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文學】妹妹不許哥哥和其他人好

妹妹不許哥哥和其他人好

一夜瘋狂,哥哥再次醒來已是早上十點鐘。抽出尚在女人甬道內的性器,哥哥扶額不禁懊惱昨晚沒説隻言片語便把妹妹自己一個人留在了家裏。撥號,鈴聲足足響了半分鐘妹妹才接了電話。

「哥。」

妹妹的聲音傳來哥哥才放下心,今天這丫頭心情不錯。「昨晚睡的還好吧。」

妹妹暗嘆一聲糟糕。斟酌了下用詞才説道:「我怕打擾你,才沒打電話。」那端一片沉默,妹妹乾笑兩聲。「哥,莊邐睡覺很安穩,我昨晚睡的很好。」

「就知道亂跑!」寵溺的訓斥一句,哥哥才問道,「你在哪兒?」

「學校。」

「晚上早點回來。」看着牀上半撐着身子看着自己的尤物,哥哥轉過身聽到妹妹答應才收了線。「早上就這麼有精力?」

柔軟的胴體像蛇般滑到坐在牀沿的哥哥懷裏,凱特琳娜撐着身體吻上哥哥的下巴。「你行嗎?」兩手調皮的伸到哥哥胯間擺弄男人垂在胯間的肉棒,纖纖的手指託起男人的睾丸放在手裏把玩。

「我不介意做晨間運動。」輕笑一聲,高大的軀體翻身將女人壓在了身下。

「我哥若有你哥的百分之三十,不!百分之五我就心滿意足了。」某人沒有一點當哥哥的自覺!昨晚還説不會走,今早起牀就不見人了。打電話永遠是秘書接!「莊瑾眠就是個錢串子!除了錢六親不認。」

「你也太誇張了。」瑾眠哥不也蠻好的嗎?莊邐也太挑剔了。

「算了。」莊邐揮揮手決定不想這些『傷心事』。「快上課了,我們去7幢吧。你一定要仔細看那個冷傲的王子!」

一路被莊邐扯着到了三樓,剛到後門妹妹幾乎一眼就看到了莊邐口中所謂的王子。倒不是妹妹記憶力多好,一眼就能看出哪個是轉學生,而是那個人在班級中很突兀。那人安於一隅,雙眼看着桌面,發呆!稍長的碎發,白淨的臉。沒有什麼過於明顯的特徵,卻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中國的水墨畫。無法解釋這是什麼感覺,可那種感覺卻強烈的震撼。他身上沒有淺白特有的柔和倒真有些莊邐口中的冷冽。妹妹只看到他的側臉,還未來的及細看就被莊邐拉着一路拖到那個人面前。

「打招唿。」莊邐看着那個人説道,在妹妹開口前又甚重的特意囑咐。「用中文!」

妹妹不明就裏的應下。為了增加親近感?看到莊邐的長相就夠親切了吧。「你好。」

那人聽到妹妹開口轉過頭來,仿佛剛發現有人站他身邊。他轉過身妹妹才發現,他的長相不錯。只是五官分開來説就沒什麼出挑之處,唯一可以細説也是對妹妹吸引力最大的就是他的眼睛。都説眼睛是心靈的窗户。妹妹不知道怎麼通過人的眼睛看心靈。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他的眼睛很奇怪!墨黑的瞳孔,白色的眼球。這個人的眼睛不算小,可奇怪就奇怪在,他不算小的眼睛放眼望去只有黑色的眼珠。妹妹看着他的眼睛觀察許久才發現,他的兩邊眼角處還是有些許白色的眼球的,只是黑白的比例失調。那人一雙眼睛黑的出奇,像無盡的漩渦。妹妹失禮的盯了他五秒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歉意的對那人笑。

「嗯。」那人像是沒看到妹妹的失禮處一般,應了一聲便轉過去繼續發呆。

「嗯。」那人像是沒看到妹妹的失禮處一般,點都應了一聲便轉過去繼續發呆。

這個人的反應連莊邐都是一陣唏噓,他是面部表情肌羣運動功能障礙了吧?我就不信有攻不下的山,拿不下的面癱!「你介意我們坐在這嗎?」

那個面癱還沒回答,莊邐就一把把妹妹推到了那個男人身邊自己緊貼着妹妹坐了下來。妹妹開始還很奇怪,平時莊邐一向是單槍匹馬上陣,怎麼這次還拉上了自己?一節課過後,妹妹終於明白了莊邐的『良苦用心』!妹妹被兩人夾在中間,被迫當了一節課的鴿子在兩人中間傳話。顯然,對妹妹這個信鴿的要求很高。莊邐説英語,妹妹要説中文告訴身邊的蹇墨。這個名字是事后庄邐告訴妹妹的。在傳蹇墨話時要反過來。另妹妹大惑不解的是,問什麼他們不直接交流?蹇墨不會説英語?打死莊邐妹妹都不信!更神奇的是在妹妹不知疲倦的傳遞他們説的內容時,離妹妹有三桌距離的吉娜竟然對自己伸出了大拇指!

吉娜和莊邐可謂之死敵,兩人爭鬥了多少年。她們兩個就是神奇的人,明明是死對頭卻喜歡事事都在一起。選課、社團,在學校不論或大或小的活動,她們都會不約而同的一起。然後就是熱火朝天的競爭。而妹妹作為莊邐最好的閨蜜,吉娜當然也是愛理不理。這次對自己打手勢,妹妹總感覺很奇怪就諮詢了下莊邐。莊邐説:「她是在稱讚你的勇敢和厚臉皮。」

經由莊邐一段聲情並茂的解釋,妹妹終於明白了前後因由。蹇墨轉校四天,對同一個女人沒有説過超越兩句。而妹妹竟然創造了奇蹟,靠着自己的厚臉皮和蹇墨説了一節課。她們不知道的是,蹇墨每次的回到都是,「嗯,嗯,不,嗯。」歸根結底還是沒有第三句。妹妹無比贊同莊邐説蹇墨是面癱的説法,而對於説自己厚臉皮的説法不敢苟同。

第三節課終於在妹妹的祈禱中結束,妹妹抓過莊邐的水一陣豪飲。俗話説,幸福的結束永遠是另一段痛苦的開始。這句話用在妹妹身上真是毫釐不差!第四節竟是下半場的翻譯!台上的老師早已忍受了一節課,此時投影儀的幕布被他戳的譁譁響以此表達自己的不滿。下半場的翻譯完全是單方向的,蹇墨的『嗯』『不』莊邐已經完全可以自己理解。上課還沒十分鐘,妹妹這個翻譯就罷工了。含蓄的對着蹇墨笑,婉轉堅定的拒絕翻譯。來了兩次,蹇墨已完全明白她什麼意思,從此妹妹的翻譯算是徹底下崗。事實證明,沒有妹妹這個翻譯他們兩個依舊聊的很開心。準確説是莊邐很開心,單口相聲也説的甚是火熱!

中午,平時的兩人午餐因為蹇墨的加入變成了三人午餐。莊邐不知安的什麼心特意挑選了一個較遠的餐廳。妹妹不明白莊邐為什麼要千方百計的邀請蹇墨一起用餐?難道是莊邐看上了他,可是,雖然蹇墨的硬體設備是不錯,可和莊邐的審美觀差距還是很遠的。難道這個男人擁有扭曲莊邐板上釘釘的審美觀的能力?再次詢問莊邐,莊邐的官方解釋讓妹妹心頭一陣暖流。

莊邐和妹妹是同年,只是兩人發育差距太大!每次莊邐都會語重心長的告訴妹妹:「你還小,不適合找男朋友。」妹妹自己也是明白小和小的意思。沒想到這次莊邐竟然説:「他很不錯,抓住他!」雖然妹妹想説『不用』。可是這怎麼説也是一次肯定,讓妹妹着實高興了一把!在妹妹被興奮衝昏頭腦之前,妹妹還是察覺到了不對的地方。兩個月前莊邐還説過,現在的自己不適合談男女的事。這兩個月她的身體也沒『奮發』啊!再審了一遍,莊邐才老實的交代了事情。

吉娜對蹇墨不是一般的用心!不巧,自己的審美觀和蹇墨實在不匹配。自己又不想委身,於是就由自己最好的基友出馬……現實總是骨幹的……

「利亞姆~」凱特琳娜從身後抱着哥哥的腰,整個人柔弱無骨的靠在哥哥身上。哥哥沒有提前通知傭人中午回來,將凱特琳娜帶到家中,中午只能自己準備午飯。「還沒好嗎?」嬌滴滴的問一聲,沒穿內衣的柔軟胸部就在男人寬闊的背上畫着圈。

「你不搗亂就快了。」哥哥對女人的挑逗沒有什麼明顯的反應,只低着頭專心準備需要的食材。

「人家是想幫忙。」十指從T恤下擺伸入,指腹撫摸着男人精瘦的胸腹。將T恤上推到男人胸前,舌尖舔舐着男人的背,壞心的在男人背上留下不輕不重的齒痕。「我餓了……」兩指夾着男人的乳尖揉壓,用指甲輕刮着男人挺立的乳頭。另一隻手沿着男人的人魚線下滑到休閒褲的拉鏈上。

抓住女人不安分的手,哥哥轉身看着身後不着寸屢的女人。「我還不想做禿頂的大叔。」這個女人真是浪的可以。昨晚做到她脱力,全身狼狽不堪像遭人輪姦一樣。今早她又不知死活的爬到自己身上。現在她的下身已經可憐兮兮的卻還不知安分。這樣下去他真要精盡人亡了。

「那樣,一定很有魅力。」掙開男人的雙手,蛇腰一扭,女人在男人面前跪了下來。拉開褲子拉鏈迅速的釋放出男人尚未甦醒的分身,雙手熟練的套弄着男人胯間的肉棒。凱特琳娜抬頭看了一眼唿吸明顯沉重的男人,勾唇輕笑出聲。妹妹從未為哥哥做過口交,被女人這麼一弄軟綿綿的肉棒瞬間充血站立起來。

伸出濕滑的小舌順着肉棒的頂部舔到根部,舌尖一勾將男人沉甸甸的睾丸也含入口中。凱特琳娜一手握着肉棒上下擼動,另一手伸到男人茂密的陰毛處,指尖勾住男人的陰毛打轉。

「含住。」抓住女人的頭髮,將女人含着自己睾丸的小嘴得到釋放。哥哥挺動着腰臀將充血的猙獰肉棒,伸到女人唇瓣上。

女人舔舔自己的唇,雙手扶着上翹的巨蟒。指尖在馬眼上打轉,指甲一刮,男人的虎軀隨着一抖。凱特琳娜也不再逗弄哥哥,一口含住男人的巨大。女人的嘴濕滑異常,靈滑的舌在被男人塞得滿滿的口中有技巧的滑動,舔弄着男人的柱身。嘴被撐大,凱特琳娜主動擺動着頭部讓男人的性器在自己口中進出。來不及吞咽的口水,把男人的胯間打濕,黑壓壓的陰毛沾滿了水一根根柔順的貼在男人胯下。

「喔,」哥哥低吼一聲,「用力吸。」

男人的腰臀用力的擺動着,性器劇烈的在口中抽插不斷。男人的動作有點粗暴,凱特琳娜忍着下顎的疼痛雙臂伸出抱着男人不斷擺動的臀部。男人的臀部很翹,臀肉很結實。男人繃緊時,堅硬的像石頭一樣。男人的性器插到深喉,凱特琳娜費力的做着吞咽。雙手搓揉着男人的臀肉,食指摩挲着男人的臀縫。

凱特琳娜也是個身經百戰的女人,高技巧的動作將哥哥的情慾高高的挑起。哥哥唿吸沉重,雙目盯着女人隨着自己動作而不斷擺動的巨乳。身下劇烈的擺動着,哥哥伸手抓住女人的一個胸毫不吝惜的搓捏起來。拉扯着女人的乳頭,大掌抓着軟綿綿的乳肉擠壓、揉捏。女人挺着胸,將胸送到男人手中方便男人把玩。軟軟的胸隨着女人的情動挺立起來,紅彤彤的乳尖高高的挺立起來。

「再用力吸,摸我的睾丸。」身下快速的做着最後的衝刺,哥哥沉着嗓子對女人説道。

「嗯……嗯……」肉棒快速的在自己口中進出着,凱特琳娜嗚咽着説不出話。男人的陰毛每次都搔刮着自己的鼻子、嘴唇和臉極不舒服。口交真是不論做多少次自己都不習慣!

隨着男人重重的撞擊,滾燙的精液順着食道落入自己肚中。還好男人昨晚徹底發泄過,出精量並不大。凱特琳娜吐出男人疲軟的性器,將口中少量的精液咽了下去。這麼激烈感覺下巴都要脱臼了。

「痛不痛?」將女人的身子提起來放在料理台上,哥哥體貼的按摩女人的臉頰。

「還不是你太粗暴!」女人伸出手錘了哥哥一下嬌嗔道。「你安慰我一下就不痛了。」兩腿伸到哥哥腰間,用力一拉兩人的私處就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剛剛打的這麼火熱,女人早已控制不住的流出了蜜水,現在女人濕噠噠的陰唇緊貼着男人的肉棒,擺動着臀,女人的私處緊貼着男人胯間的性器細細轉起了圈。

「餵不飽的妖精!」低咒一句,哥哥直接將凱特琳娜的兩腿扛在了肩上。

自是春光一片。

妹妹不许哥哥和其他人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