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 網 排名】室友師兄的漂亮風騷老婆1-11

幾年前的一個夏天,哥們兒剛到美國,系裏的一個師兄到機場來接我,當時被他的熱情感動,又聽説他的室友畢業走了,急需找一個新室友合租他那兩室一廳的房子,所以就答應了接着租他家裏空出來的那間屋子。

於是他直接把我接到家裏,估計怕我反悔,就匆匆忙拿出了一份擬好的租約讓我籤了字,一年零五個月的租期。我那時沒有什麼經驗,馬上就籤了,但是後來才知道房租上我吃了很大的虧。

籤完了租約,師兄才告訴我,這個屋子裏住的還有他的老婆,他們才結婚不久,她是F2陪讀過來的。這就是他的奸詐之處,靠!籤約時並沒有告訴我是要和一對夫婦合住,我以為他也是單身呢!所以,本來我就吃虧的房租其實虧得更大了。

晚飯的時候見到了師兄的老婆,她剛從一個英語補習班回來,聽師兄説她準備學好英語申請一個會計的學位讀,這樣好找工作,也能補貼家用。

師兄的老婆比他年紀小一點,狐媚的漂亮,身材很好,奶子夠挺,屁股也夠翹,看人的時候總喜歡不經意的一瞥,目光裏閃現出一絲誘人的風騷。不過她給我的第一印象要比師兄好一些,因為她主動邀請我和他們一起吃晚飯,雖然只是簡單的大米粥和一些涼菜,但是畢竟比飛機上的食物可口很多。

吃完了晚飯,我就大概收拾了一下,準備睡覺,沒有牀,師兄説他有多餘的牀墊,五十美元賣給了我,其實就是他們放在地下室的儲藏室裏一個廢棄很久的牀墊,已經有些黴味了,但是哥們兒也沒辦法,只好勉強睡下。

第二天早上我起牀比較晚,起來的時候,師兄看樣子已經去學校了,他的老婆也起牀了,因為她唸的英語版只在傍晚授課,所以她白天基本就是在家裏做做家務,上上網。

我到衞生間洗漱,她正好在衞生間給室友洗無法機洗的毛衣,頭髮慵懶的盤着,穿了一條休閒運動褲和一件淡色緊身的短袖T恤,我一眼就看出來她沒戴胸罩。洗衣服濺起來的水恰好濕在她左邊的胸衣上,完美地勾勒出渾圓的咪咪上凸起的乳頭,她的乳頭好挺啊!直直的戳着胸前的衣服,甚至可以依稀看到乳暈,哥們兒當時就看傻了,哇靠!那一瞬間差點沒有把持住。

她看到我來洗涮,就把衣服從水池中拎出來,擰了擰,放在盆子裏,這一擰一使勁兒不要緊,左邊的咪咪幾乎要破衣而出了。衞生間比較小,她端着盆子想先退出來,換我進去,我故意地在她出來的時候往裏進,錯身之間,不聽話豎起的雞巴正好划過她的翹屁股,靠!這結實的感覺真他媽的爽!

我洗漱,她蹲在衞生間入口處洗衣服,彎腰在那裏,我真希望她的領口開得低一些,可以讓我窺到咪咪,可是人家那是正經T恤,我除了能看到一抹雪白的脖子以外,什麼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她那渾圓的咪咪隨着她搓洗衣服不斷地晃動着、晃動着……

她的奶子不是特別大,但是給人一種很圓、很挺的感覺,哥們兒實在受不了了,但是她畢竟是師兄的老婆啊!

我故意洗漱得很慢,她蹲了一會兒,有些乏了,起身舒展一下,兩隻胳膊舉起,蜷起一條腿,伸了個懶腰,一邊還頗有幾分嫵媚地對我説(媽的,這嫵媚的感覺可能是我自己意淫出來到的吧):「昨天晚上睡晚了。」

靠!我當然知道昨天晚上她和我師兄睡晚了。因為有時差,我躺在發黴的牀墊上睡不着,隔着公寓木質的薄牆,聽他們倆兒直嘿咻到了後半夜。

這伸懶腰的瞬間,她露出了一小段腰,媽的,居然也是雪白雪白的,好像透明的一樣。我再次仔細看了她左邊凸起的乳頭,然後鬱悶地回屋了。其間無數次想衝出來,但是忍住了……

住了幾天,和師兄夫婦逐漸熟悉了。師兄還是一樣的猥瑣,他老婆還是一樣的風騷。

一天晚上,我又早早的睡下,可是還是睡不着,雖然很累,但是合不上眼,可能是剛到了新環境的原因吧。隔着不隔音的牆壁,聽他們又嘿咻了一次,然後室友的就扯唿嚕了。美國的公寓的牆壁真他媽的劣質,一點都不隔音。

過了陣子,我起來上廁所,看到廚房的燈是亮的,我以為是睡覺前他們忘記關了,就走過去關燈,結果……

結果看到師兄的老婆正在爐子上熱牛奶,她穿的是那種吊帶半透明的睡衣,從背後看,可以清晰地看到罩着她結實翹屁股的紅色蕾絲三角內褲,和光光的後背,看來她沒有戴乳罩。我當時真他媽的期待前面能也能清楚地看到她粉嫩的奶子,就輕咳了一下對她説:「還沒有睡啊?」

她轉了一下身,媽的,失望死了,睡衣的胸前有花紋圖案,把咪咪都給遮住了。

她跟我説:「睡不着覺,起來熱杯牛奶,不敢開微波爐,害怕吵到你,所以在用爐子。不好意思,還是吵到了你。」

我説:「沒關係,我只是以為忘記關燈了。」

她笑笑説:「我會記得關燈的。」

這時牛奶突然沸騰了,飛濺出來,她急忙掀鍋蓋,我趕緊上前幫她關火。匆忙之間,她睡衣右邊的吊帶滑了下來,半個雪白渾圓的奶子突然閃現出來,在燈光下白得晃人眼睛,顫顫的展示在我眼前,不過可惜的是沒有看到乳頭。

我知道這個場景比較尷尬,沒敢多看,正要轉身回屋時,她自言自語地説:「牛奶好像熱多了。」然後問我:「你要不要喝一些?熱過的牛奶不能放,倒了可惜了。」

我轉過身,説:「好!」但是卻發現她的吊帶仍然垮在胳膊上,於是貪婪地多看了兩眼她如凝脂般的胸部。直到她把牛奶倒進杯子,她才發現了問題,一邊把牛奶遞給我,一邊整理好吊帶,小聲的説:「不好意思。」

我乾咳了一下,氣氛有些尷尬,於是就和她搭話説:「我以前也曾出過一次糗,在國內幫女生搬東西上樓,吸了一口氣,一使勁兒,結果把短褲的扣子給繃掉了,我趕緊去用手提褲子。」

她問:「那東西要摔一地了?」

我説:「沒有。」

她説:「騙人,你不是鬆手了麼?」

我説:「鬆手又不一定要掉,有東西頂着呢!」然後就笑了。

她剛喝了一口牛奶,突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頓時大笑,被嘴裏的牛奶嗆到了,牛奶順着嘴角流了出來,她趕緊扯紙巾來擦,一邊擦還一邊用眼角瞥着我説:「你這個壞小子。」牛奶從嘴角滴下,淌進她的睡衣,她伸手進去擦,隔着睡衣,看到她的指尖拂過乳溝……

看到她的指尖滑過飽滿的胸部,我的雞巴忍不住就硬了,晚上睡覺,穿了條四角短褲,所以碰到她還不算尷尬,但是一勃起,麻煩就大了,我不得不彎下腰想遮掩襠間支起的帳篷,媽的!一陣陣的熱血朝腦袋沖去,當時的第一感覺就是把她摁在灶台上,撩起她的睡衣,褪下她那紅色蕾絲的三角褲,狠狠地插她。

但是因為剛到美國,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人在陌生的地方往往膽小,所以我只好道了聲晚安,匆匆的離開廚房,回到卧室。她也跟着回到了他們的卧室。

我久久的不能平靜,滿腦子都是她滑膩的奶子,翻來覆去的睡不着,這時突然聽到隔壁響起了呻吟聲,女生特有的哽咽在喉嚨裏的含混呻吟。我正詫異,以為他們又開始了嘿咻,但是師兄均勻的鼾聲告訴我,他仍然在沈睡,這呻吟,明顯是師兄老婆在自慰。

她的喘息彌散在空氣裏,猶如春藥的煙霧飄入我的鼻息,我再也忍不住,也開始手淫起來。很快地,隔壁的喘息逐漸急促,低沈的呻吟變為有些痛苦或者極度快樂的吶喊,我知道她高潮了。

幻想着她的翹屁股,幻想着她的雪白的奶子,我仍然在繼續,但是這時,隔壁的卧室裏響起了聲音,我停止了動作,悄悄從門縫望去,是她。她穿過客廳進入衞生間,關上了門,過了一會兒才出來,但是並沒有沖水的聲音。

等她回到卧室,又過了一會兒,我才小心的也出了卧室,走到狹小的衞生間仔細地四下打量,馬桶裏飄着幾張衞生紙,馬桶上面的架子放着他們的洗衣筐,裏面堆着髒衣服,我輕輕的拿下洗衣筐,最上面赫然一條紅色的蕾絲內褲,不,是黏黏的濕透了的紅色蕾絲內褲,看來剛才她是到衞生間來清理。

我把內褲放在鼻尖,酸酸騷騷的味道,仔細看時,原來內褲前面是透明的,如果穿在身上肯定一覽無遺地露出陰毛。我再也忍不住了,拿着這條內褲在陰莖上套弄起來,幻想着她温暖濕潤的小穴,直到把濃稠的精液射進馬桶。

第二天,一大早就聽到了隔壁匆忙的聲音,師兄不住地埋怨他老婆為什麼沒有及時叫他起牀,差不多已經錯過了和老闆約好會談的時間,她在也尖聲的埋怨師兄沒有定鬧鐘,總之一片混亂。我心裏暗笑師兄:『你老婆昨天晚上被你幹過又手淫過,怎麼起得來?』

過了一會兒,聲音總算平靜下來,看來師兄已經去學校了。我因為昨晚睡得晚,於是又打了一個盹,等我醒來時,已經上午10點多了。昏昏沈沈的起來,推門想到衞生間洗漱,可是走到客廳,哦,My God!

客廳的電視開着,不斷地跳出各種各樣的廣告,而師兄的老婆卻歪在沙發上睡着了,手裏還握着遙控器,沙發前的茶几上還擺着沒有收拾的碗碟和喝了一半的牛奶。還是那件半透明的吊帶睡衣,但是由於她是側卧在沙發上的,右邊的奶子肆虐地袒露了出來。

我悄悄的走進,靠!甚至連乳暈的邊緣都露了出來,淺淺的粉紅色,讓人無限的遐想;繼續看下去,媽的!這個小騷貨居然沒有穿內褲,看來昨夜的內褲脱下後,她就這裸着睡了一宿。不過由於她是側睡,兩腿夾得很緊,所以看不到她的私處,只能隱約看到她陰阜上的一抹誘人的黑色。

媽的!哥們的內心又開始掙扎,到底是上還是不上?惡魔在我的腦海中一遍遍地唿喚着我。

雖然看得兄弟我口水直流,但還是不敢遽然地跨越雷池半步,只好用貪婪的目光一寸寸地看着她裸露在外面的滑嫩肌膚,幻想着淺粉色乳暈上的可愛奶頭。從她凸點的樣子來判斷,她的奶頭大約有一粒花生米那麼大,正適合用牙齒細細的咬。

正在意淫的工夫,突然「啪嗒」一聲,嚇了我一大跳,原來是她手裏握着的遙控器掉在了地板上,木質的地板,清脆的聲音,她迷迷煳煳地動了一下,嚇得我連忙閃進衞生間。

過了好一會兒,沒有動靜,我這才偷偷的望出去,本來被嚇軟了的雞巴再次硬了起來。她仍然睡在沙發上,但是不是側睡,而是仰面朝天,兩條腿彎曲的豎起,睡裙的下襬自然滑落在腰間,白玉似的大腿和屁股都露了出來,富有彈性的翹屁股埋在柔軟的沙發裏,讓人無限的遐想,這樣的屁股,從後面插入,肯定很爽!

因為我在衞生間,角度不好,只能看到她的側面,不過只要偷偷的繞過去,一定連小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因為她沒有穿內褲!

想到這裏,我的心幾乎興奮得要跳了出來,「咚咚」的捶打着胸腔。我一邊小心的挪動着,一邊腦海裏浮現着她小穴的樣子,粉紅色的?濕濕的?她那麼白嫩,小穴也該嫩才對,不過她每天都被老公操,會不會已經操成了老屄?

正當我馬上就要看到心中期待的尤物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急促的敲門聲,我靠!我靠!我靠!

她醒了,我連忙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去開門。一個中年的老外,看起來像是個東歐人,塊頭不小,臉上留着絡腮鬍子。因為剛到美國,經驗有限,我不知道該説什麼,而那個老外因為操着一口波蘭味道的英語,我也不是很明白,只看到他拿着一疊表格。

這時她過來了,身上套了一件外套,遮住了性感的透明睡衣。她見到那個東歐人,似乎很熟悉的喊他Jim。我連忙問是什麼事兒?她告訴我,Jim是這棟公寓的管理員,我入住雖然和師兄籤了協議,但是還有一些手續需要和管理員辦,籤一個文件,並把名字告訴Jim,這樣Jim可以在樓下的信箱上貼上我的名字,方面郵遞員投遞。

我按照她的説明,籤了名,又print(就是工整的寫)了我的名字,而這個空檔,她一直在和Jim説笑,我聽不太明白,但是發現Jim的眼睛不斷地向下瞟,我這才注意到,雖然她在睡裙上套了件外套,但是下半身仍然只有睡裙,仔細看仍能隔着睡衣看到她飽滿的前庭和油黑的陰毛;並且由於離得很近,隱隱還可以聞到她身上騷騷的淫水味道,肯定是因為昨夜手淫的緣故。這個小騷貨!

寫完表格,把它還給Jim,Jim這才戀戀不捨地告辭,淫笑着對我説了一句話,這次我聽懂了:「You』re a lucky guy。」

送走Jim才想到自己還有事情要作,剛收到學校的一封信,上午十點半要去參加新生的Orientation,一直到忙到下午,把所有的入學手續辦好,又去了一趟系裏,見了招生招我來的老闆,一個三十多歲的助理教授,中國人,相貌猥瑣,有些謝頂,戴着厚厚的眼鏡老闆大致向我介紹了一下實驗室的情況,讓我馬上就開始工作,靠,這還沒開學呢!

在實驗室裏晃了幾圈,原來師兄也在他手下工作,一部趾高氣揚的樣子,據説是老闆的得力助手,兩人一起發了不少文章,我沒有太大的興趣,早早的回到家裏,屋子裏空無一人,不知道師兄的老婆哪裏去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突然心裏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為什麼不趁這個機會到他們的屋子裏看看?

兩年卧室只隔了一堵木牆,他們的是一間有陽台的大卧室,後來才知道那其實原來應該是一間起居室,但是師兄夫婦為了省錢,將那裏作為卧室,而將真正的卧室那一小間出租。因為原來是起居室,所以是沒有門的,他們的門是自己從HomeDepot買了門板自己安上的,但是安門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轉動門的合頁必須嵌在門框裏,才能保證門關得嚴實,而師兄自然是沒有工具鑿木頭的,公寓管理員也不會允許他們在門框上鑿出凹槽,因此,他們的合頁是直接用木螺絲固定在門框上的,這樣就有一個問題:門和門框結合的地方,有很寬的一道門縫!

看到這兒,我心下不禁一喜。

他們屋子裏的陳設也很簡單,牀,書桌,書架和兩個放衣服的三鬥廚,其中一個稍小些的,放在牀頭按照直覺,牀頭的柜子裏往往放有「有趣」的東西,果不其然!第二個抽屜裏全部都是師嫂的內衣內褲,幾乎全是性感風格的,美不勝收,翻騰的工夫,突然發現抽屜裏還有一隻電動的陽具,上面還有一個小枝,應該是在插入的同時用來刺激陰蒂的,靠,沒想到她還用這個,果然是小蕩婦

繼續小心翼翼的翻看,第三個抽屜中居然有一本相冊,本來對於這種東西是沒有任何興趣的,但是手推動了一下,發現挺沈的,於是好奇的翻看,原來是一本師嫂在國內拍攝的寫真。隨便翻了一下,有旗袍裝,婚紗裝,禮服裝等等,最讓我流鼻血的是一套比基尼裝,純白色的三點式完美的勾勒出師嫂性感的身材,故意灑上的水珠使得白色的泳衣幾乎透明,若隱若現的顯現出師嫂淺粉的乳頭和油黑的陰毛。特別是一張張開腿性感Pose的照片,三角褲那一小塊遮羞布甚至把她外陰的輪廓都勾畫出來了。

寫真的最後一張照片是師嫂的全裸,不過沒有露點,她的一條胳膊橫在胸前,遮住了胸前的兩點,一隻手擋在私處,身體前傾,閉着一隻眼睛做性感可愛裝真羨慕攝影師,在拍照的時候肯定看了個通通透透。媽的,説不定還幹了她呢,我心裏想。

這時候突然樓梯上響起了腳步聲,嚇了我一個激靈,連忙把東西歸位,三步並作兩步的逃到客廳,打開電視,坐定,門開了,師嫂回來了。

她很匆忙,頭髮有些凌亂,臉上還帶着紅雲,別是一番性感風味。她看到我只是急急忙忙的説上英語補習班要遲到了,必須趕快走,然後鑽進屋子,不知道幹了什麼,在出來的時候,順便去了一趟衞生間,把什麼東西丟在裏面,用漱口水漱了口,然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她走了以後我走進衞生間,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洗衣筐裏多了一條紫色的T字褲,應該是她剛剛換下的,我有些奇怪,為什麼單單回家換一條內褲呢?拎起她的內褲,一股精液的味道撲鼻而來。

師兄一下午都在實驗室,我是從那裏來的,所以我清楚,但是這沾滿精液的內褲又是怎麼一回事兒?難道……

不管怎樣,因為那道寬寬的門縫,我還是興致勃勃的期待着夜晚的降臨師兄的老婆回來的有些晚,大約八點多鐘的樣子,看來已經吃過晚飯,收拾了一下,就回卧室了。

於是我把腦袋探出來,想試試偷窺的效果。我們的門挨在一起,而那到門縫正好在門的合頁部分,就在我的門框旁邊,所以如果偷窺,我只需要把腦袋探出來貼在門縫上就行了,身子還可以躲在我的門裏,如果一有動靜,我也可以全身而退。師兄的老婆正在上網,還是那件半透明的吊帶睡衣,若隱若現的透視出她完美的身材。看了一會兒,沒什麼可看的,於是我縮回來,急切的等着師兄回來。

大約10點左右,師兄還是沒有回來,我有些鬱悶了,老天真是不作美,打算就此作罷,到衞生間洗洗睡覺,因為老闆交待我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到實驗室裏熟悉一下工作。洗漱完畢回到卧室躺下,睡覺前看了一小會兒的雜誌,剛剛上牀不久,正在想着師兄老婆的胴體手淫,突然聽到前門的門鈴聲。

美國的公寓都前門都是有兩道的,第一道在一樓的入口,第二道才是自己的大門,因此如果有客人來必須在第一道大門外摁鈴,然後通過對講機確認身份後才能開門我聽到鈴聲還沒有反應過來,師兄的老婆已經在客廳的對講機上問話了,過了一會兒她打開了客廳的大門,有人把師兄送回來,聽來的人説話,原來師兄在實驗室趕一個project加班工作,工作完了以後一起吃飯,結果師兄喝高了。

因為那個人的聲音有些熟,我有些好奇,悄悄的把自己的門錯開一道小縫望去出,驚訝了一下,原來是老闆親自把師兄送回來的!但是更讓我吃驚的是,師兄的老婆還是穿着那件半透明的吊帶睡衣,用力扶師兄的時候,兩個奶子在胸前活潑的跳躍着。而老闆的眼睛居然不安分的不斷朝師兄老婆的睡衣開口處瞟去。

他們兩人把師兄扶進卧室。我緊跟着從師兄卧室的門縫裏朝裏面張望,老闆把師兄像死豬一樣的丟在牀上,師兄老婆彎腰幫師兄脱鞋。正在這時,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老闆突然從師兄老婆的後面抱住她,一手攬着她的柳腰,一手就勢從她的領口伸入她的睡衣,肆虐的抓起了她的奶子,而他的嘴巴也緊緊的貼上她細白的脖子和小巧的耳朵開始親吻起來。我靠,當時真的嚇了兄弟一跳,本來想看師兄和他老婆的春宮,但是卻沒想到看了這一幕!

師兄的老婆扭捏的掙扎了兩下,反被老闆一把把身子扳過來,面對着面。老闆熟練的把她睡衣的吊帶往兩側一扯,從她的胳膊上褪下來,師兄老婆的上身就全裸了,兩隻白嫩的奶子驕傲的挺着,似乎是由於突如其來的意外的緣故,淺粉色的乳頭直直的立起。老闆如獲至寶的握住師兄老婆的奶子,用指頭毫不憐香惜玉的捻動着她的乳頭,嘴巴也跟着貼上了她的香唇,貪婪的將舌頭伸入師兄老婆的口中,而她居然也迎合的用雙臂勾着老闆的脖子,嬌喘着應付着老闆狂風驟雨般的親吻。在他們身旁不遠處,正躺着鼾聲大作的師兄。

老闆和師兄的老婆繼續纏繞在一起親吻着,摩挲着;老闆猥瑣享受着眼前的美味,從師兄老婆的嘴巴一路親吻下去,直到她的酥胸,一口含住她已經硬硬翹起的乳頭,不住地用舌頭靈巧的舔動着;老闆的手也就勢伸到師兄老婆的屁股上,大力的抓捏着。而師兄老婆的纖纖玉手也駕輕就熟的拉開了老闆牛仔褲的拉鏈,翻出了老闆的雞巴開始擺弄。

正在這時,牀上的師兄突然翻了個身,險些掉到牀下去,這對偷情男女被嚇了一跳,神色的慌張的朝師兄望去,只見師兄仍然酣睡如豬,他的老婆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彎腰,想把他扶正在牀上,這一彎腰一撅屁股瞬間,老闆迅速的撩起了她睡裙的後擺,把她的紅色的丁字褲褪到腿彎兒,然後挺身把醜陋粗大的雞巴塞入師兄老婆粉嫩的小穴。師兄老婆冷不防這背後突如其來的襲擊,一下子撲到在師兄的身上,而老闆似乎被興奮沖昏了頭腦,全然不顧潛在的危險,雙手扶着師兄老婆的屁股,開始用力抽插。可憐師兄的老婆,驚慌的趴在自己的老公的身上,後面被一根肉棒無情的蹂躪,她赤裸的乳房擠壓在師兄的身上,隨着老闆在後面的插動而不斷地被扭曲成各種形狀。

睡夢中的師兄下意識的把手搭在她老婆赤裸的嵴背上,全然不曉自己的老婆正在被自己的導師狂幹。這樣的場面也看得我熱血沸騰,恨不得推門進去,加入他們!

老闆的動作越來越狂野,師兄老婆也越來越忘情,她居然抓住師兄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奶子上蹭來蹭去,我當時幸災樂禍的想,如果師兄醒過來就好了。

大約抽插了幾十下的樣子,老闆似乎忍不住了,身體急促的抖動了幾下,然後停了下來,大口的喘着氣,而這時,師兄的老婆早已無力地癱在了師兄的身上。老闆穩了穩神,抽出了雞巴,龜頭上還沾着濃稠的精液。他順手抓後師兄老婆睡裙的後擺,擦了擦龜頭上穢物,然後拍了拍師兄老婆的屁股,開始整理衣服。

我知道他要走了,趕緊退回屋子裏,果然,一會兒聽到了門的響聲。我靠,這樣的場面太刺激,我已經按耐不住的跳上牀,一邊幻想,一邊開始手淫,但是沒想到這時,隔壁又傳來了師兄老婆的呻吟聲……

聽到這呻吟聲,我不禁一怔,老闆已經走了,難道……難道剛才師兄根本沒有睡着?這樣不倫的想法立刻讓我感到無比的興奮起來,連忙又爬起來,湊到門縫前望去。

卧室的燈已經熄滅了,但是月光從陽台射進來,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師兄的老婆靠在牀頭上,眼睛微閉,半張着嘴巴,一隻玉手不停的揉捏着自己豐滿的乳房,另一隻手則在兩腿之間迅速的摩擦着,她的速度越來越快,喉嚨也發出着撩人的「啊啊」的聲音,終於,那「啊啊」聲變成了悠長的嗚咽,她抖動了兩下,不動了,看來是已經到了高潮。

看來,剛才老闆暴力的抽插,並沒有滿足師兄老婆熱切的欲望,所以老闆走後,師兄的老婆不得不自己在解決一下。如果不是剛才那一幕,也許我現在已經衝擊去,拔出我的大肉棒,結結實實的餵飽師兄的老婆。但是現在,由於老闆和她的關係,我不能不有些顧忌了……畢竟她是老闆的禁臠

第二天本來打算起早去實驗室報導的。但是經過一夜的折騰,我哪裏起的來,等我醒來時,已經日上三竿。師兄正在客廳吃早點,而他的老婆則在旁邊認真地幫他剝茶葉蛋,一副賢妻的模樣,和昨天牀上的蕩婦判若兩人。

但是衞生間裏的洗衣框裏那條紅色的丁字褲,和她昨天晚上穿的那條睡裙又證明,這一切確實發生過

到了實驗室,自然被老闆一通臭罵,我仔細的大量了一下這個中年男人,厚厚眼睛片下黑色的眼圈明顯是縱慾的結果,我當時猜測他一定有一個很漂亮的妻子,不然怎麼會有腎虛的症狀,但是我錯了,他以前卻是有一個老婆,但是已經離婚了。後來我才知道,實驗室裏他所有的學生他都沒有放過,稍有些姿色的都沒有逃出他的魔爪……這中間自然也包括師兄的老婆,更不幸的,再後來,我的女友也沒有倖免於難……

因為我是生手,什麼都不懂,所以必須要有老生帶着,手把手的教,但是大家手頭都有事情忙,所以推來推去,把我推給了一位叫婷婷的師姐,因為她剛生過小孩,休了三個月的假,她原來的project已經有人接手,所以就把她現在比較閒,老闆於是就安排她帶我。

婷婷師姐大約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喜歡説笑,非常的可愛,因為是在美國生產的緣故,雖然剛生過小孩,但是身材恢復的很好,不像在國內,生個小孩就吃成肥豬了。但是恰恰又是因為生過小孩的緣故,她的奶子及其豐滿,不信請看下面她給小寶寶餵奶時的圖片(怎麼拍的下面就會講到):

【因為露點,可能會被刪除,這裏是備份:http://www。megaupload。com/?d=OXOFXQHH,注意看她的肩膀和奶子的對比,這麼瘦削的肩膀下挺着這麼大的一對奶子,我見猶憐】

因為是夏天,婷婷師姐自然也穿着清涼,但是她畢竟沒有師兄老婆那麼風騷,還是規規矩矩的穿着內衣的,但是穿着內衣的師姐卻更讓人抓狂,因為每過一會兒,她的前襟都會被浸濕——被乳汁浸濕,所以她身上總有一股誘人的奶香味,同時她的乳頭也會硬硬的豎起,頂在濕濕的胸衣上。每到這個時候,她都要去回辦公室一趟,把自己關在屋子裏,過一會兒出來,手上會多拿一瓶乳白的液體,那是她的奶,她在辦公室裏用吸奶器把乳汁吸出,然後放在實驗室的冰箱裏,晚上回家的時候拿回去給小寶寶吃。

我每每都在幻想她用吸奶器吸出乳汁時的場景,所以每每的遠望着她回自己的辦公室,儘管她關上門以後什麼我也看不到。但是有一次,她進去了以後,過一會兒出來,手上並沒有拿東西,我正納悶,過了一會兒,我看到老闆從她的辦公室裏走出來,似乎還在意猶未盡地舔着嘴唇……

於是我的研究生生涯就正式開始了,也慢慢的熟悉了周圍的「潛規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規矩。我逐漸的知道了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其實很多師姐都是自願和老闆發生關係的,老闆只是給一些可有可無的暗示,即便是某個師姐不同意,也不能作為提供給員警的證據。但是如果從了他,自然有不少的好處;另外還有一點,因為在美國的夫婦常常是兩地分居,彼此都饑渴難耐,所以很多師姐客觀上也有需要,和誰搞不是搞呢?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老闆的技巧了得。這是後來聽女友告訴我的。老闆第一次上我的女友是一個夏天,他讓到一個國家實驗室去參加summertraining,那是我已經和女友同居,我走了以後,每週不得不拜託一個師姐開車帶女友買菜,那時女友還沒有駕照。後來有一天,附近的一個很大的shoppingmall有clinique的化妝皮促銷,女友非常想去,去我們系找那個師姐(我們的實驗室有很大一部分在地下室,手機沒有信號),想約她一起去,但是沒有找到,正好碰到了我老闆,於是老闆就主動提出開車帶女友去。

買了化妝品,正碰上mall裏一間Express在打折,女友忍不住又進去看,老闆在後面跟着。因為是weekday的緣故,店鋪裏人很少,女友挑了幾條裙子,進了試衣間,老闆坐在外面等待。

女友發現了一條很中意的連衣短裙,穿上試的時候,背後的拉鏈夾住了頭髮,怎麼也拉不動了,女友反復試了幾次,都不行,無可奈何,只好找外面的老闆幫忙。

老闆當時應該是求之不得的閃進了試衣間那件短裙低胸,沒有肩帶,完美的襯託着女友性感的身材,因為短裙裏有builtin的bra,女友自然也沒有戴胸罩,老闆在她背後很可能輕而易舉的就看到了女友那豐滿細嫩的奶子的側緣。不知道老闆是不是有些許的變態,因為似乎後面的位置更能激發他的獸慾。他在假意幫女友拉拉鏈的時候,突然從後面抱住的女友。

他用嘴巴細細的啄着女友的耳垂,而女友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耳朵;他隔着裙子輕輕的揉着女友的乳房,女友驚呆了,等意識過來反抗,自己的一對大奶子已經被牢牢的握在了老闆的手裏,而乳頭也被老闆撥弄得硬了起來。女友的反抗幾乎是象徵性的,因為老闆早已讓她癱軟。老闆慢條斯理的吻着她雪白的脖子,一隻手熟練的刺激着她的乳頭和乳暈,一隻手繼續向下遊走,不費吹灰之力的就隔着內褲貼上了女友的小穴。

老闆並不急於直搗黃龍,他耐心的隔着內褲輕輕的摩擦着女友的陰唇,很快,女友下面就潤澤了,老闆這才把手伸進她的內褲,繼續摩擦着,直到女友淫水橫流,老闆才去輕輕的揉捏女友的陰蒂,女友這時早已經沒了反抗的力量,任由老闆擺佈。可是老闆卻有不急於下手,只是蹲下身去,讓女友身體前傾,他在後面脱下了女友的內褲,一面用手指繼續刺激着女友的陰蒂,一面淺淺的用手指插入女友的小學,而同時老闆開始用舌頭舔動女友的小陰唇和會陰。可憐的女友哪裏受得了這些,忍不住的呻吟起來。

但是這呻吟聲引起了店員的警覺,她敲了敲試衣間的門,問了一聲,EverythingisOK?女友這才緩過神來,慌忙的整理衣服,等店員走遠趕緊把老闆推了出去,但是她沒有注意到老闆已經把她的蕾絲內褲和胸罩塞入了牛仔褲的口袋裏……

(十一)

這兩天因為臘腸陳的事件沒有及時的更新。廣大淫民羣眾也看到了,很多人都有自拍偷拍的癖好,明星也不例外。

另外,有網友質疑説故事沒有什麼套路,這是自然的了,因為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保證90%的真實,另外10%是不得不隱諱的,因為後來我們這裏發生了一件大事,鬧得滿城風雨,如果和盤託出,就要侵犯別人的私隱了),所以怎麼會有一個確定的腳本呢?

老闆雖然品行有些問題,但是做學問還是很不錯的研究經費也充足,所以帶了不少的學生。他對學生,特別是男生的要求非常的嚴格;對於女生嘛,嘿嘿。

而在夜裏,師兄總是回來很晚,回來以後到頭就睡,留下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在一旁孤枕難眠,所以總能聽到她自慰的淫聲,唉,那誘人的呻吟,讓兄弟我也翻來覆去睡不着啊。她有個習慣,每次手淫完以後都要去衞生間清理一下才睡覺,而她出來以後,我總是再偷偷的熘進去,撿起她脱下的濕透了的內褲,仔細的把玩一番,然後射在上面……

雖然無數次都有上她的衝動,但是無數次的都忍耐住了,因為總沒有很好的機會。直到暑假幾乎完全過去。

我是提前一個月到學校的,那時還是暑假,但是無良的老闆立刻就讓我投身工作了。馬上要開學的時候,師兄老婆正在上的那個英語補習班也要結業了,因為那個補習班本來就是暑假設立的,專門給國際學生以及家屬訓練英語聽説讀寫的。一來是幫助他們在美國的生活,二來是因為有一部分的國際學生是要做TA的,而TA必須通過口語考試。因為他們那個班馬上要結業了,所以有同學提議一起舉行一個party。

Party的細節我不清楚,但是知道那天師兄肯定去不了,不僅去不了,還要熬夜加班,因為他們的一個樣品從開始做,到完成可以測資料,起碼要10個小時,那天的樣品下午做出來後,出現了些問題,根本不能用,老闆很惱火,讓他們重新再作,結果他們那一組就只能加班了。所以只有師兄的老婆一個人去了那個party,她走的時候我正好從學校回來,在樓道裏碰到了她,一件性感緊身的top,一條黑色的短裙,紅色內衣的肩帶刻意的從雪白的肩膀上露出一點,更顯現有些可愛的風騷

樓下有人開車來接她,我從視窗探頭望了一眼,似乎是一個拉美的男生。

屋子裏又剩下我一個人。我又想到了師兄牀頭櫃裏的那本寫真,想繼續的去看師兄老婆的靚照。我有些興奮的走進他們的屋子,發現牀上凌亂的放着師兄老婆剛剛試過的衣服,裏面居然還有一件黃色透明的內褲,靠,參加個party也不用試這樣的衣服吧!

我來到他們的牀頭櫃前,有些激動的抽開最後一個抽屜,可能是因為太渴望的緣故,居然一把把那個抽屜給徹底的抽了出來!在我努力想把抽屜塞回去的時候,突然發現,在最後一個抽屜與牀頭櫃的底版的空隙裏有東西。

好奇心驅使我去探個究竟,先摸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圓盒,打開,原來是一個首飾盒,裏面有一顆戒指和一副手鐲和一掛項鍊,從來沒見師兄的老婆帶過,想了想,可能是比較珍貴的緣故吧。把首飾盒放在一邊,繼續掏,又發現了一條內褲。仔細的看了看,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大概是從上面的抽屜後面不小心掉下來的。

又摸到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拿出來出來一看,是一個裝幀精美的冊子,封面上有師兄老婆的一張照片,還有一行題字:雕刻青春。

我隨手翻開,靠,還是一本寫真,一本全裸寫真!

室友师兄的漂亮风骚老婆1-11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