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小説】幼女天空下-之山村老師 第三章

「怎、怎麼回事?」

不僅是屋子裏的燈,連外面山洞裏的燈似乎也都滅了。

李餘摸索着走到屋子外面,山洞裏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只有從洞口飄進來的一絲月光,使得李餘還能知道自己是在一個山洞裏。

幸好村長家的屋子離李餘的屋子很近,李餘憑藉白天時的記憶,摸索着朝那裏走去。

「匡!」李餘的頭狠狠的撞到了山洞的牆壁上。

「哦,該死的。」李餘一邊走,一邊揉着腦袋。

過了好一會,他才終於摸到一間屋子。

「村長,村長,是高村長家嗎?」李餘拍着屋子的竹門説道。

「是李老師吧。」村長的聲音從裏面響起。

「村長,怎麼沒電了?」李餘問道。

「哦,李老師,我忘記告訴你了,我們村子就一台發電機,要是壞了就沒的電用了,所以一到晚上9點,我們就把發電機停了,讓它晚上歇歇。」村長回答道。

「9點?有這麼晚了嗎?」李餘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螢光手錶,果然已經是9點了。

「哦,我知道了,不過村長,能不能把我送回我的屋子去?我估計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在村長把李餘送回來之後,他躺在牀上怎麼也睡不着。

在城市裏,晚上12點睡覺已經形成習慣了,現在要他9點睡覺,怎也很難睡着。

「怎麼可能呢?許老師怎麼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想留在這裏了呢?是什麼東西讓他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彎?」李餘怎麼想也想不通,很想接着看日記,不過沒了光亮,李餘也只好暫時忍着。

第二天村裏的學校開課了,李餘在忙忙碌碌中度過了一天,晚上才回到自己的屋子裏。

吃過晚飯,李餘又拿起了日記本,接着昨天的看。

「7月21日 晴

「垃圾,垃圾,以前的都是垃圾,今天我終於知道什麼叫男人了,以前那些事情都是垃圾,爽,太爽了!我要感謝高村長,哦不對,現在我應該叫他……」

「好像有點意思,很快謎底就要解開了。」李餘翻開了下一頁。

「李老師,李老師在嗎?」屋子外面傳來了村長的聲音。

「請進。」李餘連忙把日記本收好後,説道。

「怎樣,李老師,還習慣嗎?」

「還行,還行。」

「我們村子條件比較差,肯定比不上你們大城市,李老師你多包涵啊!」

「還好,反正我不是來旅遊享受的,我本來就是來支援西部的嗎!哈哈……沒關係。」雖然心裏不一定這麼想,但是嘴裏説的一定要好聽。

隨後兩個人又天南地北的瞎聊了一通。雖然村長很少出這個村子,但是通過村子裏唯一的一台電視機,他多少還是對外面的世界有點了解,兩個人一聊起來也就忘了時間。

「噢,對了,李老師,你打算在我們村裏呆多長時間?」村長突然間向李餘問了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村長剛一説完,李餘立刻想起來了昨天他在許老師的日記本上看到的,現在他面臨了相同的問題。

「這個嘛……我覺得,只要條件允許的話,我可以呆到任何時候。」李餘的這個回答很含混,讓村長搞不清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個……」

「啪!」四周又是一片漆黑。

「光顧聊天了,都已經9點了。」李餘看了看表説道。

「那我不打擾李老師了,咱們明天再聊。」村長説完,走出了屋子。

「十年以前,許老師和我面臨一樣的問題,以至於他在兩天之後就決定留在這裏了,那麼兩天之後,我或許也會留在這個村子裏?哈哈……這不可能,我一定會離開,雖然不是現在,但是肯定是明年的春天。」李餘躺在牀上想着,慢慢進入了夢鄉。

半夜,一陣尿意把李餘從睡夢中拽醒。

鄉村的夜晚和城市的夜晚有着極大的不同,其中最顯着就是鄉村的夜晚極其安靜,所以李餘小心的躡手躡腳的朝洞外走,生怕吵醒了其他的村民。

「噓……舒服。」在田地邊,釋放完的李餘抖了抖,把寶貝收進了褲子裏。

為了能在黑暗中找到回屋子的路,李餘出來的時候特意把自己的螢光表掛在了門上,這樣就好找了,但是當他往回走的時候,卻發現,除了他的手錶發出的螢光外,還有一絲的光亮在黑暗中閃爍着,似乎是村長家的房子。

李餘小心的走路,生怕發出一點聲音,一點點的來到了村長家的房子後面,通過竹子間的細縫往裏偷看。

在村長家的正中間,一個竹凳上放着一隻很粗的紅蠟,李餘剛才看見的亮光就是由這個蠟燭搖曳的光發出的。

在蠟燭的周圍,除了村長外,還圍坐着那天村長帶他去見的村內的「長老」們。

「我説小高啊,你問過李老師沒啦?」其中一個長老對村長説道。

「今天我和李老師談過了,他説得很含混,似乎是要長留,似乎又是馬上要走,我也不曉得。」村長抽着煙袋回答道。

「那你明天再去試試他的口風,要是他肯留在咱們村子裏,那就……要是他不同意的話,就趕快送他走。好的沒?」另外一個長老説。

「曉得了,我明天就去好好問問他。」村長説。

「他們到底有什麼秘密?」回到自己的屋子後,李餘躺在牀上想着。

「看起來還相當重要,否則他們也不會在半夜開會了,偏偏那個長老説話含煳,也不説清楚到底是什麼事情。」

「對,等明天高村長來問我的時候,我就説願意永遠呆在這個村子裏,願意成為這裏的一員,我倒要看看這個村子的秘密是什麼。」打定主意的李餘在幾分期待,幾分興奮中睡着了。

第二天,李餘的課程又是安排得滿滿的,一個人要教從小學一年級,到初中三年級的所有課程,緊張程度可想而知。

晚上,村長在幾乎和第一天相同的時間,到了李餘的屋子裏。

「李老師。」

「啊,村長啊,請進,請進。」有了思想準備的李餘一點也沒感到意外,倒是村長有點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又來打擾你了,李老師。」

「沒關係,我很喜歡和高村長你聊天啊!」李餘説道。

又和第一天一樣,兩人開始繞着彎子説話,誰也沒有進入主題。

「對了,李老師,我想問你個問題,你千萬不要嫌我煩。我們村子實在太需要一個好老師了,你也看到我們村子的情況了,雖然在這大山裏吃穿不愁,可是家家也不是很富裕,和縣裏其他村子比起來都相差很遠嘍!我雖然沒什麼文化,但是我也知道要想富裕起來,只有學習更多的知識,大家都有知識了,村子才能富裕。老師,請你留在我們村子吧,我們真的很需要你這樣人啊!」村長抓着李餘的手説道。

從他的眼睛裏,李餘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份渴望,那份想要李餘留下的渴望。

「我本來就是來支援西部的嘛,只要咱們洞子村需要我,我就不走,永遠在這裏教孩子們讀書。」李餘拍着胸脯説道。

「好,太好了,謝謝你李老師。我,好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村長急着走了。

「看來我很快就可以知道謎底了。」李餘得意地想道。

「至於日記嘛,先不看了,畢竟先知道答案就不好玩了,只有自己去體會真正的謎底才能感到興奮。嘿嘿……」李餘還不知道自己將會體驗到怎樣的興奮。

是晚,李餘又起夜了。有這個習慣的人,一般都在相同的時間起夜。

和前一晚一樣,李餘在回去的時候又看到了村長房子裏露出的光亮,李餘再次悄悄的躲到了村長的房子後面偷聽。

「今天跟李老師説了,李老師説他願意在村子教娃兒們讀書,多長時間都可以。」村長在向諸位長老們做着報告。

「話雖這麼説,但是誰知道他是不是真心的呦!」一個長老説道。

「那、那怎麼弄?」村長看着這個長老問道。

「就讓他發個誓。在祠堂裏,對着老祖宗發誓,他要是敢發誓,那咱們就相信他,如果他不敢發誓的話,我看還是算了。」這個長老説道。

「那,那總得找個由頭吧,無緣無故的要人家發誓,似乎……」村長擔心的説。

「就説是咱們村的傳統,從老輩們傳下來的,改不得。」

「那我明天去試試,但願人家願意。」村長最後説道。

「還要發誓,這個遊戲越來越好玩了。」李餘回屋後,暗暗想道。

一晚上很快就過去了,李餘睡得很好。

早上李餘收拾了一下,就到了村裏的學校裏,準備上課。

「李老師,請先過來一下好嗎?」村長在李餘馬上就要走進學校的時候,喊住了他。

「什麼事情,村長?」李餘儘管已經猜到是昨晚的事情,但還是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有點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那個,李老師,還記得我昨天和你説的事情嗎?」村長問。

「昨天,昨天的什麼事情?」李餘明知故問。

「就是你説要在我們村子永遠呆下去,永遠在這裏教娃兒們念書。」村長提醒道。

「怎麼了,我説話向來算數,難道村長不相信我嗎?」

「不,不是。我們村子本來有個老規矩,就是外面的人要想加入我們村,成為我們村的人的話,就要到我們的祠堂裏去朝各位祖先發個誓,李老師,不好意思,你能不能……」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你們村子裏的祠堂去發誓?」李餘順着話説。

「對,對,李老師真實聰明人。你要是發了誓,那你就是我們村裏的人了,到時候……」

「到時候怎麼樣?」李餘最關心這點。

「哦,沒什麼,沒什麼。李老師,我帶你去祠堂吧!」

來到洞子村也有幾天的時間了,但是李餘從來不知道在他平時住的大山洞旁邊竟然還有一個小山洞。

或許是這個小山洞口那茂密的藤條把洞口完全遮擋住了,所以李餘平時沒有注意。

這個山洞和村子裏人住的那個山洞的規模相去甚遠,洞口大概兩米高左右,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李餘覺得自己走進去的時候,自己的頭都快碰到洞頂了。

走進去之後,裏面還算是比較大,不過最高處,也就是五、六米而已。這個洞裏沒有電燈,取而代之是長明油燈。

李餘進去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村子裏幾乎所有的男人都已經來到了這個小洞裏,這當然也包括了那幾位長老,本來就不算很大的空間,幾乎被擠滿了。在洞的最裏面的洞壁上就幾幅畫像,但是由於光線不是很好,所以看得不清楚。畫像下面是案桌,上面供奉着諸多的靈位。那些長老就坐在了洞的最裏面,也就是擺放他們祖先靈位的前面。

在村長的帶領下,李餘來到了這些長老的面前。

看到村長很李餘來了,幾位長老都放下了手裏的煙袋。

「李老師,你來嘍,歡迎,歡迎。」其中一個人站起來對李餘表示歡迎。

「張老您好,王老您好,趙老您好,劉老您好……」李餘朝在坐的所有長老一一打了招唿。

「不好意思,李老師,今天把你找來,小高把該説應該都説了,你跪在這裏朝祖宗靈位磕個頭,以後就是我們洞子村的人了,不過要是毀誓,可是要天打雷噼,不得好死的呀!」一位長老對李餘説道。

「好,我發誓,以後永遠在洞子村叫孩子們讀書,要是有違誓言,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李餘發誓説道。

「反正我是學考古的,根本不信什麼神佛,發過的誓言不履行,也不會有什麼報應。」李餘心中如是想。

「好,李老師果然是個爽快,不過我還有一句要説。李老師,你以後在咱們村子裏不管看到什麼,聽了什麼,又做什麼,可千萬不得對外人説哦!」長老似乎不放心的説道。

「好,我再發個誓。我以後要是把在洞子村看到的、聽到的、做過的事情説出去的話,我一樣是不得好死。」李餘説道。

「好的,今天起李老師就是我們村子裏的人嘍!」高村長首先上來和李餘握手。

隨後,村子裏的每個男人都上來和李餘握了手。

「就只這些,沒什麼其他的了。」

李餘總在期待着什麼,可得到的回答卻是:「沒什麼了,就這些。李老師,不打擾你嘍,你可以回去繼續上課了。」村長説道。

「不……不會吧,難道説我的前任許老師就是被這種簡單儀式所打動,從而決定留下來的嗎?那不大可能吧?」李餘的心中畫了一個N大的問號。

「哎,算了,就當我是陪一堆大男人玩了一次過家家吧!」李餘搖了搖頭,回到了學校裏繼續上課去了。

但是……

上了一天的課,李餘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裏,放下教材,李餘來到了屋子旁邊的廚房裏。

「哎,還要自己做飯。這個火怎麼這麼難生啊!」從小生活在大城市的李餘哪裏用木柴生過火啊,每次做飯都弄得到處是煙。

「咳!咳……」這回李餘又被自己生火弄出的煙嗆住了。

「李老師,李老師,這是做什麼呢?」村長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村長啊,我正在做飯呢!」李餘回答道。

「呵呵……李老師,不用自己做了,看我給你帶什麼人來了。」村長説着走進了李餘那間狹小的廚房。

李餘從爐子前的濃煙中逃了出來,看到村長和他帶來的人。

「許玲,許玉。」

不用村長介紹,李餘也認識這兩個小女孩,因為她們正好是他的學生。當然了由於來的時間短,李餘也並不是能認識自己所有的學生,不過一對漂亮的姐妹花,總是讓人難以忘記的。

「李老師,你不用自己做嘍,讓這兩個女娃幫你吧!」村長説完,一推兩個女孩。

這對姐妹,兩個女孩跑到灶台旁邊,開始生火、燒水。

「這,這怎麼行呢!她們還是孩子,怎麼能讓她們做這個活呢!」李餘連忙阻止。李餘還清楚的記得這兩姐妹一個上三年級,一個上四年級,也就是説姐姐許玲是9歲,而妹妹許玉只有8歲。

「李老師,沒的關係,俗話説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咱們村裏,女娃到了這個年紀都做這個嘍!」

「可……可……」

「好了,李老師,讓她們先做着,我們去屋子裏説話。」村長不顧李餘的抗議,把他拉出了廚房,走進了屋子裏。

「李老師,你可能還不曉得這姐妹的身世吧?」村長問李餘。

「她們的身世?」對於這對姐妹,除了知道她們的名字之外,李餘對其他的一無所知:「她們是……?」

「其實她們就是許老師的女兒。」村長説道。

「啊……」這令李餘很以外,他根本沒想到他的前任竟然已經在這個山村裏結婚生子了。

「本來,許老師還在的時候,這姐妹兩個是和許老師生活在一起的,就是住在這裏。」村長指着屋子的地面説道:「後來,許老師走了以後,她們姐妹也住在這裏,直到李老師你來了之後她們才讓出來給你住的。」

「村長你的意思是……讓我把這屋子讓出來給她們姐妹住嗎?沒關係,我住哪都可以。」李餘説道。

「不,不是這個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讓她們姐妹跟李老師你一起住。」村長連忙解釋。

「一起……住?!!」村長的話讓李餘的嘴都合不到一起了。

「這,這恐怕不大好吧……」雖然想到那姐妹兩個漂亮天真的面孔時,李餘的寶貝在褲襠裏跳了幾跳,但他還是説出了拒絕的話。

「有什麼不好的?」

「我教書很忙的,沒時間來照顧她們姐妹啊!」

「我沒説讓李老師照顧她們啊,我是讓她們照顧李老師。」村長説道。

「她們照顧我?怎麼照顧?……」

「就這樣嘍,李老師,我先走了,小玲、小玉可就交給你了。」村長説着就往外走。

「誒,村長,村長……」李餘想叫住往外走的村長。

「哦,對了,有個事我差點忘記了,明天下午放學之後,李老師千萬別離開學校,我到時候去找你。」村長突然轉過身來,一臉神秘地對李餘説道。

「明天下午?」在李餘還沒有回過味來的時候,村長已經飛快的離開了。

李餘多少有些手足無措地等着兩個小女孩給自己做飯。

「李老師,吃飯了。」許玲、許玉端着做好的飯菜走了進來。

「啊,好……」

看到飯菜端過來,李餘覺得讓這麼小的女孩給自己做飯實在太不好意思,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了。反而是姐妹兩個大方地把飯菜放到了桌子上,看着李餘吃飯。

「小玲、小玉,你們怎麼不吃啊?」

「俺們村的規矩是男人吃完了女人才能吃飯。」許玉道出了原委。

「哈哈,你們還算不上女人,你們還是孩子,所以過來一起吃吧!」

「誰説俺們不是女人!俺們已經是女人了。」許玉不滿的噘着嘴説道。

「你們?女人……哈哈!」

吃過了飯,李餘拿起教材開始備課,而許玲、許玉則在做李餘留給她們的作業。不知道為什麼,李餘覺得自己的心情很紛亂,看東西也看不下去,還不時地用眼角的餘光偷看着兩姐妹。

作為姐妹,許玲和許玉長得還是蠻像的,都是一對大大的眼睛、俏皮的小鼻子,時不時喜歡撇到一邊的小嘴,長發在腦後扎了起來。

「即使是生在城市裏,這對姐妹也是相當出『色』了。」李餘暗想。

「對了,這屋子裏只有一張牀,呆會兒該怎麼睡啊?」李餘突然想起這個問題來。

「小玉,你們以前和你們父親都住在這間屋子裏嗎?」李餘知道許玲的性格內向,不愛説話,所以問許玉。

「是啊,李老師。」

「那你們怎麼睡呢?我是説,你們都睡在哪裏?」李餘問。

「都睡在牀上啊!」許玉不解地看着李餘,好像是在問:「那麼大一張牀,難道不夠三個人一起睡嗎?」

「都睡在牀上……?」如果説剛才村長説要兩姐妹和李餘一起生活的時候,李餘的寶貝只是在褲襠裏跳了幾跳的話,那他現在可真是支起了帳篷。

「一起睡嗎?……」想到這裏,曾經在惡魔島混跡了兩年多的李餘,突然間想起了一大堆名字,例如《和女兒一起洗澡》、《交換女兒》、《性醫春歌》、《天使不眠的都市》……等等。

「羅莉姐妹花……不,不,我怎麼能這麼想呢?我太齷齪了,我怎麼能夠對8、9歲的小女孩有感覺呢!」

「老師,你怎麼了,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正在李餘胡思亂想的時候,許玉突然問道。

「啊,沒……沒事。」似乎是在做壞事,被人捉個正着似的,李餘慌亂地回答着。

「哦……」許玉疑惑地應了一聲後,繼續寫作業了。

幼女天空下-之山村老师 第三章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