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 文】浴色:那些教會你做愛的女人- 六、嫂嫂的卧房

當然現在的阿木眼裏的這個剛剛畢業的李洋老師,在他的眼裏完全是一個不失端莊的小女人模樣,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李洋老師根據學號和男女給大家分好了座位。

和阿木同桌的是一個叫尹夢的一個皮膚雪白,眼睛黑亮的女生,阿木第一次見到這個女生便由心底生起了一股呵護的英雄氣。那種嬌小純美的面容讓阿木心裏的男兒氣概無端地放大。

開學沒有什麼學習任務和壓力,所以阿木便調動他靈活多變的思維和幽默的談吐直招惹的坐在他身邊文靜的尹夢笑得花枝亂顫。

同學們在李洋老師的鼓動下相互介紹了自己,阿木四下看看,除了尹夢這個嬌小的美人外,阿木只對那個坐在離他不遠處的一副冷漠不易親近的小冉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只覺得這個冰美人那種不與人相交的姿態調動着他心底某種強烈徵服的欲望。

這一天很快便過去了。晚上放學的時候阿木在走到嫂嫂家樓下的枴角處迎面碰到了王原,王原見到阿木,便打聲招唿並告訴阿木今天晚上他要和朋友出去吃飯,晚上就不回來了,他本打算去上樓和嫂子説一聲的,結果在這裏碰到了阿木,所以就煩阿木上去轉告嫂嫂一聲,阿木自然滿口答應着,心裏卻想着:看來嫂嫂今晚又要獨守空房,寂寞一夜了。

今天的嫂子似乎格外的純情,她穿着一身的休閒運動裝,脖子上圍着一條粉色的毛巾,額頭上流着青春活力的汗水,明顯是在屋子裏做了鍛煉出來開門的。阿木在嫂嫂開門的時候,由於運動的緣故,嫂嫂身上的香水更加的泛着優雅的香味,阿木差點兒就被醉暈了。嫂嫂看到阿木盯着她的眼光並沒有怪罪的意思,反而略顯害羞地笑了笑,對阿木説:「阿木呀,今天想吃點兒什麼呀?嫂嫂去洗個澡給你做!」

阿木只是一味地誇讚嫂嫂的廚藝,並表示無論嫂嫂做什麼他都可以風捲殘雲般的吃下,只逗得嫂嫂笑得花枝亂顫,嬌聲地笑罵阿木會哄嫂嫂開心。於是嫂嫂便去洗澡了。

少許功夫,嫂嫂便洗了澡出來,此時她身上已經換上了家居的便裝,即使是便裝,嫂嫂那玲瓏有致的身段依舊撐着衣服顯現出來,只讓阿木心裏讚美不已。

嫂嫂看了看阿木,阿木此時才想起了王原的話來,於是他便叫住走向廚房的嫂嫂説:「嫂嫂,剛才我在樓下見到了那個在家裏住的王哥,他説今天和朋友出去吃飯,就不回來吃晚飯了,可能會很晚回來,或許就不回來了!」

阿木也不知是何緣故,竟把王原説的晚上不回來説成了可能不回來了,阿木在心底不知在乞盼着什麼,也許只是希望讓嫂嫂的那一夜更加的難耐吧!難道只是一種心底邪惡嫉恨的報復?

嫂嫂只是「哦」了一聲,阿木仿佛在嫂嫂的臉上看到了一絲難掩的失望之情。

晚上吃飯的時候,只剩下了阿木和嫂嫂兩個人,兩個人只是低着頭吃飯,一向活躍的嫂嫂也安靜了下來,場面顯得有些尷尬起來,阿木草草吃了飯便幫着收拾了碗筷迅速地回到了房間。

接着阿木便聽到嫂嫂在廚房裏洗碗筷的聲音,阿木此時的心裏莫名地亂成了一團,毛燥燥地抓撓着心痒痒的,阿木知道這完全是嫂嫂的緣故,但卻又不知自己心底到底是在期盼着什麼。

晚上在客廳裏看電視的時候,阿木的眼光便很少離開嫂嫂的那張臉,嫂嫂似乎看到了今天阿木的不同往常,於是便藉口乏了,回到了卧室。

此時的阿木更沒有了看電視的心情,於是便去洗了澡,打算早些睡覺,但是躺在牀上的他滿腦子似乎都是嫂嫂揮之不去的身影,於是阿木便打着了牀頭燈,他從牀底下翻出那張他從嫂嫂家相冊裏偷出的那張嫂嫂在海邊穿着比基尼的照片,照片裏的嫂嫂滿臉陽光的笑容,凹凸有致的身材盡顯無疑,照片裏框進了許多色迷迷盯向這裏的男人們的眼神,嫂嫂就像一個淫亂的天使般在空中高高的躍起,如同撲向看照片人的懷抱一樣。

阿木自從看到了這張照片以後,便更加欲罷不能,於是便趁着沒人的空去偷了過來,整日愛不釋手,此時的阿木看着照片不由地掏出了雞巴奮力地套動起來,不一會兒阿木便吭吭地喘着粗氣射出了一股濃濃的精液,阿木無力地摔在牀上,眼前揮之不去的依舊是嫂嫂那個亮麗的身影和浪蕩的表情。

阿木這一晚昏昏沉沉地睡了又醒,醒了又睡,阿木似乎覺得今天自從王原和他説了不回來後,他便在胸膛裏湧動着無法抑制的欲望,他不停地翻着身,想像着嫂嫂白花花的裸體躺在牀上的樣子,想像着嫂嫂在自己身下承歡飲泣的嬌媚模樣,就這樣到了深夜阿木再也忍受不住地坐起了身子,就着月光阿木又從牀底下翻出那張他偷來的照片,他知道嫂嫂不是個中規中矩的正經的女子,甚至可以説是一個放浪的風塵女子,但是他又不敢十分確定嫂嫂的浪蕩程度是不是能接受向他這樣的情人。阿木越想越心亂,最終他還是穿着睡衣悄悄地踱到了嫂嫂的卧室門外。

就算看看嫂嫂的身子也好!阿木這樣想着,輕輕地去推嫂嫂的屋門,令阿木意想不到的卻是,嫂嫂的房門很輕易地便被推開了,阿木抑制着自己強烈的心跳,將門縫輕輕地推大。

浴色:那些教会你做爱的女人- 六、嫂嫂的卧房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