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小説】荒島公媳實驗(12-13)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十二章

那一晚林冉被尼莫吸吮了好久,她的弟弟雖然昏迷了,但是持久度很好,或許由於昏迷的人生裏感覺比較低,尼莫足足在她弟弟的身上起伏大約一個多小時,才讓她的弟弟射出來。

而這個時間裏,林冉不得不「陪伴」

着尼莫,被尼莫吸了一次又一次,在這個過程中,林冉射精了,就被尼莫吃下去,疲軟了繼續被朼莫口,口硬了繼續。

等整個過程完成,尼莫的弟弟射了一次,而林冉足足射弓三次,等那兩個男人隨從把林冉放到地板上,只腳重新站立的林冉已經站不起來了,差一點精盡人亡。

林冉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後,就癱軟在牀上休息着,恢復着自己的體力,而他的兩個睾丸也開始重新產生已經乾枯的精液,接下來幾天,出奇的是,尼莫竟然沒有找他,林冉也難得過了幾天安穩的日子,每天吃飯,睡覺,還可以看一些書籍,但是心中無時無刻擔心着自己的父親和孟雪,尼莫很變態,他真的害怕見到尼莫這個實驗成功的那一刻。

過了大約一個星期的安穩日子後,林冉再次被尼莫的黑人隨從帶到了尼莫身邊,説實話,剛開始林冉還是比較享受這種安穩的日子,只是日子久了,林冉就有些坐不住了,心裏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荒島上的情況。

「好久沒有見了,林先生,有沒有十分的想念我啊?」

一見到林冉,尼莫就拿着紅酒杯敬了一下林冉,顯得十分高興一般。

林冉沒有回覆任何話語,只是安靜的站在尼莫的面前,仿佛和那些黑人隨從一樣,顯得十分的麻木。

「別板着臉嘛,再怎麼説咱倆也有親密過的人,對嗎?坐這……」

尼莫指了指自己前面的沙發,之後給林冉也倒了一杯紅酒。

聞着這熟悉的紅酒,林冉已經好久沒有喝酒了,林冉其實也是愛酒之人,所以迫不及待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酒很香,有一股特別的腥味,但是與酒的整體味道確實很搭配,讓人喝了之後有一股特殊的風情。

「好喝嗎?你要知道,你喝的這種紅酒可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是咱們基地的獨門秘方,你是第二個喝這種紅酒的人,連我父母和弟弟都沒有品嘗過呢……。。」

尼莫拿起紅酒杯,把杯裏的紅酒一飲而盡,抿了抿自己的嘴。

「唔……」

聽到了尼莫的這番話,已經喝了半杯的林冉突然感覺到很反胃,不為別的,想到沒尼莫特殊的癖好,愛吃人的精液,那麼愛喝的紅酒是不是也很特殊?難道是人血釀造的?「

哇哦……千萬不要吐出來哦,那樣我會十分心疼的,這種紅酒的製作量很少很少,而且只有每個月特定的時間才能喝到,而且只能喝到幾天,所以十分的珍貴哦……「

尼莫看到林冉反胃,有些着急。

「咕……」

看到尼莫那着急的樣子,林冉強忍着內心的反感把嘴裏的紅酒全部吞了下去,之後唿唿大口喘氣,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吐出來了,説不定會遭受什麼樣的懲罰。

「嗯,這才乖,看來你應該猜出來了吧?這紅酒很補的喔,是我研製的特殊配方,主料除了葡萄之外呢,就是我每個月的經血了,一個月才來一次耶,而且每次流的經血量很少,所以製作的紅酒也少了……」

尼莫臉上帶着遺憾和意猶未盡的説道,説的同時還抿了抿自己的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嘔……」

林冉終於忍受不住了,他不受控制的開始嘔吐起來。

他猜到或許是用人血釀製的,但是沒有想到尼莫是用自己的月經血釀製的,自己用自己的經血釀製的,而且自己品嘗,這種事情虧尼莫幹得出來,林冉在心中對於尼莫的恐懼和認識不由得更深了一份。

「堵住他的嘴……」

尼莫一聲另外,幾個黑人隨從來到林冉身邊,之後用膠帶把林冉的嘴巴沾得嚴嚴實,林冉這個時候,那些嘔吐物差點從鼻孔噴出,那麼他就會窒息而死,所以林冉在臨死的壓迫下,強迫自己把嘴裏的東西又吞了回去。

「嗯……很好……」

看到林冉終於吞了回去,尼莫滿意的點了點頭。

「呋呋呋呋呋……」

林冉嘴被封住,他用鼻孔喘着粗氣,此時他全身已經發冷汗濕透了,雖然前段時間已經麻木了,但是今天他不得不對尼莫有了新的認識。

「今天叫你來呢,只是讓你看一個畫面,因為我終於找到推進實驗進程的方法了。」

尼莫一邊説着,一邊打開了小島上所有的監控畫面。

小島上的一切情況已經顯示在大銀幕上,再次看到心愛的妻子,林冉不由得眼中含淚,只是他此時嘴巴被膠帶封住,根本無法説出話來,他想對着大螢幕大喊,雖然他知道畫面中的妻子根本聽不到。

夢雪此時照例坐在海邊的礁石上,即使素顏也十分美麗的她,此時目視遠方不斷尋找着什麼。

此時的夢雪消瘦了許多,因為整日風吹日曬,她的皮膚黑了一些,但是卻多出了一絲野性之美。

而此時的父親,在離夢雪不遠的地方加固兩個庇護所,火堆上放着烤魚,父親認真的加固庇護所,偶爾眼睛會望向礁石上的夢雪,他的眼中帶着一絲愁容,但是他強忍着,他是這個小島上唯一的男人,也是夢雪目前唯一的依靠,他不能倒下,必須在夢雪面前強壯鎮定和樂觀,以便於給予兩人以生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氣。

「夢雪,吃東西了……」

父親弄好庇護後,烤魚也差不多烤好了,他來到夢雪的身邊説道。

「好的……」

聽到父親的聲音後,夢雪才轉過腦袋。

她最後望了一眼大海,就準備跳下礁石,只是她望了一眼大海後,就再也挪不開眼睛,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海面,似乎以為自己看錯了,她用手使勁揉了揉眼睛。

「爸,你看那是什麼?」

夢雪突然激動的指着前方,父親聽到夢雪的話後,趕緊也爬上了礁石,此時的父親不知道什麼時候穿着一個草裙,他裏面只穿了一個四角褲,只是四角褲已經磨損磨爛的不像個樣子,勘勘能遮住自己的私密部位,大部分靠着草裙遮掩着。

在他上礁石的時候,還是能夠看到一絲男性器官顯露出來的一抺「春色」。

「好像是一個人,你等着,我去找個杆子來……」

父親看清楚後,就趕緊跳下了礁石,之後去庇護所邊上拿了一根杆子,那個杆子的頂部有一個鈎子,那是在飛機上收集的零件加工來的,父親重新來到海邊,之後慢慢的向海裏遊去。

父親原本不會遊泳,但是在小島上生活的這段時間,他還是學會了,只是學得不夠熟練而已,所以他不敢進入大海太深遠,他浮着身體鈎住那個人,之後慢慢的往海邊拉,等快要到岸邊的時候,夢雪也走上去幫忙。

「林冉……林冉……是林冉……」

當夢雪看到撈上的這個人後,她的身體劇烈抖動了一下,之後她顫抖的身體拿起那個人的手臂,又看了他的衣服,之後大聲喊叫了起來,之後大聲的哭泣了起來。

而父親則在一邊猶如傻眼了一般,此時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情緒來演繹現在的自己。

林冉也看到了撈上來的那個人,那是一具已經被海水浸泡的發福腐爛的屍體,面容和體形已經無法分辨。

但是那具屍體上卻穿着林冉的衣服,手腕上還戴着夢雪送給他的手錶,發福粗壯的手指上還帶着和夢雪兩人結婚時候交換的鑽戒。

同時,那具屍體的手臂上紋着和林冉一模一樣的小紋身。

「鳴鳴鳴鳴……」

看到這一幕,林冉立刻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怪不得尼莫説,如果讓父親和夢雪知道自己已經死了,那麼實驗就會最大的可能成功,林冉還害怕尼莫會殺他,把他的屍體扔到小島上,結果現在一切明了,尼莫根本沒有打算殺林冉,而且弄了一個和林冉身形差不多的屍體,還穿着林冉的衣服和其他的一些特徵。

「呵呵,林先生,我是不是很聰明?在決定讓他們認為你已經死了的時候,我就找了一個和你身形差不多的隨從,把他殺了之後浸泡海水裏,造成了淹死而且死了得很久的假像,同時也把你全部的身體特徵摸了一遍,製造的了一切,怎麼樣?是不是很滿意?咯咯……」

尼莫一邊解釋道,一邊捂嘴笑了起來。

看着夢雪兒和父親那悲痛欲絕的樣子,聽着夢雪那撕心裂肺的哭聲,林冉被摀着嘴,之後鳴鳴鳴的發出悶聲,他的身體被黑人隨從按住,根本無法動??彈,他對着螢幕使勁的搖頭,急得流淚流汗,他想告訴父親和夢雪,那個人是假的,只是父親和孟雪根本看不到林冉在螢幕跟前搖頭的一幕……

第十三章

林冉在密室裏和畫面中的父親夢雪、一起哭着,只是林冉除了哭泣沒有任何的動作,因為他被黑人隨從緊緊的按在地上,他也發不出哭聲,因為她的嘴被膠帶貼的死死的,他只能看着螢幕中的父親還有心愛的妻子哭成了淚人。

夢雪哭得最厲害,她不顧屍體的腐爛和惡臭,抱着屍體號啕大哭,撕心裂肺。

而父親也老淚縱橫,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仿佛心臟病會隨時發作一樣。

林冉看着傷心欲絕的父親和妻子,心都已經碎了。

到了最後,心靈較為脆弱的夢雪哭暈了過去,原本就傷心無比的父親不得不壓住心中的悲痛給夢雪施救。

自己的兒子已經死了,如果夢雪在沒有了,在這座小島上父親真的就成了孤家寡人。

父親趕緊給夢雪掐人中穴,但是掐了半天夢雪也沒有反應,最後不得已的父親沒有任何的考慮就趴在夢雪上方,用嘴吻住夢雪的嘴巴使勁往夢雪的嘴裏吹氣,同時雙手按住夢雪豐滿的胸部壓着。

夢雪現在沒事在家的時候,教過林冉和父親這種心肺復甦的急救措施,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派上了用場。

父親用了兩次心肺復甦後,夢雪終於清醒了過來,她感覺到了父親在給用心肺復甦,但是她沒有什麼介懷,應該説她是沒有心情去介懷這種事情。

看到夢雪終於醒了,父親鬆了一口氣,夢雪醒了之後就再次看着屍體哭了起來,而父親只能在一旁哭泣和搖頭,兩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兩人就這麼默默坐了兩個小時,哭了兩個小時。

「你老婆和父親對你真的情深意重啊……」

尼莫一邊看着監控畫面,一邊説道,眼中帶着一絲感動,只是不知道這種感動是不是裝出來的,林冉知道尼莫的鐵石心腸。

「光這麼等好無聊啊,咱們還是做點別的事情解悶吧……」

尼莫一邊説着,一邊來到林冉的身邊,她讓隨從把已經安靜如死人一般的林冉翻了一個身,讓林冉躺在地板上,林冉的眼睛一直緊緊的盯着螢幕,和螢幕裏的父親、妻子一起流着眼淚。

父親和夢雪正在接受林冉已經死去的現實,而林冉也在接受着父親和妻子認為自己已經死了現實。

尼莫手解開了林冉的褲子拉煉,露出了林冉軟塌塌的陰莖,尼莫看着林冉絕望的樣子,眼中掩飾不住的興奮。

她沒有嫌棄林冉的陰莖髒,之後彎腰蹶起豐滿的屁股,嘴巴快速叨住林冉的陰莖,開始津津有味的汲吮了起來。

「滋滋滋……」

尼莫吸吮的很用力,仿佛是飢餓了很久一般。

林冉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知覺,猶如活死人一般任由尼莫折騰和索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視頻中的夢雪和父親慢慢收住了哭泣,他們必須接受這個現實,兩人期盼已久的人終於出現了,但是卻已經死了。

「我們把他弄到岸上去吧……」

父親此時的聲音已經沙啞,他沒有嫌棄屍體的腐臭,直接用盡所有的力氣,把泡已經浮腫的屍體抱了起來,之後向着岸上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去,此時的夢雪已經忘記了幫忙,死寂的跟在父親的背後,一點一點的回到自己的庇護所附近。

「我去把他埋了,你等我一會……」

本來已經把屍體抱到庇護所附近,但是父親看了一眼屍體的腐爛程度,不得不和夢雪説道,準備把屍體埋掉。

「不,不要埋,讓我多陪陪他……」

只是夢雪的聲音已經變了,仿佛沒有任何的生氣和色彩一般,她搖頭帶着堅決説道。

父親最後嘆了一口氣,把屍體放在庇護所附近,儘量讓屍體遠離庇護所遠一些,畢竟屍體的味道太大了。

夢雪跟着父親來到稍微離庇護所遠一點的地方,之後看着父親把屍體放下。

父親放下屍體後就走到了庇護所,之後在庇護所門口坐了下來,他此時還需要時間慢慢平復自己。

而夢雪直接在屍體旁邊坐了下來,就那麼呆呆的看着那具腐敗不成人形的屍體。

父親偶爾看看大海,偶爾看看夢雪和屍體所在的方向,不由的再次流下了老淚,他雖然一直堅強的挺着,但是背對夢雪的時候,他此時也快要垮了。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的過着,而另一邊,尼莫口交了很久很久,林冉別説射精了,甚至都沒有勃起。

此時林冉傷心欲絕到了極限,哪還有心情享受這一切,身體的機能都暫時停息了。

「真掃興……」

以尼莫的功力,給林冉口交了半個小時,最後發覺林冉也沒有勃起,尼莫最後也不得不放棄了,只是看着林冉的表情,她也就瞭然了,屍莫沒有在刺激林冉,她知道什麼時候都該有一個限度。

只是此時的尼莫的情慾上來了,林冉不行,還有別人。

尼莫一個手勢後,一個黑人隨從就來到尼莫的身後,之後跪到尼莫的屁股後,尼莫自己用手拉開了自己胯部的拉煉,肥碩的陰唇和濃密的陰毛就顯露了出來。

此時尼莫的蜜穴早已經濕潤無比了,那個黑人隨從種即掏出的自己碩大無比的大黑陰莖,用一隻手扶住陰莖,另一隻手扶住尼莫的細腰,龜頭抵在了尼莫的陰唇上。

「噗呲……」

「哦……」

隨着尼莫的一聲嬌吟,黑人隨從野蠻的一動熊腰,碩大的陰莖一下子就盡根沒入,那根陰莖的尺寸快要趕上尼莫的小臂粗細了,尼莫的陰道能夠承受這麼大的陰莖,根本是無法想像的。

「啪啪啪……」

黑人隨從插入後,木然的開始前後搖動自己的胯部,跪在尼莫背後使勁的日着尼莫。

「啊啊啊……」

尼莫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舒爽,放開喉嚨大聲的呻吟起來。

整個基地被肉體的撞擊聲和尼莫的大聲呻吟所充滿。

林冉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因為迷失的聲音太大,已經讓他聽不到監控中的聲音了,不過也無所謂,因為監控中的父親和夢雪都各自安靜的坐着,夢雪貌似在回憶着一切,父親等了一會後,就開始準備了晚上的食物,不管怎麼説,日子還得繼續,夢雪挺不住,他作為島上唯一的男人,他要挺住,只要兩人的性命要靠父親一個人來救。

「啪啪啪……」

「啊啊啊……」

尼莫和黑人隨從繼續瘋狂的交媾着,這個黑人隨從連續不間斷的幹了尼莫四十多分鐘後,終於把精液身射進了尼莫的陰道後,尼莫的陰道像噴泉一樣湧出了大量的精液。

但是還沒有滿足的尼莫根本沒有停止的打算,她又用了一個手勢,另一個黑人隨從跪在尼莫背後,拉開自己的拉煉,露出不亞於剛剛那個黑人的陰莖,之後借着尼莫陰道裏精液的潤滑,盡根沒入到尼莫的體內。

本來消停了一會的林冉,不得不再次承受監控中畫面和密室中尼莫的雙重刺激……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荒岛公媳实验(12-13)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