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書】粉櫻桃——揪螺絲在乘務間騙B 艹

粉櫻桃——揪螺絲(在乘務間騙b艹)

03年的時候,我們專業兩個班48個人在xn實習,也就是我們8個是老總,其

他的都是妹子。為什麼叫老總,就是因為夏天這些妹子不注意,搞得我們幾個老是腫起。所以就叫老腫了。住的這個院子,前邊是倉庫,後邊是兩層的樓房,男生住倉庫,女生住樓房。中間有個五百坪的大院子,一頭是走廊,一頭是教室。倉庫的一側是鍋爐房,從倉庫裏隔了兩間浴室出來,供我們洗澡和熱水。恰逢那年非典,外面人心惶惶,學校怕我們出事,就不讓我們出去實習了,只要平安就好。故事就是講的我,也就是蕭野,在這個院子裏住的那一年的事情。

揪螺絲,是xn列車員裏面的黑話。「揪」就是擰緊的意思,「螺絲」就是螺栓和螺帽的合成,所謂揪螺絲就是把螺栓擰到螺帽裏面去,講的是男女之間那個事情,倒也是十分的形象。

我們實習會跑很多個單位,02年年底的時候,因為春運的需要,我們也被安排上車去跑春運,跑的是xn到魔都的這條線,全程理論上是26個小時,實際上一般都會晚點兩個小時。跑一趟下來三天兩晚,如果是春運期間,會連班跑,就是五天四晚,然後再休息五晚四天還是挺累人的。那個時候萱萱的身體最不適應,在車上一個星期吃不下也睡不着,還好他們幾個姑娘之間都還算是互相照料,不過後來就沒讓她上車了。那個時候我追凡凡也追不到,和小珍打得火熱的時候,但是你們曉得,這些姑娘,我只能照顧和被照顧,解決不了深層次的問題。

我們剛上車的時候,我的師傅原來是部隊裏面退伍下來,之前再新疆修坦克的。雖然個頭不高,但是很精神的一個人。我們這個學生班和師傅班是倒班,也就是師傅們當一個班,我們接師傅的班這樣。這個師傅業務還沒有我好,當然咯跑車也不需要太多的業務,主要就是開門關門搞搞衞生就可以了。但是這個師傅旁門左道的事情沒少教我。

比如説搞衞生這個事情,列車到終點站會有保潔公司來掃地,他一般就把垃圾掃到座位下面應付檢查,然後等保潔公司來掃;又比如説皮鞋髒了,就在別人的褲子上蹭,比刷的還乾淨;平時那些上來撿垃圾的,也讓他們撿,但是要把廁所打掃乾淨和把皮鞋擦亮了;還有「殺豬」,其實就是帶客上車,幫他逃票,從魔都到xn只要50塊……總之蠻多的套路。揪螺絲也是他告訴我的。

那時候我喜歡在車上給乘客聊天,了解很多天南海北的事情,很多乘客都掏腰包買酒買零食和我一起扯東扯西,所以我們食堂那個推車的姨很喜歡我。很多時候,這些人感覺和我聊得來,還遞名片要我去他們那邊發展。特別是一個李總,在浙江千島湖度假酒店做營銷總監,後來還跑到乘務間裏面來又留了我的電話,説我就當過去旅遊,費用都是他出。

那天我在車上和乘客聊天,是個在魔都打工的姑娘坐車回xn,我師傅剛好過來看到了就笑我説:「嘿?小野在揪螺絲咯?」我也不曉得揪螺絲是什麼意思,交接班的時候我們到餐車吃飯,我就問他,他就拿了個螺絲出來一比劃,我就明白了。我當時覺得好奇,這車上和乘客聊天可能常見,直接把人家姑娘正法,這個不太現實吧?但是又不好意思問他。

第二個班從魔都回xn的時候,晚上2點鐘我去接師傅的班,他要我去喊朱胖子吃飯。

朱胖子是小珍的師傅,平時客客氣氣的也不是蠻做聲一個人,就在我們旁邊車廂。我就去找,到了乘務間一看,裏面黑漆漆的,燈都沒開。我就過去給我師傅講:「師傅,胖子師傅那裏關了燈,只怕不在哦。」

師傅賊笑了一下,問我:「你幾時看到過哪個的乘務間晚上不開燈的?你沒學過業務吧?」

我一想,確實,就算人不在,燈也要開着的。一時不解。

我師傅又説了:「你去敲門,喊他吃飯。這個鬼肯定是在裏面揪螺絲。」

我一聽「揪螺絲」三個字,頓時一驚,心想這個胖子師傅四十多歲人了,平時挺憨厚的,難道還真的有這哈本事在列車上直接策到妹子和他搞?那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將信將疑的就過去敲門。

敲了幾聲也沒有反應,裏面也沒有什麼聲音,只有轟隆轟隆的火車壓着鐵軌的聲音。我又用飯盆在玻璃上敲了幾下,喊了句:「胖師傅,我和我師傅先去吃飯了啊。」心想反正我工作做到位了,就過去和我師傅去餐車了。

到了餐車,我師傅看我心裏面有疑問,一邊吃飯就一邊給我説:「你看咯,等下你胖師傅就要過來了。」

果不其然,我才坐下沒有2分鐘,胖師傅就來了,一臉精神的樣子。

「朱胖子,你不厚道咧,我徒弟喊你恰飯,你揪螺絲也不喊他一起玩?」我師傅一看朱胖子過來,就打招唿要他過來坐下。

「你莫亂帶壞細牙子!」朱胖子一邊臭我師傅,一邊過來坐我們對面,疑惑的看着我,看着我做聲,還就真的煞有其事的問:「小蕭?你想搞哦?」

我説心裏話,真的有點好奇,而且那個時候正好是到xn實習,還真的很久沒有碰過女人了。不過當時也不好意思承認,連忙辯解説:「冒咧,冒咧(沒有,沒有)」

「我就説咯,小珍那麼漂亮,跟小蕭的關係我看好得很,怎麼會去揪螺絲。」朱胖子説這些話的時候,真是憨厚親切得很,人畜無害的樣子,和他的實際言行真的不掛鈎。

我師傅也頂了頂我,小聲説:「小蕭,小珍是你女朋友吧?我看你都是幫她帶飯的。」

我連忙又説:「不是咧,不是咧。妹子都要照顧一下。」

「果漂亮的妹子,你還不追啊?這跑車好無聊咧,我看你沒問題的……」我師傅又詫異道。

我扭頭看了看車廂,生怕有別的同學聽見了。發現大家都各自吃自己的,才放心過來。

我師傅見我這麼怕,還以為我是不敢追,又給我鼓勁:「你要有自信撒!」

這個我倒是清楚,他説的是這火車上的工作,確實無聊,好多男女列車員家裏都好得很,但是在車上,也是搞到一起去。餐車我喊麗姨的一個三十五六的堂客(少婦),他們都説她的屁股和過道一樣寬,據説還在軟卧裏面和他們搞3p,不過我都是道聽途説,也不曉得是不是真的。不過我師傅從來不和我多談關於「揪螺絲」的事情,他可能是覺得我還小。一個中專生,現在想想我也不會告訴一個高中牙子怎麼到外面亂搞。

後來回車廂的時候,朱胖子還真的多打了一份飯,肯定不是給小珍的,因為都是我給小珍帶過去。所以我就跟着他走到他們車廂,看見朱胖子把飯給站在過道裏面一個女孩子,然後就領着女孩子往休息車走。那女的看起來比我要大六七歲,估計有個二十四,五歲了,個頭不是挺高,一米六不到。除了有些憔悴之外,還挺好看的。頭髮燙着波浪,穿着個羽絨服,下面是條牛仔褲,別的不説,就兩條腿就挺細挺直的。要是不是朱胖子遞飯,我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女的剛剛在乘務間裏讓朱胖子艹了。一想這滿車廂都是人,這樣條件的女孩子太多了,難道都可以「揪」麼?

「小野,你在看什麼呢?」小珍已經來了乘務間,看我老不進去,就問我。

「哦,沒事呢。」我也不知道要怎麼給小珍説這事兒,沒準她以為我不正經就不好了。我就給她端飯進去。

「啊,今天有魚啊!」小珍面露喜色,二話不説,馬上開吃。這火車上的夥食真不敢恭維,就用鹽醃好的魚好吃點。一般情況下像萱萱就是餓五天回去猛吃補回來,但是我不挑食,一般是在車上猛吃五天,回去餓幾天沒關係,畢竟車上是吃公家的。

我看着小珍在那裏吃飯,心裏還是想着剛剛的那個女的。説真的心裏面痒痒極了,倒不是説就馬上想着要艹屄了,而是想自己也嘗試一下揪螺絲的滋味。

跑車那兩個月,因為是是10天一排班,所以留在宿舍裏面的也就是一半人,有人陸陸續續出乘去,也有人陸陸續續回來。我和教授、磊哥、歐總這麼幾個光棍就一起聊起揪螺絲的事情,感情大家都是躍躍欲試,也都交換了一些從師父那裏聽來的方法。

原來像朱胖子那種情況,和殺豬無異。一般如果我們帶個客人,是50塊,如果把自己在休息車的牀位讓給別人睡,一般就比卧鋪還要貴,而且對方還只能睡一半的時間。像朱胖子幹這個妹子,是要給別人找個休息車的牀位,實際上就相當於自己損失了三五百塊錢,這在xn可以雙飛了都,當時我們幾個一個月的生活費也就500塊,所以我們幾個都覺得這麼搞肯定划不來的。那還有一個方法,就是上車的時候放客上來就盯好了的,一般就是不收那50塊錢了,那一般也就是給口爆一下;還有一種的就是很多買了票但是沒有座位的,如果聊得來了的,你可以在我乘務間坐坐,不過那肯定就是要揩油吃豆腐的。雖然説平時小珍的豆腐我也楷,但是就是覺得「揪螺絲」這個事情新鮮,想去試試,説不定還能揪出什麼花樣。

我心想最後這種方式,錢沒有少收,而且風險不大,所以幾天後出乘我就想試一下。結果螺絲沒有揪到,倒是出了個別的事情。

從xn到上海的路上,我接班之後就想瞄過道裏面站着蹲着難受的人。一路走過去,大部分是從xn到省會s市,或者從省會s市到臨省地市的短途。從xn到魔

都的很少,而且整體素質都偏低,我還真看不上眼。於是也就只好跑去找小珍打發時間。不過小珍之所以要和我臨車廂,不像其他的女孩到卧鋪去,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晚上好睡覺,車到站了之後都是要我一個人去開門,掛兩節車廂的牌子。反正是晚上,也沒有領導來檢查。所以過了半夜吃了宵夜,小珍就睡了。我就孤苦無依的一個人在乘務間裏看小説(列車上賣的那種過期雜誌小説),倒是中間有個女的帶了個小毛毛(娃娃),説想借地方餵奶。我覺得還是蠻理解的,就讓她進來了,但是我自己也沒出去。

她看了我一眼,也不好趕我出去。我曉得她什麼意思,就站起來,把門上那個小窗口擋住,然後假裝看車廂外面。她就把衣服掀起來,蹦出來個白白淨淨的大奶子,然後把毛毛往奶頭上摁。我看了一會,覺得也就那麼多意思。她餵了奶,又很不好意思的謝謝我,我也衝她笑笑,覺得這真的就是舉手之勞。

等車到了金華的時候,我就下車掛牌子,看到很多乘務員都往餐車方向跑,我也就懶得管了,讓那些旅客自己上車,連車號牌都沒掛,就往餐車那邊跑。

越往餐車走就看到越多的人,有旅客圍觀的,還有一些我們自己的列車員。連我師傅還有朱胖子應該在睡覺的都在那裏,小珍也跑過來了,凡凡躲得遠遠的。我就跑過去問凡凡什麼事情。凡凡就告訴我説是一羣從金華上車的人在那裏擠的時候,列車員去維持秩序,結果一個猛男推了這個列車員一下,差點把這個列車員推下月台了,結果就發生了口角。

「你tmd找死啊!」凡凡還在説着,我就聽到我師傅的聲音。我趕快循聲望去,只看到一個穿着夾克的男的被打翻在地上,還有七八個男的圍着我師傅,手裏還拿着掃把棍子和啤酒瓶。我估計那個男的就是被我師傅幹到的,他雖然是修坦克的,但是很明顯剛入伍的時候不是修坦克,看地上這個,估計我師傅應該也是練過兩下子的。

「轟」的一聲,旁邊的人七嘴八舌的就罵開了,提着東西就往我師傅倫去。我一看形勢不妙,趕緊就往人堆裏面鑽。我師傅一看他們手裏都是東西,自己搞不過,也就往車門跑,結果有個站在車門口的看熱鬧的人一把把他堵住,聽口音也是當地的。我當下心裏明白,這肯定不是和旅客發生了口角,不可能這麼多人來幫忙,只怕剛剛倒在地上的人也是故意的。

其他的列車員看我師傅要吃虧,也過來幫忙。都是把那些人拿着東西的人用手推在外面,對方沒動手,他們也不敢動手,而且手裏也沒有東西。

但是我師傅被堵他那個人惹毛了,我跑到我師傅旁邊的時候,看那個人和師傅互相扭在一起,也沒想什麼,覺得自己手裏拿着兩個車號牌,就朝那個人掄。

我那時候年輕氣盛,説真的也沒有考慮太多的後果什麼的。後來我師傅跟我講他們都不敢動手,怕是要下崗,但是我反正是實習,後來這個事情也沒有給段裏面造成影響,學校説要給我處分,不過好像最後因為非典的關係,我們畢業照都沒回學校照,哪裏還有什麼處分咯。

當時那個人痛不痛我不曉得,只曉得我的虎口痛。他就在那裏罵啊喊,我也沒聽清楚喊的什麼,就用車號牌指着他還有過來準備幫忙的人,我也不管他們罵什麼,就唱起調子(hn話,意思是起高腔,很囂張的樣子):「你們別囂張,我們一車列車員30多個人,動起手來你們吃虧!」講完我都心虛,這車上30多個列車員不假,但是我們幾個學徒就有7個妹子,本來卧鋪裏面的列車員也都是點阿姨,連我們車長也是個女的,怕是沒有什麼戰鬥力。

但是那些人也就沒有輕舉妄動,但是從外面還是圍着圍着,也不肯走人。我們車長肯定是維護我們這邊的,就義正言辭的對那些人講:「你們這是妨礙列車運行,是違法的!」

「騷貨,閉嘴!當心我艹你啊!」旁邊有人就在那裏喊。

「你説什麼!你再説一次!」我們車長也是個辣妹子,但是我們這邊的人都是調子高,也不會真正主動去動手。

「我説你那麼大一個屁股,不是給艹的?」那邊的人看我們明顯不敢動手,就出言羞辱她。我還扭頭去看了下我們車長,以前沒注意,現在看起來,那屁股還真的是又圓又大,想必當車長全靠了這個屁股了。可惜現在這個屁股用處不大,她臉上青一塊白一塊的,都不曉得説什麼了。

其實這車長,我平時也就那麼喜歡,對我們也不客氣,但是像我這樣的鐵路子弟,當時就一是有一種系統的榮譽感,再個也比較熱血。雖然實習的隊伍就我一個爺們,但是我當時更要覺得在幾個妹子面前展示下威風,要讓她們知道我有保護她們的能力。我也不動口,撈着車號牌就朝那個罵罵咧咧的男就砍過去,他手裏也就是一些掃把什麼的,也沒有什麼真東西。我拿着鐵牌子砍過去,他就躲。我也沒追着他砍,就用牌子指着他罵:「zj人還敢和hn人搞,少tm廢話。」旁邊

的人也有想要過來打我的,但是旁邊2個乘警都在,也不動手,就罵罵咧咧説要找我的麻煩。

又對峙了一下,火車站的公安就來了。我們這個系統在當年還是很威風的,有自己的公檢法,有自己的製衣食品廠,連火葬場都有。在自己的地盤上有什麼事情,都是自己的公安抓人,自己的檢察院和法院來處理。很快的那一羣人就被帶走了。

凡凡和小珍她們這個時候才圍着我,關心我。

這個事情之後,雖然我沒有做什麼,但是我師傅覺得我很義氣。之後給別人介紹我,都把「徒」字給省了,都是介紹「這是我老弟」。

我們跑連班最後一趟回程的時候,我去接我師傅的班,我記得那趟人是真的多,過道裏面全是人根本走不動,但是大家都知道,神奇的餐車肯定是可以過去的。所以我就跟着餐車走,食堂那個大屁股阿姨還推個車子鑽來鑽去,也不曉得被掐了多少油了。到了師傅的乘務間,看到乘務間裏面有個女的。我心想,我師傅不是不「揪螺絲」的麼?不過也沒多嘴。

「蕭老弟你來了啊,走咯去吃飯咯。」師傅就喊我一起去吃飯。我看了那個女的一眼,眼睛挺大,鼻子也挺高的,雖説臉型不是那種鵝蛋臉,但是整體看過去還蠻漂亮的,而且看樣子就和我差不多大,估計20歲都沒得。頭髮是拉直的那種很垂,垂到胸前就搭在她一件紅色的毛衣上,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都快過年了,她還穿個裙子,下面穿了一個比較厚的絲襪,好在還是穿了一雙過膝蓋的長筒靴子,不然這麼遠的路,也不怕得關節炎。她看到我打量她,就還朝我笑笑,我以為是我師傅的親戚,也就打了聲招唿,然後就和師傅去吃飯。

到了餐車,師傅才給我介紹情況。

「怎麼樣?我妹妹漂亮不?」我師傅就問我。

我心想還真的是他親戚,連忙就説:「漂亮咧!漂亮!」

「把你做女朋友要的不?」我師傅一看我這麼説,一邊吃一邊問我。我總覺得他在那裏笑,不過他埋頭吃東西,我也不曉得他笑什麼。

我也當我師傅開我的玩笑,我也就趕緊答應説:「要的啊!她也是xn的啊?」

「不是的,她是my的。」我心想my是個縣城,也是在xn下車,那不差不多麼。

不過我這個師傅好像自己也不是xn本地人,是復員分配過來的,不曉得怎麼多了個my的妹妹。我還在心裏犯疑惑,我師傅又説:「你等下幫我送她出站要得不?她冒打票的。我這趟車跑完不下車。」

「你跟別個對了班啊?」我問。

「嗯,我跑完這套班就回去過年了,我就找人對了班咧。」

我師傅找我幫忙我肯定答應的,而且説不定送他妹妹送出感情來了還有後續呢。我就趕緊答應講「要得咯,我送她去汽車站。」

「看樣子你還蠻滿意啊?」我師傅看我這麼殷勤,一副吃驚的樣子。就開我玩笑:「那你多吃點,我只怕你這個晚班不得睡覺了。」

我心想,美女和我擠在乘務間裏面,那怎麼可能睡覺咯。

等我回到車廂的時候,那個女的又衝我笑笑,又連忙把屁股往旁邊挪了挪,儘量的坐少一點位子。我也客客氣氣的,就進去打招唿。才想起來,忘記問師傅他妹妹叫什麼名字。

「不好意思,你叫什麼啊?」我覺得這也是個話柄,就趕緊主動扯話。

「哦,你叫我軒軒咯。」她用普通話答我的話,也不是很標準。

「你也叫萱萱啊?我還有個同學叫萱萱,也在這趟車上。」

「哦。真的啊?」

我想起師父給我講,要她給我做女朋友的話,也不曉得也給她講了沒。不過當時覺得總是站着也不是個辦法,就小心翼翼過去。做到她旁邊。乘務間的位子只有那麼寬你們曉得,冬天衣服又穿的多,車裏面開了暖氣,她脱下的外套還放在位子上,我坐下去肯定就是挨着她的。我心裏還有點緊張,因為別的地方馬馬虎虎我也看不到,但是那雙腿真的是撮到我的興奮點了,我最喜歡的就是黑絲美腿這類的,雖然裙子下面就露出來一點點,接下去就是靴子,但是我還是很激動,心裏面也蠢蠢欲動起來了。

她看我不做聲,顯得比我還大方些。

「你叫什麼名字咯?」她就問我。

「哦,你叫我小野咯。」

「我們應該差不多大吧?」

我對她的年紀也感興趣,就問:「你好大?」

「我85年的。」

我一聽,比我還小一歲,但是比我們班上這些同學都要顯得成熟多了。我們還是中專生,現在也喊是實習工作算工齡了。

「那是差不多大,我84年的。」

「你們這是分配到這個車上面上班麼?」

「不是列,我們是實習,要實習很多單位,最後畢業的時候自己選一個。」

「就是包分配的咯。」

「嗯咯。」

「真的好,你看我們一樣大,你都有固定工作了。」

「沒什麼好的咧,這工作又不好,累死人。」

「有什麼累的,我看你們每天就坐在這裏,到站了就出去開下門。」

……可能是同齡人的關係,我和這個軒軒還蠻聊得來的。聊天中曉得她和我一樣也是中專畢業,但是她是那種三年的,學的酒管,畢業之後就找到魔都一個酒店裏面當前台,結果不是很滿意就提前辭職回來準備過了年再過來找。

我那個時候跑了幾趟車,又喜歡喝乘客聊天,所以還認得幾個這邊的人,都和我聊得來,內心就有些膨脹。再加上想在美女面前顯擺,就把那個李總發給我的名片掏出來,説我大哥在度假酒店搞老總,回頭她準備過去的時候我梢她先去杭州,看看成不成。

她一聽倒是不為工作的事情高興,就問我:「真的可以坐你的車去杭州玩不?」

我聽她這麼一問,就有點納悶,説:「你是我師傅的妹妹,我不帶,我師傅也會打啊。」

結果她噗嗤一笑,説:「沒有列,我是只買到站票,車上太擠了沒地方坐,結果碰到你師傅就要我坐得乘務間來。」

我一聽,頓時心中明白了幾分,搞半天,軒軒是我師傅揪的螺絲,那怎麼留在這裏不去找個牀位咧?我就接着問:「那接到乘務間來後來咧?」

「後來你就來了啊,我才坐進來你就過來了。」軒軒在那裏説,接着又好像想起來什麼,臉微微一紅,説:「你師傅説他要下班了,講你好帥的,要我問你同不同意我坐在這裏。」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啊?我雖然還比較混亂,但是也明白得差不多了,難道是我師傅幫我「揪螺絲」,想到這裏我又想起我師傅吃飯時候臉上的笑容,真是太不正常了。

不過這人都坐進來這麼久了,而且確實還聊得蠻來的,未必我還退貨不成?我那時候身邊的姑娘都是只能看不能吃,外面斯文,內心敗類得很。既然師傅把眼都對好了,我難道還不「揪」進去?

她看我不做聲,就問我:「小野哥,是不是不方便咯?」

我就連忙解釋到:「沒有列,沒有列,我是怕到時候有檢查組的來檢查。」

她也着急了,就説:「那我還是站出去算了。」説完就準備拿外套。我曉得她不是我師傅的妹妹了,動作也就大膽了些,就用手摁在她的腿上,示意她不要站起來。其實也就是看看她的反應,看對我是不是反感。她看了看窗户外面都是返鄉的農民工,反正都是擠,反正都是被揩油的命,説真的,還不如在乘務間裏,至少乾淨些。但是我也還是隨即就把手拿開了。

那時候都晚上了,還是春運,過道裏面人都走不動,哪個領導吃飽了撐着來檢查咯?況且我們車長還是個女的,走一趟只怕那個大屁股要被人摸個乾淨。但是我也要維護我們鐵路系統的形象啊,就嬉皮笑臉的説:「沒事,一會領導來了,你就説是我的女朋友就是啦。」

她聽我這麼一説,就説:「那你不是要佔我的便宜啊?」不過説雖這麼説,也就把衣服又放下來,然後重新坐下。我心想,這是你自己要送給我佔便宜的。不過也還是給她吃個定心丸,就説:「你這麼漂亮,站在外面一晚上,未必沒有人佔便宜啊?」

我們又接着開始聊天。我就告訴她説我寒假期間都會在xn,第二天到了可以送她出站,還留了電話什麼的。後來我又給她講我們實習的事情,有的是聽別人旅客説的,也就當成自己經歷的給她講,講得眼睛放光,逗得她咯咯的笑。

到了1點多,我到站上了客之後,車廂裏面就更擠了,我乾脆都懶得到過道裏面去巡視了,也隨便編了旅客的目的地信息。就想眯一下覺。其實在車上躺着我能睡着,但是坐着肯定是睡不着的,太晃也太吵了。

軒軒也靠着窗户邊的車體在那裏睡覺,我估計也沒睡得着,火車一振動,她的腦袋就在車體上敲一下,怎麼可能睡好咯。但是我看她閉着眼睛不出聲,也不好説什麼。只看到她人向車窗斜靠着,屁股對着我,裙子下面的黑色連褲襪若隱若現的,我也不好彎腰去看,勾得我心痒痒。我就當做自己也在睡覺,手垂在座位上,放到她屁股下面,但是也不敢去摸她。就放着。

結果她真的沒睡死,肯定是睡得不舒服,就想調整一下姿勢,一屁股坐到我的手上。除了豐滿有彈性的屁股壓在我的手腕上,我曲起來的手指關節,還正好頂在她兩瓣屁股中間一個柔軟的地方。

我趕緊就把手往回收,一邊就説:「不好意思。」

她也正覺得坐到我的手難為情,就説:「對不起。」

我想緩解尷尬,就問她:「這車上不好睡吧?」

她還一臉通紅的,説:「還好咧,就是晃得厲害。」

「你用腦殼砸車體,你也痛不啊?」

我看她摸了下腦袋,心裏一橫,就説:「到下一站還有個把小時,要不你靠着我眯一下咯。」

説話我心裏打鼓一樣,心想乾脆看她接受我不,被拒絕了也是心裏落個乾脆,免得心裏一直痒痒的,反而不好受。

她看了我一眼,臉上紅撲撲的,就問:「那你會不舒服不?」

我心中一喜,這有戲啊。就拍拍肩膀,要她靠過來。然後自己靠着過道儲藏室這個牆壁繼續閉目養神。

她就靠過來,靠在我肩膀上。但是因為我也是個斜的,她可能覺得不舒服,又調整了好半天,反正就是不安逸,就乾脆摟着我的胳膊,這才找到一個合適的位子。兩個軟噗噗的胸部還頂在我的手臂上。

開始我希望她靠過來,可這下真的靠過來了,反而我倒是嚇了一跳,覺得這萍水相逢的,她就這麼挽着,不曉得是信任我還是喜歡我。我心裏緊張加興奮,身體卻不敢動,覺得不能辜負別人的信任,要當個正人君子。

當正人君子的代價就是,我的心就像放在火上面烤一樣。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就聽到「轟」的一聲,車就停了下來。

我睜開眼往窗外一開,窗外漆黑一片,不像是到了站的樣子。倒是軒軒馬上坐了起來,揉着眼睛問我:「這是到哪裏了,你要去做事吧?」

「估計是臨時停車,我去看看咯。」我只覺得腰酸背痛,起來伸展一下腰身。就起身又看看那邊窗户,也是漆黑一片。覺得口乾了,有拿起水壺喝了一口水,這才又坐下。

結果軒軒就坐在那裏看窗外,又不靠過來了,我心裏又有些失落。

「靠着不舒服吧?」我就問她。

她扭過頭來,一臉驚訝的表情,説:「沒咧,小野哥你靠着好舒服的。」説完,她的臉又紅撲撲的,一幅很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心裏説我要你靠一下,你就挽着我,這麼大方還這麼容易臉紅?「我是看你的腦袋也在那裏撞得響,估計你不舒服。」

原來她是關心起我來了,我就笑着説:「哦,沒事,我們都習慣了。」

「小野哥你這麼好,好多妹子喜歡你吧?」她問得我一點準備都沒,我一聽覺得你不是要給我表白吧?我想了一下,凡凡是我喜歡她,小珍是對我蠻好的,但是我還真是苦逼的連一個正式的女朋友都沒得。

我就連忙説:「沒咧,現在的妹子都喜歡大帥哥,沒人喜歡我咧。」其實我那個時候還真的蠻帥的(和軒軒在火車上有個合影,但是家裏舊電腦被修過,什麼都找不到了,現在也早就沒有她的聯繫方式了),但是也比現在謙虛一些。

「哈哈,我覺得你蠻帥的啊。」

「你這是安慰我呢。我帥都沒人喜歡的。」

「肯定會有人喜歡的啦。」

我聽她這麼一説,意思是她不喜歡我咯?心裏的興奮勁少了一大半。又跟她扯了一會,車子又開動了。她這次倒是大方了,也不打個招唿了,就直接摟着我的胳膊,往我身上靠。

我努力的聞着她頭髮上的香味,覺得好聞極了。心中的躁動也越來越強烈。乾脆就把臉貼在她的光滑柔順的頭髮上,心裏砰砰跳個不停,總覺得她靠在我肩膀上肯定都能夠聽到了。但是她卻一點反應都沒,就讓我這麼靠着。如果説剛剛是我正人君子的借她肩膀一靠,現在這個姿勢更像是一對戀人相依相偎了。

火車在漆黑的夜幕中前行,我不知道車開到了哪裏,只惟願這火車失去了方向,就這樣開上幾天幾夜。

2點多的時候,火車終於靠站了。這回雖然我看到到站了,都不想起身來,還裝迷煳在。倒是軒軒又坐了起來,説:「小野哥,到站了,趕緊去開門!」

下了一批,卻沒有幾個上的。車進入hn之後,離終點越來越近,車上的人倒是也慢慢的少了一些了。等開車哨響,我迫不及待的就要回乘務間。

放下東西之後,這回兩個人都特別默契的就往一起靠了,她就靠我肩膀上,我就貼她頭上。可是我卻沒有裝睡着,而是垂着眼看她,發現她也抬着眼睛看我。

「是不是手隔着這裏不舒服?」我就問她,然後也沒等她回答,就把她摟着的那隻手抽出來,然後繞到她脖子後面,意思是要她到我懷裏來睡好了。她猶豫了一下,還是躺了進來。我心裏開心極了,心裏所有的障礙都掃除了,也不要回到xn再發展了,很明顯這事兒成了。

我也就把軒軒當女朋友來疼了,從旁邊的衣帽鈎上,把一件軍大衣拿下來,説:「車子進了山區啦,好冷的,別着涼的。」説完就把軍大衣往兩個人身上蓋,其實也蓋不到多少,主要都是蓋在她身上,把她的腿和膝蓋蓋好。蓋好之後,手卻沒有離開。就直接搭在她的大腿上。

應該説,我就是想摸她的腿,才那大衣來蓋的。只是在她看來,這個舉動無疑十分的温暖體貼了。她也就把軍大衣也往我身上緊緊,完了之後,手也沒有拿回去,就搭在我的肚子上。

火車又開了一會兒,我實在是睡不着。只覺得懷裏的軒軒,唿吸緩慢而均勻,怕是真的睡着了。我的手就不老實起來,在她的大腿上緩緩的摸起來。心裏壓抑的火苗,也就這樣引燃了我的欲望,我身下本來在沉睡的兄弟也不老實起來。

摸了幾下,懷裏的軒軒一點動靜也沒有。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睡着了,還是裝不知道。我也就膽子大了起來,手裏的動作也越來越大。我自認在學校的時候,在姐姐們的調教下,愛撫的功課還是畢業了的,絕對充滿力量而又不粗魯,充滿温柔而又不輕浮。我的手在她大腿根來來回回幾趟下來,見她依然沒有什麼反應,又往她的屁股上伸。

隔着黑絲和內褲,我摸着她渾圓的屁股,心中的火也越燒越大,褲襠裏的變化也越來越明顯,頂着我生疼。我猶豫了好半會兒,終於理智還是被自己的欲望吞沒了,我把手往她兩腿之間那片柔軟的地方擠。這時只感覺到她的雙腿緊緊的夾着,讓我的手難以寸進,要挪動一下更是困難了。

原來她一直都沒有睡着呢。

軒軒既然沒有睡着,又讓我的手摸她的腿和屁股,那只能説明是她自己也想我這麼做呢。想到這裏,她夾緊的雙腿就根本不像是反抗,而更像是一個遊戲關卡。我一時也就不再温柔,夾在她兩腿之間的手掌重重一握,她的雙腿就被頂開一條縫隙,隨即我趁機將中指和無名指探向她的神秘花園。

到達目的地之後,我沒有再動,而是停在那裏看她反應。我這樣動作,她就算是真睡,也要醒了。可是她把臉埋在我的懷裏,頭都沒抬,放在我肚子上的手也沒有拿開。正所謂沒反應就是最好的反應,我得到了默許,就用手指在她下身到處探險,把地形摸索了個大概,然後就在大概是小穴的地方畫着圈圈,寫寫書法。

軒軒想裝睡也裝不了了,她的唿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嘴裏也開始用蚊子一樣的聲音哼哼着。

「哼……哼嗯……」

聽到她哼哼,我也換了動作,用兩個手指隔着絲襪和內褲找到可能是她屄眼的地方,死勁往裏頂頂,然後手指往裏一勾,飛快的划過她的陰唇和陰蒂所在的地方。

「嗯哼……」她這一聲比之前都要來的響一聲,把我都嚇了一跳。不過在列車的轟鳴中,明顯誰都不會聽到。我鎮定了一下,又如法炮製,如此來回幾趟,她果然痛苦難當,頭在我懷裏不停的扭動。原本光滑的襪檔,此時也不再是那種絲質的光滑質感,而變得有些阻礙起來。

又溝了幾趟,只感覺到她墊在下面的右腿,都已經濕了一片了。

我知道軒軒的身體已經被我搞定,但是為了摧毀她心中的尊嚴,我還是抽出手來,把黏煳煳的手指在她眼前一張一合,展示她粘稠的淫液如何被拉成絲。

她覺得不好意思,就把臉往我胸上埋。我心裏道,果然是個小色女啊,於是膽子就大了,又把手伸到她腿中間去,這次倒是沒有什麼阻力,她的腿都分得開了些,像是在給我騰位子一樣。我的動作也就大了。

「啊……」突然一股劇痛傳來,我感覺到我的胸口被她狠狠的咬着。而且她不是咬一口,而是死死的咬着不放口。我一時疼痛難耐,不知如何應付,就粗暴的在她下身挖起來「唔……唔……唔……」她叫歸叫,但是就是咬着我的肉不放。我痛得要死,她倒是爽了,我左想右想還是我划不來,就不挖了。就把手抽出來,給她説:「你看窗户外面那個人在望着你。」

我這麼説,她就鬆了口,緊張的往外面看。發現只有一個人靠在門上,把整個窗子都擋的嚴嚴實實的。春運就是這樣,要不然我也不敢這麼大的膽子。

「嘶——」我這才覺得真的痛,抓着胸口揉,還是覺得痛,就解了襯衣扣子,揭開內衣往裏面看,一看隔着兩層衣服都咬了一排牙印出來。「你下口也太重了把,你屬狗的吧。」

她以為我生氣了,在那裏很不好意思,一幅很無辜的樣子。「是你先呲我的……」

「我要咬回來。」我就開玩笑,狠狠的對她説,説着手就向她咪咪的位子抓過去。

她以為我要來真的,連忙就説:「不行!這裏不行的!」

我也不是真要咬她,要咬也得找個地方脱了衣服再咬。但是我就掀開衣服給她看,「你看,都是你的牙印,只怕都出血了。」

她還真的就去看,頭就埋在我的胸口,一陣香風吹來,香得我心頭痒痒的。

她看到果真是幾個血淋漓的牙印,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就笑着看着我不吭聲,在那兒一個勁的賣萌裝可憐。我哪裏吃她這一套,我就給她説:「反正,現在肉債要肉償!」

我這話裏面的意思好不明顯,她聽着臉又是一紅,裝作自己不懂,又把她那粉臂一伸,把袖子捲起來,對我説:「那我也給你咬一口咯。」

我看着那光潔柔嫩的手臂還真的就想去咬一口,就一隻手摟着她的腰,一隻手鉗住她的手。這算是我迄今為止實質性的親密舉動了,她也緊張起來,就去看我摟着她的手,被鉗住的手也往回抽。

我説:「我怕我咬你的時候,你要亂動啊。你別動!」

她聽我這麼一説,就乖乖的不動了,我就張開嘴,朝她齜着牙,還「哈……哈……」的哈着氣。她緊張的要命,連眼睛都閉上了。我看時機成熟就一口咬了下去!

當然不是咬她的手,而是輕輕的咬住了她的嘴唇。

「唔……」她驚唿一聲,朝我瞪着眼,腰身和手臂都在我懷裏掙扎着。更重要的是嘴巴也咬得緊緊的,我的舌頭根本進不去。

我就和她説:「我怕你疼,不想咬你手啊。」

她就説:「那現在扯平了,我要睡覺啦!」

我心想,有我在旁邊我就不信你可以睡着。但是行動上,還是把搞亂的軍大衣,又攏了攏,給她重新蓋好。她也主動的狠,就一把摟着我,埋在我胸口準備繼續睡。

我自然又把手往她腿上摸,結果她一把把我的手抓回來。我又把手放到她腰上,想往她衣服裏面鑽,又被她抓回來。

「就這樣,好好睡!」她這次倒好,乾脆是緊緊的扣着我的手不放,明顯是不給我機會了。我想要是這樣一晚上,我不虧啊?但是她賣萌,我又不好説不行,慢點雞飛蛋打了反而不好。但是你説真的就好好睡?那怎麼可能睡得着?

大概也就眯着眼睛眯了2分鐘吧,我看她手沒有抓我的手那麼緊了,就把手慢慢向下移。其實也沒有什麼別的,就是因為褲襠裏面我兄弟是在太苦逼了。制服褲子本來就不寬鬆,他真是連個伸展的空間都沒。我就把皮帶鬆了,又把褲子拉鏈解開,想到裏面去給他調整各舒服點的姿勢。

軒軒其實也沒有睡着,反正我的手去哪兒,她的手就跟着去哪兒。她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幹嘛,也不問我。我就乾脆反客為主,心想你不讓我摸你,那你就來摸摸我吧。於是就把她的手往褲襠裏伸,搭到我的兄弟身上。

她也不知道我在幹嘛,就下意識的用手抓了一下。我兄弟也是牟足了勁兒展示他的硬邦邦的身軀。她抓了之後,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也沒吭聲,想必也不是第一回見這東西了,就抓着擼了兩三下,然後往褲子裏面塞,低聲説:「好好睡覺!我真的好睏……」

我只道她既然不是個雛兒,又這麼大膽大方,那心裏面的火就燒的更急了。我就給她説:「軒軒,幫我弄出來好不好?」

「你傻啊!這是公共場所好不好?」

「我給你説,一會車要到站了,我這樣沒法出去啊……」

「你不想不就成了……」

「你趴我身上我能不想麼……」我一邊給她説着一邊又把手往她裙子裏放,不過這回她都沒阻攔,我也沒再隔靴撓癢,直接就從褲腰那兒把手給伸了進去。有些彆扭,我就乾脆又大膽的把絲襪往旁邊褪下來一些,然後手就往下探,手指就摁到蚌肉上,手背上濕黏黏的,感情她也是濕透了。「你看你濕的,其實你也想對不對……」

「嗯哼……嗯……」她倒是沒在説什麼,自顧自的在那兒哼哼起來。我的手指在外面光顧了兩圈,就急着往裏邊跑,只覺得一路上都是亂七八糟的肉芽,像是溶洞裏面很多石筍一樣。裏邊還有一條地下河,洞口靠近屁眼的那而有道肉堪比裏邊地勢要高些,也可能是坐姿的關係,反正我只知道裏面已經積滿了水。我心裏還念白,這女的小穴還真是千人千個樣,頓時更是想到軒軒這密洞裏面去遊歷一番。

「哼……哼……」我聽着她輕聲哼哼也是一種享受,就一邊挖裏邊的石筍,一邊用手掌摩擦她蚌肉上頂着的那顆肉珍珠,還沒有個幾分鐘,她就用手把我的手使勁往外推。

「你坐我身上來?」我附在她耳邊小心的問她。

「嗯……嗯?」她完全心不在焉?

「我説你坐我腿上來。」説着就摟着她往我腿上挪,挖她小穴的手也拿了出來,把本來散開的褲子乾脆敞開了,把我兄弟給掏了出來。

「幹嘛?」她感覺到我又在脱她的絲襪和內褲,就警覺起來。

「我看你靠着我睡覺不舒服,乾脆你趴在前面的桌子上睡咯。」我也不直接回答她問題,她用手死死的拉着自己的絲襪和內褲,不過她拉的是前面,倒是她的整個屁股都已經蹦了出來。

「不行的,你這樣我出去算了。」她着急了,死死的摟着自己的內褲和絲襪。

「我就放在中間,你用腿夾着,我不放進去,好不好?」事情都到了這一步,怎麼可能輕易放棄。我就苦苦哀求她,一邊心理戰,一邊陣地戰,一手握着我的兄弟就往兩瓣屁股中間衝鋒。開始的時候兄弟被屁股壓着抬不起頭來只能匍匐前進,開始隨着她扭動了兩下,忽然感覺到頭頂有縫隙,我兄弟就被早已經繃緊的那條筋給拉起頭來。只是角度不怎麼夠,只抬起來一半,還沒有碰到她的蚌肉呢。

軒軒的欲望那會已經被我挑起,不過還是不放心,又往乘務間的門口看。小窗那兒還是一個人背對着站着,把小窗擋得嚴嚴實實的。她領土被我侵略,自覺裙子蓋着,軍大衣擋着,就沒再説什麼,聽話的趴到桌子上。

我也沒急色,就用手環過去摟着她的纖細的腰身,她真的是沒有什麼肉,就這樣貓着腰,肚子上也就一小輪肉,我也老老實實的,沒急着進去,就又一邊用手揉她的肉貝,一邊緩緩的調整姿勢,儘量把她的屁股往我肚子上挪,好給我兄弟騰出一個角度來。

「唔……唔……」她趴在桌子上,整個臉都埋在自己的胳臂灣裏,在那兒哼哼。

「你別哼哼啊,你再哼哼我會忍不住的。」我邊揉着,邊調笑她。「你可不想我在這裏插你吧?」

她那頭瞬間就安靜下來,我覺得好笑,趕緊腰往前一抬,然後用手扶着我的兄弟就往她蚌肉上靠。我兄弟剛剛被壓抑得不行,現在使勁往回靠死死的靠在她的肉貝上,也只是能與肚子垂直而已。我嘗試着扭動了一下,也覺得根本沒法摩擦她的蚌肉了,我兄弟的頭都是死死的頂着一動也不動。

真是百密一疏!我怕軒軒去了興致,只好還是用手去照顧着,倒也不方便總是往密洞裏面探,就在周圍摸着,只覺得她的陰唇也是怪異,説是張開把,只有很小一處地方是可以拉開的,其他的地方都很窄,像面三角的小旗子。又去摸蚌肉上的珍珠,這會可是把皮給翻開了揉,我就不信她能忍住不喊。

「嗯……」她還是喊出身來,腰身一抬一抬的,大腿一張一合的。她一動,密洞裏積存的地下河水就潑了出來,真的感覺就是潑了出來一般,熱乎乎的潑在我兄弟的根部和兩個百寶囊上。

「怎麼了?想我進去了麼?」我手就停下來,問她:「説了要你別哼,你一哼我真忍不住了。」

「唔(務)……」她口裏發着「不」的聲音,把頭要得撥浪鼓似的。

「那你把我蛋蛋都淋濕了……」我也沒管她,手翻到洞口,確定了位子之後,就把我兄弟往裏面摁。我兄弟雖説平時能屈能伸,但是關鍵時刻還真是不肯彎腰,我費了好大的力氣,好在軒軒的洞口又濕又滑,得到一個空擋,跐熘就鑽了進去。

進去的那一瞬間,我只感覺到腦袋一片空白。畢竟是第一次「揪螺絲」,而且還順利的就進去了。我那會十九都沒滿,她比我還要小一歲,鮮嫩就不説了,單説那一溶洞的肉筍,就颳得我好不舒服。軒軒明顯也感覺到我兄弟進去了,本來就緊緻的小穴就閉得更緊了,硬生生就要把我往外擠。我兄弟本來關鍵時候也不會枴彎,就硬邦邦的往上頂,再加上她這麼一擠,頂多進去一寸兩寸,淺的地方也就是剛剛把頭給淹了,死死的頂在溶洞頂上。軒軒見我兄弟賴着不走,又把腰身往上抬,想讓我兄弟滑出來,可是進去都那麼難,出來也不容易。倒是她動了兩下,我兄弟就在她溶洞的頂部撞了兩下,撞得她直哼哼,末了還往裏邊去了一些。

「你還真是急色。」我也不放過取笑她的機會,「説好了我只放着不動的咧,那我現在要不要動?」

她一個勁兒的搖頭。

熟悉蕭野的人都知道,蕭野最大的長處不是取悦女人,而是尊重女人。女人怎麼説,我就怎麼做,沒有人説我不乖的。

只是我兄弟不動,我的手就在旁邊輕輕的揉着,又到珍珠上撥弄兩下。另一隻手還不忘在她大腿上摩挲着,感受絲襪的樂趣。

「哼嗯……」她又在那兒哼了一聲,腰身也不自覺的扭動了一下。

「還是想動啊?你説動我就動咧?」我就又問她的意見。

「哼哼很……」她發出一個奇怪的聲音。

「什麼?」

「哼…哼…很…」

「輕輕的?」

她埋在胳膊灣裏的頭點了兩下。

我知道時機成熟,就把屁股一夾,腰身一挺,讓我兄弟在溶洞頂上颳了一下,颳得裏面的肉筍東倒西歪。

「嗯……」她也沒有再忍,隨着我這一頂,就哼了一聲。

別説,開始我挺大膽的,畢竟覺得沒什麼人看着。但是真正要幹起來,我還心虛了。畢竟這門外面113定員的車廂裝了差不多180人。門口的那個人也不知

道什麼時候就會走開。我自己也挺緊張的。再加上本來就坐着一個人,動起來還真不方便。所以我頂一下,就停一下,看外面沒有什麼動靜,也順便休息一下,才又再頂一下。往來了十來下,實在覺得不過癮,心想軒軒肯定也心痒痒,就給軒軒説:「你自己動動看。」

「唔……」她又一邊發出呻吟,一邊搖着頭。

「那你看你旁邊有個開關。」我想起之前來找朱胖子,夜裏行車,裏邊關了燈的話,還真是什麼都看不到。因為外邊有燈光,隔遠了看只能看到反光,湊近了裏面也是漆黑一片。我就要軒軒去把燈關了。

軒軒明白什麼意思,就去夠那個開關。但是手不夠長。我心想,反正就這麼一下,別人應該不會注意,就頂了她一下,然後把兄弟死死的頂着她,摟着她站起來。站起來之後,用我兄弟的話説,就是前途一片光明。此刻雖然軒軒夾得生緊,前路壓力重重,可也抵不住我腰身一挺,跐熘一下,又往裏邊滑進去一大截,整個兄弟都埋在裏面了。

「啊……」她也沒東西擋住嘴巴,一聲喊了出來。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又趕緊捂嘴。

「先別捂嘴,先關燈啊。」我提醒她,這姿勢,外邊的人看到了可都知道是在幹嘛了。

她也明白過來,趕緊把開關給按熄了。

她把燈光一熄滅,我膽子就大了,摟着她的腰身就往裏面猛刺。我這一動,就明顯的感覺到剛剛積存在洞裏的地下水,全部潑了出來,我都能聽到打在地上的啪啪聲。

「唔啊……嗯啊……」她也喊出聲來,只是還是不放心,就趕緊往窗口外看。我心裏其實也緊張,就把她轉了個圈,對着乘務間的門站着,不過也沒有停止探索她的溶洞。

外面那個大個子,還真的就動了。他興許是感覺到乘務間的燈滅了,興許是對面的人察覺了,以為我關燈要出去呢。就趕緊側身站開,讓開一條路來。他對面是個瘦高的小夥子,帶着個眼鏡,正往裏瞧呢。我和他四目相對,就好像是被他看到了一樣,一時緊張,就趕緊停了下來。

「……嗯……啊!」

軒軒反應更激烈,剛剛還在呻吟着,一看到有人望着我們,趕緊死死的捂着嘴巴,然後就要往前走,想我從裏面出來。這我哪裏肯,死死的把她摟着,連忙跟她説:「我們裏面是黑的,你只要別亂動,外面看不到的!」

她看我有恃無恐的樣子,又看到確實好像對面那個男人只是望着這邊,也沒有什麼表情的變化。就相信了我説的話。雖然我早就知道看不到,但是自己親身體會還是會緊張,也頓了頓,就又開始抽插起來。

外面那個大個,讓開了之後,等了一會見到裏面沒人出來,就又探頭過來望。我也不知道他能看到什麼,不過就算看到影子也看不清。我也就沒停,甚至覺得有些刺激,反而力量更大了些,撞在軒軒的屁股上作響。一邊又把軒軒捂着嘴巴的手拿開,讓她喊出來。

「啊嗯……嗯……啊……」軒軒想忍着,可是卻忍不住。忽然又看到那個大個往裏瞄,趕緊咬緊了不敢吭聲。

我趁勢把手伸到她嘴邊,往她嘴裏伸。她本來不願意,但是一隻手撐着旁邊的桌子,一隻手被我捉着,是在沒手擋着,猶豫了一下,還是就任由我的手指伸到她嘴裏,覺得緊張了還不時的咬一下。

「唔……嗯唔……」

在這場合,我也敏感極了,再加上她含着我手指發出的這聲音是在挑逗,我就覺得感覺來得很快。卻有不想這麼快結束,就想怎麼得變換一個姿勢才行。乾脆就提起她的右腿,要她踩在坐凳上。這樣她的腿就被我完全打開了,沒有夾那麼緊,我也就舒服了不少。

只是軒軒也沒好到哪裏去,她也緊張,咬我的手的次數越來越多。我怕她壓抑着自己,反而少了樂趣,最後搞個不上不下回去了,只怕以後我約她就困難了。於是就給她説:「你想喊就喊出來,這外面轟隆隆的聲音這麼大,沒人聽到你的聲音。」

其實我這麼説的時候連自己都心虛,誰知道會不會掩蓋住。不過反正自己就是個實習的,過完年還不知道會不會跑車,更別説送她去杭州了,這車上「揪螺絲」的機會可能就僅此一次了,於是也就沒有什麼顧忌了。

「啊……嗯啊……啊呃……」

她一腳瞪着座椅,口裏喊着我的手指,仰着頭叫的好不暢快。我也沒閒着,我兄弟再裏面勤勞的進進出出不説,我捉着她右手的手又領着她的手往她的花叢裏走,然後手把手的示意她自己揉。她開始還有些抗拒,可是也就抗拒了那麼十秒不到,就自己輕輕的揉起肉珍珠來。

果然她還是更了解自己的身體,就這麼揉了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她有些站不住。溶洞裏也像發生了地震一樣,整個都在扭動,到處都在塌方,前路不通,退路沒有,要把我兄弟活埋在裏面。

「啊……」

她單腳膝蓋站不穩就要往下跪,我的手也顧不得享受她的舌頭了,趕緊摟着她,不讓她摔倒。腰身確是用更大的力氣往裏挺,在她痙攣的時候那種抽插的感覺正是我享受歡愛的目的,在她陣陣浪潮中,激流勇進,沒有比這個更爽的啦。

「不行啦,快出去,快出去!」軒軒顫抖着聲音説。

「我有感覺了咧,一會會就好咧。」我哪裏肯出去,達到了目的,我也想快點迎來我的頂點,於是加快了頻率,不在吝嗇體力,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求…求你出……去!…我受…不了…了……了!」

「唿唿~我要射了,你等等。」我喘着粗氣,在我兄弟那兒匯聚這力量。自從來實習,我可好長時間沒幹了,只覺得無窮的精力要爆發出來一般。

「求…你…一…不要嗷…嗷…在…裏咩…!求哦…你一…一…!」她都要哭出來了。

我多想在裏面發射啊,但是聽她都要哭了,又於心不忍。畢竟來日方長,到了xn還有很多機會。尊重女人始終是我的原則。我感覺就要快了,就從她小屄裏拔了出來。隨着我雙手一松,她也就一個沒站穩,朝地上跪去。

我看她跪地上,心想她是要給我咬呢?就把兄弟往她嘴裏塞。

她還在那兒唿唿的喘氣,接過我的兄弟,渾身都被她的蜜汁打得透濕,況且我一個連班跑下來,這是第四天晚上沒洗澡了,想必味道也不好聞,就把頭往旁邊偏。

「我噴你身上可不好處理,這裏沒水洗啊。」我情急之下,只好勸她。「快點,我就要噴你身上了。

黑暗中我也不知道她是什麼表情,想必一定是皺着眉頭一臉厭惡吧。不過最終還是感覺到兄弟被温柔的雙唇所包裹,舌頭還墊在龜頭下,一勾一勾的。想必是經常給男人咬啊,真是舒服極了。我那積蓄已久的千軍萬馬也再也沒能夠受到控制,一股股的噴向她,足足噴了有半分鐘之後,她就想抽出來。我還死死的摁着她的頭,又把最後憋的一小股射給她,這才依依不捨的從她嘴裏出來。

「別吐地上,不然肯定會被發現的!」我抽出來之後,她就低頭想找地方吐,我心想那不壞事就連忙給她説。

她急壞了,到處找地方想吐。又趕緊把絲襪和內褲穿好,想開門出去廁所吐。

「慢點出去啊,現在出去,人家都知道我們幹嘛了。」我這就是故意的了,我就是想讓她含着。説實話,與其吞了我還真的就喜歡女人含着我的兒子,看她們急得團團轉的樣子,讓我更有成就感。

她都走到門邊了,聽我這麼説又不敢開門出去了。我也敞着我的褲子不知道怎麼穿上好,因為她是在太能流水,我整個兄弟和蛋蛋都是濕漉漉一片,就這麼穿回去,只怕要可以發芽了。

「咕咚……咕咚……」黑暗中聽到她吞咽的聲音,我知道她最後沒轍,還是吞了。讓我比射她嘴裏還興奮,是那種惡作劇的興奮,心想這回你是不得已,下次要讓你心甘情願!

「軒軒你真好!」我就過去摟着她。

「難吃死了!!!」她就推我,不讓我抱。可是那力量是在太小,根本就是撒嬌。

我又哀求她舔乾淨我下面,她口裏雖然埋怨,倒是乖巧得很,就蹲在地上又把我兄弟和百寶囊都舔了個遍,然後又把我的內褲,制服褲都穿好。才放心的起來。

「你怎麼還挺着這麼大?」「這不是還不夠麼……等你休息一下再來。」黑暗中我親着她的臉,説到。

「你先開燈咯。」她也沒閃躲。

「現在開燈不好,等到站我開燈就出去開門。」然後我就抱着她又親熱了一番,手在她黑絲屁股上大大方方的摸了個夠。

等到了站,我開燈出去放客。再回來的時候,發現她用紙巾在坐凳上擦來擦去。我一看,坐凳上有一片濕痕,已經被擦得差不多了,倒是地上像潑了一杯水一樣。

「這是誰潑的水啊?」我就過去摟着她,取笑她。

「你滾開點。」她給了我的人,也就當我是自己人了,對我也就不客氣了。

「喲,還生氣了啊。」

我就跑過去摟着她,發現她眼眶還真的紅紅的,像是哭過一般。我覺得自己闖禍了,就不敢笑了,連忙哄她。

「啊,軒軒,你怎麼了,哥我錯了,你別哭啊!」

「你滾開點。」她又一把推開我,「你這個死流氓。」

「軒軒,你怎麼了啊?」

我一頭霧水,這女人,剛剛我都是徵詢你同意的啊,不會去告我吧?

「是我的錯,來,你咬我出氣,你別哭啊,你哭了我多難過啊。」

我見她不吭聲了,還在那裏擦坐凳,就一把抱住她,在她臉上瘋狂的吻起來。

「軒軒,我不欺負你,到了xn,我就被你欺負,我賺的錢都給你買衣服,你別哭了好不?」

「真的不?」她埋在我的胸口,還在抽泣呢。

「肯定是真的!」這麼水嫩的小女友,我真是求之不得呢。

不過我又俯身到她身邊,説:「不過我那方便好強的,我天天要,你受得了不?」

「啊……」我只感覺到胸口一陣生疼,感情她又一口咬了下來。

後記:她讓我印象深刻,就是因為她愛咬人,而且還咬得有理,在歡愛之間,我是一身牙印。軒軒後來還是去外地讀書,走的那天,就説要我去找她,也沒説什麼事情,就要我咬她。我聽話的在她手上留了一排牙印。她説這樣她就不會忘記我了,她會記得。然後有咬了我,説我也不要忘記她。可是她到了魔都之後,慢慢我們就少了聯繫,其實她這樣的女孩子在魔都怎麼可能不會有人追求呢。倒是之前説的那個和我聊天的女孩,到了xn後我們常常聯繫,成為了我在xn的女朋友。

粉樱桃——揪螺丝在乘务间骗B 艹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