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合肥豔遇 

早聽説安徽的雞多,又便宜服務又好。這一次到合肥,特地約了幾個朋友出來逛逛,朋友老王拉我到一邊,問我想不想玩點新鮮的,我當然同意,於是,兩人便驅車到肥東大酒店。

定了頭等房後,老王打了個電話給當地公安分局局長的弟弟,要他「送貨」來,要貨色好的。後來我才知道,此人是肥東最大的雞頭,手下的小姐不下兩千個。老王朝我擠擠眼説:「今天的『貨』很特別,來了就知道了,要價雖高(包夜五百元),你玩後就覺得值了。」一刻鐘後,門鈴響了,進來的侍應生和老王相熟,身後跟着兩個——一個四十出頭、白淨苗條,姿色不錯;還有一個讓我嚇了一跳——竟是個十八、九歲的小丫頭!關門後,老王打消了我的顧慮:「這兒是獨立王國,剛成年的女孩子很多。這是娘兒倆,安全又可口,你放鬆心情享受吧!」説罷就出門了。

少婦倒是很大方,先讓她女兒去浴室洗澡,自己則替我寬衣。見女兒進了浴室,她討好地跪到我面前,握起我的雞巴就含進她嘴裏。

弄了一會兒,我問她們的情況。少婦自稱叫黃娟,女兒小紅今年十九歲,家裏很窮,她出來做有兩年了,但這裏小姐太多,自己年紀偏大,生意難做。後來有人開始做「雙飛」,這兒生意最好的是「母女檔」,她便讓小紅出來做,才做了一個星期,生意很好。

「先生,一會兒先讓小紅侍候您,我去洗洗。小紅很聽話的,雖然出來時間短,我在家裏經常教她『那方面』技術的,包您舒舒服服出幾趟精!」説話間,小 女孩裹着條白浴巾出來了,我這才看清,小丫頭生得白白嫩嫩,一個肥圓的小屁股很惹火。

黃娟進了浴室,小姑娘衝我甜甜一笑,乖巧地偎進我懷裏,我解開她身上的浴巾,一對雞蛋大的小乳房跳出來,一對小乳頭像兩顆紅豆;再看她下身,雪白的一個小饅頭,中間只有一條細縫——少女的陰户就是嫩!

我將小丫頭兩腿分得大大的,龜頭抵緊她的細縫,下身用力緩緩地推入,小紅在我胯下身子一顫,努力地分開雙腿,一直推至陽具根部後,小丫頭才長出了一口氣。

「剛進去時最難受,是麼?」我問道,「噯。」女孩認真地點點頭:「先生您玩吧!」我不再説話,緩緩地抽動起來,不時推送至沒根,然後活動下身,讓雞巴在幼女的陰道深處攪動,享受小 女孩稚嫩的生殖器的侍奉,小紅被我玩得不斷大口喘氣……良久,我拔出雞巴,將小丫頭翻轉身子,吩咐她跪到牀邊,上身伏在牀沿。

小 女孩乖巧地照着做了:「先生,您要玩小紅的後庭花麼?那樣很痛的呀!要等我娘來的,您先進前面吧!」説着撅起小屁股,示意我插入。我又一次搗進幼女緊窄的陰道內,一下下用力抽送着,小腹撞擊着女孩子綿軟的臀肉,我不禁低頭觀賞起雞巴在幼女陰中進進出出的情形。

這時黃娟出來了,她將裹着的浴巾一拉,赤身兒貼在我的背後,給我做「夾肉餅」:「先生,小紅還聽話麼?」我滿意地説:「嗯,很好操。年紀小,屄就緊,不錯,很舒服!」「先生,您要玩後門,黃娟先陪您好了,小紅人小,還要準備準備。」黃娟一邊用乳房揉着我的背,一邊説。「先生,我娘和我陪您玩肛交,您可要給小紅小費的呀!」小 女孩嬌喘着接口説。

「一定一定,一人五十。」我邊操邊説,「哎呀,謝謝了!」黃娟説完便來到我身前,上身趴伏在牀上,屁股高高撅起向着我。

和黃娟玩肛交,少婦顯然很有經驗,她只用了一點兒潤滑油,我就順順噹噹地插進了她肥白的臀溝中。我扶着她屁股一邊抽送,黃娟一邊「呀……呀……」地呻吟起來,小紅則在一旁給自己的屁股溝中抹油,然後走到牀沿,跪下伏好,我從她娘的下身抽出雞巴,龜頭頂住小丫頭的肛門用力推入,黃娟在一旁扶着女兒的腰身。

濡研良久,方才慢慢搗進了幼 女的直腸,小紅在我胯下不住地打顫:「娘,好痛,還火辣辣的。」黃娟在女兒肛門口輕輕的揉着:「乖女,忍忍,一會就好了。」隨着我的緩緩抽動,小丫頭還是嚶嚶地啜泣起來。

黃娟一邊在後面推拉着我的屁股,讓我不費力地享受,一邊勸道:「乖女,莫哭呀,人家先生給了小費呢!做女人都這麼着給男人玩的,乖女,認了吧!」我奸玩着幼 女的後臀,舒服極了,一面信口問道:「黃娟,小紅是給誰開的苞呀?」「是個做香煙生意的小老闆,給了兩千塊呢!」「真可惜了,小紅這丫頭,身子肉兒這麼好,怎麼着開苞費也要個三、四千的!」「真的麼?先生,您肯出三千麼?」

「你家小紅已經開過了!」

「先生,小紅還有個妹妹,叫小玉,比她小一歲,您要麼?」「沒開過麼?」「她在家上學,還沒見過男人的下半身呢!」

「好,加你五百!」

「那太好了呀!我今兒就和小丫頭説。後日你來我家吧,我們娘仨一起侍候您!」「哈哈,好!」我説着用力搗進小紅的直腸,在小 女孩身體最深處爆漿了。

兩天後。

黃娟的家在城郊,房子在棚户區內。我事先已經付了開苞費,黃娟的男人避到外面去了,家裏只剩三個雌兒一心一意地服侍我這個貴客。

我坐在椅上,黃娟跪在我兩腿間,慢慢地侍弄着我的陽物,兩個小姑娘站在我的大腿邊兒上。小紅低着聲兒羞怯地給妹妹講解什麼是「做事」:「看見了?

娘含着的是先生的陰莖,一會兒先生會把它放到你的腿丫兒那條縫裏,起先會有點兒痛的,等下姐姐先做給你看。」替小玉破瓜的那一刻,黃娟用力揉着小女兒兩粒紅豆大的小乳頭,小紅輕輕捻着她妹妹的陰蒂部位,我在龜頭上抹了不少潤滑油,抵緊幼女的陰道口,試了幾次都推不進去,小玉在我胯下痛得直哭。黃娟在旁邊罵着女兒,回頭對我説:

「先生您還是快點兒吧,狠力地開了苞,我女兒也少受點罪呀!」我一聽,不再顧忌,下身用力,狠狠地搗進小 女孩的陰道,感覺一層阻擋,我清楚地聽見輕微的「噗」的一聲。小丫頭在下頭身兒一震,只嬌弱地「啊」喊了一聲,便痛得暈了過去。

我在黃娟家中玩了三天,另外又給了她們娘仨小費一千塊。黃娟格外討好,吩咐兩個小丫頭用心侍候我,我玩了三個雌兒的前後花門,又在小玉和小紅的嘴裏爆過漿,這才戀戀不捨地走了。走前,黃娟偷着跟我説,她家隔壁還有兩户人家,小女兒都是十吧、九歲……

字節數:4974

合肥艳遇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