樹木的,好讓自己能坦然些。

那女人説:「你得看着我的眼睛叫,叫我青青,再叫寶貝。」

水白一聽,臉又大大地紅翻了一次。心想:「寶貝已經夠膩味了,還要親親。這女人真是夠讓人折騰的。不過叫就叫,也就是讓自己裝得木然一些就是。」

水白看着那女人的眼睛,努力要讓自己不深入地看,只是假裝着看。那女人的眼睛倒也顯得平常,沒什麼深意的,可是越平常,水白反而越是不能平常地對着她的眼睛。

水白只好笑着躲藏着她的眼睛儘量温柔地説:「寶貝,親親。」

那女人呵呵笑説:「叫得真是怪膩的,不是親親,是青青,我的名字。」

水白不置可否地哦了一聲,那裏管得了那麼多,反正任務算是完成了。那女人也終於放了手。

經過這麼一番折騰,水白倒覺得跟青青一下親近了好多。臉都紅過了,最難堪的境況也都被人家看了去,似乎也沒什麼秘密可以相瞞。如此水白便開始慢慢放鬆自己。

青青是那種很講究很精緻的女人,衣着自然是光鮮的,皮膚也是保養得很好,不僅白淨,而且臉頰還保持着少女的紅暈。水白看着她想,大概這女人每天除了把自己的形象維護好,也不會做別的事。漂亮是漂亮,可是這漂亮付出的代價也是夠大的。水白自己是不甚講究外在衣着和美容,反正每天出門前在鏡子面前一站,自己感覺滿意就行了。塗塗抹抹的年齡似乎已經過去了,工作的繁忙足以把一切繁文縟節、小資情調和搔首弄姿都省略掉。

活的腳踏實地大概也就是如此。況且能有什麼辦法呢?現在也正處於資本積累時期,離後現代的無聊空虛無所事事地自我分裂還遠着呢。

不過青青説:「資本積累,對於女人來説,最重要的是要學會理財。」

水白説:「我每個月掙的工資還不夠我自己花,我理什麼財啊?」

青青説:「這就是你年輕不懂了。你每個月的工資不是財啊?有財就要學着讓它增值。增值不一定是你今天五塊錢,明天就變成十塊錢了。關鍵是要懂得投資,讓你投資的東西增值,這比讓錢直接生錢容易多了。比如現在正是經濟蕭條期,倘若你直接把錢花在做買賣上,能不虧就不錯了。」

水白説:「我不明白我有什麼可以投資的,也沒有生意頭腦。」

青青説:「我們女人看東西最好不要看硬件,比如自己開公司,擁有多少資產之類,這些硬件都是身外之物,説來就來,説走就走;應該看軟件,那些屬於自己的品格和素質,這些東西你只要活着,一輩子都還是你的。」

水白説:「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

青青説:「明白是明白,做是另一回事。我就沒見過有多少女人做得很好的。」

水白想,大概青青自己以為自己是做得比較好的一個。

青青説:「比如現在的經濟蕭條期,女人至少可以做兩項絕對不會虧本的投資。一是美容健身。別以為男人甚至女人説了真的不會在意你的容貌,就真的不在意。即使在愛着的時候也是如此,沒有不適應美麗的眼睛,只有不適應醜陋的眼睛。外在形象的美好絕對是一個女人的不動產。我就想像不出世間有那個人忍心讓一個美人餓死。等經濟復甦了,甚至就算是經濟蕭條期,美人都是供不應求的。」

水白是很反對把一個人當作物品來評估價值,不過即使拿別的東西來衡量一個人,其實本質還是一樣,還是把人當成了物或者可以評估的對象。青青説的也是事實,水白不好反駁。

青青接着説:「除了美容健身,第二項可投資的是教育。這對於那些不屑於以容貌取悦於人的女子是很好的增值法子。尤其是在經濟蕭條期,萬物待新,正好可以拿出點閒錢給自己度度金,就算不是為了謀生,也能增強自身的修養和品味。你別小看修養和品味,不管你有錢沒錢,都能使一個人顯得高貴。」

在水白看來,所謂的修養和品味其實就是讓一個人越來越脱離動物的低級趣味,越來越有人情味。説白了,也就是讓一隻寂寞的貓的叫春裝飾得異常浪漫和美麗。

水白陪着青青和艾子爬完一座山坡就下了山。路上也主要是青青在説,水白基本就是附和了。不過也許是青青太女人了,水白覺得也有一種可愛。下了山,也就分頭各自回各自的住所,生活本來就是如此,人與人的相遇就像水流流過石頭。

水白上了公交車,想掏出手機來看看時間,摸摸口袋才想起手機放青青包裏忘了取回。水白趕忙下了公交車,往回走,心想青青説不定還在山門口。

一陣火急火燎地趕到山門口,果然看見青青和艾子坐在敞棚的飲料店喝水。青青遠遠地就朝水白喊:「我就知道你肯定還會回來找我的。」

水白説:「不好意思,我手機忘你袋子裏了。」

青青倒奇怪了:「手機,你是回來取手機的啊?我倒也忘了。」説完就從挎包裏摸索半天把水白的手機拿了出來。

水白問:「你剛才説什麼我肯定會回來找你?」

青青説:「沒什麼,是我自己的感覺。感覺着你走得不踏實。」説完就朝水白很有深意地笑笑。

水白也是個敏感之人,聽她這麼一説,差不多又要臉紅了。

青青説:「不如你記下我的電話吧,萬一你又忘什麼在我這。」

水白説:「我那有那麼多東西忘你這啊。」説歸説,還是很認真地把青青的手機和家裏的電話都輸進了自己的手機。

水白低頭輸電話號碼的時候,心裏嘀咕,感覺着自己這麼認真地記下電話號碼其實是做給青青看的,以補償她那深意的笑。

青青又説:「你是每個週末都來爬山麼?」

水白説:「差不多是如此,除非下雨或者有別的事情。」

青青説:「我前天晚上做了個夢,説不定你能解呢?」

水白説:「我又不瞭解你和你的生活,恐怕解不了了你的夢。」

青青説:「我感覺這個夢好像跟你有關似的,你聽聽好了,解不解無所謂。」

青青的夢是這樣的:

青青一個人來爬山,沒有艾子。路邊有一棵樹引起了青青的注意,青青覺得這棵樹好像跟她有什麼關係似的。果然那棵樹説話了:「我有一樣東西忘你家裏了,你沒給我帶來麼?」青青説:「沒有,下次我一定給你帶來。」青青在夢裏覺得是有什麼東西該帶卻沒有帶來給樹,但那東西是什麼,印象很模煳,好像是塊美玉什麼的。

一會又夢見在海邊,青青和一個陌生的女子一起用沙子做一個小孩,兩個人配合很默契,沒多大功夫就把小孩給做好了,小孩還很漂亮,兩個人都很高興。青青在夢裏感覺自己是單身,沒有小孩,而那個陌生的女子也是單身。

水白説:「你這個夢確實大有深意,不過不一定跟我有關。想聽我解釋給你聽麼?」青青沒想到水白還真能解夢,高興地直催她快解。

水白説:「你很快將會跟一個女子發生一段情緣,或者你渴望發生一段情緣。這段情緣的發生,你是主動也是關鍵的一方。那棵樹和海邊的那個陌生女子是同一的,美玉和漂亮孩子象徵愛情。但這份愛情雖然看起來很美,卻不會很牢固。」

青青聽水白這麼解釋,好像不是很高興,説:「這麼個破夢,你説得倒是有鼻子有眼的。」

水白笑笑,沒説什麼。心想這個女人真是如此不堪自己看破。

生活可以是美味的,每個日子都像一桌菜擺在自己面前,客觀地説沒有做得不好的菜,只有吃的人胃口好不好,反正水白是這樣想的。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即使糟糕透頂的事情,水白也能在沮喪之餘,找到可享受的一面。

每天還是照常上班下班,太陽偏東也好,偏西也好,人還是一樣的過下去。有時候水白懷疑自己是可以長命百歲的,每天這樣的過活,感覺日子似乎無限漫長。

一日無聊,水白翻開電話本要給一個老朋友打電話。那邊電話接起來了,卻不是老朋友的聲音,水白就説了老朋友的名字,問在不在。電話那邊的女人噗哧一聲笑了,説:「水白,你竟聽不出我的聲音?」很有責怪的意思。

水白愣半天,感覺聲音是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是哪個人。那邊那聲音又説:「你難道不知道我會等你電話麼?」水白支吾着,模模煳煳説:「我這不就給你打麼?」那邊那聲音説:「你還有一樣東西在我這呢?你要不要拿回去?」

説到這水白才明白過來,對方是青青。可是也奇怪,明明撥的是老朋友的電話。水白感覺自己真是煳塗了。

水白問:「我又有什麼東西落下了?」水白那天本來就沒帶什麼,還能什麼東西呢?

青青説:「你來了就知道了,你若方便,就到我家來,不方便,我抽空給你送過去。」然後就説了自己的地址,水白一聽竟然跟自己住得還很近,也就十分鐘的路程吧。

青青又説:「有好一段日子了吧,要不過來坐坐。」

水白覺得不好意思拒絕,尤其剛才還説到「難道不知道我會等你電話」,水白感覺着自己已經欠了她的了。

挑了個星期六晚上,水白先到花店買了三枝玫瑰。想不出該買什麼花,而且對於青青,好像送玫瑰也是最合適的。水白只是本能地這樣覺得,然後也就聽從了自己內心的聲音。

青青穿着粉紅色的睡衣出來開門。水白一見面就説:「這麼早就準備上牀啊?」

青青笑笑説:「習慣了洗完澡就上牀的,也喜歡晚上只穿睡衣,不喜歡穿白天穿的衣服。」

水白很是靦腆地把手中的三枝玫瑰送到青青目前。青青眼中露出欣喜之色,然後就在水白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水白真是沒想到會這樣,心跳加速,臉是肯定紅得發紫了,整個人感覺剛從高温地帶回來。青青倒顯得一切如常,領着水白就進卧室。

水白站在卧室門口,竟呆住了。房間裏只有一張大牀,放在屋子的正中心。沒有燈,只有蠟燭,一根根站在牀的四圍。牀罩、被子、枕頭都是粉紅色,在跳動的燭光下,牀本身就是一個年少的姑娘,因為什麼獨自羞紅了臉。

青青拉拉水白的衣袖説:「怎麼,不好意思進麼?」

水白看看青青,又看看房間,説:「你這張牀不用人睡都是好看的。」

青青笑了,説:「真是傻子才會説這樣的話。牀自然要有人睡才是牀,正如女人要有人愛才是女人。」

水白問:「艾子睡了麼?」

青青説:「她上寄宿學校的,難得回來。倒也清淨。」

水白還想問她的丈夫,又覺得問不出口。

青青素性拉了水白的手,小心地領着她繞過蠟燭,坐到牀上,水白也順從地坐下。不知道該如何,眼睛也不知該往哪兒放。

青青説:「有你坐我牀上,我感覺着我這些蠟燭,還有我這張牀都完整了些。」

水白悶着頭,大氣都不敢出。害怕的不是將會發生的事,而是青青所説的話,還有她言語的温柔。那種温柔是水白從沒風聞過的,但又十分能體會這種温柔,而且還是往心裏去體會。

水白的手是被青青握着的,也是一樣温柔地相握,水白努力着不去體會。可是越不去體會,越是感覺到自己是被一個女人握在了手心。

青青説:「給你看看你的東西吧。」説完一隻手揭開被子。水白一看,是自己的一件襯衣壓在被子底下,就是那天爬山的時候因為熱脱下的,竟然一直都沒記起來。

水白不想還好,一想又難免心驚肉跳。這女人竟然把自己的衣服放在被窩裏親近。水白説:「一件破衣服,你怎麼沒有把它扔了。我自己早都忘了。」

青青説:「衣物跟人親近多了,也會帶着人的習性。相信麼?我就從你的衣服裏知道了很多關於你的信息。你把這件衣服拿回去,也一定能從中獲得我的很多東西。我可是跟它耳鬢廝磨了近一個月啊。」

水白聽她這麼説,又感覺自己多疑,只是不知這女人有什麼樣的怪癖。

青青説:「你害羞的時候倒是蠻可愛的,我就喜歡看你害羞的樣子。」説完又用嘴唇輕輕去啄水白的臉頰。

水白的身體是僵硬的,可是那被親吻的臉是幸福地紅着的。水白甚至感到了自己心的顫抖,那顫抖首先在十根手指體現出來。青青自然是感覺到了,用自己的手輕輕撫摸水白的手。

兩個人坐着半晌沒説話。青青看着蠟燭,水白也看着蠟燭。等水白抬頭看青青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跟青青竟然看着同一根蠟燭。

水白不知道青青在想什麼,她的臉是寧靜的,應該是很專注地在想一件事情,而且這事情跟水白是肯定沒有關係的。但就算沒有關係又如何。兩個陌生女人坐在一張牀上,一個還握住另一個的手,從別人的眼睛看來,應該是很美的,也是温馨的。水白不知道這算不算幸福。

水白也沉入自己心事的時候,青青説話了。青青説:「水,我給你講個故事吧。」這是青青第一次叫水白叫得這麼親近。不過水白也沒覺得什麼,很自然,當然也很舒暢。

青青説:「有兩個人,一個自南往北行,另一個自西往東行。兩個人在路上相遇了。自南的那個問另一個説:『你知道往東怎麼行麼?』自西的就告訴他哪面是東,然後也問自南的:『你知道往北怎麼行麼?」自南地也一樣告訴了他怎麼往北行。然後兩個人,一個左轉,一個右轉,繼續前行。」

水白説:「這不就是兩隻手的交叉和分離麼?」然後自己的手從青青的手裏脱身出來與青青的手模擬了一下。青青什麼也沒説,只是笑笑。

兩人後來再説一些話,就一起坐到被子上,面對面。青青還是那麼柔柔地,水白感覺着自己已經在一種意念的昏迷之中。

青青説:「水,我化妝給你看吧。」水白説好。青青就起身去拿了化妝盒鏡子之類的東西重新面對水白坐下。

水白看着青青的手捏着粉餅在臉上的T字部位輕輕撲着。青青那樣輕柔的動作,水白彷彿在那見過,好像是水霧瀰漫着一個熟睡的女人,或者風中無奈着等待凋零的花。

青青再用小粉刷在眼瞼和眼角抹一層紫色的眼影,水白看着那張臉一下變得詭異起來。

青青説:「從前有一個女子,所愛的人出門遠行了,就每天披頭散髮的很嚇人。別的女子都奇怪,説:『愛人不在,也不要老巫婆似的,還有別的男子看着呢。』女子回答説:『人在世間,總有三隻眼睛看着你,一隻是愛人的眼睛,一隻是他人的眼睛,一隻是自己的眼睛。我現在是用我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

青青再用眉筆一根一根地畫着纖細的眉毛,水白看着她那纖長的手指,還有凝神看着鏡子的眼睛,她已經儼然自成一個世界,奇怪的是,水白感覺自己也在她的世界裏,小指翹着,心神既在又不在每一根畫着的眉毛。

然後是嘴唇,唇線筆畫出上下兩道弧形。又是刷子,沾着唇紅在上下唇細心地摩娑。青青抿一抿嘴説:「水,你知道雨天人的心情會起什麼變化麼?雨,那是天張開了嘴唇,地上的萬物也都張開了嘴唇。你知道人的心情會起什麼變化麼?」

水白説:「自然是有變化的。如果陽光親近的是人的肌膚,水則進入了人的身體。」

青青説:「水激起掛念與柔情。」

水白驀然想到自己的名字裏有一個水字,而且青青直唿自己為水。不由覺得怪異,再看看自己身處的房間,更是覺得怪異。

水白説:「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青青説:「難得來一次,再呆會兒吧。」

青青已經把化妝的東西都拿走了,重新在水白的面前坐下。水白看着她,這個女人的臉本來就有點狐媚,化過妝之後,更是妖媚了。可不管怎麼妖媚,眼角的魚尾紋還是遮掩不住的。水白覺得不忍心再看下去,就把眼睛轉開了。

青青説:「怎麼不看我呢?」她伸手把住水白的臉,水白只好又把眼睛對着她,可是看着她眼裏的柔情,水白又不好意思了。

水白説:「我真的該走了。」

青青嘆一口氣説:「好吧,我送你出去。」

水白很快下了牀,一下就衝到了門口。青青説:「你跑什麼呢?你的衣服不要了嗎?」水白只好等在門口,青青拿了她的衣服,然後挽着她的胳膊把水白送到了防盜門外。青青又親一下水白的嘴唇説:「你要常來看我。」水白説好,然後快步下了樓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發現青青倚在門口還痴痴地看着她。水白頭一低,幾乎是跑下了樓。

回到家了,水白的心還慌慌的,説不出為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好像闖到了一個人的夢境裏去了一樣,既然已經到了人家夢裏去了,自然也要做那夢裏的事情,可水白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

那被青青放在被窩裏廝磨了近一個月的襯衣被水白放在凳子上耷拉着,水白看着它,感覺這件襯衣幾乎跟自己無關了。不過她還是忍不住撿起來放到鼻子底下聞了聞,只是一股香水味,茉莉香型的,恰巧也是水白喜歡的味道,應該就是青青的體味了。不過這麼一種香水味能提供有關青青的什麼信息呢,水白想不明白。

水白想乾脆把襯衣洗了吧,洗了還是可以穿的。不過她到底沒有拿去洗,只是把襯衣用衣架撐了塞進衣櫃,然後就幾乎把它忘了。

又過了些日子,水白到江邊的小島去辦差,小島上的房子幾乎都是石頭砌成的,而且有些年月了。島上的樹木也是高大,鬱鬱蔥蔥的,樹幹上爬滿青苔。水白在石板鋪的路上走着,免不了東張西望,驀然就看見有一個女子坐在家門口的石階上,正梳着長長的褐色的頭髮。她的頭髮垂在前面,所以她的整個臉都被遮住了。

水白忍不住停下腳步看了一會兒,感覺那個女人應該是個中年的婦女,穿着黑色的褲子和花色的上衣。她的頭髮真是長的,幾乎垂到地面了。她只是專注地梳着頭髮,一遍一遍的,水白看着覺得頭髮已經被她梳得很齊整了,但這個女人好像沒有感覺似的,還是那麼一遍遍專注地梳着。

到了晚上,水白給青青打了電話,青青一接起電話就説:「我以為你又把我忘了。」她的聲音柔軟地讓水白感覺她整個人都要癱倒在地上了。水白覺得奇怪,自己還沒説話,青青怎麼知道是她打的電話呢?

水白説:「你怎麼知道是我呢?」

青青説:「我有預感的,電話鈴響的時候,我正梳着頭髮,然後梳子就掉到地上了。」

水白哦了一聲。水白又説:「我想問你一件事情。」

青青説:「説吧,看我能不能解。」

水白説:「你説一個人的頭髮在整個身體裏佔什麼樣的位置?」

青青説:「你來我家吧,我慢慢告訴你。」

水白猶豫了一下,覺得自己不是很喜歡去她的家,就説:「要不週末爬山的時候跟我説吧。」

青青呵呵笑了,説:「不行,這個問題只適合在夜晚回答。」

水白沒有話了,那邊青青好像感覺到了水白的猶豫,又接着説:「你不想來看看我嗎?我幾乎每天都等着的。」

水白覺得拒絕這麼一個温柔的女子,實在有點不應該,就説:「好吧,我週五晚上去看你吧。」

放下電話,水白躺在牀上認真想了一會兒,覺得自己好像在冒險似的。不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這個世界對水白來説總是有很多神奇的地方,而水白是最受不住誘惑的。不過話又説回來,倘若什麼也誘惑不了自己,那活着豈不是很無趣,人是被誘惑着長大,誘惑着繼續生存下去的。

近來一段時間,水白髮現自己頭髮掉得特別厲害,沖涼的時候,一小圈一小圈的頭髮被水沖到白色瓷磚的地板上,能看得很分明。牀單和枕頭上也分散着一根或者糾結在一起的頭髮,甚至房間地板上也有。

水白懷疑自己是不是在脱髮,因為脱髮是有家族遺傳的,水白的父親就禿頭。水白特意為此事諮詢了一個老同事,老同事説:「這是自然地新陳代謝,擔心什麼,掉了還會長出來的。」水白將信將疑,其實也沒很把這事放在心上。只是覺得自己好像突然對人的毛髮產生了興趣。

週五水白直到天黑才到青青的家裏,水白覺得拜訪一個人,尤其是女人,夜晚比白天好的多,白晝的亮光把一切展現了,讓人發慌,但夜光往往把什麼遮掩了,但也能把那被隱藏的勾引出來。

出來開門的是艾子,艾子一看是水白,就板起了臉,飛快地朝水白身上吐了一口口水。幸好母親出來了,青青説:「艾子,你怎麼能對姐姐這麼沒有禮帽?」艾子又朝水白呲呲地做了個鬼臉,然後扭身跑進了屋。

青青很快拉了水白的手,一邊掀起自己的睡衣往水白胸前擦,水白被青青在胸前擦着有點難為情,就説:「沒事的,小孩子的口水不髒的。」

青青説:「這孩子是被慣壞了,脾氣也是古怪,連我這個做母親的都摸不着頭腦。」水白説:「人小時候脾氣都怪吧。」

青青看着水白笑,又摟住了水白的腰,青青説:「我看你小時候也是一個古靈精怪的人。」水白被她看着,又這樣被她摟着,感覺很是侷促。青青又説:「你來了就好,你是不知道我是怎樣等你來的。」

説着就拉着水白的手進了客廳,轉了個彎,進了水白上次進過的那間卧室。在卧室門口的時候,水白又吃了一驚。房間裏的佈置已經完全不同,牀沒有了,只有一張紫色的大概兩米長的沙發,還有靠近窗户放着一張黑色的梳妝枱,梳妝枱的鏡子是橢圓型的,很亮,正對着卧室的門。梳妝枱前還有一張皮質的圓座的小凳子,看上去就感覺很柔軟。

青青拉了拉水白的手説:「進來啊。」

水白説:「你這房間我都認不出來了。」

青青呵呵笑説:「我喜歡不斷地重新佈置自己的房間,你會習慣的。」

水白説:「原來那張牀呢?」

青青指指沙發。水白認真看了看,才發現沙發其實就是由原來的那張牀摺疊成的,只是把被褥拿走了而已。

青青拉着水白的手在沙發上坐下,又看着水白微笑。水白更覺得無所適從,不知道是回應她的目光呢,還是把眼睛轉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青青説:「你來了,我覺得整個屋子都有生氣了。」

水白只是疑惑,跟這個女人其實才不過剛剛認識,為什麼她對自己能夠這麼親暱呢?

(10)

青青拿了一本黑色的精裝的書來,水白髮現這書的封皮封底和側封都沒有字。青青把書翻開到一頁,攤開了放在膝蓋上,水白在書頁上發現一根頭髮,心想可能是青青的頭髮,剛剛落下去的。

青青問:「水,你在這書裏發現什麼了?」

水白説:「我沒細看上面的文字。」

青青説:「與文字無關的。」

水白説:「那是什麼?」

青青用兩根手指輕輕捏起了那根頭髮説:「水,這是你的頭髮。」

水白有點尷尬地笑笑説:「我還以為是你的頭髮。」

青青説:「難道你連自己都認不出來嗎?我的頭髮怎會是這個樣子呢?」

水白認真地看了看青青的頭髮,烏黑髮亮的,水白又用手去摸,髮絲比較粗,但還柔軟。

青青説:「只有你才有這麼纖細的頭髮,而且是淡褐色的。我看到這頭髮,就好比看到你了。」

水白有點吃驚,説:「怎麼可能呢?一根頭髮算什麼,落掉就沒有了,而且不斷地有新的長出來。」

青青説:「你若把它看成是你身外的桌子凳子之類的東西,它對你自然沒什麼。但其實它是比衣服與你更接近的。我在你的襯衣聞到你的氣息,但看着這根頭髮,我就看見你了。」

青青把頭髮重新放回書頁,把書合上,那黑色的封皮在她的手下顯得越發詭秘。水白想起在島上看見的那個梳發的婦女,驀然想到點什麼,就問青青:「你説頭髮對人究竟有何用呢?」青青説:「毛髮使人柔軟和隱秘。」

水白想到恐怖片裏的女鬼一般都是披散着長長的頭髮,而且把自己的臉都遮住了。又想到有專門甩頭髮的舞蹈,又想到古時候的人幾乎不剪頭髮的,只是把頭髮擰成長辮或者盤在頭頂。

青青大概覺察到了水白在發呆,就用胳膊碰碰她説:「想什麼呢?」

水白回過神來説:「哦,沒想什麼。」

青青笑着説:「你肯定在想什麼,眼睛骨碌骨碌地轉着。」

水白被她説得有點不好意思,就説:「我只是覺得頭髮對人比較奇怪。」

青青説:「那是因為你遠離它了,所以你會覺得它奇怪。」

青青這麼一説,水白又有點懵了。水白想站起來踱踱步,這樣有助思考,但這樣莫名其妙地突然站起來,青青肯定會覺得奇怪,所以只好忍着。

這時候艾子跑進房間來,嘴裏啃着一片西瓜,另一隻手還拿着一片。艾子把一片西瓜遞給青青,青青説:「給姐姐吃。」艾子執拗着就要給母親。青青就接過來,然後要遞到水白手裏,不想水白還沒接過來,艾子一個噼手,就把西瓜打翻在地了。

青青倒沒有生氣,只是説:「艾子你不能這麼調皮。」水白倒是感覺自己對艾子有點生氣,但也不好表現出來的。

(11)

晚上水白沒有回自己的宿舍,水白心裏其實不願意在青青家裏留宿的,青青説:「我這裏房間多得是,你若想住這一間,你就住這,不願意的話還可以到別的房間看看。」水白説:「實在不好意思打攪你,我想我還是回去的好。」青青説:「你這麼客氣我不喜歡。你住我家,明天我們可以一起去爬山。」水白覺得再推辭下去就顯得自己不禮貌了,水白説:「那我就睡這沙發牀吧。」

臨睡的時候,水白去了一趟廁所。客廳很昏暗,水白想起青青説她這裏的房間多得是,水白忍不住眼睛在客廳裏掃視一圈,感覺也有很多門在黑暗中,只是不知青青在那一道門裏邊,艾子又在那一道門裏邊。

水白把房間的門輕輕關好,諾大一個空間裏就剩水白一個人了。水白看看沙發牀,又看看黑色的梳妝枱,感覺自己似乎面臨兩種誘惑。但水白幾乎想也沒想,就直接向梳妝枱走去。她在軟椅上坐下來,就看見了橢圓型的鏡子中的自己,不禁有點吃驚。

水白其實每天都會在鏡子裏面對自己的,但現在面對這扇梳妝鏡的水白似乎已不是平常的水白。水白看見鏡子中的那個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又放下了。過一會兒鏡子中那個人拿起了梳子開始梳頭髮,而且把頭髮都梳到前面來,遮住了半邊臉。水白看着梳子在頭髮上不斷地上上下下運動,水白想,頭髮已經很齊整了,為什麼梳子還在不停地梳。

水白猛然醒悟過來,恍然覺得這是不是青青故意安排的,青青就想把自己安置到這樣一個房間裏。水白環顧四周,心想説不定什麼地方有攝像頭此時正窺探着自己的一舉一動,但除了天花板上花環狀的白燈,牆壁上什麼也沒有。水白又站起來走到門邊,門上也沒有窺孔。水白很想開了門看看,又覺得不妥,而且心裏也有點害怕。

水白又重新坐回梳妝枱,這一次她認真地看了梳妝枱上擺放的各樣化妝用具,大部分自己都是用過的,也有不知道怎麼用的。

水白看了看鏡中的自己,似乎熟悉了些。然後她開始給自己化妝,從眉毛開始到眼睛到嘴唇,幾乎把梳妝枱上的所有化妝用具都用了一遍。她站起來遠遠地看了一下效果,感覺着遠看比近看美,可是近看的時候,又發現比遠看臉上顯得光亮得多。

水白正着身子看,又側了臉看,她想挑剔一下自己,又似乎沒什麼可挑剔的。水白想每個人對於自己大概都是如此,無論怎麼醜陋的,也能在鏡子裏發現自己其實也有美麗的時候。

水白在軟皮的凳子上安安靜靜地坐着,就那樣看着鏡子中的人,像看一道風景一樣,所不同的是,水白專注的看與這道風景本身的美麗與否無關。

後來水白覺得疲憊了,就在沙發牀上躺下睡着了,房間裏的燈應該是一夜開着的。那鏡子裏的人似乎也還是一夜都在,濃濃的妝,眼睛炯炯地。

(12)

第二天水白起來打開門到了客廳,青青和艾子都起來了,青青正在忙着擺放碗筷,早飯都做好了。青青一看見水白,臉上就起了微笑説:「昨晚睡得好麼?」説着又走到水白身邊摟着水白的腰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水白感覺迷迷煳煳地好像還沒完全醒過來,又有點覺得不好意思。青青説:「快去洗臉吧,等你吃飯。」水白就轉身向洗手間走去,走進了才發現艾子不知什麼時候已跑到洗手間門口,岔開雙腿和雙手把門口擋住。

水白説:「艾子,你要做什麼,讓我進去洗臉。」

艾子翻着白眼仰着頭看着天花板,水白又説:「艾子乖,讓姐姐進去。」艾子低頭就朝水白呸了一聲,水白以為她又要吐口水了,閃了一下身,艾子卻沒有吐出口水來。

青青聽見聲音過來了,拉了艾子的胳膊説:「又搗鼓姐姐了,乖,坐飯桌邊去,一會兒吃飯了。」艾子一甩母親的手很快跑開了。青青又摟摟水白的肩説:「快去,等你出來。」水白諾諾地不知該説什麼,只是覺得很不習慣青青這樣的柔情蜜意。

把洗手間的門關了,水白才猛然想起自己昨晚化的妝還沒卸掉,她一下撲到洗手池邊,鏡子裏的水白一點化過妝的痕跡都沒有,全然就是平常的素麵朝天的水白。水白努力地回想昨晚睡前的那一斷時間,感覺自己好像沒有卸妝就困得躺下的。水白想了好一會兒,覺得越想越複雜,懷疑自己是做夢了。

洗簌完出了洗手間,青青拍拍自己身邊的凳子説:「快過來吃飯。」青青看起來心情很好,水白感覺她看到自己眼睛就發亮,整個人也隨之精神洋溢。水白不由得感到隱隱的慚愧,因為她明白自己對青青不可能有這樣的深情。

稀飯也都已經盛好了,青青用乾淨的筷子給水白夾了乾魚片,不過很快艾子的筷子就伸過來把水白碗裏的魚片夾走了。青青柔聲看着艾子説:「艾子不許這樣對姐姐。」其實青青已經給艾子的碗裏夾了各樣菜了。

水白倒覺得過意不去,説:「我自己來吧。」

青青説:「這魚片國內買不到的,聽説滋陰補陽,你多吃點。」説着又重新夾了幾片到水白的碗裏。水白説:「夠了,我自己來,你也吃。」

水白扒拉了幾口,不經意抬頭,發現青青正看着自己微笑。青青説:「好久沒有吃過這樣的飯了,看着你吃就覺得很滿足。」水白懷疑青青的丈夫大概不常回家,難得有享受天倫之樂的機會,所以現在看着一個陌生人吃飯都覺得滿足。

水白自己感覺臉紅了一陣又一陣,又想到這樣紅着被青青看了去,更是覺得羞愧難當。青青似乎倒不覺得異樣,除了給艾子夾菜,就是微笑着眼睛閃閃發亮地看着水白吃。水白想起自己的初戀的時候,跟喜歡的那個男孩子一起出去吃飯,臉似乎也是這樣一陣紅一陣的。但那時臉紅是因為自己喜歡那個男孩子,害怕自己出醜,在青青面前臉紅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13)

下午爬山,艾子在前面,青青拉着水白的手緩緩跟在後面。兩個人閒閒地説一些話,但即使兩個人都不説話的時候,青青也不時轉頭看水白,眼睛盈盈的,旁若無物。水白還是覺得自己不能習慣青青這樣的親暱,盡力不去接青青的目光。有時候青青走累了,會停下腳步,水白也停下腳步,青青攬着水白的肩,用手去拂水白垂在眼前的頭髮,水白低着眉眼,不敢看她。

青青説:「怎麼不看我呢?」臉上淺笑着。

水白臉紅紅地轉過頭去。

青青説:「你真是很害羞的孩子呢。」

水白説:「我不是孩子。」

青青説:「在我心裏就是孩子了。」

爬了一些時候,青青説累了,就在路邊的亭子坐下來。亭子中間有一根碗大的木頭柱子,艾子一隻手拉在柱子上,繞着柱子不停地轉,轉了十幾圈了,也不停下來,看得水白都暈了。水白説:「艾子,你不暈麼,快停下歇歇。」艾子還是那樣轉着,似乎也沒聽見水白的叫聲。

青青説:「山上的空氣就是好。」

水白附和道:「是不錯。」

水白驀然想起一個問題來,跟青青説:「前幾天有個男同學跟我説,她女朋友性冷淡,不知道該怎麼辦好。」青青哦一聲説:「有這麼回事?」水白説:「是。」

青青説:「水,你相信有真正性冷淡的女人麼?」

水白説:「大概有吧,因為身體或心理的障礙。」

青青説:「水,沒有真正性冷淡的女人,只有深藏的未被挑逗的激情。」

水白想了一會兒説:「怎麼解釋?」

青青説:「好比地底的水,有些從石縫裏流出,有些並沒有流出來,人們就説可能是因為碰到了阻礙或者那個地方沒有水。其實水無處不在,只是還沒有讓我們看見。」

青青又説:「就拿我來説,只要你看着我,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倘若我現在還沒有做什麼,那是因為你還沒有看着我。」

水白説:「怎麼會呢?」

水白説怎麼會的時候,自己也覺得這樣的話有點含煳,究竟是指青青怎麼會為自己做任何事情呢,還是説自己怎麼會沒有看着青青,水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指的是那層意思。

水白問青青:「你為什麼可以為我做任何事情呢?」

青青看着水白説:「因為你看着我呀,對於我來説,你看着我就足夠了,但有些人,她們可能覺得光看着她們是不夠的,還需要做別的事情。」

水白還是有點疑惑,但似乎也明白了些。水白倒是覺得,其實自己也不用怎麼看着青青,青青就可以做任何事情。水白想起小孩子,可以不管大人是不是在留心他,也可以玩得很開心,但青青自然跟小孩子不同。

(14)

臨別的時候,青青拉着水白的手問:「什麼時候來看我?」水白支吾着不知怎麼回答,青青又説:「要給我打電話。」水白説:「會的。」水白轉身要走,青青又拉住她説:「等等。」水白站在原地,青青説:「你衣服上有根頭髮,好了,走吧。」水白忍不住説:「謝謝。」青青拍拍水白的臉頰説:「不許説這樣的話。」水白臉又紅了。

回到家,水白第一個衝到洗澡間,洗了澡,換了衣服,她感覺自己從很遠的地方歸來,風塵僕僕。直到把換下的衣服都洗了,水白才放心地在凳子上坐下來。水白隨手拿了一本雜誌翻開,一眼就看見一張大大的攝影作品,照片是在街頭拍的,是一個低頭理着自己貨物在路邊擺攤的人。照片看起來很寧靜,或者説大街的喧鬧跟這個低頭的做小買賣的商人沒有關係,沒有眼光注意到商人此時的動作。

水白撥了青青的電話。青青接起電話説:「我剛才正想着什麼時候我才能不被你看見。」水白不由愣了一下,水白説:「我現在不就看不見你麼?」青青説:「你以為你看不見,其實你的眼睛已經在我心裏了。」

水白看着手裏的那幅攝影作品説:「我也正想問你一個問題,你説一個人有眼睛看着跟沒有眼睛看着有什麼區別呢?」青青説:「人只有兩種狀態,要不暫時忘卻那看着自己的眼睛,要不迎接着那看着自己的眼睛。」水白説:「那有什麼區別呢?」青青説:「可以説沒有區別,只是對那看的眼睛有無自覺意識罷了,但人是要被看着的。」

水白心裏想説:「我倒不覺得自己有被誰看着。」不過她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自己看着鏡子中的那個人,水白就沒説了。

水白對青青説:「我對你瞭解不多,你對我也瞭解不多,我們其實彼此都還很陌生,我不明白你為什麼可以對我這麼親暱。」

青青低低地笑了一聲説:「你覺得愛一個人非得要彼此瞭解很深很透徹嗎?」

水白説:「按理説瞭解一個人越多,愛得也越深。」

青青説:「愛首先是感覺,其次才是關係。但在你心裏,愛首先是關係,其次才是自己的感覺。」

水白一時想不起該説什麼,青青又説:「你什麼時候能來看我呢?」

水白説:「大概要過一些時候,這幾個星期都沒有空。」

青青説:「我會想你的,你也要想我。」

水白説:「應該會吧。」

這時電話裏有砰的一聲,好像是青青旁邊的凳子倒地上了。只聽青青遠離了話筒説:「艾子,你又調皮了。」不過很快青青又對準了話筒對水白説:「我希望你早點來。」水白説:「儘量吧。」青青又説:「我現在晚上睡覺的時候抱着枕頭,感覺是抱着你,反正你離我不遠。」

水白支支吾吾地又不知道説什麼,轉念一想,也許青青也並不需要自己説什麼,她説了,而水白也聽見了,這就足夠了。快放下電話的時候,青青説:「水,你告訴我一個你從沒告訴過別人的秘密吧。」水白想了想説:「我在7歲的時候把死去的家狗埋梨樹下了,家裏人只知道狗死了,卻一直找不到屍體。」

(15)

幾個星期之後,水白又到江邊的那個小島辦差,她又走了上次看見梳發女子的那條路,但這一次在那石階上一個人也沒有。水白在島上唯一的一所小學門口經過,學校門前的石板空地上,有小學生在踢足球,水白經過的時候光看着那個被踢來踢去的足球,感覺它隨時可能擊中自己。

辦完公事,水白決定不走原路回去,而是走了另外一條比較僻靜的路,因為島很小,水白不擔心會迷路,反正總是能找到橋回陸地的。水白一路只仰臉看着路兩邊高大的樹木,一不留神,她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島上唯一的一所小學校門口。校門前的石板地上竟然一個人沒有,剛才那些熱鬧地踢着足球的小學生已經無影無蹤。水白猜想大概上課了吧。

水白在校門口石板空地上的一個石墩上坐了一會兒,也沒見到一個人經過。她看看四周,發現自己四圍有通向四面的路,水白想是否島上的每一條小巷最終都通向這所小學校。

晚上臨睡前,水白給青青打了個電話。水白聽見那邊電話接起來了,卻許久沒有聲音。水白又喂了一聲,話筒裏又安靜了一會兒,然後水白聽見青青的聲音:「你不説話我也知道是你,而我不出聲,你卻不知道是我。」水白含煳地説:「我沒有你那樣的直覺。」青青説:「與直覺無關,不過是盼望的心的敏感而已。」水白過了好一會兒才説:「週末我去看你。」青青説:「好,你來。」

距離週末還有幾天,水白先去修理頭髮。水白的頭髮已經及肩了,水白對理髮師説:「不要剪斷,末端修整一下就可以了。」理髮師説:「小姐的頭髮不錯,好好護理可以很漂亮的。」水白閉着眼睛沒看鏡子中的自己,也沒回答理髮師。對水白來説,只要保持頭髮乾淨和柔順,出門就沒問題。

修了頭髮,水白又去百貨女衣層轉了一圈,買了一件針織上衣和一條杏色的紗裙。水白想這樣應該足夠了。

一切準備好了,水白出了門,在公交站台等車的時候,水白突然想起自己還穿着休閒時穿的平底鞋。水白立即掉頭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換了一雙尖底的高跟鞋,鞋跟很細,水白在鞋跟加了軟墊,這樣走在水泥地上,就不會有清脆的踢嗒聲了。

在公交車上坐着的時候,水白想自己是否太把這樣的一次見面當回事了,彷彿是一次鄭重的與男友的約會。但激動的心情是沒有,水白看着公交車上上下下的男女,看男的時候,水白光看他們穿着的上衣衣領,看女的時候,水白注意着她們的手腕有否帶好看的手鍊。

快下車的時候,公交車上來一個穿黃色體恤的男人,水白髮現這個男人一看見她,就一直盯着她,並朝她走過來。水白也看着他,感覺似乎面善,水白努力回想是否跟這個男人認識,不過腦子裏一點印象沒有,她還是看着他,等他過來與自己相認。黃色體恤的男人看着她走到她面前,然後從她身邊過去。

水白沒有掉頭再看她,並且相信這個黃色體恤的男人也不會再轉頭看她。水白把眼睛轉向窗外,看見一個站在馬路邊搔首弄姿的女子,黃色的鮮亮的頭髮,捲曲的,披散在兩肩。水白看見這個女子旁邊還有一個小男孩在玩手中的玩具車,似乎是這女子的孩子,似乎又不是。

(16)

下了公共汽車,水白幾乎沒怎麼留心自己的腳步,就到了青青的家。在樓梯枴彎的地方,水白就看見了青青家的防盜門開着,裏面的一道木門則虛掩着。水白覺得有點奇怪,心想是不是青青已經等着自己來了。

水白摁了一下門鈴,等了好些時候,也沒人出來,水白又用手指敲敲木門,又等了一會兒,還是沒人出來開門。水白想青青和艾子是否都在自己的房間裏,所以聽不見門鈴和敲門聲。水白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客廳的燈亮着,沒有人。水白叫了一聲:「青青。」沒有人應,水白又叫了一聲:「艾子。」還是沒人應。客廳甚至還有點回音。水白髮現,客廳通向其他四個房間的門只有一道是開着的,就在自己左邊,也就是水白住過的那個房間,其他三道門都緊緊關閉。

水白一轉彎,就進了燈火通明的自己住過的那個房間。一進門,水白就在與自己面對的牆上看見了自己,不由得停下腳步。房間裏空空蕩蕩,什麼也沒有,三面牆上都安裝了高高的鏡子,水白往左邊看,看見了孤立地站着的自己,往右邊看,也是有着迷茫的神色的自己,往前看,還是自己。

水白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想趕快退出這個房間,感覺雙腳鉛塊似的沉重。就在這時,門口有響聲,是青青和艾子回來了。水白一個踉蹌出了房間,與進來的艾子撞個正着。水白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艾子一個甩手,就把手裏正吃着的雪糕扔到水白的臉上。

只聽青青説:「艾子,怎麼又欺負姐姐。」水白一邊用手擦臉上的奶油,一邊看着青青尷尬地笑着説:「我以為你們在家,所以就進來了。」青青説:「我和艾子出去買點東西,門是特意為你開的。」

不過一會兒,青青已經拿了毛巾出來,給水白擦臉上和胸前的雪糕,艾子則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看。

青青説:「每次你來,艾子都搗蛋,我道歉。」説着在水白臉頰上親了一下。水白連忙説:「沒什麼,小孩子愛玩而已。」青青説:「水今天看起來很漂亮呢。」水白不好意思地低頭,青青又用手託起她的下頜來看,水白更難為情了,青青説:「你這害羞的,好像從來不敢看自己。」

青青拉了水白的手把她引到電視機前的沙發坐下,青青對艾子説:「陪姐姐看會兒電視。」説完她進廚房去了。艾子原本一直沒看水白一眼的,青青轉身走後,艾子轉臉狠狠白了一眼水白,水白沒有理會她的白眼,温和地説:「艾子喜歡看什麼節目呢?」

艾子眼睛盯着電視沒有説話,一隻手拿着電視遙控器,看一會兒舉着遙控器對準電視機換一個頻道,同時微微側臉白一眼水白,就這樣看着換了好幾個頻道,水白被她白眼看得漸漸地覺得心裏很窩火,想站起來找青青去,青青已經端着兩盤水果從廚房出來了,水白只好又重新在沙發坐下。

(17)

水白問青青:「你那房間怎麼又改樣了呢?」青青把一片西瓜片送進嘴裏,咀嚼着微笑説:「喜歡嗎?我現在把它作健身房了。」青青把手中的牙籤放下,拉住水白的手説:「來,我帶你去看看。」

水白坐着沒動,水白推辭道:「我看過了。」青青眼睛看進水白的眼睛裏去説:「怎麼,你害怕了?」水白趕忙分辯説:「沒,怎麼會害怕呢。」青青笑着説:「那就是了,來,隨我來。」水白只好起身跟在青青身後進了那間屋子。

青青説:「你看,只要我們不掉頭退出這個房間,我們無論走向哪裏,其實都在走向我們自己。」水白極力低頭不看鏡子。青青也察覺了,青青伸一根手指把水白的頭提起來説:「看啊,你害怕你自己麼?」

水白強撐着抬起眼睛,但她也只看着鏡子中的青青,而不是自己。青青看着鏡子中的水白説:「別看我,看你自己。」這一説又把水白的頭説低下去了。

青青説:「我帶你跳舞吧。」青青一手攬了水白的腰,水白遲疑着把左手攀在青青的肩上。沒有音樂,但兩人配合的很是默契,讓水白都覺得奇怪。水白的頭貼着青青的肩,眼睛看着鏡子中青青的背影,但慢慢的,她也看見了自己。

舞步不知什麼時候有慢四轉成了中三,水白只看見自己在不停地旋轉,她已經很清晰地看着鏡子中的那個人了,頭微微地後仰,一隻手在青青的手裏,一隻手柔軟地搭在青青的肩上。迷煳中,水白感覺那個人似乎已經飄起來了,像不着地的落葉一樣。

水白聽見青青説:「你以為你看見的不是你自己麼,她就是你,或者你的影子。」水白説:「我不覺得她就是我。」青青説:「水,你為什麼不願意她是你呢?」水白僵住了,不知怎麼回答。

青青要送水白下樓,水白堅持不讓她送,水白説:「我自己回去就是了,免得一會兒你還要爬樓梯。」青青説:「我樂意送你,你最好不要拒絕。」水白就不再説什麼了。

水白雙手提着裙子,怕自己腳踩了裙角摔倒,青青則一手摟着水白的腰。青青説:「水,這以後的日子恐怕會更想念你。」水白説:「為什麼?」青青説:「因為你離我更近了。」水白不是很明白,但又覺得再問也沒有意思,就説:「我還會來看你的。」

已經走下了樓梯,水白心裏起了疑問,對青青説:「你説鏡子是什麼呢?」青青伸手把水白的頭髮撥拉一下説:「沒有什麼,我們需要的一種意境而已。」水白看着遠處的花叢裏有一隻貓一閃身就不見了,心想這大晚上的,應該是只野貓吧。

青青把水白一直送到馬路邊,看着水白上了的士車,水白頭從車窗探出來説:「青青,你回去吧。」青青站在原地看着水白微笑。的士車已經開動了,水白突然又想起什麼,提高聲音問青青:「青青你説房間是什麼?」青青還是那樣矗立着,白色的連衣裙被風吹亂了。青青沉穩的聲音説:「各自睡榻或者墳墓吧。」

(18)

週末在街上逛着的時候,水白突然想給青青打個電話。水白枴進一條車輛和行人稀少的街道,手機撥了青青家裏的電話。接電話的是個男的,聲音很粗,水白有點發愣,壓根沒想到會是個男的。

水白説:「請問青青在嗎?」那邊那個説:「青青,沒有這個人。」説完電話很響的掛斷了。水白有點迷煳,再仔細看看電話本裏記着的青青的電話,沒有撥錯號碼,水白又撥了一次。這一次是一個女的,她説:「青青,我們家沒有人叫這個名字。」水白慌慌地把電話掛了。她想起青青是有手機的,於是找到她的手機號碼,打了過去,很快水白聽到有機械的女聲説:「此電話號碼已暫停使用。」

水白還是覺得不甘心,心想一個人怎麼可能消失得這麼快呢。她攔了一輛的士前往青青的家。下了車,水白覺得即使自己閉着眼睛,也還能找到青青的家,她一路半跑着上了樓,在青青家門口的時候,水白稍微站着緩了緩氣,然後摁了門鈴。

幾分鐘後,有人來開門,是個年輕的女子,棕色的卷髮,很長,垂在兩肩和胸前。她很有禮貌地問:「請問你找誰?」水白心突突地跳着,自己也不明白緊張什麼。水白説:「上個星期這房子住的是名叫青青的女人,請問你認識她嗎?」年輕的女子愣了一下,然後回過神來似的説:「哦,你可能找房子以前的主人,抱歉,我昨天才搬來住。」水白還想再問,但看女子迷茫的樣子,水白只好説:「對不起,打攪你了。」

水白也沒有興致再逛街了,直接坐公交車回了家。一到家,水白先站在鏡子前面,仔細地看了看自己的神色,臉有點紅潤,眼睛也還是有神的,但水白還是不免懷疑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出問題了。

在房間裏走了幾圈,水白猛然想起衣櫃裏自己那件被青青摟抱了一個月的襯衣,她打開衣櫃把襯衣從衣架上取下來,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茉莉的香味還隱隱約約地在,但聞久了,水白又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她抱着襯衣在沙發坐下,想不出個頭緒來,覺得一個人莫名其妙地出現了,然後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不知該如何想起。水白腦海裏飄過蠟燭圍着的粉紅的牀,黑色的梳妝枱和三面鏡子的空蕩蕩的屋子,除了這些似乎就什麼也沒有了。

有好長一段時間,那件襯衣被水白放在自己睡的被窩裏,因為冬天已經來臨,水白也懶得把它取出來重新放進衣櫃。茉莉香味應該是沒有了,但水白還是恍惚聞着了那衣服裏不屬於自己的氣息。

大概一個月之後,水白接到一個電話,一聽見聲音水白的心就狂跳起來,是青青。還是那麼柔和的聲音,彷彿在另一個世界裏,青青説:「水,想我了嗎?」水白説:「你現在在哪裏?」青青説:「我在國外,大概很長時間都看不到你了。」

来,让我们做做爱情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