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説】水花

大年和水花兩夫妻都是縣毛紡廠裏的有十多年工令的工人。這幾年工廠越來越不景氣,日子難過,終於半年前工廠宣佈倒閉,兩人雙雙下崗了。

半年來兩夫妻到處找活,無奈縣裏下崗的工人比工作還多,像他們夫妻除了在毛紡廠工作,啥都不會幹,大年只好打零工。水花除了打零工外,還做些鐘點媬母。由於人長的水靈,又年輕,還不到三十歲,於是便成了工頭和幫用家裏男人們上下其手的對象。

水花開頭不太在意,忍耐着,後來有的男人俞發變本加厲,居然被她的一個老工頭把她給肏了。那個她的老頭當時給了她二百塊錢,並許諾給她加工錢和首飾。可一個多月過去了,水花連半分錢也沒拿到,水花又氣又恨,但又不便發作,更不敢聲張。

這年頭能有個活,有口飯吃就不錯了。再看大年更不如他老婆,女人不行好逮下邊還有個洞,可他大年想賣屁眼兒都沒人買……

那天大年從外頭回來,感到屋內有動靜,只聽的屋裏傳出:「哦……哦……

你別那樣摳了,我受不了拉,爸。「水花在牀上一邊扭着屁股顫聲説着,一邊伸出白胖胖的小手擼着爸爸的雞巴。」好好,小花兒,我再摳兩下就行了,你這小屄可真軟呀「。水花爸一邊用右手在水花的屄裏上下來回進出着,一邊用另一支手捏着水花的奶子。屋子裏牀上的父女倆盡情肏屄做愛的同時,屋外大年正有貼在門上偷聽着。

裏屋女人顫顫的嬌喘聲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了,那是他老婆水花,可那男人是誰他一直拿不準,是不是老於頭?不可能,我來之前看到他,他在打麻將。是老劉頭?也不可能,我是老劉頭叫來替他看小賣店的。老劉頭説要水花今天先過來,因為有個新來的要肏水花,這人也是個老頭。大年讓水花最好找老頭肏,大年覺的老頭雖然老,可雞吧也老,力氣也小些,這對水花好些,自己心裏也平衡些,要是換上年青或壯年的,水花無論屄還是身體都吃不消。

前幾天有個民工把水花的屄肏得又紅又腫,在牀上足足躺了兩天。兩條腿也走不了路了。水花也覺得他有點道理,有些老頭是讓她不太盡性,可她這是賣屄呀,只要是老頭子們高興滿足了就行唄,反正回家後大年還會給她頓狠的。

所以水花聽老劉頭説今天是個老頭,就早早地洗了個澡,換上一件新買的衣服。又灑了些大年給她買的香水,就連屄縫上也灑了些。這些日子同那些老頭性交時,她知道那些老頭最喜歡親屄,摳屄了。

這幾天他注意到水花神色不對,總象有心事兒,便覺着老婆好像被那個男人欺負了。

晚上上牀後,大年等牀那頭的孩子睡着後,便伸手去摸水花的屁股,水花一點都沒動,只任其所為。大年的手慢慢地移到水花的腿中間,摸着老婆毛絨絨的屄,雞巴早已硬的不行了。

遂翻身把水花仰躺着,分開水花的大腿對着小屄就插下去。水花由於不在性頭上,陰道還是的,一點水都沒有,大年這一插疼的她哎呀一聲,便把大年推了下去,大年沒想到水花會這樣,不由心裏一股火生上來,剛想發做,但很快又壓了下去。

悄悄地上了牀,躺在水花身邊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只聽到水花低聲抽噠起來。便手摟着老婆的肩頭,親着她的面頰,輕輕地愛撫着。水花哭了不久,便轉過身來,身子貼着大年,頭扎在丈夫懷裏。

「花兒,我知道你挺不容易的。一個娘們兒在外邊受別人的氣,咳,這年頭沒辦法呀」。

水花把嘴湊上大年的臉上,下邊的手摸着大年那半軟不硬的雞巴説到:「我也不怪你,誰讓我們廠子關門了呢,要是有合適的工作,我們也不會這樣,關鍵我是受不了那個氣。」「花兒,告訴我你都咋受氣了。是不是那老頭你了?」

「你咋知道的?」「你不説我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你看那老傢伙看你的那眼神兒,那天你去見工時,他説話時不看你的眼睛,專盯你下邊的屄。」大年恨恨地説着。

「還不是你讓我穿那條褲子去,把我屁股和前面都繃得緊緊地,哪個男人不盯着看。」水花羞紅着臉説着。

「那不是現在流行嘛。女人不是露肚臍眼兒,就是把屄和屁股繃得鼓鼓的。

我也是為了當時他能僱你。説,他肏了你幾次?啥時開始的?「水花摸雞巴的手加重了一下,疼得大年一哆索,」你老問這啥!老婆被別人肏你就心安理得受得住?!「大年低聲下氣地對水花説」好老婆,我是想聽聽他是怎麼肏你的,你是怎麼同意的,或是不同意。不同意就是強姦,強姦的話我們可以去告那老傢伙。

你知道嗎,警察審強姦案時問得可詳細了,有了詳細材料才能定案子呀。

「」都這麼長時間了,你還能告他強姦呀。「水花沒好氣地説。

「那你就是通姦了。」「去你的,就他那樣我會嗎!還不是……」「是啥?

是他有幾個臭錢。你説,他給了你多少?「大年聲音提高了不少。

水花一聽這話眼淚頓時又出來了。「那老東西答應我好好的,還説把你也招過來。可他到現在除了當時給的二百塊錢,啥也沒兑現。」「二百塊錢?我咋沒看見,你給誰了?」「沒給誰。藏在牀底下了,我怕你知道會生氣,到現在也不敢講拿出來。」水花一邊説着一邊抹着眼淚。大年聽老婆這麼説不由得嘆了口氣:「咳,老婆真難為你了,身子受苦不説,又憋着氣我不中用啊。」水花把小嘴堵上大年的嘴。下邊摸雞巴的手又温柔地擼了起來。大年這時候也把手順着水花的屁股伸進她的小屄裏。裏面多少有些濕潤了,兩人就這樣相互玩弄着。

喘息越來越重,越來越急。大年的手感覺到水花的陰道裏又濕了很多,便又想翻身上去,但半途又停了下來。他怕水花又把他給推下來。便低聲在水花耳邊説:「花兒,讓我肏肏行嗎?」水花這時候也騷得不象樣子,便一手摟着大年,一手拿起雞巴往自己的陰道裏放。大年見狀便順着老婆,用手指分開水花的兩片肥肥的陰唇,水花這才順利地把雞巴插了進去。

不一會兒,屋子裏的牀就象要塌了似的,隨着牀的吱嘎聲,還伴隨男人的粗重喘息和女人嬌柔的呻吟,間或還有肉與肉相撞的噼叭聲。

「花兒,舒服嗎?」大年一邊大力挺動雞巴,一邊親着水花的嘴問到。

「嗯,我想墊個枕頭。」水花一支手摟着男人的肩頭,一手輕拍打着大年的屁股。

「墊哪兒?」大年隨手拿起個枕頭。

「我要墊屁股下面,你不知道,還是忘了?屁股墊高插得才深嘛。」水花撒着嬌哼哼着。

「好好好,給你墊上,這下更舒服了吧?」大年一手抬起水花的屁股一手把枕頭放到下面。

「好花兒,説給我,那老東西一共過你幾次?」大年氣喘噓噓地問着老婆。

「你咋關心這事兒?我要是説了你還要不要我了?」水花向上挺了挺,又用兩片陰唇夾了夾丈夫的雞巴。大年被夾得舒服死了。「要,要,好花兒,你永遠都是我的好老婆。就是一聽到你讓別人肏了,我這心裏挺那個的,也説不出來是啥味道,雞巴,雞巴也……」大年説着説着不往下説了。「大年你真地不嫌棄我?

我當時也沒注意。看老東西的意思不會那個的,可沒想到剛上了幾天班他就硬上了我。我們一共肏了四次,不説了……我不説了。「大年一聽到這,雞巴就象淬了火似的,硬的不能再硬了,連珠炮似地向老婆蜜屄猛肏,水花也挺直了身子,弓起屁股迎合着。

「小騷屄,你們都在那兒肏來着,我咋一點兒都沒感覺到呢。」「四次都在工棚裏,他那裏的工棚有一間是套間,外邊是辦公室,裏邊放了一張牀,他有時睡午覺,有時脆不回家。」「這個老騷頭子不知了多少娘兒們,那你們都是在牀上的?」大年一聽老婆終於開口交代了,便不急不慢地肏了起來,好讓老婆仔細地講。

「第一次是站着的,我怕來人。也沒脱衣服,只是把褲叉脱下,我趴在牀上撅起屁股,他從後邊插進去。後幾次也沒脱衣服,但他非要我上牀。」「他會不會,都那麼大年歲了,你舒服嗎?」大年越聽越來勁。不由得又大動了起來。

「他還行,老東西,挺有辦法的。」水花一邊嬌哼着,一邊斷斷續續地講着。

「那他把你肏舒坦了?!」大年動得越來越快,牀都要塌了。

「嗯,是……他還真把我肏舒坦了……啊……快,快呀!」水花在大年的狂肏之下只得説出了實話。也同大年一到進入了高潮。高潮過後的大年靠在牀上舒服的點了一直煙,水花用一塊毛巾捂着騷屄下了牀,把大年的精液連同一泡尿尿在便盆裏,用温水弄濕了毛巾上牀來給大年清洗雞巴。

大年看着水花的小手在粗大的雞巴上套弄着,不由得慾火又起。「你還沒夠哇。看你醋成啥樣了,我不就是跟那老東西肏過幾次嗎,要是我天天跟男人有事,我下邊還不讓你肏爛了。」水花拍打着大年的雞巴説。

「花兒,剛才我沒跟你説完。真的,我一尋思你被別的男人肏吧,雞巴就硬的受不了,好想一邊肏你,一邊聽你講挨肏的事兒。」大年終於把話講給老婆了,不由得長長的舒了口氣。

「那好我就天天找個漢子肏我,行不。」説完水花咯咯的笑出聲來。

「你真去找?!」「你不怕帶綠帽子?」「不怕,花兒我正想跟你商量個事兒。」「啥事兒,説吧。」「我覺着我們該出去靠自己了。」「啥?去作包工頭,你有能力和本錢嗎。」水花語帶嘲笑的問。「不是,我是説你應該出去賣……賣屄……」大年説完猛的抽了口煙,眼睛直盯着老婆水花。

「啥?啥?再説一次?!」水花手中的毛巾一下子掉在了牀上。

「是出去賣,我已經想過了,象我們現在這樣有一天沒一天的,哪年是個頭哇。再説你不賣還少了那些男人白肏你呀,我告訴你吧,咱車間的豬子現在都開上了出租了,一個月能掙兩千多,你知道他買車的錢那裏來的?」「哪來的?哪可要十幾萬哪。」水花睜大了眼睛問。「一年前他老婆棗花就出去賣了,給他掙下了出租車的頭款四萬多,現在豬子白天開車,晚上接送老婆出去做,倆口子一個月少説能掙五,六千哪。豬子跟我説頂多再過三年,他們就把車全拿下來了,以後老婆就不做了,光靠出租就夠活了。」大年一口氣都説完了。

「以前我就知道棗花出去賣,以為她是瞞着丈夫的。那豬子就放的下,豬子可是個不錯的男人。當初我們一塊進廠時,多少姑娘看上了他,棗花也挺要強的,咳,現在啥都變了。」水花若有所思的説着。

「花兒,別咳,咳的啦,這時候還還管那些,反正讓別人白肏是雞,出去賣也是雞。只要小心注意點兒。用不了幾年我們也會過上舒服日子的,現在下崗的窮人太多了,咱們家一沒有當官的,二是沒有本錢的窮人,再不趕緊抓倆錢,那幹這行的更多了。你現在28,結婚有孩子,跟18的沒法比,再過幾年就更掙不上幾個錢了。」大年這番話似乎在開導老婆,又好像説給自己聽的。「我看棗花那個,心裏也咯蹬一下,這事兒咋説也不好聽啊。再説,你家要是知道了還不打死我呀。」水花説到着用眼角瞟了下丈夫,又低下頭去:「可現在爸有慢性病,孩子又小,我被那老東西白肏後,偷偷地哭過好幾次,也不敢聲張。我這心裏能好受嗎。」沒説完眼圈又紅了起來。

「花兒,就照我説的辦吧,現在咱家辦事兒不方便,明天我去老劉頭兒那,他開小賣點的,聯繫人挺廣,跟我也過得去,咱先在他那,給他點錢不就行了。」

「去他那我有點不放心,聽説他小時候在窯子裏長大的,後來跟個妓女過,一輩子沒孩子。」

其實水花心裏也覺着老劉頭兒挺好的。老劉頭兒六十多歲,長得人高馬大,白白淨淨的,又會跟女人説話。水花每次去那買東西他都少收點錢,也跟水花套近唿,水花表面上不理不睬只是怕丈夫大年。今天聽丈夫主動説要找他,心裏一熱,可嘴上卻説出另一番話來。「我看他挺合適的,在窯子呆過,這不是現成的經驗嗎,我不在時他也好照顧照顧你。」「你不怕他在牀上照顧我啊。」水花紅着臉調皮的説。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但也不能讓老傢伙白肏了,記住,拿不到錢,也要拿回家點東西來。」大年眼睛紅紅的對老婆説。

第二天一早,大年去了老劉頭兒那了。老劉頭兒一聽是那事兒,心裏樂開了花,立馬就答應了。但還是對大年説:「大侄子,有句話你大爺可説在前面,你知道有時候你不在,就我和你媳婦倆,我倆真要是有啥事你要看開點兒,行不。」

「大爺,你的意思我懂,只要你對我們好,我沒話説,水花那裏怎麼弄是你老的本事,我總不能手把手幫你吧。」大年痛快的答應着。

「行,有你這話,大爺我就放心了,今兒晚你就讓水花來。我保證讓她滿意。

第一次錢我不但要給,還要再給她添點兒。「老劉頭兒紅光滿面的説。」

大爺,你是説就你一個人跟水花?「大年臉紅一陣白一陣的問道。

「哪能啊,大爺一定給水花找個不錯的。雖然不是開苞吧,但這第一次總得留個好印象啊,是不。就這麼定了,晚上七點來吧。」大年回到家把飯做好後,給水花的工地打了個電話,讓她馬上辭工回家。

沒等水花那邊的反應,就掛上了電話,不一會水花回到家裏。大年便一五一十地對她講了跟老劉頭兒定的事。水花聽完後臉羞得紅紅的説「我不去。」大年一聽她這麼説,猴急地對老婆叫了起來「什麼,都説好了,那邊人也找好了,你不去這不是讓我裏外不是人嗎!」水花噗吃笑了起來「看你那德行,我能讓你丟臉嗎,我是説不想一個人去,要你陪我去,第一次讓我一個人去人家心裏怕怕的。」

大年一聽到這,抱住老婆親了一大口:「好,好,你先去洗個澡,再帶上那二百塊錢買幾件喜歡的衣服和香水,好好打扮打扮。」夫妻兩吃過晚飯,大年把孩子送到他二姐那,求她照顧一晚。再回到家,領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婆水花去了老劉頭兒的小賣店,開始了他們計劃好的「新」生涯。

一個多月過去了。水花在老劉頭兒的幫助下,給家裏掙了將近三千塊錢。當然她也讓老劉頭兒肏了幾次。每次回到家中,大年一邊往她陰道裏送着雞巴,一邊聽她講着如何同那些男人主要是老頭兒們辦事兒的經過。

水花也很開心,回到家吃着做好的飯菜,再跟丈夫痛痛快快的上牀取樂,以儞補老頭兒給她的不足。唯有她跟老劉頭兒的事她講的不多。她怕丈夫心生嫉妒。

其他男人不是熟人,大年不放在心上,但她跟老劉頭兒時間一長,她知道丈夫一定受不了。有幾次丈夫問她跟老劉頭兒辦事爽不爽,她作出嘲笑的樣子説到:「那老東西不行了,表面上看挺不錯的可也是草包一個。」她這樣對大年説,丈夫以後也就不多問了,可實際上老劉頭兒是最令她開心的一個騷老頭兒了。雞巴又大又粗,最主要的還是特別會肏屄,別看他年紀大,可每次都肏的她花枝亂顫,欲罷不能的,回到家裏也不想讓丈夫肏了。

這天水花來到了小食店,只見老劉頭兒一個人,便問道:「大爺怎麼就你自己呀,那人啥時來?」老劉頭兒看着混身上下香噴噴的水花,雞巴便立了起來。

連忙把店門裏外都鎖上拉着水花進到裏屋,親着水花紅豔豔的小嘴,把那厚厚軟軟的大手伸進水花的褲子裏,捏着水花的小屄。

沒過多久水花的騷水流了老劉頭兒一手,老劉頭兒把手拿出來讓水花舔,水花紅着臉一邊躲着,一邊伸出小手去擼着老劉頭兒的雞巴,老劉頭兒便當着水花的面把手指一根根舔淨,邊揉着水花的發硬的奶頭邊問水花「小寶貝兒,想大爺不?」「嗯,想。」水花嗲嗲地應着。不只為什麼,水花一看到老劉頭兒那白白淨淨的笑模樣兒,心裏就跳的慌想的很,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他懷裏鑽。這老劉頭兒是風月中的行家裏手,從小長在窯子,女人心上要什麼,啥時要他一清二楚。

他見水花那騷騷的樣子,便把她抱在懷裏,解開乳罩吃着奶子説「水花兒,大爺一晃有十幾天沒和你肏屄了吧,一想到那些老頭兒在你屄裏進進出出,我心裏就着急呀,大爺今天要好好再肏肏你。」「行嗎,大爺?那人來了咋辦呀?」

水花也巴不得跟老劉頭兒好好舒服舒服。

「沒事兒,我的小寶貝,那人要等我的電話才來呢,來親親大爺的雞巴。」

説完掏出了硬梆梆的黑粗雞巴。水花張開小嘴含住了雞巴便吸了起來,老劉頭兒被吸得直打哆唆:「哎……哎小騷屄,大爺沒白教你,吸得好,吸的好。來來…

…把小屁股調過來,讓大爺也吃吃這小騷逼。「水花乖乖地把個肥屁股湊到他的臉上,老劉頭兒用手分開兩片肥肥的陰唇,嘴貼了上去對着水花的騷屄連吸帶舔。

水花立刻就哼哼了起來。水花吐出口裏的雞巴顫聲説道:「大爺,我受不了了,你快肏吧。」老劉頭兒便把水花橫放在牀邊上,分開水花的兩條白腿。

只見水花紅紅白白的淫屄一張一合,騷水順着屄縫花花地流了下來,老劉頭兒忍不住又湊上去舔了起來。

「啊……啊……大爺,我要……我要……」水花被老劉頭兒折磨的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

「你要什麼呀,小水花?」老劉頭兒抬起頭來,色迷迷的故意問着。水花紅着臉,閉着雙眼喘着大氣沒吭聲。老劉頭兒見狀把雞巴放在水花的騷逼縫上來回摩擦着。弄得水花搖着屁股隨着雞巴上下翻飛着。

「説呀……小騷貨。你要什麼呀?」老劉頭兒追問道。

「雞巴,大雞巴。」水花這才從鼻孔裏哼了出來。

「要大雞巴啥?」「你知道了還問人家啥。」水花用手蓋着臊的紅紅的臉説。

「告訴大爺,啊,水花兒,不然大爺就真不給你呀。」老劉頭仍不依不饒地挑逗着水花。

「要大爺的雞巴肏我的小屄……哎呀……呀……臊死了,你個壞大爺。」水花撒着嬌嗲聲嗲氣的回答着。老劉頭兒聽到這就像一頭紅了眼的老牤牛,挺起黑黑粗粗的雞巴插了下去。

「哎呀……你輕點呀,大爺。」水花象徵性的用手檔了下大雞巴。身子屁股也跟着扭動了起來。看着水花那欲拒還迎的媚樣,老劉頭兒撅起屁股大力地了起來。水花兩條腿分的大的,盡力吸納着大雞巴。兩個大白奶子上下左右亂顫着。

粉臉含春,嬌喘噓虛。

「小騷屄,大爺壞嗎?」「壞,,,大爺就是壞嘛……呀……呀……」「大爺哪兒壞,,,壞,,,啊?」「哪兒都壞。」「哪兒最壞……啊……水花兒。」

「嗯……嗯……」水花輕搖着頭呻吟着不肯説。

老劉頭兒屁股隨即加重了力度,直得水花張着小嘴氣都喘不上來了。

「説……大爺哪最壞……」「雞巴!……大爺雞巴最壞了!」「大雞巴咋壞了?」老劉頭兒下邊肏着,上邊親着水花,迫使她睜開眼睛看着他。水花雙手護着眼睛,下邊的陰道用力地夾了夾雞巴説:「壞大爺,壞大爺用臊雞巴肏我。」

説完便不顧一切的挺動着屁股。「啊……哎呀……好大爺……快……快……

我要來了呀。「老劉頭兒這時候想忍都忍不住了,在水花陰道的夾擠下把蹩了十幾天的濃精射進了水花的騷屄中」好你個小騷貨,大爺實在受不了了,我非死在你屄裏才行啊。「老劉頭兒一邊射着,一邊狠狠地親着水花。水花的兩枝胳膊緊緊抱住老劉頭兒,大口喘着氣下邊陰道突突的收縮着,大股陰精噴了出來。

過了好一會。倆人才恢復過來。老劉頭兒摟着水花問:「寶貝兒,好不?」

「好……好。」水花捂着發燙的臉仍然喘息着説。

「哪好,再跟大爺説説?」老劉頭兒摸着水花的奶子問道。

「大爺,你又來了,求求你,人家不説好嗎。」水花用胖胖的小手捏着老劉頭兒的屁股哀求着,老劉頭兒看着水花那羞嗒嗒的模樣,忍不住又用手捏了捏水花的小屄,起身拿了快毛巾給水花:「來水花兒,先擦擦,我再弄點水來給你洗洗」老劉頭兒不愧在妓院裏過,伺候牀上的女人相當周全。水花懶懶地接過來,把屄邊和屁股上擦了擦,又趟在牀上,這時候老劉頭端來一盆温水,對水花説:「你就別起來了,大爺幫你洗吧。」水花分開了大腿,老劉頭仔細替水花洗着,洗完後,老劉頭從柜子裏拿出條新棉被,對水花説:「把這鋪到你下面,這是我新買的,這牀太硬,你在下面挨着一定受不了。」水花抬起身子讓老劉頭把被子鋪好對他説「大爺你真好,我好愛你。」老劉頭親着水花説:「大爺也愛你呀,你放心在我這,大爺會讓你哪都舒服的。」説完用手捏着水花的奶頭。

「嗯……大爺……壞……啊……啊……」水花忍不住又叫了起來。

「時候不早了,你先休息一下,我打完電話,估計那人很快就到了。」水花起來剛穿好衣服。老劉頭又進來,手裏拿着一瓶飲料:「來,寶貝兒,這是剛進的新產品,好喝極了。」水花接過飲料,眼裏充滿着感激。

「小花兒,我走了,一會兒帶那人來,你好好等着啊。」老劉頭邊走邊説着。

「大爺你去吧,我等着。」水花答應着。

老劉頭走到門口又返了回來抱住水花親着道:「大爺我還是捨不得我這小寶貝兒呀。」水花用手摸着那又硬起來的雞巴説:「大爺,快去吧。我們有空再肏好嗎?」老劉頭這才又親了親水花出了門。

大年看着老婆出了家門,想着老婆又要被別的男人肏了,下面的雞巴也硬了起來。總想着哪天親自看看或者聽聽老婆跟別人做愛的事。他幾次跟老劉頭暗示,可老劉頭就不給他機會讓他待在小店裏。大年心裏恨恨的想:「你老頭子是不是也好這口兒。」等哪天我有了條件一定非自己找房子,到那時,想看想聽還不是隋我的便。這時候聽見有人在敲門,大年一看是老劉頭站在門外。

「大爺你咋來了,水花呢?」「我出去辦事,水花在我那,那人到了,你快去我那,我不放出心水花跟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單獨呆着,我過不多久就回去,這是鑰匙。快去吧。」老劉頭説完,也沒進屋掉頭就走了。

大年這個樂哇,心想機會來了,他簡單收拾了下家鎖上門一路小跑的到了小店,開了門先進了前面鋪子。只見滿屋子都是吃喝的鮮貨品。心想老劉頭的擔心不是沒道理,這要是扛幾大包,也值不少錢,過了中間的一個小廚房,前面就是裏屋睡覺的地方了。

房門緊閉着,只能看到門縫中微弱的燈光,大年貼上去什麼也聽不到,這可把他急壞了。有了,大年發現門底部的靠地面的縫隙比較大,光亮也多。於是不顧地上是否乾淨,便趴在地上,耳朵貼近門縫,這時裏面的聲音他便能聽清楚一些了,雖然有時侯牀上的倆人有些耳語,但大年還是能分辨出大致的內容。

「我把燈關了,好嗎?」不用説這是他老婆的聲音。女人的聲音細,聽的比較清楚,也好辨別。那男人對水花悄悄説了些什麼,只聽水花嬌笑着:「看了這些年還沒看夠哇。」男人不知又説了句什麼,又聽水花拍打着男人的後背撒着嬌説:「不嗎,人家就不許你看嘛。」之後大年聽到男人嘿嘿的笑聲,和隨之而來的『啪啪』的親嘴聲。

「啊……啊……我又受不了啦。」這是水花在喘着氣呻吟着説。

「還……還要嗎……花兒?」大年這次聽見了男人的低低的聲音。

直覺告訴大年,老婆同這個人非常熟,不過老劉頭説是新來的呀?而且也是個老頭,那就是説我們可能不認識的。可這個老頭我老婆怎麼這麼熟呢?大年正在思沉着,突然一陣肉碰肉的闢啪聲大斷了他。大年的雞巴頓時就硬了起來,他知道這是屋裏的男女正在肏屄了。

大年隨即耳朵貼得更近了。大年聽到從牀上傳來的『嘎嘎』聲,還有男女漸漸升高了的呻吟和喘息聲,大年隱約地聽到男人對水花問道:「我雞巴硬不硬?」

「啊……你説啥?……啊,硬……好硬。」「大年硬不硬?」「也硬……可你都六十多了呀……咋還這樣?!」「我天天練功。」「啥功」「屄功。」男人説完嘿嘿笑了。

「啥功?還沒聽過有這功呢,啊……捅死我了……」「我練了二十幾年了,咋練,就是天天在雞巴上掛把鎖,來回運動。」「真的呀,怪不得呢,啊……是……捅死我了……啊。」之後大年這次聽到了震耳欲聾的『啪啪』聲和喘氣聲。

「寶貝兒,沒聽過吧。」男人得意地對水花説,之後大年又聽不清他在講什麼,因為牀上的倆男女好像在嘴對着嘴説話。

「哎呀……你真壞死了。我咋一點都不知道呢,我?知道嗎?」大年突然聽到水花用似乎從男人嘴裏爭脱出來的語氣説着。男人忽高忽低對水花講着什麼,最後大年聽到了:「今天真沒想到把我的雞巴給你肏進去了,哎……哎……好閨女,可舒服死我了,快……再好好接着啊,,,啊……」大年聽到這,頭轟地大了起來。『好閨女』這一定是水花她爸呀,今天他怎麼到這來了呢?而且又怎麼和他女兒肏上了呢?大年剛想到這,就聽見老婆浪浪地叫着:「啊……爸……爸呀……我不行了……」便無聲息了。

大年這時候覺得雞巴跳了幾跳,眼前一花,一股濃精射在了地上。黑暗中大年急忙穿好褲子,這時就聽外面老劉頭在叫門,大年開開門便對老劉頭説:「大爺你回來了,我馬上就走。」老劉頭急忙叫住大年説:「這麼晚了,你還是等等水花吧。」説完就先進了裏屋,裏屋牀上的倆人剛起來。水花正用毛巾擦着屁股,見老劉頭進來,臉還是紅紅的不好意思。老劉頭對水花説:「大年在外面等你呢。」

水花一聽到老劉頭説大年在外面。便慌張地看了牀上的老頭一眼説:「劉大爺你先讓這位大爺洗吧,我馬上和大年回家。」「不用急,等這位大爺走後,你們再走,反正大年已經來了。」「不,不,我還是先走吧。再説孩子和我公公在家我也惦記着,讓我走行不?」水花抬起那雙媚眼,似乎哀求着老劉頭。老劉頭從水花的眼神裏好像覺察到什麼,便揮了揮手説:「那好那好。」便又出去了。

不一會,水花也邊繫着褲腰帶邊走了出來……

水花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