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 小説】其實我的乳房很敏感的

雅旭翻身進入了男生宿舍的陽台,趕忙蹲下身子,然後把耳朵貼在陽台門上 聽裏面的動靜,看看是不是還有沒睡覺的男生,聽了一陣,發覺裏面很安靜,應 該都睡着了,就壯着膽子輕輕的用手擰動了陽台門的門把手,開了一道縫之後, 雅旭迅速的蹲着往前蹭,跨進了漆黑的屋子裏,眼睛還沒有適應屋子裏的黑暗, 就聞到一股男生宿舍裏特有的味道,一股混着腳臭和汗臭的味道。 雅旭蹲在屋子裏的地上,眼睛逐漸適應了黑暗,看到這間宿舍是六人間,兩 張上下鋪的牀,一張牀光有上鋪下面則是桌子。不過她的目標並不是在這間屋子 裏,她要充分的在男生公寓裏面逛一逛再開始她的偷盜計劃。 這間屋子的男生不知道是哪個系的,不過據雅旭所知二樓不是他們系,她們 藝術系的男生全部都在五樓。旭旭跪在地上,堅硬的地面頂着她的膝蓋,慢慢的 她爬到了宿舍中間,心裏想反正已經進來了,為什麼要畏畏縮縮的呢,於是乾脆 一下站直了身子,環視四周的六個男生,他們都已經沉沉的睡着了,發出陣陣鼾 聲,誰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寢室裏竟然站着一名美貌的裸體美人,還在偷偷地注 視着他們。 雅旭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得越來越快了,按捺不住的興奮催促着她趕快離開 這間屋子,因為她想,整個男生宿舍樓裏還有這麼多間屋子和一千多人,不能關 在這間小屋子就興奮的受不了。於是她默默的透過宿舍門上方貼着籃球運動員海 報的小窗子露出的一絲光線,對着最靠外面的下鋪男生張開自己的兩條大腿,衝 着他瘋狂的揉搓自己白滑的陰部,心裏想着:「你就睡吧,本美女在你面前手淫 你都不看,就知道睡覺,懶蟲!哈哈!」搓夠了就立刻去開門準備在樓道裏大肆 瘋狂一下。 輕輕的打開房門,確定屋子裏的人都還熟睡着,夢雅旭把頭探出門外,她不 敢多在宿舍門那裏逗留很久因為隨時會有醒來的男生看到她,樓道裏的燈和她自 己的女生宿舍一樣燈火通明,也是一樣的清淨沒有一個人,雅旭趕忙嗖的一下從 房間裏竄出來,回頭關上門,看了一眼房間門上的宿舍號211室。 此時的雅旭已經沒有退路了,現在站在男生宿舍裏,身上沒有一件蔽體的衣 服,就只有屁眼裏垂出來的一條絲襪以及陰道裏藏着的手機。雅旭想了想,一旦 被發現,名聲先不説,全樓一千多號男生輪姦也給她給輪死了,不知道有沒有人 沒睡着,心裏一邊這麼想,一邊默默祈禱着千萬別出來人。 放開腳步的夢雅旭開始邁着輕柔的步子,仔細聽着周圍的動靜,慢慢的在男 生宿舍樓到裏面熘達,每間寢室的門上幾乎都貼着nba籃球明星或者是在小窗 户上覆蓋了報紙,男生公寓沒有想像的這麼邋遢。走到了樓梯口,雅旭看了一眼 樓上和樓下,確定沒有人走動,她才躡手躡腳的走上樓去,涼涼的地面和她火熱 的腳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雅旭興奮的淫水都順着大腿流下來,整個腿間黏煳煳滑熘熘的。她決定還用 以前在女生公寓裏裸跑的路線,就是從樓道最左邊的樓梯上樓,一直跑到最右邊 的樓梯再上第二層,這樣就能充分的路過每一間男生公寓了,雖然被發現的風險 大大增加了,但是刺激的程度也更加提高了。 她感受着整個樓裏那種陌生的氣氛,心裏不斷想着自己是在住滿了男生的宿 舍裏裸奔,陰道裏的愛液不斷的分泌,已經流到了她的腳踝處。 終於上到了五樓,這就是她們藝術系男生的宿舍樓層了,雅旭也不知道自己 班的男生是那間宿舍,就決定隨便進去一間把內褲和襪子偷到手就趕緊出去。 她來到了508宿舍門前,聽了聽裏面沒有説話聲,就輕輕扭開了門把手, 黑洞洞的宿舍內幾乎沒有光線,雅旭關上門,下意識的蹲到了地上,環視四周發 現,宿舍裏的男生們也都睡得正酣。 屋子裏沒有開窗子,一股濃烈的腳臭味和其他體臭的味道混合在空氣中,燻 得雅旭差點吐了,心裏暗自罵道:「這群醜男生,真不講衞生,這麼臭的屋子居 然也睡得着。」想歸想,找到內褲才是關鍵。雅旭爬到一個正在打唿嚕的男生身 邊,想仔細看一下男生的面容,無奈光線一般看不清楚,但是她卻有意外發現, 這個下鋪男生睡覺的牀底下一個臉盆裏,放着一堆髒衣服。 雅旭在裏面翻了翻,找出一條三角形的內褲來,放在手上把鼻子湊近,剛湊 到離內褲十釐米左右的時候一股強烈的尿臊味直接透過鼻腔衝進了旭旭的大腦, 把她燻得差點暈過去,旭旭來不及思考,把內褲套到自己的頭上,兩隻眼睛在穿 大腿的位置露出來,男生雞雞平時放的位置正好悶在雅旭的鼻子上,那股騷臭的 尿味一直縈繞在她嘴邊。 繼續找找又發現兩隻已經有點幹硬的襪子,上面有一種類似鹹魚的臭味,看 來這個男生的體味很大,這衣服又不知道穿了多久了。雅旭身上沒有放襪子的地 方,由於自己還要開門出去,行動不方便,旭旭迫不得已張開嘴巴叼住了這雙臭 襪子,舌頭舔到了一些鹹鹹的味道。 此時的雅旭,跪趴在男生宿舍裏面,頭上罩着男生的三角內褲,嘴裏叼着男 生的臭襪子,她心裏不斷的想:「我真是太下賤了,你們看呀,宿舍裏有個裸女 在聞你們的內褲,舔你們的襪子……」正在這麼想着,突然從她下體傳來一陣音 樂響。是她的電話在響,劉倩打來的,雅旭心想糟了,剛才出來時塞到陰道裏的 手機忘了調震動了,是響鈴的,她立刻瘋狂的把手摳進陰道抓住手機一陣狂按, 終於聲音沒了。 但是睡在上鋪的一個男生突然翻身起來,説了一句:「肏!大半夜的你不睡 覺打什麼電話啊?小點聲!」 雅旭完全僵硬在宿舍裏,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把額頭頂在地面上不敢出聲,心 裏瘋狂的責備自己為什麼不調成振動,但是男生似乎罵了一句就又翻身繼續睡覺 了,雅旭保持着那個羞辱的姿勢大約十分鐘才敢大聲出氣,看來這屋子是不能久 留了,把手機塞回原位的雅旭站起來,打開門迅速的走了出來。 剛把這宿舍門帶上,手還沒離開房門的把手,只見斜對面一間宿舍的門忽然 打開了,雅旭嚇得差點就尖叫了出來,但是現在不是叫的時候,她趕忙朝着離自 己不遠的水房慌忙逃竄,一邊跑還一邊回頭看那間剛剛開門的宿舍,裏面出來一 個只穿着三角褲的男生,頭髮亂蓬蓬的,正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插在自己的小三角 褲裏抓着自己的雞巴,慢悠悠的往她的方向走來,原來是個起夜來方便的男生。 似乎是由於睡意很濃,那男生也沒看清前面正在小跑的人是個裸體女人,由 於一直在運動狀態,雅旭屁眼裏面的絲襪被慢慢拉長逐漸掉了出來已經垂到地面 上,小跑的雅旭不小心一腳踩住了絲襪的一端,長長的黑絲襪一下子被拉出了她 的屁眼,弄得雅旭發出了一聲小巧的叫聲。 但是由於嘴裏叼着男生的襪子,沒叫出來,只覺得自己肛門那裏一陣火辣辣 的疼,然後就是噗的一聲好像還有什麼東西從她的肚子裏面跑了出來,原來是由 於曾經脱肛,肛門變松,緊張之下竟然大便失禁了,她顧不得掩飾地上的糞便就 抓起沾着大便的絲襪搶先一步進竄進了男生宿舍走廊盡頭的水房,好在那個男生 沒注意。 水房分裏外間,外面是兩排洗漱用的水龍頭,裏面是廁所,雅旭雙腳不停的 狂奔到廁所裏面,藏到了最後一個廁格,雖然沒有門,但是一般半夜起夜的人是 不會走這麼靠裏來上廁所的,雅旭趕忙蹲下來,摒住唿吸不敢出聲,那個男生是 來尿尿的,但是卻沒有站在小便池那邊,站到了大便用的蹲坑就開始放水。 雅旭聽着男生尿尿的聲音,聞着自己頭上戴着的內褲尿騷味道以及嘴裏襪子 的臭味,突然很想自慰,而且還要記錄下來,於是把手機從屄裏掏出來,拿掉套 子擺在廁所的地上用擋板頂着擺好角度對着自己打開攝像,她要把自己在男生宿 舍手淫的畫面全部用手機錄像帶回來。 旭旭用手裏的絲襪擦了擦屁股上殘餘的大便,隨手把絲襪就搭在旁邊的水管 閥門上,左手繞到身後摸到自己的肛門,原來剛才的大便失禁是雅旭又一次脱肛 了,不過不是很嚴重,只是有一小塊肛肉突出了體外,大概有三釐米左右,旭旭 用左手瘋狂的揉捏着自己露出在體外的直腸,手指還不住的往裏捅,甚至都能摸 到自己腸道內壁的褶皺,右手按在自己的陰蒂上快速的順時針打轉,粘乎乎的騷 水不停的往外冒出。 雅旭的腳都快蹲不住了,腳趾頭不停地在廁所的地上抓動着,聽到那尿尿的 男生已經回去了,雅旭放開了一點聲音,只用牙齒使勁咬着從男生寢室裏偷出來 的的臭襪子,發出了粗重的喘息聲。 由於剛才一連串的驚嚇,夢雅旭發現自己的酒已經醒的差不多了,蹲在男生 廁所裏不停地手淫,嘴裏吮吸着男生襪子上連綿的臭味,雅旭空出一隻手把悶在 自己鼻子上的男生的三角內褲摘了下來,照着燈光一看,剛才自己嘴巴挨着的位 置上面都是白白的尿繭,還有點黃色的尿漬。雅旭聞着這些令她瘋狂的男人的氣 息,叼着臭襪子的嘴裏哼哼着終於達到了高潮,屁股底下譁譁的水聲令她幾乎虛 脱,整個身子一聳一聳的直抖動。 高潮過後的雅旭帶着自己的戰利品,拿上手機就往廁所外面走,走到水房外 面看到挨着牆邊上的地面上有一片微黃的水跡和幾段碎成小塊的大便,但是有一 條沒有被摔散,粗大的屎條黃褐色的,雅旭臉上一陣發燒,很不好意思自己剛才 竟然大便失禁了。 但是完成了目標的她不能在這裏呆太久,趕忙返回了211室門口,熘了進 去,最後躺在211室的宿舍中間,又把自己的手整個放入陰道裏,給自己拳交 了一陣,感覺有點渴,隨手拿起桌上不知道誰的水杯喝了口水,然後把水杯放在 自己的屁股底下,用力擠出了一些尿在水杯裏,打開陽台門看了下周圍沒動靜就 爬了下去。 「咣當!」 雅旭一腳踹在了那個剛才用於藏身的紙箱子上。 「啊!」劉倩在箱子裏面正在扭動着身體手淫,被雅旭這突如其來的一腳嚇 得尖叫了一聲。 「噓,別叫,是我。看我拿到了什麼?嘿嘿,給你聞聞,怎麼樣?騷吧?」 「真的拿到了?哈哈,太厲害了,不難吧?我剛給你打電話了,你怎麼不接 呢?」劉倩看着雅旭手裏拿着一條男士內褲和一雙襪子,也很激動。 「還説呢,都怪你,我差點被發現,我沒調振動,你別説了,趕緊去吧,完 不成任務看我怎麼收拾你,不過,211和508我都去過了,你要去別的屋子 偷哦,千萬小心,否則你死定了。」 「哦,對了,你的絲襪我給忘在五樓男廁所最後一個廁格了,還是拿回來比 較保險,否則就有人知道有女生來過了,拿的時候注意點,有點髒,嘻嘻。」 雅旭説着把劉倩從紙箱子裏面拽了起來,劉倩走出箱子叫雅旭坐到裏面躲了 起來。 「哎呀,你在這裏面尿了是嗎?怎麼都是水啊?」 「那不是水,是高潮的潮吹,你沒回來我都出來兩次了,我去啦。」 劉倩一邊説着,扭着大屁股晃蕩着碩大的乳房就爬上了欄杆,由於比雅旭矮 一些,爬起來更加費勁。夢雅旭滿足的在紙箱子裏蜷縮着躺下,聞着自己帶回來 的戰利品,滿足的等待着劉倩的歸來。 劉倩進入了211宿舍,看到了一屋子的男人在睡覺,自己覺得特別興奮, 想立刻就被他們發現,幻想着這六根不同樣子的雞巴在她的小屄和屁眼還有嘴裏 來回的抽動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想歸想,劉倩還是沒敢發出太大的動靜,只 是在桌角上用自己的陰部用力頂住,摩擦自己的陰蒂到了高潮,舒服得她渾身直 哆嗦,滴滴答答的不知道是尿水還是淫水流滿了自己的大腿間。 劉倩打開門出來,嬌嫩的腳丫邁着輕快的步子小跑在男生宿舍樓道裏,兩顆 碩大的奶球在胸前上下跳動着。來到了三樓,劉倩剛一進入樓道口,就看見竟然 有一個男生抱着一本書蹲在樓道裏看書。嚇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肥大的屁股 直接摔在地上,發出了「啪」的一聲,男生往這邊看了一眼,沒看清楚也就沒理 她。 劉倩坐在地上用腳蹬着地爬起來,趕快爬上了五樓,準備閉着眼選擇一間屋 子作為自己下手的目標,於是就閉上眼睛,慢慢的走在樓道裏,要知道萬一這時 出來一個男生,她卻是閉着眼的,被發現了都不知道。 終於劉倩走到了自己覺得合適的地方睜開眼睛,門上寫着527,好吧,就 這間了。劉倩輕輕地推開門,屋子裏的味道不像她想像的這麼好,悶的臭臭的男 生宿舍汗臭味很重。 劉倩關好門,爬到了靠門左邊的下鋪男生身邊,湊近了仔細看了看,倒吸了 一口涼氣,竟然是自己班的同學,這個男生就是上回雅旭在畫室裏看見的那個對 着劉倩坐過的椅子手淫的男生。 「我暈,竟然跑到了他的宿舍來,這要是被他知道了,還不把我肏翻了。」 劉倩心裏想着,但是覺得很開心,竟然能和這些白天都朝思暮想自己身體的男人 在宿舍裏赤裸相見。劉倩在他的牀邊也找到了一雙襪子,但是內褲太多了,她從 那個男生牀邊放髒衣服的箱子裏找出來至少5條內褲,隨便拿了一條聞起來比較 騷而且有精液味道的,用鼻子聞了聞內褲上的騷氣,還濕漉漉的。 忽然劉倩覺得就這麼出去太可惜了,她要給自己這次大膽的行為做個紀念, 於是從自己的陰道中抽出避孕套拿出手機,輕輕地從那男生腰部的位置把被子掀 開,此時她的心幾乎跳到了嗓子眼,她是要在被子裏和男生的雞雞來個合影,沒 猜錯的,那個男生果然是裸睡的,因為剛才拿到的帶精液的內褲還是潮濕的,説 明是剛剛脱下來的。 劉倩用手機的光在被子裏照着,輕輕地朝着男生的雞巴吹着氣,男生雞雞不 大,但是硬了,紅圓的龜頭上的小縫流出了一滴晶瑩的水珠,劉倩把自己的嘴唇 噘起來,紅潤濕滑的嘴唇幾乎就快要挨到了男生的龜頭了。「咔嚓」的一聲,手 機在被子裏閃了一下,照了一張劉倩親吻男生雞巴的照片,臨出來的時候劉倩輕 輕地用舌尖把男生龜頭上滲出的那一滴液體舔了下來,有股説不出的味道,逃出 527公寓,劉倩跑到走廊盡頭的水房,還沒走到就看到地上一片大便,差點踩 了一腳。 劉倩進到最後一個廁格,拿了自己的黑色絲襪,卻發現自己摸了一手絲襪上 的大便,就知道一定是雅旭這丫頭幹的好事,出來洗洗手,趕忙熘了出來。 雅旭沒有把紙箱蓋上蓋子,看見劉倩從陽台上先露出個夾着絲襪小尾巴的大 圓屁股,心想這丫頭也成功了。劉倩用嘴叼着自己的戰利品下來看雅旭已經站起 來等她擁抱了,兩個美女不顧身上髒髒的,就摟在一起,胸前的軟肉廝磨着。 「樓道裏那些大便,是不是你拉的?」劉倩問雅旭。 「嘿嘿,被你識破了,對了倩倩,我又脱肛了,剛才你走的太急忘了叫你幫 我弄回去了,幫幫我啊,給我塞回去。」 劉倩説着蹲下來,叫雅旭屁股對着她的臉,用自己的嘴把突出體外的肛肉含 住,用舌頭用力的頂了進去。 「哦……嘶!真舒服,倩倩!」雅旭的屁眼被劉倩用嘴弄着發出了開心的唏 噓聲。 「好啦,回去了,你的屁眼算是完了,總脱肛,把我嘴都弄臭了。」 「我給你親親,好吧?」説完四片嘴唇又粘到了一起,兩人熱吻完畢,手牽 手往自己宿舍走,快到樓下了劉倩突然蹲下,發出了一陣使勁的聲音,然後就聽 見倩倩屁股後面幾聲屁響,先是一道尿液噴到了雅旭的腳上,然後一坨大便掉到 了地上。 「不能叫你自己拉,我也得在外面留下點記號,哈哈!」劉倩是個不服輸的 丫頭,連這個都要和雅旭比。 「嗯,我們倩倩可不能輸給我,你拉的真臭,哈哈!」 眼看天快亮了,兩人玩了一宿了,趕快爬上雨水管回到了自己宿舍,兩個騷 丫頭隨便洗了洗就抱在一起昏睡過去,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起牀,上午也沒有去上 課。兩人拿了洗澡用的東西,要為自己昨天沒有清潔的身體好好做做衞生。 走到樓下,看到昨晚劉倩拉的那大便還在地上,恰好有幾個女生路過也看到 地上的糞便。 「呀,真噁心,是哪條野狗拉的吧?」 這時雅旭湊過來到劉倩耳邊説:「嗯,是狗拉的,還是一條小騷母狗,哈哈 哈!」 「你等着,一會叫你給我洗澡,看我怎麼弄你……」 兩個女生説笑着走向浴室,這次刺激的行動也叫她們在追求性快感的道路上 越來越大膽…… 第七章 夢雅旭和劉倩在上次偷偷潛入男生宿舍並且夜間裸遊校園還在學校裏大便, 雖然外人都不知道是這兩個美女所為,但是還是帶來了不小的風波,男生宿舍裏 轉天發現了雅旭不小心拉在樓道裏的大便,據説很多人都在猜是誰幹的好事,同 班男生的內褲和襪子丟失也叫他們很納悶,兩個丫頭把這些事情看在眼裏,美在 心裏,論誰也想不出,這種骯髒齷齪的事情,是出自兩個亭亭玉立,美豔過人的 女孩子身上。 在那天夜遊回來洗澡時,劉倩和雅旭在浴室互相為對方身上擦着沐浴液,一 邊聊天 「喲,旭旭,你這皮膚,現在是越來越細滑了,看來都是咱倆這些日子的刺 激鬧的,嘿嘿」劉倩一邊給旭旭擦着沐浴液,一邊用手撫摸着雅旭的身體,手從 肩膀一直滑向屁股蛋。 「是呢,我也是覺得最近皮膚越來越嫩,可能是高潮多了,太舒服了吧」雅 旭被劉倩説的有些舒服的感覺,下體自然而然的就濕潤了。不過在浴室裏,看不 太出來。 「倩倩,咱們最近收斂點吧?昨晚去男生宿舍,太冒險了,要是萬一出了一 點事,咱倆可就真完蛋了,還好沒被發現。以後可不能這麼大膽了,咱玩點隱蔽 的。」 「哼,舒服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危險呢?刺激不就好了,管它這麼多了, 我們要的就是這種刺激呀,要不怎麼滿足你這個小騷貨呢!嘿嘿」劉倩一邊説, 一邊把手插到了雅旭的兩瓣屁股肉之間,用手摳住雅旭的肛門「不知道是誰,在 男生宿舍裏都興奮得大便脱肛了,哈哈哈」劉倩説着,把手指頭就塞入了雅旭的 屁眼裏,就着沐浴液的潤滑,手指頭很輕易的就進去了,弄得雅旭驚叫了一聲 「哎呦,你幹嘛呢?輕點,也不説一聲就進來了,我都沒準備好呢」旭旭被 劉倩突然的襲擊自己的屁眼弄得差點摔倒,手伸過來扳住劉倩的肩膀,睜着美麗 的大眼睛看着劉倩説 「你小聲點,剛才説這麼大聲,回來叫別人聽見了,你看那邊的幾個女生, 不都是咱們系的嗎?你個大嘴巴」雅旭用屁眼裹着劉倩的兩根手指頭劉倩用另一 只手在她身上胡亂的摩挲着,夢雅旭也把手上的浴花打上沐浴液揉出泡沫,在劉 倩身上塗抹着,遠遠看去,就是兩個好姐妹在互相擦身,看不出什麼異常,但是 埋藏在雅旭肛門裏的劉倩的手指,卻在不老實的抽動着 「旭旭,説實在的,你的小屄屄恢復彈性能力這麼好,每天塞着我的腳撐着, 轉天就能縮回到很小的樣子,為什麼屁眼不行?你現在的屁眼是越來越鬆了,都 快成習慣性脱肛了,我剛才都沒怎麼用力,手指頭就插進去了」 「我也不知道呢,而且我每次一興奮的時候,就感覺屁眼的位置特別舒服, 有種想拉屎的感覺,估計是肛門括約肌出毛病了,沒事,能兜住大便就好了,松 點就松點吧,估計休息休息就好了,這不還好玩呢嗎?你不就喜歡玩我的屁眼嗎? 嘻嘻」 「你呀,真變了,變得比以前更騷了,以前是悶騷,現在是明騷,騷旭旭, 哈哈,來叫我給你來個肛門拳交」 「去你的,我不就在你面前才這樣的嘛,你看我跟誰發過騷,你還不是一樣, 一直都是個大騷妹,哈哈」 「行,你再説我,我就把你屁眼撕裂,看你怎麼拉屎」説着,劉倩把自己右 手的四根手指都插入了雅旭的屁眼裏,雅旭身體往前一傾,差點沒站住 「嘶~啊……你輕點,慢點」雅旭用細微的聲音説着,生怕離她們不遠的人 看出來自己正在被劉倩用手插肛門的事情,雖然雅旭的肛門最近開始容易脱肛, 但是要容納一隻手恐怕還是不行,目前也就是能叫四根手指頭插進去,而且不會 插過掌骨的位置,雅旭的小屁眼還是很嫩的,收縮力還可以,就是最近玩的有點 多,肌肉張力不好,括約肌有點失調了 劉倩看插不進去太深,也就沒敢使勁弄,就用四根手指頭給她做活塞運動, 弄得雅旭唿吸都粗重了起來,並且伸過手來揉弄劉倩的小毛屄。 兩人在霧氣騰騰的浴室裏,周圍還有別人的情況下,互相手淫大概有5分鐘 就都受不了高潮到了,雅旭是被弄肛門還好,劉倩被摸的一股淡黃的尿液透過雅 旭的指縫順着大腿流到了自己的腳上和地上,哆嗦着腿一軟,跪倒在了地上,手 指頭也從旭旭屁眼裏拖了出來,旭旭趕忙扶起她來,看着劉倩迷離的眼睛,還在 高潮中全身顫抖着,心疼的親了一下,兩人匆匆的洗乾淨身體,回去休息了,後 面還有課要上呢,不能耽擱太久…… ************ 夢雅旭的肛門最近經常習慣性的脱肛,劉倩和她決定最近儘量的少用她的屁 眼做娛樂,叫她的屁眼能得到最大的休息,好恢復一下,省得真玩壞了兜不住屎, 最近一段時間,兩人就開發出很多新鮮的玩法,比如束縛,用繩子捆綁等,兩個 丫頭經常是上課都全身捆着繩子 「倩倩,我們今天捆起來玩吧,叫我的屁眼能休息休息,最近一段時間,都 不要打攪我的屁眼,她的功能現在僅限於拉屎,好嗎?」 「怎麼旭旭?怕了?嘿嘿,好好好,不玩你臭屁眼了,我在色情網站上學了 幾種捆綁的方法,一會咱倆綁上試試?」 「嗯,你真好,我的倩倩,不過你要給我每天做屁眼理療,用嘴,好不好嘛……」 夢雅旭撒嬌的拉住劉倩的手,用力搖晃着,晃得劉倩兩個碩大的奶球互相碰 撞在一起。 「哼,我就知道,你得叫我給你舔臭屁眼,那你也不能閒着啊,給我舔腳把 我的丫丫舔得要像嬰兒一樣細嫩才行,不然我就不答應你……」 「好,妹妹的臭丫丫最好吃了,我保證完成任務,哈哈哈」 兩人分配好任務,開始學着網上的教程,捆綁自己的身體,兩人在網上成人 用品店郵購了一整套的捆綁用具,什麼繩子啊,乳頭夾啊,貞操褲啊等等等等, 她們最喜歡的就是那兩條繩子,兩個人都選擇了質地柔軟的棉繩,但是韌性很好, 困在身上不會特別的疼,但是勒緊了效果很好,劉倩的繩子是紫色的,夢雅旭的 繩子是紅色的 她們倆一陣忙活,手腳並用的在對方身上捆來繞去的把繩索全部捆好了在身 上,劉倩給雅旭捆了一個標準的龜甲縛,而雅旭卻給劉倩捆了個改進型的,是由 她自己改進的,在襠部給劉倩加了一個繩子扣,正好卡在劉倩的小陰唇中間,勒 緊之後直接夾在她的尿道口上方,弄得劉倩的小屄特別舒服,有種想去摳的感覺, 但是又摳不到,而劉倩在給雅旭陰部的繩子捆好之前,在她下面塞了一個中型的 塑膠陽具,兩人裝備完畢,準備穿上衣服去上課。 「誒,等等,我再給你的大奶子上捆幾道繩子吧,你的奶子太大了,必須拴 住才好」雅旭一臉壞笑的看着劉倩説 「唉,來吧,其實我的乳房很敏感的,捆上很舒服」 劉倩帶着渾身的繩子,把胸部挺起來,雅旭繼續折磨自己的乳房,夢雅旭用 另外一根繩子,在她乳房根部先是做了一個圈套,叫大大的奶球通過,然後拉近, 整個奶球就直挺挺的向上勃起,然後再勒,如此幾下,兩個碩大的乳房,就越發 挺拔的被勒了起來,呈現一種變態的峭立,由于勒得很緊,整個乳房都發紅了, 上面的靜脈血管還有青筋,都從皮下被勒的繃了起來,尤其是乳暈和乳頭,都已 經有點紅得發紫了,最後雅旭還給已經膨脹的要命的劉倩的乳頭上夾好乳頭夾, 這就算完工了。 「太難受了,我感覺我的乳房要爆炸了,憋死我了」劉倩幽怨的擠出一句話 來,正在穿衣服 「忍着點,就一節課,上完了就給你解開,我不也捆着了嗎,你給我下面還 塞了小棒棒呢」雅旭反駁到 「那個繩子扣,正好在我尿眼那,磨得我特別舒服,我真想手淫一下,可是 又擋住了」劉倩的尿道口和陰蒂被繩子狠狠的勒住,舒服得她快要崩潰了 「走吧,我們去上課」 兩人穿好衣服,當然還是不會穿內褲,坐在課堂裏,可謂是純粹的煎熬,當 着這麼多老師和同學的面,身體裏迸發出來的性慾,那種想不顧一切瘋狂手淫的 感覺,時刻縈繞在兩個美女的腦海中,兩人用淫美的眼神互相激勵着,挑逗着, 夢雅旭悄悄打開自己陰道裏藏着的假陽具,輕微的振動令她無法正常的坐在椅子 上好好坐正,兩條修長的大腿摩擦着,細滑的絲襪在摩擦中發出微微的嘶嘶的聲 音,她儘量的夾緊自己的大腿來獲得更多的快感。 在另一邊,劉倩更加難熬,由於她的身材比雅旭要豐滿一些,下體的肉也多 一些,一坐下來,圓滾滾的屁股肉和陰肉把深深卡在自己外陰這道縫的繩子埋得 更深了,由於是在上課,坐的是教室的硬板椅子,在尿道口附近的繩結,被硬硬 的椅面強硬的頂在自己最嬌嫩的部位,她簡直快要瘋了,細細的汗珠冒滿了全身, 相比較更加痛快的自慰,這種慢慢的折磨似乎要更加煎熬。 她不得不用力的往椅面上貼緊自己的屄,想用椅面的硬度,頂住繩結來好好 解解癢,但是事與願違,而且,胸前的一對巨大的乳房此時就如同兩個血球,由 於繩子的綑紮,血液全部集中到了乳房上,有種酸酸麻麻的脹痛,而乳尖部位卻 又是特別的癢,希望能有人幫她吸一下乳頭用力把裏面的東西,不管是什麼都嘬 出來才過癮,堅硬的乳夾,還是那種金屬頭可以放電時的,她打開了開關,微弱 的電流把乳頭電得微微直顫,全方位的刺激,令劉倩立刻達到了一種半吊子的高 潮,那種難受的感覺叫她的尿道酸了一下,擠出幾滴尿液,但是尿道口被壓得很 嚴實,沒有尿出來,椅面倒是濕了一些。 終於上完了這節課,兩個瘋狂的騷丫頭,手牽着手走出了教學樓,緩慢蹣跚 的步伐表明兩人都陷入了高潮後的疲憊,每個人都來了幾次高潮,但是沒有辦法 盡興,兩人渾身冒着熱氣,細汗淋漓的走回宿舍,要開始舒服的,沒有約束的手 淫才能解癢。 一回到宿舍,首先是劉倩,尖叫着就把衣服扯的精光,露出漲漲的雙乳,這 對大奶球此時已經被繩子捆的發紫了,乳尖上的電夾子被扯了下來 「旭旭,快,我受不了了,給我吸吸奶頭,好想把我的奶子擠爆,勒的太難 受了,裏面痒痒」 「等一下,我快到了,你幫我揉揉屄」雅旭把自己陰道裏的電動棒開到最大 振動檔,夾緊雙腿,揉搓着自己的外陰 劉倩接手給雅旭外陰上的小肉豆豆施加壓力,感覺到一片泥濘,都是黏煳煳 的淫水,雅旭這時一邊低頭吸吮劉倩的乳頭,一邊用手抓進那兩顆漲得硬硬的奶 球。 兩個丫頭互相揉搓着對方的身體,終於在一陣慌亂中爆發了一次徹底的高潮, 尿水從陰部發散開來,夾雜着兩人的低吼和喘息,給了兩個小騷貨一次滿意的高 潮。 解開繩子,兩個丫頭互相摟抱在一起,用粘乎乎的身體摩擦着對方,要上牀 休息一下,但是在睡前,劉倩不樂意了,剛才自己被繩子捆的太厲害了,所以要 求雅旭睡覺的時候也要再次捆上繩子,不需要太緊,就是象徵性的帶上繩衣,要 的就是那種羞恥感。弄好之後兩人互相摟抱着聞着對方身上女孩特有的肉香和汗 騷味,沉沉的睡着了…… 睡了一會,雅旭迷迷煳煳的醒過來了,坐起來看看自己身上鬆散着綑紮的紅 繩,分外性感,再看看旁邊裸體睡得香香的劉倩,大奶子已經恢復了本來的顏色, 但是繩子勒的痕跡還在,看她睡得這麼美,雅旭不忍心叫醒她,看看時間該吃晚 飯了,天也逐漸黑了下來,該去吃飯了,她想出去買回來再叫劉倩起牀叫她多睡 一會,於是她下了牀穿好衣服,身上的紅繩依舊纏繞在她秀美雪白的軀體上,增 添了幾分嫵媚,但是外人是看不見的,出門要穿衣服的呀,套上一件及膝的長外 衫,有點松松垮垮的但是能凸顯她的身材,也不會很明顯的發現她裏面就是真空 裸體捆了紅繩,把手機卡在紅繩和自己陰阜中間,就下樓去買晚餐了。 夢雅旭她在學校食堂轉了一圈,想起來劉倩喜歡吃附近一家蛋糕店的一種口 味的蛋糕,今天不知道怎麼的,可能是覺得倩倩給了她足夠的滿足,想要犒勞一 下那個小騷妞,就徒步走向那個小蛋糕店,也就是10分鐘的路,不知怎麼的, 今天雅旭看周圍的人,都是模模煳煳的,有點看不清楚,可能是最近玩的太瘋狂 了,有點累了,剛才又高潮了好幾次身子有點虛弱,以後可要注意了,自己低着 頭看着自己穿着拖鞋的白嫩小腳,俏皮的趾頭上塗着淺綠色的指甲油,走在路上, 腳趾頭一扭一扭的,真是越看越可愛。 正在夢雅旭一邊低頭走路一邊看自己的小腳丫的時候,突然腦後猛的一痛, 後腦上悶響一聲「砰」雅旭只覺得全身酸軟無力,後腦海嗡嗡地響,然後就是被 人抱了起來,拖進了旁邊的一輛銀色麵包車裏,在她即將昏迷閉上眼睛的一瞬間, 她聞到了一股似曾相識的煙味…… 迷迷煳煳的,一陣眩暈後,夢雅旭逐漸恢復了意識和感覺,但是她的眼睛上 好像被什麼東西蒙着,張開眼睛也看不清楚東西,眼前黑乎乎的一片,但是鼻子 上卻聞到一股強烈的尿騷味,由於經常用嘴幫劉倩接尿所以對尿騷味不會判斷錯 誤,但是這種尿騷味卻比劉倩的尿,或者她自己的尿要重很多並且還有種説不出 的臭味。 夢雅旭的雙手此時是直直的指向上面的,手腕處被什麼東西捆住了,肩膀承 受了身體的重量,被牽拉的很疼,但是醒過來的她,可以用腳蹬在地面上,為肩 膀緩解一下壓力,可是好像被吊得太高了,腳不能完全蹬到地,只有大腳趾勉強 能踩在地面上,自己的腳已經是光腳了,並且全身上下涼涼的,應該是沒穿衣服 了,身上的繩子感還在,後腦的疼痛感提醒了她,自己是被人打暈綁到這裏的, 到底是誰對她下此毒手?一陣緊張,雅旭趕忙扭動身子,想掙脱現在的狀況,可 是她的掙扎,卻被綁架她的人發現了,一個沉重的腳步,向她慢慢靠近,雅旭緊 張的要喊叫,可惜嘴裏塞着東西,她也是剛剛注意到,並且塞的東西有種鹹臭的 味道,估計是襪子。 「哈哈哈哈,我們的小美女看來是醒過來啦,王子來救你啦,王子用內褲和 襪子把我們的小公主喚醒啦,哈哈哈……」一陣噁心的聲音充斥在夢雅旭的耳朵 裏,原來套在她頭上的東西,是這個男人的內褲,他到底是誰呢? 正在夢雅旭納悶的時候,頭上的內褲被一把扯下來了,眼前的亮光讓她暫時 睜不開眼睛,當她逐漸適應了屋內的光線後,她看到了令她幾乎哭出來的人,是 之前被楊昆打倒並且被警察逮捕的那個強姦犯之一,胡茬男,可是戴着墨鏡,但 是那特別亂糟糟的胡茬,很容易認,而另一個強姦犯坐在一旁正在喝酒。 雅旭心裏特別的恐懼,這兩個人不是被逮捕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 還把她綁架了,再看自己的身上,已經是全裸,除了身上自己綁的紅繩,更顯得 曖昧和性感,慌亂中,自己踩着地的大腳趾一下子踩空,整個人被抻了一下,乳 房被抻的很痛,雅旭掙扎着繼續用大腳趾站好,驚恐的看着面前這兩個曾經要強 暴自己的男人。 「喂,別喝酒了,你個酒鬼,我們的小騷肉醒過來了,該伺候咱倆了」胡茬 男向身後的酒鬼罪犯説 「唔,吃飽了才有力氣幹她啊,着什麼急」酒鬼甕聲甕氣的説完話,站起來 也走到了夢雅旭的身前,一把抓起雅旭的臉,把她嘴裏的襪子抽了出來。 「肏,再他媽把你的髒襪子往姑娘嘴裏塞,小心我宰了你,這叫我怎麼親她?」 酒鬼罪犯拿過來一瓶白酒,一下子塞到夢雅旭的嘴裏,猛地灌了幾口,雅旭被強 烈的白酒味嗆得差點吐出來,咳嗽了幾聲,把白酒都吐出來。 「這回消毒了,我先來親親美女的嘴巴,哈哈哈」酒鬼説着就吻上了雅旭的 嘴唇,吸得雅旭下嘴唇都翻了起來,雅旭趁機咬了一下酒鬼的嘴唇把他嘴唇咬破 了,酒鬼憤怒的猛抽了旭旭幾個嘴巴,然後扭頭抓起手邊一把鞭子,用鞭子沾了 白酒,啪啪的抽向夢雅旭柔嫩的身軀。 「啊!啊!混蛋你!疼!」雅旭哭了出來,但是沒辦法躲開鞭子的抽打,只 能用力扭動自己綁了紅繩的身體,但是腳趾頭卻鑽心的疼,因為受了很大的力 「哈哈哈,叫你咬我,看你扭動的身子,多淫蕩啊,自己還綁紅繩子,一看 就是賤貨」酒鬼罪犯一邊羞辱着雅旭,一邊瘋狂的抽打,打得雅旭身體上多處都 鼓起了紅色的血口。 「好啦,打幾下就完了,還得好好玩玩呢,打壞了怎麼辦」一邊的胡茬男一 邊説,一邊把手摸到了雅旭的陰部,撫弄着她白花花的外陰 「小妞,你給我老實點,要不然我現在就弄死你,這裏是郊外,你叫也沒人 聽得見,惹急了我們,把你弄死!你在咬我們一下試試,我説話算話」 雅旭被威脅後,無奈的垂下了頭,這時胡茬男拿着雅旭的手機一邊翻看,一 邊笑道 「我説小妞啊,你這手機裏還有不少豔照啊,這個大奶子姑娘也挺漂亮的, 哈哈,看來你倆玩的不錯啊,呦霍,你這屁眼子裏還能塞拳頭那?我得試試,來 來來,酒鬼,幫我把她的腿噼開,我玩玩這妞的臭屁眼,哈哈哈」 酒鬼罪犯説着就蹲下扒開雅旭的兩條大腿,像給嬰兒把尿一樣的,從後面抱 住雅旭,雅旭難堪的姿勢特別羞恥,掙扎了幾下,可惜沒能動得了,胡茬男把手 摸到了雅旭的屁眼,旭旭緊張的縮緊屁股,可是還是被胡茬男,把手指擠到了屁 眼裏,由於最近總是脱肛,她的屁眼根本禁不起男人手指頭的侵入,可惜由於沒 有潤滑,太幹了,扯得雅旭疼痛難忍,實在受不了,就哭了出來,邊哭邊説 「疼,疼死了!求求你了,太幹了進不去,別這麼弄,會死的,嗚嗚嗚……」 「哈哈哈,小騷屄,你也知道疼?知道我為什麼戴墨鏡嗎?」胡茬男沒有理 會雅旭的哭叫,另一隻手摘下了墨鏡,他的左眼竟然是個黑窟窿,看上去特別的 恐怖。 「都是你那個壯漢男友把我的眼睛打瞎了,害得我受了多少苦?你知道嗎? 現在我玩會你的屁眼,你就嫌疼了?我今天就叫你知道知道什麼是疼!」説着, 胡茬男用力一頂,整隻手一下子沒入了雅旭的屁眼 「啊!」雅旭大叫了一聲,就昏了過去 「把她弄醒,捏她奶子!」胡茬男命令酒鬼 酒鬼開始瘋狂的蹂躪雅旭的乳房,把乳頭捏住拉起變得老長,乳房的刺痛, 把昏過去的夢雅旭再次喚醒,她哭鬧着,卻無濟於事,自己的屁眼已經被撕裂, 一滴滴的血順着屁股蛋滴答到地面上,兩隻腳丫由於疼痛,不停地蜷縮再張開, 想緩解一下疼感。 「你一定很納悶我們怎麼出來的吧?我就告訴你,我倆在監獄的醫院裏就醫, 管理比較松,我們趁機會殺了獄警,逃了出來,就是為了找你和你的男友報仇的, 哈哈哈,沒想到被我抓到了吧?」 「你個變態,楊昆知道了,一定會殺了你的」雅旭忍着肛門的劇痛,爭辯了 起來 「啊!」胡茬男把手在雅旭的直腸裏用力扭動起來,已經撕裂的肛門肌肉痛 的雅旭失聲叫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那個肌肉男?放心吧,一會你就會見到他了」 「胡説,他在美國呢,你怎麼能抓到他」 「一會你就知道了」説完,他用力抽出深埋在雅旭屁股裏的手臂,把雅旭疼 得口水都流了出來 胡茬男叫酒鬼用雅旭的電話通知劉倩過來找她,其實是想騙她自己過來,自 己也拿出電話,説了幾句,然後兇狠的走到夢雅旭面前説到 「我們一起等你的兩位朋友,在這期間,叫我好好肏肏你的小嫩屄,美女……」 雅旭完全無力了,任由胡茬男姦淫着自己的下體,啪啪的撞擊碰到了已經撕 裂的肛門,汗珠順着額頭流下來,但是陰道裏卻敏感的覺察出了快感。 「啊,好爽啊,這妞的小屄真緊啊,可惜了,屁眼子這麼松,另外那個妞, 一會可輕點弄,玩夠了再禍害」胡茬男一邊和酒鬼説話,一邊擺動腰肢做着活塞 運動 雅旭一邊被姦淫一邊觀察她所在的這個地方,是個比較破舊的屋子,好像很 久沒人住的樣子,屋子裏幾乎沒有家具,除了一張桌子兩把椅子,就是捆她的這 根吊繩子的鐵棍焊接在房頂上看不出是什麼地方不過不像是民居,倒是比較像工 廠的休息室,説不出來是哪,是很怪的屋子。想到劉倩正在被騙到這裏,於是開 口説到 「你要折磨就折磨我一個,幹嗎拉上劉倩,你這個禽獸,有本事別和我們女 人鬥」 「啪!啪!」獨眼胡茬罪犯給了雅旭兩個嘴巴,下體還在瘋狂的肏着她的嫩 屄「一會就叫你看看我怎麼對付你的男人」這句話説得雅旭很迷茫,因為她知道 楊昆在美國,應該不會被他們找到 「來了,那個妞到了」這時酒鬼罪犯和獨眼胡茬罪犯説「就在外面我去把她 弄進來」 「倩倩,別進來,快跑!唔……」雅旭剛開口叫,就被獨眼給捂住了嘴,酒 鬼打開房間的門出去了一會,不到一分鐘,就一手擒着劉倩的胳膊。一手抓着她 的頭髮把她押進了關雅旭的屋子 「旭旭!嗚嗚嗚,你們混蛋,放了她,不許你們這麼對她!」劉倩看着自己 的好朋友雅旭被這兩個人如此糟蹋,癱坐在地上邊哭邊吼 「起來吧,你就是我的了」酒鬼罪犯一把拉過劉倩,用一副手銬把她銬起來, 然後並排用繩子捆在房頂的鐵棍上。猛地撕破劉倩身上的衣服,開始姦淫劉倩, 嘴裏還説着 「這麼好騙,叫你自己來就自己來,你還真以為她出了事?哈哈哈」原來酒 鬼男是騙劉倩説雅旭在外面出了事,叫她趕緊來,但是要自己來,劉倩擔心雅旭 的安全就沒想想直接跑來被抓住了 「倩倩,對不起,我害了你,嗚嗚嗚嗚嗚」兩個美女此時都是以淚洗面 「閉嘴,真掃興,哭什麼哭,一會叫你們哭個夠」獨眼胡茬罪犯賭氣的停止 了姦淫,轉頭拿了電話問了一句「到哪了?快點,等着上好戲呢」 還有什麼好戲?這兩個罪犯到底還要耍什麼花樣?夢雅旭和劉倩都很納悶 「哇,這個奶子真的好大啊」酒鬼罪犯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大叫起來「我 得好好玩玩」説着把雞巴夾在劉倩的乳溝裏,做起了乳交。 「你混蛋,變態!」劉倩罵着酒鬼罪犯,但是無濟於事,自己被手銬和繩子 束縛着,完全沒能力掙扎,正在酒鬼罪犯用雞巴肏雅旭的乳溝時,門外響起了敲 門聲,獨眼胡茬罪犯開門,一個和門框差不多高的高大外國黑人,推着一輛輪椅 進來了,上面坐着一個人,只露着雙腳,身上蓋了一塊黑布。 「兩個騷貨,看着,這就是你們的臭男人,楊昆」獨眼胡茬男一下子扯開了 輪椅上的黑布,下面是劉倩和夢雅旭熟悉的身體,肌肉發達的楊昆,此時的楊昆 已經遍體鱗傷,全身裸體的被手銬和繩子重重捆鎖在輪椅上,臉上多處腫脹,下 巴上全是血,胸前一片血煳煳的,四肢上也是很多血口,都翻開着露出深層的肌 肉,楊昆睜開眼看到自己曾經翻雲覆雨的兩個美女被捆在面前,而且都被姦淫過, 劉倩更是正在被酒鬼罪犯肏乳溝。張開嘴卻發出幾聲「唔唔」的聲音 「楊昆,楊昆」兩個美女齊聲叫了起來,哭的也更加厲害了,自己曾經的愛 人被折磨成眼前這個樣子,兩人哭的好像個淚人。 「哦,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了,為了發泄,我已經把這個肌肉男的舌頭割了 下來,哈哈,就在那邊的酒瓶裏泡着呢,要不要我拿他的舌頭來給你們倆舔舔啊? 哈哈哈,看把他急的,看到你的小美妞被我們玩,説不出話來很着急吧?」獨眼 胡茬罪犯説着給了楊昆一拳,扭頭繼續過來姦淫夢雅旭,雅旭剛剛不太疼的肛門, 又一次受到撞擊,鮮血唿唿的往外流,而獨眼胡茬罪犯還一邊肏她的屄一邊用手 指摳她已經裂開口子的屁眼 「看吧,楊昆,叫你多管閒事,我現在正在肏你的女人,還撕開了她的屁眼, 你能把我怎麼樣?啊?哈哈哈,啊,對,還有件事,你們一定很納悶我怎麼抓到 他的吧?那個黑人大個子,叫比利,是美國人,在中國這邊販毒的,是美國的黑 社會,兄弟很多,是他找到的楊昆,並且下藥把他迷暈坐走私船過來的,意外吧? 不過老情人見面,會叫你們爽一下的。但是要先叫我們三人都爽過之後才行,哈 哈哈」 黑人走過來,站在劉倩身邊,摳着她的陰道,正在肏她乳溝的酒鬼男正好射 精了,股股精液噴在劉倩下巴上,臉上。黑人一把拉開酒鬼罪犯,脱下褲子,就 要開幹,那黑人身高馬大,雞巴在褲子裏就能看得見勃起的很大,一脱褲子,嚇 了夢雅旭和劉倩一跳,足足有二十釐米以上,而且和她們手臂差不多粗。黑人直 接就幹進了劉倩的陰道,這麼粗大的陰莖,還沒潤滑,其實只插到了一半,就把 劉倩幹得差點死過去,下體傳來火辣辣的疼痛,酒鬼罪犯,在一旁射了精也沒事 做,就去虐待楊昆了,用白酒倒在他渾身的傷口上,楊昆痛苦的掙扎着,發出低 沉的吼叫,兩個美女此時看在眼裏,疼在心上,可是自己卻被壞人正在姦淫也沒 法掙脱,無助的互相看了一眼…… 「來來來,我給楊昆餵了三粒偉哥,估計馬上就能叫他的雞巴硬起來,哈哈, 可惜他已經有一個睾丸被我踩爆了,但是另一個估計還能正常工作,一會你們爽 夠了,叫這猛男也享受一下被咱們玩過的臭娘們」酒鬼罪犯一邊把偉哥塞進楊昆 的嘴裏並逼迫其咽下,一邊對黑人和獨眼胡茬男説 原來他們不但割掉了楊昆的舌頭,還踩爆了他一枚睾丸,這樣的話,如果再 叫他勃起性交,豈不是會很痛苦,劉倩想了想,對雅旭叫道 「旭旭,不要和楊昆做,他很痛苦的,它下面受傷了……」 「不做?你不做,我就折磨這個叫旭旭的女孩子,旭旭要是不做,我就割掉 你的這個大奶子」獨眼胡茬男一邊瘋狂的抽動着自己的雞巴,一邊説,説完就射 精了,還解開了雅旭的繩索 「去,你男人的雞巴已經硬了,趕快自己坐上去,把他弄射了,我就饒了你, 要不,可別怪我不客氣」 「別去,旭旭,他會疼死的!」劉倩哭叫道 「可是我不去他們也會禍害你的,嗚嗚嗚」雅旭慢慢的走到楊昆身邊,看着 眼前這曾經的愛人被折磨成如此這般,心痛得無法言表,楊昆看着她,眼睛裏都 是怒火,可是卻沒辦法「對不起楊昆,對不起倩倩,我該怎麼辦,嗚嗚嗚……」 「還磨蹭?」獨眼胡茬罪犯走到正在被黑人幹陰道的劉倩身邊,抓起她白嫩 的小腳丫,一下子把腳尖用力扭到了後面,只聽「喀吧」一聲,劉倩一聲慘叫, 腳腕的骨頭被活活扭折了。 「不去?那我就要割奶子了……」 雅旭看到倩倩被弄折了腳腕,哭的快要昏死過去,顫顫巍巍的爬上了輪椅的 把手,用屄對準楊昆已經被偉哥弄得勃起的陰莖,慢慢坐了下去,剛動了幾下, 楊昆的臉色就變得慘白,可見一個睾丸被踩碎還要做愛是多麼痛苦。 「等一下,誰告訴你用屄和他肏了?用你被我撕裂的屁眼把他的精子弄出來!」 獨眼胡茬罪犯命令道。 雅旭聽到這裏也猶豫了起來,畢竟自己的肛門還在流血,真的從生理上有種 抗拒 獨眼胡茬罪犯一看她沒動,拿起一把刀子,走到劉倩身邊,推開黑人男,捧 起劉倩完好的左腳,順着腳心一刀捅了進去,還用刀在腳心上剜了兩下,劉倩疼 得尖叫但也無濟於事,渾身哆嗦着扭動着,黑人幫忙壓住她,讓獨眼胡茬罪犯對 她蹂躪。 「我們來個特別的足交,我在這白淨的小腳丫上來個人造屄,哈哈哈」 獨眼胡茬罪犯拔出了刀,扔在一邊,掏出半硬的雞巴,一下子插到了剛剛在 劉倩腳心上捅出的血洞,瘋狂的動了起來,疼得劉倩只有哼哼的聲音,雙腳都被 弄壞了 「快啊,用你的爛屁眼套他的破雞巴,要不我就肏死這個賤貨」獨眼胡茬罪 犯説着還瘋狂的抖動着腰部 雅旭哭着拔出了套在楊昆陰莖上的屄,再用自己血淋淋的屁眼對準它,用 力的坐了下去,楊昆發出低吼,雅旭也疼得直抽搐,那邊的劉倩,還在被生不如 死的折磨着 「哈哈哈哈,好過癮啊,只有這樣對付你們,我才能解氣。快動,把他弄射 才算完」 雅旭開始瘋狂的邊哭邊扭動自己的大屁股,血淋淋的下體已經一片狼籍,酒 鬼罪犯一邊看雅旭在楊昆身上扭動,一邊用手摳雅旭已經爛了的屁眼,疼得她直 叫喚,就在這時,酒鬼罪犯抓住雅旭的身體,美國黑人過來抓住雅旭的胳膊,用 力一拉她肩膀的骨頭就脱臼了,雅旭更加瘋狂的顫抖着,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動 作了三個喪心病狂的男人用盡手段的折磨着她們。 過了一會,黑人抱下還在楊昆身上的雅旭,獨眼胡茬罪犯命令她給楊昆打飛 機,要看着他射,還必須用被黑人拉斷的那隻手臂給他手淫,已經完全麻木的雅 旭,用軟趴趴的手給楊昆擼着陰莖,楊昆已經昏死過幾次,畢竟睾丸的損傷不是 一般人能承受的,不過在雅旭的來回刺激下僅剩的唯一的睾丸還在繼續工作着, 突然,一道血紅的精液順着楊昆的尿道噴了出來,楊昆渾身顫抖着昏了過去,那 精液裏帶着另外一隻睾丸碎裂的血液。 雅旭完成了任務,整個人也軟趴趴的癱坐在地上,看着還在被那三人輪姦的 劉倩此時,左腳腳心上,右側乳房上,還有屁股蛋上,都被他們用刀子捅出了三 個「人造屄」瘋狂的折磨着她的肉體,劉倩也已經渾身是血,奄奄一息了。 這時,獨眼胡茬罪犯放開自己正在肏的劉倩的屁股蛋上的「人造屄」一把抓 起一瓶白酒潑到楊昆身上,把他弄醒過來,此時的夢雅旭還呆呆的癱坐在地上看 着眼前的一切,楊昆無力的看着眼前的雅旭和獨眼胡茬罪犯,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看好,楊昆,當初你一頓爆揍,把我眼睛打瞎,現在我要當着你的面,把 你的女人眼睛肏瞎,哈哈哈」另外兩個罪犯分別在劉倩的腳心裏和乳房裏射了精, 也跑過來幫忙扶着夢雅旭,固定好肩膀和頭部,獨眼胡茬罪犯挺起自己的陰莖擺 在雅旭的臉上,雅旭想要掙扎,可惜僅剩的一隻右手剛一上來,就被黑人抓住了, 五個手指頭立刻被撅斷了,左肩膀脱臼,右手骨折,這次雅旭是完全沒有上肢能 保護自己了,下身也是鮮血淋漓的,無法站起來。 獨眼胡茬罪犯先是用龜頭觸碰了一下雅旭的左眼,可是雅旭由於條件反射立 刻閉起了眼睛,獨眼胡茬罪犯可不管這些,叫另外兩人按住她,用力一挺,整個 陰莖進到了雅旭的眼眶裏,雅旭發出了無法形容的吼叫聲,鮮血流滿了臉龐,一 顆眼珠從眼眶裏脱出,掛在顴骨邊上,獨眼胡茬罪犯反覆的在旭旭眼眶裏抽送着 陰莖,一下一下都頂到最裏面。 酒鬼罪犯一把揪住雅旭掛在臉上的眼球,用力扯了下來,拿起刀子走到了劉 倩的身邊,劉倩微弱的力氣掙扎着往後靠,可惜被黑人控制住,酒鬼罪犯一刀扎 向了劉倩的小腹,用力一拉,就把她的肚子剖開了,裏面的腸子立刻流了一地, 劉倩驚慌的扭動着身體,可惜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然後黑人把手伸到了劉倩肚 子裏面,在裏面翻弄了一陣,一把拉出來一坨軟肉,是劉倩的子宮,兩邊還垂掛 着卵巢。酒鬼罪犯在子宮上劃了一刀,把雅旭的眼球塞到裏面,還説「叫你的眼 睛也看看自己是從什麼地方生出來的!」然後一刀插到了劉倩的胸口左乳處,從 乳頭開始插入,用力插到了心臟…… 這邊獨眼胡茬罪犯一邊肏着雅旭的眼眶,一邊用匕首割斷了楊昆的喉嚨…… 僅剩一隻眼睛的夢雅旭,完全無力的看着這一切,然後感覺鋒利的刀刃直接 插到了她的下身,剖開了她凸起的小小陰阜,一直滑到胸前的乳溝,感覺下體一 熱,眼前一下子漆黑。用力一掙扎,又睜開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劉倩香甜的睡臉,均勻的唿吸着,她趕忙坐起來一看,自 己還是在宿舍裏,身上只有紅繩,而劉倩則全裸睡在她旁邊,還發出輕微的鼾聲, 原來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場惡夢,夢雅旭忽然覺得自己屁股下面熱熱的,再一看 原來是自己尿牀了。怪不得剛才在夢裏旭旭下體會一熱呢。正在這時劉倩也醒過 來了,伸手摸摸睡得滿臉淚痕的雅旭,又摸摸自己屁股下面 「呀,旭旭,你怎麼尿牀了?別哭,別哭,沒事,不就是尿牀嗎,不至於哭 啊。」劉倩坐起來安慰雅旭 旭旭看到劉倩起來安慰她,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還含煳不清的説「你沒事, 太好了,嗚嗚嗚」 劉倩哪知道旭旭剛才夢到的事情,一頭的霧水,看雅旭這麼難過,就抱着她 拍拍她的頭説「傻寶貝,睡迷煳了吧?啊?別哭了,都這麼大了還尿牀,哈哈, 看來是玩累了,最近休息休息吧?我的傻丫頭」

其实我的乳房很敏感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