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情色】阻擊陳老師(05)

��老師趕走楊森以後,就沒有人再回威脅她的工作了所以老師也很順從地在私下裏當我們的性愛玩具,我現在發現即使我不命令她,她也會穿得很騷地來到教室給我們講課。陳老師在班裏總是穿着黑色高跟鞋配上褐色的絲襪或者深肉色的,筆挺豐滿的大腿在講台上卡塔卡塔地踱着步子,弄得班裏的男生都心頭火燎地盯着那雙美腿。上身的奶子被緊束連體內衣託起來,老師的上衣總是一體裙,一般都是有針織網眼的一體裙為了被內衣撐薄露出酥胸的輪廓,連體內衣暗色的條紋總在襠部遮住連褲襪的亮絲,窗外的微風讓腿根的倒三角隱現,陳老師經常在班裏彎腰撿東西,從後面看就是立體的臀胯在裙擺下面展現出絲亮的誘惑。如果在前面彎腰的她就連胸口的領子都不抓,把大鼓包的一對豪乳擠出來深邃的乳溝給我們看,兩個小白兔吊在衣領裏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現在大家都知道陳老師是個騷媚難馴的熟婦就經常在她上樓梯的時候在下面窺視着股間的騷樣,她在樓梯上的步伐也越來越慢,越來越勾人心魄,讓我們望着她裙擺下黑絲騷豔的褲襠發呆,蜜縫上內褲的細帶往往連陰唇都包不住隨着日子久了大家漸漸對陳老師失去了興趣,黑子總是對同學家長感興趣,天天在班裏物色一些符合標準的同學好順便打聽一下他老媽的情況。楊冰他老媽高阿姨被我們上過,我還記得她的騷穴裏鮮滑吸窄的嫩肉夾得我的雞巴在抽縮衝刺中酥爽無比。「楊冰你小姨現在還來你們家麼」「不來了,她和傑森飛去別的國家,現在家裏只有媽媽一個人」「那你媽最近怎麼沒來學校接你呀」黑子把楊冰摟在教室的角落問他,現在快放學了同學們都快走光了,班裏只有我和黑子還有楊冰楊冰看着我們有點不好意思地説「我爸最近經常和媽媽吵架,他好像有了一個女的,媽媽總是説他嫌棄自己老了」黑子摟着楊冰説「你媽就是老了,不過在我們面前還是有優勢的只是比不過那些小狐狸精了」楊冰看着我們説「我覺得媽媽長得很漂亮的,可能是工作太忙了所以才忘了體貼爸爸」「是讓你爸插吧」我對着楊冰大笑起來,「我們和你媽也挺熟悉的,到時候幫她把身體調理的風騷一點好讓你爸再喜歡她,怎麼樣」楊冰的嘴唇有點乾燥地望着我們説「小然,黑子你們要讓媽媽的身體變漂亮,是不是還要她裸露一點才能招男人喜歡」「是呀,要變成很騷的那種女人,你願意麼」楊冰聽我説完以後低下了頭,我看他的褲襠硬了起來。「小然我考慮考慮,你們讓我再想想,今天先不説了」黑子推了一下他的腦袋説「今天先去你家玩好麼,看看你媽,好久沒見了」楊冰和我們在校門口等着高阿姨開車過來,黑色轎車停在我們面前高阿姨把頭伸出來對我們説「這不是小然麼,好久不見了」「阿姨好,我和小冰一塊兒去你家玩好麼,還有黑子」高阿姨看見黑子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在度假村和小旅館她讓黑子幹的最多。「快上車吧,歡迎你們陪小冰玩」看着高阿姨身上的檢查官制服我的雞巴就硬了起來,來到後座一下聞到了一股女人的香水味道,真是蕩人心魄。她的秀髮呈波浪卷灑在座位上讓我的手指輕輕觸摸。黑子在後座看着高阿姨的絲腿踩在油門上面,膚色絲襪從檢察官的黑裙子裏露出來格外耀眼。楊冰在前排不時地轉過來和我們講話,大家舉手投足之間都在評論着他的媽媽,我看見他胯下的肉棒逐漸隆起。到了他家以後我們就待在房間裏,黑子説:「你媽的大屁股在裙子太翹了,我真想馬上就操她,看那絲襪在腿上還閃閃發光真想上去扒下它」「小點聲,我媽該聽到了」「小冰,你説你媽待會是穿着什麼衣服出來做飯」「我媽在家裏穿短褲,今天你們在她肯定不會穿太少的」我笑了一下説「那不一定,我待會過去告訴她穿性感一點出來讓你看」楊冰的嗓子沙啞了,問我「小然哥,你真能讓我媽變騷一點,那就太厲害了」他的聲音發顫而且低沉,我拍着他腦袋説「等會兒要把持住,別太驚訝了」

悄悄推開高阿姨的卧室,一具成熟的酮體上面只有連褲襪和內衣,我走過去用雙手抱胸的姿勢把她摟住。「哦,好想你呀,太久沒摸這兩塊肉了」彈力十足的酥胸被我摸在手裏擠壓出肉花,高阿姨轉過腦袋看着門外,「你快把門關上,小冰看見了」「看到了又怎麼樣,最近和你老公又不好了,他全都告訴我了」「這孩子怎麼把家裏的事也講出去」阿姨生氣地自言自語。「我告訴他我們要把你變成騷貨,他還激動呢」「什麼」高阿姨推開了我的手可我仍握着她的香肩,熟女的汗味誘人地湧進我心田。高阿姨轉身把胸脯貼着我的胸膛用奶罩抵着肉波壓在上面,眼神勾搭在門外生氣地説「楊冰和他爹一樣都對我一點都不尊重,我也不在乎他們」説完以後嘴就要往我嘴唇上貼。「幹什麼呢,現在你才剛回來,也要做點吃的給我們吧」我一邊説一邊想「女人就是沒腦子衝動起來什麼情況都不顧」我推開她説「穿上透明睡衣出來,你兒子還等着看呢」高阿姨魅惑地嬉笑一聲讓我走出了卧室。「媽媽,我喝點果汁,啊」楊冰在冰箱前面愣住了,眼前的媽媽就是穿着黑色胸罩內褲黑色薄絲睡裙在廚房做飯,大屁股瓣頂着真絲讓中間的凹陷吸進去一些,沒穿絲襪的大腿健康性感。「小冰別光顧着自己渴,叫你朋友也出來喝飲料」「哦,好的」楊冰盯着媽媽的美背讓我們走出來,大家驚訝地看着廚房裏的高阿姨在洗菜,黑子回過神來以後就去冰箱拿飲料,我坐在沙發上尋找最刺激的角度來觀賞美婦人。「怎麼樣,我説你媽聽我的吧,我們這次就是讓她變成騷貨的樣子才能把你爸奪回來」楊冰開心地看着我,「你希望你媽穿成這樣,天天讓別人看對不對」「對,我想她這樣」兩眼放光的楊冰着急地説着。「待會兒,吃完飯我們帶你媽去個地方讓她徹底變樣」「太棒了」楊冰聽我説完激動地拍手。高阿姨轉頭來問「怎麼了」「哦,沒什麼,小冰看你穿這樣太涼了,怕你感冒」「這孩子,也不看現在多熱,要不是你朋友來了我就連內衣都不穿了」黑子一聽激動地講「阿姨,你把內衣脱了吧,讓我看看你的奶子」「去,小色狼,以前還沒吃飽呀」阿姨的臉頰看着他泛起了紅暈。到了傍晚我們來到魯強的美容院,在優雅的沙龍裏他把我們請到VIP包間,裏面有寬大的按摩牀和一些美容品,小冰也跟來了他要看看媽媽是怎麼變樣的。「高阿姨,歡迎你光臨我們美容院,上次你幫了小然的忙,這次我給你推薦我們最新的整容護膚科技產品,全部免費,現在請你到裏面換個衣服吧」「噢,這麼神秘呀,我看你這裏挺好的,我先去換衣服」高阿姨走進裏間,小冰在沙發上着急興奮地看着拉下的門帘,我對他説「別着急,待會你媽出來你就不認識了」「然哥,你讓我媽變的漂亮一點也別太誇張哦,我怕我受不了」我拍了他的肩膀示意他放心。過了好久高阿姨在裏面讓魯強進去,「啊,就是太緊了好貼身而且很熱」「對,這是正常的,你把屁股收緊一點頂進去就脹開了」魯強的聲音從裏面傳出然後他走了出來就去檢查牀邊的設備。過了一會兒門帘推開高阿姨走了出來,全身讓黑膠衣貼得緊湊性感輪廓盡顯。阿姨搖曳的屁股黑亮丰韻,走到按摩牀邊躺下。兩腿叉開被固定在腳踝然後魯強把牀搖了起來成了靠椅。「高阿姨,你頭上先戴個面罩讓氣體好吸收」魯強拿了一個防毒面罩似得臉罩綁在高阿姨後腦上給她系好,然後面罩就遮到臉上在嘴巴處有個露出的插孔。魯強把她的胸脯上的乳貼扯掉就立馬露出兩粒發紅的奶頭,顆粒佈滿發硬伸長。「你們這個面罩戴上好悶呀」阿姨的生意從狹小的通氣管裏傳出來就發生了變化,好像深沉發悶的喇叭發出的。「小冰,媽媽這樣做是為了讓爸爸喜歡我,你待會不管什麼都別幹擾你同學哦」「沒事的媽媽你放心」楊冰拉着他媽媽的手慢慢放開然後向我們一樣在旁邊觀察着。魯強把液壓罐裏倒滿了美容液體然後把她的膠衣上的七八個拉鏈打開連上了這些罐子,唯獨高阿姨的腿襠上的拉鏈打開是暴露在外面的蜜穴,肥厚的陰唇顯出殷紅色讓騷肉吐出來,嫩穴口就在陰核下面唿吸着涼爽的空氣。「阿姨我要把罐子裏液體注入到裏的肌膚表層然後用壓力打進皮下組織好讓你的肌膚永遠年輕」「好吧,來吧」高阿姨躺在牀上,胸口的起伏愈加明顯。「我現在要往你的嘴裏直接插入這個管子是讓你全身舒服的氣體,你把嘴固定在面罩口下面,我要插了」「好」隨着一陣低沉的聲音高阿姨的嘴巴被伸進了皮管子連接在了裝滿氣體的罐子裏。魯強打開開關就見她全身都在牀上舒服的扭動,奶頭翹起來電擊般的矗立在空氣中,皮衣似乎在蠕動收縮把她丰韻的軀體壓縮變形,大奶子在膨脹鼓動。摩搓的腹部帶着些許贅肉被膠衣的皮管液化吸收在遠處的罐子裏,腿根讓皮管拉開距離把穴口敞開。我和黑子還有楊冰在蜜洞前面駐足觀看,「媽媽的裏面那麼好看,很緊的小疙瘩都張開了」「那就是你媽的陰道」黑子説完就拽着楊冰的手往裏面塞,緊張的手指在陰唇之間就被捲起來了。阿姨的臉上顯現出了快樂的表情,肆無忌憚地在牀上扭擺起來,雙手被牀邊的吊環套住讓她挺起嵴背把酥胸膨脹地鼓起來,黑子上前捏了一顆發硬的奶頭,阿姨像觸電一樣得全身抽搐,胯間的騷穴頂出陰核在自己摩擦。「阿姨這些液體在你身上你會感到發熱粘稠,我來幫你解決一下」魯強把膠衣胸前的拉鏈打開露出兩個飽漲的酥胸,它們自己在膠衣的壓榨下隆起彈跳,酥肉圓滾結實地落在胸前。皮下的液體發漲得一般讓乳房脹大,從她的C杯一下竄到E杯。膠衣收緊在皮膚上擠出汗液在兩個肉球上,對稱的乳球互相摩擦激起乳頭挺立在上面。高阿姨快忍不住了似得在牀上搖晃,身軀痙攣地在蠕動,腹部讓膠衣按壓得很扁平地把陰阜推擠得收攏在股溝之間,這樣穴口就更加深邃地被我們觀賞着。「我媽不會知道我在玩她下面的」楊冰疑惑地問我。「不會的,她現在除了舒服什麼都不知道」我看着高阿姨愉悦的臉上浮起了幸福的表情。按摩牀迅速直起讓她叉開腿面向我們,魯強和黑子把精液擠進罐子裏一塊輸送到她的皮膚上。高阿姨的椅子下面是空出一個洞讓屁股卡進去。膨脹的液體讓膠衣裹着臀瓣在洞裏面脹大直到卡死,魯強走過去拉開臀溝的拉鏈就把屁眼在椅子後面露了出來「我忍不住了」黑子脱了褲子就把雞巴插進去讓緊實的臀瓣擠着往屁眼裏抽送。阿姨的腿被張大,椅子還在下壓把臉按在了我的褲襠跟前,我掏出雞巴推着面罩在甩搭,只好把龜頭擠進乳溝裏抽插了起來,伸手按着她的肩膀讓她的身軀往椅子下的洞裏挪了挪,大屁股帶着陰唇從洞裏面被擠了出來。楊冰開心地來到後面,手掌拍在黑子大雞巴下面鮮嫩的陰唇上,潮濕的淫水濺濕了手掌。黑子的雞巴插進了一半的菊花口,楊冰在下面撥開陰唇把手指放進陰道裏擠榨起內壁,陰唇上方被卷開的騷肉貼着他的手心。「黑子哥,媽媽這下面麻麻的可舒服了,你那裏面什麼感覺呀」我聽到楊冰在問他,黑子説「你那還不夠大,插屁眼也感覺不出來什麼,啊呀……我……插」楊冰聽到他這樣説就問「那我媽也該知道我們在玩她了吧」黑子説「你怎麼這麼多事……啊……插死……你個……老騷逼」黑子的大雞巴撞在她的屁股上頂着嬌美的身子往我胯下靠,乳房壓着我的雞巴搓脹了許多,我乘機捏住乳頭在拇指把玩,酥麻的電流感傳遍全身,心曠神怡的我用奶子擠住龜頭摁着奶頭搓在雞巴上劃出了格外的美感,雞巴一點點從乳溝中拔出來託着精絲抹在了酥胸上。來到後面看見黑子還在撞擊騷豔的臀瓣,楊冰的手指插在陰道裏使勁攪拌。「然哥,我媽這下面我能插麼」「還是下次吧,我們今天幫了你媽這麼多忙,也該爽一下對吧」楊冰説「好吧,那你輕點插別讓她行了」「狠狠插才舒服呢,你媽是越爽越煳塗,你懂麼」這時魯強過來對楊冰説「我這都是高科技電子催情產品,誰來了都得變成蕩婦,完後你媽還不會怪你,你放心吧」我聽他説完以後就讓魯強把椅子放直好讓騷穴口從前面的洞裏伸出來,黑子在屁眼裏已經插得快射出來,阿姨的騷穴在前面張開在胯間,憤怒的雞巴就對着桃源口噗嗤一下地頂進去。穿梭在陰道裏的雞巴接着壓力馳騁進花心口深出,吞吐推進前後抽送大力擠壓出快感。我的小腹把阿姨的騷胯頂起來,一條彎曲的黑膠衣大腿油亮發光地被我摸着。雞巴根被騷肉蜷縮着鑽進陰道,龜頭在縫隙裏挺進,阿姨的後背貼在椅子上,椅子後面是黑子的雞巴抽插在屁眼裏,熟女被兩人包夾着擠操,身上的汗液逐漸淋漓地飄灑下來膠衣帶着液體繼續在皮下馳騁,舒爽的氣體湧進胸間讓全身神智迷茫,唯一醒目的一雙E奶現在已經漲大成F杯,立起的乳頭上有我剛射下的精液,我儘量用嘴巴避開那裏然後把臉埋進了深邃的乳溝。舔舐着熟女的汗液,香滑的肌膚從裏到外透着清新的氣息,舌頭片卷在乳肉上把細嫩的皮膚唆進嘴裏。雞巴在蜜穴裏衝進最深處,高阿姨的小腹抽縮陰道痙攣地吸着馬眼,被捲曲的顆粒包裹着的陰莖膨脹着發出最後一股濃液擊向花心,舒服的高阿姨喘息起來宣洩出快意,收攏的小腹享受着精液的滋潤。黑子在後抖尿一樣晃騰了幾下,身體給高阿姨帶來顫抖,似乎也把精液流在了菊花口裏。高阿姨還在按摩椅上扭動着自己的身體,魯強把她雙手放開讓她揉着自己42F的大奶在嬌喘不息。楊冰看見我和黑子都把雞巴從她的前後拔了出來,蜜穴張開濕漉漉地露在股間,兩根手指挑撥起陰唇,用拇指按着陰核的騷肉推向陰蒂「我媽的陰蒂怎麼這麼長呀」「有種女人天生有大陰蒂,就是你媽這種」魯強把高阿姨發紅的陰蒂攥在指頭裏對楊冰説。「我把你媽的陰部洗乾淨讓她清爽一點」説完之後他用拉鏈拉上胯間的開口,只在陰道上面留一小點露出。拿來壓力水槍就插進了陰道,將特殊催情的藥液灌了進去。過了一會兒高阿姨的肚子逐漸隆起向個懷孕五個月的孕婦一樣站在我們面前,手裏不停揉着自己乳房的高阿姨受不了腹部的脹痛把雙膝彎曲着腰跪下。魯強關掉了護膚液的閥門,解開固定在她腳踝的把手,高阿姨一下跪在了我們的面前。陰道裏還有溶液的衝擊,她只好坐在地上叉開腿等着我們下面的操作。阿姨的面罩被魯強摘下來,臉蛋紅通誘人地淌着汗珠,嘴裏吸進最後一口舒緩的氣體,嬌喘地告訴我們「你們給我下面插的什麼,把我肚子都搞大了」黑子大聲笑了起來,「是讓你體內殘留的精子和衰老的卵子一塊兒泄出去的液體,你待會兒就舒服了,來先給我唆一下」黑子説完就跨在42F乳房上面把雞巴插進了高阿姨的嘴裏。她的喉嚨馬上上下蠕動起來吞吐着雞巴往嘴裏咽。黑子的兩腿和屁股擠着雪白的大奶子,乳肉被摩擦着在他襠下晃動。「我的蛋兒被磨得好舒服,待會兒你也來試試」我告訴他「讓小冰去吧,她媽的好地方應該讓兒子先試一下」高阿姨這時看了我一眼,我對她説「你要是想經常來免費做美容就讓你兒子也舒服一下」「然哥你太夠意思了」楊冰聽我説完就跑到他媽跟前説「媽,小然他們幫你弄得這麼爽到時候爸爸一定會喜歡你的,來你先報答一下我」小冰的雞巴一下就從褲襠橫掃出來打在了她的臉上,高阿姨吐出雞巴舔了舔下面的睾丸就無奈地含起兒子的雞巴,像吃烤串一樣地橫着吊起來一點點地用嘴唇蹭。舌頭片舔在雞巴外面卷着包皮上的粘液,阿姨一陣作嘔但還是包住龜頭含了進去。小雞巴在嘴裏頂着腮幫子被抿在口腔裏攥緊,舌頭捋出唾液滋潤在上面「強子,加大壓力」黑子在一邊喊起來「好嘞」魯強把管子裏的液體加大力度讓它們全都衝進了阿姨的肚子裏。我上去摸了一下隆起的肚皮,圓滾滾亮滑誘人的皮衣包在上面感覺很淫逸。魯強摁着陰阜把管子拔出來,扯開拉鏈用手指撩開陰唇,揪住陰蒂搓起來。「哦……嗯……」高阿姨的下體一陣騷動,嘴裏發出哼哼唧唧的呻吟,手掌攥住兒子的陰莖在搓弄,想用充實的快感止住陰蒂的酥麻振動。魯強把陰蒂拽出兩釐米長,拉動她的下體往前滑,發脹的陰蒂變粗在手心裏跳動。阿姨快忍不住了似得含住雞巴在叫。楊冰舒服地把雞巴插進他媽喉嚨深處,黑子的腳按在肚皮上揉搓起柔軟彈性的體內溶液。魯強的另一隻手掌按住陰道口給了她無比憋悶的壓力。三根手指插進陰道淺口出,撩起內壁把胯部頂起來,液體一點點流過他的手指。手中的陰蒂託着陰唇被拉直把蜜穴口狹長地閉合起來,一撮騷肉蜷趴在攥氣的拳頭上,被他頂得緊挨着陰核,陰核吸住拳頭髮出瘙癢的感覺瀰漫全身,高阿姨身心愉悦透頂,託着兩個大肉球抱住兒子的小腿然後嘴巴插進睾丸上面,在整根陰莖外面扭着腮幫子捲縮起來。過了一會兒魯強把拳頭從陰道拔出來,又用力壓着小腹摩擦。一股股騷水就泉湧般衝出來,阿姨的腹部在摩擦着快感,身體在抽搐,乳波蕩漾着挺立出發硬的乳頭讓黑子挨個着來回唆起來。楊冰的雞巴在她嘴裏扁趴了下來,精液從臉暇流出。阿姨喘息不絕地起伏着胸口,託着兒子的屁股在他睾丸上舔舐着精液「哦……哦……啊……你們……太會……完了……爽死……了」高阿姨很累地躺在地上,大腿根泄出的騷水流了一地,肚子扁了下來,自己把膠衣的拉鏈全打開讓身體涼快一下,我和黑子從開口伸進去摸着她的嬌嫩的肌膚。「阿姨,你先去洗澡,待會兒我們看看效果」魯強招唿她到裏間去清理一下。我們坐在沙發上休息。「今天大家都射了哦,都還爽吧」黑子問我們幾個,魯強説他都沒有玩上,而且楊冰也説他只射到了嘴裏,黑子把他摁在沙發上説「你媽嘴裏本來是老子射的,你小子得便宜還賣乖」楊冰害怕黑子,被壓在下面不敢出聲。我把他推開説「好了,屁眼不是讓你玩了麼,人家媽媽人家有優先權,這樣小冰下次你媽還欠黑子一炮,你可要記住還呀」楊冰聽了以後面紅耳赤地説「那怎麼行,我媽也不一定聽我的,你要有本事再去和她説,我看她也不見得喜歡你」黑子踢了一下沙發説「你説的,我要讓你看着我操你媽」他話音剛落,高阿姨就走了出來,42F的大奶挺立在胸前,發紅的奶頭飽脹凸起,乳暈很大地佈滿顆粒圍成一圈。晶瑩剔透的肌膚健康丰韻白皙的沒有瑕疵,腰胯豐滿的高阿姨在我們面前轉了個身子,大屁股美豔的成熟性感。陰阜下的陰唇乾淨地隆起閉合着蜜穴,腿根上的的陰毛在股溝之間整潔地矗立着,大腿高挑地並在一起輪廓精緻。「阿姨,你以後不需要在用絲襪包裹它們了,你的大腿已經細膩白嫩無可挑剔了」我看了以後激動地對她説。「謝謝你們,我覺的小冰他爸一定會喜歡我的」高阿姨開心地説。「那肯頂地」魯強接着説「阿姨,要是家庭美滿以後別忘了多介紹些朋友過來,我給她們打折」高阿姨聽後開心地過來抱着魯強就把他往自己奶子裏夾。「媽媽我們該回家了」楊冰有些不高興地催促起來。「急什麼,待會兒我們不吃個飯麼」黑子瞪了他一眼就繼續欣賞着高阿姨,他走到她身後盯着細膩的裸背看,溝槽子的景象讓他看了個飽,黑子蹲下來仔細窺視腿根間的陰唇,蜜肉藏在裏面光線很暗,阿姨彎腰去整理挎包讓黑子在後面對着張開的褐色屁眼勐看,鼻子湊過去聞了幾下,又用手指輕輕劃在臀肉上彈近屁眼外側,輕輕轉圈。「黑子,以後想碰我就要先問一下哦,可不能這麼直接了」阿姨並緊大腿站了起來。「阿姨你的屁股真香」「是麼,想聞的話下次吧,今天差不多了」我看見她説這話時小腹抽動了一下。香肩下的豪乳晃搭着頂起乳頭。楊冰説「我説吧,媽媽不喜歡你」黑子抓起他的衣領想在學校一樣的打他,魯強説這裏不能打架,高阿姨整理好挎包就去裏面換衣服了,留下楊冰和黑子扭在沙發上,我上去拉開他們説「以後有時間玩,今天先到這」等高阿姨出來就和我們吃飯去了。過了幾個星期楊冰説他爸他媽不吵架了,晚上經常聽到他們做愛到很晚,叫牀聲連鄰居都聽得到。我這下高興地説「那你不該感謝一下我們嘛」楊冰這小子就天天請我們上網吧吃飯,還帶我們到他家看A片,我和黑子也再想見一下高阿姨,可是她做為檢察官都回來很晚。又到了放暑假的時候,這次魯強的舅舅給我們一棟別墅,單獨在郊區的一棟,周圍都是圈好的地準備建度假村,現在一片空曠寂靜,全是長着綠草的土山包。別墅在公路旁邊有幾家飯店和小賣部伴隨,來的人都是停車歇腳的,我們在這裏給他看房子。楊冰和他媽説了好多次要跟我們來住。高阿姨的老公又出差了,她不放心只好也跟來跟我們一起住。她事先和老吳説了一下,老吳當然很高興的答應了,還説要帶幾個人過來打牌,高阿姨不好回絕也只是説可以。我們就坐着她的車來到郊外的別墅,三層樓的建築裏面陰暗遮陽,大家一進去就找自己的房間,高阿姨在頂樓有陽台的卧室,我們在二樓住,一樓是客廳廚房和洗澡間。我和老吳打了個手機,我問他「那個你要不要過來,高阿姨也來了」老吳説「我這有點事,我會派一個工人過去在院子裏搭建個花壇,你待會聽他説是老吳叫來的就讓他進來,你們和魯強在路邊餐館吃飯,記賬就行了,好了有事找我」先和大家一起吃飯再説,我們把行李房好以後就去餐館吃飯,炎熱的中午餐館竟然沒空調,我就想吃過飯趕緊到陰涼的別墅裏睡上一覺。在別墅的卧室楊冰過來跟我説「小然哥,你説今天我媽會做些淫蕩的事麼」「你還是忍耐一下吧,我知道你也想上你媽,但現在天還沒黑等一等吧」這時就聽見樓上有了響聲,高阿姨喊了起來「黑子你快出去,不能就這麼推門進來」魯強的聲音也從樓上傳出來「對不起,阿姨,我們不敢了」咚咚咚,兩個人的腳步聲走下樓來,楊冰又生氣地衝過去對着黑子説「你又去偷窺我媽,你太不要臉了」「哎,你小子找打是吧,別看你媽在,火了我誰也不管」魯強拉住黑子的手説「這是在我舅這裏,你們誰也別放肆,要想泡高阿姨就自己想辦法」楊冰先從黑子的手臂下挪開然後説「我媽肯定喜歡我,你們想都別想」我一聽這話就説「高阿姨都敢跟我們到這來,就是給我們大家一個機會,上次在度假村她拒絕誰呀,還不是大家都有一份,再説我們把她整這麼漂亮,她還不找機會謝謝我們,小冰你可別把話説絕」楊冰走過來説「小然哥,那我們就大家晚上一起上,誰也別吃虧」黑子和魯強出去回自己卧室了。我就問他「你到底想讓你媽成什麼樣子」楊冰説「我想看她舒服,就這麼簡單」「那讓別人玩她也可以」楊冰説「不行,上次是我媽同意你們玩的所以我沒辦法」我接着説「那讓你媽被別人看看行不行」「那還可以,就是暴露一下麼,沒問題」我拍拍他的頭説「這就對了,看一下沒什麼麼」「然哥,我媽這次出來有被人看的機會麼」我望着他興奮的眼珠子説「當然有了,你看這周圍,馬路邊小旅社飯館妓女都有,還有卡車司機,你想給你媽下點暴露的套簡直是太容易了」「嘿嘿」楊冰的嘴裏響出陰暗的笑聲。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來電,我一接對方就説「你是別墅你的人是吧,老吳叫我來修花壇」「哦,我去給你開門」我趕緊下樓到院子裏給他打開了大門,一個中年泥瓦匠黝黑健碩,背心加短褲的樣子可以知道他很熱,身上拿着工具的他問我「花壇在後院是麼」「哦,對跟我來」穿過前院的走廊我帶他來到後院的中心,磚頭水泥就鋪在那。「你就在這壘,幹完了叫我」幹活的答應一聲就埋頭工作了。我抬頭看見高阿姨的陽台就正對着後院,我走進屋裏發現魯強和黑子去外面釣魚去了。楊冰在卧室裏看着手提電腦,我悄悄來到三樓敲了一下高阿姨的門,聽見裏面鼾聲響起似乎她在睡午覺,房門讓我擰開看見披着絲綢透明睡衣的她在牀單上伸直大腿鼓着酥胸在細細地喘着氣,酥胸起伏起來讓絲綢摩擦着乳頭。我回到自己房裏叫上楊冰來到二樓的陽台對他説「你媽現在在睡覺,想看她被樓下那個幹活的幹麼」楊冰疑惑地説「這怎麼能行,他怎麼能上來」「你跟我來」我和他爬上了三樓的陽台,就在那對樓下喊「哎,做花壇的,待會幹完以後上來洗個澡再走,老吳説的,就在三樓這房子裏有浴室」我朝身後指了指,他很快就明白了。我和楊冰在二樓等了很久真希望他馬上把活幹完了,過了一個小時他才走進屋子來到二樓看着我們。「要洗澡呀,樓上」泥瓦匠繼續走上三樓,留給我們的是一片寂靜的聲音,這時他走下來對我們説「上面屋子裏有個女的,怎麼回事」「哦,那是老吳的朋友,過來住幾天,你洗你的澡沒關係的」泥瓦匠興奮地又走上去。楊冰着急地問我「他不會把媽媽怎麼樣吧」「不會的,你聽多安靜,你媽不會被吵醒,待會水聲響了我們就上去」過了一會兒流水的聲音從水管傳下來,我和楊冰走上去來到卧室。高阿姨果然還在睡覺,浴室的門關得很嚴實,我們把高阿姨的胸罩短褲丁字褲都拿到陽台上去掛着,然後撩起牀單上的蚊罩又把高阿姨大腿上的睡衣撩起來露出裸露的陰阜,陰毛在腿根間撮成一團,腰胯纖細有致地暴露在空氣裏。高阿姨戴着眼罩和耳塞舒服地翻了個身,大屁股正好對着浴室的門。我看楊冰的雞巴都在褲襠裏發脹了,我們趕緊走出陽台躲在外面窺伺着卧室,楊冰拿出小攝影機對着裏面,我問他「你媽你還拍」楊冰説「呵呵,這麼新鮮的是留個紀念,到以後她要對我不好也好有這一手」「你小子想得周到呀,別忘了發我手機裏」他既然都不在乎那我也不客氣了。浴室的門打開以後泥瓦匠躡手躡腳地走了出來,看見高阿姨的樣子以後不禁愣住了,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確定不是做夢就又擺擺手自言自語地説「算了,這怎麼行,在別人家裏」他隨即走下了樓,過了兩分鐘又賊頭賊腦地回來了,我想他肯定是發現我們出去了就膽子大了起來。泥瓦匠現在身上很乾淨,光着膀子把短褲脱了,看見陽台上那些性感內衣他舔了下嘴唇,再圍着牀對着高阿姨轉了一圈,翹起的雞巴就對着她的大屁股。他慢慢來到牀尾跪了下去從阿姨的腳尖爬到屁股的位置,低下頭聞了聞她身上的香味,胯間的陰毛讓他貼上去把自己臉擦乾。有裂縫的大手按着臀尖推下去搓起來再摁下去,這樣的來回讓他面紅耳赤也讓高阿姨把大腿伸開露在了他眼前,我們在陽台外面只看到側面的泥瓦匠把臉趴着移了下去,鼻頭深埋進蜜穴裏上下舔弄起來。「忘開卧室燈了,蜜穴看不清」我遺憾地告訴楊冰,「沒事,我這像素還可以,身體絕對沒問題」我滿意地看着攝影機裏的牀單上,高阿姨的腿張開的越來越大,泥瓦匠的手扶着小腿把自己的臉放進了蜜穴裏面,阿姨想陽台邊倒下一條腿讓被他舔着的肥厚陰唇清晰地錄了下來。泥瓦匠按下另一條腿把舌頭伸進蜜穴,小腹蠕動起來的高阿姨在牀單上舒服地喘息。泥瓦匠的手摸向大腿捏着高阿姨的豐肉,一點點壓着到股間,蜜穴被陰唇蓋着讓陰核夾住舌頭抵起來,撩在上唇的陰蒂被他嫺熟地打着圈。高阿姨舒服地張開嘴,大胸脯在絲綢睡衣下鼓動。泥瓦匠的最下不停歇,雙手推着睡衣撩過乳溝,空氣讓乳頭迅速硬實了起來,手指在乳溝裏分開雙胸的擠對,虎口夾住兩個奶子攥在掌心裏揉捏,嘴巴舔到小腹唆起陰毛再來到肚臍用舌尖鑽進去。泥瓦匠的身子壓過高阿姨撲在她身上,用硬朗的胸脯頂在飽滿的酥胸上面。高阿姨小聲地説「黑子,幾天不見硬實多了麼,小冰出去了麼」泥瓦匠用手蓋住她的眼罩不讓她摘掉然後肆無忌憚地在她雙乳上把玩。楊冰聽到媽媽嘴裏喊出黑子的名字很是生氣。「好了,我不摘掉讓你好好地玩」高阿姨把手拿開攤在牀上讓泥瓦匠把全身心都投入在身下細膩的嬌軀上。「你今天這麼用力,好久沒來想我了」高阿姨把大腿蜷在他的腰上用胯下頂在他的雞巴上摩搓,泥瓦匠不理高阿姨的挑逗繼續抓起奶子擠出乳頭對在一起,用舌頭來回舔弄。含在嘴裏的乳頭沾着他的口水發脹,顆粒在齒間被咬磨。泥瓦匠推搓着她全身的嫩肉在揉捏享受,大雞巴在胯間揚起一點就噗嗤一下地戳進去我在攝影機裏看見高阿姨在牀單上被他操得躬起後背搖晃起來,腳踝纏在一起頂着這個傢伙的大屁股往自己逼裏插。高阿姨舒服地抱着他用舌頭在舔他的耳朵,楊冰掏出雞巴拿着攝影機在手淫,我抬頭仰了下脖子看見窗簾裏的泥瓦匠把她的大腿壓過上身用雞巴往下使勁戳去,淫水在蜜穴裏被搗出來。他摘掉高阿姨的耳塞,高阿姨馬上大聲叫了起來「啊……啊……用力……插我……呀……快點……小冰……要……回來……了」泥瓦匠也加快抽插的頻率並用嘴巴迅速把她的香唇給堵起來,雞巴插到穴口裏面沒入根部,攪拌搖晃的胯部讓兩人的下體結合,高阿姨唿出吸進的都是泥瓦匠的口氣,她吐出來説「你最近怎麼抽這麼多煙」泥瓦匠焦急地看着門外來不及啊回答她,把雞巴狠插一下在陰道裏。高阿姨「哦……啊……嗯……哦……」的大叫起來,呻吟的喘息響遍房間。「你現在要是進去,泥瓦匠就跑了,你媽以後還有把柄在你手裏」「不一定吧,上次在美容院被你們狠玩,她也不害怕的」楊冰繼續拍着裏面的動靜。泥瓦匠的雞巴不動了一般地捅在穴口裏,身體向前蠕動了幾下把阿姨的肚皮摩的很舒服。大手臂抱起阿姨坐在自己腿上,矗立在她體內的雞巴就顛簸着戳弄起美婦的嬌軀。大奶子揉在泥瓦匠的肩上軟踏踏地按摩起硬實的肩膀,他把高阿姨的一條大腿仰在自己面前讓腳後跟挨着嘴巴舔起來,鮮美乾淨的腳底被嘴唇和下巴上的鬍子扎得瑟瑟發癢。泥瓦匠開始含着腳趾頭一邊用力把雞巴頂向她的腹部。高阿姨嬌喘着嗓音趴在牀上,身體失去了重心讓蜜穴貼在他的腿根水平跨坐在上面,泥瓦匠一次次把雞巴全拔出來有整根送進去,大力的推進帶着精絲把騷水振出來,暗褐色的陰核在攝影機裏清晰可見。最後一次拔出脱着濃密的精液的他把阿姨翻過來爬在牀上,手掌扳開大屁股對準屁眼就噗嗤地鑽了進去,頂着自己小胯一前一後地撞在豔臀上,可以看到他臉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阿姨的騷臀蕩起臀波在牀尾被他拽着不放開,牀單讓手掌抓着給身體固定好位置,泥瓦匠從屁眼裏捅進肛璧以最舒服的角度在摩擦着臀腔。「全拍下來了沒有」我問楊冰,楊冰擦着額頭上的汗水説「等一會兒,等他拔出來」這時雞巴從他媽的屁股裏攪了幾下就被泥瓦匠整個拔出,抽開的大騷屁股吐出紅色肛璧一時合不攏,阿姨跪在牀單上撅起屁股讓身子涼快一點。我跟他説「待會他走了以後我們進去對着你媽的大屁股來個特寫,這段A片就結束了」楊冰説「好吧」這時泥瓦匠靠在牆上休息了一會兒,提起短褲就熘出了房間。我和楊冰拉開陽台門走到牀尾,高阿姨在剛才昏睡中的激烈性交已經虛脱地又昏厥了過去。楊冰的攝影機就對着大屁股裏的黑洞來了個特寫。「你給你媽在逼裏面擦一下,讓她睡得舒服點」我讓楊冰拿些餐巾紙在阿姨的騷穴裏把精液抹出來,足足好幾張紙沾滿了粘稠的精液,那個幹活的人可真能射的。「別忘了屁眼也擦乾淨」楊冰正摸着他媽的大屁股仔細地擦拭,圓滾的豔臀上流下了汗珠也被他吸到紙巾上,腿根的陰唇讓他的手指摳挖開把潮濕的騷肉露出來乾爽一下。我走到樓下院子裏,忽然大門打開老吳和楊叔叔走了進來。「小然,你高阿姨在這吧」「哦對,在裏面呢」我看到楊叔叔也來了心裏一陣踉蹌,希望小冰打掃乾淨了吧。「老楊,我説高檢察官在這你還出什麼差呀,還不陪孩子老婆玩一下」楊叔叔不好意思地對老吳説「老吳,要不是我就在你附近上班你還找不到我,這下可好算是工作之餘過來和老婆玩兩天,你不知道最近小高變化可大了」楊叔叔看我在邊上就美好意思再説,和老吳就走進了別墅。在二樓樓梯下面我看到楊叔叔走進了卧室,轉身對老吳説待會再下來就把房門關上了。楊冰還在裏面,我也沒聽到什麼吃驚的聲音,估計是他把阿姨身上擦乾淨了。等過了一小時楊冰下來説「我把和我媽睡在一起,他居然不知道媽媽剛才被上了」「算你小子剛才手快,再晚一點就麻煩了」我把卧室門關上接着問他「那你爸就和你媽住着不走了」「對這幾天要和我們一塊兒玩,那小然我們對我媽還有什麼計劃麼」我對他説「當然有,得看老吳和你爸是怎麼想的,待會晚上我們去別墅的後面看你爸媽晚上幹什麼再説」到了晚上黑子也回來了,看見高阿姨和楊叔叔在一起有些不高興,高阿姨也有些不自然,老吳在客廳和楊叔叔還有她打起了牌,黑子也過去想湊一桌。老吳説「小孩子,懂什麼上二樓玩去」楊叔叔卻説「沒什麼,讓他來吧,我們幾個人就不多,多一個好玩」黑子就坐在高阿姨旁邊,她的腳翹起來貼在他的小腿上來回地蹭。楊叔叔好幾次催促她專心一點,高阿姨臉很紅地低頭看着黑子偷笑「你媽現在穿得真正經,短袖把奶子包得嚴嚴實實的,讓我們都沒法看了」魯強在樓梯上看着高阿姨對楊冰説,「待會兒,我們在房子外面看,往他媽的卧室裏瞧瞧她怎麼對付楊叔叔」楊冰問我「還要等多久」「等天再黑點,他們打完牌」晚上的天氣很涼爽,高阿姨説她累了要回房睡覺,楊叔叔也對老吳説今天就算了吧,然後收拾桌子就上樓了。我和黑子魯強還有楊冰從後院跑到了遠處的小山包上面,三樓的卧室裏的燈很快就亮了,我們拿着望遠鏡看着陽台裏面,很薄的窗簾被打開,楊叔叔躺在牀上看着手機,浴室門打開走出了全裸的高阿姨,42F的奶子太顯眼了,她在做了美容以後小肚腩幾乎沒了,肋部的贅肉也消失,全身白皙嬌嫩,胯部搖曳風騷,就在腿根的陰唇都攏起來性感淫逸。楊叔叔看着走過來的高阿姨對她説了幾句,高阿姨插着腰回敬了幾聲就來到陽台,又打開陽台的燈在那裏喊「你看這裏有誰會看呀,這後面什麼也沒有,就你稀罕你老婆」楊叔叔走到陽台舒服地伸了個懶腰,示意把燈關了可高阿姨讓它就亮着,美豔的酮體就在曠野的別墅外展露出來。楊叔叔從後面抱住了她,雙手揉在大奶子上緩慢地摩搓,摸了很久才把一對奶子抓了個遍,手臂環繞在上面問她什麼。「他準是在説誰把你奶子弄這麼大的」黑子在對楊冰嬉笑起來,魯強説「今晚有你爸好受的了,那對奶子不讓他使出大力氣才怪」我對楊冰説「我們還是給你爸老實交代我們和高阿姨的事吧,不然你媽別把我們出賣了」楊冰説「不會的,這樣更刺激,讓他們互相藏着掖着,我們好在旁邊下手」我看他頂起的褲襠在草堆上深埋了下去,開心地繼續偷窺他爸媽。楊叔叔這時摟着高阿姨親了好一會兒,高阿姨讓他別回到屋裏就在外面搞,楊叔叔無奈地脱下褲頭扶住她的腰就在陽台欄杆後面,別着她的一條腿操了起來。高阿姨全身搖擺扶着陽台,後面的大臀被他插得豔波四蕩,腿根間黑暗的地方夾着陽具在往裏唆。楊叔叔的幅度要比白天泥瓦匠的要小多了,高阿姨的身體很輕微地搖晃就頂着奶子壓在欄杆上,楊叔叔握着奶子中間揪起乳頭,腿根抬起顛得高阿姨在欄杆上面抖動。激烈的搖擺讓欄杆勐烈地晃動,抱緊高阿姨後背的楊叔叔把奶子摟在懷裏摩擦,高阿姨推開楊叔叔跪在陽台上就給他唆了起來,大屁股裏的騷穴屁眼就在望遠鏡裏清晰地露出來。我們看得血脈膨脹,楊叔叔也被唆得快要射了,他託起高阿姨的奶子再揉了幾下就抱起她丰韻的身子讓兩條腿跨在他腰間,我們看到大雞巴又插回了蜜穴裏,手臂託起高阿姨的大屁股裂開臀溝往雞巴上勐戳,兩人搖晃地走進了卧室,沒拉窗簾的窗户照出了牀單上繼續酣戰的酮體。高阿姨的身軀壓在楊叔叔身上揉搓起來,乳房劃着他的胸口來到脖子擠對起消瘦的臉頰,乳頭被楊叔叔含在嘴裏,大雞巴在褲襠之間穿梭,高阿姨不停地在他身上抽搐最後坐在他胯間扭擺了起來。身子向後仰在牀尾把雞巴別在淫穴裏的高阿姨,揉搓着秀髮頂着傲人的F奶在上下顫抖,搖曳的嬌軀被楊叔叔抓住腰摟了過來,攥在懷裏親吻。很長的熱吻讓兩人翻滾在牀上,楊叔叔最後壓在她身上抽搐起小腹把騷穴頂的全部壓榨在了雞巴上,一陣陣前傾的衝刺好像是在射精了,高阿姨摟住他的脖子和他緊密地躺在一起。「你媽看來也很舒服,我要回去了這外面蚊子有多,不待了」黑子説完就跑回了別墅,我們也都回去睡覺了。在晚些時候我被楊冰叫醒,他對我説「小然,黑子好像和我媽在樓下説話呢,你去看一下吧」我一聽趕緊往樓下走。黑暗的客廳的廚房裏高阿姨穿着吊帶睡衣把手捂在胸口對黑子説「現在楊叔叔在,我們不能幹那事,你白天不是來過了麼」「我白天沒有呀」黑子委屈地説完就要上前摟高阿姨,我上去推開他説「這是老吳的地方,楊叔叔還在,你這樣有什麼意思呢」高阿姨也説「是呀,他經常出差的,再説你強迫我,我可以不願意的」黑子一看楊冰也上去要打他,連忙退後一步走出廚房。楊冰説「就這樣想硬上,還説我媽喜歡你,我呸」高阿姨讓楊冰住嘴,然後就捂住身體重要部位朝樓梯走了上去,楊冰的手無意間在她經過身邊的時候挨在了睡衣下的腿根,撩起手指碰到了裸露的陰唇。他看阿姨在樓上行走露出的大屁股對我説「原來我媽在這裏晚上下來都不穿內褲呀」「來不及穿麼,和你爸幹得這麼開心」我讓黑子回房睡覺去了,就告訴楊冰「明天找機會讓你和你媽親密接觸一下,讓黑子好好看看」楊冰開心地説「好呀」「不過到時候,你得全聽我的」我摟着他的肩膀上樓。「沒問題,小然哥,只要你有高招讓我媽聽話就行」第二天我們和楊叔叔一起來到水庫邊上釣魚,黑子和魯強跟在阿姨他們身後,黑子總想乘機偷看一下她短褲腿裏露出的臀瓣和短褲腰上跑出的丁字褲帶子。我和楊冰把餌料放在魚鈎上已經拋出去了,拿着毯子的高阿姨把它鋪在草地上想先好好曬一下太陽,就在大家面前脱掉外衣剩下一套比基尼在身上。楊叔叔過來和我一起釣魚,他問我「小然,我聽小冰説你們玩得很好,在學校你都照顧他,他很喜歡你,高阿姨也説你很好,我希望我不在的時候你多到家裏來玩,如果想的話可以住在那裏」「謝謝楊叔叔,我會一直照顧小冰的」我一邊説一邊看見楊叔叔的眼神看着遠處的高阿姨在水庫邊伸展的嬌軀引來黑子和魯強的包圍,高阿姨自在地扭着腰身躺在毯子上伸起一條大腿讓黑子從腳尖觀摩到了腿根。楊叔叔的胯下短褲很寬鬆,一條雞巴就立馬脹了起來,我已經猜出楊叔叔的心思了。我就對他説「楊叔叔,我還是不敢在你家過夜,你看高阿姨那對奶子一看就知道是餵不飽的樣子,她要是把我吃了怎麼辦」楊叔叔果然沒生氣竟然還説「高阿姨喜歡展示自己的美,那就隨她去,你們別見怪」楊叔叔的表情靦腆眼睛裏充滿了期盼額頭有汗珠溢出,讓我很輕鬆地站起來直了直腰,調試一下魚線,看看浮漂動了沒有,果然一條大魚咬鈎了,沉沒的浮漂淹乳水中扯動了魚竿,我趕緊收線拉鈎把大魚釣上來放入網中。「快過來呀,然哥釣上魚了」楊冰賣力地喊着黑子和高阿姨過來,高阿姨過來看着網裏的魚開心地説「小然,不錯麼,這魚真大,待會兒要怎麼辦呀」魯強看到魚説「這座水庫又很多大魚,待會兒我們烤着吃吧,現在太熱了,我們先去水裏遊一下」「好吧,你們和高阿姨先去遊泳,我待會兒來烤」我跟他們説完,楊叔叔就説「小然,我幫你升火,小冰你要遊泳就和你媽一塊兒下去,別出事了」

「哎呀,放心吧,我和媽媽一起遊」楊冰説完就和黑子他們還有高阿姨走下水庫遊了進去,在水裏還衝我擠眉弄眼,又釣了兩條大魚以後我就把它們扔給楊叔叔收拾,自己扎到水裏也涼快了一下。遊到水庫中心看見大家都包圍着高阿姨在做什麼小動作,黑子貼着她的背在踩水魯強拽着她兩條胳膊在把胸口挨着她的兩個大奶子來回地蹭,水波從兩人中間紛湧地滑過。楊冰貼着他媽媽的腰好像摟緊肚皮一樣在肋下靠着乳房的邊緣在摩擦。「這樣好危險呀」我來到跟前以後就拉着高阿姨的手往水庫邊遊,黑子把高阿姨從後面一推就貼在了我的背上,圓滾的大奶濕漉漉地傳出一陣絲麻的感覺划過我的肩膀,讓我的胳膊感到透心的酥軟。摟着高阿姨的肩我和她兩人一塊兒在水裏暢遊,楊冰他們跟在後面摸着高阿姨拍打水波的腳面,她的左邊奶子在我的胸膛上頂着讓我忍不住停下來抱住她,大胸脯豐滿地貼在我心口,一股帶着炙熱的暖意哎水流間從身體升起。黑子過來對我耳朵説了什麼,我就把嘴一下親上了她的香唇,熱吻的姿勢把舌頭攪進去在她熟女的芳香口腔裏吸允了成熟的漿液,高阿姨的眼珠在在我面前打轉,我給了楊冰一個眼色,他沉到水底待了一會兒就上來給我看,挑着丁字褲的手指在高阿姨背後晃蕩。高阿姨立刻推開了我就對我吼「幹什麼,小然,昨天晚上你不是還挺好的麼,你楊叔叔就在岸上,別胡來」高阿姨離開了我們獨自遊到了岸邊,剛走上斜坡的一半就發現自己的大屁股上光熘熘的,連忙又回到水裏。我們又遊過去問她「高阿姨,你怎麼不上去呀,是不是在找這個」楊冰從嘴裏拿出他媽的丁字褲對着我們笑,高阿姨生氣地説「小冰,你怎麼可以這樣,快把內褲還給我」「還給你可以,但你要先給他唆出來」我對高阿姨説,「對呀,媽媽,我這兩天看到你早就忍不住了,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和他們的是告訴爸爸,行不行」「小冰,你和別人聯起手來威脅我,你太不懂事了」高阿姨憤怒地對楊冰説。「只是唆一下麼,又沒有幹什麼」黑子在旁邊用手指頂了一下她的胸脯,乳頭被指尖划過讓她往後退了退,望着火堆裏冒出的青煙高阿姨把身子往堤岸裏靠了靠,大屁股在水下露了出來,陰毛浮現在水面上。我看到楊叔叔正在上面烤魚就催促她「快點吧,待會兒沒時間了」「那你們幫我看着點,別讓楊叔叔看見了」高阿姨把雙腿彎曲在水裏就跪下去,楊冰走過來把脹起的褲襠對着她的手心,纖細的手指拉下褲頭露出細長的雞巴,高阿姨用嘴唇包上去一點一點地含進去,雞巴杆越來越硬讓她的嘴唇緊密地包圍起來,推進的頻率很慢讓楊冰一點點地享受。「快點,我都聞到魚香了」高阿姨聽到大家的催促以後用手託起楊冰的雞巴往嘴裏塞,下巴含進整根的陰莖用舌頭包在上面使勁唆。揚起的雞巴頂在口腔上沿撞得熟女的喉嚨往下壓吞吐起龜頭的壓力。黑子把腳趾頂在高阿姨的大屁股下面撩撥起陰唇,阿姨往後坐了一下看樣子是讓拇指戳進陰核裏去了,我看見她閉起眼睛微微顫抖起來,眼角洋溢起享受的表情。「楊叔叔快要看向這裏了,阿姨你快點」我催促着她快點把小冰搞出來,阿姨的嘴角變窄開始使勁地唆雞巴,包皮被拉拽的繃直了陰莖,魯強説「這樣唆才夠味」只見他把阿姨的泳衣從乳房上拉開,搓着兩個奶頭在拇指間轉動。阿姨瘙癢地蹲在水裏一刻也不停歇。不一會兒一條長長的濃精從嘴裏被捋了出來,又被卷在舌頭裏讓她咽了下去。「楊叔叔我們上來了」我對着岸上面喊,「哦,那快來吧,我的魚烤好了」楊叔叔在堤岸上朝我們揮手「小冰,你媽呢」楊冰露出半截身子對他説「哦,就來了,可能潛在水裏抓魚去了吧」他説話的時候高阿姨正蹲在水裏把嘴上的精液擦乾淨。來到水庫邊圍在火篝旁楊叔叔和我們吃起了烤魚,高阿姨擦乾了身子圍在火邊烤火,短袖把奶子包的圓撲撲的,奶頭從比基尼下面凸起來,丁字褲又穿在了身上並沒有短褲的保護直接蓋在了毛巾下面。魯強拿來了一大堆飲料讓我們喝,楊叔叔自己帶的啤酒也遞給我們品嘗。「哦,真不錯,叔叔你的烤魚手藝不錯,以後度假村就請你來烤魚吧」魯強開心地説。我拍了一下他的腦袋講「去你的,楊叔叔是工程師哪能到你這地方來烤魚」撩起火堆就朝魯強踢起來,高阿姨在旁邊看到煤灰濺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就站起來擦拭然後對魯強説「你這有沒有洗澡的地方,我想衝一下」魯強指了指遠方一處工地説「哪有個臨時洗澡的地方,我帶你去吧」阿姨就讓魯強拉着手過去了。楊叔叔喝了一口酒躺在一旁的毯子上對我們説「哎呀,喝了就覺得好累,我在這睡一會兒,你們別太晚回來」黑子一聽也高興地和魯強跑了過去。我拉住楊冰説「我們把魚吃完再過去,待會兒看你媽會幹什麼」楊冰就和我圍坐在火堆旁邊吃了起來。過了半小時我帶他來到遠處一塊沒蓋好的球場,旁邊的衞生間先用紅磚壘了起來,陰涼背光的小門開在灌木叢周圍,裏面是衝涼洗澡的地方,我和楊冰走進枴彎的小門看見高阿姨的衣服扔在一排凳子上,再往裏面走映入眼帘的是噴頭下的熟婦彎腰撅着屁股,手扶着牆壁讓魯強把雞巴往她大屁股裏插。「舒不舒服,阿姨」魯強在問她,手掌在大屁股上不停地摩擦,黑子在前面把雞巴插進她嘴裏,高阿姨吐出雞巴説「太舒服了,快點,往深了插,你楊叔叔快來了……嗯……嗯」「好吧,騷婊子我就插死你」魯強説完把雞巴往豔臀的深處頂去,黑子的大雞巴插進了喉嚨裏讓阿姨閉緊嘴巴使勁夾着。大騷穴的陰唇被撐開一條腿被魯強抱起來,抽戳的速率把淫水和洗澡水都濺在腿根裏。我拿起手機對着他們拍起來然後告訴楊冰「現在看你自己的了,上去和你媽來一炮吧」楊冰早就脱掉了褲頭然後對我説「我爸來了你可要提醒我」「放心地去吧」楊冰光着屁股來到了他媽的身後。他的手扶着阿姨的腰,這時魯強把一股勐烈的精液送進她的陰道裏,阿姨的身軀顫抖着接納起來,搖晃的奶子讓黑子搓着,全身酥軟地靠在楊冰的小腹上。她轉身看見兒子站在一旁連忙驚訝地説「小冰快出去,你不能進來」「媽媽你幹什麼,他們行我不行呀,不要讓我把爸爸叫來」阿姨捂着奶子吐出嘴裏的雞巴站起來説「千萬不要,你幹什麼進來,快出去吧」楊冰一把抱住他媽的大奶子用臉在上面蹭,抬起頭來説「你也讓我玩一下,我就不給爸爸講」這下高阿姨沒辦法了,癱軟的身子靠在牆上,魯強已經把雞巴拔出來了,黑子扶着她在懷裏,他們兩人把阿姨抬起來分開大腿對着楊冰的臉,「哎呀,阿姨你就跟他來一炮麼,在飯店又不是沒有,你叫楊兄弟天天看着憋着不好呀」高阿姨羞愧地把頭瞥向一邊,一個手掌蓋在自己臉上難掩恥辱的表情。楊冰看着他媽媽的蜜穴,手指在豐滿大腿內側摸過去,手掌摁在陰唇上把魯強的精液擠出來。「怪你自己不檢點,和他們玩這麼多,我現在也嘗一下你下面的味道」楊冰説完就站起來把雞巴戳進了騷穴口裏,屁股收縮地往陰道裏抽插,高阿姨的臉上帶着迷離的表情,嘴巴半張開接着噴頭下的水珠,楊冰的抽插一會兒就帶着她的肚皮蠕動,小腹在伸縮着吸榨着陰莖。高阿姨的手架在黑子和魯強的肩上,把肩頂在牆上起伏喘息,楊冰一點點地勐烈推進擠得阿姨很舒服地看着他,揉搓着身子把大腿纏在他腰上,楊冰的臉埋進F杯的酥胸裏使勁摩擦。「兒子,慢慢吸,你爸來了也不怕,媽媽以後就讓你插」高阿姨一條腿被插得抬起來伸出腳尖在水珠下搖曳。我走過去把手機對着他兩的胯下拍攝,雞巴把陰核衝開在蜜穴裏直插洞口。「哦,慢點……兒子……嗯……嗯……哦……」阿姨已經在牆上忘情地浪叫起來,奶子包裹起楊冰的臉在外面揉搓,楊冰抬起他媽的屁股在推進壓榨,陰道吸着雞巴往花心口帶去。禁忌和肉體的愉悦讓高阿姨大口喘息起來,抽縮的腹部吸納着兒子的陰莖讓它在底下捲曲衝刺起來。花心口的陣陣撞擊把心底的雪都融化了,讓她在兒子面前變成了一個肉慾旺盛的女人。高阿姨摟住兒子把胸部貼着他緊緊的,大腿夾緊他的小腰,楊冰摸着她的屁股把臀溝分開讓肉棒直挺入胯部,小拇指摳進屁眼讓阿姨的小穴一陣緊縮再次給他全身帶來了壓榨的快感。高阿姨的奶子上的乳暈很大讓楊冰一口含住乳頭唆起來。我走過去問她「現在感覺充實麼」「好像肚子被填滿,下面滿滿的感覺太舒服了,好想兒子別拔出來」楊冰把腰力全衝進陰道裏嚴絲合縫地和高阿姨的腿根結合,阿姨閉起眼睛靠在身後的牆上享受起抽搐射精的快感,乳溝把兒子的腦袋完全包了進去。「你先坐在這裏休息一會兒,你媽一會兒就好」我讓楊冰在凳子上坐一會兒順便看看剛才的視頻,黑子在裏面還是把雞巴放進阿姨已經閉不攏的嘴裏攪拌起來,「今天非讓你給我射出來不可」阿姨的嘴唇抿着雞巴往包皮上蜷縮,舌尖壓着龜頭擠出精液全咽了下去。騷媚的臉蛋在噴頭下打出水花,她微顫着聲音告訴我們「待會兒可一個字都別説,以後有的是時間玩」我們一起來到水庫邊,楊叔叔已經把火堆熄滅在等着我們了,黑子吭了幾口發焦的烤魚。高阿姨説「老楊等急了吧,他們都要洗澡,我只好等他們」「沒關係,洗完澡我看你精神好多了,吃點東西,我們接着逛逛」楊叔叔幫阿姨收拾東西,我們就又沿着草地來到公路,看到旁邊三三兩兩的旅社小賣部,再走幾步就到了一個小鎮的路口,城鄉結合部的小鎮,楊叔叔和我們叫了輛拖拉機開了進去。小鎮的深處綠樹環繞瓜果清香,水渠莊稼農耕不息,在一個小宅子前面我們停了下來,楊叔叔在外面叫「小武,你老同學來看你了」這時裏面走出來一個四十左右的莊稼漢,一邊和楊叔叔握手一邊問我們好,他看着拖拉機上下來的高阿姨説「慧萍,你也來了,你怎麼變樣了」「怎麼不認識我了麼,老楊説你天天想我呢」楊叔叔對他説「小武,你沒想到慧萍也會來吧,這麼多年了她一直念叨你,今天總算有機會來看看你了」他激動地看着高阿姨説「慧萍你能來我這我真是太高興了,快請進,看你們熱的,先進來喝杯茶」那個男人高興地把我們叫進了他的小屋。典型的農家風格的小磚房,前後都有花壇蔬菜葡萄架子,屋裏涼爽通風,現在已經是中午最熱的時候,在小客廳裏吹着風扇,那人給我們端來了西瓜,從他們的談話裏我知道他叫張小武是楊叔叔的大學同學和高阿姨也是,小武似乎總愛和楊叔叔講話,看幾眼高阿姨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你不在城裏上班在這種地也不錯麼,我看你日子過的滿自在的,就差一個老婆嘍,哈哈哈」楊叔叔站起來喝杯茶對着小武説。「老楊,你別亂説人家小武,你不一樣天天在外面跑,和我能見幾面呀」高阿姨怕小武生氣連忙制止住他。「那不一樣,我有老婆,就是你天天待在家裏也沒人陪不是麼,小武」小武站起來給他遞個西瓜,然後説「你説的對,我這環境好是挺逍遙的,但是一天到晚就和農村婦女打交道,確實好貨色沒有」「不像慧萍這麼漂亮能跟你在一起」高阿姨臉紅地看着窗外。黑子和我們只顧吃着西瓜。「那是小冰,長這麼大了,來讓我看看,當初就想認你當乾兒子可惜你爹不讓」楊冰走過去讓他看着。「都快十六歲了,還不會講話,沒見你問小武叔好」楊叔叔在一旁説他「小武叔,好」「哎,好乖,看你長大了又有這麼多朋友在身邊,叔叔就放心了」小武看着我們眼神依依打量着我們的神態,雖然黑子和我似乎不太入他的眼,但他也沒太在意。目光停留在魯強身上他就開口了「你不是老吳家的外甥麼,強子,你也長這麼大了」「哦,是小武呀,剛才就認出你了,你在這住呀」「對呀,你舅也不來玩了」小武有開心地和魯強説起來「他忙着呢,沒時間」小武一邊聽他講一邊摟着楊冰然後問楊叔叔「那你們是從老吳那過來的吧」楊叔叔説「對,我們從他那個別墅走過來的」「好好,我這就去準備飯,你們晚上嘗嘗我這的土雞,大家先跟我來到客房安頓一下睡個午覺,飯下午就好」小武帶着我們來到屋後的院子,藤蔓環繞的竹架上面種的絲瓜冬瓜,把院牆遮蔽得陰暗隱蔽。打開客房的門映入眼帘的是一排牀鋪,還有裏面的一個小間,小間裏雙人牀和簡陋的衣櫃。「慧萍和老楊睡裏間,你們幾個毛頭小子睡外面,我去給你們添點開水」小武走了以後一會兒就又回來了,把茶壺放在桌上就走進裏屋説「慧萍你身上衣服沒幹透,我這有幾件連衣裙你先穿上看看」「好的謝謝你,你先放這吧」小武走了以後我趴在門縫上看見高阿姨在裏面脱掉了上衣露出兩個奶子在比劃着胸前的裙子,楊叔叔説「先躺過來睡一會兒,等起來再穿」「慧萍,來幹了」我們圍坐在小武的院子裏,小武給高阿姨敬了一杯酒。「我不能再喝了」高阿姨看着楊叔叔然後對小武説。「難得過來看看他,喝了吧」楊叔叔説完高阿姨就端起杯裏的啤酒一飲而盡。「待會和我上鎮子的夜市看看,今天開了家新電影院」高阿姨一聽小武説有地方去就高興地吃了口菜然後給楊叔叔夾了一塊肉説,「今天玩晚一點,看場電影,反正他這裏這麼熱回來早了也睡不着覺」。「是呀,老楊大夥我們再去鎮子上吃個夜市,回來去我的魚塘棚子裏過夜,保管你們兩個涼快死了」楊叔叔喝了一杯啤酒説「我肯定不在涼棚裏睡,要去你們兩去」小武一下尷尬起來,高阿姨也説「我們兩去算什麼事呀,老楊你哪能不跟着呀」「讓小冰陪你們去不就行了」楊冰在一旁高興地説「我讓然哥跟我一塊兒去,黑子你們就在小武叔這裏過夜行了」黑子一聽不高興地説「反正大家先去夜市看場電影吧,然後要蚊子多就哪也別去了」小武告訴他「我們這晚上蚊子少,就是水塘邊涼快還順便看個魚」黑子捅了捅楊冰説「再順便把你媽偷了」楊冰把鼻涕紙往他臉上抹,邊抹邊説「你小子嘴再不乾淨就把你轟出去」魯強拉開黑子去水龍頭那衝了一下,小武看着老吳的面子也沒在説黑子,楊叔叔喝高阿姨倒是一臉的尷尬。這時高阿姨説「小武,你的連衣裙太土了,你還有別的衣服麼」「有那就是我的襯衣背心了,你穿麼」阿姨説「待會兒吃完飯拿給我看看,這裙子能穿出去麼」到了傍晚時分大家都在院子裏等着,高阿姨從門帘子裏走出來讓我們都看呆了,化好的妝讓成熟嫵媚盡顯在臉頰上,F杯的奶子穿上了小武的背心把它們勾勒得乳溝深邃圓潤飽滿,欲躍欲出的半球在直挺的上身就顯露出來。透明的料子把奶頭呈深紅色凸出來。高阿姨在背心外面還穿了一件襯衣不系扣子把衣角系在肚皮上,背心扎進百褶短裙裏讓兩條大腿露出來。「媽媽你真是太漂亮了」楊冰過去拉着她的手往院子外走,黑子在身後看見風颳起的裙角把一半屁股露了出來,臀瓣上面是貼緊的背心。小武對她説「慧萍你的泳衣我給你熨好了,掛在後院」高阿姨説「我知道了」「你媽沒穿泳衣呀,那下面不是光熘熘的,正好晚上涼快」黑子在楊冰身後悄悄地説。我們來到了夜市就在新開的數碼影城裏面小武帶我們看的電影,楊叔叔説「你這影院裏面空調不好,我到外面透一下氣」他走了以後小武就坐在高阿姨身邊的椅子上,楊冰坐在另一邊,黑子坐在她身後。我走到門口看着楊叔叔在外面吸煙就對他説「楊叔叔好像你很不在乎高阿姨和別人玩得開呀」楊叔叔不好意思地説「我經常不在家陪她,哪能管得了這麼多,我不願意在她面前再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你不是在外面又有了一個了吧」楊叔叔驚訝地看着我説「你別聽你高阿姨胡説,那是她憑空猜測」「要是高阿姨有了呢」楊叔叔聽我這麼一問尷尬加期待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臉上。「楊叔叔,我不好意思隱瞞你,今天在洗澡的時候我發現了這個,我不好上前戳穿只好把它交給你」楊叔叔拿起手機看見了裏面的視頻,屏幕裏高阿姨正在被黑子和魯強架起來讓楊冰在逼裏面勐操。楊叔叔揉了揉自己佈滿血絲的眼睛,不敢相信地問着我「你是在旁邊拍到的,你看清楚是他們」「那還有什麼不清楚的,你自己看麼」楊叔叔知道自己的問題是多餘的,擦了下臉上的汗説「小冰這孩子怎麼能這樣,怎麼能和別人一起,哎」「楊叔叔你也別生氣,這事你是給小冰説呢,還是給高阿姨説」楊叔叔看着我的臉説「小然這事我誰也不給説,你也幫我保守秘密」我看他捏了一下胯下隆起的褲襠就把手機還給我。他接着説「戳穿了對誰都不好,我還需要再觀察一下你高阿姨,小然你就別再跟小冰提起了,你也幫我私下裏監視一下高阿姨,看她和誰還有關係」「沒問題,楊叔,包在我身上」楊叔叔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和我走回了影院。回到座位上我坐在楊冰旁邊,小武也讓出位子給楊叔叔坐。「你怎麼喘這麼粗的氣,這裏狠熱麼,看你穿的背心都濕了」我順着楊叔叔的問話看去,高阿姨的胸脯起伏洶湧,奶子上的

阻击陈老师(05)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