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小説 偷情】盤龍歪傳16

卷一16章

「砰」的一下,房門被推開

「不好了,大夫人,大公他,他,他死了……」一個侍女驚慌的推開房間,驚叫道

「什麼?」詹尼被侍女吵醒,還有些迷煳,又突然清醒過來,驚唿道。坐在一旁的艾琳也是驚訝不已

詹尼也顧不上穿鞋子,光着腳與艾琳一起朝基恩的房間跑了過去

「嗚嗚……」公爵夫人羅琳正癱坐在地上,面色悽苦,無助的哭泣着詹尼也顧不上羅琳,連忙跑到牀邊朝基恩看了過去,基恩的表情還是和早上一樣,面部緊繃着,皺着眉頭,一幅苦大仇深的模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別只顧着哭,快説啊——」詹尼此時也顧不得風度,搖着羅琳的雙肩厲聲問道

「姐姐——」羅琳悽慘的大喊一聲,一把投入詹尼懷裏,大哭不止

「怎麼回事?當然是老子這個姦夫怕你弟弟醒來後報復老子的女人,就送他歸西了。」張重恰好這時候走了進來,心中得意,卻面露悲容,走近後拍了拍羅琳的後背,柔聲道,「夫人,公爵大人早上雖昏迷不醒,性命卻是無礙,怎麼突然就……」

羅琳感覺到張重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在她後背上吃着豆腐,躲在詹尼懷裏的俏臉紅了紅,泣聲道:「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那詹尼雖然看見了,但以為張重只是在安慰羅琳,況她心中煩躁,也不以為意,但站在一旁沒説話的艾琳可是看見過他倆苟且的,卻是瞧了個一清二楚「哼,這個騷女人臉紅什麼,這個時候還不忘勾引男人,別以為本小姐沒看見,你剛才嘴角還輕微的笑了一笑呢。」艾琳氣鼓鼓的嘟了嘟嘴

「咦?笑?她這個時候笑什麼?莫非是這個騷女人想和壞蛋雙宿雙飛,所以謀害親夫?一定是這樣,好哇,本小姐總算是抓到你的把柄了,騷貨……」艾琳想到此處,趕緊把臉扭到一邊,生怕自己不小心笑了出來被人看見

羅琳不知道真相已經被艾琳誤打誤撞的分析出來了,繼續表演道:「剛才給大人餵藥的時候,大人還好好的,可是喝了藥以後,沒過一會,就氣息全無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嗯?藥?藥碗在哪?」詹尼發現疑點,問道

羅琳一指房中間的桌子,道:「在那。」

詹尼走過去,拿起藥碗檢查了一下,用布包了起來,道:「這碗我先收着,呆會找人過來鑑定一下。」

羅琳點頭道:「大人一死,我現在是六神無主,但憑姐姐作主便是。」

「嘿嘿,還是老子聰明,那毒根本就沒放進碗裏,是讓羅琳那騷貨趁人不注意滴進那老東西嘴裏的,這會兒,恐怕是大羅神仙也查不出來了。」張重心中暗美

羅琳也不擔心,心中更加佩服情郎的料事如神,看向張重的眼神中帶上了一絲春意

「哼,證據確鑿了。」艾琳靜靜的看着這一幕,心中更加確定了

張重輕咳了兩聲,生怕羅琳的表情被詹尼看見,道:「大夫人,查找證據固然重要,但公爵大人的遺體就這麼放着也不是個事啊,您看……」

「哎……」詹尼嘆了口氣

日落時分

基恩的靈堂就設在公爵府的大廳中。此時過來弔唁的人羣絡繹不絕,楓葉城中大大小小貴族官員,無一不想通過這次機會看看能不能和這位背景深不可測的詹尼夫人拉上什麼關係

詹尼卻是一言不發,每次有弔唁的人走過來,她也只是點點頭,別人便識趣的告辭離開,也不敢得罪。廢話,就憑詹尼夫人的身份,衝他們點點頭,那已經是他們家祖墳上冒青煙了

待賓客散盡,一旁的羅琳對詹尼道:「姐姐,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這裏我來守着。」

「你今天都辛苦一天了,今晚還是我來守吧。」詹尼回絕道

羅琳卻道:「姐姐,今天來的只是小人物,到了明天,帝都的人肯定會來,恐怕就連皇帝陛下都會派人來呢,到時光靠妹妹肯定撐不住場面,還得姐姐來才行。姐姐還是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萬一失了禮數可就不好了。」

詹尼聽到羅琳説自己『失了禮數』,眉頭一皺,卻也沒有計較,只當她是心煩意亂,不小心説錯了話,搖了搖頭道:「基恩是我一手帶大的,直到他當上赤爾郡城城主我才離開,基恩性格謙和,對人寬容,怎麼會遭受這樣的苦難。妹妹不用再勸了,今晚就讓我守在這裏吧。」

「性格謙和?對人寬容?姐姐是眼睛瞎了吧。」羅琳心裏腹誹着,面上卻是點了點頭,同意了詹尼的話

「詹尼嬸嬸要守在這?如果詹尼嬸嬸守在這,那羅琳這個騷女人肯定要陪着她,那本小姐還怎麼要挾她離開那個壞蛋?不行,得想個辦法讓詹尼嬸嬸回去休息才行。」艾琳盤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小腦袋瓜子高速運轉着

夜慢慢的深了,詹尼和羅琳二女無礙,艾琳卻是打了好幾個呵欠

詹尼愛憐的看了她一眼,道:「艾琳,撐不住了就先回房睡吧,這裏有嬸嬸和羅琳阿姨守着就好。」

「那怎麼行,回去睡了還怎麼要挾那個騷女人。」艾琳心中盤算,嘴上卻道,「沒關係的,詹尼嬸嬸,基恩叔叔平時對人家那麼好,人家守一晚上也是應該的。」

詹尼一陣欣慰,又不忍艾琳就這麼一動不動的站在這,就想着找個事讓她動動,活動活動身子,便道:「嬸嬸有些口喝了,能幫嬸嬸拿杯水來嗎?」

「好呀,詹尼嬸嬸等一下。」艾琳早就忍不住了,聞言趕緊跑了出去詹尼的嘴角輕微上翹了一下,看向艾琳的眼神一片慈祥。艾琳在房間裏倒了杯水,又向前廳跑了過去,跑到一半,突然停了一下,心中一動:「對了,上次那壞蛋在本小姐身上下的藥他沒拿走,被本小姐收了起來。這種藥能讓人渾身無力,不能動彈,如果本小姐放到詹尼嬸嬸的水裏……」

「不行不行,詹尼嬸嬸對本小姐怎麼好,本小姐怎麼能下藥藥她呢……」

「反正本小姐也是為了詹尼嬸嬸好,讓她好好睡上一覺,明天帝都來的可都是大人物,搞砸了丟的可是公爵府的臉。詹尼嬸嬸那麼疼本小姐,了不起明天被她罵上一頓……」

打定注意,艾琳又一路小跑跑了回去,從身上取出一個小包,倒一些白色粉末到水杯裏,搖了搖,直至完全溶化,才又端着杯子跑了過去

其實艾琳有意忽略了一點,張重給她下的藥,除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作用外,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春藥的作用

「詹尼嬸嬸,水來了,快喝吧。」艾琳將水杯遞到詹尼身前

「多大的人了,做事還這麼風風火火的。」詹尼看着艾琳小臉通紅,以為是累的,教訓了一句,其實是做壞事緊張的

「詹尼嬸嬸,你不是口喝了嗎?快喝吧。」艾琳瞪着雙眼看着詹尼道如果換作其他人,詹尼早就緊覺起來了,只是艾琳如此表情的時候,詹尼也不以為意,以為是小孩子想得到大人褒獎的表情,便輕輕抿了一口

「多喝點嘛,詹尼嬸嬸。」艾琳又撒嬌道

詹尼沒辦法,只得又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大口,艾琳這才露出笑臉

不一會,詹尼感覺有些頭暈,伸出縴手扶了扶腦袋,突然倒了下去

艾琳眼急手快,趕緊扶住,其實她早就在等這一時刻了

一邊的羅琳嚇了一跳,還沒等她動作只聽得艾琳沒好氣的道:「還不過來把詹尼嬸嬸扶到房裏去。」

羅琳一愣,只聽艾琳語氣她便明白過來,小丫頭這是吃醋了,微微一笑也不説話,和艾琳一起扶着詹尼向裏間走去

二女畢竟力氣不大,便將詹尼扶到近一點的房間內休息,這間房正是羅琳平時午睡的卧房。羅琳想到上午還和張重在這間卧房內盤腸大戰,俏臉發紅,還好艾琳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只聽艾琳道:「詹尼嬸嬸,您別生氣,這藥沒什麼副作用的,只會讓人全身提不起力氣。您好好睡一覺,明天才能應付帝國的那些貴族呀。今晚就讓人家和羅琳那騷…羅琳阿姨一起守一晚上吧。」

羅琳聽出了艾琳可能想説『羅琳那騷貨』,但她並不生氣,自己確實是搶了人家的男人,雖説第一次自己是被強迫的

羅琳攤開牀上的被子蓋在詹尼身上,也不理會艾琳,自己走了出去

「哪能讓你一個人熘了。」艾琳眼尖,也顧不得還沒跟詹尼説完就跑了出去兩女來到大廳,艾琳板着小臉,昂着腦袋,就像一隻神氣活現的小孔雀羅琳暗笑一聲,道:「艾琳小姐,這裏有我守着就好了,要不你就陪着詹尼姐姐休息去吧。」

艾琳冷笑道:「哼,本小姐陪詹尼嬸嬸睡覺,那你陪誰睡覺去?」

「來了。」羅琳暗嘆,卻道,「那艾琳小姐希望我陪誰?」

「當然是……」艾琳脱口道,説到一半回過味來,暗恨道,「哼,自己做過的事自己知道。」

「哦?我做過什麼?」羅琳故意問道

「不要臉!」艾琳暗罵一聲,哼道,「哼,別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本小姐可什麼都知道了。」

羅琳假裝面色一暗,道:「那艾琳小姐想要怎麼樣?」

艾琳一看羅琳神色,無不得意起來,哼哼道:「簡單,只要你以後別再纏着歐西裏斯,本小姐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哦,原來艾琳小姐是吃醋了。」

「本小姐會吃他的醋?哼,胡説,他那人壞得很,本小姐是不希望你也落入他的魔爪之中……」艾琳板着小臉,生硬的道

「艾琳小姐説『你也』?難道,艾琳小姐,你已經……」羅琳故意逗着艾琳「胡説!本小姐怎麼可能會被他…那個,哼,這可是本小姐的好心,你若是不從,到時候可就成了過街老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艾琳神情一慌,馬上又是一臉刁蠻

羅琳一嘆,落寞道:「在回答你之前,我給你講講我的故事吧,艾琳小姐,想聽嗎?」

艾琳心中好奇,可愛的小耳朵微微一動,卻嘴硬道:「有什麼好聽的,哼!」

「聽我説完你就明白了。」「那,那好吧,本小姐就聽聽,不過,你可別想騙本小姐。」艾琳依舊嘴硬,但總算鬆了口

於是,羅琳便在基恩的靈前講述着基恩生前是如何對待這六位妻子的,又是如何的無能,又講述着張重是如何體貼女人的,在牀上又是如何的神勇,講到細節處,艾琳聽得下身都有些濕意了

張重正在喝酒

這是他自己的客房,兩個與自己有關係的女人都去守靈了,心中得意,便找侍女要了幾壺酒,自斟自飲

他並不是城堡的人,弔唁一番就是了,也不用去守靈。那侍女也未在意,只當是哀悼自己的主人,借酒消愁

酒過三巡,卻是嘆口氣道:「哎,這城堡中的三個女人兩個與自己有染,現在卻只能一個人在這喝酒。」

「詹尼晚上肯定要在那守着,艾琳那丫頭估計也要陪着她,只是那羅琳,白天都守了一天了,晚上詹尼會不會讓她回來休息?」想到此處,張重有些意動了,越想越可能:「嗯,對。看那詹尼和羅琳關係還算不錯,肯定也不想羅琳累倒了,十有八九會讓她回房休息。嘿嘿,這可便宜我了。」

「要不,我去看看?反正也就幾步路,也沒什麼。」説做就做,張重起身走了出去

來到羅琳原來的房間,推門一看,一個人都沒有,暗道一聲倒黴,正打算回去,突然想起羅琳還有一處休息的卧房,嘿嘿一笑又按着記憶摸了過去

推門一看,果然有一個婦人背對着自己,一動不動,明顯是睡着了

色心一起,張重便走進來輕輕關帶上房門,躡手躡腳的靠了過去

詹尼其實根本就沒有睡着,她正在試圖用自己體內的魔力驅散藥效,但好像根本沒用

「這死丫頭,給我下了什麼藥,這麼霸道。等明天,非得好好教訓教訓她不可,要不以後可還得了。」詹尼心中叫苦,也不知道那丫頭哪弄來的藥。不多時,身下蜜穴處傳來一點騷癢,詹尼心中一蕩,暗罵自己淫蕩,又趕緊深度冥想,試圖催動魔力趕走藥力

只是,她註定要失望了,這藥,可是當年那大巫師專為調教神級女奴而研製的,只是他還沒來得及用便被林雷殺了。張重在系統商店中發現了此物,便兑換了出來

「嗯——」詹尼想要呻吟,卻發現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如蚊子般輕哼兩下,明明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龐大的魔力,卻調動不了,詹尼有些恐慌,好像又回到了一百多年前,自己又變成了沒認識林雷之前那個手無寸鐵的少女

不僅僅蜜穴,就連乳頭都開始騷癢難耐,詹尼就是想像平時夜深人靜時自己無數次做的那樣,用手解決都做不到,根本動不了。不到片刻,騷癢的感覺就遍及全身,連喉嚨都有些痒痒的感覺,小香舌上更是有些麻麻的,心中情不禁的想起了此時遠在地獄的林雷

「死丫頭,害死我了。」詹尼暗罵一聲,身上的慾火卻怎麼也不肯離開,頓時心亂如麻

張重跟羅琳也不是第一次,所以並沒有刻意躲閃,詹尼自然聽到了他的腳步聲

「是誰?死丫頭回來給我送解藥了?」詹尼不由得往好處想,但沒高興太久,就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嘿嘿,美人,想我了吧。」張重嘿嘿一笑,撲了上去

「他喝了酒?」張重還沒過來,詹尼就聞到了刺鼻的酒味,等張重一個餓虎撲食把她壓在身下的時候,心中慌亂之致,「啊——是歐西裏斯,他怎麼會?他把我當成艾琳了?這個死丫頭,也太開放了,原來早就跟他……」

張重在撲上去的一瞬間,就知道自己上錯了人,驚駭得差點想逃掉,如果龍血城堡的人知道了,不把他轟殺至渣才怪。但在萬分之一秒間,他又忍住了,因為他一走,詹尼就會明白張重識破了自己的身份。等到詹尼冷靜下來,恐怕就會想到自己是來和羅琳幽會的,到時候,事情就大條了。只有此時,假裝酒醉,分不清人,等會再喊兩聲艾琳的名字,才能將此事遮掩過去。至於上了詹尼,估計她不會到處亂説自己被人上了吧

「小美人,才隔了一天沒摸,怎麼好像大了很多。」張重雙手攀上了詹尼的雙峯,用力的揉捏着。只是詹尼胸部比艾琳大多了,他不可能發現不了,因此才出言調戲,還故意把『美人』説成『小美人』

「啊——原來他真的把我當成艾琳那丫頭了,啊,摸到我的胸部了,我可從來沒讓男人摸過,怎麼辦?怎麼辦?」詹尼都快急哭了,但身體卻是動不了,只能任由張重施為。但慢慢的,隨着張重的揉捏,雖然還有些着急,但胸口那種酥麻的感覺慢慢消失,舒服得小聲呻吟起來

「有門!」張重一看身上美人動情,更加賣力了,一把撕掉詹尼身上的衣物,雙手再次抓住兩顆乳房,在那挺起的乳頭上舔舐起來

「他,他撕了我的衣服——好粗魯——但為什麼我心裏會有點小得意——啊——他在舔我的乳頭——天吶——不要——不要——好舒服——」詹尼心中吶喊着

親夠了乳房,張重一路下吻,在詹尼小穴周圍敏感地帶小心的親吻着「啊——別往下——別親下面——啊——還好沒親那裏——算了,只要不親那裏就隨他好了——好舒服啊——真丟人——」

張重的嘴巴剛離開詹尼的大腿內側,勐然一衝,在詹尼小穴上上下舔了幾遍,然後輕輕咬着小豆豆來回摩擦着牙齒,同時手也伸到小穴口輕輕的揉着,並一點一點往裏鑽

「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太突然了——別磨小豆豆——人家受不了的——啊——他的手指伸進去了——不行不行——那裏不行的——那裏從來就沒人碰過的——不行的——」詹尼被張重的突然襲擊搞蒙了,從未享受過如此刺激的她,腦海還來不及細想,一汪清泉便從穴口湧了出來,身體一陣哆嗦,竟然高潮了

等她緩過神來,感覺到自己的雙腿被人分得開開的,一個圓圓的東西抵在自己的小穴口上,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嗯?什麼東西?啊,那是男人的那個,他,他,他,他是想——啊,不行的——不要——別——我不想害你——你會死的——」詹尼心急如焚,然而不及多想,一陣刺痛從小穴深處蔓延至全身

「啊——好痛——他——他插進來了——怎麼會這樣——龍血城堡的人知道——你會死的——」

「啊——他要動了嗎——別動——會痛的——啊——他好温柔——這樣動雖然還是有點痛,但還能忍受——啊——他越來越快了——別——太快了——好舒服——啊——別這麼用力——啊——用力——舒服死也值了——啊——」

「二弟,大哥的身家性命,可全系在你身上了,你要爭氣啊。」張重心中吼了一聲,動作卻不停歇,抽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勐。那詹尼的呻吟聲,竟然能突破藥物的束縛,漸漸大了起來

張重見狀,一把抽出肉棒,將詹尼反過身來趴在牀上,渾圓的屁股又大又美,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在小穴上舔了一下,大吼一聲,提起肉棒就插了進去,再次抽動起來

「啊——啊——咦?他怎麼抽出去了——別——別停啊——要人親命了——啊——他要幹什麼——這個姿勢好羞人——快——快進來——啊——他又進來了——好美——好舒服——用力——」

張重不停的變換着各種姿勢,將詹尼幹出三次高潮後,再也堅持不住,一聲虎吼,將濃濃的精液射入詹尼小穴深處

一射完,張重就重重的倒在牀上,一把摟過詹尼玲瓏的身子,緊緊抱住,閉着眼睛開始假寐起來。沒辦法,不能讓詹尼知道自己已經知道是她了

詹尼躺在張重胸口上,心中五味雜陳

所有人都把她當成了林雷的女人、龍血城堡的半個女主人。甚至就連龍血城堡現在的話事人沃頓,都把她當成大嫂看待,對她尊敬有加。她在帝都有着超然的身份,所有人都對自己逢迎拍馬,甚至連帝國皇帝對她的話都不敢違逆。但她想要的,並不是這些,她想要的,只是一個愛人

起初,她全心全意的愛着林雷,希望能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就連林雷的妻子迪莉婭都勸林雷,林雷自己也默認了,但他卻抹不開面子。為了面子,耽誤了自己的一生

林雷離開後,她絕望了,於是,她想找一個愛她的人,好好的過日子,忘了林雷。但帝都所有男人,對她都是逢迎拍馬,絲毫不敢露出一絲愛意,甚至説話,都要隔着三步,生怕被人誤會

她也想過主動,但是當她向一個向她搭話的年青有為的貴族子弟表露愛意後,那位貴族子弟第二天便舉家搬離了帝國,逃之夭夭

於是,隱藏在心底的愛意變成了恨,她恨林雷,林雷救了她和弟弟,給了她們做人上人的機會,但卻毀了她一生的幸福!就連倒貼,都沒人敢要!但她連恨,都不敢説出來,只能埋在心底。像我們這樣的姐弟這世上一抓一大把,如果你毫無愛意,為何要救?

「天意弄人,沒想到把自己變成女人的卻是艾琳那丫頭的小情郎。」詹尼心中羞澀,又有些甜蜜,靠着張重的胸口,慢慢睡了過去,嘴角還掛着一絲微笑。

夜蒅星宸金幣+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盘龙歪传16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