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 文學】熟女無聲的哭泣

這天放學的路上,看着公交車上身邊的楊璐和孫偉,孫強一直在想那天楊璐卧室的事情。

雖説才過了三天,但是孫強好象不似三天前那樣恨楊璐了。他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他已經能夠肯定那天在楊璐房間裏的那個男人就是孫偉,他也曾為楊璐赤身裸體地在房間裏與孫偉糾纏感到異常憤慨,但也許是因為先入為主吧,他內心最深處很早已經將楊璐打上了善良賢淑的烙印,所以儘管遇到這樣的事情,在最初的憤怒過後,孫強的情緒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一絲僥倖心理慢慢地滋生了。

也許楊璐是被逼迫這樣做的!

孫強在心裏這麼想,他也祈禱事情的真相就是這樣的。

可是如果要得出這樣的結論,就必須先解釋為何那天楊璐不做任何反抗的行為。自然地,孫強就想到了初中時班主任鄭香紅與武華新的例子。好友武華新曾經將他與香紅的事告訴孫強,起初孫強不敢相信男女赤裸相處還能相安無事的結果,後來雖然他確信了這個事實,卻又很難接受。如今,孫強只能深深相信有這種可能發生了。

也許楊璐也是以犧牲一定程度的色相為代價,來開導教育孫偉吧!

孫強也明白,鄭香紅與武華新之所以能不發生關係,完全是因為香紅老師的苦口婆心和堅決態度。他只能希望楊璐也象香紅那樣意志堅定。

但是那個孫偉能做到象武華新那樣老實嗎?武華新與鄭香紅纏綿的鏡頭,若換成孫偉,事情還會象原來那樣發展嗎?也就是説,舉個例子,換成楊璐翹着屁股一絲不掛地跪在孫偉面前,孫偉能做到用陰莖不停地摩擦她的陰唇而堅決不插入她的陰道嗎?孫強對此一點信心也沒有。

事到如今,孫強也只能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了。

從那天他偷窺到的景象來看,那時楊璐很可能正在為孫偉口交,所以才會跪在牀前,而門縫外的孫強則剛好只能看到了她的臀部。這就部分地印證了孫強的觀點——楊璐可能是以口交為代價,換取孫偉不插入陰户的承諾,就象香紅與武華新一樣。而當時楊璐的下身仍舊穿着內褲,這就更有力地證明了她的下體還沒有遭到侵犯。

從初中時難得的幾次性經驗看,孫強猜測,當楊璐在為孫偉口交時肯定處於非常被動的地位,坐在牀邊享受着口交快感的孫偉完全可以騰出兩隻手來玩弄楊璐毫無防衞的乳房——所以導致當時楊璐沒戴乳罩,他也可以將腳伸到楊璐雙腿間用腳趾觸碰她的陰户——當時沒看見這樣的情形但也許孫偉馬上會那麼做,他甚至可以要求楊璐為他乳交——要做到這點也不難。

但是,楊璐肯定都忍受了下來,直到那個電話打來。

一想到這,孫強的心又矛盾了起來。他親眼看見孫偉將楊璐的內褲無情地脱掉,而楊璐居然沒有任何反抗,反而象是賭氣般地扭開頭站在那裏不動了,仿佛打算自暴自棄任由孫偉處置她的身體。這一點也不象開導教育的態度呀。説句不客氣的,那個時候的楊璐簡直就是在等待孫偉的強姦呀!

可是後來孫強在自己房間裏曾隱約聽見隔壁楊璐接電話的聲音,她的聲音還是很鎮定的,這就説明那時她還沒有被侵犯。

一定是楊璐那種自我犧牲的精神震撼了孫偉吧?孫強只能在心裏這麼對自己解釋了。

孫強沒有看到後來在牀上發生的那一幕,當然也只能這麼聯想和解釋了。

如果孫強看見了後來的一個鏡頭,他肯定會悲觀到極點的。那個鏡頭出現在孫強跑回房間的五分鐘後,當時楊璐還背坐在孫偉懷裏對着無繩話筒説話,而孫偉則忽然雙手託住她的屁股,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用她的陰户對準了他直立着的陰莖,而後猛地鬆開她的屁股,令她的陰户正對着陰莖狠狠地落了下來。

當然,從旁觀者的角度看,當時的楊璐也不一定就被插入了——只要她及時用雙腿撐住牀面,而膝蓋的力量又足夠的話,還是可以避免被插入的,掌握得好的話,最多被龜頭淺淺地刺入,還是可以提起臀部來擺脱困境的。不過,如果對手是經驗豐富的性愛高手的話,處於這種位置的女性多半是不能倖免的。

如果孫偉懂得技巧的話,他只要從她身後伸出雙手偷襲她的乳房,將她的注意力轉移開,再分開雙腿擋開她的兩條支撐腿,那麼,隨着屁股的下墜,楊璐最終將以羞愧的觀音坐蓮姿勢遭受男人的姦污。

男人只需按住楊璐的腰不讓她站起來,使她牢牢地坐在陰莖上,那麼只要抽插上幾分鐘,楊璐就將無力逃脱。而後只好按照男人的意思,將正面轉向對方,並羞愧地採取主動的騎乘體位姿勢,一邊用陰户愉悦男人,一邊將自己所有的美麗展現給對方,由此也將正式揭開長達數小時的性愛大戰的序幕。

當然,這些都只是設想而已。這一切是否會發生,或以其他什麼方式發生,全都取決於孫偉本人。

孫強只在心裏祈求:首先他希望楊璐是被迫這麼做的,其次是希望她只是被男人猥褻而已,並沒有遭到姦污。

孫強閉上眼,努力讓自己冷靜沉思,而後緩緩地睜開眼,默默地祈禱楊璐的經歷一定要按照他剛才最好的設想來發展,這樣他還有機會以最大的努力去幫助她,去對抗孫偉,去爭取從前的幸福時光。

就這樣一路想着,孫強一句話也沒有和楊璐説話。

到家了!孫強卻絲毫輕鬆不起來。因為他知道,孫偉很有可能再去騷擾他身邊這位美麗的繼母。

進了家門,楊璐立刻叫孫偉和孫強回屋去睡覺,見他們分別都掩上門後,她才長長地鬆了口氣。

回到自己的房間,楊璐掩上門,閉上眼,想了一會事情。因為上了一天的課,她覺得身心已疲憊不堪,準備上牀休息。在昏黃的燈光下,她逐個解開上衣的扣子,輕輕地將外衣脱在了一邊的椅子上,而後鬆開短裙的繫繩,豐臀一擺,小腿一翹,褪下了裙子。

當全身上下僅剩得內衣內褲的她轉過身想到衣櫃裏拿睡衣時,卻猛然發現孫偉竟然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

「啊……」楊璐忍住了驚訝,詫異地問道,「阿偉?你、你怎麼會在這裏?你是怎麼進來的?」顯然,孫偉是剛才趁着她思緒迷離時偷偷潛進房間的,也許楊璐一時疏忽,忘記鎖上自己卧室的門。

「我……」他緊盯着楊璐飽滿的胸脯,眼光貪婪地在她那白色的蕾絲乳罩上移動着,「我想你了……等了你一晚上……」。

「不是説過了嗎,你不可以再到我房間的……」。楊璐臉上露出不滿的神色,一面立即轉身關掉了牀頭燈,同時雙手環抱在自己的胸前。

「可……可是我真的很想你呀……」。孫偉的眼中流露出一絲急切渴望,眼光仍舊在楊璐暴露的玉體上來回遊走着,「璐姨,我不能沒有你呀!請別趕我走好嗎?」

「小聲點!」楊璐顯然對他的突然出現很生氣,而又怕隔壁的孫強發覺而不敢大聲説話,「昨天我們已經説好,就到此為止了!你怎麼可以言而無信?從前為了讓你遠離那些低級趣味,我做出了那麼多犧牲,難道你至今還不明白我這樣良苦用心是為了什麼嗎?」

「我、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是……」。孫偉唯諾地説道。

「可是什麼?作為他人的妻子,做為你的阿姨,我要赤裸着全身一邊羞愧地扭動着身子,一邊還要耐心地教導你,你以為我的內心很好受嗎?為了讓你走回正道,我要付出多大的委屈你知道嗎?我已經完全盡力了,可你還不能變回來,我只好默認失敗。可是你居然那麼沒有信用、那麼無恥,還想……」。楊璐壓低着聲音,怒聲斥責道。

「可、可是你為什麼幫忙不幫徹底?你以為讓我抱着你的裸體就能幫助我解脱煩惱嗎?你難道不清楚那麼做只會讓我更加痛苦!你為什麼不讓我進入你的體內……」。

孫偉話沒説完,只聽「啪」地一聲,楊璐在他的臉上響亮地扇了一記耳光。

望着楊璐憤怒的神情,孫偉一時愣在那裏不知該怎麼辦。

好一會,楊璐顫抖的身軀才逐漸平靜下來。她轉過身,冷冷地説道:「你出去吧。我不想再見到你這無可救要的貪心鬼……你走吧……」。

「不!我不走!」孫偉説着,突然一步跨到楊璐身後,從後面將她緊緊摟在懷裏。

「放開……」。楊璐驚異之下連忙扭動身軀,可是怎麼能扭得過孫偉那十八歲的力氣?他一隻手便將她牢牢摟住,並騰出另一隻手按在了她豐滿的乳峯上,使勁地抓捏着。蕾絲乳罩在暴力之下立刻變了型,緋紅的乳頭在不經意間跳出了罩杯的束縛。

「不要……」楊璐驚恐地掙扎着,可孫偉的手指已經來到她敏感的乳頭上,開始了那熟悉而極具殺傷力的挑逗。頓時,楊璐只覺得渾身的性感神經都被喚醒了一般,她「啊」地一聲軟在了孫偉的懷裏。

這簡直是魔鬼似的手指挑逗,時而劃圈,時而上下,時而輕刮,時而重摁。

不一刻,楊璐的乳頭便堅硬地站立了起來。她只能靠在孫偉懷裏一個勁地喘着粗氣,忘記了自己應該怒斥對方的立場。兩人站在牀邊激烈地糾纏着。

楊璐還沒來得及從這甜美的挑逗中清醒過來,孫偉猛地將她的身體的正面轉向了自己,同時迅速地蹲了下去,並且分開了她的一條大腿,竟然將臉整個埋進了她的跨間。

「啊……!」當孫偉將嘴貼在她內褲正中的蜜唇部位時,楊璐顫抖地昂起了頭,雙手猛地抱住他的頭。

孫偉的額頭磨蹭着她的陰毛,鼻子摩刮着她的小肉芽,舌尖則來回舔拭着她濕潤的陰唇。楊璐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當孫偉故意緩慢地將她的內褲脱下時,楊璐竟然連反抗的聲音也發不出了,直到他的舌頭再次來到她那毛茸茸的陰户,直接舔弄起她充血的性器時,她才又忘情地聲音了一聲。

迷煳間,孫偉扭過她的身體,讓她彎下腰去,雙手撐住牀面。同時,他的雙手執着她的腰,使她形成可向後高翹着屁股的站姿。直到她隱隱感覺到屁股後面有根火熱的東西在觸碰着自己的蜜唇時,楊璐仿佛才從迷離中掙扎出來一般,重新回到現實世界來。原來,孫偉已經拉下了他的短褲,掏出了雄偉的陰莖。

猛然間,那根火熱的棒子已擠開了楊璐的陰唇,迅速地插入她濕潤的甬道,堅硬的冠頭一直刺進了她蜜熱的深處,猛地頂在了柔軟的花芯上。

「啊……!」楊璐這才如夢初醒般地尖叫起來,她慌亂地直起上身,想要扭過身去推開孫偉,可是剛扭到一半,下體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快感,令她頓時竟產生了不忍推卻的念頭。這是一股久違的充實感,是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刺激感,對她這樣一個與丈夫分居一年的成熟少婦來説,這樣火熱的插入無異於久旱逢甘雨!成熟的肉體忘記了她被侵犯的事實,背叛地發出甜美而瘋狂的感覺。

只一個抽插,楊璐便心猿意馬地大聲呻吟起來,「停」字剛叫出一半,便再無力氣説下去,濕熱的陰道壁拼命地分泌着潤滑的愛液,緊緊包夾住孫偉那粗壯的陰莖。

此時的孫偉已經非常興奮,發狂似的抱住了楊璐的屁股,開始更加瘋狂的抽插。房屋裏只聽有節奏的「滋……滋」的碰撞聲,楊璐輕擺柳腰,亂抖豐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啊啊……」。

楊璐上下扭擺,扭得身體帶動她一對肥大豐滿的乳房上下晃蕩着,晃得孫偉神魂顛倒,伸出雙手握住楊璐的豐乳,盡情地揉搓撫捏,她原本豐滿的大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奶頭被揉捏得硬挺。

楊璐不自禁的收縮小肉穴,將大龜頭緊緊吸住,香汗淋淋的楊璐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身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滿頭秀髮隨着她晃動身軀而四散飛揚,她快樂的浪叫聲和雞巴抽出插入的「卜滋」淫水聲使孫偉更加的興奮,孫偉也覺大龜頭被肉穴吸住,夾得孫偉全身顫抖。

孫偉愛撫着楊璐那兩顆豐盈柔軟的乳房,她的乳房越來越堅挺,孫偉用嘴唇吮着輕輕吸着,嬌嫩的奶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挑逗使得楊璐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唿,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張顯得嬌媚無比。楊璐被操得欲仙欲死,披頭散髮,嬌喘連連,媚眼如絲,香汗和淫水弄濕了牀單,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悦,「嗯……喔……喔,受……受……受不了!啊!……」。

楊璐雙眉緊蹙,嬌嗲呻吟,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魄散,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肉穴急泄而出。

看着楊璐肉穴兩片嫩細的陰唇隨着雞巴的抽插而翻進翻出,小肉穴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孫偉再也堅持不住了,「我也要射了!」

「不要!……不要射在裏面!……」孫偉不顧,仍快速地抽送着,楊璐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着,終於「噗噗」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楊璐的小肉穴,楊璐的肉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粘稠的精液……

孫偉滿足地伏在一動不動地楊璐身上。許久,楊璐才從剛才瘋狂的快感中清醒過來,她猛地推開孫偉。一隻手用力的打了孫偉一巴掌,並憤怒的指着門,説「你這個流氓!滾!趕快給我滾!我不想看到你」。

孫偉看到這樣的楊璐,本想在安慰她,但又不敢,於是只有朝門口走去。楊璐則趴在牀上,無聲的哭起來……

熟女无声的哭泣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