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色情】郝叔和他的女人(後傳)(09)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李萱詩美目微眯,雙頰潮紅,鼻息咻咻,櫻唇豔豔,埋在兒子懷裏和他貼得 死緊,故意把香唇和兒子嘴唇挨的近到不能再近……就指望着他一個忍不住就狂 吻過來……噴吐着如火的豔氣嬌聲嗔膩道「怎麼,還連媽媽都不讓摸啦?臭小子, 你小時候媽媽還給你吃過小雞雞呢……你忘了嗎?媽媽嘴唇的味道?……」

左京被這徹底發情的騷貨刺激的快要爆炸了……強忍着要把大嘴堵住那該死 櫻唇的欲望,仰着頭滿臉落汗的苦苦忍耐道「媽媽……別……別這樣!!我真的 不能再對您犯錯了!!」説着就要一把推開李萱詩!

李萱詩急了!這時候她已經不顧一切了!滿心野火燒的頭昏腦漲,哪裏能讓 兒子離開自己!!慌不擇言的情況下一把死死抱住了左京的腰!帶着哭腔叫道 「京兒!別走!!媽媽求求你別走!!救救媽媽吧……媽媽實在忍不了了!!… …」

左京心裏暗笑……姆狗你終於耐不住了!決定再添最後一把火,故意苦忍着 堅定的道「媽媽!我們不能這個樣子啊!您冷靜一點!!我是您的兒子,您是我 的母親,我們不能踐踏那最後的底線啊!」

李萱詩已經什麼都不管不顧了……抱着兒子哭道「我不管!嗚嗚……我實在 受不了了!壞蛋!大壞蛋!!你個該死的小冤家!!你把媽媽點着了就不管了! 哪有那麼好的事!你必須要給媽媽負責!!」

左京焦急的道「真的不行!媽媽!我也愛您,可是您是郝叔的妻子啊!!我 怎麼能對您做這樣的事!!」

王詩芸在旁邊一聽壞了……左京這句話把戲演得有點過了……!!那郝老狗 霸佔了你的妻子,你現在還説這樣白痴的話?能不引人懷疑嗎?更何況你這會提 他幹什麼?這不明顯讓這女人懸崖勒馬嗎?!

果然李萱詩心裏一愣,眼中神色有了些清醒,左京也知道説錯話了,靈機一 動已經毫不猶豫的一把推開了李萱詩!滿頭大汗的吼道「詩芸!快!跟我進屋!」 説着一把抱起王詩芸,擺出一副被刺激的無法忍耐的樣子,直接衝進屋子把王詩 芸往牀上一摔拉開大腿就開始刺進去很乾起來!

王詩芸被刺的嗚咽一聲哀叫!耐不住的雙腿盤起死死夾住了男人的腰!她也 早已被刺激的底下蜜液成河了!正在魂飛天外的舒爽歡叫着,餘光一掃已經看見 李萱詩面色病態般火紅的衝了進來!

李萱詩被刺激的徹底上鈎了!!這一番誘惑調教終於以李萱詩的徹底潰敗而 收場,當被欲望吞噬了理智的母親宛若瘋狂的母獸般衝向兒子的時候,勝負的天 平已經徹底倒向了左京,在左京被媽媽野蠻的騎在身下壓在牀上的時候,當左京 再不用做戲翻身而起反壓住這條姆狗兇猛鞭撻的時候,當李萱詩魂飛魄散的狂哭 尖叫着快要到達巔峯而左京卻忽然停下來繼續勸母親懸崖勒馬不然悔之不及的時 候,當李萱詩被欲望控制不顧一切的哭叫着「給我!快給我!別提郝江化!媽媽 想讓你杆!媽媽現在只要你!!快杆死你的姆狗媽媽吧!!」的時候,左京知道 自己贏了……他已經徹底控制了自己最愛也最恨的生母的欲望之源,從此讓他的 親生母親只能永世沉淪在他的胯下生死兩難了!!

於是左京開始玩起了人生最刺激最難忘的第一次雙| (確保安全)飛!而且 其中一個飛的對象還是自己的母親!兩個女人被他一起壓在牀上輪流虐待,兇猛 鞭撻,狂野摧殘!整整一夜近十個小時!兩個女人被左京蹂躪的死去活來了無數 回!噴出來的汁水不僅把牀單全部濕透,甚至連地上都流成了河,銀精(確保安 全)尿液口水汗水最後直至脱水!兩個賤人徹底被左京活生生弄死了過去!不是 最後左京見情況有些不妙,趕緊一鼓作氣發射了事然後下牀給她們硬餵了幾瓶葡 萄糖,李萱詩和王詩芸這一對姆狗這一夜將是人生的最後一個夜晚!

掐着人中把兩女幽幽弄醒過來之後,李萱詩恍然如重新活了一回……身輕如 燕,神清氣爽,過去的一切憂傷和壓力仿佛都不翼而飛了,一時只覺得天高雲淡, 心情舒暢,直欲高升!

王詩芸摟着李萱詩幽幽嘆息道「萱詩姐……過去的一切都讓它過去吧……以 後我不會再恨你了……女人這輩子,能享受到這樣永生難忘的幸福,還有什麼仇 恨可以掛懷的呢……」

左京微微一笑,閉嘴不言。

説得真好聽……如果不是不知道王詩芸對父親的愛超過了一切,左京還真要 叫她這話給騙過去了……

王詩芸現在是徹底和左京一條心了,因為她發現左京對生母的報復計劃就是 自己最渴望見到的結局,只要一想到李萱詩到時候被整個世界拋棄的那種絕望感, 王詩芸就有一種急不可耐的感覺,渴望着那一天快點到來……

李萱詩絲毫不覺她正在一步一步的走進人間煉獄,等待她的將是最殘酷的心 靈折磨,她絲毫沒有意識到左京現在勾引她的計劃和郝江化設計白穎的時候一模 一樣,都是第一次貌似無意,第二次勸解誘導,前兩次一過,第三次李萱詩的整 個身心出軌就順理成章了。然後左京會象郝江化調教白穎那樣原數奉還的調教李 萱詩,直到把她調教成一條真正的姆狗,然後再把這一切都讓郝江化親眼看到… …

當然,遠不止於此,遠不止於此……這兩個人和白穎,他們全都要享受到最 極樂的人間地獄的感覺,左京的心才能真正的徹底平靜下來……此時躺在牀上抑 鬱全消的郝夫人正閉着美目舒服的昏昏欲睡,聽見王詩芸的誠摯真言不禁感動的 眼圈紅了,摟着她幽幽道「詩芸,真的對不起……姐姐以前罪孽太深,一輩子都 償還不了你們了……只求你們給姐姐一個機會,讓我好好的照顧你們這一生,來 世我還你們三生痛苦,三世眼淚,絕無虛言……」

王詩芸心裏冷笑一聲,抱着她沉沉睡了過去。

眼見兩個尤物浪貨都舒服的睡着了,左京心情也是大好,離大戲開場時間越 來越近了,一切都在按計劃有條不紊的進行着,郝家莊裏現在只有五個女人,自 己剛好可以大顯身手一網打盡,至於那幾個孽種嘛……哼,被李萱詩在郝江化入 獄的時候就送進了長沙最好的貴族學校,等這邊事了,把他們全部接回來吧,這 些肉,可一斤也不能浪費了……

出門抽了根煙,迎着升起的朝陽左京開始站樁打拳,渾身無汗,一趟拳打完 丹田一提毛孔鬆開,那汗水才如蒸汽般瀰漫全身,這些日子玩女人效果大好,亂 情訣修行進度也是一日千裏,不過這些神功妙法他是絕不會告訴這羣賤肉的,哪 怕是李萱詩也沒資格享受這樣青春永駐的逆天洪福,這東西,只有自己和佳慧才 可以享受……左京淡淡的想着……

只有我那温柔和善視我如親生兒子的嶽母才是對我左家唯一痴心不改的女人 ……就為了這個,我這輩子也絕不負她……只可惜我當年太過愚蠢,沒有聽從她 的話,一直寵着那個賤人,讓她視我於無物,給我帶來了無盡屈辱……

左京目光陰冷如蛇的收了拳架,正要回身去井邊衝涼,卻見徐琳雙手抱臂的 冷笑着站在那裏看着他。

左京淡淡微笑道「徐伯母,早上好。」

徐琳目光含怒的冷笑着蓮步輕移走了過來,嘲諷道「大少爺起的夠早啊?昨 晚一夜沒睡精神頭還能這麼好,已經不是人了吧?」

左京微微一笑,忽然貼着她耳朵小聲道「徐伯母,此處多有不便,咱們私處 説話,如何?」

徐琳眼睛一亮,得意的瞪了左京一眼,不屑道「怎麼,有事求我啊?」

左京誠懇的道「是有事求伯母,萬望伯母給我個賠罪的機會。」

徐琳冷笑道「你這些日子見了我愛理不理的,現在來求我?早幹什麼去了? 虧我還暗中幫了你無數忙,左京,你狼心狗肺啊!惹惱了我,老娘把你的醜事全 告訴李萱詩去!看你怎麼辦!!」

左京滿臉通紅的拱手作揖道「伯母息怒,伯母息怒,京兒一定給您好好賠罪, 給我一個機會吧,好伯母!」

徐琳冷着臉道「誰是你伯母!也不撒泡尿照照!什麼東西!」

左京面不改色,只是一味説好話求饒,又是捏肩又是捶背,直把徐琳伺候的 爽了,這才消氣,囂張的仰着粉臉道「帶路!」

左京微笑道「是是是!伯母請跟我來,咱們暗處説話。」説着哈着腰前頭帶 路,把徐琳帶到了後院扔垃圾的地方。這裏比較私密,平時沒事不會有人來。

轉身站定,徐琳抱着手臂冷笑道「有什麼事趕緊説!」

左京扭頭微笑道「哦,是這樣的。我覺得你在自己找死,所以想成全你。」

徐琳猛的一愣!還沒來得及説話,就見左京面無表情的一拳已經狠狠轟在了 她肚子上。

徐琳瞬間像蝦米一樣弓着腰倒飛了出去。相比於被男人一拳轟在肚子上的痛 苦,徐琳更加驚愕的是左京居然敢真的對她動手……他難道就不怕自己把一切都 告訴李萱詩?!所以這一拳徐琳雖然飛了出去可是因為精神震愕倒沒什麼痛苦的 感受,滾倒在地上徐琳滾了三四圈才狼狽的站了起來,張嘴剛要尖聲叫罵,就見 左京已經走了過來,面無表情……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

接下來,左京的巴掌和拳頭就毫不客氣的全部轟扇在了徐琳的臉上和肚子胸 口上,下手之狠,心腸之辣,別説不把徐琳當一個女人,簡直就沒把她當人看! 徐琳在震天清脆的耳光聲中眼前金星亂冒,臉頰紅腫,滿嘴滴血,眼眶都近乎被 撕裂!肚子和胸口上那劇烈的疼痛更是讓她恐懼的以為死亡馬上就要到來!徐琳 徹底怕了!嘴裏冒着血失聲痛哭驚聲大叫瘋狂求饒!左京卻根本不聽一句廢話! 一腳把她揣進了垃圾堆裏,成袋子的垃圾死死往她臉上壓,冰冷的低聲道「我把 你在這裏活埋了,或者用垃圾生生悶死你,不會有任何人在意你的消失,明白嗎? 你這條下賤的姆狗?……」

徐琳直接崩潰了!涕淚滿面的悶聲痛哭求饒道「原諒我……對不起原諒我! 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嗚嗚嗚!!」

左京哼了一聲,冷笑道「經過了這麼多事,你還敢在我面前露出這麼一副逼 臉?真以為我不敢殺你?還是以為我還是以前的左京?!你他媽下賤的臭表子, 人前裝的清高冷傲,還他媽冰美人,人後還不是一條被男人幹的亂哭亂叫的賤姆 狗?自從見過你的騷樣之後,我就再也沒把你當人看過,明白嗎?以後好好配合 我便罷,敢自己找死,我把你扒光了扔到龍山鎮裏讓一個鎮的男人活活輪死你! 死了我還要把你扔進糞坑!別以為我不敢這麼做,我現在能讓整個龍山鎮的所有 人都閉上嘴,這裏發生的任何事都傳不出去!你從我來的第一天起就已經是我的 姆狗了,草泥馬的還敢搞不清楚狀況?!」説着站起來一腳踹在了徐琳臉上!邪 笑道「現在還想死嗎?不想死的話,過來給我接尿!老子憋了一夜的尿,你就是 我的第二個夜壺了!」

徐琳被直接嚇破了膽子……她徹底害怕左京了!這個男人剛才的狠辣真的讓 她有了死的恐懼!一切的高傲和優雅在這種拿女人想殺就殺的絕對冷酷面前都是 假的,徐琳嗚嗚痛哭着渾身顫抖的強忍着身體巨大的痛苦直接跪在了左京的腳下, 哆哆嗦嗦的解開他的褲子,張開嘴含住那軟着依然巨大的雄根,任左京肆意的把 尿尿進了她的嘴裏,拼命吞咽,一滴都沒敢漏出來。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 金幣 +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郝叔和他的女人(后传)(09)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