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 成人】妻子的墮落歷程 第一章

第一章?意外的發現

我最近這一年在事業可謂是順風順水,剛剛升了職,又被調派到沿海區域負責獨立的項目,臨近年關業績蒸蒸日上,年度最具貢獻的表彰非我莫屬,而且作為團退的領導,這一個春節我提前申請了一周的假期,給自己放了個假。

坐在回家的飛機上,我已經開始規劃這個春節是否該帶着自己已經成婚4年的妻子出去度個假,而結婚後由於打拼事業一直擱置的造人計劃,如今也可以考慮提上日程了,畢竟父母已經催了好幾年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這一次回家我並沒有事先通知我的妻子馮芸,下了飛機後我便電話定了一家不錯的酒店,打算回家接了妻子之後去吃個燭光晚餐,一起度過一個浪漫的夜晚。想想這一年來在家做全職太太獨守空房的妻子,我不由得有些愧疚和心疼。

打車回到家裏,妻子並沒有在家,看看時間,應該是出去買菜了,看着乾淨整潔的房子,想想前幾年剛結婚時候還房貸的困苦,那時的妻子跟我一起打拼事業的操勞,心裏湧起一陣暖流。一邊想着,我打算給妻子打電話告訴她不用買菜了,電話撥通後卻聽見卧室傳來鈴聲,原來妻子並沒有帶電話。無奈的掛斷電話之後,我突然發現我沒法解鎖妻子的手機了,不由得有些疑惑,妻子一直是馬虎粗心的性格,手機密碼基本不太會改動,原本是我們結婚紀念日作為密碼,可是我試了兩次都沒有解開鎖。

嘗試了我的生日,妻子的生日,甚至是嶽父嶽母的生日都不對,讓我不由得有些納悶。

坐在家裏的電腦前面,我陷入了思索,究竟妻子換密碼的原因是什么呢?

無意間我掃到了電腦開機時的用户名,是妻子學生時代用的QQ網名,聯想起談戀愛時候妻子使用的QQ密碼,貌似是她那個時候的學號,是個很好記的數字,我不由得在手機上試了起來,雖然我的記憶有些模煳,不過在試了幾次後終於解開了鎖。對於妻子會更換密碼這件事我有些費解,好奇心趨勢着我想要探究一下,於是我先打開了手機的相冊。

相冊裏面並沒有什么特別的照片,都是妻子日常拍的一些風景和小動物什么的,倒是有幾張妻子穿的比較清涼的自拍,不過這幾張照片卻是我在外地時候妻子偶爾和我調情時候拍來挑逗我的,並沒有什么可疑。隨後我打開妻子的短訊,除了一些和我的對話還有訂閲的新聞信息其他也沒有什么。翻了一頁屏幕,我看見妻子多了兩個應用,陌陌和微信,妻子什么時候開始玩起這些社交應用了?這點她並沒有告訴過我,我一直懸着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來。

點開微信,裏面的信息窗口空空如也,一條歷史信息都沒有,看看聯繫人,都是一些我並不熟悉的名字,全然沒有認識的人,其中大部分是男性,偶爾有兩個女性的名字出現,但名字也都是稀奇古怪的「浪蕩蝴蝶」、「綠茶小妹」還夾雜着一堆表情和符號。隨後我又打開陌陌,第一眼就看見妻子的暱稱居然是「GC迭起的芸」,這讓我眼皮直跳,「GC」這兩個字母和「迭起」連在一起,有點腦子都知道是哪兩個字了,而在打開相冊之後,全都是我沒有見過的清涼照片,有的露出妻子深深的乳溝,有的是穿着黑絲的美腿,更有一張是妻子在一個看起來像是酒店衞生間裏拍的上身全裸照片,雖然這張照片裏妻子用手臂遮住了胸前的兩點,但這背後所透露出來的信息讓我一陣眩暈。照片中的妻子不再是我印象中的模樣,她的長髮披散着透着股成熟的嫵媚,不再是我印象中的盤起來或者隨意的束在腦後;照片中的她畫着妖豔的濃妝,看起來有些冷豔的妖嬈;每一張照片都是在展露着她誘人的身段,多是集中在上半身,我從不知道妻子是如此的擅長展現自己的魅力,或是擠壓乳房,或是暴露她平坦的小腹和美腿,這樣的妻子讓我覺得非常陌生,陌生到仿佛我們4年多的婚姻生活從一開始就是我做的一場春秋大夢。

我的手開始變得冰涼,心也開始發寒,但是我止不住自己的衝動,依然繼續看了下去。

點開妻子發的説説狀態,照片的內容更加的讓我難以接受,我看到一個陌生的妻子逐漸在我的眼前變得淫蕩不堪起來。這裏終於出現了妻子全裸上身的照片,搭配這張照片的文字是:「大家都説我的胸是做過的,發幾張照片證明一下。」照片中的妻子用手狠狠的捏住自己的乳房,渾圓呈水滴形的入肉被她捏得極度變形,嫣紅的乳頭暴露無疑,她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向陌生的男人們證明自己乳房的真實性。

翻動屏幕,另一張照片是妻子拉扯小內褲露出濃密陰毛的特寫,畫面上妻子只穿了一條白色半透明的內褲,露出光潔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內褲剛剛能夠遮住她的陰部,看上去有點若隱若現的美感,陪文是:「某個人一直嫌棄人家毛毛多,説是性慾特別強,哎,到底該不該刮掉呢,愁!」

「某個人」是誰?可以肯定我是從來沒有對妻子説過這樣的話的,我那滴血的心已經開始變得麻木,但仍然被這樣的字眼刺痛的有些抽搐。

露骨的照片充斥着妻子的説説和動態,有酥胸半露説「姨媽駕到,咪咪好痛」的,有穿着黑絲微微撅起屁股説「某人送了條絲襪,小秀一下」的,而這些狀態下面都有着海量的評論,儘是些淫蕩不堪的言語,這些都是遊蕩在陌陌中的粗鄙男人,在他們的眼裏,妻子一定是人盡可夫的淫賤女人吧。

有人説:「美女你這么騷,看來是需要很多男人的大jb才能滿足你吧?」

妻子回:「數量很重要,但質量才是第一位哦!」

有人説:「看你着騷樣,一定很長時間沒有被男人幹過了吧,哥哥來滿足你。」

妻子回:「姐姐每天可是滋潤的很,弟弟你慢慢排隊吧。」?

有人説:「草,你這賤貨是出來賣的吧,多少錢你説個數,我們約一下啊,實在是太想幹你了。」

妻子回:「你這個屌絲樣子,脱光了出去裸奔幾圈,姐姐我可以考慮送你條原味絲襪給你回去擼。」

越是翻看下去,我就越是心裏難過,我漸漸感覺有些窒息,萬萬沒想到妻子竟然有這樣的一面,雖然妻子平時性格跳脱,但在我和家人面前都是知書達禮的模樣,隨着我事業的起步,她跟隨我出席各類宴會場合時候更是會透着一股高貴和優雅氣質,這樣完美的一個女人,怎么會墮落成這個樣子?

妻子小我4歲,今年27,正是充滿誘惑的成熟年華,她從小生活殷實,這幾年我們經濟富裕,她也開始注重起健身和保養方面,她學生時代練過舞蹈,近兩年在家無聊又學起了瑜伽,對自己的肌膚更是呵護有加,她在陌陌裏面所展現的美好身材確實是可以引以為傲的,究竟她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變得如此墮落和淫蕩不堪的呢?

在心裏難過的同時,我突然發現,自己的下身居然變得堅硬無比,哥哥射首發甚至硬的有些難受,看着妻子這樣的一面,這種在陌生人眼前暴露的情景居然讓我身體上非常亢奮!回想這兩年我們的性愛生活,隨着我年齡的增長在牀上越來越覺得力不從心,雖然在外工作回來後有小別勝新婚的激情,但體力和能力不可否認都在下滑,甚至有的時候當妻子表現出很想要的嫵媚姿態時,我都有些提不起興趣來,然而在這個意外的發現之後,我居然進入了難以言喻的興奮之中,這讓我不禁想到,難道我的潛意識裏,竟然是渴望妻子的不貞嗎?

在網上,我也曾接觸過一些淫妻和換妻的文章,這類東西對我的確是有異樣的刺激的,有時候也會幻想着妻子是小説中的女主人公,但也僅僅是幻想,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如今會真實的發生,並且是妻子背着我的情況下已經開始走向了墮落。

我可以肯定,妻子已經有了不忠的行為,甚至通過一些跡象推測,她是有了外遇,而並非只是一ye情的放縱。這讓我不由得開始擔心,妻子有了其他的情人,會不會離開這個家,離開我?

就在我心煩意亂的時候,妻子的微信來了一條消息:「寶貝騷貨,你到哪裏了,説好了來車站接我,你可別放我鴿子啊,我還有半小時就到了,我今天一定要在你家操的你升天。」

我心裏一驚,妻子今天竟然約了人來家裏私會,這讓我有一瞬間的窘迫感覺,我究竟該怎么辦,是在家裏堵着妻子和男人偷情,然後跟她攤牌,還是假裝不知道,逼着她終止這樣的行為?一時間我難以抉擇,忽然發現此刻的我,在知道了這樣的真相之後竟然沒有怒不可遏的情緒。難道我真的是有那種看着妻子被別人淫弄的癖好?但我已經沒有了時間懷疑,看樣子妻子應該是去接情夫了,忘記帶手機的她不會想到我的突然回家,也不會想到我會窺探到她手機中的秘密,攤牌嗎,攤牌之後我很可能面臨的是妻子的離開,家庭的崩潰。不攤牌,難道要裝作什么事都沒有發生?

我陷入兩難的境地,不知道為什么我忽然腦海中回想起之前曾經看過的一篇綠帽文,裏面的男人發現自己妻子偷情,就躲在衣櫥裏偷窺。這個想法剛一出現便一發不可收拾,親眼目睹妻子的背叛和不忠行為,親眼看着妻子被別的男人玩弄的想法在我腦中越來越強烈,在這中想法的驅使下,我鬼使神差的開始收拾東西,我收起了鞋子和公文包,把帶回來的行李藏到陽台上,抹除掉一切我回來過的痕跡,然後躲進了卧室旁邊的小儲藏室裏。

這個儲藏室是一個完全隔斷的空間,但有一扇換氣窗連着卧室和陽台的空間,儲藏室裏是兩層貨架的設計,趴在第二層的貨架上正好可以投過換氣窗完整的看到卧室的情況。儲藏室裏積了一些灰塵,裏面堆放的都是些舊的雜物,妻子平日基本不會進來,我清理了一下,在第二層留下一個足夠我趴着的位置,然後把手機調整成靜音模式,爬了上去靜靜的等候。

等待的時間特別難熬,我的腦子裏一片混亂,哥哥射首發我自己甚至都無法理解自己為什么會是現在這樣的狀態,為什么如此的興奮,為什么會趴在這個陰暗的角落等着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操,我又在期待着什么,期待着親眼目睹妻子不在我面前展露的淫蕩?就在這樣的胡思亂想中度過了將近一個小時,直到傳來的開門聲和妻子的説笑聲將我喚回現實。

我清晰的聽到妻子和另一個男人的説話聲,這個男人在妻子的微信備註裏叫大君子。

妻子説:「你啊,以後給我收斂一點,剛才在樓下就敢動手動腳的,差點讓鄰居看見,再這樣以後你別來了。」

大君子有些痞氣的回:「怕什么啊姐,這年頭看見了也沒人嚼舌根子的,你今天這打扮實在是太勾人了,我真想在樓下就扒了你的裙子操一次,我這大雞巴從你跟我説你今天沒穿內褲的時候就開始發硬了。」

説着就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然後就聽見妻子説:「等會,等會,你先去洗澡,這一身汗難聞死了。」

大君子笑着:「害什么羞啊,呦,都濕成這樣了,咱們先來一次在一起洗個鴛鴦浴多好。」

然後就是妻子的不滿和兩個人的推搡,很快就沒了動靜,隱隱約約的可以聽見妻子的嬌喘和壓抑在喉嚨裏的呻吟,想來兩個人是在客廳裏接吻,果然沒一會就聽見客廳茶几被碰撞的聲音,兩個人有些凌亂的腳步聲慢慢的往卧室這邊靠近。當腳步聲路過儲藏室的小門時,我的心驟然一緊,然後還沒等我緩過神來,視線中就出現了兩人的身影,這一幕我想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卻。

透過換氣窗,我看見妻子和大君子擁抱在一起,她們正一邊移動一邊接吻。妻子今天穿着一件低胸的小吊帶,露出胸前很深的乳溝,下身是一條米白色的小短裙,而此刻裙擺已經被大君子撩起到了她的腰上,妻子赤裸的下身完全暴露出來,正如大君子剛説的,妻子今天出去時候就沒有穿內褲。

妻子屬於並不是很豐滿的類型,看上去有些纖細,但她的臀線卻非常誇張。她的骨盆比較大,胯骨也比較寬,所以從後面看上去有種屁股很大的感覺,而這兩年一直保持瑜伽訓練,使她的屁股渾圓緊實,即使不刻意的撅屁股也非常的挺翹,以前在牀上我最喜歡的就是讓妻子撅起屁股的狗爬姿勢,看上去特別的誘惑,而此刻她充滿彈性的臀肉正被一個陌生的男人肆意揉捏。

大君子是個黝黑粗壯看上去十分結實的男人,比我略矮一些大概173公分左右個頭,但卻非常的壯,小臂上鼓起肌肉像是鐵塊一樣。?

兩個人挪步到牀邊,大君子有些急不可耐的將妻子轉了個身壓在牀上,此時的妻子上身趴在牀上,屁股撅起腰身下壓,正式我最喜歡的背後狗爬姿勢,她雙腿微微分開,將整個下體都暴露在大君子的眼前,毫無遮掩,從我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見妻子的陰户,那片嬌嫩的豐腴之地此時已經泛着水光,泥濘不堪。?

妻子的身體是非常敏感的,曾經我只是親吻她的乳房就讓她輕微的高潮過,現在偷情的情緒加上大君子粗野的撫摸和挑逗,已經讓她進入了隨時可以插入的淫靡狀態。?

只見大君子來不及脱衣服,只是快速的扯開腰帶,把褲子退到腿彎便直接挺着又黑又粗的大雞巴插進了妻子的肉穴裏,力度很大的一槍到底,妻子「哦」的一聲呻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很明顯這樣粗暴的填充感讓她極大程度的獲得了快感。大君子開始賣力的抽動着,小腹一下一下的撞擊着妻子的臀肉,卧室裏頓時便響起了激烈的「啪啪」聲。

「騷貨,小騷貨,你的小逼實在是太棒了,哦,對,對,夾緊我,看我操死你,啊……」大君子的手死死的掐住妻子纖細的腰肢,更加賣力的挺送了起來。

「嗯嗯……好棒,好棒,好哥哥快操我,操死你的小騷貨,玩我的小逼逼,啊,啊……好硬……啊,快點,用力啊,嗯嗯……」

此時的妻子,隨着大君子的力量已經完全軟到了牀上,她的圓臀被死死的頂在牀沿上,豐滿的屁股承受着一次次大力的撞擊,她的雙手前伸,死死的攥住被單,呻吟聲從悶悶的喘息逐漸轉為高亢,粗重喘息聲伴隨着時斷時續的歡叫,我知道她正在進入高潮的階段。

大君子更加快速的抽插起來,兩人交合的地方已經開始傳出清晰的水聲,突然他抬起手來「啪」的一下扇在妻子的大屁股上,這一下讓妻子被刺激的渾身一顫,隨後大君子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的聲音越來越響,直到妻子的屁股都明顯的被打紅,她仰起頭一聲尖叫,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劇烈的顫抖,腰腹急促的抽動起來,我的妻子被這個陌生的男人操到了高潮。

「操死你,騷貨,啊……好緊,寶貝兒夾緊我,啊……來了……」

伴隨着妻子的高潮,往往在這個時間裏她的小穴裏會一陣陣的鎖緊,還保持的快速抽插的大君子受到了強烈的刺激,立刻開始最後的衝刺,沒幾下就屁股一緊,渾身一陣哆嗦,我可以想像到此時一股股濃稠的精液已經射進了我妻子的身體中。

【未完待續】

妻子的堕落历程 第一章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