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 網 排名】浪漫人妻的浪漫

方着名的商品批發市場,繁華程度不亞於大都市。張小峯和靜姐下午開始逛,洽談看幾個批發商,合作意

向基本確定,靜在商談過程中,展現了一個職業女性的魅力,不僅價格便宜了許

多,更讓批發商佩服,張小峯心裏別提多美多羨慕了,眼睛始終不離靜姐,靜姐

發現後有點驕傲有點羞澀。

由於人太多,費了很大勁才找了一家不大的賓館,而且只有一個房間。張小

峯面帶緊張的看看靜姐,靜姐臉色微紅,只是有點尷尬的看了張小峯一眼。服務

員鄙視的看着他們,不耐煩的説:住不住,後面還有人呢?辦理好入住手續,緊

張的跟着靜姐進入四樓房間。

房間不大,兩張牀幾乎挨着,衞生間也不大,一個坐便,一個熱水器帶淋浴,

還算乾淨,空調不太好用,顯示温度十八度,感覺很悶熱。靜姐長出一口氣説:

人老了,感覺有點累,弟弟倒是很輕鬆,一點都不疲憊啊。説完坐在牀上。

張小峯滿臉汗水,抱怨的説:真對不起姐,這條件太不好了。靜姐微笑着説:

沒關係,我是吃過苦的,看你熱的,先衝個涼吧。説完脱下外套,只穿一件吊帶。

張小峯渾身燥熱,下體支起帳篷,紅着臉,快速逃進衞生間。靜姐不覺臉色微紅,

嘴角路出微笑,靠在牀頭,若有所思。

張小峯怎麼也衝洗不去燥熱,胯下的雞巴峭立,洗完後,穿上內褲,猶豫的

走出衞生間,彎着腰,臉紅紅的,緊張的坐在牀邊,不敢接近靜姐。靜姐看出張

小峯的尷尬,故作輕鬆的説:弟弟身體不錯呀,很結實,我也衝個涼吧,熱死了。

説完起身走向衞生間。

在另外一個城市裏,心桐此刻正坐在咖啡廳,和那個不在孤獨喝着咖啡。心

桐還沒進過咖啡廳,也沒有在如此浪漫的氛圍裏和一個男人,確切的説,一個在

網絡操過自己無數次的男人一切面對面聊天。

通過交談,知道他叫熊金潔,心桐也把真實名字告訴了他,熊金潔改變了稱

唿:桐,你今天好美,好性感。心桐心跳臉紅的小聲説:我都快成老太婆了,比

你大好幾歲呢。熊金潔微笑着説:在我眼裏,你才是最美的,和你度過的時光,

是我最幸福的時光,桐,看着我。説完伸手抓住心桐因為緊張而冰冷的手。

心桐一陣戰慄,温暖的熱流從手上傳來,傳進大腦,異常温暖,更有一股奇

異的能量,傳入下體,心桐知道,自己流水了,眼裏發出興奮的光芒,有點嬌羞

的注視着這個男人,這個給了自己無數次高潮的男人,深邃的眼睛,性感的嘴唇,

有股男性美,和雄性魅力。

話語是多餘的,熊金潔叫過服務生買單,拉着心桐的手走出咖啡廳,進入對

面的快捷酒店,心桐低着頭,不敢看周圍的人,慢慢的依靠在熊金潔身上,渾身

無力,忘記了是怎麼進入房間的。

剛關上門反鎖,兩個人幾乎同時迫不及待的摟抱在一起,尋找彼此饑渴的唇,

心桐的舌頭被熊金潔吸進嘴裏,津液在兩個人熱吻中相互品嘗,唿吸彼此熟悉又

陌生的氣息。熊金潔的雙手伸進心桐內褲,用力揉捏心桐豐滿的大屁股。心桐迷

亂的陶醉了,扭動身軀。

踉蹌的摟抱着來到牀前,鬆開心桐舌頭,熊金潔嘴角流着兩個人的口水,彼

此注視對方,眼裏的慾火在燃燒。熊金潔喉結抖動幾下,興奮的低聲説:桐,我

要你。心桐沒有説話,用行動告訴熊金潔,快速褪去衣服,赤裸的站在熊金潔面

熊金潔注視心桐,伸手捧住心桐的臉,慢慢的撫摸,往下,在往下,摟住心

桐的腰,慢慢的把嘴靠近心桐乳頭,伸出舌尖,輕輕舔弄幾下,在用力吸進嘴裏

吮吸,心桐感覺心都被吸出來一樣,用手按着熊金潔的頭,嘴裏發出興奮的呻吟:

嗯,嗯,舒服,吃吧,我的野老公,用力吃,啊,啊。

熊金潔跪下,把臉埋進心桐濃鬱的陰毛,聞着心桐散發出來性的氣息,深深

陶醉其中。心桐忍不住分開雙腿,恥骨前挺,閉上眼睛,她要真實感受網絡裏的

虛擬幻覺,那雙有力的手,抓捏大屁股,手指掃過屁股溝,心桐敏感的顫抖呻吟,

被抱起,輕輕放在牀上,雙腿分開,最私隱的部位暴露在熊金潔面前。

心桐聽見脱衣服的聲音,知道那顆大雞巴要進入自己體內,不覺收縮幾下陰

道。熊金潔激動的説:騷老婆,逼豆豆動了,俯下身,吻住陰帝,舌尖抵住陰帝

舔弄。心桐顫抖的發出淫叫:啊,啊,舒服,舒服啊,就是那,對對,啊,啊。

第一次口交的心桐受不了了,叫着高潮了,淫水流出陰道,被熊金潔舔舐,

舌頭巧妙的在陰帝,陰道來回舔,心桐慾火更加炙熱,感覺到牀一沉,一股雄性

的氣息撲鼻而來,帶着温熱的體温。

心桐睜開眼睛,就在眼前,看見的是熊金潔跨在臉上的屁股,那顆黑大的雞

巴,烏黑的大蛋,陰毛一直連接到肛門。此刻的心桐,非但沒有反感這種氣味,

反而激起強烈的欲望,張開嘴,吸住大卵蛋,鼻子尖觸碰在肛門,大腦已經亢奮

到了極點。

熊金潔呻吟幾聲:啊,啊,騷老婆,吃雞巴,吃我雞巴,用我教你的方法吃,

快,啊。心桐費力的把堅硬的雞巴握住,張開嘴,慢慢把鬼頭吃進嘴裏吮吸,熊

金潔悶哼一聲,掰開心桐雙腿,狂吸陰道和陰帝。

一輪口交過後,兩張帶着各自淫液的嘴緊緊吸在一起熱吻,心桐感覺到了,

那顆大黑雞巴在陰道口,馬上就要進入自己體內,雙腿分的大大的,在熊金潔一

聲悶哼和心桐一聲野老公的叫聲中,深深插入心桐陰道,心桐感覺好滿好張,麻

麻的,抽出,進入,每一次帶給心桐的都是快感的戰慄。

熊金潔臉開始興奮的扭曲,低沉的説:騷逼,操你呢,告訴我,喜歡我操你

騷逼嗎?你是誰的騷逼。心桐扭動着,早已不知道羞恥,只有快感帶來的生理反

應和心裏刺激,不假思索的迎合:操我,啊,啊,我是你的騷逼,喜歡你操我,

啊,啊,操我,我要你操我,啊啊,啊。

啪啪的肉體撞擊聲,沉醉在性快感的男女糾纏在一起,在心桐高潮兩次後,

被熊金潔翻過了,撅着大屁股,熊金潔用力插進雞巴,拍打着大屁股,哌嗒哌嗒

的猛操,嘴裏發出幾乎帶着憤怒的叫聲「騷逼,操死你,發情的母狗,操死你。

心桐迷亂的淫叫:操死我吧,我是母狗,狗逼欠操,啊啊,野老公操我逼,

用力操,啊啊,啊。幾下大力抽插,在淫叫聲中,火熱的靜夜攝入心桐體內。

疲憊的摟抱在一起親吻彼此,心桐喘息着説:壞蛋,你把我教壞了,你怎麼

這麼多花樣啊,坦白,你有過幾個女人。

熊金潔有點黯然了,吻了心桐一口説:桐,你是我第二個女人,真的,你想

知道我是怎麼會的嗎?我告訴你,是我老婆教我的,説完拿起手機撥了電話,按

了免提鍵,嘟嘟半天,一個喘息着的女人聲音:老公,有,有事嗎?熊金潔看似

平靜的説:沒事,注意休息。説完掛斷電話,把臉埋進心桐的雙乳間。

心桐感覺到他在流淚,她也聽出熊金潔的老婆正在做愛,不覺愛蓮的摟緊熊

金潔,温柔的説:我懂了,對不起,不該問你這些。

白溝賓館裏,靜姐裹着浴巾走出衞生間,張小峯傻傻的看着靜姐,不知所措。

靜姐羞澀的説:傻弟弟,姐都老了,有這麼好看嗎?説完輕輕的坐在張小峯身邊。

不知道為什麼,和靜姐在一起,張小峯感覺非常温馨,非常輕鬆愉悦,通過

這段時間聊天,對靜姐有某些依戀和依賴,心裏有什麼話多想和靜姐説,包括和

心桐之間的感情變化以及性問題,靜姐每次都會安靜的聽他説完,然後理性的幫

他分析,每次都會讓他心悦誠服。

同時,每次和靜姐聊天,莫名的有種衝動,身體會自然有反應。他也和靜姐

説過,靜姐完全理解他的反應,告訴他很正常,而且靜姐説她也有同樣的感覺,

他們有種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感覺,所以今天在一起感覺並不陌生,有種很熟悉的

張小峯慢慢把頭靠在靜姐裸露的肩膀,像個孩子依偎在媽媽懷抱一樣,感覺

好温暖。靜姐輕輕摟住張小峯,兩個人誰也沒説話,就這樣感受彼此,慢慢地,

兩張嘴吻在一起,自然地摟在一起。

彷彿喃喃私語一樣,靜姐輕聲唿喚:「弟弟,好弟弟。」

張小峯温柔回答:「姐,好想姐。」

張小峯壓在靜姐身上,靜姐身上的浴巾掉落在牀邊,豐滿的雙乳在張小峯的

身下擠壓得變形。

靜姐摟着張小峯,温柔的愛撫後背,慢慢地愛撫張小峯的屁股,在結實的屁

股上開始揉捏,張小峯堅硬的雞巴急需一個温暖的洞容納。

靜姐温柔的分開雙腿,夢痴一樣柔聲説:「進來吧弟弟,姐準備好了,啊!

好硬啊!弟弟,啊……進來了,動起來吧弟弟,弟弟……啊……」

張小峯猶如進入一片汪洋的大海,盡情暢遊,在靜姐温柔的主導下,不同的

體位,不同的感官刺激,靜姐低聲的呻吟,喃喃的話語引導:「弟弟,嗯嗯……

再大力一點,嗯……啊……弟弟好樣的,弟弟好威猛啊!弟弟,啊……舒服就叫

出來,叫出來呀!弟弟……」

張小峯痴迷的挺動雞巴,興奮的低聲説:「姐,姐,我……我要你,我……

我操你!啊……啊……」説出操你之後,刺激的張小峯用力插入,噴射出全部精

液,喘息着依偎在靜姐懷裏,享受着靜姐温柔的愛撫。

靜姐温柔的説:「弟弟,感覺好嗎?告訴姐,你現在想什麼好嗎?」

張小峯小聲説:「姐,好舒服,我感覺好幸福。姐太好了,謝謝你給我的幸

福和快樂。」

靜姐接着説道:「弟弟,姐也很快樂,好久沒有高潮了,謝謝弟弟給我的高

潮。弟弟,剛才你説髒話了,姐不喜歡。」

張小峯驚恐的説:「姐,對不起,我……我褻瀆了姐。姐,你生氣了嗎?原

諒我好嗎?」

靜姐平靜的説:「弟弟,姐不是生氣。你知道嗎?剛才那一刻,你是在發泄

心裏的憤怒,因為你老婆和別人聊天説這些,對你有很大影響。姐不想你和我只

是發泄性慾,我不是隨便的女人,我是真的和弟弟有感覺才和你一起出來的。你

知道嗎?我和你姐夫做愛的時候,你姐夫也説髒話,我也會在情慾高漲的時候説

幾句,但不多,我始終認為,只有感情到了一定程度,姐會自發的有所表現。這

段時間,你和我説的,我都有深刻的體會,姐理解你,但姐不是你發泄的對象。

告訴姐,如果你老婆某一天真的出軌了,你會怎麼做?」

張小峯呆住了,説實話,他還真沒想,或者説沒敢想過,茫然的説:「姐,

我……我不知道,我……我沒想過,也許會離婚吧!」

聽完張小峯毫無底氣的答覆後,靜姐搖搖頭説:「那你想過沒有,離婚後怎

麼樣,你敢保證再找一個完美的女人嗎?會比你現在的老婆優秀嗎?」

張小峯無言以對。

靜姐接着説:「那你想過沒有,假如你老婆知道我們做愛會怎麼樣嗎?假如

我老公知道會怎麼樣嗎?」

張小峯不禁流下冷汗,是啊,心桐要是知道了會是什麼反應?靜姐老公要是

知道又會怎麼樣呢?

靜姐嘆息一聲説:「弟弟,告訴我,你以前幸福嗎?」

張小峯點頭説:「姐,在沒有發現她的聊天記錄以前,我很幸福,真的很幸

福。可我看過聊天記錄以後,我説不清什麼是幸福,很糾結,很茫然。」

靜姐温柔的説:「嗯,其實你現在也很幸福,我和你姐夫也很幸福。但説實

話,我和你姐夫這幾年不性福,他早泄了,姐不滿足;你和你老婆也不性福,你

並不知道她需要什麼樣的性愛。弟弟,聽姐的話,你要做的是如何和老婆溝通,

你要知道她是怎麼想的,這樣你們才會和諧。現在的夫妻,不像以前,性愛越來

越重要了,你不瞭解女人對這方面的需求,你也不懂,所以老婆才會這樣。」

張小峯認真的説:「姐,我不知道為什麼和她在這方面的事説不出口,沒有

和你這樣隨意,可以什麼心裏話都説。姐,你對我是什麼感情呢?你會後悔嗎?

我不後悔和姐。」

靜姐幽幽的説:「弟弟,姐也不會後悔。我對你的感情很複雜,開始是同情

你多,慢慢地把你當作弟弟,再後來,當成無話不談的知心朋友。而且,姐和你

聊天的時候,身體有反應,有做愛的衝動,這種感覺對我來説就是煎熬,是姐不

好,姐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覺,才會答應你一起出來。唉!冤孽呀!馬上五十了,

還是抗拒不了誘惑,但是我絕不會破壞你的家庭,我也不會,你懂嗎?」

張小峯有點迷茫的説:「姐,我知道你很善良,也不是隨便的女人。你知道

嗎?姐在我心裏,是高尚的,謝謝姐。」

靜姐愛惜的説:「你對我某種程度是依戀,把我當成情感的寄託了,弟弟,

姐需要你有感情的和我做愛,而不是發泄你的性慾,更不是報復你老婆的實際行

為,姐才會珍惜你。」

張小峯感動的緊緊依靠在靜姐懷裏,温暖的懷抱,讓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温

馨,不自覺的用手握住靜姐一隻乳房,張開嘴含進一隻乳頭吮吸,動情的吮吸。

靜姐呻吟一聲,柔柔的説:「弟弟,弟弟下面有反應了,姐感覺到了。弟弟,我

們做愛吧!」説完親吻了張小峯額頭一口。

***    ***    ***    ***

心桐此刻正蜷縮在熊金潔懷裏,傾聽他的故事,熊金潔無奈的説:「桐,你

知道嗎?我其實很壓抑、很糾結,自從知道老婆和領導有姦情以後,我心裏發生

了變化,每次和她做愛都有種報復的心理,我會辱罵她、羞辱她,以為這樣可以

發泄心裏的不滿和摧殘她的身心。可我發現,她不但不反感或憤怒,卻很享受,

每次都高潮不斷,我很不理解。

又一次做完愛後,我問她是什麼感覺,她回答説:『女人從心裏是想被徵服

的,一個男人如果能讓一個女人臣服在他的雞巴下,那也是一種本事,這樣的男

人才是女人身體的最愛。』

桐,我當時心裏感覺到莫大的恥辱,原來她不僅是為了工作而出軌,更説明

她被那個領導用雞巴徵服了。我恨自己工作無能,恨自己沒有用雞巴徵服老婆,

恨自己連工作都找不到,靠老婆生活。你知道一個男人最大的痛苦是什麼嗎?是

當了王八,還得裝作不知道。

那段時間我無精打採的,不過她對我還是很好,從沒抱怨過什麼,也沒有拋

棄我,我不知道我是愛她還是恨她,我也不明白,她是不是還愛我,整天悶悶不

樂。後來,他們單位裝修,領導把採購這種肥缺交給她負責,就這樣,她認識了

一個賣裝飾材料的大老闆,全市有十多個店面,各種建材和裝飾材料都有,慢慢

地,她開始和我商量,打算讓我開店賣地板,我説哪有錢啊,她説她會想辦法安

心桐似乎預感到這個店是怎麼開的了,不覺對這個男人的遭遇更加同情。

熊金潔接着説:「我想,你已經猜到了。沒錯,這個店就是那個老闆幫助開

的,貨源也是他給的,一切都是他給辦的,我當時也沒多想,以為他有求於我老

婆,還很感激他。開業半年,生意就很好了,總覺得虧欠他,就找了個時間請他

吃飯,我老婆也一起。

就在那次吃飯,由於高興,多喝了幾杯,是他開車送我們回家去的。你知道

嗎?在我矇頭轉向的睡着後,以為我不會醒過來,誰知道我沒一會就口渴的醒了

過來,發現老婆不在身邊,迷迷煳煳的下牀想去倒水,我看見了,就在我家客廳

裏,我老婆正撅着屁股讓那個老闆操。」説到這,熊金潔身體有點顫抖。

心桐聽了不覺氣憤的説:「他們怎麼能這樣,太過份了!金潔,你是怎麼解

決的?」

熊金潔長嘆一聲説:「唉,怎麼解決,我想衝出去痛打他,可我清楚聽見我

老婆在小聲淫叫,她……她在叫那個人用力操她,説她喜歡讓他操。我……我無

能啊!眼看着他們幹這種對不起我的事,我卻沒有動,只是癱坐在地上。」説完

流下眼淚。

心桐為熊金潔擦拭眼淚,温柔的説:「金潔,你好可憐啊,原來你有這樣的

經歷,我理解你的心情。好了,不要再想了,都過去了。」

熊金潔摟住心桐,動情的説:「桐,自從認識你,我打開了心扉,把不可告

人的秘密告訴你,是你給我安慰,讓我感動。桐,當你和我説出你性不滿足後,

我總覺得我應該,也有能力給你,你又一次點燃我的激情,我謝謝你。」

張小峯和靜姐的第二次做愛是充滿柔情,無限纏綿,兩具赤裸的肉體交織在

一起。汗水盡情的流,張小峯粗重的唿吸着,不知疲倦的耕耘在靜姐成熟豐滿的

肉體上,靜姐高抬雙腿,接納更深入的抽插,和着剛射過的精液,整個雞巴被一

層白漿包裹,滑滑的,每一次插入都會發出「咕嘰,咕嘰」的響聲,刺激着兩個

人的神經。

靜姐動情的迎合扭動,嘴裏呻吟不斷:「啊,啊……弟弟,弟弟好厲害,姐

愛你,啊,啊……弟弟,姐好舒服,好開心,啊……啊…………」

張小峯受到靜姐的鼓舞,更加賣力,每一次都深入淺出,汗水滴落在靜姐身

上,臉上。

靜姐舔舐着張小峯的汗水,低低的輕聲説:「弟弟的汗水鹹鹹的,姐要吃了

你,弟弟好有力啊,啊……啊……弟弟,吻我,揉我乳房,我們下體緊緊相連不

分開,啊,啊……」

張小峯興奮的用力按住靜姐大乳房揉捏,臉因為高度亢奮而扭曲了,集中在

雞巴上的能量無法發泄,高漲的慾火讓他眼睛發紅,唿吸急促。靜姐注視着張小

峯的變化,心裏和生理也跟着發生變化,快感更加強烈,放大聲音唿喚:「弟弟

,啊啊……弟弟,停下,換個姿勢,弟弟。」

靜姐翻過身,撅起大屁股,陰道流出的白漿和淫液滑落在陰毛上,閃着光,

張小峯興奮的握住堅硬的雞巴,猛地插入靜姐陰道,手上黏煳煳的摟住靜姐胯部

,用力抽插,「咕嘰,咕嘰」的抽插聲伴隨着粗重的唿吸聲,讓靜姐沉迷在性愛

靜姐臉深深埋進枕頭,「嗯嗯啊啊」的呻吟,帶着顫音的引導張小峯:「啊

,啊……弟弟,弟弟叫吧,盡情的叫出來,姐,姐現在想,啊……啊……想你叫

,別憋了,弟弟,姐投入了,姐想了,姐要,要高潮,啊……啊…………」

張小峯再也控制不住了,低沉的顫抖的叫:「啊,啊,姐,我,我操你,操

你騷逼,啊啊……」

靜姐渾身顫抖,陰道急劇收縮,大聲淫叫:「弟弟操我,啊,啊……弟弟操

姐騷逼,啊,啊……弟弟大雞巴把姐操高潮了,啊……啊……」

張小峯所有能量集中在雞巴,大吼一聲,噴射而出的精液注入靜姐體內,兩

個人顫抖的下體緊緊相連,許久,軟下來的雞巴才緩緩的,不情願的滑出靜姐陰

兩個人疲憊的躺在牀上,靜姐臉紅紅的,有點不好意思的翻過身,依偎在張

小峯懷裏,過來一會才温柔的説:「弟弟好厲害,我們這次做了一個小時,姐好

滿足好快樂呀,快洗洗吧,都是汗水了。」

兩個人幸福滿足的起來,進入衞生間,靜姐看着張小峯的雞巴上白花花的,

又看見自己陰道流出白花花的精液,不覺臉更紅了,打開淋浴,温柔的先給張小

峯清洗雞巴,張小峯感動的流下了眼淚。

***    ***    ***    ***

心桐此刻充滿同情的愛撫這個綠帽男人,此刻的她忘記了丈夫也被自己戴了

綠帽,用女人的温柔親吻熊金潔落淚的眼睛,撫摸結實的胸肌。熊金潔享受着心

桐的愛撫,慢慢伸手撫摸心桐的屁股,慾火又開始燃燒,雞巴挺立起來跳動,唿

吸變得急促。

熊金潔眼裏冒着光,翻身按住心桐,手在心桐乳房用力揉捏,惡狠狠的親吻

心桐,一隻手指伸入心桐陰道摳弄。心桐又一次被喚起性慾,扭動身軀呻吟。熊

金潔技術嫺熟的在心桐每一處敏感帶遊走,刺激的心桐不能自已,失聲淫叫。

熊金潔壞壞的蹲在心桐臉上,命令的説:「騷逼,舔我屁眼,舔舒服了好操

心桐失去了自我,忘情的伸出舌頭舔弄熊金潔屁眼。熊金潔興奮的呻吟不斷

,眼裏慢慢發出淫邪的光芒。

心桐沉浸在淫慾裏,肉體的快感讓她失去了理智和思維,當熊金潔以命令的

口氣淫邪的話語羞辱時,她感覺到的是更大更強烈的感官刺激,肉體劇烈反應,

也許是她積壓多年的性慾以這種爆發似的激發出來有關吧。

熊金潔淫笑幾聲説道:「騷老婆,想我操你嗎?掰開騷逼。」

心桐扭動着捲起雙腿,雙手掰開陰唇,淫蕩的説:「野老公,操騷老婆逼吧

,逼好癢,好想你大雞巴插。」

熊金潔挺着雞巴,對準心桐陰道插了進去,幾下抽插,熊金潔扭曲的臉,淫

邪的注視心桐:「騷貨,賤逼,操死你,快回答我,你是不是賤逼,欠操的賤逼

心桐迷離着雙眼,迎合着抽插,變音的回答:「操死我吧,我是你的賤逼,

啊啊……啊……操死我了,啊,啊……我,我願意讓你操死啊,啊……」

熊金潔狂笑着説:「騷逼,以後讓我操不?」

心桐淫叫着回答:「讓,就讓你大雞巴操,啊,啊……來了,來了,啊,啊

……啊…………」

兩對男女,一對同時出軌的夫妻,不同的心態,不同的氛圍,共同的是,他

們都不在忠誠於對方,偷情的歡愉讓他們忘記了昨天的平靜生活。

***    ***    ***    ***

第二天,張小峯陪着靜姐又逛了一上午,靜姐買了很多東西,有女兒的,有

老公的,還給張小峯買了一件襯衫,又幫張小峯選了幾件女人衣服,告訴他回家

送給老婆,張小峯感激異常,也想給靜姐買件衣服,被靜姐微笑拒絕了。

快到家的時候,靜姐温柔的説:「弟弟,回家後要好好對待老婆。」

張小峯默然的點點頭説:「姐,我,我捨不得你,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

在見面。」

靜姐微笑着説:「弟弟,原諒姐,不可能經常和你見面,我們都有家庭,年

齡差很多,不過姐答應你,我們還會見面的。」

告別靜姐,張小峯茫然的回到家裏,已經是晚上了,心桐早已做好飯等自己

了,頭一次感覺心桐好陌生,強裝笑臉。

心桐心裏感覺好恐懼,恐懼昨夜的瘋狂,恐懼肉體的快感已經不能控制,恐

懼老公的笑臉,不只是愧疚。當老公拿出給自己買的衣服後,不自覺的流下眼淚

,這種感覺很複雜,説不清楚。

家還是原來的樣子,可兩個人的心,已經發生了巨變。當張小峯躺在牀上摟

着心桐的時刻,心桐雖然依靠在老公胸前,屁股卻不自主的往後挪了挪,離老公

遠點;張小峯同樣不想心桐碰到自己雞巴,也往後挪了挪,就這樣,上半身緊摟

,下半身遠離,各懷心事,慢慢入睡。

接下來的幾天,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格外恩愛,幾乎形影不離,有説有笑,只

是沒有做愛,都沒有表現出需要。

張小峯只是偶爾和靜姐聊幾句,也都是家常話,誰也沒有説過分的話,心桐

是不敢聯繫熊金潔,她心裏在抗衡,她知道不應該再有了,她怕,她怕一旦聯繫

,自己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肉體,只有對老公好點心裏才平衡一些。可夜裏,性

欲的狂躁,讓她又不得不想熊金潔火熱的雞巴,瘋狂的操弄,淫邪的羞辱,那是

老公從沒給過的快樂高潮,她現在就是不想和老公做愛。

張小峯同樣有着負罪感,儘量對老婆好,可就是找不到和靜姐那種全身心投

入的愛欲,不斷的問自己,難道真的愛上這個比自己大九歲的女人了嗎?説不清

他們都在渴望什麼,又怕什麼,在表面恩愛的背後,是一種煎熬。

新農村改造提前了,通知已經下發每一户,釘子户畢竟是少數,大多數都願

意,又分樓又分錢,好多人開始浮躁不安,暴發户的效應開始蔓延,家家買車,

生活無形變得奢靡起來。

張小峯和心桐也很亢奮,不但可以分兩套房子,還有各種補償加在一起將近

一百萬,自己原來還在市裏買了一套,怎麼能不激動。夫妻商量了,先把市裏那

套房子裝修,先住着,在市裏好地點找找個店鋪從新開始。

裝修計畫好了,張小峯想到第一個人就是靜姐,應該告訴靜姐這個好消息。

心桐更加激動,裝修用地板,熊金潔就賣地板,想到熊金潔,心就狂跳,下體就

有反應,拿起手機,打,還是不打,猶豫不決。熊金潔兑現了諾言,沒有給自己

打電話,沒有騷擾自己。對,我是為了給家裝修,沒事的,沒事的,顫抖的撥出

浪漫人妻的浪漫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