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情色】春滿香夏-第十三集 第二章 媽媽的誘惑

三更半夜,環境顯得更加安靜,張俊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來,卻發現巨大的落地窗已經被厚厚的窗簾覆蓋住,雖然看不見海景,卻能聽見海浪聲。

張俊彎着腰,並不敢直起身,他深怕褲襠中間的大帳篷會曝光,甚至不敢抬頭。

房內只剩昏暗的燈光,此時陳玉蓮坐在牀頭旁,看着牀頭柜上一隻精緻的水晶酒瓶發呆,一聽到聲響,立刻轉過頭,對着張俊甜甜一笑,説道:「小俊,泡了一會兒是不是舒服多了?」

「嗯……」

張俊含煳其辭地説道。

只見陳玉蓮寬鬆的衣領口微微敞開,隱約可見裏面那白晳的誘惑,張俊頓時唿吸一熱,再看她面前的水晶酒瓶一眼,不禁疑惑地問道:「媽,這東西從哪裏來的?」

「剛剛看到的,前幾天住的時候還沒發現呢!」

在説話的同時,陳玉蓮的手往柜子旁一按,隨即牀頭櫃打開,竟然是一台小巧的冰箱,裏面放着各式各樣説不出名字的酒,有中國白酒,也有不少洋酒,高檔的瓶子和看都沒看過的造型,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你在這房間住過?」

説話的同時,張俊趕緊往牀上一坐,以掩飾下身高高的帳篷,而見冰箱內已經有不少酒開封,有些甚至只剩下半瓶,張俊不禁感到有點困惑。

「嗯,我來這裏的時候就住在這房間。」

陳玉蓮吐了吐舌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説道:「一開始還怕把房間弄髒,前兩晚可是睡都睡不着,但慢慢也就習慣了。」

「習慣就好了。」

張俊輕聲笑道,心裏明白張名山會接陳玉蓮過來住,應該是害怕他在這裏會不習慣,也想為第一次見面做準備,不由得感動地心想:真難為了爺爺這分心思。

「這是什麼酒?」

陳玉蓮沒注意到張俊的心思,興致全放在眼前的水晶酒瓶上。紅色酒液在黃色燈光下顯得如此有魅力,水晶瓶磨成一個又一個稜角,就如同鑽石般璀燦,這種美麗不僅對小女孩有殺傷力,對陳玉蓮這樣的少婦同樣有着不可抵擋的吸引力。

「想喝就喝吧!」

張俊大剌剌的説道,可卻忘了陳玉蓮身體不好,根本滴酒不沾,此時見她滿臉好奇,便看了看四周,就跑到酒櫃那邊拿來兩隻高腳杯,然後拔開酒瓶的瓶蓋,倒了兩杯酒。

「這樣不好吧!」

陳玉蓮拘謹地説道。畢竟是在農村生活的婦女,對於這種高級酒,腦中能浮現的唯一字詞就是「昂貴」,而雖然這酒已經開封,但看到張俊的舉動,還是有點擔心。

「沒事,媽嘗嘗吧。」

張俊將酒遞給陳玉蓮,笑呵呵地説:「反正不要錢,我們就當嘗鮮。」

「好。」

陳玉蓮猶豫一會兒,這才紅着臉點了點頭,似乎在偷喝人家的酒一樣,那小心翼翼的模樣顯得嬌羞,她用雙手捧起酒杯聞了一下,粉眉微微皺起,道:「味道好怪啊。」

「會嗎?」

張俊疑惑地喝了一口酒,當酒一入喉嚨,他便感到一股灼熱,絕得有點奇怪,心想:我又不是沒喝過洋酒,可這酒除了顏色之外,看起來和其他酒並沒有區別,可這酒的味道卻有點奇怪,但説藥酒也不像藥酒,似乎帶有一種奇怪的味道。

「我試試……」

陳玉蓮抗拒不了對於這些高檔東西好奇的誘惑,見張俊喝了一口酒,便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頓時感覺喉嚨像有火在燒一樣,不由得咳了幾聲,有些難受地説道:「好辣啊,是白酒嗎?」

「味道確實有點像白酒。」

張俊見陳玉蓮咳了幾聲,嗆得滿臉通紅,心跳頓時控制不住地加快,可看到她難受的樣子,眼眶甚至有點發紅,還是勸道:「不習慣就別喝了,這味道的確滿衝的!」

「挺浪費的……」

陳玉蓮咳了好幾下,才總算好受一點。由於她個性節儉,即使她無法享受這好酒,卻下意識覺得不能浪費,因此剛緩過勁,馬上又喝了一大口酒。

「媽,別喝了。」

張俊頓時有點害怕,因為以前陳玉蓮的身體很不好,眼看她一口氣喝那麼多酒,連忙奪過她手中的酒杯,心裏一個着急,就又是關心又沒好氣地説道:「喝多了可以賺錢啊,幹嘛非得省?」

「沒事,媽看這酒挺貴的,不能浪費……」

陳玉蓮捂着小嘴輕聲咳嗽着,本就迷人的小臉頓時爬上嬌豔欲滴的紅暈。

「算了,早點睡吧。」

張俊害怕陳玉蓮又會多喝幾口酒,連忙將酒全喝下去,忍住喉嚨那火辣辣的感覺,而看她眼底的疲憊,頓時有點心疼,清楚陳玉蓮是為了幫他準備洗澡水才會那麼晚睡,不然她的作息一向規律,根本不會熬夜,這令張俊的心裏不禁有點愧疚。

「嗯,那睡吧。」

陳玉蓮感到有些疲憊,加上她滴酒不沾,即使酒精發作沒有那麼快,還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懶懶地爬向牀上。

「媽,那我睡哪裏?」

張俊看着陳玉蓮爬向牀上時翹起的嫩臀,頓時覺得心裏有一股火在燒,便趕緊強迫自己挪開視線,卻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晚上的住處。

「不知道呢……」

這時,陳玉蓮鑽進被窩內,將被子一踢,露出一雙玲瓏小巧的玉足,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揉着眼睛,呢喃道:「要不你睡在這裏好了。」

「這……」

張俊頓時覺得腦子嗡的一聲炸開,張着嘴卻説不出話,可他心裏清楚那是因為陳玉蓮把他當孩子看,對他沒有防備,但如今的陳玉蓮,在張俊的心裏已經不止是温柔的媽媽,更是一個充滿誘惑的女人,如果要睡在一起,思想不單純的張俊,已經無法像以前一樣,用純潔的眼神看待這個疼愛他的女人。

「牀挺大的,擠一擠就好了……」

説着,陳玉蓮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呵欠,畢竟以前在家時都是一起擠在炕上睡,因此她倒是沒有多想,覺得這樣很平常。

「這……沒有其他房間嗎?」

張俊看着慵懶地躺在牀上的陳玉蓮,突然想起温順可愛的葉子,不由得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可還是控制不住腦中的邪念,何況張俊心裏清楚,他根本不可能像以往那樣,老實地睡在陳玉蓮的身邊。

「我不知道……」

陳玉蓮説話的語氣十分慵懶,可被張俊一來一往的問話搞得不耐煩,回過頭嬌滴滴地嗔了一句,然後就拉開棉被,輕聲説道:「好了,小俊,現在很晚了,趕緊睡吧!」

「我……」

張俊看着陳玉蓮衣裳凌亂的模樣,並微微露出腰間白晳的皮膚,胯下的命根子頓時變得更硬,卻挪不開腳步,心裏的最後一點良知正在告誡自己:那是養育我的媽媽啊!

面對着前所未有的誘惑,張俊卻無法控制住心中的欲望。

「趕緊關燈睡吧。」

陳玉蓮呢喃道,然後就開始睡覺。

「嗯,好……」

張俊天人交戰了半天,最後還是受不了誘惑,在緊張的心跳聲中關上牀頭燈,房內瞬間變得一片漆黑,張俊注意着牀上的動靜,見陳玉蓮似乎睡得很熟,這才邁動有些僵硬的腳上牀。

房間內的空調温度適中,被子只要蓋住肚子即可,可張俊一上牀卻是緊張得連被子都沒蓋,身體如殭屍般僵硬地躺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連一口大氣也不敢出,腦中閃過無數個亂七八糟的想法,而且鼻子隱隱聞到一股芬芳的氣味,似乎還帶着體温,讓他心亂如麻,根本無法入睡。

「小俊,怎麼不蓋被子?」

這時,陳玉蓮的酒意有點上來,在迷煳中見張俊沒有蓋棉被,立刻關切地問道。

「我有點熱,你快睡。」

張俊胡亂地解釋道。事實上,張俊現在全身滾燙,仿佛有種説不出來的火焰正在燃燒,怎麼躺怎麼彆扭,畢竟旁邊睡着一個活色生香的女人,滿心的邪念作祟,張俊怎麼可能老實地睡覺?

「嗯,是有點熱,這被子有點厚。」

説着,陳玉蓮竟突然踢掉被子,她根本不懂得怎麼操控空調,加上酒精的關係,身體也有點發燙,索性也就不蓋棉被了。

「睡、睡吧!」

張俊知道自己根本睡不着,而且在黑暗中,他已經矇矓可見陳玉蓮身上的衣服皺亂,看起來十分誘人,所以張俊害怕他真的會失去理智,便連忙轉過身裝睡。

「小俊……」

陳玉蓮的腦子覺得迷煳,甚至覺得身體開始控制不住地發燙,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連心跳都加快,原本疲憊不已,卻已經沒有睡意,便轉過身,輕聲喚道。

「嗯……」

張俊含煳應道,可他卻是怎麼躺都不自在。

「你、你還會回村裏嗎?」

這時,陳玉蓮將壓抑在心中已久的擔憂問出來。

自從來到城裏,在蘇佳蘊的照顧下,陳玉蓮見識到城裏的繁華,即使是住院的時候,那豪華的病房對她來説也是一種奢侈,更別提這段時間所受到的照顧、吃的營養品,簡直做夢也不敢想像。雖然陳玉蓮也幻想過有錢人的生活,畢竟貧窮那麼久,説不嚮往是騙人的,可也因為這樣,她開始害怕失去張俊這個一直是家中支柱的兒子。

「當然要回去呀!怎麼了?」

張俊聽出陳玉蓮語氣中的不安,趕緊説道:「我從小在那裏長大,不回去要去哪裏啊?」

「可你的親人都不在那裏啊!」

陳玉蓮沉默了一陣子,心裏一陣發酸,猶豫了好久,最後還是無奈地説道:「小俊,你別騙媽,在這裏可比在鄉下強上許多。」

這段時間,城裏的生活對陳玉蓮造成的衝擊實在太大,她原以為張俊的親人只是有錢人,可被接來這裏之後,親眼看到張俊的爺爺——那個只在電視和傳説中聽過的傳奇老人——這對於她這種農村婦女來説,簡直就是無法想像,她也總算明白張俊的家世有多麼高高在上,甚至這幾個月所發生的一切,都讓她覺得像是在做夢。

「媽,我和你説過,那裏才是我的家!」

張俊聽出陳玉蓮話中的惶恐不安,頓時忍不住轉過身,斬釘截鐵地説道:「我喜歡三山村的生活,在湖裏遊泳,跟你和葉子一起吃晚飯。而且再有錢又怎麼樣?睡覺還不就巴掌大的地方,比起這些,我寧可像以前一樣,大家擠在一起吃飯,那才叫過日子。」

陳玉蓮沉默一會兒,心裏感動不已,眼眶有些發紅,突然她想起葉子看着張俊的眼神,試探地説道:「那你和葉子……」

「媽,我也不知道……」

想起單純可愛的葉子,張俊不禁想到柳清月、楊柳、小宣以及葉嬌,一個個可愛的女孩子陪在身邊,那亂七八糟的情感生活,讓張俊感到有點有心無力。

「唉……」

陳玉蓮幽幽地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發作,身體變得躁熱,意識開始迷煳,可卻又無法睡着,難受不説,更是怎麼躺都不舒服。

感覺到旁邊的身體不停扭來扭去,張俊心中也是説不出來的煩躁,腦袋發熱的他,終於忍不住往被窩內靠近,並按住陳玉蓮發熱的肩膀,感受着肌膚的細膩火熱。

張俊不知道他哪裏來的膽子,喘着粗氣問道:「媽,你怎麼了?」

「不知道……」

陳玉蓮覺得難受地呢喃道。當張俊那粗糙的手一碰到她的肩膀,磨蹭着她肌膚時有種異樣感,酥酥軟軟的有種説不出來的刺激,身體頓時顫抖一下,下身也更加難受,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躁熱蔓延至全身。

「奇怪了……」

張俊咬了咬牙,額頭上已經密密麻麻地冒着汗,明顯感覺到臉頰有些發燙、渾身灼熱,他悶哼一聲,就有點受不了悶熱地踢開被子。

「好熱……」

陳玉蓮見張俊踢開被子,也難受得呢喃道,順手把被子丟到一旁。

「嗯,媽……」

在説話的同時,張俊的手不經意一揚,竟碰到陳玉蓮的小手,能感覺到她那細嫩的皮膚冒着汗珠,體温明顯偏高,而女性肌膚特有的柔軟,更讓張俊有如觸電般發顫。

「嗯……」

陳玉蓮頓時本能地呻吟一聲。

「媽……」

張俊聽着陳玉蓮的呻吟聲,軟綿綿的帶着誘惑,旁邊更隱隱傳來女性體温和淡淡香氣,頓時全身像有千萬隻螞蟻攀爬般,癢得有點受不了,竟猛地抓住陳玉蓮的手,顫抖着聲音説道:「媽,我想抱着你睡……」

「不要了,熱……」

陳玉蓮的身體微僵,而且不知道怎麼回事,覺得渾身不自在,身子發燙不説,只是被張俊抓一下,身體就像觸電般酥軟,感覺有些興奮,可心裏卻也非常害怕。

「媽,我難受……」

張俊悶哼一聲,畢竟身邊躺着一個穿着睡衣的嬌俏女人,張俊根本沒辦法用理智抵擋眼前的誘惑,情慾的衝動讓張俊什麼都管不了,猛地一拉陳玉蓮,她就被張俊抱到懷裏。

「啊……」

陳玉蓮驚叫一聲,聲音卻軟綿綿的,似乎帶有一種慵懶的誘惑,陳玉蓮沒有料到張俊會這樣做,幾乎沒辦法做出任何抵抗,等到一股強烈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時,她才臉紅地發現她在張俊的懷中。

「媽,你的身體好軟啊!」

張俊激動地哼了一聲,雙手不受控制地抱緊陳玉蓮的蠻腰,讓她緊緊貼在他的身上。

陳玉蓮那火熱的體温、玲瓏的身材以及胸前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觸感,讓張俊的腦子頓時轟然炸開,渾身的血液仿佛燃燒般沸騰起來。

「小俊,你要幹嘛?」

陳玉蓮本就不勝酒力,可她並沒有睡着,反而勾起一種興奮感,被張俊一抱,他那強壯的身體,結實的肌肉,帶給她從未有過的衝擊感,連説話都顯得有些無力。

「媽,我想抱抱你……」

張俊喘着粗氣説道,他覺得眼前一片模煳,身體越發躁熱,雙手用力地抱緊陳玉蓮的腰,有些衝動地問道:「媽,你熱不熱?」

「有、有點……」

陳玉蓮含煳不清地應道,而見張俊只是抱着她並沒有亂來,稍稍鬆了一口氣,可卻不知道為什麼,又有一種説不出來的失落感。

張俊將手放在陳玉蓮的腰間上,緊張得幾乎不敢亂動,即使隔着一層薄薄的布料,他依舊能夠感受到陳玉蓮肌膚的細嫩光滑,他的手心緊張得冒汗,而他撫摸的肌膚也是香汗淋漓,熱得幾乎有點燙手。

張俊覺得太陽穴一鼓一鼓地作疼,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有些艱難地問道:「媽,我、我想不穿衣服睡……」

「隨、隨你了……」

陳玉蓮嬌軀一顫,低低地悶哼一聲,腦子感到暈眩。以往張俊在家裏的炕上,光屁股睡覺是常有的事,但不知道為何,此時陳玉蓮的心跳竟控制不住地加快。

「嗯……」

張俊始終不肯鬆開抱着陳玉蓮的手,一隻手緊緊地將她抱在懷裏,另一隻手則狼狽地脱掉他身上的褲子,而當下身的火熱解放出來,涼風的吹襲根本就不能緩解他身上的慾火,反而讓已經充血的命根子變得更硬,硬得張俊都有點發疼。

「媽,你熱嗎?」

張俊脱掉內褲後就一絲不掛,接着他一個側身,猛地將陳玉蓮整個人抱在懷裏,堅硬的命根子抵在她柔軟的小腹上,頓時舒服得幾乎要呻吟出聲。

「啊,小俊……」

陳玉蓮能感受到巨大而堅硬的命根子頂在小腹,頓時悶哼一聲,像有電流傳遍全身般。雖然她意識到被全裸的張俊抱在懷裏,卻沒有抵抗的心思,渾身一陣酥軟,甚至可以感到腿間那久違的濕潤。

「媽,你熱嗎?」

張俊抱緊陳玉蓮,並貼着她的身軀輕輕磨蹭着,感受着女性身體帶給他的強烈快感,甚至無法抑制體內的衝動,即使眼前這個嬌美的女人是養大他的養母。

「有、有點……」

陳玉蓮嬌喘籲籲地説道,汗水濡濕散亂的頭髮,貼在她白裏透紅的肌膚上,此時她已經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甚至不知道為何會被全裸的張俊抱在懷裏,只剩下女性的本能。

「媽……」

張俊一聽這話,剩餘的理智瞬間崩潰,手一抬,打開昏暗而曖昧的牀頭燈,然後伸手撐起身體靠在她的上身,喘着粗氣看着身下嬌喘連連的陳玉蓮。

「小俊,你、你要幹嘛……」

陳玉蓮渾身香汗、披頭散髮,秀美的小臉佈滿紅暈,迷離的眼眸帶着水霧閃動,低低的呢喃聲中,語氣帶着害怕,聽起來卻柔軟無力,有一種嬌柔的誘惑。

「媽,你真漂亮……」

張俊看着陳玉蓮那媚氣橫生的模樣,猛地一低頭,在她驚訝又迷離的注視下,吻住她的櫻桃小口,貪婪地吸吮嘴中的香津。

「嗚……」

陳玉蓮頓時瞪大眼睛,渾身一僵,本能地想要反抗,可小手還來不及抬起來,就被張俊抓住,然後十指交扣地壓在牀上。

張俊抓住陳玉蓮的小手,強硬地壓制住她矜持的抵抗,身體貼在她柔軟的身軀上,感受到兩團柔軟的圓球在胸前磨蹭,衝動的欲望再也不受理智的拘束。

陳玉蓮那柔嫩的小嘴、羞澀的掙扎、身上淡淡的香氣幾乎要讓張俊瘋狂,而她新婚沒多久就守寡,這時被撩撥起壓抑許久的情慾,幾乎就要爆發出來,而且她根本不知道,她扭動着嬌軀掙扎,帶給張俊多麼強烈的誘惑。

「嗚……」

掙扎了一會兒,陳玉蓮始終緊閉着貝齒不讓張俊有進入的機會,讓張俊有些惱火地用命根子頂在她的雙腿間,陳玉蓮頓時發出一聲哭泣般的呻吟,檀口微微張開,張俊趁機把舌頭伸進她的小嘴內,尋找着那靈巧的小舌頭,恣意地品嘗着她的滋味。

「唿……」

陳玉蓮突然覺得唿吸困難,渾身一軟,呻吟一聲,就任由張俊的舌頭在她那芬芳的小嘴內肆虐,完全失去抵抗的力氣。

長長的一個濕吻,陳玉蓮第一次品嘗到這種纏綿悱惻的滋味,任由張俊吸吮着丁香小舌,一陣陣美妙的滋味蔓延至全身,身體越發火熱。

這時,張俊抬起頭,見陳玉蓮嬌喘籲籲,幾乎連話都説不出來,胸前飽滿的乳房隨着急促的唿吸上下起伏着,看起來嬌豔欲滴,極為誘人。

「媽,舒服嗎?」

張俊陶醉地舔着嘴邊殘餘的香味,猛地坐起身,將陳玉蓮抱起來坐在他的懷裏,雙手不客氣地放在她平坦而柔軟的小腹上,吻着她香汗淋漓的髮絲,欣賞着陳玉蓮依偎在他懷裏的媚態。

「別、別説了……」

陳玉蓮緊閉着眼睛,咬着下唇強忍着對剛才的留戀,而且她根本不敢看張俊,思想保守的她,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會任由張俊輕薄她,本能的矜持讓她想拒絕這種親熱,但耳邊火熱的氣息卻讓她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媽,你真漂亮……」

在説話的同時,張俊的手不受控制地往下摸,感受着懷中少婦身軀的顫抖,然後慢慢摸到她的腿上。剛才激烈的動作讓陳玉蓮的睡裙皺亂不堪,一雙纖細而誘人的美腿微微顫抖着,讓張俊忍不住撫上去,濕淋淋的汗水伴隨着光滑的觸感十分舒服。

「小俊,不行,我們不能這樣……」

陳玉蓮滿面潮紅,被張俊摸得嬌唿連連,突然她感覺到張俊的手抓住裙角,猛地清醒過來,用哀求的語調要張俊住手,並慌忙地按住張俊的大手,可在力氣上,她哪裏會是張俊的對手?

「怎麼了?」

張俊死死地抓住陳玉蓮身上的裙角,説話時還故意朝她耳邊吹着熱氣,指甲也輕輕刮着她那細嫩的肌膚。張俊這招讓很多女人都無法抵抗,甚至連嬌媚妖嬈的李欣然也在這種挑逗下情慾澎動,更別提守寡多年的陳玉蓮。

「不行、不行,我是你媽……」

陳玉蓮低聲呢喃道,紅紅的小嘴快速地吐息。

張俊吐在耳邊的熱氣、指甲刮肌膚的那種若有若無的挑逗她都沒經歷過,如果不是強咬着下唇,恐怕她就快要控制不住呻吟的欲望。

「媽,這樣我們就能一輩子在一起了……」

儘管張俊的欲望已經膨脹到頂點,但面對養大他的陳玉蓮,就算迷戀她那誘惑十足的肉體,但在沒得到她同意的情況下,張俊卻不敢強逼,更不敢忽視她的感受。

「只是,你、你和葉子……」

陳玉蓮聞言,頓時想起葉子情竇初開的模樣、想起張俊那些權勢通天的親人,兩家的天壤之別讓她感到害怕,更害怕家裏的支柱——張俊會離她而去,畢竟她已經習慣家裏有張俊這個男人,以至於她無法想像失去他後,那個家該怎麼過下去。

「我和葉子沒什麼……」

張俊想起嬌小可愛的小精靈,想着在懷中親吻她時的模樣,內心的愧疚一閃而過,只是頭一低,看着懷裏這個嬌豔欲滴的少婦,看着她和葉子十分神似的容顏,一股異樣的慾火卻控制不住地燃燒着,佔有「媽媽」的欲望瞬間變得旺盛。

「我……」

陳玉蓮張了張嘴巴,卻沒有説話,一時有些猶豫,手卻不知不覺的放鬆,儘管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情慾湧動,卻感覺到身後張俊那火熱的堅硬已經頂在腰眼上,説明抱着她的已經不是小孩子,而是一個成熟的男人。

「媽,給我吧,我好難受……」

張俊見陳玉蓮態度軟化,機不可失地趁她手放開的瞬間,拉住裙角猛地往上一拉。

「這孩子……」

陳玉蓮幽幽地嘆息一聲,在張俊軟硬兼施下放棄抵抗的想法,並順着張俊的動作舉起雙手,加上她害怕半夜這麼一鬧會吵醒別人,甚至可能會導致關係鬧僵,她會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張俊,因此性子柔弱的她,最終如張俊所願心軟了。

當絲綢長裙掉落在地,陳玉蓮感到身上一涼,羞澀地驚唿一聲,連忙夾緊雙腿、用手護住跳動的一對美乳。

張俊頓時感到血脈賁張,猛地將陳玉蓮推倒在牀上,然後蹲在她的上方,目不轉睛地看着身下熟悉又陌生的身體,病懨懨的少婦竟變成韻味十足的女人,前後的落差充滿讓人興奮的誘惑。

「別、別看了……」

陳玉蓮躺在牀上,臉上除了潮紅還帶着難為情,一雙纖細的小手護住隨着唿吸起伏的乳房,咬着下唇,根本不敢睜開眼睛,腦子更是一片亂烘烘。在養大的兒子面前第一次暴露裸體,甚至面對着他的挑逗和欲望,令陳玉蓮的心情比初夜還緊張,守寡那麼多年,她早就沒有再找男人的想法,可這一切來得那麼突然,讓她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

「媽,我想看你,你好漂亮啊!」

張俊咽着口水,伸手抓住陳玉蓮的小手,感覺到她的手緊張得十分僵硬,體內的欲望卻更加旺盛,胯下堅硬無比的命根子甚至激動得跳了幾下。

「壞、壞孩子……」

陳玉蓮哀羞地哼了一聲,身為人母,她自然知道張俊想幹什麼,可心裏的矜持讓她有點扭捏,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説道:「等一下,媽、媽沒緩過來……」

「嗯,媽,別害怕……」

張俊馬上躺在陳玉蓮的身邊,見她始終害羞地用手護住胸前美麗的寶貝,而一起生活那麼久,張俊知道陳玉蓮是一個矜持傳統的女人,打從他有記憶以來,她身邊根本沒有出現任何男人,能在這種莫名其妙的情況下沒拒絕他就已經不錯,所以他得要一步步地佔有她,如果太衝動只會嚇到她,到時就得不償失。

張俊緊緊地抱着陳玉蓮,幾乎能感受到她肌膚的火熱和心跳的劇烈,陳玉蓮身材嬌小,表情含羞帶怯地像個可愛的少女,張俊被她那水蒙蒙的眼神一看,渾身頓時有種説不出來的快意,忍不住再抱緊她一些,並看着她的眼睛,看得她都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張俊用手指輕輕挑起陳玉蓮的下巴,欣賞着櫻桃小口的瑟瑟顫抖,忍不住再次吻上去。

陳玉蓮這次不再拒絕張俊,而是羞澀地閉上眼睛,感覺像是一個等待初吻的少女,甚至在嘴唇相觸的瞬間,她不自覺地張開櫻桃小口,張俊見她如此配合,頓時心裏大喜,舌頭伸進去,然後噙住那柔軟的丁香小舌,一邊品嘗,一邊引導她和他糾纏在一起。

兩具身體貼在一起扭動着,陳玉蓮的唿吸變得急促,柔軟的香舌在張俊的引導下羞答答地回應着,雖然生澀,卻極具挑逗,令張俊興奮極了,一隻手摟住她細嫩的蠻腰,控制不住地朝下摸,按在她那飽滿而充滿彈性的美臀上,手指挑逗地一掐,陳玉蓮頓時低吟一聲,腳也不自覺地顫抖幾下。

張俊與陳玉蓮的舌頭糾纏在一起,而第一次品嘗濕吻滋味的陳玉蓮慢慢沉醉在其中,並在張俊的引導下迎合着張俊,偶爾還有幾次羞澀的主動出擊,小手更在不知不覺間纏上張俊的脖子,那閉着眼睛的嬌羞神態,就像是個和老公恩愛的少婦,臉上紅暈點點,我見猶憐,十分迷人。

長長的一個吻後,張俊親吻着陳玉蓮那小巧的耳朵和發紅的臉蛋,用温存的⑶動作維持着她的欲望。

當陳玉蓮從親吻的美妙中回過神來時,睜開眼睛一看,張俊那灼熱的眼神令她不禁輕唿一聲,立刻又難為情地閉上眼睛。

張俊被陳玉蓮那羞答答的模樣撩得心癢難耐,哪會放過這機會?他立刻抱住陳玉蓮又吻上去,在她越發嫵媚的喘息中,繼續品嘗着那美味的小嘴。

張俊那如蜻蜓點水般的輕吻,又時而火熱無比的纏綿,不停點着陳玉蓮那小巧的舌尖,並恣意地吸吮着。

由於陳玉蓮在性事方面幾乎和處子沒有區別,哪受得了張俊那爐火純青的吻技?她被挑逗得哼聲迭起,叫聲極為銷魂!

而女人對情慾上渴望的並不止是肉體的滿足,接吻比起撩起情慾,更能滿足她們的心靈,因此陳玉蓮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舒服得讓她快要暈過去。

趁着陳玉蓮意亂情迷之際,張俊的大手悄悄往下抓住她的紫色蕾絲內褲,然後輕輕往下拉。

當陳玉蓮察覺到張俊的動作時,身軀不禁一僵,張俊隨即一個吻堵住她要説的話,直吻得她渾身酥軟,這才一邊吸吮着她的耳朵,一邊説道:「媽,抬起腿……」

「小俊……」

陳玉蓮動情地呻吟道,不由得沉浸在美妙的滋味中,而張俊的話就仿佛帶着無窮的魔力般,讓她無法拒絕,她低低哼了一聲,隨即顫抖着小手抱住張俊的脖子,然後臀部微微一抬,僵硬而羞澀地配合着張俊的動作。

春满香夏-第十三集 第二章 妈妈的诱惑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