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小説】為了愛(35)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我回來了!」在用鑰匙打開家門的同時,我一邊這樣喊着。由於在去了C 中的校慶後,我還跟學姊一起在外面吃了晚飯並又逛了逛街,所以等我回到家時 就已經是十點多了,我也因此而認為自己應該會是最晚到家的人。

但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門後迎接我的並不是吵着要吃宵夜的淑子姐或是不 知道又在想什麼的佳芊,而是屋裏的一片漆黑。看來除了淑子姐還在繼續她那緣 由不明的離家出走外,連應該要在家裏的佳芊也不知道上哪兒去了。

「她們到底是去哪裏了啊?」我把包包放到沙發上,並這樣喃喃自語着。 「啊!一定是淑子姐帶着佳芊去做什麼魔法師的修行了啦!難怪她們都沒先跟我 説,想就知道一定有什麼對普通人的保密義務嘛!」

由於我那智力貧弱的腦袋很難得地想出了問題的答案,懸在我心中的大石頭 就終於落了下來。就這樣,我便能夠安心的去洗澡、準備上牀睡覺了……

在校慶那天得知了小凌跟林明峯那段不為人知的過往以及可能還在發展中的 關係後,李佳芊自然就因為情敵的增加而又陷入了心煩意亂的情緒中。由於不知 道該怎麼面對小凌,她晚上便沒有回到她師父的公寓,而是直接以男生的樣貌去 了小凌原本的家過夜。

這不是真的吧?小凌他竟然噼腿了?而且還是在林亭雲以及她弟弟間腳踏兩 條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男生都在夢想着要開後宮什麼的我是明白啦,但 難道小凌他男的也可以?不,不對吧,這怎麼看都是他被收到學長的後宮裏了吧??

想着想着,李佳芊腦中便浮現了男生時的小凌被學長抱在懷裏的畫面,然後 她便有點訝異地發現自己對於這樣的組合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反感,甚至還在想着 他們兩人的攻受關係時感到有點小小的興奮。

啊啊啊啊!不對啦!想這些做什麼!重點是我那親愛的青梅竹馬到底是在這 段時間裏變成了個多亂七八糟的人了啊?我是知道那傢夥為了滿足林亭雲那個死 變態的喜好而被師父變得超級不知羞恥的啦,但就算他一時因為把持不住而被學 長推倒了,他之後應該怎樣也不可能會繼續跟學長保持聯絡吧?怎麼想都是該因 為自責、羞愧什麼的而打死都不要再跟他見面吧?難道小凌真的在跟學長發生關 系後就被啓發了什麼,而開始男女通吃了?這有可能嗎??而且不管怎樣,姐弟 丼什麼的也太刺激了吧?他的心臟到底是有多大顆才可以搞出這樣的玩意來啊?

「唔唔唔唔!」一邊因為心浮氣躁而抓着頭,李佳芊一邊在牀上滾來滾去着 ——基本上,她星期日一整天以及隔日因為校慶而有的補假都是在做着這樣的事 情,但其實在最開始的時候,李佳芊因為下意識的不想去思考這些她怎樣都理不 清頭緒的事情,所以一回到家,她就直接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並透過玩H- GA ME來逃避現實。

等察覺到這樣下去是沒辦法解決問題後,李佳芊才關掉了電腦,並開始整理 自己混亂的思緒。儘管到最後李佳芊還是無法理解小凌和學長間到底是有着怎樣 的關係,但她卻發現這對她來説也不全然是個壞消息,畢竟別的不説,至少這就 證明了小凌確實有可能被男生攻陷,讓她知道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並不是一條死胡 同。

「所以我其實不但不太需要在意學長,反而還該因為小凌跟林亭雲的感情似 乎沒那麼穩定而高興囉?啊,隨便啦,反正我就還是照原本的計劃繼續努力就好 了!」有了這樣的結論後,李佳芊便跳下牀,然後就趕緊走去抱起結他、準備要 開始荒廢了幾日的基本功練習。

只不過,在李佳芊調完音、設定好節拍器後,她卻很突然的想起了在她那透 過組樂團來追小凌的計劃中有着十分重要地位的許庭葦。

「那傢夥沒事吧?」李佳芊自言自語着。「雖然實在不覺得明明要多少男友 就有多少男友的她會那麼在乎學長,但她那天的樣子怎麼看都不是鬧着玩的啊??」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李佳芊雖然又回復了每天健身、練結他的習慣,但因為 她並不是很肯定許庭葦現在到底有沒有心情去談樂團的事情,所以她就實在不太 敢打電話去她問一起練習的事,而許庭葦——不知道能不能説是理所當然的—— 也是一通電話也沒打過來過。

其實李佳芊也不是沒想過要以原本的樣子去G女中上課、好趁機刺探一下許 庭葦的狀況,但一想到自己如果因此而遇到小凌後可能引發的尷尬場景(直腸子 的她一定會忍不住去問小凌有關林明峯的事——而從過去的種種跡象就能知道, 這一定是小凌怎樣也不願意開口的),她最後就還是決定按兵不動、只先繼續做 着自己一個人就能夠完成的努力。

「所以你現在根本就遇到瓶頸了啊??」在聽完李佳芊報告完了近況後,跟 她一起在放學後吃着飯的劉承翰便下了這樣的結論。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嘛??」李佳芊夾起鍋貼並咬了一口。「但仔細想想, 與其説是現在陷入困境,不如説是之前太順利了吧——先是能住在一起,連原本 以為組不起來的樂團都莫名其妙的組起來了??」

「話是這麼説沒錯啦,但你怎樣也不該就這樣一直躲着小凌吧?她有打電話 來問我説你怎麼失聯了喔。」

「是嗎?」李佳芊感到自己的心頭漾着一股暖意。「可是我真的??欸,難 到你在知道那傢夥跟學長有一腿後都沒任何感覺嗎?」

「這個嘛??」劉承翰的表情很複雜。「我到現在還是很難相信啦??」

「完全無法接受對吧?」李佳芊説:「他明明就是為了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才 變成女生的,結果卻又跑去跟男生搞在一起,這整個就超奇怪的啊!就好像明明 練了一個夏天的籃球,但開學後卻跑去參加棒球隊啊!」

「可是一想到對象是那個學長,就覺得好像沒什麼不可能的説??」

「的確呢,而且仔細想想他以前好像就説過他覺得自己認識小凌啊??」

「對喔,所以説他那時候之所以可以很肯定的説自己能透過推倒來追到小凌, 根本就是因為已經這樣做過了啊??」

「真是太糟糕了??」

「那佳芊你要不要如法炮製一下?」

「才不要!」李佳芊的臉有一點紅,只不過這除了是因為這話題實在有點讓 人害羞外,更是因為不只是她,連眼前的劉承翰都可以説是早就做過了。

「只不過這種知道朋友已經有了??呃,性經驗的感覺真的好複雜啊??」

「其實你也??」

「啊?」

「沒事。」差點就把劉承翰應該要忘記的事脱口而出的李佳芊連忙把臉撇向 一旁,怎樣都不敢用正眼看她那親愛的友人。

在那之後,他們兩人便因為想着小凌那奇妙的人際關係而陷入了一陣短暫的 沈默。再度聊起天時,他們也很自然地避開了相關的話題,而就只是説着些沒營 養的垃圾話,又由於鍋貼店實在不是個適合久坐的場所,所以在吃飽飯後,劉承 翰及李佳芊便起身結了帳、離開了店裏。

雖然家是在同一個方向,但因為李佳芊還不想那麼早就回去,所以她就跟劉 承翰在店門口道別,然後開始在充斥着下班和下課人潮的街道上悠哉地漫步着。

閒逛了好一會兒後,李佳芊走去附近的書店翻了翻沒用膠膜封起來的小説。 由於那書的內容比想像中的還要有趣的多,所以等到李佳芊放下書本時,手機螢 幕上所顯示的已經是個不回家不行的時間了。

一邊回想着剛剛所讀到的俏皮對話、精彩劇情,李佳芊一邊慢慢地往捷運站 走去。儘管現在時候已經不早、不少店都打烊了,但此時的街頭仍不能説是冷清, 剛結束補習或社團活動而踏着疲憊步伐的學生們彼此間的交談聲便與馬路上汽機 車唿嘯而過的聲響相互唿應,讓這冬天的夜一點也不平靜。

儘管原本因為眼皮有些沈重而想趕快回到小凌男生時的家,但李佳芊卻因為 突然在人羣中瞥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而放慢了腳步。一開始,她還以為是自己看 錯了,但在揉了揉眼睛後,李佳芊才發現那個走在自己前方不遠處、正和身旁的 男生有説有笑的女孩就是許庭葦,而且更讓她驚訝的是,許庭葦身邊的人不是別 人,正是林明峯。

「啊???」李佳芊感到一陣錯愕,畢竟在她的認知裏,許庭葦應該因為上 禮拜六所目睹到的一切而受了不小的傷害,怎樣都不可能像這樣跟林明峯如此親 密的相處着。

由於實在很在意他們兩人,李佳芊便偷偷地跟在他們後面,繼續觀察着兩人 的互動。原本李佳芊還以為自己能從許庭葦的臉上看到情緒的壓抑或勉強的笑容, 但在看到林明峯在過馬路時很自然地牽起了許庭葦的手時,李佳芊就很認真地開 始覺得事情也許跟她所想像的一點也不一樣。

「還是説其實小凌跟學長有超友誼關係什麼的其實都只是誤會而已?所以在 好好地向許庭葦解釋過後,他們兩個就合好如初了?」在看着許庭葦和林明峯消 失在捷運站的入口時,李佳芊不禁這樣喃喃自語着。由於覺得自己需要好好靜一 靜、思考思考剛剛的所見所聞,李佳芊便往回走去了家捷運站附近的便利商店, 並拿了個紙盒裝的全脂鮮乳去櫃枱結賬。

在從店員手上接過微波好的牛奶後,李佳芊在店裏附設的座位區坐了下來。 當她隔着玻璃看見便利商店外的人們因為突然颳起的寒風而打的哆嗦,但自己的 手指頭卻能感覺到那從紙盒中透出來的温暖時,她便感到心中有股確實、簡單、 純粹的幸福。

「這就是傳説中的小確幸嗎??誒?」才感嘆到了一半,李佳芊卻再度看到 了讓她無法理解的畫面,而這次則是因為理應搭着捷運回家了的許庭葦又折返了 回來,就這樣地從她面前走了過去。

自然而然的,李佳芊的目光立就停在了許庭葦的身上,並隨着她的行走而移 動着,但在她的脖子抵達轉動的極限前,許庭葦就先停下了腳步。

接着,許庭葦拿出了手機。在皺着眉頭看了看螢幕一眼後,她用手指在那上 面滑來滑去了好一陣子,然後就把手機貼至耳邊,看來是撥了通電話給別人—— 有那麼一瞬間,李佳芊還以為那個人就是自己,但在發現躺在口袋裏的手機一點 反應都沒有、而許庭葦卻已經開口不知道説了些什麼後,她就知道自己的猜想又 再度落空了。

收起手機後,許庭葦轉過身對着能大概看到自己身影的玻璃門整理了一下瀏 海,並調整了一下繞在脖子上的酒紅色圍巾——她的這些動作除了可以解釋成在 打發時間外,在李佳芊的眼中更是有個清楚到不行的意涵。

果不起然,沒過多久後就有一個穿着米色大衣、身材高大、看起來應該是大 學生的男子跑了過來,並在許庭葦面前停下。也許是在為自己的遲來表示抱歉, 男子除了嘴巴動個不停外,更用上了與自己成熟外表不合的比手畫腳。而看着這 一切的許庭葦雖然有着不太好看的臉色,但李佳芊卻不難發現到她的眼裏是蘊含 着笑意的。

儘管李佳芊因為與他們兩人間隔着一片玻璃以及一段稱不上近的距離,但她 卻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因此而是誤解了什麼——但在考慮上她於不久前看到、許庭 葦和林明峯的相處後,她便又覺得自己是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看到的一切。

「那個婊子??」看着許庭葦和那個大學生模樣的男子手勾着手消失在街道 的盡頭後,李佳芊低聲地説出她的感想。因為不認為自己還有要繼續待在這裏的 必要,李佳芊拿起了裝着牛奶的紙盒,打算要用最快的速度把它喝完。但在白色 的液體進到口腔的瞬間,她卻不知為何地覺得這玩意冰冷的可怕、完全不像是剛 剛才微波過的東西。

隔天,李佳芊開始以男生的身份打電話給許庭葦。儘管在中午休息時間撥過 去的第一通電話是以無人接聽收場,但她倒也不會因此就覺得許庭葦是故意讓它 變成未接來電的。

「也許反而是許庭葦覺得我受到了打擊,所以之前才體貼地都不打電話過來 吧??」在收起手機後,李佳芊這樣自言自語着。而當她倚着矮牆蹲下、看着陰 霾天空的同時,她的心中自然而然地也都是在想着有關許庭葦的事。

在最開始以同學的身份跟許庭葦相處時,李佳芊對她的印象可以説是糟糕到 不行。或許是出自於一些些的嫉妒,也可能是因為觀念上的差異,總之李佳芊就 是不喜歡許庭葦對待感情時輕浮的態度。每次看見或聽見她是如何周旋在一個又 一個的男生間時,李佳芊心中總是自然的浮現「賤人」、「婊子」這樣如此負面 的感想。

但在第一次親眼看到許庭葦跟林明峯的約會後,李佳芊的想法便開始有了轉 變(雖然還是因為不久後被誤會的事而不太喜歡她),並在之後發現她如此想去 C中校慶的原因以及在當天心碎崩潰的模樣後,李佳芊更是認為自己有重新去評 價許庭葦的必要,畢竟——

她無法相信一個女孩能為不是自己真正喜歡的男孩展現那樣的笑容。

她無法相信一個女孩能如此處心積慮地想跟不是自己真正喜歡的男孩見面。

她無法相信一個女孩能為了不是自己真正喜歡的男孩跟別人要好了而這樣傷 心難過。

就這樣,許庭葦在李佳芊的心目中便漸漸地不再是那個把男人當工具、把感 情當道具的賤女人代表。儘管還不至於會因此而認為是自己完完全全地誤會了許 庭葦,但她倒也開始認為過去對許庭葦的了解實在不夠透徹、深入,所以並沒有 辦法做出真正無誤的判斷——只不過,這麼想着的李佳芊卻因為昨天的所見所聞 而可以説是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是啊是啊,那傢夥就只是個婊子而已,徹徹底底的婊子。」李佳芊喃喃自 語着。「我看她不只是很喜歡學長而已,根本就是喜歡着每一個跟她在一起的男 生吧!嘴巴説什麼受夠學長了,之後還不是像沒事一樣地跟他走在一起,而且還 又跑去跟別的男人偷偷約會??她有什麼資格拿小凌疑似腳踏兩條船的事來説嘴 啊?她自己才是水性楊花到極點的輕浮女人吧!天啊,我之前怎麼會傻傻地以為 自己看錯她了啊?該不會是因為我扮男生實在扮得太久了,所以就也開始認為只 要是正妹,連拉的屎都是香的吧?」

一邊碎碎念着,李佳芊的拳頭一邊不自覺地握了起來,腦中更是有股衝動想 要狠狠地去捶那水泥質地的矮牆,似乎是下意識地覺得這樣就可以發泄掉積在胸 口的鬱悶感覺——其實她也很清楚這對自己來説絕對不是壞事,畢竟這就代表了 許庭葦應該不會沒心情去做樂團的練習,但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此感到難以接 受。

「啊,只不過雖然又更加瞭解那傢夥了,但我到現在還是都不知道她為什麼 會想組樂團呢??誒?電話?」因為感覺到手機開始微微地震動,李佳芊便連忙 從口袋中把它掏了出來,而螢幕上所顯示的不是別人、就是許庭葦的名字。

「喂?」李佳芊立刻接起了電話。

「謝哲偉嗎?怎麼了?」許庭葦的聲音聽起來莫名的冰冷。

「呃??」儘管有點不知所措,但李佳芊還是説:「沒?沒什麼啦,就?就?? 我?我們是不是該練團了?好?好久沒練?練習了的説??」

「是喔,原來你還沒放棄啊。」

「當?當然還沒,我——」

「抱歉。」許庭葦冷冷地打斷了李佳芊的話。「但我不想再繼續下去了,你 還想玩樂團就去找別人吧。」

「??啊?什麼?」李佳芊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我説——我·不·想·再·玩·樂·團·了。就這樣,掰。」話一説完, 許庭葦就掛上了電話。

良久,李佳芊才從震驚中回復了過來,而把不可能再有聲音從話筒裏傳出來 的手機拿開耳邊。

就這樣,在莫名其妙的喪失了夥伴後,李佳芊這才發現如果她想繼續走她那 條靠組樂團來追求小凌的道路,那麼剛剛她突然想到、有關於「許庭葦為什麼要 玩樂團」的問題似乎已經成了不得不去解開的謎團了。

「呦,學弟,樂團的事怎麼樣了啊?跟我妹相處的還可以吧?」許子廷一看 到男生模樣的李佳芊走進了社團辦公室,便開口這樣説。

「觸礁了??」李佳芊抓了抓頭,然後就單刀直入地説。

「果然是這樣啊。」許子廷微微一笑,似乎對於這樣的發展沒有感到多大的 意外。

在被許庭葦掛斷電話後,儘管午休時間已經即將結束,但李佳芊還是決定要 立刻展開行動來扭轉現在糟到不行的態勢。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她就去了熱門音 樂社的社團辦公室,想看看能不能在那遇到許子廷學長,好向他打聽一下他妹妹 之所以會突然放棄的可能原因。

很幸運的,李佳芊不但在社辦找到了許子廷,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快要上 課了,所以除了他之外還都沒有別人在,整個就是一個十分適合談論私事的地點。 只不過,儘管還是坐在爵士鼓的後面,但許子廷這次手上拿着的並不是鼓棒,而 是村上春樹的《人造衞星情人》。

「學長今天沒在練鼓啊?」李佳芊自然而然地這樣問。

「沒心情。」許子廷頓了一頓後又説:「從上個禮拜四之後就這樣了。」

「呃??」因為立刻想到自己就是在那天跟許庭葦説了她喜歡小凌的事,李 佳芊便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這是我自己的問題啦,你別想太多了。」許子廷虛弱地笑了一笑,然後説: 「好啦,我們還是來談談我那個很讓人傷腦筋的妹妹吧,你被她踢出樂團了?」

「不是。」李佳芊搖了搖頭。「她是説她不想繼續玩下去了。」

「果然跟之前的狀況不太一樣啊??」許子廷摸了摸下巴。

「之前的狀況?」

「我不是跟你説過我妹以前也跟其他的學弟一起組團嗎?但那個樂團後來解 散了。」

「為什麼?是因為他們不夠強,所以被許庭葦踢出樂團了嗎?」因為想起了 許庭葦一開始對她的要脅話語,李佳芊便這樣問。

「不是。」許子廷説:「他們不論結他手、鼓手、貝斯手都是那一屆裏程度 最好的,但??」

「但?」李佳芊很在意許子廷的欲言又止。

在猶豫了好一會兒後,許子廷最後還是開口説:「他們都愛上了我妹。」

「??他們?不止一人?」

「不但不止,而且還每一個人都愛上了。」

「??」李佳芊的嘴角抽動了幾下。「恩,這的確是個會導致樂團解散的原 因啊,所有的成員都愛上了主唱,那畫面光想就覺得尷尬死了啊??」

「的確是蠻尷尬的啦,但我不覺得那是主要的原因喔。」

「那是?」

「老實説這部分就只是我的猜測而已,但再加上你的例子後,我覺得應該是 八九不離十就是了。」在停頓了一下子後,許子廷説:「欸,你覺得我妹是怎麼 看待你的?」

「超爛的夥伴?畢竟我是初學者中的初學者嘛??」

「剛好相反。」許子廷搖了搖豎起的食指。「在跟你見面後,她回家後就跟 我説這次沒問題了,她一定可以跟你一起上台表演。」

「啊?難道我果然天賦一稟,是萬中選一的結他奇才?」

「呃,並不是喔,其實你的程度是她唯一有點意見的地方??」許子廷尷尬 的笑了笑。「重點是你想組樂團的動機,你説過你是為了喜歡的女孩不是嗎?」

「恩。」雖然對於「女孩」兩個字有點意見,但李佳芊還是點了點頭。

「這不就代表了你絕對不會愛上我妹嗎?」

「這麼説也沒錯啦,但這有很重要嗎?」

「很重要,非常的重要。」

「為什麼?」

「你想想,如果她玩樂團的原因其實跟你是一模一樣的呢?」

「你的意思是??」

「如果我妹她之所以要組樂團,也是為了想把自己的心情傳達給她心儀的對 象,想要讓他看見自己在舞台上最有魅力的樣子,那麼這一切不就説得通了嗎? 她之前的樂團解散了,是因為一旦我妹的心意被知道了,就很難期待那些團員能 繼續幫忙吧?誰會願意去幫自己喜歡的女孩跟別人在一起啊!」

「有道理??」因為自己不久前才在做着類似的事情,所以李佳芊其實非常 能夠體會那種自虐的感覺。

「就因為這樣,你不但沒有這個問題,而且你組樂團的動機也跟她的沒有任 何的衝突不是嗎?所以你當然就是她理想中的夥伴啊!」

「那?那她為什麼不繼續下去了?」

「這個嘛??」許子廷眯起了眼睛,不知道在考慮什麼。「唔,我想這個問 題並不適合由我來回答,還是應該要由你自己去解開才好。」

「可是——」

「我知道你只靠自己當然是不行的,要不然你來找我幹嘛?」許子廷笑着説: 「你這幾天就還是乖乖地練結他吧,等機會到來時,我會告訴你的。」

「恩恩??」因為也沒別的辦法了,李佳芊便只好點點頭同意了許子廷的提 案。

儘管聖誕節並非國定假日,而且距離它的到來也還有十天左右,但在商業、 政治等大人的原因的炒作下,這個帶着滿滿外國色彩的節日已經成為了眾人生活 的一部份,並為城市帶來了不一樣的風貌。此時新北市政府前的廣場,除了立起 了一棵高大的聖誕樹外,各式各樣的燈飾、造景都讓來這參觀的人們感受到歡樂 的佳節氣氛。

只不過,與周遭多是情侶、家人、朋友結伴而行的人不同,站立在十字路口 旁的許庭葦是一個人的。在用可以與這時十度左右的低温相比擬的冰冷視線瞪着 放眼望去的一切的同時,她從學校外套的口袋裏拿出了一根應該只有小孩子才會 感興趣的棒棒糖,並去掉它的包裝紙,然後就把它含在嘴裏。也許是因為許庭葦 本身容貌和氣質的緣故,她這原本應該充滿童稚味道的行為反倒只讓人感覺到率 性以及成熟,就好像她嘴裏叼着的其實是一根煙一樣。

「説什麼突然被姊姊叫去買東西??白痴才會相信這種話好嗎?想就知道一 定是又跟別的女生去約會了吧??」許庭葦喃喃自語着,並覺得口中的糖實在是 酸的讓她難以接受。

「同學,你一個人嗎?要不要一起去逛逛啊?」這時,一個穿着許庭葦不認 識的學校的制服的男生突然向她搭話。

許庭葦打量了一下他的外表——老實説長得並不差,而且從鞋子、背包的配 色和有細心整理過的髮型來看,品味也不錯——心頭有了一絲絲的心動,但因為 她在某人爽約後就已經先打電話要她哥哥來陪她回家、好在路上向他吐吐苦水, 所以最後她還是説:「抱歉,我在等人。」

「是喔??」男生説完就失望的離開,微微駝着的背影以及因為街燈而拉長 的影子也因而顯得萬分頹喪,但許庭葦並沒有感到一絲的歉疚,畢竟同樣的事情 光在今晚就已經發生了快要十次,她早就對此毫無感覺了。

「為什麼喜歡我的人就不是我喜歡的人呢?」許庭葦再度自言自語着。儘管 視線仍舊冰冷,但她的眼筐卻因為這樣的感觸而有一點點的温熱。

在今天的稍早,當變成男生樣子的李佳芊又於放學後待在書店、好把上次還 沒看完的小説翻完時,許子廷打了電話給她。

「呦,學弟,機會來囉!」許子廷省略了招唿語,一開口就這樣説。

「機會?」李佳芊一時還無法進入狀況,腦中想着的仍是剛剛讀到的精彩劇 情轉折。

「你想知道我妹為什麼放棄了樂團的原因不是嗎?」

「對對對,我——」

「那你就搭捷運到板橋站吧,庭葦她現在就在市府廣場前。」

「呃??」李佳芊有點不知所措,畢竟她實在不覺得這樣的見面能有什麼幫 助。

「啊,對了,你要小心點喔,我妹她因為才剛被放鴿子,心情想必是不太好 的,你可千萬別讓她更生氣了喔!」

「這??」李佳芊感到莫名的驚恐,一想到許庭葦生氣起來的模樣就讓她越 來越不想過去了。

「欸,要是連哄女孩子開心都不會,你憑什麼認為自己能夠追到喜歡的人啊? 加油吧,你還是想跟我妹一起組樂團不是嗎?那就趕快去想辦法讓她改變心意吧!」

説完,許子廷就掛上了電話。

在把手機收回口袋裏的同時,李佳芊先是逃避現實似的想着為什麼這對兄妹 都那麼愛掛別人電話。又猶豫了好一陣子後,最後她還是決定合上書本,然後轉 身就往那冷冽的街道邁開了腳步。只不過,儘管已經下定決心要去跟許庭葦見面, 但她心裏其實還是有着滿滿的慌恐。

「算了,反正再糟也不可能比現在的狀況更糟了不是嗎?而且就像學長説的 一樣,哄女孩子開心可是談戀愛必備的技能啊??嗚,為什麼明明是女生的我要 去煩惱這種東西啊,明明應該是要有人來哄我不是嗎??」一邊感嘆着造化弄人, 李佳芊一邊往捷運站走去,並開始在心中模擬着待會見到許庭葦後可能會發生的 種種狀況、以及因應的對策。

在經過上車、下車、轉乘、再次上下車的過程而抵達新北市政府前的廣場時, 李佳芊馬上就從多為兩兩成對的人羣中發現了形單影隻的許庭葦。只不過,儘管 是一個人,但李佳芊卻不覺得自己有從許庭葦身上看到一絲委屈或是落寞,反而 是感到一股倔強以及驕傲。

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李佳芊先是繞到了許庭葦的身後,然後出聲説:「欸, 這不是許庭葦嗎?」

「呦。」因為聽到了叫喚,許庭葦在回頭的過程中拿出了嘴裏含着的棒棒糖, 並冷冷地向男生模樣的李佳芊打了個招唿。

「我可以站在這嗎?」李佳芊站到了許庭葦的身旁。

「隨便。」

「你怎麼會在這啊?在等人?」李佳芊明知故問着,並開始在心中醞釀着待 會準備説出口的每一句台詞。

「不幹你的事。」許庭葦把糖塞回口中。

「我是在等人噢。」為了讓對話進行下去,李佳芊便開始對不打算敞開心房 的許庭葦敞開一下心房——只不過,她打算展現的都只是些經過包裝的假貨而已。

「喔。」許庭葦仍是不太感興趣。

「對方不是小凌喔。」

「??」這次許庭葦並沒有回話,但抬高一邊的眉頭倒是沒有逃過李佳芊的 法眼。

眼看自己已經成功引起了許庭葦的注意,李佳芊便不再説話,就這樣任由名 為好奇的根在許庭葦的心中慢慢越扎越深。為了加強真實感,她還裝作開心的樣 子,輕輕地哼起了腦中閃過的愉快旋律。

隨着時間的過去,李佳芊慢慢地感覺到許庭葦因為——那被刻意營造出來的 ——相對剝奪感而越來越煩躁。眼看即將要到許庭葦可能會因為再也受不了而走 人的臨界點時,她開始頻繁地拿出手機、裝出確認來電及時間的模樣。

「怎麼了?被放鴿子了?」也許因為感同身受,許庭葦終於忍不住這樣問。

「不幹你的事。」李佳芊揣摩着許庭葦剛剛的心情而把她説過的話照着説了 一遍。

又過了一會兒後,李佳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她拿起來一看才發現是許子廷 學長寄來的簡訊,裏面則問着她是不是已經見到許庭葦了。

見到面了。李佳芊連忙回信。

下一刻,則換是許庭葦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也立刻接起了電話。

「哥,你在——什麼?你説你不過來了?這算什麼,你剛剛明明——靠,你 他媽的竟然敢掛我電話?」許庭葦對着已經不會再有人回應的手機大聲吼着,臉 上全寫着不可置信以及不爽。

儘管十分害怕會被許庭葦遷怒,但李佳芊還是鼓起勇氣説:「所?所以你真 的被放鴿子了?」

「對。」眼看已經無法掩飾,許庭葦便乾脆大方地承認。在收起手機時,她 伸手將瀏海向後撥,似乎想藉由讓額頭吹吹風、好使自己能夠冷靜下來。接着她 又説:「所以我要走了,再見。」

「等等。」李佳芊叫住即將邁開腳步的許庭葦。「我看我約的人大概也不會 來了吧。我現在超級無敵沮喪的説,陪我走一走好嗎?」

「唔??」許庭葦抬起的腳懸在了半空中。

「既然都來了,不好好逛一下怎麼想都超划不來的啊!」

「這麼説也是??」

「那就走吧。」李佳芊一邊説一邊伸出了手。

「??」許庭葦冷冷地瞪着李佳芊的手,她問:「這是在幹嘛?」

「呃??」李佳芊感到莫名的尷尬,畢竟在她的劇本裏,此時許庭葦應該因 為接連遭遇了兩次的失約而陷入一種寂寞、需要温暖的狀態,所以這自然而然的 動作照理説是不會被拒絕的才對。但純粹就結果來看,許庭葦顯然仍不覺得自己 有跟李佳芊牽手的交情,並也一點都沒有被這時的氣氛給影響。

「算了??」許庭葦移開了視線,顯然最後決定無視李佳芊的奇怪舉動。 「就一起走走吧。」説完她就往廣場中央的聖誕樹走了過去。

太好了!李佳芊偷偷在心裏歡唿,並連忙跟了過去。

「樂團的事後來怎麼樣了?」在一起走在被佈置了五彩繽紛的燈飾的林蔭大 道上時,許庭葦理所當然地問起了她跟男生時的李佳芊那可以説是唯一的交集。

「無限期停擺中。」

「都找不到夥伴?」

「的確是啊。」李佳芊先透露出自己對於許庭葦的需要,然後又説:「但也 有一部分是因為我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再想想有關小凌的事??」

「喔?」許庭葦明顯露出了感興趣的樣子。「啊啦啊啦,我明明就記得謝哲 偉你在上禮拜時還説自己怎樣都不會放棄的啊,怎麼説變就變了啊?」

「這個嘛??」李佳芊開始努力地把剛剛編好的故事説了出來。「我後來有 跟一個我和小凌的共同朋友談過——」

「誰?」許庭葦興致勃勃地打斷了李佳芊的話。「女生嗎?」

「恩,她也是你們的同學啦——」

「噢!是李佳芊對不對?就那個小凌的跟屁蟲!」

「對?對啦??」

「只不過那傢夥也蠻妙的,總是動不動就不來上課,要不是有説過幾次話, 我一定會認為她是問題學生的説。」

「這??」

「你幹嘛一臉受傷的樣子啊?我又不是在説你??啊!還是説你就是因為她 而移情別戀了?」

「才?才沒有??」雖然這樣的發展可以説是自己的終極目標,但李佳芊倒 也沒無聊到想趁機製造既成事實就是了。「總之在跟她談過後,我——」

「就移情別戀了?」

「才沒有啊!」

「還説沒有?那剛剛放你鴿子的人是誰啊?你總不會跟我説又是另外一個女 孩吧?嘖嘖,謝哲偉你真的很糟糕耶!」

「呃??」李佳芊很突然的發現自己已經被剛剛撒的謊給逼到絕境了。

「哼哼。」許庭葦露出了壞心眼的笑容,並伸手勾住了李佳芊的脖子,就好 像要展現自己的大姐頭氣魄一樣。「哎呦,反正你跟小凌又沒什麼,換個對象試 試看不也不錯嗎?而且你不要看李佳芊那副樣子,她拿下眼鏡後可是出乎意料的 漂亮噢!」

「這??」李佳芊感到了莫名的害羞,但連她自己也不清楚這究竟是因為許 庭葦突如其來的誇獎,還是因為她此時跟自己如此親密的身體接觸。

「好啦好啦,不承認就算了。」許庭葦放開了李佳芊,但身子仍可以説是緊 緊地貼在她的身上。「但像我才沒那麼有耐性呢,就算再喜歡一個人,只要他沒 那個意思,我絕對會很乾脆地放棄,死纏爛打什麼的真是丟臉死了!」

「你?你説謊??」也許是腦子一團亂的緣故,李佳芊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 底牌給抖了出來。

「啊?」許庭葦一臉錯愕。

眼看自己的原定的計劃已經無法再好好進行下去了,李佳芊便乾脆孤注一擲 地説:「不,應該説你很想乾脆地放棄,很想就這樣不再在乎那個人吧?」

「你?你在説什麼傻?傻話啊?」許庭葦故作堅強地笑了笑。

「就林明峯學長啊!你很喜——」

「閉嘴!」許庭葦用足以引起眾人注目的音量大聲罵着——有那麼一瞬間, 李佳芊還以為許庭葦會立刻生氣地轉頭就走,但所幸並她之後就只有低下頭並不 再説話而已。

唿唿,看來我的推測並沒有錯啊??因為瞥見到了許庭葦那微微紅潤的眼筐, 李佳芊便在心底偷偷地這麼想。

在上次跟許子廷學長面對面談過後,李佳芊又重新檢討了一下她對許庭葦的 看法,並在先假設許子廷沒有因為妹控情節、家族愛等原因而過度美化許庭葦後, 她便有了一個新的結論。

也許,許庭葦是真的真的很喜歡林明峯學長吧,她之所以想要組樂團就是想 要在舞台上把自己的心情唱給他聽吧。但在看着學長是如此花心、不願意只把心 思放在自己身上後,心碎的許庭葦也許是基於想讓他嫉妒的目的、亦或是真的想 要忘掉這段感情,所以就開始跟着一個又一個的男生交往,而表現出了一副酷愛 周旋於男生間的壞女人模樣。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麼就總覺得沒辦法放着她不管啊??看着身旁的 許庭葦,李佳芊默默的這樣想着。

很突然的,許庭葦像是在呢喃似的説:「我想去看聖誕樹??」

「走吧!」李佳芊連忙這樣回答。

「酸死了??」在邁開腳步前,許庭葦又吐出了嘴裏的棒棒糖。

「那就丟掉吧。」

「你拿去丟。」許庭葦把糖遞給了李佳芊。

「可?可是這附近沒?沒有垃圾桶啊??」李佳芊實在不太願意把糖拿過來, 畢竟光想自己拿着一根棒棒糖晃來晃去的畫面就覺得實在蠢死了。

「那就這樣吧。」許庭葦一邊説,一邊就直接把糖往李佳芊的因為説話而張 開了的嘴裏塞。

「嗚!」李佳芊因為口中多了個異物而發出悲鳴,但同時卻也很驚訝地發現 那棒棒糖不但不酸,而且還甜到讓她認為自己的牙齒可能瞬間就因此而蛀掉了。

在並肩走了一陣子後,李佳芊和許庭葦才隨着人潮走到了廣場的中心,而那 頂端有顆星星、由燈柱組成而亮着炫麗光芒的聖誕樹便樹立在她們的眼前。

「唔,還蠻漂亮的耶。」因為許庭葦一直都沒開口,李佳芊便先試着要展開 對話。「剛剛遠看還沒有感覺,但走那麼近才真的覺得它超壯觀的啊!」

許庭葦沒有回答,就只有專注地看着聖誕樹而已。

「它好像整點會有燈光表演的説??嘖,時間竟然才剛過而已??」李佳芊 再接再厲。「誒,你家有擺過聖誕樹嗎?我家是沒有啦,小時候每次快到聖誕節 時,我都會向我爸媽吵着説家裏也要有,但他們都——」

「閉嘴。」

「對不起??」道了歉後,李佳芊便不敢再多説些什麼。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李佳芊便因為自己此時的靜默而讓身旁人們彼此間的交 談聲、嬉鬧聲能更加清晰地傳到耳裏,她的心中也因此開始想着要是自己能跟小 凌一起看着這美麗的聖誕樹、享受着這温馨和快樂的氣氛,那麼會有多好。

「原本我是要跟阿峯一起來的。」許庭葦很突然地開了口,身子也向李佳芊 那靠近了一點。「雖然知道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但我還是忍不住邀了他。」

「你為什麼這麼悲觀啊?」

「經驗談。」許庭葦説:「每次我為了他做了什麼、主動找他出去,最後都 沒有什麼好下場,像今天他就突然失約了,而上禮拜六你也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嘛??」

唔唔,所以許庭葦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才不打算要繼續玩樂團了啊??李佳芊 終於得到了疑惑的解答。

「只不過??你懂這種感覺嗎?那種無論如何都想看到一個人、無論如何都 想為了跟他近一點而想做什麼的感覺?」

「大概懂吧??」李佳芊心中浮起了小凌的笑臉。

「但我真的好累了喔,好想就這樣放着他不管了??」不止話語,許庭葦的 眼眸中也透露出了滿滿的無力感。「也許我跟他就是不可能吧,總覺得老天爺一 直都是想告訴我放棄才是對——」

「別説傻話了。」李佳芊頭一次打斷了許庭葦的話。

「啊?」許庭葦看起來十分脆弱、十分困惑。她也許因為寒風的吹拂而正微 微顫抖,她也許因為不明白李佳芊為什麼要這樣説而滿臉都是不解——看着這樣 的她,李佳芊不禁想着自己上次在雨中崩潰、遇到林明峯時是不是也是有着這樣 的姿態、這樣的表情。

李佳芊説:「就算老天爺就是要你放棄又怎樣?就算每次努力的結果都是受 了更重的傷又怎樣?你試了一次又一次不就是因為你現在還沒辦法放棄不是嗎?」 在吸了一口氣後,李佳芊直視着許庭葦的雙眼繼續説:「你還是喜歡林明峯學長 不是嗎?難道比起不能跟學長在一起,你更害怕會受傷、會難過嗎?」

「可是??」

「也許你和學長最後還是沒辦法在一起吧,也許某天你會突然改變心意、不 再喜歡他了吧,但在這之前,你是不是還是該好好面對自己的心意、繼續做着每 一個能想到和能做到的努力嗎?而且要是你又受挫了、沮喪了,就打通電話給我 吧!我跟你保證,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你在哪,我都一定會到你身旁的!我知道 你大概也不期待我能夠幫你什麼吧,但聽你抱怨、陪你哭泣這種小事就算是我也 還是做得到的!」在順着氣氛講完這些話後,李佳芊感到莫名的害臊,便因而把 頭轉向一旁、不敢再看許庭葦。

「喂。」不知過了多久,許庭葦才出聲喚李佳芊。

「恩?」李佳芊再次望向許庭葦,才發現紅着眼筐的她臉上有着一絲雖然虛 弱、但是美得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笑容。

「謝謝。」雖然在之前已經為許庭葦做牛做馬了好一陣子,但這好像是她第 一次對李佳芊道了謝。

李佳芊的臉紅了。

在那之後的好一段時間裏,她們兩人又讓彼此間只剩下沈默,就只有靜靜地 繼續看着那棵聖誕樹。周遭的人來來去去,時而喧鬧、時而細語,但李佳芊和許 庭葦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動也不動、沒有交談的她們就好像是景物的一部份, 但卻連那會隨着時間而閃爍或發出不一樣顏色光芒的燈飾都還要比她們還有變化 就是了。

當聖誕樹於整點開始的燈光表演終於結束後,李佳芊覺得時間也不早了,便 開口問許庭葦是不是該回家了。

「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許庭葦把視線從聖誕樹那移開,但抬頭看向 那雖然沒有雲遮擋,卻因為光害嚴重,而無法瞧見任何星星的夜空。

「今天?」李佳芊抓了抓頭,她不管怎樣都想不起12月14號這個日子有 什麼特別的地方。

也許認為自己等不到期待的答案了,許庭葦就直接看着李佳芊説:「今天半 夜到15號凌晨是雙子座流星雨的極大期喔。」

「是?是嗎?」李佳芊這才明白為什麼許庭葦會挑今天去邀林明峯出來。 「但這裏什麼都看不到呢??」

「如果到頂樓應該就沒問題了吧。」許庭葦指着她前方一棟應該有三十層樓 高的住宅。

「恩,對啊,要是可以上去的話——」

「上得去。」許庭葦説:「我家在那裏有房子。」

真是個該死的白富美啊!李佳芊在心裏默默吶喊。

「走吧。」

「可?可是明天還要上課的説,都那?那麼晚了??」由於已經在外面遊蕩 了一整晚,李佳芊其實超級想要回家睡覺了。

「少講的你沒翹過課一樣啦!而且你剛剛不是才説不管我要去哪,你都會陪 着我不是嗎?」許庭葦使出了殺手鐧。

「呃??」雖然覺得自己的話好像被改了幾個字,但李佳芊還是只好説: 「好吧,就一起去吧??」

就這樣,李佳芊便跟着許庭葦往那棟位在不遠處的高樓大廈走去。雖然本來 就知道這附近的房價不低,但越是看着兩旁氣派的建築物,李佳芊就越是覺得自 己待會要去的應該是足以被稱作「豪宅」的地方。當她到了許庭葦家的樓下的大 門前、與坐在櫃枱後的警衞四目相交時,她甚至還因為覺得自己不夠格踏入這裏 而會被警衞叫住。

「先到我家放東西吧,而且説不定從那就看得到了。」在走進電梯後,許庭 葦一邊説一邊按下二十七樓的按鈕。

「恩。」李佳芊點了點頭,她還是因為有點緊張而不太能好好説話。

一出電梯,走在前面的許庭葦往左一轉,接着就拿出一把頗長的鑰匙去打開 了扇看起來能防火、防水、防震、應該連防彈都沒問題的門。

「進來吧,沒有別人在的。」許庭葦輕鬆地推開那看起來明明很厚重的門板。

「你家人呢?」李佳芊跟着走了進去,但在驚訝着裏面高貴卻不失典雅的裝 潢的同時,她也感覺到這裏並沒有什麼人生活過的氣息。在走過那隻放着自己和 許庭葦的鞋子的玄關、牆上掛着蒙着一層灰的畫的走廊、以及傢俱擺放得過度整 齊的客廳時,她這樣的感覺就又更強烈了。

「我們通常是住在新店那邊的家的説,頂多我哥因為學校離這裏比較近而有 時社團搞太晚就會直接過來睡覺而已。」許庭葦一邊説一邊往客廳一角的落地窗 走去,在打開玻璃門後,走到陽台的她説:「哇!星星超多的耶,看來我們待會 在這裏看就好了。」

「那真是太好了。」李佳芊敷衍地回應,此時的她就好像剛到新環境的貓一 樣,光是搞清楚自己究竟安不安全就花掉她全部的心力了。

「幹嘛這麼緊張啦?包包隨便放就好了啊!」許庭葦不解地問,但其實李佳 芊更不明白她的態度為什麼能這麼大方、自在。畢竟只從外表來看,許庭葦這不 是把一個異性邀請到自己的家裏來了嗎?這不僅在遊戲裏,連現實中的經驗都告 訴着李佳芊説這絕對是會啓發什麼糟糕事件的場景。

「我都沒在害怕會被你怎樣了,你是在怕什麼啊?」許庭葦半開玩笑似的説。 「好啦,你要不要喝點什麼?」

「呃,什麼都好,謝謝??」李佳芊確實有些口渴。

「只有酒喔。」走去廚房又走出來的許庭葦手拿着酒瓶,而且那還不是啤酒, 而是李佳芊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洋酒。

「那算了??」雖然現在有着男生的外表,但骨子裏是女生的李佳芊還是不 願意讓自己落在如此危險的處境。

「一個人喝酒很寂寞的説??」在抱怨的同時,許庭葦又去拿了調酒用的鋼 杯、一桶冰塊、幾個大大小小的杯子、數顆檸檬、糖罐之類的東西,接着就開始 把瓶瓶罐罐加在一塊,做起了李佳芊無法理解的調酒過程。

「誒,那不是汽水嗎?」李佳芊很突然地發現許庭葦又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 幾個雖然是沒看過的廠牌、但應該是裝着碳酸飲料的鐵鋁罐。

「不好意思喔,這個蘇打水不是拿來喝的,是拿來調酒的。」話一説完,許 庭葦的食指就勾着拉環打開了罐子,然後把整罐蘇打水都分別倒入兩個了已經先 裝了酒和檸檬汁的高筒杯裏。

「??」李佳芊無言地看着許庭葦把調好的雞尾酒遞了過來。

「很好喝的喔。」許庭葦拿着自己的杯子啜飲了一口。「這叫作TomCo llins,是《1Q84》裏面的女主角點過的酒。」

「村上春樹的小説?」雖然只有因為覺得看村上春樹的小説好像很厲害而大 概在書店翻過了一下(而且馬上就因為覺得看不大懂而放下來了),但李佳芊仍 對那書名有點印象。

「恩恩。」許庭葦點了點頭。「我哥超迷村上春樹的,而且他每次在看到書 裏面有提到什麼菜或調酒後就會找我一起去試着做做看。」

「學長他還真是狂熱啊??」李佳芊也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才發現那酒的 還真的蠻好喝的,除了又酸又甜的味道很合她的胃口外,又因為不會太烈,所以 就連幾乎不曾碰過酒的她也都還能夠接受。

「味道不錯吧。」許庭葦笑了笑。「而且就是要喝酒才能讓身子暖一點嘛, 要不然外面那麼冷,怎麼可能可以好好地看星星啊!」

「説的也是??」李佳芊確實感到有股灼熱感正從食道慢慢的往胃部蔓延。

就這樣,在兩人一口一口地把酒喝光後,許庭葦就又去調了別的雞尾酒來把 空掉的杯子再度填滿。當她們開始處在微醺的狀態、覺得冬天的夜晚已經不再寒 冷後,許庭葦便拿着又盛滿調酒的酒杯往陽台走去。而李佳芊雖然對看流星雨沒 什麼興趣的,但也還是順着那氣氛跟了過去。

從陽台望出去時,除了能因為此時位居高樓而把城市的夜景盡收眼底外,也 因為少了街燈、招牌等光害的影響,而就可以在抬頭往上瞧時看見繁星點點的夜 空。由於從來沒想過能在城市裏看到這樣的光景,李佳芊便因為此時眼前所見的 壯觀景象而微微呆住了。

「唔,不是説是極大期嗎?怎麼到現在半顆都還看不到啊?」許庭葦則好像 對這景色不太滿意。

「會不會是因為方向的關係?」

「有道理。」許庭葦説:「但我也懶得再上頂樓了,反正只要能看到個一兩 顆就夠了。」

「你果然是想要許願啊?」

「不行嗎?」也許是因為覺得被取笑了,許庭葦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生氣。 「你不是才説要為了喜歡的人去試每個可能的方法嗎?」

「對不起。」李佳芊坦率地道歉,並默默地覺得突然露出天真一面的許庭葦 實在莫名的可愛。

在那之後的好一陣子,許庭葦就專注地搜尋着夜空中的每一點動靜,想要親 眼目擊到那突然划過天際的光點所留下的軌跡。而李佳芊雖然也依樣畫葫蘆的探 索星空了一會兒,但最後她卻發現自己的視線竟然還更常被身旁的許庭葦給吸引。 比起去數現在天上到底有幾顆星星,她還比較喜歡觀察許庭葦那有時因為覺得自 己好像發現了什麼而蹙起起了的眉頭,或是因為疲憊而偷偷地揉眼睛、打着呵欠 的模樣。

也許因為一直都沒有成果而覺得有些無聊,許庭葦突然地問:「喂,你是怎 麼認識小凌的?」

「唔??」在猶豫了一陣子後,李佳芊決定還是照實説明。「我們家住得很 近,小學念同一間,從小就是玩在一塊的。」

「原來是青梅竹馬啊。」許庭葦點了點頭。「但你什麼都沒有跟她表示過對 不對?」

「恩??」李佳芊很不情願地承認。「等我意識到自己的心情時,他的心早 就已經到別人的身上了。」

「敬你逝去的戀情。」許庭葦把酒杯向李佳芊舉了過去。

「給我點鼓勵不行嘛??」李佳芊雖然抱怨,但還是拿自己的杯子去跟許庭 葦的杯子輕輕一敲,然後一口氣喝掉了半杯的調酒。

「我是在今年夏天遇到林明峯的。」許庭葦一邊凝視着星空一邊繼續説: 「我國中的成績其實不怎麼樣,當初能考上G女中全都是靠運氣。」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嘛。」

「但問題是我其實一點也不想要這樣啊??」許庭葦説:「我國中時就已經 讀了三年的女校,一想到還要再讀三年就快哭了??」

「呃,有這麼慘嗎?」

「其實也還好啦,畢竟高中要去認識男生的機會實在比國中時多太多了?? 但更令人傷腦筋的是我爸媽超怕我的成績會跟不上,所以就一直逼我要去補習班。 我才不想要把暑假的時間浪費在讀書上呢,所以就為了這個跟他們一直吵架。」

「那還真的蠻傷腦筋的啊??」話雖這麼説,但由於自己的父母是採取徹底 的放任主義,所以李佳芊其實對於這樣的煩惱沒什麼太大的感觸。

「最後我哥提了一個折衷方案,他説他有認識一個很厲害的家教,這樣就可 以用最少的時間幫我達成顧好功課的目的。由於知道在鬧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 我也就不情不願地答應了。」

「等等,該不會??」李佳芊腦中浮現了一個人的臉。

「沒錯,結果來的人就是阿峯。」也許是回想起了自己跟林明峯第一次見面 的場景,許庭葦的嘴角有着一絲絲的上揚。「要一個高二的學生去教高一數學怎 麼想都很扯吧?但他真的還蠻厲害的説,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竟然可以在 開學後變成班上的資優生。」

「這也太強了吧??」

「只不過他雖然很會教,但他教着教着,我竟然就被教到牀上去了??」

「??」李佳芊被那突然尺度大開的對話弄得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天啊,我跟你説這個做什麼??」許庭葦用沒拿酒杯的那隻手按住了頭。 「難道我真的喝太多了嗎?應該不會吧??可是説來奇怪,我總覺得可以和你談 一些我平常不會跟男生聊的東西??唔,我看小凌只是個煙霧彈,謝哲偉你果然 還是個GAY吧??」

「??」李佳芊實在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為少女心很難得地被感覺到了而感到 高興。

「誒,但你可不要誤會了喔,我才不是因為情竇初開什麼的而那麼容易地就 把第一次給了他,我自己本來就還蠻想試試看的説??而且試了之後才發現還真 的不賴就是了??」

「??」李佳芊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但也許這就是我的報應吧,除了我本來是不怎麼認真的之外,後來我才知 道原來他也就只是玩玩而已??」許庭葦臉上掛着自嘲似的笑,但同時也已經有 淚珠在她的眼筐中轉啊轉的。「我本來還想説反正想追我的人到處都是,才不差 他一個。但在真的試着跟其他男生交往後,我才發現自己想要的真的就只有他而 已??」

「許庭葦??」李佳芊想要説些安慰的話,但卻不知道該説些什麼才好。

「在?在跟別人牽手的時候,我發?發現我還是最喜歡他手掌心的温度。在 被別人稱讚的時候,我發現我還是最喜歡他説我今天綁的包包頭很漂亮。在和別? 別人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發現我還是最喜歡跟他一起在夜市走走晃晃。在收到別 人給的禮物時,我?我發現我還是最喜歡他在天氣冷時突然遞給我的暖暖包。在 與別人看?看電影的時候,我發現我還是最?最?最喜歡他有時候精闢、有時候 搞笑?笑的評論。在跟?跟別?別人做愛??」李佳芊本來還以為許庭葦又是因 為發現自己説了不該説的事而止住了嘴,但仔細一看才發現許庭葦已經哽咽到説 不出話來了。

由於還是不知道自己能説什麼才能安撫許庭葦的情緒,最後李佳芊就只有伸 手去拍了拍許庭葦的背而已。但當她看着許庭葦細窄的肩膀不知道是因為心情的 激動,還是因為此時越來越冷的氣温而不斷顫抖着時,李佳芊最後還是順應着自 己心中的聲音而抱住了許庭葦。

其實,李佳芊也不是沒有因為不久前的經驗,而認為自己可能會在下一秒被 推了開來,但沒想到許庭葦卻直接把頭就靠在她的肩膀上,繼續抽抽噎噎的哭泣 着。眼看自己的行為得到了認可,李佳芊便一手輕輕摸着許庭葦的頭,一手把她 摟得更緊,好讓她知道,此時此刻,有一個人是如此的在乎她、希望她能夠得到 力量。

在這樣緊緊抱着許庭葦、任她靠在自己身上放聲大哭的的過程中,李佳芊又 抬頭望向點綴着星光的夜空。看着那無垠的宇宙、感覺着自己被淚水浸濕的肩頭, 她心中也突然想起了一個名字很怪的樂團的一首名字很怪的歌。由於覺得音樂應 該很有安撫人心的功效,李佳芊最後便乾脆開始輕輕地唱起了南瓜迷妮俱樂部的 《我多麼想成為你的鹿》。

當黑夜無聲墜入,你的心變得荒蕪。

忘不掉總是那些最微小的事物。

當時間停下腳步,而回憶全是束縛。

讓我牽着你的手放聲地哭,直到日出。

因為忘記了主歌的歌詞,所以李佳芊就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唱着副歌。而在這 過程中,許庭葦的哭聲越來越小,身子也漸漸地不再發抖——但她抓着李佳芊衣 服的手倒是不曾有放鬆的跡象就是了。

不知過了多久,許庭葦才帶着很重的鼻音開口説:「這?這好像是我第一次 聽?聽到你唱歌呢??」

「唱的怎麼樣啊?」李佳芊半開玩笑似的問。

「爛死了??」吸了吸鼻子後,許庭葦繼續説:「你根本不可能自彈自唱嘛, 所以你的樂團還真的沒有我就不行呢??」

「對啊,真的沒有你就不行呢。」李佳芊把懷中的許庭葦抱得更緊,心裏也 寬慰了不少——這除了是因為她終於達成了讓許庭葦回到樂團的目標外,更是因 為她知道自己應該是有讓許庭葦的心情好一點了。

在那之後,她們又繼續看了星星好一陣子。除了一邊聊着學校、生活、喜歡 的音樂、喜歡的人等各式各樣的話題外,許庭葦並又喝了更多更多的酒。而李佳 芊則為了能照顧許庭葦,所以都只有淺嘗即止而已。

「不行了??」在又喝掉一杯加水的威士忌後,許庭葦倒在了李佳芊的懷裏。 她原本白皙的臉蛋已經因為酒精而變得紅通通,唿出的氣息也帶着滿滿的酒精味 道。

因為知道不能讓許庭葦就這樣醉倒在寒風越來越強的陽台,李佳芊便扶着她 回到了客廳。又由於許庭葦不斷嚷嚷着説自己快吐了,李佳芊便先帶着她到了廁 所。在看着許庭葦抱着馬桶做着讓自己形象摧毀殆盡的事情後,李佳芊替她清理 了穢物,並又半拉半拖地帶着沒辦法好好走路的她到了卧室去。

「唿~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在把許庭葦放到牀上,並蓋好被子後,李 佳芊伸手擦了擦不知道也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剛剛的勞動而從額頭滲出的汗珠。

「那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只不過現在己經沒有捷運或公車了耶,我要 怎麼回家啊?」李佳芊抓了抓頭。

這時,李佳芊感覺到一絲拉扯的力量,低頭一看才發現是連臉都被棉被蓋住 的許庭葦把手伸了出來,並以小小的力量扯着李佳芊制服的下擺。

「呃,你是説我可以留在這裏睡嗎?可是我是男的??啊,好啦,那我就去 客廳睡沙發可以嗎?」李佳芊一邊説,一邊感覺到許庭葦的手好像越來越用力了。

「這??」李佳芊感覺到自己的唿吸、心跳因為想到了待會可能的發展而漸 漸地加快了。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 金幣 +19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为了爱(35)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