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情色】阿爹恨心報復廚娘姐

姐姐已是40多歲的女人,但靜若清池,動如漣漪,應該是人生路上一道最亮麗的風景線。四十多歲的女人,已少了羞澀,多了開放;少了盲目,多了思考;少了衝動,多了成熟。姐姐自從守寡以來,仍真心地追求幸福,勇於接受挑戰,樂觀進取,真正反映出哪裏有愛,那裏就沒有辛勞的精神。人要思緒清晰,説話動人,心境堅強勇敢才能生存下去啊!

今天的晚上,正是春寒料峭,姐全身包緊還是冷呀,冷了直發抖,胡思亂想迷煳中倒頭就睡了,也許今晚姐姐被這二個領導整了橫眉南天震虎口,寄心北海躍龍門,三水兩翹九把刀了!姐姐心有所思,夜有所夢,天快亮時,突然做了一個惡夢,在一個漆黑孤獨的夢境裏,一對非常色眯眯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姐看,從臉孔秀髪看到兩個乳房大奶子,小奶頭看了都漲了硬梆梆的,一陣陣顫動,小腹到腳趾再看到腳尖,接了那雙白白嫩嫩的大腳板,就那麼一點黑茸茸的淫毛也都被反過來反過去,連肥臀縫內後庭痔瘡小肉都不肯放過哪,翻開看,盯了看,左來看右來看;好淫蕩的眼神呀;看得我都非常不好意思;心也不由蕩了起來,在黑夜裏老激動的急死人了,陰蒂翹了硬硬的而淫水都不知不覺在夢中泌出滴滴流下。就是那種好色好淫眼神,盯得我滿臉通紅唄,整個心都快跳出來了,姐好衰好緊張;打一個冷抖心一蕩,屄一熱就失禁遺了一點騷尿,但終究是南荷幻夢一場……徐娘半老還老受到這樣羞辱,被夢整了尿濕牀,姐可真沒用好差勁,真是的,老丟人太輸人唉,快投河了!醒來快快脱了濕漉漉內褲,而我的眼皮一直跳,跳得好心慌,我求菩薩,若是避不掉,請輕報吧!唉,姐的心中可擔心這可怕的惡夢會帶來穢氣,就光了肥大屁股赤裸假寐一下。假寐中,全身漸漸像火在燒,懵朧天亮,仿佛什麼也看不到,頭疼得厲害,我睜開眼,來不及適應,不知現在是幾點了?

好冷啊,自己一雙柔夷抱着光熘熘的臂膀,夾緊肥嫩的屁股,努力喚醒脹熱昏沉的腦袋,而後不得不胡亂摸索着牀沿……我知道自己被領導整了體弱身虛,也知道自己似乎正在發燒,在摸到頭燈時按下開關一瞬,終於看見光,我才找到抽屜裏的退燒藥包。小小的光圈在黑夜裏搖搖晃晃,頭痛欲裂之時,我一一抓出些藥物。無聲的凌晨,一個人窸窸窣窣地忙碌,仰天喝一口涼水,咽下一個小小的體弱的意外。辛苦嗎?也不覺得,宿命地想着。好像遲早就該遇上的,很久以前就已經準備好了的。返身纘進被窩的時候,朦朧地想着早上起牀應該就好了吧!?被身體叫醒,天將亮未亮的。腦袋的運轉跟不上身體的反應,我翻身下牀踉蹌地走在薄薄的木地板上,「伊呀──」地拉開房門,顧不得木製結構房屋在清晨的碰碰作響,我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下樓,直奔廁所。姐俐索地脱下褲子,露出肥白屁股圍抱兩膝,腹部的不適終於得到了解放,就在我鬆了一口氣站起來的同時,還沒站穩,一陣天旋地轉,來不及反應,身體將我扳轉了一個面,我趴在衝水的氣閥前,感覺內裏有東西衝上來,想到和領導口交,一陣噁心開始嘔吐!穢物譁啦啦地從嘴裏傾瀉而出,我想不起來昨晚到底被領導狠狠修理了什麼。我站不起來,只能蹲在那裏乾嘔,努力叫喚清明的意識,才發現此刻大腦發揮不了任何作用,身體任隨嘔吐的衝動前俯後仰。等到我覺得已經吐到了盡頭,胃裏什麼都沒有了,一陣腹絞,又立馬跨蹲在便池兩側,使盡了最後一絲力氣,前後洞內泄下了一道細細的水流。我喘着氣,扶着廁所的牆,白色瓷磚的冰冷傳到手心,也不想搞清楚到底是怎麼了,昨夜的狂亂和凌虐、性和男人都離我而去,用僅存的意志扳着樓梯扶手,跌跌撞撞地回到房間,拉起棉被蓋住身體,沒有任何奢求,只願下次醒來世界一切如常!窗外,是濕冷的、如此醉人的空氣,雜夾着淡淡的春花和綠樹的香味,春天那樣的香氣包圍了姐,並且浸透進我身體的每個毛孔裏,弄得我昏昏然的。姐姐深陷在春天的氣味中,無處可逃……這樣的味道讓我覺得有些煩躁,血液在無名的躁動間不規則的湧動。姐兩腿交叉輕輕磨擦,想幹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該如何下手,這讓守寡多年的姐好苦惱。於是,燒退了些,但是體內思春念頭一下又一下,如波浪起伏襲來。姐知道,適當的自慰,是紓解身心的好方法,我就一邊幻想從前和那口子做愛光景,一邊以手指頭刺激扣扣摸摸自己的陰蒂及深入陰道,輕輕按壓陰道的前壁上方的g點,姐姐的g點是在恥骨後的一小塊區域,位於姐的陰道前壁內,圍繞着尿道,它是我的性感帶,當受到刺激時,就能夠引起高度的性快感及激強型的高潮!此外,姐的乳頭、腳底、腳指頭…,許多地方,都是姐的「敏感地帶」啊,姐也最懂創造最佳的方式去刺激自己最「舒服」的地方而讓自己淫蕩到最高潮,這自慰用”欲仙欲死”這句成語來形容是好貼切ㄟ,此時陰道周圍的肌肉會自然且規律地收縮,平均間隔不到半秒,反覆持續好多回。這時,我腦海會一片空白,腹部肌肉抽攣緊張微微僵硬,四肢也會一陣痙攣,唿吸與脈搏急促,心跳加速ㄟ,我是能體驗無數次的高潮快感!當然,姐姐一邊做,心中是有一點兒罪惡感因為自慰是從小被禁止的啊,可是和周遭人們相比,我的品操依然是高貴的,現在可特想那口子的!希望他別責怪我自我蘇解,我只想放鬆一下,退退體內惱人的寒熱。

姐一邊自摸着自己敏感地帶,想開放舒解一下,一邊想着想着,忽然又一陣腹痛,於是夾了大屁股衝進衞生間,水瀉後來不及衝洗,門就「伊呀」一聲被阿爹,婆婆的弟弟推開了,我紮實的嚇了一跳!他一直就色迷迷打姐環主意,總想狠狠性侵姐姐,有機會就想摸我一把,玩弄操我一回,我上回冷言相拒還遭一頓毒打,好痛好衰。因為人在這兒反抗是沒用唄!力氣拼完了,姐就被剝了光光的綁好上架挨了一頓鞭打,我可要懂得怎麼樣明哲保身啊,他虐待我時好扯哪,鞭頭專打到姐的下陰哪,姐的屄心都漲腫好幾天啦!姐有些年紀了,都四十多啦,還像小學生一樣挨打哪!就饒了姐姐吧,鞭子棒子打殺很大實在惹不起的,慘敗中苦苦乞求討饒還要被掐大腿根部,這幾年來,説也可憐,姐姐大腿根部總是被掐了青一塊紫一塊。那股如螫蝨噬心不斷挖屄,手指頭不停深燃軟肉摳我的嫩嫩奶頭,人間的酷刑也不過如此,還得要我誠心認罪哪!「哇……哎喲喂呀,你怎麼開門進來哪?這是想要把我怎麼樣嗄?」姐不由得撿了一角衣角遮住了半裸身體,驚恐地嗨叫出聲來,這不是應該有對婆家人的嗨叫和反應啊!姐明白最羞恥和難堪的一刻就要來臨了,阿爹這回肯定不會饒了姐,他被書記罵了,可能要直接碰觸玩弄姐赤裸裸的身體和生殖器出氣,我可怎麼辦哪???亂了套啦!……好卑鄙哦!「嘿嘿,大爺今天要來戲弄戲弄你這老屄啦!爽爽你身子啦,消消氣!你這樣的騷逼幹的就是爽呀!」,他咽了口口水惡狠狠説道,

「賤屄,你現在勾引上領導就拽啦,不認識老子啦!」阿爹闢頭就兇神惡煞的叫囂着!

「哪有,我不敢。」

「不敢!?老子讓你知道我厲害!回房去!脱光,屁股翹高!」

「爺,我怕您,我今天不舒服在發燒咯,剛剛還吐噢。」

「吐?!發燒!?中標啦?!我的温度計倒要試試你幾度?」

「試試我幾度?」

「大爺的吊就是温度計,操你屁眼,看你幾度!明白嗎?」

「我的媽呀,oh,mygod!求求你別捉弄我哎!」

「臭屄,你竟敢靠了書記,你放刁啦?」

姐心裏亂成一團,聽了嚇了姐姐下體屄肉和屁眼不禁一緊。姐姐一心想要清心守寡,無奈分分秒秒總有男人來掃擾我!現實中姐的生活充滿着傷痛,以及筋疲力盡,殫精竭慮對付這些人與事,應付變態凌虐狠肏,被殘暴制裁;生活在婆婆家中,天天過了小媳婦,妓女不如的日子,婆婆要姐姐有耶穌獻身精神,不斷暗示男人用各種方法來欺凌這豔麗姐姐啊,她甚至拿了淫具,刑具,按摩棒,威而剛,各種春藥給他們要整慘姐姐這小寡婦啊!婆婆告誡姐姐要放空自己,愛心奉獻甭想任何回儈,不得反抗要聽話來贖自己的罪孽!姐姐哪有什麼罪孽啊?潦倒挨整到今天,她似乎很開心!婆婆還要我學了恣蚊飽血、卧冰求鯉、哭竹生筍,姐天天在這陰影中惶惶不安,就怕婆婆派的男人來收拾來操操我,還要姐姐擦上女用春藥在陰蒂上,再誏男人來凌虐戲弄我一番啊,這活可真難幹哦,真難吞下哦!還想什麼回儈,能逃走就謝天謝地啦!姐姐本來就是天生不喜與人交往,希望日子過得清淡幽閉,在沒有人與人交接的場合,我充滿了生命的歡悦。直到今天,也恪守着這種充滿「宅女」情懷的人生觀,自甘寂寞地過活,讓世界忘記我呀!不就是弔詭的姐姐一向主張的「把我包括在外」嗎?丈夫走後,更是將這世上的一切都放置在讓我覺得安全的距離之外。距離可以讓人保持相對清醒和冷靜的狀態,可以不傷到自己也傷不到別人。無奈,與婆婆同住,姐姐每天都要神經夠大條挺得住羞辱虐待,身子要夠強挺得住挨打挨肏,更重要鍛煉危機處理和應變的能力哪!

這人是婆婆第二個弟弟,是個大流氓最沒文化,黑暗齷齪,都難以形容這種虐待狂,恐怖份子,姐姐吃他苦頭可多了,翻臉如翻書,打我絕不手軟ㄟ,姐姐可怕死他了!他有心理變態,那東西又老大老堅硬的!姐姐都避了他,看樣了,他昨晚被書記、村管訓坼一頓,就來找姐姐的麻煩,我今天有苦頭受啦!

婆婆一共有三兄弟,她的哥哥大概是翹不起來了,可是力氣可大哪,動不動也就毒打姐,姐姐常常被剝了光光的綁好在架子上,好像一隻肥白大母兔子先全身摸遍,而後要挨鞭子或藤條打的;不但反過來打姐姐肥白的大屁股,還常被轉身剝光搓捏大奶戳奶頭,拔姐姐的屄毛,用橡皮膠管或藤條抽打大腳底板和屄心,就是陰蒂哪;打聲清脆但最變態最悲慘哪,又痛又酸直到骨子裏,酥麻到小腹子宮內,整整三天陰核酸癢縮不進去;打完再摸,摸完再打,最後姐姐要光了身子跪在地上苦苦求饒,還不一定住得了手;整完往往要翹了肥白大屁股夾緊踉蹌走路好幾天。

婆婆第一個弟弟也是個大環蛋,有一晚套了個羊眼圈沾污姐姐一長夜,前面沾污完了搞後面,肛門都幹破有好幾處裂口,痔瘡都在滴滴淌血,姐姐真的被奸暴了昏天黑地,下陰出精好多次止都止不住!銀牙咬了格格作響暈了過去啦,操到隔天都沒力氣,只能喝點兒湯水!好悲慘殘忍的生活噢!姐姐這活可真超難杆!被他們聚焦盯上就逃不掉,姐姐已經年過四十,外在的亮麗瞞不過軀殼下用了好幾年而折舊的器官,那些猛烈奸辱,看來只會加速離心力甩我到寂靜的角落,永無翻身哪。自己性慾欲並不強,丈夫走後,沒有男人好也行,偶爾自慰倒也挺舒服的,但命苦被姦污,被狠狠玩弄姐的肉體,甚止後庭挨打挨肏奸暴了。而女人天生的性格弱點和力量的渺小在此時此刻是暴露無疑,除了聽從男人的意願之外,我根本別無選擇,真的可實在無力招架呀,挨打挨揍挨肏只能頻頻唿痛討饒,暗暗哀怨命苦哦。

姐姐被硬拉進房內,阿爹不發一言,一手大力扯下姐的衣裳,姐姐頓刻赤身露體一絲不褂,噤呆在那裏!阿爹冷笑一下,「你這騷貨,原來脱了光光挺誘人,光了個肥大屁股和毛屄,資量不錯來勾引領導,今天可送上門等老子爽啊!非要整死奸暴你這大腳婆不可才消我的氣!」,他看到姐姐成熟挺拔的雪白乳胸上襯託着兩點奪目的嫣紅小奶頭和肥大白屁股,咽了一口口水。他雖然已是耄耋之年,卻充滿精神活力,一點也不顯老態,常常自誇自己性能力,色心不死呀。他不但要姐的身子,還要折磨姐姐的心智啊!姐姐嚇了支支發抖!

「哦,不……求求你ㄟ!……不要……啊喲喂哦,你是我長輩啊!這不行,是亂倫哦!」我緊張地渾身發抖。

「操你娘,我那是你長輩!?你是領導夫人,我是操領導夫人吶!」

「爺,就饒了我吧!別開玩笑,我正在守寡哪!您是我長輩哪!」姐流着淚哀求道。

「啪……」,在這剎那,阿爹抬手給了我一個耳光,還好我閃過,擦到下顎依然火辣辣的!這流氓又用下陰指順着潤滑的溪溝慢慢往下挖入姐的生殖器內,令姐全身漫迷酥麻難忍,手指在姐屄內用力一摳,「嚶……哎喲喂喲,不要挖啦,癢死人哪!不能扣啦唄!痛哪!……求求你不要挖我屄啦……」姐在嬌嗔哀求,但是唿吸卻愈來愈急促,一顆芳心撲通撲通的跳着。這根手指突然用力的摳弄着姐的陰道壁的黏膜,差一點頂到我的「g」點。如果一頂到,姐姐肯定忍不住出醜會瀉出陰精的,甚至失禁漏尿!畢竟狼虎之年,如今又虛火旺,屄忍不住這般磨蹭折磨嘛。「啊呀……噢喲喂啦!」姐沒有一點心理準備,嬌軀激烈的掙動,哀媚的呻吟起來。

「臭婊子,領導夫人,你刁啦?屄癢不癢?説不説?説,快説!這屄好嫩,一點都不噁心額!」阿爹又在我的臉上連着扇了兩個大耳光子,我一眛躲避着,用腳對準了姐姐柔軟的下陰,踢撩姐姐的陰蒂!

「我……我的……屄好癢ㄟ!好癢……想……被阿爹……操啊……」姐姐顫抖的身體,放聳了心裏繮繩,再次説出令我羞恥難以啓口的話。

「再説一次!……」繼續折磨着這個可憐的失去丈夫的少婦。

「我的屄好癢,癢死了……求求你……操操我吧,大腳愛被你操……我的小屄癢死啦!」姐姐的淚珠不斷地湧出,沾濕了粉臉,但有了獻身心理準備和決心,豁出去了啦。

阿爹卻抬起一條腿踩在姐的右惻裸肩上,手按着我的後腦勺,把我臉深深往他那骯髒腥臭的股溝壓!「嗚……啊哦」姐只是掙扭了一下,努力的抬起頭,「乖乖的舔我屁眼,領導夫人!」姐姐隨即就乖乖的舔着他硬梆梆的腥臭肛蕊,伸出舌頭一撩一撩的舔着他身上最骯髒的器官,發出陣陣唏嚦唏嚦的聲音。姐的舌尖也頂進他腥臭肛蕊內壁,還觸類旁通的把舌頭捲起來頂進肛門內迴轉了一下。

「真他媽的過癮……妓女也沒你這麼棒……肯幫男人舔……屁眼……真好……哦……操你娘的,真好……好了……換……整條……吞……吞進去……」阿爹揪着我的頭髮,把紫脹的龜頭頂在我唇間。唉哎,年紀已經不饒我了,窩破又逢連夜雨。但自知尚能盡心盡力逢承獻媚,期望日子好過一點。心中暗想,姐本是佳人,好歹也念過書,也被那口子愛過疼過,如今這熟女還要翹了高聾白嫩屁股,要服侍亂倫叼這不知幾天沒洗阿爹的下體,還罵姐比為妓女淫賤,罵我的媽媽,真是又羞又惱。但想想又怕,這老傢伙肯定吃了壯陽藥,而他挖屄技術超好操屄功夫奇佳,今天姐姐不知要怎樣遭塌慘遭修理了,不知頂得住頂不住?

「舌頭……插深一點,舔!……」阿爹一隻大手伸到後面,壓住姐姐的後腦。「唔……啾……」我祗好努力的把軟軟的舌片,插入他的股溝內舔着臭烘烘肛門再轉到吸他的陽具,「唔……喔」姐姐睫毛輕顫,怯生生的大眼向上望着阿爹,温柔的含住他那充血的龜頭,阿爹雖然又老又醜又臭,但那活兒變了又大又硬,我祗能緩緩將盤筋的怒棒往嘴裏送。姐性感的嘴裏的火熱黏膜,此時緊緊包圍着勃跳的肉莖,龜頭的前端已頂到了我的喉嚨,姐口腔內那條滑嫩嫩的舌片繞着莖部打轉,過了一會兒,我的嘴一吸一吐的猶如嬰兒般無助的啜吸了起來,而男人的器官越來越大,越硬。

阿爹這時把姐姐翻過,姐的肥大屁股兩片肉丘被左右拉開,露出小巧靈瓏的屁眼和豐肥的隂户。我的屁眼是呈着細膩的淺粉紅色,屁眼的周圍只長了十幾根軟軟的肛毛兒,而且屁眼肉柔軟無比,痔瘡突出的粉紅色的小肉豆更是性感誘人掐一把,平常的時候都保持濕潤潤的,乾乾淨淨,姐是很注重偉生哦。我這時拼命搖頭扭動軀體,但股溝還是完全露出來了。

「嗚……嗚……噢」姐因強烈羞恥感發出一陣哀鳴。我可心疼在我屁股溝裏微微隆起的花瓣,它向稍稍左右分開。表面因剛才的姦淫而有粘粘的感覺,發出鮮明的粉紅色澤。在花瓣上方,有菊花般的褐色肛門窟窿,花唇左右分開,露出深紅色的粘膜,還有通往肚內的洞口及痔瘡突出粉紅色的小肉豆。

「好美的後門!騷貨……你……忍耐一下吧……」阿爹發出感慨,於是,他將碩大的龜頭從穴口移至姐姐小巧的菊花心肛門上!

「噗吱……」阿爹的陰莖頂撞着姐的菊花紋。

「啊……那裏……不行哪ㄟ!……嗚,你這麼大,沒人碰過噢!……啊喲!肛門窟窿哪能操啊!會出人命的呀!」強烈的疼痛使半昏沉的姐姐不由得尖聲慘叫,姐姐似乎被蠍子蜇了一下,幾乎跳了起來;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隨之激烈擺動。纖細的肛門插入粗大的陰莖實在是太緊了。雖然肛門的洞口一點點擴大,但括約肌精閉了拒絕肉棒入侵,這時因為肛門突然受到異物的入侵產生反射性的收縮,括約肌強而有力地緊緊鉗住了入侵的異物。但阿爹在腰上用力向前挺,想紅紅火火好好肏我享受鮮嫩屁眼哦!

「別動……不要這樣……讓你嘗嘗這味道,回去向領導報告!……」阿爹調侃着姐姐、沒想到在姐這等絕色成熟少婦身上可以逞這麼久的獸慾而鎖精不泄,連她緊得讓人銷魂的小水穴都拿它沒輒,看來有一個更刺激的後門窟窿肉洞,姐的屁眼操着!阿爹奮力扒開姐姐那兩片肥嫩的臀肉,一種開苞的亢奮感油然升起,龜頭已感受到被刺激而有些微充血的美麗菊花正不安的蠕動,鉗持箸不放。此刻肉棒堅硬如鐵,讓他有種無堅不穿的自信,當下縮緊臀肌慢慢向前施壓……「啊……哎喲喂,那裏不行哪……痛噢,痛哪,不可以啊,不可以噢,絕對不不可以幹後面窟窿哪!!」姐姐下體已被粗暴的插入而搞得山崩地裂般的疼痛,嚇得想直起身子,但他的手牢牢地固定了我,在騷水和剛剛拉肚子,好在沒衝洗,留了些液體潤滑的幫助下,陰莖徐徐的頂進我的直腸裏。姐姐感到一團火球般的硬物正擠開肛門屁眼中,意識也清醒了一大半,雙手反伸到背後,想推開他扒着我肥大屁股的大手。

「騷婊子……忍耐一下,你領導幹過你後門沒有?!……不聽話,等等把你屄心打蘭,你還想保有陰核,就順從點!小心我把你大腳丫撕兩半,你試試看!」,「忍耐一下,騷一點,很快,我一下就丟給你!」阿爹威逼利誘就是要肏姐姐可憐的小屁眼,他同時用力往前一擠,紫色肉菇殘忍的沒進去,噢啊,「我的小屁眼啊,快裂了,肥屁股蛋子縫內後庭粉紅色的痔瘡也快掉下來了!

「唔……從來沒有,第一次呀!啊呀,你太大啦!你老大的東西,我後面太小太幹啦!」姐姐被操了皺着秀眉,頭向後一仰,長長地發出一聲悶叫,就象被一根木棍貫穿大小腸頂上胃幽門,酸,漲,麻,痛,辣,五味俱全。姐姐咬牙忍耐箸!「不…不要……東西太……太大了唄!……啊唷喂,不能操哦!」姐姐臉色大變,眼淚直流,掙扎着想直起身子。「求求你,操操我小屄,我給你,我配合,就饒了我屁眼吧,後面不能操啊!」「痛呀ㄟ!…痛ㄟ!…痛呀…要裂開啦!!!我要死啦…啊……別再進去啦!!…求求你拔出來吧!…要死啦,啊唷喲喂唉!!!!痛呀…!」姐姐一邊喊一邊拼命扭屁股,想把雞吧扭出來。但是他從後面握住姐姐兩個白嫩高聳的乳峯,控制了局面,姐姐的屁股很快吞下了碩大的陰莖。

「啊!………呀……哎喲喂,不要哪!你操我屄吧,我好好夾你唄!,拔出來唄!,求你別幹我屁眼啦!」姐姐渾身痙攣的哀號出來,肛門雖在激烈的抵抗,但他的龜頭還是慢慢的插了進去。龜頭進入後,我拼命的收縮括約肌,但無法把龜頭推頂回去。我雙眉緊蹙難過地挺直了腰,陰莖頂到了我的直腸深處,就象頂到了肚子裏,難過哪!真是人間慘事啊!丟人哪,姐姐求人操屄,真是人間悲劇啊!

「哦!……真爽……裏面……好緊……好熱……你那被撐得滿滿的是不是也很爽呢?賤屄!大腳屄?……」他舒服的要飛上天,,尤其我有點發燒,體温高當然肛門內包了又温暖又濕潤。阿爹的東西在姐姐那緊得不能再緊熱乎乎的肉道裏頭,就像有團火在燃燒,真不愧是人體温度最高的地方,他一邊用大手捏弄着我的乳房,一邊用肉棒在感受着我直腸粘膜的蠕動和收縮。

「哦喲喲,痛呀…痛…痛呀…要裂開啦!!!要…啊……別再進去啦!!…求求你拔出來吧!…痛死啦ㄟ!!!!!痛呀ㄟ!…!!嗚!……不要……不要啊……痔瘡裂啦呀!,流血啦呀!」姐姐兩腿也痛苦得向上彎抬。這時候痛苦萬分,眼淚花花的往外流,嘴裏一邊哀叫着一邊拼命扭屁股,想把陰莖扭出來,可是我的哀嚎似乎更能激勵他的獸慾!。

「臭婊子,賤大腳!老實點!別亂動!屁股翹高,再動要打屄心的!」姐姐後面太緊了,阿爹已經開始吃力的抽送起來,手指還一邊挖弄着姐姐的陰道和陰蒂。同時肉棒結結實實的在直腸裏出沒。龜頭髮出”噗吱嘆吱”的聲音,進入到直腸內。直腸如火燒般的疼痛。「唔唔…啊啊啊…」姐的唿吸斷斷續續,有大顆粒的汗珠從姐姐身上流下來。「啊…唔…啊喲啊喲,噢喲喲……」不斷的呻吟。就如粗大的燒紅的鐵棒插入肛門裏,非常痛,超痛哦,彷佛有團炭火在燒進肛門又燒出。「啊…啊唷喂,哦、噢……」姐姐發出昏迷的叫聲。「嗚……嗚……哎喲喂哦。」漸漸的,姐姐也從掙扭變成順服的前後蠕動身體,「領導夫人,操死你!你這賤屄,你父母怎麼生出你這婊子,我操你,還想操你的媽!賤人臭屄!」冷酷無情的髒話的尾音被他解拉氣喘聲掩蓋,無情男人的生殖器出鞘更是無情,招招刺激索命。抖着黑光的性器官每在我身內無情抽送,鋒頭上的拉動都能直逼入骨髓。懷了恨意的阿爹在我面前使出的落花流水操法此刻發揮得尤其凌厲,與他冷無情的生殖器在我的體內過了數十招之後,我開始漸漸不支廢癱下去了。

「我沒賤!我沒有唄!求求你不要…你別操我的屁眼好不好呀!我快痛死了唄!哦,我的痔瘡裂了噢!啊唷餵哦。救命,救命哦,救救命……!」我痛苦的哀求着,發出悲慘呻吟聲,肛門和直腸都快要脹破,真是可怕的感覺,人間慘事!

「少羅嗦!……欲仙欲死,還救什麼命!賤屄老子奸死你!我天天要幹你後面!騷屄!」阿爹的肉棒根部被姐姐肛門裏的括約肌夾緊,其深處則寬鬆多了。這並不是空洞,直腸黏膜適度的包緊肉棒。直腸黏腹的表面比較堅硬,和陰道黏膜的柔軟感不同。抽插肉棒時,姦污我的人會更享受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

「啊…啊…痛唄!痛啦,痛死我啦!」姐姐痛苦的哼着,身體前傾,乳房碰到地上而變形。阿爹用雙手抓緊我潔白圓潤地豐臀,扭動腰肢使勁的奸暴着我。那粗大的陰莖猛插猛搗,毫無温情,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肛門邊緣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則是不把陰莖全根插入不停。速度極猛!力量極足!這次姐姐可吃足了苦頭!隨着陰莖的大力進出,勃起的龜頭反覆磨擦着我乾涸的腸壁,就像小銼子在裏面銼着一樣,每一下都插到最深處,可真是秒殺一切神馬,灌進了好多氣在姐的屁眼中,姐的痔瘡肯定會被整了流血哪。而他的右手還不停的抽打着我的肥大屁股,每打一下,我就不自主的溢出屁來。

「啊啊啊…求求你…我疼死了…求求你了…我要被你弄死了…我求求你了…你要玩……讓我準備一下唄!求你論我擦一點我的屄水在屁眼裏滑熘一下哪!…啊…求你不要哇!…啊…操我屄吧,啊唷啊唷哇!我的痔瘡裂啦,太幹哪!哇!」疼痛使得姐姐的呻吟聲都變了調,我一面慘兮兮地呻吟,一邊拼命扭動軀體,想將阿爹的陰莖從我的肛門中弄出來,這時自勉要「清心守寡」四個字已輕輕的隨風逝去了。粗大的燒紅的鐵棒插入肛門裏,非常的痛,真的好痛!彷佛有火在燃燒肛門。「啊…」姐姐發出昏迷的叫聲。”咯吱”一聲,肛門終於破裂。「啊呀…噢喲喲喂哦!」我確實感到那裏流出熱血,不禁發出悲慘叫聲!

「別亂動……浪屄!我就愛幹你屁眼!你痛你幹管我啥事啊?,我幹得很爽啊!太妙了!你的屁眼可勒得真緊噢!屁股再抬高!浪叫騷一點!」阿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就是要這種近乎強姦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很是刺激,也更讓他興奮,讓他乾姐時幹的起勁,操我的屁眼如同開苞,阿爹興奮激動極了!他見姐姐想把他的陰莖弄出來,趕緊死死抓緊我的胯,並將陰莖更加用力的去乾姐姐的肛門,毫無人性祗存獸性囖。姐姐的肛門非常狹窄,勞累後加上昨晚被領導狂戳,內痔腫漲,洞口真的變了非常窄小,陰莖每次插入時,巨大的擠壓感都刺激得陰莖產生電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壁肉緊裹住他的陰莖,又緊又熱,綿綿密密,這種滋味非親身體驗去狠幹真是難以想像。姐肛門口的紅嫩的細肉隨着陰莖的插入向內凹陷,隨着陰莖的撥出則又被帶翻出來,嫩肉被一會兒帶進一會兒帶出,在進進出出之間,粉紅色的痔瘡也不甘寂寞,一塊兒塞進塞出滴着血增加操我的人快感而姐姐疼痛難忍。

「救命呀!不行唄!…求你饒了我吧,救命呀!…不要再幹屁眼了唄!…我痛死了呀!……求你了噢!,救命呀!…啊……我會被操死哪唄!我的魂兒飛上天哪唄!」一連串的慘唿隨之而來,姐姐的頭隨着阿爹的抽插擺動着,長髪也飛舞着。龜頭的傘部刮到乾涸陰道壁,每一次幹,我都發出痛苦的哼聲,流下鮮血。他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肛肉深處,姐姐直腸內的暖暖的嫩肉和一些內痔綿實的包住他的大東西,猶如九轉十八枴!疼痛使得姐出於本得儘可能地合攏大腿,但這只能卻使我更加痛苦。阿爹抱着渾圓的屁股左右搖擺,讓陰莖在我的肛道內不斷摩擦,龜頭更是反覆磨着肛門中最最嫩的肉上面狠幹。

「啊……啊唷喲……啊喲喲喂呀!救命呀!」姐姐全身顫抖地呻吟着。

「太妙了!勒得真緊,臭屄!好爽啊!」他充滿快感的叫喊着,同時更加狠狠地猛烈抽插着肉棒。他把手伸到前邊抓摸着姐姐的陰蒂,左搓右捏再壓啊壓的使我的淫水不止流下。

「啊……啊……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唄!……救命呀!哇哇哇,痛唄!」姐姐尖叫着,身體向前傾斜。

阿爹根本不理姐的哀嚎,反而讓為是激勵言語!抱着我走到大鏡前,鏡子裏的姐姐淫蕩地張開大腿,一根大陽具在唿哧唿哧地出沒在她的肛門,看到自己淫蕩的樣子,姐姐無地自容,滿臉通紅羞得扭開了頭,卻瞄到自己可憐的肛門被個大傢伙無情的奸暴者!阿爹從鏡子裏看到姐疼得嬌羞的臉蛋,聽着我不停的求饒聲,陰莖越漲越大,越幹越快,整個身體都在巨烈地扭動着。一邊繼續幹着我的後面肉洞,一邊用右手使勁的搓揉着我的大乳房上的小乳頭。

「嗯……嗯……」,這時他已陷入了極度的興奮之中,左手摸着姐姐那潔白修長的大腿向上遊動,突然又猛掐我的陰蒂。

「哇,不要了……求你饒了我吧唄!……做做好事吧…放過我吧…啊…嗚…嗚,我快被你操死啦唄!……我的屁眼快被你操暴裂開啦!」在阿爹盡乎變態的蹂躪中姐姐只能發出陣陣哀求,毫為辦法。阿爹逐漸開始進入了高潮,兩手使勁捏住姐姐的大乳房,向下用力拉,並用拇指指甲掐着我高高聳起的敏感的乳頭,我那美麗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雙手下改變了形狀,已經再也不是34c了。

「哦,不要唄,啊……啊……不要呀!……啊…嗚…嗚…不行啦唄!……不要啦!……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唄!,啊喲喂!,救命哪,肛門操爆裂流血啦!!!」姐姐痛苦地大叫着。可能是因為疼痛的原因,我的肛門裏留的穢物都被操幹了,直腸變得都不太潤滑,我叫聲越來越悽慘,越來越小。最後只有擺動頭,趴在地上發出陣陣哀哼了。

「嘿嘿……爽吧?臭騷屄!……」一邊操弄姐一邊興奮地説。姐姐緊密的肛肌一下下的收縮,圍裹着他的肉棒。這個美麗的少婦的腸道真是又深又窄,前緊後寬,綿密而乾燥,直腸壁皺褶熱騰騰的反覆磨擦令他爽得大氣都出不了,「求求你……不要……好痛……嗚……嗚……哎喲喂哦。」姐痛苦地哀叫着。每一下抽動都帶動敏感的肛內肌,直腸粘膜不堪肉棒刮弄,姐姐被這種殘酷的肛門性交折磨得死去活來,生不如死,姐姐真過了非人的生活,姐不斷驚叫,「啊……唔……不要呀唄……」牙齒咬得卡拉卡拉直響,人也簌簌發抖!世上也好像沒有聽説公野獸如此幹母獸的肛門吧。

阿爹粗壯的手掌繼續在揉捏着姐姐那豐滿的大乳房,不時還用指甲去掐我挺拔的乳頭,一手摸到下面用指甲去剝開尿孔,碰觸到更深的地方,他長長的髒指甲摳進我的小尿口!尿道壁的嫩肉像魚嘴一樣的開合,接着我熱騰騰的淫汁加騷尿一滴滴流出來滴在地上。「嗯…嗯…哦…哦…啊呀,大爺,我被你操死啦!我受不了失禁漏尿啦!」強烈的羞恥和痛苦使我流下了眼淚,同時姐姐知道自己下體在失禁漏尿啦,這可是姐姐活到四十多歲頭一遭噢,「噢,快快住手啊……別這樣唄……啊唷餵呀呀!」姐姐內心悲戚戚,只能流着淚發抖的哭了哀求着!。

我不得不用嫩白的37號半大腳板踮起抬高屁股,夾了雙腿不停的原地晃動,試了止住撕痛、酸癢,我的意識已經有點散亂,沒有什麼是真實存在的,那波濤洶湧的感覺已經將我送入雲端,往上,再往上。忽然感覺直腸連了屁眼,屄內隂核在膨脹,幾乎不能自如的動彈,快速的頻率抖動,不能停,不能停,一旦停下,無法實現由平台推到高潮的飛躍。我快被整瘋啦也恨死自己身體如次不爭氣的反應唄!

「求求你唄!……不要這樣哎!……我不要唄!我投降唄!我聽你話呀!」姐姐無地自容地哭求投降着。

「也行!那麼你給我把眼睛睜大了,仔細看看你自己在做什麼,好好回答我的問題…臭大腳。」他半抱半拖着姐姐又回到了鏡子前,不停縱動下體,操弄着姐姐最隱秘的排泄器官,從肛們到腹內。姐姐逼着看鏡子中狼狽的自己,雙峯豪乳在男人的操弄中上下甩動,雪白的大腿淫蕩地張開着,白嫩的大屁股高翹箸,兩腿交匯處覆蓋着濃黑的陰毛。姐的肛肌被反覆牽動痛得流下眼淚。

「身上什麼地方正挨雞巴操,臭大腳……嗯?」阿爹問道。

姐姐沒想到這個男人竟下流到這個地步。實在説不出口,這種事太噁心了。

「不願説是嗎?」手伸到姐姐大腿根部,狠狠掐了一下,肯定又是烏青一片,姐姐痛了大叫而男人則上下拋動姐巧麗的身體,肉棒在深逐的肛腸裏無所顧忌地上下衝突。

「啊……不要掐……是……是……肛…門唄!……」為了儘快結束這荒淫無比的一幕,姐姐強忍着羞恥説出了自己被姦淫的部位。

「臭大腳,肛門?太文雅啦,操哪裏?」

「屁眼,被你幹我的屁眼,放屁拉屎的地方。」姐姐無奈的説,這活真難杆!

「嘿嘿……也就是你每天大便的地方,對嗎?還要讓我操的地方,對嗎?」無比下流地追加解釋。

「……!*!*」我幾乎羞得昏過去,與此同時體內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直腸深處傳來陣陣麻癢,子宮不停的抽搐。「啊喲哇……」姐姐哀嚎一聲,原來這臭手又狠狠地掐了姐的陰蒂,「説!臭大腳!」,「是,是,是,我的屁眼是大便的地方,還要阿爹喜歡讓阿爹幹的地方」,「嗚…痛啊哪!痛死我噢!啊呀,喲喲,啊唷餵啊!我的屁眼塞暴啦,哦,哦……啊唷唷」,「今天是不是流處女血啊?」,「是,是,是……」姐姐無奈應着。

「還真他媽的有點像幹處女嘛!爽!臭大騷屄,幹你的臭屁眼還真爽啊!好好享受我的雞巴吧!別人肯定是沒讓你嘗過這麼棒的雞巴!我今天會讓你嘗到前所未有的雞巴!臭大腳,下次肯定要戴個羊眼圈來操你小屁眼,看你發多騷!」他高興地的吼道,強烈的興奮感讓他極其淫蕩的用淫穢的語言侮辱着姐姐!

男人的陰莖仍在不知疲倦地抽插着,小腹一次又一次撞擊着我的美臀,我的雙手已撐地發抖了。粗長的肉棒象要把我五臟六腑貫穿,好象已經頂到了我的心坎上。我被插得花枝顛倒,巨疼使得我不停的叫喊着,很快我用光了所有的力氣,連叫喊聲都沒了,而他不停的抽送更讓我吃不消,體力透支導致的混亂氣息讓我幾乎窒息只餘下嗚…嗚的如母貓的呻吟聲,不敢想像他下回想要戴羊眼圈來操我屁眼的慘狀!

「噗吱…噗吱…」抽插運動逐漸變激烈。開始出現肉棒和直腸黏膜摩擦的聲音。強烈的疼痛,使姐姐的臉孔扭曲。「啊……求……求……你……快點……出來……啊……我……會……被……你……弄……死……掉……啦!哎喲喂哦」肉棒結結實實的在直腸裏出沒。龜頭髮出『噗吱噗吱』的聲音,進入到直腸內。直腸如火燒般的疼痛。

「嗚嗚……啊啊啊……啊…嗚……啊呀,啊唷痛噢!」姐的唿吸斷斷續續,有大顆粒的冷汗從身上流下來。不斷的呻吟。粗大的燒紅的鐵棒插入肛門裏,非常痛,真的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燒肛門內外。

「嗚……嗚……啊呀……不行了……啊唷喂,痛!痛!痛!」,「求求你不要…你操我的屄好不好,我快痛死了,啊唷唷……」姐姐皺緊雙眉痛苦的呻吟着,毫無樂趣,瘋狂的擺着頭,身體也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如蛇一般辛苦的扭動起來。他如野獸般狂吼着!沒多久只見他肥軀一陣哆嗦,滾燙的濃液象洪水般一股腦的射入姐姐的直腸裏!姐姐腹內澆了一陣騷熱伴之一陣急痛,連放幾個響屁,幾乎失禁要瀉肚子了!可見這臭男人的東西有多髒哦!

「啊呀……啊!!……嗚嗚嗚,啊唷唷哦!」姐姐抖着操軟的雙腿,發出哀哼聲,在極度痛苦中忍不住地全身痙攣着。阿爹大幅度的前後搖動屁股,左右晃動陰莖。看着被他幹得快要死掉,後庭鮮血滴滴,暈昏過去的姐,忍不住興奮的偷笑,真不知世界上有幾個不幸女人如姐姐一樣被如此強姦過後庭屁眼?姐姐在被無恥地姦淫下,體內也不自住機械式的達到了高潮,身子不停痙攣扭動,騷浪蜜汁也泛濫到姐的股溝上,慢慢流到後庭,姐姐感到一陣激痛,肯定是屁眼和粉紅色痔瘡的小肉遭肏破了好慘烈啦!姐無力的癱趴在地上,不停的落着淚,心中不由好環念那口子,如果時光能倒流,如果生命可以重來,姐姐一定要好好無微不至的服侍他啊,那口子可護我愛我啊,可不會如此虐待凌辱姐姐啊。

「快給老子舔乾淨!領導夫人,老子今天是制裁你,你可別跩吧!」阿爹低頭突然看着自己慢慢萎縮的陰莖,發現陰莖粘着不少黃色的污物和我痔瘡的鮮血,我一猶豫,他就一把抓住姐姐下身的秀麗的頭髮,粗暴地把我拖到自己身前。

「呀……啊唷唷餵唉!」姐疼得慘叫起來

「真噁心!你先別忙着舔!你先聞聞看臭不臭?這就是你淫蕩屁股的味道,真臭啊!吻完再叼!領導夫人!」,他在有意打擊着姐姐的自尊心,他把髒兮兮的陰莖伸到姐姐的面前不停的晃着,不過肛門的臭騷味的確蓋過姐姐原本體香,姐姐被羞辱的把頭擰向了另外一邊,無奈的輕輕搖着頭。

「擺臭臉喲?想打屄心啦?你也知道難為情啊?夠!你沒聽見啊?快點!聞完了趕緊舔乾淨,叼叼乾淨!啊唷,我真衰,操一個這麼臭,這麼髒的女人,你看看,有多臭哦!你的大屁股可臭死人了!」阿爹狠狠的掐了我的乳房,一邊得意洋樣地訓斥着我,佔了老大便宜還要賣乖!如同訓斥小學生一樣「…………」姐姐無語可對皺了皺眉頭,但還是赤身順從的跪在地上,閉上眼睛,用雙手託着那根依然很長的陽具,低下頭用力的在陰莖上認真地嗅了嗅,温柔地親吻了又吻。然後張開櫻桃小嘴含住這陰莖,用嘴唇和舌頭吮吸着陰莖上粘着的黃色污物!!

「你給我記住!以後在我操你之前!你先給我把屎拉乾淨了!把屁眼洗乾淨了!用手挖進屁眼裏去洗!你知道嗎?你説你那裏有多臭多賤啊!弄得我的雞巴有多噁心那?臭大腳!你腳臭連你屁股也發臭!哦,別忘了下次被我操之前,先好好自慰一下把你那些老臭騷水給排掉,排了乾乾淨淨的!屄上給我擦點兒香水!記得提醒我帶羊眼圈來操你!」,他一邊看着姐姐為他清理着陰莖,一邊下流的嘮嘮叨叨發着牢騷,伸手摸到姐姐下體,捏了屄頭威脅道「做不好就要打你的騷屄心,知不知道?下回一邊幹你,你要一邊唱「十八摸」,唱錯一字就還要打屄心噢!」,「嗯……明白了,知道了。」姐姐瞄睨他一眼,不敢吐出陰莖,實在是怕挨打隂核屄心,只能用鼻子哼了一聲輕聲發抖回答應着,忍受這他這般盡情地羞辱姐。

唉,總算他胡亂穿上褲子離去,嗯,而我也得整整衣裳到廚房準備眾人早餐!想自己在這些年華中,歷經了多少挫敗?為了守寡失去了多少機會?金黃熟女歲月,我無法好好珍惜呢?但已經消逝的就永遠消逝了,生命只能義無反顧地往前。什麼都可以逃避,就逃不了自己的守寡的心!身為一個跨過四十門檻的寡婦,我害怕僅有的青春流去,但比起不再青春,我更害怕的是——不再有夢想。我想着自己現在每天過的生活,總於屈服於現實而沉澱心底,每當受到婆家男人的性虐,只有緊緊抱着逃無可逃的自己。不禁想着:「什麼都可以逃避,唯一逃避不了的就是自己那份守寡的心!就是因為了解現實而屈服於現實,認為已經到了自己的極限,而自我在婆家設限了?」洋人曾説:「天使若願下凡賜福,並非為你淚眼哀求所致,而是因為你謙卑的決心,甘心隨時從頭開始,重新出發。」這句話曾深深感動年少旁徨的我,支持我奮力向前。我想,我應該再一次,為那些未及完成的夢,燃燒靈魂和鬥志,勇敢去追去!就忘掉這一切吧,正真忘掉吧!我想起六○年代曾經有部電影叫《歸鄉》,一個韓戰的軍人,九死一生,一心就是要回家,只是當你千辛萬苦終於爬到家時,那個讓你魂牽夢縈的家已是別人的高樓大廈,這感覺超嘔的?一個人的家是安身立命之處,沒人可以剝奪這擁有權,守寡後我也有權去扞衞我的人格和身體,不可以讓善良老的我生活在恐懼之中。姐姐真想心一橫,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隨便跟個領導,替他燒飯洗衣,天天挨操,舔他腳趾和叼他的吊也比呆在婆家受這些色狼虐待強啊!可真想奮力迎接着明日作個領導夫人,看你們還敢不敢欺負我?!姐在上廚房作飯前洗淨了一下下體,洗清爽的屄可猶如同我的心潔淨到宛如無懈可擊!唉,説我真太宿命,底氣磨盡不敢一切作為,我似乎要將清朗的心和身留給婆家下一個男人來折磨凌虐,這些欺負、糟蹋我的人是會不經意的悸動我的靈魂、徹底毀了我呀!你可知不知道啊?

29367位元組

阿爹恨心报复厨娘姐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