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小説】騎士的血脈43

第1話一切就緒

第2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第3話意外的收穫

第4話漫長的戰爭

第5話牌已在手

第1話一切就緒

沉悶的爆炸聲遠遠傳來,一片河堤被炸開,河水從缺口奔騰而出,洶湧白浪

瞬間淹過四周農田,眨眼間變成一片澤國。

同樣的情況也在其他地方發生。

現在是一月底,天氣異常寒冷,河面還沒有解凍,水位不高,所以農田雖然

淹沒了,仍然可以看到田壟。一片水窪之中時不時可以看到一、兩座「孤島」,

那是原本地勢比較高的地方;遠處的公路更因高出農田許多,所以完好無損。

天空上,一架飛翼在雲層下方盤旋,地面上發生的一切,全都被飛翼的記錄

裝置拍下。過了片刻,飛翼掉轉方向朝北方飛去。

一個小時之後,飛翼的記錄裝置出現在同盟指揮部的會議廳裏。剛才拍下的

影像在投影螢幕上播放,一羣大人物們在底下默默看着。「這些水恐怕用不了幾

天就退了。」卡洛斯對於這片土地最為熟悉。這裏的氣候屬於比較乾旱的類型,

大地像是幹透的海綿,現在是因為表層土壤全都吸足了水,來不及往下滲透,所

以積水。滲透過程不出幾天,頂多一個星期,這些積水就會消失不見。按照原訂

計劃,等到一一月底天氣徹底轉暖、冰雪解凍,那時才會有足夠的水讓土壤徹底

飽和,讓千裏平原化為一片泥潭。

「原來的計劃全都白費,沒想到弗蘭薩人這樣狠辣。」一名戴着金絲邊眼鏡

的中年參謀顯得頗為無奈,他是帕金頓聖國參謀總長巴爾博。

巴爾博是在年初時接替老參謀總長霍雷斯特的職位,正因如此,他非常希望

能夠有所表現。原來的反攻計劃就是他制訂的,選擇一一月底也是他的想法。

「還好之前我們已經有所準備。」卡洛斯這樣説仍舊力挺利奇,因為最先看

穿聯盟有可能主動掘開水壩放水的人是利奇。

卡洛斯所説的「早有準備」,就是前一段時間將派往聯盟後方的騷擾部隊全

都調回來。除此之外,帕金頓的增援部隊也加快趕往前線的速度。卡洛斯老頭更

聽從利奇的勸告,把一一線兵團以及周邊各國的部隊都緊急調集過來。此刻同盟

在中線聚集的騎士數量已經突破四百萬。

不過聯盟的兵力更加雄厚,騎士總數達到四百七十萬。幸好這支大軍有近半

的人馬是從東線各國強行徵調來,這些人心無鬥志,再加上他們裝備的全是大戰

爆發之前的老式戰甲,別説和最新的戰甲相比,就算和龍式戰甲比都已過時,戰

鬥力要連打幾個折扣。

「聯盟這麼做恐怕還有一層意圖。」另外一個參謀自言自語:「退路泥濘不

堪,想要逃跑就沒有那麼容易。這樣一來,從東線調過來的軍隊只有死戰到底。」

眾人盡皆點頭。這完全可以理解,當初同盟也做過類似的事,比如將附庸國

的軍隊佈設在河的對岸,讓他們背水而戰,這類事在西線幹得最多,連利奇都這

樣做過。當初為了攔截聯盟西線遠徵軍,他曾經大量構築炮台,然後把西線走廊

地帶投降的部隊佈設在炮台之下,讓他們和奪路而逃的聯盟遠徵軍死拼。

當初這樣做的時候,利奇甚至沒有絲毫心理負擔;那些有如牆頭草般倒戈的

國家,在他的眼裏根本連敵人都不如。

再説,如果他不對投降過來的隊伍狠一些,就必須拿自己的部隊填上,他當

然不希望朝夕相處的部下死在戰場上。自己的軍隊一旦實力被削弱,他又要擔心

習於投降的軍隊會不會再次倒戈。

正因如此,此刻他們非常理解聯盟的做法,如果立場轉換,他們十有八九也

會採取同樣做法。

「接下來怎麼打?」安妮莉亞對聯盟的想法不感興趣,她想知道的是己方有

什麼對策?

「還怎麼打?按照一千年來已經熟悉的套路來唄!」卡洛斯老頭説不出是高

興還是失望。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毫不猶豫選擇打消耗戰,但現在不同,嘗到年

初騷擾戰的甜頭,他現在想以最小的代價換取勝利。

不過傳統方式的陣地戰也是他所希望的,畢竟這種打法的風險小得多,不大

會出現意外。

之前空中大戰差點出事,要不是利奇及時發現,將攻擊機羣從半路上撤回來,

恐怕第一回合交手,同盟將損失慘重,甚至有可能導致同盟徹底喪失制空權。

這就是非傳統戰爭的缺點,要不大勝,要不大敗,戰局在瞬息間變化,讓人

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西線一連串變故就是最好的證明。一開始聯盟高奏凱歌,眼看羅索託帝國岌

岌可危,但轉眼間戰局完全改變,百萬大軍灰飛煙滅,逃回來的只有一一十幾萬

人,連帶聯盟第1一大國西斯羅聯邦的政局也風雲突變。

或許正因如此,自古以來除了堂堂正正地打陣地戰,其他戰法都被認為是劍

走偏鋒,很多保守的軍事家都認為應該儘可能避免這種打法。

奧摩爾和帕金頓是歷經千年的傳統大國,用兵一向追求沉穩厚重,卡洛斯老

頭會患得患失也沒什麼可奇怪的。

「那麼由誰來指揮呢?」終於有人問出這個問題。從安妮莉亞開口,眾人腦

子裏都在思考這件事。

有的人是出於公。論機動作戰,蒙斯託克人確實了得,無論經驗還是實力都

是一流。但説到傳統的陣地戰,大部分人都從心底藐視蒙斯託克人。

陣地戰分高中低三個層次,蒙斯託克和瓦雷丁之間的戰爭屬於低層次類型。

中層次的陣地戰是以精鋭部隊和榮譽小隊為主,蒙斯託克和瓦雷丁之間沒有

發生過這腫戰爭,更別説以輝煌騎士為主的高層次陣地戰,這兩個國家的騎士根

本連想都不敢想。

同樣也有很多人是出於私心,想把利奇撤換下來。現在兩邊對峙的騎士超過

八百萬。歷次世界規模的大戰中只有兩場戰役的規模能夠與之相比。

那兩場戰役全是軍事教科書上經典中的經典。誰不希望成為另一個經典的締

利奇自然明白這些人的意思,他知道卡洛斯和安妮莉亞沒有撤換總指揮官的

「我可以同時控制兩百支部隊,同時注意中線戰場的每一個區域,一直盯着

聯盟那些精鋭部隊的動向。」利奇不緊不慢地説道。在前期騷擾戰時,他已經顯

示這方面的實力。

指揮中心裏頓時寂靜一片。這一點確實沒人能夠比得上。

傳統的陣地戰除了看雙方實力之外,還要看指揮官隨機應變的能力。一個優

秀指揮官必須能夠根據對方調動的部隊,派相應的部隊出陣;儘可能用精鋭部隊

對付敵方的普通部隊,用普通部隊對付雜牌部隊,還要盯死敵方的精鋭部隊,讓

他們發揮不出戰力。

所以對傳統方式的陣地戰來説,指揮官最重要的就是計算能力。在這方面,

沒有人能夠勝過利奇。

指揮中心裏陷入寂靜之中,利奇知道自己再待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他看了看

表説道:「你們繼續開會,我的時間到了。」

利奇確實有事,從一月11十五曰開始,同盟決定擴大空中打擊的範圍:從

以前的定點摧毀軍事和工業設施,變成對城市進行摧毀。「戰爭是騎士的事」向

來只是一句空話。

平心而論,轟炸城市不是利奇的意思,這走的是太古時代的老路;更重要的

是,他知道這根本沒用。轟炸不會削弱民眾意志,只會增添仇恨。

可惜這個決議是同盟高層共同做出,他身為參謀總長並沒有一票否決權。

會議仍舊進行,利奇卻帶着一個轟炸大隊飛往拉圖。那是弗蘭薩中部的一座

城市,人口將近五十萬,工業和農業頗為發達。他飛得很低,因為滿載炸彈和燃

燒彈的巨型飛翼根本無法高飛。飛翼設計發展得很快,曾經建立赫赫戰功的「金

雕」現在不再是聶炸主力,這次他帶的全是擁有八對槳葉的最新巨型飛翼,同盟

給它們的代號是「座頭鯨」。

這些「座頭鯨」全是龐然大物,長五十公尺,翼展五十1一公尺,載重量超

過二十_.塊頭不小的「金雕」在它們面前顯得很不起眼。

不過龐大也有龐大的麻煩,不可避免會有速度慢、飛行高度低的毛病,是一

羣最好的靶子。

每次帶這些「座頭鯨」出擊,利奇都感覺很鬱悶。為了等待這些巨鯨,他只

能把速度放得很慢。

整個過程中,他唯一能做的,是和傳訊通道另外一邊的公主殿下聊天解悶。

自從和這位公主殿下發生關係之後,兩個人之間一下子親密許多,變得無話

久而久之,他發現這個女人之所以性情乖張,實在是因為她太空虛了。這位

公主殿下要什麼有什麼,日子太好過,又因為看了些書,開始無病呻吟,整天想

着自由的生活、浪漫的愛情,其實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麼。

這段日子公主殿下和他在一起,除了做愛就是聽他談起以前的生活,多少有

些明白她所嚮往的自由生活是什麼樣。至於浪漫的愛情……從利奇這裏絕對感覺

不到一絲浪漫,他有的只是粗碩的性器。他和他的女人之間有恩情,有感情,甚

至有親情,唯獨沒有愛情。

或許是受了他的影響,這位公主殿下也變得沒心沒肺。「知道嗎?你一離開,

那些指揮官和參謀全都卯足了勁,想把你從總指揮的位置上拉下來。」密斯拉一

如既往地替利奇充當密探。

「沒什麼可意外的,我甚至可以猜到他們的理由,肯定是拿保障空中優勢來

説事。」利奇很清楚他遭同盟軍方高層的忌,之前十天的騷擾戰,他跳過各級指

揮官,直接對隊長級的軍官下令,很多人間得慌。閒下來沒事做的人容易和以前

的密斯拉一樣,因為空虛而沒事找事。

對面頓時傳來一陣咯咯咯的笑聲:「你倒是猜得挺準。」

利奇不認為有什麼可得意的,也沒感到擔心??「讓他們去爭吧,爭到最後

肯定要再推選一個總指揮,到了那時他們不可能聯手。」

「你太自信了,他們好像事先串聯過,打算組建一個聯合指揮部,共同負責

指揮。最高層級的指揮官有三個人,一個負責指揮,一個負責情報收集,一個負

責計劃核實。」密斯拉此刻坐在會議室外,她的職務是機要員,所以可以一邊聽

裏面開會,一邊和利奇閒聊,順便洩漏消息給利奇。

這也不能算是洩密,因為利奇原本就是會議參與者,只是中途退出。聽到剛

才的話,利奇微微一驚,不過他很快平靜下來。這玩意兒換湯不換藥,名義上是

三個最高指揮,實際上還是一個人,另外兩個明顯是輔助人員。

説穿了這是一個分贓大會,為的是確定戰役勝利之後每個人能得到什麼。他

都可以一眼看懂,卡洛斯、安妮莉亞和大叔肯定也明白。「比斯、索菲亞,還有

那些天階騎士有沒有加入?」利奇問,這才是他需要關心的。

「沒有,他們在看熱鬧。」密斯拉答道。利奇的心頓時放下。

軍隊大致能分成三大體系——戰鬥人員,指揮官和參謀。自古以來,這三大

體系的關係很微妙。

三大體系裏,戰鬥人員全是走純粹騎士之路的人,真正打仗的也是他們,所

以這一系的人不在意由誰指揮,他們在意的是勝利;誰能帶給他們勝利,他們就

會擁戴誰。

四大王族一向屬於這一系。

剩下的兩大體系,參謀一系原本最沒地位,只是最近幾個世紀參謀一系的地

位節節攀升。

指揮官這一系名義上位高權重,但走軍事指揮這條路的人,全是騎士之路無

望走得太遠才另闢蹊徑。騎士的世界看重個人武力,所以這一系的人雖然位高權

重卻永遠無法登頂。任何一個天階騎士都比他們有發言權,最近幾個世紀還被參

謀一系超過。

再加上這一系也最遭忌,古往今來各種兵變和內亂大多從這一系開始。最近

幾個世紀各國建立參謀總部,大力提升參謀地位,壓制指揮官一系的位置,有一

個原因就是參謀一系比較容易控制。

骑士的血脉43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