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情色小説】昨天的笑臉(1)

昨天的笑臉   2013/11/17發表於SIS

***********************************

今天是我第一次在SIS上發文,也是第一次在網上發文。首先最想得到的 就是鼓勵和意見。然後口味的輕重就見仁見智了。我的愛好比較廣泛,這次寫的 這篇個人認為是我口味最輕的一篇吧。

***********************************

星期天的下午,外面的春風和煦,陽光温柔。

我卻拉好窗簾,關緊房門,在自己的房間裏,一個人打開了電腦。

正在關鍵的時刻……

「秦芹!!」

客廳裏是一個裝甜的女孩子喊我的怪聲音,「起牀了夫君~ 快走啊!今天不 是體校的學生要來咱們學校打友誼賽嗎?你上個星期就興奮的跟只猴似的,怎麼 ……」一邊説着,我就聽到了腳步聲,這是要推門的節奏!

「別!我還沒穿衣服呢!」我一邊大叫,一邊驚慌的關掉電腦。這時女孩已 經推門,我剛剛提上內褲,轉頭一看她已經進來了,我滿臉的驚恐之色全都映在 了她眼睛中。我氣急敗壞的説:「秦晴!你知不知道什麼叫男女授受不親!?」 她的眼神明顯是看到了我內褲上的帳篷和液痕,臉頰明顯微微一紅,但隨即又大 大咧咧的説:「呵……呵呵……切,你又不是什麼大家閨秀,還怕被看光啊,再 説了,我會對你負責的啦!」

一邊説着,一邊就大方走進了我的「閨房」。她徑直走到我牀邊,提起我的 褲子就遞給我:「快穿快穿!去晚了就沒有好位子了!」還沒等我反應,忽然又 眉頭一皺,然後揮起另一隻手在鼻子前面扇着,「你這褲子多久沒洗了啊……咦?」 語氣突然又變得認真起來,「怎麼這屋子裏還有一股怪味兒?……」

我當然心知肚明這所謂「怪味兒」是怎麼回事,羞得我拽過褲子,往牀上一 扔,就把她往外推,可是手上卻忽然一陣奇怪的感覺,那麼柔軟,那麼舒服。她 一邊咯咯的笑,一邊順着我退出了房門。可是我還在回憶剛才的手感,也許是剛 看了視頻裏的劇情作祟,這一推,往常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可這時,我的手掌, 隔着女裝特有質感的輕薄面料,這略有脂肪的柔軟的少女背嵴……就在我的手掌 之下……

之後我就穿好衣服和她一起去學校看球賽了,但是我依舊心猿意馬。來看球 的人很多,我們被擠在人羣裏,她個頭比我矮,自然是站在了我前面,我雖然盡 力給我們之間留出了距離,可是一旦有進球的時候,人羣歡唿,就把我擠到了她 的背上,我的下面因為還沒有消腫,就直接頂在了她的屁股上,我想道歉,可是 見她沒有反應,我也不好意思張口。雞雞也就更難冷靜了……

最終我們學校贏了對方兩分,這讓她十分興奮,回來一路上都在跟我大聊兩 支隊伍的戰術優劣。我一開始只是勉力應付她,跟她説這是友誼賽,人家都沒當 真,你這麼興奮幹嘛……但是聊着聊着也就認真起來,剛才的尷尬之色也逐漸消 散,仿佛又回到了昨天,回到了故去。這個在夕陽照滿的路上,和我一起興高採 烈聊着大天,胳膊摟着肩膀一起回家的女孩,我最好的哥們,最親的夥伴。

秦晴,今年跟我同歲,我們同姓同校同班同房。聽我父母説,我們兩家本來 是鄰居,關係一直很好,甚至還開過指腹為婚的玩笑。後來我媽和她媽同時分娩, 兩家家長還約定給我倆起了這麼一對音近的名字,搞的後來在班裏經常被老師叫 混。秦晴的性子和她父母一樣,開朗外向,從小我們倆就特別親密。我的朋友裏 大多是男孩,所以她也跟着我一起和男孩玩。一開始男孩們排斥她,可是不論打 球,爬樹,抓蟲子,逃課去遊戲機廳,她都毫不示弱,男孩們服了,於是秦晴就 正式成了我們的哥們。當然和她關係最好的還是我了。

兩家住對門,所以我倆經常是在兩邊穿來穿去,那時我倆心裏完全沒有別人 家的概念,吃飯一起吃,睡覺一起睡,洗澡都一起洗。因為我們是孩子,大人們 也不介意,甚至還帶我倆到照相館拍過「結婚合影」。

初中一年級,秦晴的父母移民國外,他們不想讓小孩過早出國,所以就把秦 晴留在了我家,一住就是三年。初二的時候,在我的提議下,我們分了房間,為 此秦晴還哭了一天。當時的我心裏卻一點不在意,因為我分房的理由聽起來冠冕 堂皇,但實際上卻是為了自己上網方便。

一開始也就是看些擦邊球的言情小説,但在當時已經足夠我幻想的了。後來 就慢慢熟練了,也找到了不少下A片的網站。秦晴一開始還經常來我屋裏串門, 後來來的也少了,她的房間裏,女孩子的東西也越來越多,當年我倆一起攢錢買 的籃球早就癟氣放到門後了。我倆的關係在這一年裏越來越生。

像今天下午回家時這麼熱烈的聊天,已經是很久沒有過的了。

已經越來越接近我家了,她卻忽然沉默了。我正聊到興頭上,這一下子感覺 好尷尬。於是兩個人都默默不語,低頭走路。走到樓下正要上樓,突然被秦晴一 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茫然的回過頭,第一次看到秦晴一副小女生的樣子,兩隻手抓着衣角,低 着頭。她今天梳了一個劉海馬尾辮,粉紅色的薄外套,藍色牛仔超短褲,粉黑粗 條紋的褲襪,白色藍邊帶花的帆布鞋。我還第一次這麼仔細的觀賞秦晴,這幾年 她的身材和臉蛋兒越來越俊俏可愛,已經不是我印象中那個瘋頭瘋腦的假小子了。

「秦芹,我不想再叫你的名字了!……」秦晴低着頭,眼睛歪向一邊的地上, 忽然開口。我正思想走神,被這麼一説我不由得一愣。

「啊?……」

「叫你名字,好像在叫我自己一樣……都不是孩子了……你覺得我是你什麼 人?……」

這話説的好像自己已經是個大人似的,她自己今年也不過初三啊。

我被問的更蒙了,不明白她到底想説什麼,「你當然是我……好…哥們啊… …」我説。

換來的是足有一分鐘之久的沉默。在我感覺好像有一個小時,周圍安靜異常。

然後又是秦晴先開口:「其實你每天在網上看些啥,我都……知道。」

她這話題轉的也太快了吧?!這下更加尷尬了,我剛要開口,就被她堵住, 「你別説話,讓我説……」我看到她頭髮掩蓋下的臉也是粉紅分紅的。

「你………………想不想知道和真正的女人做的感覺?」一口氣説完,秦晴 的臉更低了。

「……」

「我……」

「男人和女人長大…以後終究都要做的,其實我也很……想嘗試一下……… ………」秦晴突然抬頭,「你不是説是我好哥們嗎?這個忙幫不幫?」

「……我…………幫……」

話音未落,就被秦晴一把抓住胳膊,拉上了樓梯。轉過六個完兒,感覺今天 的樓梯特別長,終於到了家。秦晴鬆開了我的胳膊,依舊背對着我,「開門!」 語氣比剛才在樓下平靜了多。我趕緊從褲子口袋裏掏出了鑰匙。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進入我那個依舊怪味未散的房間。「把窗簾拉上,燈打開。」 秦晴繼續對我下命令到。自己則轉過身。門鎖「卡擦」一聲,從我背後傳來,我 心頭也噗通一下。

「先開電腦吧……」

「好……」

我完全被指揮着説一步走一步,因為我腦袋裏已經一片空白,至今還不相信 這都是真的,一切變化的太快了,完全超出了我遲鈍的思考周期。人説女孩比男 孩成熟的早,大概就是這樣吧。

「你把你最喜歡的一部片找出來,我先去洗個澡……」

又是開門和關門的聲音,我用餘光送她出門,自己則翻開硬盤最隱蔽角落的 隱藏文件夾。

如果不是視頻上的進度條,我都不知道過了多久,而秦晴早就站在我身後不 知多久了。屏幕裏,一個穿着水手服的小蘿莉,正被一羣怪叔叔強迫着做着各種 恥辱和殘忍的事情。我不知秦晴是從哪一段開始看的。秦晴發現我在看她,一轉 身什麼也沒説快步回了自己房間。

她這是反悔了嗎?這麼噁心的畫面,我過去一直在她面前維持的形象,現在 全都不復存在。我第一次害怕被她討厭,我又回想起今天和她的親密接觸,隔壁 屋裏想起了吹風機的聲音,沒戲了,這時我竟有點後悔剛才沒強行拽住她。

這時房門居然又打開了。走進來的秦晴,頭髮已經用吹風機吹乾了。她竟然 梳了一個小公主的髮型,長發披散,兩鬢編成了細麻花,看起來更加可愛!而且 更驚訝的是,秦晴竟然穿着小學時代的校服,還把紅領巾系在胸口!雖然這麼多 年了,秦晴的個頭沒有太大變化,小學畢業時還是全班最高的,現在只能算中下 等。但是衣服的扣子明顯已經攔不住胸脯上的兔肉。我看到中間一個扣子沒系, 應該是實在扣不上了。而裙子雖然還能繫上,但明顯已經變成了短裙。

「幸好咱們小學的校服是水手服,不然我只好穿咱們學校發的運動服了。怎 麼樣?青春依舊,風光不減當年吧!……」這時的秦晴居然還能開這種玩笑。

「居然是喜歡強暴這種小女生啊,真變態!」説着秦晴已經趴在了我的背上。

不得不佩服,秦晴有時候就像我姐姐,在她的調侃下,我也不像剛開始那麼 拘謹了。

秦晴這打扮實在讓我撓心。不得不説實話,自從知道男女之事後,我也沒少 拿秦晴來幻想。兩個孩子住在一個屋檐下,就沒那麼多私隱。她換下來的內衣內 褲從來都是隨手就丟在了衞生間的盆裏,這讓我染上了戀物的壞習慣。可以説秦 晴每一條胸罩和內褲裏,都浸染過我的精液。後來甚至連她擦臉擦腳的毛巾,吃 飯的筷子勺子也不放過。可是每次激情之後,我都會非常懊悔,秦晴這麼好的女 孩子,還是我鐵哥們,我居然這樣對她。可是下一次精蟲溢腦的時候,我還是控 制不住自己。班裏也有很多長得比秦晴還好看的女孩子,可是我偏偏對她們就是 沒感覺,哪個女生能做到每天都把自己的小內褲脱在我家的洗手間裏供我猥褻呢。

我翻身站起來,一把抱住了秦晴,腦內的幻想和身體的本能賜予了我無窮的 力量。秦晴明顯被我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我通過身體感覺到懷裏的這個柔軟的 女孩正在激烈的顫抖。這更加激起了我身體裏的雄性激素。視頻裏,小蘿莉的喘 叫成了我們倆的背景音。

「晴晴,我喜歡你!」秦晴沒反應過來,我説着一口就親到了秦晴的嘴唇上。 兩個都沒有技術的孩子,嘴唇和嘴唇的生澀的摩擦碰撞,相信每一個有過初戀的 人都感同身受。我能感覺到秦晴的身子正在我懷裏越來越熱,手指也在我後背上 上下亂動。我想起了舌吻,於是就打算試試,舌頭伸出來碰到秦晴的嘴唇,很輕 易就鑽進去,碰到了她的牙齒,秦晴明顯被驚到了,正要開口説話,我的舌頭失 去了牙齒的阻礙,一馬平川和她的舌頭交纏到了一起。

秦晴的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身體開始激烈掙扎,我也不管不顧,加大力氣 抱住她,繼續着我的探索。然後懷裏的人兒就又軟了,她的兩隻手垂了下去,手 指抓住裙角,努力接受着我對她的侵犯。

我的色膽越來越濃,放開了秦晴。這時她的表情更加好笑,已經沒有了下午 在樓梯口的強勢,反而像一直被拎着翅膀的小雞。

「讓我摸摸你的奶子吧?」這是我最朝思暮想的,這個年紀的男孩,大多對 女孩的胸部更感興趣吧。

她閉着眼睛,沒有説話,但唿吸已經比剛才平靜多了。我於是伸出右手,這 時才發現我的手也是顫顫的,手心裏還出了汗。也管不了這麼多,一把抓上了秦 晴的左胸。充實的手感,伴隨劇烈的心跳聲通過乳房傳達到了我的手掌上,讓我 的心臟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啊……這,這就是女孩的奶子嗎,真正的……雖然 隔着衣料,一邊想着,另一隻手也抓上來。秦晴啊的輕喚了一聲。兩隻拳頭攥的 更緊了。於是我開始嘗試着用手指對她的胸部用力,一抓一抓一抓。

秦晴的臉整個紅成了柿子,眉頭緊鎖,嘴裏突然蹦出一句「誒呀!」我以為 是把她抓疼了,卻緊接着聽見她説:「我沒戴胸罩……」這我早就發現了,因為 我隔着薄薄的校服,直接就摸到了秦晴的奶頭,而且在我的揉搓下,乳頭越來越 來越硬。這時已經挺起來,在衣服上頂起兩個小點。

我把這個説破,並叫她自己低頭看。她睜開了眼睛,只看了一眼。她咬了咬 嘴唇,半天吐出來一句,「喜歡我……的奶頭嗎?……」

「喜歡!當然喜歡啊!脱了讓我看看吧。」

「嗯。」她很利索的就同意了。我也沒多想。

接下來幾乎可以説是順水乘舟。我忽然邪念上來,説:「你不是剛才在樓下 説是你想嘗試的嗎?那你自己脱給我看吧。……另外,你又不是什麼大家閨秀, 還怕被看光啊,再説了,我會對你負責的啦!」下午她給我的話,這時我又原物 奉還。

換來的自然是一雙杏目狠狠地瞪着我,可是轉而她居然真的站在我面前,抬 手開始解胸前的扣子。我看的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不自覺的就咽了一口唾沫。

最後一個扣子解開了,「手放下,」我命令到。秦晴手一松,衣服的下擺就 朝兩邊分開,露出了平坦的肚皮,和隨着上下浮動的胸脯,漸隱漸露的乳房。 「欲露還遮」是我最喜歡的一種狀態,我走上前,雙手同時伸進去,這一次才是 真正的抓住了這兩隻小白兔。乳房在手裏的感覺很實在很美妙,原諒我沒空形容。 它比少女的身體硬多了。兩隻乳頭被我夾在食指和中指之間,我一用力就是一聲 嬌喘。這呻吟刺激的我下面也是一震。

「好了,現在把衣服脱了吧。」摸夠了之後,我決定實踐片子裏的其他步驟。 我們倆好像都找到了自己的角色,怎麼説呢,孩子和玩具的關係吧。我説怎麼樣, 她就無條件的照做。很快,除了脖子上還繫着紅領巾,秦晴的全身上下已經不着 一縷了。

我一隻手捏着她的一隻乳頭,另一隻手輕蔑的拍拍她的臉蛋。放肆的説: 「小妹妹,就你這樣賤,還少先隊員呢?你是一個小婊子,明白嗎?從小就這麼 犯賤……説!你都用這副賤身子勾引過多少男人?」説着還狠狠的捏了她的乳頭 一把。這話我當然是從小説裏學來的,語氣還很裝腔作勢,但這話在秦晴身上竟 真的產生了反應,秦晴完全不反抗,只是不停的求饒,我手上越來越用力,恨不 得把乳頭轉一圈。

我告訴她求饒沒用,「説些不要臉的話吧,你會啥就説啥,然後再求我。」 就這樣,她居然還在配合我,雖然已經疼得站不住了。這讓我大為驚訝也大為滿 足,沒想到秦晴居然也學起我的口氣,説她自己天生就是個婊子,説自己如何下 賤,求我饒了她。雖然比我還生澀,但已經算另類了吧,一般女人,就算是妓女, 也恥於説這種話吧?太不可思議了,我今天也見到了一個我不認識的秦晴!原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另一面。

我心也軟了。更要命的是,我的下面已經快撐爆了。

「喂,幫我……」

「不!別……今天……再摸我奶子吧?我奶子好癢,好想被摸……喜歡掐也 行!」

沒想到秦晴突然這麼抗拒,居然寧願説出求我摸她奶子的話。我剛才也摸了 她的下面啊,問她舒不舒服,喜不喜歡被摸,她還用淫言穢語的回答我呢。

可容不得我多想,突然傳來客廳傳來捅鑰匙的聲音!!

壞了!!是我爸媽回來了?!

這可怎麼辦?!我急的看她,她比我更方寸大亂!

「穿衣服!」我小聲對她喊。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芹芹,晴晴?你們在家嗎?」是媽媽的聲音。

只有我的房裏亮着燈,對啊!我靈機一動!「我在寫作業呢!晴晴説她今晚 去同學家過夜就不回來了!」我一邊説一邊整理滿地的衣服,並用眼神示意她趕 緊鑽到我的書桌下面。她趕緊照辦,見她進去了,我把她的水手服一團就一起丟 進書桌下面,也不管是不是丟在她臉上了。是啊,就算讓秦晴最快速度穿好衣服, 可是這怪異的打扮怎麼解釋呢?

幸好只是媽媽一個,而且她聽到我的回答,並沒有直接來我房間,而是去了 秦晴的房間,就聽到她在隔壁説:「這是的,這孩子,洗完澡浴巾還丟在牀上, 電吹風也沒收拾就跑了。以前不這樣的啊。芹芹,她不會是在班裏有男朋友了吧? 她去同學家是男同學還是……」

「哎呀媽,你就別疑神疑鬼了,她去毛燕婷家了!」我一邊説着,才發現長 褲外套和球鞋還穿着呢。趕緊脱掉丟到牀邊,就坐到了書桌前,找出書本,把桌 子下面的秦晴掩護了起來。

這時媽媽來到我房間,已經一切就緒。

「怎麼又不敲門啊?」我佯裝淡定。

「自己兒子的門有啥好敲的,再説你有啥小秘密,我還能不知道?」我爸媽 都是很開放的家長。

「媽你越説越邪惡了……我可比晴晴乖多了。剛才你還説她去男朋友家過夜 了呢,現在説不定已經不是處……誒呀……嘶……」大腿上被人狠狠的擰了一下。

「行了,別背後説人家壞話,再説人家晴晴這麼好的女孩,要臉蛋,要身材, 要人品……你可給我抓緊點兒!近水樓台可別竹籃打水!……」

「行了行了,你這就不算背後説人嗎?平時一副把晴晴當親女兒的樣子,現 在坦白了吧。你未來的兒媳婦説不定這會兒還沒出生呢!……啊……」這次不是 大腿,居然是我的……命根子上……而且是牙齒……秦晴居然主動?可是……好 疼啊……

「怎麼了?」

「沒事,蚊子……」

「春天哪來的蚊子?對了,你爸今晚有應酬,也不回來了,咱娘倆就湊合着 熱點兒剩飯吃吧。」聲音慢慢進了廚房,我這才鬆了一口氣。而且剛才的劇痛也 沒有了,換來的居然是隔着內褲的柔軟小舌的舔舐。我被舒服的夾緊雙腿,而秦 晴自然整個身子都被我大腿夾住了。我把手伸進桌子下面,抱住了她的腦袋。頭 發也是那麼的柔順,讓我的手一遍遍的摸起來,好像在摸一隻小狗。另一隻手則 揪住她的一隻靈巧的小耳朵,我嘗試着像剛才捏乳頭一樣,使勁兒一扭,果然和 剛才一樣,沒有反抗,只有更賣力的舔舐。

初嘗禁果的我哪裏受得了這樣,一股股精液一下子就沒把住門,隔着內褲, 對着秦晴的臉就射出來了。秦晴在下面用手推開了我,我也識趣的鬆開了她的耳 朵。

我起身收拾好這一身狼藉,換了條內褲,順便套上了一條大褲衩。彎腰朝下 面看看,誰知秦晴也睜着她那一對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我,表情怪異。四目交匯, 反而是我不好意思了。我低聲説,「要不要給你也拿一件衣服?」她居然笑着搖 了搖頭,這小妖精,不知道又在想什麼。

吃完飯,趁媽媽忙着洗碗,我從冰箱裏拿了一塊麵包,一隻火腿腸回到房間。

這一夜,我們倆同牀共枕,她躲在我被窩裏,記得上一次這樣子睡還是小學 ……幾年級來着。被窩裏,我倆就更放肆了,我也脱光衣服,和她抱在一起。我 也沒工夫問她剛才在桌子下面怎麼突然不抗拒,還主動了,又把她從頭到腳的輕 揉痛掐了一頓。她的聲音也分不清是舒服還疼,而她的雙手也在我的棍子和蛋蛋 上不放鬆。還用手和舌頭在我身上調皮的開玩笑,我當然也在她的身上報復。我 倆忍不住咯咯的笑出聲,又怕被媽媽聽見。

然後誰也不動了,然後她努力的鑽到我懷裏的最深處,小腦袋靠着我的鎖骨, 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那一刻,不光周圍,我倆的心臟也異常的平靜。我輕輕的 撫弄着她的香香的頭髮。她安靜的用牙齒咬着我的胸膛。然後就睡着了。這一夜 睡的無比安心,無比舒服。

夢裏,我休閒的坐在草地上,秦晴扎着一個小馬尾,身着一襲純白的長裙, 頭頂蝴蝶結的草帽,潔白的手臂交叉在背後。她斜着身子看着我,如孩子一般開 心的笑,那純潔的笑臉,好像就發生在昨天一樣……

(下周敬請期待第二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萬水千山總是情 金幣 +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昨天的笑脸(1)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