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情色小説】我和一對姐妹(3)

作者:背叛的開始 字數:4500 前文:viewthread.php?tid=9068610&page=1#pid94832927

我不明白,袁哥走了,唐亞楠居然像看着一朵烏雲一樣,任其飄走,不發一 言也不矯情的挽留或告別,她居然還叫了兩瓶啤酒,雲淡風輕的坐着,還眨巴眨 巴着一雙烏熘熘的眼睛看着我。她喝酒的樣子倒是十足的女人味,抿一口,吃一 口燒烤,仿佛吃的是山珍海味。

我剛靠着她坐下。她就遞來一串羊肉,她自己也抓着一串,有滋有味的吃着。 我説,剛怎麼沒有見你這麼神情豐富的吃着?

她看着我。説,剛沒有胃口。

那你現在怎麼又有胃口了?

她笑笑:她説,因為他們走了!

生活真的很奇怪,生活中的人也很奇怪,所以生活中的人做的事也理所當然 的讓人費解!

我問她,桃子和你初次見面,你為什麼看到她沒有胃口?

她看着我,仿佛看着一個白痴。

她説,人和人有時就像兩塊磁鐵,對眼的時候就互相吸引了,要是排斥她, 死也不會願意靠一起的,即使藉助外力。等力一撤,彼此會終究會分的井水不犯 河水。

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比喻,我説,你是不是覺得袁哥和她有什麼?

事實上我在公司真沒有看出袁哥和桃子有什麼,畢竟他們的工作沒有什麼交 接。但是看到他們的反應,我忽然覺得視乎會有點我不知道的秘密。

唐亞楠,一口喝了一杯,我看到她喝酒時揚起的刀削下吧,還有那不堪一握 的細小脖子。我真想親一口。

她喝完,放下杯子,卻拿起另一瓶啤酒,咕嚕咕嚕的開始吹了起來,我不是 沒有見過女人整瓶的吹,只是沒有見過唐亞楠這樣罷了。

我趕忙奪下她手中的瓶子,對那老闆説:結賬我拖着唐亞楠往外走。她卻賴 着屁股不肯。我説你再不走,我就抱你走了?

唐亞楠笑着抬頭,看着我説:那你抱着我走好了。我反正是不想走了。

還好我的個頭不小,加上平時我注意鍛煉身體,所以我抱着唐亞楠走進我們 的小區時,我依然氣定神閒。

唐亞楠兩手交叉着,掛在我的脖子上。我説,大小姐,現在可以下來了吧, 我要按電梯。

唐亞楠説:不許按電梯,然後她第一次露出楚楚可憐的神情,對着我説。你 抱着我走樓梯好不好。

我忽然一陣衝動。我想這樣的暗示是個男人都會明白。我對着她的雙眼,看 了很久,我只是想看到她眼裏是否會閃過哪怕一絲的慌張,這樣至少證明她只是 一時的衝動,我不想事後彼此都會後悔!

可是,我在懷疑,懷疑那天我和唐亞楠第一次見面;而我喝醉後的那晚,那 晚據説是她送我回來的,那晚據説是我要求她扶我走樓梯上的樓,那晚據説我們 什麼都沒有發生,那晚據説………只是我醒來看到唐亞楠美麗誘人的胴體,看到 她胸前波浪壯闊的偉岸,看到她及腰的長髮,看到她細長的腰肢,看到她渾圓挺 翹的香臀,只是據説那晚,我們什麼都沒有做。

可是現在我不相信了。

我説:唐亞楠,走樓梯我怕黑。我是從小我就怕黑。

唐亞楠説,不是有聲控燈嗎?況且,我們兩個人呢!

可是,你知道的,有些燈早壞了,物業推遲到今天都沒有修,我怕我在烏漆 墨黑的地方會控制不了自己。

她笑着説,你到底走不走啊。我一個女的都不怕!

於是我只能抱着她往樓上走,我忽然想:路漫漫兮其修遠,吾將上下而求索。 這麼漫長而遙遠的道路,怎麼能不索要探求一點東西呢!

我在我能解釋這樣一句話而發笑。唐亞楠,問我,你笑什麼呢?

我低頭,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臉龐,説:我告訴你,你不許怪我!

她的頭埋在我的胸前,用力的點點。我説,我只是在想在這樣的樓道裏竊玉 偷香是多美的事!我為我有這樣的機會而發笑。

唐亞楠説:你敢?

我説我怎麼不敢,於是我就吻上了她的唇。

她吱唔着,我卻還是很用力很野蠻的親吻着她。

她拿下掛在我脖子上的雙手,用來捶打我的胸。我知道。她的反抗真的無濟 於事。我想即使我在這裏把他就地正法了,她也束手無策吧,只是這裏是樓道, 太大的聲音還是會有人聽到的,況且這麼香豔的事,不會吸引不了觀眾!

我停止了我的索求。嘴裏還殘留着她的齒香,我説,我剛沒有控制的住。

唐亞楠巧笑如蘭,她説:我知道。我就是想勾引你的我啞口無言。我想她真 的是如此大膽?我説要不我們繼續,我都意猶未盡。

她從我的手上脱開。站着整理一下衣服,説,想的美呢你。

我説:為什麼你們女人都喜歡説「想的美」。我是想的美,難道你們就沒有 美事可以想?

唐亞楠説:還有誰對你説過這句話。

我説是桃子,剛和你一起吃燒烤看見的那位。

唐亞楠説:你們男人是不是都喜歡見異思遷?

我笑着問:是不是袁哥看着桃子就丟下了你?

她白了我一眼,做在了樓梯上,説:我是嫉妒桃子,可是不是為了袁哥!

我心裏一陣恐慌!我想她這句話的意思是在吃我的醋?

我抱住她。摟在懷裏,説:你是不是喜歡我,所以才會嫉妒桃子,所以才會 看到桃子和我一起的時候沒有胃口?可是我只會想像,我不敢這樣唐突的問她。 怕自作多情的痛讓人痛不欲生!我寧願這樣傻傻的看着,聽着,想着。

我其實也想開玩笑的問她:唐亞楠,你是不是喜歡上老子了吧?要是真的喜 歡我。老子就收了你吧。大不了我辭職。你也就不用做小三了。

可是我沒有這樣問。我其實很膽小,連這樣的玩笑話都説不出口。

唐亞楠説完就往樓上走,她走的很慢,我跟在後面,看到她一扭一扭的屁股, 看着她高挑的身材,我想,我真不是男人,我連這樣的機會都放過,難道我真的 這樣悲催,連近在咫尺的肉都不敢咬上一口。

唐亞楠回過頭,依靠着扶梯,她拉着我説,你是不是在我後面想着下流的事》 我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雙眼,有氣無力的説;哪有,我只是走不動了。

要不還是讓我扶着你,她似乎想提醒我什麼,可是我真的忘了那天醉酒後的 事。

我送唐亞楠道她門口的時候,唐亞楠問我要不要進去坐坐,我點頭。唐亞楠 的家很乾淨,温馨的有種江南小家碧玉的味道,我坐到她的沙發上,此時唐亞楠 為我泡了杯茶。我看着我坐着的咖啡色的沙發,想:這是是不是袁哥曾經多次坐 過的地方,這裏袁哥是不是和唐亞楠曾經纏綿過的地方,這裏有沒有他們留下的 回憶,我無言,唐亞楠坐在我的旁邊也無言。我開始有點不自然起來。

如果喜歡一個人,單單的只是想着她的身體,那也許根本不能算愛吧。

看到小姐我們會心動,會想着去擁有她,去徵服她。看她在我們的身體下面 此起彼伏的低吟婉轉,我們會興奮,難道你們會説,那是愛。

我搖搖頭,想摒除這些邪念。

唐亞楠看着我説:你在想什麼呢。

我在想,是不是這裏就是你和袁哥經常出雙入對的愛巢,我在想這裏是不是 你們經常輾轉反側翻雲覆雨的天台,我在想,這裏到底有多少呢和袁哥此生難忘 的回憶。可是不不能對他説。

我只是告訴她。我在想:你真會裝扮你的這個家,讓人有種流連忘返的不舍。

她笑笑:你要是願意,你今天就不要走好了!

我在心裏問自己,或許唐亞楠是真的想讓我留下吧。她一連串的暗示,一連 串的挽留,不是僅僅想勾引那麼簡單。

我看着她閃爍的雙眼,抿嘴一笑。

她轉生走到陽台,我看到她害羞的拿起內褲和睡衣,她説:我去衝涼。

我在想着去還是留的時候,唐亞楠的電話響起了。

唐亞楠在浴室裏問我:是誰的電話,幫我看一下。

我拿起唐亞楠隨意丟在門口邊桌上的香奈兒包,翻出手機,卻看到是袁哥的 電話。

我告訴唐亞楠是袁哥打來的。

唐亞楠,説,哦,我洗完出來接。

我説,我走了,有點困了,回去睡覺。

唐亞楠沒有再説什麼逗我的話,她説,要是走,幫我把們帶上。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樣躺在牀上的,看着空空的房頂,我猶如看着我自己空空 的內心。我想,最近我是被女人掏空了吧。

夢裏我看到唐亞楠和袁哥在一起做愛,他們邊做邊笑,而我就那樣的看着, 無能為力。忽然唐亞楠變成了唐雅欣,袁哥卻變成了王子鳴。他們也在那裏嘲笑 的看着我,仿佛在説:你看你,在你面前的女人你都不敢去爭取。我仿佛聽到王 子鳴在説:我爭取了,哪怕為此萬劫不復。你敢嗎?你是個懦夫,你根本不配做 男人!哪怕你魁梧的像個男人,你的內心卻是女人。

我不知道我做夢做到什麼時候,迷迷煳煳的。

我起牀時太陽已經老高了。

去公司的路上我坐了公交。我看到一個騎着電瓶車的女子輕易被一輛越野車 撞翻。驚呆了一車或是一路的行人。車上有人説:這下可能玩了。又是一條生命 的終結。又有人説,也許是那個女的假摔了?想弄點錢啥的。我笑笑,司機替我 説,別海闊天空的胡思亂想了。還假摔呢,哪也的吃紅牌。上不了場了!

回道公司的時候,袁哥和我打了聲招唿。我不知道後來袁哥和唐亞楠通電話 了沒有,他們又聊了些什麼。我不知道,也沒有辦法知道。唐亞楠肯定不會説我 和她的事,從昨天她説沒有注意過我我就知道,她也在隱瞞着。

桃子一如既往的會跑到我這裏,端着個茶杯,有説有笑的損人不利己!

胖子從雲南出差回來,給我帶了些普洱茶,三七花,還有兩條雲煙印象。我 問胖子有沒有給我帶點雲南白藥?胖子笑笑説:帶了,在藥房裏呢。

説完就往袁哥辦公室走去。他肯定也有東西帶給袁哥的。我這樣想的時候不 覺的嚇了一跳,我問我自己:我這不會是在吃醋吧?

我也太沒有品了吧,難道我居然屌絲到這樣的地步晚上的時候胖子説請吃飯, 叫我一起去。我説,不了,前天腰扭傷了,想回去早點休息。胖子笑笑,是不是 去泡妞泡的?聽説你最近和桃子走的可近了。

我説:怎麼可能呢。桃子是什麼人我不知道。昨天我去幫她忙,完了她請我 吃點東西。就這回事。

胖子説桃子這人在公司有點關係,我只是不想你和她不清楚。

此時桃子走了過來。拍了胖子的肩膀。説:胖子。和小董説我什麼壞話的?

胖子陪笑到,沒有,小董説昨天幫你忙的,説你事後那麼客氣,又請吃又請 喝的,他有點過意不去,這不問我要不要回請你一回。我説我們桃子姐有了名的 好人品。我讓他別過意不去。

桃子噗嗤一聲,捂嘴偷笑,她説,胖子,你這張嘴騙死人不償命。小董怎麼 沒有近朱者赤呢?

説完擺手笑着轉身走了。胖子對着桃子的背影,劃手鄙視着,想從中撈回點 剛才在她面前的諂媚。

我説,今天真不陪你去吃飯了。我剛不是和你要雲南白藥呢嘛。我是真的腰 疼。

胖子他們下班後一起走了,袁哥還讓我回家好好休息。我想袁哥今天是不是 也會帶上唐亞楠呢。

桃子下班到我這裏張望了一下。她看到我説:怎麼胖子他們去吃飯沒有叫上 你。

我説叫是叫了。可是我不能去。

怎麼了,桃子問我:難道你大姨媽來了?

我笑,我對桃子説:你真會開玩笑,這是淑女能説出的話嘛?

桃子也會心的笑笑。她説,你這是在誇我還是在貶低我呢?算了,當時你在 誇我吧。要不我晚上請你吃飯?

我説不去了,我早點回家呢》是不是上次見到的那個女的?她在你家等你呢?

我對桃子説。不是你想的,我只是腰疼,想早點休息!

我忽然想,是不是昨天抱着唐亞楠走的路多了。所以要會疼?

桃子忽然走到我的跟前。小聲問我?你是不是和唐亞楠有一腿?

我被她突如其來的問話嚇了一跳。

我説,你怎麼走到她叫唐亞楠的》桃子説,我怎麼就不能走到呢?難道你不 知道,原來唐亞楠是我們公司的?

我説我真不知道。我説的是實話。

桃子笑笑。我昨天看到唐亞楠在那裏一本正經的樣。我以為他是裝的,以為 你和她有一腿呢。原來你連她以前是我們公司的都不知道?

我心裏想,她是一本正經的説謊的啊,這和我真不知道她是我們公司的有必 然的聯繫嘛。只有你這個胸大無腦的笨蛋才能把怎麼複雜的關係強拉硬扯。

我真想問,唐亞楠是我們公司的怎麼跑到袁哥的小三行列了。

可是我不能表現的太關心她,桃子這個女人太敏感。我不能讓她有任何的蛛 絲馬跡可循!

我和一对姐妹(3)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