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 網】慾海沉淪:一個換妻經歷者的良心懺悔- 第八六四章 我和妻子的最後一段路4

心很痛,可我還掛着妻子,這是在鄉下,現在已經是晚上,她出去根本坐不到車,沒法回城裏。我沒想到會被母親看出端倪,如今事情已經敗露,也只能期望過段時間,等她心平氣和後,再和她談談。

起身追了出去,不過妻子沒有等我,跑出門後,已經不見她的身影。我叫了幾聲,附近找了兩圈,根本不見人影,只能駕車,沿路上向村外尋去。

前行了兩,三百米都沒看到妻子,有些擔心時,終於在村口看到她的身影。腳步虛浮,逃避般的小跑着。

「芸涓……」我按着喇叭,打開車窗喊道。

她卻像是沒聽見般,眼淚不停在流,不停在擦,跑得氣喘噓噓,卻不願停下。

「芸涓!」我又喊了幾聲,她依舊沒有反應。

我只能加速把車停在前面,下車將她攔住,她奮力掙扎,我有些訝異,大聲喊道「芸涓。」

直到此刻,她才回過神來般,抬眼,茫然的望着我。

看着她淚眼模煳的樣子,我心疼道「你怎麼啦?」

她哭着搖頭。我知道她也很痛苦,傷心,可現在的我,無法給她安慰,只能伸手,將她緊緊摟進了懷裏。她沒有掙扎,靜靜靠在我懷中,默默的流淚,感受着這最後的餘溫。

哭了良久,我站的腳有些發麻,她突然在我懷裏輕聲道「我這麼做,是不是太自私了?」

「沒有,都是我的錯。」我忍住心底的酸楚,淡笑着望着她,理解又痛苦的安撫。

「謝謝!」妻子抹乾眼角的淚水,輕輕從我懷裏脱身。

我沒有強留,事到如今我已經明白,有些決定雖然痛苦,可為了她,為了我們的愛,我不得不接受。

「上車吧!」感受到外面的涼意,我示意。

妻子點頭,坐進了車裏。

車再次上路,我知道,這是我們同行的最後一段路。心裏有很多不甘,不舍,可已經強留不住。車速開的很慢,我只想讓這段時光儘量長久一點。不知道是不是有同樣的不舍,妻子沒説什麼,只是累了般,靠在座椅上休息。

回城的路還沒走到一半,她就沉沉睡去,臉上還掛着淚痕,睡的卻很安詳。我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伸手想在碰觸那熟悉的容顏,可又擔心將她驚醒。

一路上都有點戰戰慄慄,不管人有多少不願,生活永遠不會按照人的意願改變,只會按照自己的步調進行。

幾個小時後,車最終還是回到嶽父的家門前。或許是真的太累,也或許是這幾天都沒好好休息,她睡的很熟,沒有一點醒來的跡象。

有些人,有些事,或許只有在即將失去時,才會覺得珍貴。此刻,只是看着她睡覺,我就覺得很滿足,覺得是一種奢望,覺得這樣也很好。

我熄掉引擎,調暗了車燈,就這樣靜靜的躺在她身邊,看着她睡覺,聽着她輕輕的唿吸,這一刻,全世界都變得不再重要,如果我下一秒就要死去,我真的希望就這樣在她身邊離開。

不知這樣躺了多久,熄火後,車內慢慢開始變冷,擔心她着涼,我脱下外套,輕輕的蓋在了她身上。擔心驚醒她,我的動作一直很小心,可蓋上的剎那,她還是慢慢睜開了眼。

四目交接,我有些歉意,她卻很平和,怕冷般往我的衣服裏鑽了鑽,輕聲問「到了嗎?」

我很想説還沒有,讓她再睡會,可我不想再騙她,強笑着點頭。

她這才轉頭看了眼窗外,回頭望着我,不舍的笑了下。調整身子,坐正後,將衣服遞還給我。

我沒有接,示意天冷,讓她披着。

她沒有拒絕,伸手撫住我的臉頰,慢慢湊近,在我額頭上親吻了下。

我明白她的意思,即便早已知道,即便一直在告訴自己,不能再為難她,可事到如今,我還是想將她留下。但我也知道,這已經不再可能,我現在能做的,只能是給她自由,這也是我對她的最後一點愛。

妻子整理了一下我的衣領,順了順我的頭髮,淡笑着望着我道「再見!」

説完不等我回聲,她逃避,害怕般打開車門,快速走了下去,走向另一個世界,一個沒有我的世界。

我不舍的趕下車,望着她的背影喚道「芸涓!」

她站在原地,嬌軀有絲僵硬,但沒有回頭。

我很想讓她留下,説我會改,會像從前一樣對她好,在意她,可話到嘴邊,卻變成「保重。」

「你也保重。」妻子的話語已經帶着哭腔。

我不願在看着她哭泣,因為她的淚,只會讓我更心疼,背負更多的罪孽。我咬緊嘴唇,對着她的背影揮手,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門的另一側。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四章 我和妻子的最后一段路4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