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露出女友小作戰

露出女友小作戰

之一、校園內的情侶做愛

「啊…!」校園裏傳來一陣女性的尖叫聲,都已經是放寒假了,深夜的黌舍怎麼可能會有人呢?

本來不太想要理睬這件事,但由於是菜鳥的關係,來這所黌舍做保鑣還不到半年,所以在當夜一夥輪值的隊長保持下,仍是請求我去校園裏巡查一下。

我拿着手電筒及警棍,大校門口開端將花圃及校舍都給巡查了一遍。「全部校園裏連個鬼影都沒有,幹嘛還要巡查呢?」我心裏幹譙。

『把眼淚擦一擦,我不愛好看女人哭。』

當我快走到晃蕩中間時,我看到兩小我影在花圃旁,本想「該不會是臟器械吧?」但由於膽量蠻大的,所以關掉落了手電筒,就如許輕手輕腳的往晃蕩中間走去。

到了晃蕩中間,我看到兩小我影在哪邊「喔…啊啊…嗯…啊…喔」「如許爽不爽?」的,女的在呻吟,男的在口出淫語。看起來似乎是在做愛,且男的還不時會用手掌「啪!…啪!…」的打女生屁股。

我心想「誰怎麼大膽,大半夜還敢來黌舍裏做愛。」於是打開手電筒,大喊了一聲:「誰在哪裏?」

在光線的┗鎿射下,一對男女就如許轉過火的看着我。男的上身穿一件內衣,下身倒是將內褲及短褲卸到膝蓋的地位。而女的更誇大,全身高低沒有穿內衣、內褲,就只有一件T恤翻到頸子上,將本身身材完全赤裸的露出。

男的長如何不重要,只記得女的長得還蠻可愛的,長得有點像鐵達尼號女主角或台灣女星-唐林的綜合體吧!她的身材蠻好的,是屬於飽滿微胖型,以目測來看,胸部應當是有36或37,D或E吧?

兩人就如許被我嚇得連拔也忘記拔出來,看到如許的情景,我有點想笑但照樣忍住了。大他們驚慌的臉龐帶有稚氣來看,可能是這所黌舍的學叫半夜偷進黌舍想尋求剌激吧?

『也未必會傳遞,或許隊長會網開一面吧?』我安慰他説。

看着他們兩人如許插着,要我問話實袈溱也問不下去,於是我示意他們兩人分開,卻不準他們將一稔穿上。

『你們兩個是幹嘛的?』

「是學生!」男的問答。

『是這所黌舍的學生嗎?』

只見兩人點了點頭。

「來借茅跋扈!」男的答覆。

『哄人!』我大喊一聲,兩人被我嚇了一跳。

『借茅跋扈怎麼會借來這裏?』

「因為黌舍大樓都關了,所以借不到茅跋扈。」男的答覆。

『哄人!要借可以來保鑣室借啊!』

「……」兩人被我問的啞口無言。

『剛才大叫是你叫的嗎?』我對女生問。

只見女生點了點頭。

『他是不是要強暴你,所以你才大叫?』

女的搖了搖頭。

『你們是什麼關係?』

「是情侶!」男的問答。

她沒想到我會問這麼直接,於是驚奇的看着我,然後概綾鉛的搖了搖頭説:「不!我不是。」

『真的嗎?』

女的點了點頭。

在一段問話後,男的本來腫脹的陰莖就如許消了下去。女的則是藉由男的┗鏢掩,想要遮住本身赤裸的身材。

我不確信他兩人説的話,於是便説:『看來這件事還有查詢拜訪的須要,你們兩個一稔整頓一下,跟我走一趟保鑣室。』

男的穿上了褲子,並在晃蕩中間門口的台階上穿上了拖鞋。只見女的啦下本身的T恤,並沒有穿上內衣、內褲,於是我便問她説:『你的內衣、內褲呢?』

女的有點害羞的説:「沒有穿!」

回到保鑣室後,我粗略的向隊長申報了剛才的情況,並將與他們之間的對話,粗略的跟隊長講了一遍。隊長是一個年約四十初頭的人,聽完後用困惑的眼光看着他兩人,兩人則是像做錯事一樣,大頭到尾頭都低低的,一句話也不説。

『你們真的是情侶嗎?』隊長問。

只見兩人再度點了點頭。

『看來這件工作還有查詢拜訪的須要。小陳,先把女的帶出去,我要分開偵訊。』

不知為何,隊長這句話讓我感到到有點威逼的語氣存在。

「是的!隊長!」

當我預備將女的帶出保鑣室時,隊長又説:『記得要帶離一段距離,不要讓她聽到或看到琅綾擎情況好讓兩人互相串供。』

「是的!」

然後我便將女的帶出保鑣室約十來公尺的距離,直到望不到保鑣室裏的情況才停下腳步。

「沒哪麼嚴重吧!最多算是強迫猥褻吧!」

在等待的過程中,由於女的只有穿一件T恤,琅綾擎並沒有穿內衣及內褲,是以看起來似乎有點驚駭不安。

大約二十來分鐘後,隊長帶着男的┗錁在保鑣室門口喊:『小陳,把女的帶過來,把男的帶以前。』

「是的」

要分開時,隊長又説了一句:「再帶遠一點,你帶的還不敷遠,最好帶到教務處哪邊。」

「是!」

『對了,沒有我的敕令,你跟他都不準過來。』

『我可不要讓他們偷聽到我偵訊的內容好串供。』隊長又臨時補了一句説。

「是!」

此刻我心中認為困惑,卻不好對隊長的敕令説此什麼。於是我將男的帶離了保鑣室門口,隊長則是將女的給帶了進去。

這時我才發明,剛才的地位雖比較遠,雖看不到保鑣室裏的情況,但仍可看到保鑣室的門口及窗户的燈光。而如今距離雖短了些,但因為正對保鑣室後頭的水泥牆,是以完全被牆給蓋住了視線,連保鑣室的門口及窗户也完全看不到。

她可能沒想到本身會對陌生人注目而認為高興,於是便恥辱的將臉給別到一邊去。

「…」她點了點頭。

我心想「或許隊長是怕被男的緩篝意到琅綾擎的情況好串供,是以才叫我帶他到這邊吧。」

「這位大哥請問有沒有煙?」

男的打斷了我的思夥。

當我帶男的到教務處前的石椅坐了下後,心想「難道我剛才帶的還不敷遠嗎?如今的距離反而比剛才還短了些呢?」

『有!你等一下。』

「感謝!」

『你叫什麼名子?』

「我叫阿傑。」

本來男的名子叫做阿傑。

『怎麼會在黌舍做這種事呢?』

「沒辦法,年青人尋求剌激吧!」

對於他的話我不敢苟同,本想訓他,卻竽暌怪看到他驚駭的神情而作罷。

「這位大哥,這件事不會繞揭捉校知道吧?」

『看情況?應當會傳遞吧?』

「哇!怎麼辦?」

只見他眼淚飆了出來。

他邊哭邊驚駭的論述本身的懊末夥。

我看一個大漢子哭成如許,一時之間也不知該這麼辦。不久,

「真的嗎?」

『或許吧?』

只見他眼淚已逐漸的停止下來。

『一切照樣得看隊長要怎麼做,你剛才有求他嗎?』

她或許過於害怕驚慌的掉去潦攀理智的斷定,沒想到就如許乖乖的讓我拍┗鎿。就如許一步一步的落入我陷阱裏。

『哪或許隊長只是要弄清跋扈情況罷了,畢竟大半夜在校園裏產生這種事很不平常。若是你情我願還好,若不是的…』

「是!是!我們是你情我願的。」他搶過了我的話説。

『總之,一切就看隊長查詢拜訪的結不雅怎麼樣再由他做決定肯定了。』

她沒想到我會怎麼問,於是不久後才靦腆的點了點頭。

「是!」

然後我則是問他剛才隊長問訊的內容,才知道隊長只是問明他工作產生的經由及兩人是不是情侶等問題,然後並問明他女同夥身上有哪些特徵及寫自白書罷了。

於是她才把頭轉過來,然後害羞的將臉給低了下來。而如許的角度反倒把她的臉給拍的特別清跋扈。

此次問訊的時光比較久,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後,隊長才站在保鑣室的牆角喊説:「小陳,你可以把人帶過來了。」

「是!」

然後我便把男的往保鑣室帶歸去…

保鑣室裏,章對情侶站在隊長的面前聽他措辭,男的必恭必敬的,女的則是面有難色。

『大致的情況我都懂得了。』隊長對着兩人説。

『只要你們兩人真的是情侶,且是你情我願的話,我可以不窮究,也可以不把這件事傳遞給黌舍知道。』

「是!」男的喜出望外的答覆。

『只是…』

隊長頓了一下,只見兩人神情也忽然凝重了起來。

『應當有的法度榜樣照樣要做,這兩份自白書你們倆互相看一下。』

説完隊長把兩份自白書交到他們的手上,只見男的手上有女的的自白書,女的則是拿男的的自白書。

『你們互相看一下,若沒問題的話便籤個名。』

只見倆人互相把兩邊的自白書都大略給看了一遍,然後便跟我們拿了筆籤了名。

「寧神,我們倆必不會。」男的説。

隊長大略看了一下倆人自白書上的根本材料欄及籤名後説:『對了,你們倆趁便把手機號碼留一下。』

「咦?」男的有點困惑。

『寧神,只是存檔要用罷了。』

『不要給假的號碼,不然黌舍一成就查到了。』

不久倆人都留下了手機號碼後,隊長看了一下後説:『好了!你們倆人可以走了。要記注哦!以後不要再在黌舍裏做這種事。』

説完後,男的便帶着女的分開了保鑣室,然後消掉在校園裏。只是不知為何「剛才女的一句話也沒説,且面有難色的樣子?」我心想。

之二、隊長的鉗制

當他們倆人分開了保鑣室後,我再度在本身的位子上坐了下來。

「是!」

此時隊長拿出了本身的數位相機並交給我説:『小陳,去電腦裏幫我把琅綾擎的相片印出來。』

於是我便走到電腦前將數位相機給接上了電腦。此時打開一看,才發明琅綾擎只有10來張的影像檔,但細心一看,才發明這些檔案竟都是女生的裸照,且都照樣剛才哪個女生的裸照。

於是我認為震動,且回過火看隊長,才發明…

『身材很不錯吧?』隊長已走到我背後説。

「嗯!」

『沒想到我這把年紀還可以玩到這麼年青,胸部這麼大的女生。』

「隊長,這是…?」

『就是剛才哪個女的。』

「有!」他點了頭説。

「怎麼會有這些照片?」

『剛才照的,想聽嗎?』

於是在我的好奇心及隊長的淫威下,我只能點了點頭。

『哪你就把照片印出來,邊印我邊疆給你聽。』

我按下了打印件,於是隊長便開端論述起剛才產生的事…(以下內容是以隊長的口述所改寫而成的)

***  ***  ***  ***

當我支開了你及哪個男生後,我便把這個女生給帶進了保鑣室。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她則是一付很驚駭及很害怕的樣子。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淑娟。」

『你怎麼會在校園裏做這種事呢?』

「沒有,是男友一時不由得才…」淑娟話説了一半就止住,害羞的不好意思在開口。

『這麼説是你男同夥強迫你羅?你知不知道如許可以告他強姦,強姦是告訴乃論,看來會坐良久良久的牢。』

「沒有!我們是自願產生關係的。」淑娟重要的説。

『是自願的嗎!?』我困惑的問。

只見她點了點頭説「嗯!」

我打岑嶺她全身高低,才發明她的身材很好,胸部很大,屁股又很翹,是屬於肉感型的女生。

由於她全身高低只着一件T恤,T恤的下擺就似乎將近露出她哪渾圓的屁股,且兩個乳頭就如許很明顯的激突在她的T恤上。

她發明我在盯着她胸部瞧,於是很害羞的駝起了背,全部激突才略為看不見。然而此刻我卻看見一道液體大她的雙腿間流下,而她也警醒的用雙腿將液體的抹掉落。我心想「媽的!這個女生讓人家看一下就高興了,該不會是裸露狂吧?」而心中也是以鼓起了一股邪念。

我來源就説:『你該不會是裸露狂吧?』

『不是的話,怎麼全身只穿一件T恤,連內衣內褲也不穿?』

她沒有多做解釋,可能是因難堪於開口吧?

「不,這是因為…」

『你知不知道前一陣子有大學生在黌舍裸奔,最後被媒體封為遛鳥俠,然後被黌舍記過留校查看?』

『以你跟你男同夥的情況來看,這件事可不是記過留校查看這麼簡單。畢竟工作有點不合理,且大半夜的黌舍又通知不到人,,我可能得先報警處理,然後明天再通知黌舍。而警方若查清楚明了你不是被強暴,是自願產生性關係的話,少説也得吃上妨礙風化的官司。而這件事便有可能被嗜血的媒體知道,然後變成全國性的消息,搞不好最後你還會被封為遛乳女俠,反倒落了個被記過退學的處份』我有點恫嚇她説。

只見她一聽,被嚇的喪魂掉魄,急得哭出來説:「保鑣伯伯,我錯了,請你諒解我,我以後不敢了。不要報警處理,也不要讓人家知道這件工作,我不想出名…好不好?我求求你……保鑣伯伯。」

「嗚…」只見她點了點頭。

她的私處有點高興的潮濕,我拍了一張有臉的┗鎿片及一張特寫後,才發明並沒有看到痣。

『我只是想查明工作的┗鐓相,接下來就看你要不要合營我的查詢拜訪了。』

「我必定合營…保鑣伯伯,我必定合營…」

看到如許的情況,我心一一喜,但仍是面無神情説:『哪就先擦乾你的眼淚吧。』

只見她用雙手擦乾了眼角的淚水。

起首我拿出了一付自白書,要她把本身的小我材料及今夜工作產生的過程都寫下來。

二分鐘後,她交給我,自白只有短短的兩、三行,我嫌過程寫的過於潦草,於是便退歸去要她重寫。

大約過了五分鐘後,她把自白書再度交給了我。

我掏出了煙幫他點了火。

我比對她與男友的自白書內容差不多,才説:『看來工作正如你們所説,是自願產生性關係,而不是你被強迫的。』

「嗯。」她點了點頭。

『你男友在自白書琅綾擎有寫到幾個你身材的特徵,譬如左乳的乳下有一個2公分圓形的胎記及陰部有一個咖啡色的痣,這是不是真的?』

『哪如今把你的一稔脱掉落吧。』

此次她則是沒想到我會這麼説,於是整小我僵在哪裏。

此次自白的過程寫的比較詳盡,她寫下了因為本身沒有多餘的換銑臣茱,所以才會只穿一件T恤陪男友去便利店買器械。然後則是因為男玉沒帶房間鑰匙,所以才會因尿急鮮攀來黌舍借茅跋扈。但因黌舍校舍封閉,所以一時才會不由得在晃蕩中間前尿尿及與男友做愛等…的內容。(筆者註:至於在男友的石玉面前露出及便利店內露出,她則是一字都沒有提到。)

『我只是想肯定你男友説的特徵是不是真的,你們倆是不是真正的情侶,若不脱的話就是否定,哪我就報警處理羅。』

她先是一驚,然後朝窗外觀望着,可能是怕被男友或另一個保鑣看到吧?

『你寧神,他們倆人被我支開了,我只是想肯定工作的┗鐓相,我並不會跟他們倆講的。』

「看來這女的應當是曝露狂!」我心想。

這時她才乖乖的將T恤給掀了起來,露出了沒穿內衣褲的身材。而或許是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身材,只見她的乳頭就如許高興的翹起。

看到如許,我仍是嫌她的一稔礙眼,於是便説:『不是叫你一稔完全脱掉落嗎,怎麼不全脱。』

於是她才將T恤完全脱掉落,然後放在一旁的辦公桌上。

這時我大本身的抽淌攀裏拿出數位相機,計算拍┗鎿。

「你要幹嘛?」她驚慌的問。

『沒幹嘛啊,只是想肯定你男友説的特徵是不是真,然後拍┗鎿做查詢拜訪材料的存檔罷了。你寧神,棧鏍查詢拜訪申報只是我們保鑣室內部的存檔罷了,我會特別加密鎖在保險箱裏,不會有第三小我看過這些照片。』

拍┗鎿的過程中,她害羞的將身材重要部位又遮又掩的讓我拍┗鎿。當拍完幾張全身的特寫後,我叫她坐在我面前的辦公桌上然後露出本身最重要的私處。

「…」只見她很害羞的搖了搖頭。

『如不雅不露出私處,我怎麼能肯定你男友説的痣是真的呢?』

於是她才不寧願的坐上了辦公桌上,然後張開大腿的將私處給露了出來。

『怎麼沒有看到咖啡色的瘱?你男友撒謊,可見你們並不是真正的情侶。』

她重要的道:「有!有!可是是在…」

『都凌晨三點了,還跑來黌舍幹嘛?』

最後一聲她説的很小聲,我並沒有聽的很清跋扈。

「嗚…萬一被黌舍知道了,…嗯…師長教師、同窗也都邑知道,嗚…然後黌舍又會通知家裏,嗚…然後整件事又傳遍全校…嗯嗯…這叫我以後怎麼面對家人…嗚…師長、同窗及同夥…嗚…然後以後又怎能在黌舍容身…嗚…」

於是便説:『是在哪裏?説大聲點!』

她才很靦腆的説:「是在陰唇裏。」

『哪就用手把她掰開,讓我看清跋扈點。』

然後她才很害羞的用雙手將私處給掰了開來,並讓我拍┗鎿。

當她掰開了私處後,很明顯的在陰唇內看到一顆咖啡色的瘱,於是我叫她再掰開一點,好讓我拍┗鎿。不久高興的些許淫液,就如許流了出來,並流到辦公桌上。

『把頭轉過來,不然怎麼知道照片內的人是誰。』我有意説。

當拍完了照後,她説:「如許可以了吧?」

「嗯!」我邊看相機視窗邊點了點頭。

當她攤開了手,把腳合起來正計算大辦公桌高低來時。

『如今自慰給我看吧!』我説。

「…」她沒想到我會做如許無理的請求,一時之間傻袈溱辦公桌上,不知該説些什麼。

『你該不會不懂得什麼叫自慰吧?』我有意問。

「不是,可是…如許不是超出了查詢拜訪典範圍了?」她重要道。

「傻女生,如今覺悟的太晚了吧。」我心想。

於是我將女的帶了以前,便預備將男的帶走。

當自白書交還到隊長的手中時,隊長説:『棧鏍自白書只是我們保鑣室留檔存底罷了。你們寧神,這件事除了我們四人知道外,我們並不會把他傳出去。只是怕日後若出了問題,若你們倆不是情侶或不是自願產生性關係,事後若把這件事鬧到黌捨去,我們保鑣室反倒脱不了關係,所以存檔只是為了自保罷了。』

『如今自白冊頁有了,照片也有了,一切都已經是證據確實了。你若不想我把這些材料公怖給黌舍或他人知道,就乖乖的聽我的話做吧。』我有意威逼道。

「不!不!…不要讓人家知道…」她重要道。

而她的眼淚則像是再度要飆出來一樣,全部眼眶都潮濕起來。

在我的話語下,她趕緊將眼眶的淚水擦乾。

「可是…我的男友…」

她話説到一半就止住了,她可能認為如許的行動是反叛本身的男友吧?

我憶測道:『你寧神,我可不會告訴你男友。且算反叛的話,你剛才就算反叛了,你可不會想讓你男友看到這些照片吧?』

「…」她的眼眶再度潮濕,但或許是因為我剛才話的原故,只見她眼淚不敢流下,就如許點了點頭。

『乖!只要乖乖聽話,我包管今天的事絕對不會有任何人知道。且你跟你男友在校園內做愛的事,我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不會讓校方知道。』

於是在我的鉗制下,她就如許張腿來,然後將手指伸向了私處…

她露出了粉紅色的穴口,只是用右手壓在陰蒂膳綾擎一向地揉着。

『居心點,我可是見過很多女孩子高潮,若沒真的高潮且想騙我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你。』

我看她似乎認為恥辱,且又重要陌生,於是便如斯有意道。

在我的話語下,她抬起了左腳上桌面。然後便開端對本身的陰蒂又揉又捏,另一手則是開端撫摩起胸部的乳頭來。

或許是過於恥辱吧?只見她閉着眼睛,不知在幻想什麼?然後就如許「嗯…喔…」的開端微微的呻吟了起來。

我看她全部陰部都已經潮濕了起來,便説:『如今把本身的手指頭伸進小穴勾弄吧。』

於是在我的指導下,她先將食指伸進了陰道,然後或許是食指勾不到癢處,於是便見她又把中指給伸了進去。

就如許在她的「「咿咿哦哦」下,她像是高潮般的大指縫間流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後整小我才停止了自慰並將手給伸了出來。

我見她如許,整小我在不自發中已認為老二一陣腫脹,於是便大褲袋啦下啦鏈説:『過來幫我弄吧。』

在我的敕令下,便見她大桌高低來,並蹲在我椅子前計算幫我口交。

『且慢,用胸部幫我弄吧。』我看她胸部挺大的,且沒試過乳交,是以才如許説。

「我不會。」

『怎麼不會合都沒幫男同夥如許弄過嗎?』

「…」她搖了搖頭。

『就是用手夾住胸部,然後再用胸部夾住我的老二,然後高低扭動本身的胸部直到我射精。』

於是在我的指導下,她改成跪姿,然後在我張開的雙腿間,開端用胸部夾住我的老二幫我乳交。

固然感到上她似乎有點陌生,可是嗣魅真的如斯夾還蠻舒暢的,於是不久我便射出精液來,而精液就如許射在她兩個夾着的碩大胸部上。

我抽了桌上的面紙要她把胸部上的精液給擦拭掉落,然後又抽了一張將本身的老二給擦拭乾淨。不久她穿好了T恤,我便走到門外將你及她的男友給叫了進來,而後來產生的工作便如你先前所見的哪樣。

***  ***  ***  ***

「是!」

我聽完了隊長的論述,感到一陣弗成思議,然而又有面前的影像為證。

『隊長,這可算得上是強暴呢!』

沉默了一陣,不久…

「何況女方又算是自願的。」

我看男的手顫抖抽着煙,看來似乎很害怕的樣子。

「是的!感謝隊長。」男的説。

『可是…』我看隊長的神情不太好,話説到一半就止住,「剛才哪樣的狀況算得上自願嗎?」我心想。

「好啦!廢話不要哪麼多,照少焉幫我印一印。」

『是!』

「還有今天這件事你務須要幫我保密喔!」

『是!』

基於隊長的淫威下,我也不敢再對這件事多説些什麼評論。

meixin

我看她的樣子已經上鈎了,便説:『其拭魅這件事可大可小,就看我要不要報警處理。而剛才我也問過你男同夥,他不想繞揭捉校知道這件事,我想你也不會想繞揭捉校知道這件事吧?』

露出女友小作战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