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小説 網】女教師自訴

大學裏的生活單調而平靜,學校每天排給我的課也不是很多,我的日子過得悠閒而自在,甚至説沒有任何激情。

但當我面對那些面容姣好、豐滿靚麗的我的女學生時,我總是忍不住多看他們幾眼,從她們的身上,我總能找到自

己當年的影子,可以看到我的過去。我也是從她們這個年齡走過來的,也有自己火熱的初戀和刻骨銘心的性愛。可

是,經過多年與一個個男人的交往後,至今我仍是單身一人。學校裏不乏一些熱心人,他們總是想給我介紹一個可

以組成家庭的男朋友,都被不置可否的一笑拒絕了。學校裏也有些男老師總想與我套近乎,可在他們的身上,我找

不到半絲激情。也有些女學生問我:老師一個人不寂寞嗎?我總是這樣回答她們:一個人不是挺好的嗎?

説實話,一個人哪有不寂寞的。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愛回憶過去,那像走馬燈一樣從我身邊走過的男人。

他們曾經帶給我激情,帶給我性的快樂,當然,他們亦曾使我傷心,使我萬念俱灰。作為一個正常女人,我也有性

的需求,通常我都是用「自摸」的辦法來解決個人問題。自己摸自己「死」得很快,在差不多兩三分鐘的工夫,我

就會「死」過去,待到睜開眼時,窗户已經發白,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在這篇長文裏,我要講一講我與一個又一個男人愛欲

我是那種對性覺悟得比較早的女孩子。

很小的時候,我就找到了用自己的手使自己快樂的方法,後來看生理衞生書裏介紹,才知道這種辦法叫「自慰」。

那時我雖然不知道這個非常專業的名詞,但絲毫不影響我用手指給自己帶來快感。晚上,寫完作業,躺在温暖舒適

的被窩裏,我總會背着父母在下面的豆豆上輕撫一番,那觸電一般的感覺帶給我非同尋常的感受,以至於我後來非

常迷戀這樣的感覺,就像抽大煙上了癮一樣。

我初戀的男孩子叫阿毛,從小學、初中一直到高中,我們都在一起上學。他很喜歡我,當然,我也非常喜歡他。

就在我們讀高二那年,阿毛將我帶到他家,他的父母上班不在家。阿毛要親我,將他的嘴對在我的嘴上,我那時還

不知道親吻是怎麼回事。阿毛説,把你的舌頭給我,我就很順從地把我的舌頭伸到了他嘴裏。初次親吻,帶給我的

感受是新鮮而好奇的,我只覺得渾身發熱,下面也有濕的跡像。當阿毛伸手摸我的乳房的時候,我竟然有幾分激動,

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接下來,阿毛掀起我的衣服,含住了我的乳頭。我又羞又急,但阿毛像狗咬住塊骨頭一樣,

如何肯放手,我被他嘬得差點暈過去。

過了一會,阿毛又來脱我的褲子,我死活不肯撒手,不是不想,而是不敢。阿毛的態度很堅決,三下五除二,

就把我剝得像脱了毛的白條雞。我抬眼瞄了下阿毛的下面,那根肉*棍子怎麼那麼粗呀,與我見過的小男孩的雞雞

完全是兩回事。阿毛把他的雞雞在我下面來回蹭,想找洞口插進去,偶然間碰到了我的小豆豆,我只覺得渾身過電

一般,一股水從陰道裏噴了出來,噴在阿毛的胸前。阿毛驚嘆一聲:你尿了?!我那會也不懂,也挺害騷,搞不懂

為什麼偏偏在這會兒就尿了。阿毛用他的雞雞找我的妹妹,我抓住那像鐵棍一樣硬的東西,死活不讓他進。他騙我

就進去一點點。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作愛是怎麼回事,心想進去一點就進去一點吧,如果不舒服了就讓他拿出

來。阿毛將他的頭頭插進去了,問我疼不疼,我紅着臉説不疼。於是又往進插了寸許,我不僅沒有疼的感覺,反而

覺得特別享受,甚至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阿毛在我的鼓勵下來勁了,插進去使勁抽動起來,但沒幾下,就像殺豬

一樣的嚎叫幾聲,趴在我身上不動了。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射精了。

阿毛忙亂地找來衞生紙打掃戰場,他衝我下面看了看,説,聽人講,第一次做愛都要流血的,你怎麼沒流?我

哪裏知道這些,他的話我幾乎就沒聽進去,忽然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而且哭得灰天黑地。

阿毛慌了,説,你哭什麼哭什麼,我又沒説你啥!

估計阿毛的父快下班回家時,我離開了他的家。當時我內心的感情非常複雜,直到今天都無法描述當時的心理

活動。不知是為變成一個女人高興呢,還是感到悲傷,説不清!從阿毛家裏出來,我的腳步是輕快的,心情是愉快

的。令我沒想到的是,與男孩子的交往會帶來如此美好的享受。

我是哼着小曲踏進我的家門的。我的爸爸媽媽在省歌舞團工作,爸爸是團裏的首席小提琴,媽媽是獨唱演員。

媽媽的基因遺傳給我,我也天生一副好嗓子,讓我考大學時報考藝術系,就是他們二位給我選擇的。媽媽正在做飯,

爸爸坐在客廳裏邊喝茶,邊看電視。爸爸看到我説,我女兒今天心情不錯呀!

別到處亂瘋了,抽空練練琴,練練嗓子,為考試作點準備。我答應一聲,放下書包,進了洗手間,在鏡子裏,

我看到自己臉蛋紅撲撲的,似乎與阿毛的激情尚未從臉上消退。與阿毛上牀的事,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父母知道,他

們會揍死我的,當然,他們也不會知道這件事。

晚間熄燈後,我回憶下午與阿毛髮生的一切,禁不住臉熱心跳,這畢竟是我的第一次,而第一次竟然如此美妙,

什麼難受呀,疼痛呀,在我説來,全然沒有這麼一回事。我是帶着甜蜜的回憶進入夢鄉的,睡着後,又做了許多夢,

全都是愉快的,令人愜意的。

第二天到校見到阿毛,我故意沒有正眼看他。阿毛有幾分心虛了,以為我生氣了,課間,他往我書包裏放了個

紙條,意思是説對不起,今後如果我不同意,他不會再做讓我不愉快的事了。他哪裏知道,做那件事,我不僅特愉

快,而且特樂意做。

下午放學,阿毛跟在我身後,直到出了校門,他才走到與我並排,邀請我再去他家玩。我臉一沉:去你家幹嗎,

難道傷害我一次還不夠嗎?阿毛害怕了,嘴粘得説不出話來。我暗笑,這個傻小子,真是不經嚇。不過,我還是再

次跟着阿毛去了他的家。阿毛從他的抽屜裏拿出一張碟,問我看過毛片沒有,我説沒有,他説想不想看,我説你想

看就看吧。阿毛放的是一張private 公司拍的片子,後來我才知道,這家公司專門就是拍毛片的,而且那毛片拍得

確有水平,在此類片子的評獎中曾多次獲獎。片子拍得十分逼真,連表演者身上的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女主人公

漂亮,男主人公瀟灑,尤其是他們的性器,都纖毫畢現地呈現在我的眼前。頭一次看這種片子,心時很激動,只覺

得下面不斷抽搐,而且有水流出來,再往下看,我覺得都要暈過去了。阿毛不知何時站在我身後,他的一隻手從我

的上衣領處伸進來,輕輕在我乳頭上揉捏,一會捏左邊的,一會捏右邊的。他把我抱到牀上,把我的衣服脱光,我

幾乎懵然無知,他提槍上馬,插進我裏邊時,我立馬就有興奮的感覺,閉着眼睛肆無忌憚地叫牀,我的一副好嗓子

在牀上發揮得淋漓盡致。阿毛怕我叫得太響,不住地用他的嘴堵我的嘴,哪裏又堵得住。

那天,阿毛和我來了兩次,第二次的時間更長。完事後,我差不多癱在牀上了,要不是阿毛催促我,説他媽就

要回來了,我還不曉得會躺到何時。

與阿毛做牀上的事情,我就像一個小孩嘗到了蜜糖的甜蜜,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每隔幾天,我們都要在牀上吃

一頓大餐,以至於阿毛的小臉都變瘦了,變黃了。作為一個女孩子,時常會有很多人「惦記」

;尤其是作為一個稍為有些姿色的女孩子,得到的「惦記」可能就更多一些。時至今日,我仍然不敢説自己是

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但可以驕傲地説一句:我的相貌應該是不差的。

讓我沒料到的是,我的班主任老師在「惦記」我,打上我的主意。

班主任老師姓王,從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後,分到我們這所高中教語文,來這裏不過三年的時間。

他個頭高挑,面龐白淨,對人彬彬有禮。特別是他課講的很好,一口標準的普通話,説出的每一個字都那麼讓

人愛聽,就像播音員一樣。後來與他接觸多了,我才聽説他曾是學校業餘話劇團的。他從農村高中考上大學,農村

學生的勤奮好學、艱苦樸素等優點,他身上完全具備。他説他在參加學校話劇團前,普通話極不標準,甚至方言還

很重。當時學校排一出話劇,他的外形與劇中的男主角非常吻合,就是普通話不太好。話劇團團長想了個主意,採

取A 、B 角的辦法,將王老師定為B 角,意味着只有A 角出現特殊情況的時候,他才可以上台頂替。A 角是從城市

裏來的,普通話講的好,但外形稍差一些。與他演對手戲的女同學也是從城市來的,曾在當地電台當過業餘主持人,

當然了,那普通話講的一流。女同學不知怎麼就喜歡上了他,説和他演戲來激情,就想「成全」他。課餘時間,女

同學一直在輔導他學習普通話,將他的台詞一個字一個字地扣,一句一句地嚴格要求。我們的王老師是何等聰明之

人,經過琢磨努力,劇中這些台詞只要從他口中流出來,沒有一個走音跑調的。校學生會和團委審查節目定人選時,

當場拍板讓王老師出演劇中的男主人公。王老師排練更加認真刻苦,在學校組織的「五一」節文藝節目匯演中一炮

走紅,成為不少同學矚目的「明星」,一些低年級同學還拿着本本請他籤名。

王老師能贏得同學們的好評,還在於他備課與講課的認真。我們課本中的課文,不論是白話文還是文言文,他

都能夠倒背如流,這在我和我的同學們想來,簡直是件不可思議的事,要讓我們將一篇課文背下來,那是多麼難的

一件事啊!王老師在為我們朗讀課文時,準確點説,那不是朗讀,而是表演,講台成了他的舞台。我們都為有這樣

的好都是而自豪!

王老師最早表揚我,是因為我的一篇作文。現在想來,我的那篇作文不過稀鬆平常,經過王老師那麼一點評,

完全可以當代着名作家齊名。我學習語文的興趣從那時開始,越來越濃。我完全按照老師的要求去做,該記的記,

該背的背,還不斷寫日記練筆。

王老師的女朋友我見過,是個很漂亮的姑娘,舉手投足頗有味道,她在離我們學校15公裏以外的另一所中學教

外語。有天下午,我曾看到王老師和他的女朋友在校園裏散步,在看到她的一剎那,我為她的美貌所震驚,也為王

老師能找到這麼好的女朋友感到幸福。

那是一天上完語文課後,我將剛寫好的一篇給校報的稿子交給王老師,請他給我指點修改一下。王老師微微一

笑,將稿子夾到他的教案中帶走了。下午,王老師讓我到他的宿舍兼辦公室去一趟,我知道王老師要給我談稿子的

事了。果然,王老師説的就是這件事。他又將我誇了一通,同時把改好的稿子交給我,我粗看了一下,王老師用朱

筆改了許多處,他對我這個學生是上心的。

我拿着稿子要離開,王老師説,着什麼急,聊會兒。時間過去很久了,當時兒的具體內容已經模煳,我只記得

他當時很興奮,面部表情極為生動。再後來,他就將我抱在懷裏,親我的臉,還在衣服外面揉我的乳房。我特害羞,

從來沒有想過與我心中敬重的老師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他一邊摸我,一邊説喜歡我,還説些我似懂非懂的情話,

説的我心跳臉燒。再後來,他就將手伸進我的衣服,摸我的乳房。不知別的女人怎麼樣,我的乳房就像一個情慾開

關,只要將那裏掌控了,我的人就軟了。那時我就軟在他的懷裏,任他施為。他將手伸到下面摸我的隱秘處時,我

嘴裏説着不要不要,卻無任何力量阻止他。

我都不曉得王老師是如何把我褲子脱掉的,他將我放在牀邊,將他那張平時用來給我們「傳道、授業、解惑」

的嘴伸過來,在我的陰唇上輕輕的吻着,隨即,又來舔我的小豆豆,這時,令我尷尬的一幕發生了,一陣身體顫慄

後,我的陰道裏開始滋滋地噴水了,這些水噴了王老師滿身滿臉。王老師不管不顧,將他的褲子褪下去,掏出早已

硬梆梆的那話兒輕輕進入了我的身體。因為有與阿毛多次的性經歷,在他進入我身體的時候,我覺得好享受,啊啊

地叫起牀來。王老師的牀上技術比阿毛好,一會輕,一會重,一陣深,一陣淺,弄得我死去活來。王老師射精時,

將他的東西抽出來,射在我的陰户上,他怕我懷孕。

做完那些事,王老師幫我穿上衣服,也將他的濕衣服換去,在此期間,我始終沒敢正眼看他的臉。

送我出門時,他拍拍我的頭,説了兩個字:情種!

因為備戰高考,與阿毛做愛成了有一搭沒一搭的,不是他不想,而是我不肯。阿毛這個小色狼,年紀不大,成

年想的就是那件事,學習成績可想而知。與王教師做愛是頭一次,也成為最後一次,因為不久後他就結婚了。他愛

人婚前對他柔情似水,婚後對他監管嚴格,他想出牆的機會沒有了。

現在回想起來,王老師的妻子肯定是個性慾特強的女人,對王老師的索取是無止境的,王老師打從婚後,就沒

有以前那麼精神了,時不時流露出無精打採和疲憊的神色。有一次,他讓我們自習,他在堂上看一份模擬試卷,看

着看着,竟然睡着了,並且打起了唿嚕,班上同學都偷偷笑了。阿毛課下對我説,結婚對男人來説不是件好事,你

看把王老師累成那樣。我瞪了他一眼,你就多操點自己的心吧,人家已經是老師了,老師的事你還管?阿毛不好意

思地笑了笑,對我作了個鬼臉。

高考結束第二天,阿毛就膩在我身邊不肯離開,他説考完了,該放鬆一下,要和我一起下館子。我知道他心裏

想的什麼,正好我心裏有些痒痒的,就跟着他一起去吃飯。吃完飯,他對我説,他姨姨家剛搬進一套新房子,我有

他們家的鑰匙,要不要去看看。阿毛這鬼東西,在學習上半點腦筋不肯動,打起我的主意來,他滿腦袋的鬼點子。

我不想揭穿他,故作高興地説,看看就看看,我最喜歡看別人家的新房子。

去阿毛姨姨家不過兩站路。這是一個新建小區,小區裏有十幾幢樓,綠化很有特色,假山、人造湖、迴廊、應

有盡有。他姨姨家裝修得蠻漂亮,客廳、洗手間、廚房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比起我們家那套老房子,真是天壤之

別。阿毛的姨姨做服裝生意,他姨夫做建材生意,這幾年錢賺了不少,住這樣的好房子自在情理之中。阿毛帶我看

他表弟的卧室,那卧室雖然面積不大,但是好漂亮,看一眼就讓人深得温馨。

在他表弟的卧室裏,阿毛一把抱住了我,不由分説就吻了上來,我一把推開他,説,小心你姨家的人回來。阿

毛説,他們都忙生意,到晚上才回來的。夏天穿的衣服薄,阿毛解開我的襯衫,張開大嘴,含住了我的乳頭,我覺

得頭一暈,順勢就倒在了牀上。阿毛就像狗仔一樣,吃完了這個奶頭吃那個奶頭,兩隻狗爪子不肯閒着,在我的身

上亂摸一氣,摸得我嬌喘籲籲,呻吟連連。阿毛的手在我下面一探,嘲諷地説,還説不肯呢,你看下面濕成什麼了,

説的我很不好意思。因為早就有親密接觸,做愛前的程序簡化了許多,我倆將各自脱得一絲不掛,擁在一起。阿毛

的那話兒頂在我的大腿根部,硬而熱,讓我對性的渴望愈發強烈。阿毛吻我的眼,吻我的臉,輕咬我的耳垂,從上

到下,通通吻了個遍。在我的下面,他的嘴停留的時間最長,靈活的舌頭挑逗我的大腿根、陰唇和小豆豆。我像蛇

一樣扭動着,兩條腿使勁往一塊夾,阿毛不依不饒,上下嘴唇一合,將我的小豆豆含在嘴中,我全身上下像觸及了

高壓電線,頓覺陰道一緊,又開始噴水了。這次噴水時間之長,射程之遠,流量之大,將阿毛「嚇」得不輕。在噴

水過程中,我體驗到持續的快感。阿毛早已迫不及待地趴上來,往前一使勁,那話兒就進了我的身子,賣力地抽插

第一回合結束後,阿毛緊緊抱着我。他説,每次做的時候你為什麼老愛尿尿呀,到處弄得濕乎乎的。

我説,我也不知道,想憋住,總也憋不住。阿毛説,這是不是病?我説不知道。在我後來接觸的幾個男友中,

他們都説我做愛時噴水是種病,有個男友還打電話到電台諮詢,問女友做愛時尿尿該怎麼治。直到我後來遇到一位

「高人」男友,他才説這是正常的。我就在這種不知是不是病的「病態」中做了多年,愛了多年。

那天下午,阿毛一共和我做了六次,每次我的高潮都是從頭至尾。做愛雖然很享受,但把阿毛表弟的牀弄濕卻

不好收拾。阿毛把濕了的牀單搭在陽台上晾起來,我説我先走,你把屋子收拾一下,阿毛同意了。

下樓時,我的腿忽然有些軟,不由打了個趔趄。你看這愛做的!

就在我等待高考入學通知書到來的那段時間,我的內心焦慮不安。排遣焦慮的唯一辦法,就是尋找另一種自己

感興趣的活動而衝淡這種焦慮,或者説衝散這種焦慮。

這段時間與我最親密接觸的就是阿毛了。我的爸爸媽媽隨着歌舞團叔叔阿姨到工廠農村基層羣眾「心連心」去

了,這給我和阿毛創造了絕佳的相處機會。他每天就像上班一樣,到我家與我相聚,每次來,他都帶一盤毛片,不

管我願不願意,塞進影碟機就放起來了。可能就是那時候看毛片太多,看傷了,現在我堅決拒絕毛片,覺得太沒意

思,看那純粹是浪費時間和精力,翻來覆去就那麼幾下子,沒啥看頭。

如果説毛片對我沒有衝擊力,勾不起我的情慾,那是假的,我和阿毛常常看着看着,就粘到一起了。我家的沙

發上、地毯上、牀上都成為我與阿毛做愛的戰場。爸爸媽媽「心連心」的一個星期,我的家中到處情慾瀰漫。

性方面的書籍我在高一時就看過,後來也不時看一看,性生活會懷孕一直是我最關心的一件事。與阿毛剛開始

時還比較警惕,接連多次沒有事情發生,緊繃的那根弦就松下來了。更可惡的是阿毛,他總説沒事沒事,知道如何

控制,讓我懸着的心放下來了。

事情終於發生了。那段時間,我覺得身上極不得勁,原來很能吃飯的我,忽然間沒了胃口。我愛最吃紅燒豬手,

阿毛買給我時,我看了一眼,就感到非常噁心,有想吐的欲望。我對阿毛説,壞了,搞不好我懷孕了。阿毛的小臉

都嚇白了,不住聲地説,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使勁窩了他一眼,怎麼不可能?!

阿毛哆嗦着嘴唇説,那可怎麼辦?看到阿毛六神無主的樣子,我反倒樂了,該怎麼辦怎麼辦唄,總不能現在就

把孩子生下來吧!

我的例假一貫準時,那次卻不準時了,而我的反應越來越強烈。不小心懷孕將我推進尷尬的處境,一邊得強忍

着身體的不適,一邊還得在父母跟前裝成興高採烈的樣子。阿毛也背上了很重的思想包袱,笑容從他臉上消逝了。

有天來我家時,他在路上淨琢磨怎麼辦的事了,讓一輛三輪車刮到在地,膝蓋都蹭破了。我對他説,有啥事説啥事,

急也沒用,實在不行,就找個小診所做了算了。阿毛關鍵時候還算個男人,他説,小診所不能去,萬一出點啥事,

更麻煩。

阿毛將我懷孕的事告訴了他姨,讓他姨幫助想辦法。他姨沒生他的氣,還打趣他,説,這證明我家阿毛沒問題

嘛!他姨有個朋友在醫院婦產科當大夫,打個電話,我和阿毛去了醫院心裏癢歸癢,但是不敢「輕舉妄動」,聽人

説,人流手術後,必須要等下次例假來後才可過性生活。阿毛也急,沒用!

過了不久,我的入學通知書就下來了,我心慕已久的那個大學藝術系聲樂專業將我錄取,我爸和我媽都特高興。

我們一家四口(我的妹妹叫管曉玉)已經開始謀劃我的未來。我爸説,將來學好了,就往北京發展,找個專業文藝

團體進去,當個歌星。我媽對此卻持不同意見,説女孩子,還是有個安穩工作做比較好,不要太出人頭地,她説她

在專業文藝團體已經幹煩了,不能再讓女兒走她的老路,如果我願意,將來當個老師還是比較把穩。我媽是很護孩

子的那種家長,她主要還是不想讓我離家太遠。我們家裏我媽説了算,屬於那種一錘定音型的,聽了我媽的話,我

爸不再吱聲了。我媽對我妹妹説,曉玉,你要跟你姐姐學着點,你看她多有出息,大學都考上了,你要努力呀!我

妹妹的資質也不錯,嗓子比我還好,在少年宮合唱團裏是數一數二的。

我要跨進大學校門,對阿毛是一個不小的壓力,他知道大學裏誘惑多多,我能不能留在他身邊,對他來説還是

未知數。他使勁討好我,態度謙恭得像個僕人一樣。其實,在我的內心裏,對阿毛還是鍾情的。因為我和他已經有

了那層關係,我已經是他的人,不論他地位高低,我都要一輩子跟着他。這是我當時的真實想法,但隨着時間推移,

我發現我的思想在改變,最終,我們經過多年苦戀,還是未能走到一起。此為後話。

阿毛的爸爸媽媽專門「召見」我一次,他爸説,你們很相愛,我和他媽都很支持,但你們還小,要把主要精力

放在事業上。他批評阿毛是個不爭氣的東西,連大學都沒考上,現在的高中畢業生,哪裏會要你呀,等等。轉過來,

他爸又説,已經在一個公司給阿毛找了個工作,先讓他幹一段,年底還是想讓他當兵去,到部隊鍛煉鍛煉,家裏的

環境太優越,把孩子都慣壞了,不利於孩子的成長等等。

我入學不久,阿毛憑着他爸的關係就到一家房地產公司上班了,那家公司主要看着他爸的面子給他碗飯吃,他

的工作就是接接電話,看看報紙,而後就與那些狐朋狗友聊天、吃飯、打牌,真本事沒學到多少,社會上的歪門邪

道都掌握得差不多了。

我剛走進一個新環境,這裏的一切都格外吸引我,校園生活在我的面前展開一片新的天地。班裏的學生來自全

國各地,能一路過關斬將走到今天,本事都不可小看。我們每天上大課,上小課,學樂理,練發聲,日子過得雖然

枯躁,但很充實。

學校與我家儘管同在一個市裏,可我很少回家,大概每個月能回一次吧。與阿毛的會面也少了,一般我不去找

他,他是不會來找我的。

這年年底,阿毛又在他爸的「幫助」下參了軍。臨行前幾天,我們一起見了面,吃飯時,他喝了點酒,兩眼紅

紅的盯着我。我知道他心裏想什麼,飯後,我們一起去了他姨家,在那裏,我們又一次融為一體。阿毛使勁在我體

內抽動着,他射後,躺在我身邊哭起來了。他説部隊不比公司,管得嚴,今後要見面很不容易,要我時時想着他。

他的情緒感染了我,我抽咽着説,你放心,你永遠是我最愛的人,誰都不能把我從你身邊奪走。

阿毛的情緒逐漸平靜了,他説,我這一參軍,你是我的未婚妻,就屬於軍用品了,別人不好隨便動的。我説,

那你將來從部隊回來後,我就成了軍轉民了。阿毛笑道,你是軍地兩用人才呀!

我們笑成一團。阿毛那話兒又硬了,翻身撲上來……

。化驗結果出來後,雖然我早有思想準備,還是被那個結果嚇着了,我真的懷孕了。大夫説,要做手術還得等

10天左右,到時候再來。還沒出醫院門,我就嗚嗚地哭起來。阿毛手足無措,想安慰我,又找不出合適的話語,急

得直跺腳。事後我想,其實這事也不能只怪阿毛,如果我一再堅持不讓他碰,也就不會有這種事發生了。可是,當

情慾來臨的時候,豈是我和他所能控制得了的。這就是生活,這就是人生,這就是世間男女永遠在演繹的沒完沒了

的活報劇。

流產手術前,我給父母編了個圈子,説原來班上的學生要組織到外面玩三天,媽媽給我收拾了外出的東西,一

再叮囑我注意安全,就忙她的去了。手術後,我在阿毛他姨家裏住了三天,他姨給我做的飯可口極了,我一時胃口

大開,吃得都找不到北了。這事你説怪不怪,肚裏有那麼個小東西,立馬什麼都吃不下了,那東西沒了,吃啥都香。

一個星期過後,身體完全恢復。這時心裏又痒痒的,又開始渴望男女之間那點事了!在新兵訓練營,阿毛給我

寄來了他到部隊後的第一封信。那封信很厚,信中,他傾訴對我的思念之情,回憶我們相識、相知、相愛的點點滴

滴。他的字雖然寫得不好看,但在頭腦發熱的我看來,那就是一幅美好的圖畫,我一遍遍讀它,看它,直到把信中

的話都快背下來了。那段時間,等待阿毛的信成為我大學生活的主要內容,生活委員從收發室把報紙拿回來後,我

總是在那一堆來信中看有沒有阿毛的信,看到那熟悉的字跡,我欣喜萬分,如果沒收到他的信,我的情緒會低落一

天。那時的電話聯絡遠不如現在方便,鴻雁傳書是最好的辦法。

阿毛在我身邊時,我雖然也很戀他,喜歡與他做愛,但也覺得無所謂,直到兩人之間有了地理上的距離,我才

感到他絕不是我生命中可有可無的人。我想他,想和他時時刻刻在一起,想讓他親吻我,進入我。在宿舍裏,夜深

人靜的時候,我又開始用手指解決自己的問題。

新兵訓練營結束後,阿毛分配到離距我所在的地方300 公裏以外的軍營裏。部隊紀律嚴格,他又是個新兵蛋子,

想請假回來與我團聚的機會根本沒有。那年「五一」節放假,我專門去部隊看他。

從省城到阿毛所在的地方路不好走,長途汽車翻山越嶺,走走停停,用了一整天,才走到阿毛的部隊。去找阿

毛之前,我已經在信裏告訴他,所以他非常期待。部隊裏有人探親,是件令官兵們興奮的事,一個漂亮姑娘來看他

的男朋友,更讓官兵們興奮莫名。一個當兵的聽説我找阿毛,三步並作兩步地向一個營房跑去,大聲喊道:阿毛,

有人找你!

我差不多快不認識阿毛了,他黑了,瘦了,城市青年的囂張勁頭也收斂了許多。他咧開嘴,露出滿口白牙,顯

得很不好意思地説,你來了!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阿毛?我忽然覺得他很陌生,我們兩人之間有了距離。但這種距

離感,很快在我們對往事的回顧中縮短再縮短,直到為零。

部隊裏為我安排了一間客房。晚上,阿毛偷偷熘到我的房間裏,盡情地在我身體發泄他長時間對我的思念。讓

我奇怪的是,本來想着二人重逢後的做愛肯定很美好,但我卻沒有絲毫快感,甚至有些難受。

阿毛就像個貪吃的孩子,一次一次地要我,他説想我想得快瘋了,如果我再不來,他就是被部隊處分,也要回

去找我。我理解他的心情,雖然我沒有從性愛中得到快樂,可想到他需要,就一次次給他,迎合他。那天晚上阿毛

和我到底做了多少次,我都不記得了,只記得他過一會就要,一夜幾乎沒睡。

阿毛的排長聽説我是在大學學音樂的,對我説,部隊的文娛活動很少,大家都感到枯躁,正好我來了,晚上開

個晚會,一方面表示對我的歡迎,同時也向官兵們展露一下當代大學生的風採。我未加思索就答應了。

那年月還沒有伴奏帶,部隊的幾個文藝愛好者找來了二胡、笛子、小提琴等等部隊能找到的簡單樂器,把我要

唱的五首歌曲練了一遍,晚間就登台給官兵演出了。應當説,在大學將近一年的學習裏,我的歌唱技巧進步神速,

在系裏,我是數得上的好學生,在部隊給這些官兵唱歌,那就更沒問題了。我把準備好的五首歌唱完後,近百名官

兵齊聲喝彩,還要我再唱。架不住大家的熱情,我又連續唱了幾首。

演唱時我看到,那些官兵看我的眼神都發直了。據阿毛事後説,那是他們軍營最熱鬧的一個晚上。演唱結束後,

有幾個大兵拿着本子,請我籤名,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説我又不是歌星,籤什麼名,他們説,在我們心目中,你比

歌星還歌星,你就是飛進我們軍營的百靈鳥,你以後要再來喲!

聯歡會的當天晚上,我的心情頗激動,絲毫沒有睡意,與阿毛一次次地做愛,也許是心情好吧,竟然有了一絲

在阿毛的部隊呆了兩天,我要回學校了。阿毛的戰友們依依不捨地送我。阿毛給班長請了假,説送我去鎮上坐

長途汽車。在鎮上,阿毛在一家小旅店裏開了一個15塊錢的房間,説是與我話別。進了房間,阿毛像世界末日來臨

一般,急不可待地進入我的身體,他一邊做,一邊流淚,淚水灑在我的胸前。大學生活留給我的記憶是温馨的、美

在大學裏,我目睹了無數男男女女的相互追逐,他們追逐愛情、追逐情慾的滿足、追逐有形和無形的東西;男

同學追女同學、女同學追男同學、學生追老師、老師追學生,等等。在大學裏上演的一場場男女追逐遊戲中,我僅

僅是一名看客,並非是我對這樣的遊戲不動心,而是我分身乏術,無法加入到遊戲中去。因為阿毛是我愛與性的全

阿毛為了與我時常見面,通過他爸的關係,一連換了三個軍營,最後這次離我最近,我要從學校去部隊看他,

只要坐一個小時的車就夠了。阿毛熟悉了部隊生活後,慢慢變得油條起來,他要麼向部隊請探親假,要麼請病假,

總要想方設法回來與我相聚。回來後,他經常身着軍裝到學校來找我,來的次數多了,我的同學都知道我是名花有

主,而且主人在部隊當兵,我這個「軍用品」就沒人敢碰了。

手中有些小權的阿毛他爸,已經在為我們將來的婚事做考慮。他在市中心準備了一套房,進行了簡單裝修,阿

毛回來就在那裏住。當然,陪阿毛度過漫漫長夜的總少不了我。原來,我和阿毛經常在他與他父母合住的那套單元

房裏做愛,一次,因為疏忽,讓阿毛的媽發現了牀上的精斑,他媽是過來人,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把阿毛毫不客氣

地收拾了一頓。阿毛的父母知道我與阿毛已經到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程度,也就睜隻眼閉隻眼,由我們去了。

再説,一個大兵,能找到我這樣的大學生女朋友,阿毛父母感到很滿足甚至自豪。在那套屬於我們的房子裏,我經

常與阿毛做愛做得昏天黑天、飛砂走石。我在高潮中「死去」,又在短暫的緩歇後醒來,真可用死去活來作形容。

我們的革命軍人阿毛,發揚我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在我豐腴的肉體上不知疲倦地開墾着,時而氣喘籲籲,

時而汗流浹背,他從不叫「苦」,從不喊「累」。他時常俯在我身上,像孩子撒嬌般地説,我就喜歡你這身肉,我

已經離不開你這身肉了。他已經到了迷戀我的程度,我的生活裏也不能缺少他。

革命軍人阿毛越來越放肆,他告訴他爸要返回部隊了,他爸將別人送他的那些名煙名酒裝了一提包,讓他打點

部隊關係,以便早日「混」入黨內,或者在他將來離開部隊時,檔案裏多寫些好話,阿毛卻把這些東西都便宜賣給

小商店,拿這筆「資金」作為我們尋歡作樂的投入。他和我已經不敢在屬於我們的那套房子裏住了,萬一他爸「查

房」,那將死得很慘,他在一個偏僻的小旅店租了間房,晚上就讓我過去,繼續過我們的性福生活。革命軍人阿毛

總是能夠通過種種渠道搞來病假條,而後到部隊請假再請假。

阿毛的上司都或多或少地從阿毛那裏得到過好處,或者託阿毛的父親辦過事,對阿毛放得較松。這雖然非常不

利於革命軍人阿毛的成長,但給阿毛找到性的快樂提供了便利條件。革命軍人阿毛最過分的一次,是將病假條延續

了100 多天,這100 多天,每天都少不了我的陪伴。阿毛連續幾個月不回家,他爸他媽還以為他在部隊安心了,還

在心裏嘴上直誇他們的兒子呢。哪曉得,阿毛白天就混跡於一羣無所事事的老頭中,聽別人聊天,打撲克,下象棋,

打麻將,完全將自己混同於普通老百姓。家庭環境優越、從不缺錢的阿毛,就像唿保義宋江宋公明一樣,仗義疏財,

將他隨身攜帶的香煙發給與之從事娛樂活動的每個人,受到大家熱烈歡迎和擁戴。如果哪天不來了,那些人還念叨

他呢。阿毛給我説這些時,我調侃他,你真是人民的子弟兵呀!阿毛説,是啊,人民的子弟兵就要為人民做事。告

別白天,夜幕降臨後,革命軍人阿毛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期待我的到來,而後共赴巫山雲雨……如果哪天不來

了,那些人還念叨他呢。阿毛給我説這些時,我調侃他,你真是人民的子弟兵呀!阿毛説,是啊,人民的子弟兵就

要為人民做事。告別白天,夜幕降臨後,革命軍人阿毛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期待我的到來,而後共赴巫山雲雨。

女教师自诉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