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小説 網站】美妙的痛

——————————————————————————–

「呀……」瑤琳痛得大叫,本能地想要退縮。

「沒事的,痛楚很快便會過去,相信我。」狄駿輕聲細語哄她。

「但我好痛,真的好痛!」一股強烈的脹滿感,立時塞得堂堂滿滿。

狄駿本想等她適應下來,但她的緊窄,使他悸動的欲望竟無法停止。

他開始慢慢移動,逼仄的甬道,經過温柔的開墾,使瑤琳續漸感到舒緩。

她開始愛撫他的肩膀,教狄駿知道,她的痛楚,經已續漸消失。

狄駿收到她的訊息,知她急切的需要,便蹲直身軀,伸手移至兩人結合之處,方發覺瑤琳竟然無法容納寶貝的全部。

狄駿用手指愛撫她的欲望核心,使她的激情儘快升到最高點。

先前的緩慢輕柔,變得愈來愈猛,他凝望着眼前的瑤琳,在他強勁的挺進下,看着她臉容的變化,由痛苦中變得悦愉。

瑤琳感到她的自制能力,經已一去不再回,似乎再無法抓住任何的心思,體內的壓力,肉壁掖磨的感覺,在在都教她昏暈。

尤其他每一深進,都是直抵她的盡處,難言的美快感覺,令她着實難以承受。

狄駿的寶貝,不住地進出,花露隨着肉寶貝抽插,不住往外飛濺,體內那泛濫的感覺,忽然教她害怕起來。

但當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衝刷過來時,她開始忘情地叫喊,「狄駿……我不……」

狄駿感到她的緊繃,不由加速腰部的衝刺,一個解脱的痙攣,猶如巨浪排空般,不停地擴散再擴散……

瑤琳真以為自己死過去了,不過狂亂的心跳,才讓她知道自己還活着。

狄駿癱在她身上時,她心裏是這樣想,大概他也有同感吧。

瑤琳精疲力竭,卻又充滿愉悦,她閉上眼睛,嘗試把剛才那美妙的一幕,仔細地想個清楚。

狄駿把她擁在懷中,瑤琳完美無瑕的身軀,令他感覺很好,他開始愛撫她,温柔地撫摸着她一邊的乳房,事後的温存,令她感到很滿足。

良久,狄駿才心有不甘地翻身仰躺,瑤琳馬上依偎着他,以他的肩膀為枕,手指在他胸膛劃着圈圈。「我讓你滿意嗎?」

「很滿意!」他把她微微擁緊。

瑤琳等了很久,想聽到更多的讚美,「還有呢?」

「還有什麼?」他不解的望住她。

「沒有了!」她側身伏在他身上,不想解釋自己的索求。

突然,狄駿親熱地,在她額前深深一吻,「妳表現得很好,從沒有一個能給我如此滿足。」他的手再滑向她身軀,親暱地愛撫。

雖是小小的一個吻,但對瑤琳來説,已是很足夠了。

□      □      □

二人躺在池邊的地上,貼體相擁,激情的餘燼,仍充塞在兩人的體內,狄駿吻着她泛紅的臉頰,撫摸着她濕潤的肌膚。

狄駿不能不承認,懷中的瑤琳,不但美得讓人心悸,且熱情如火,並感覺與他是如此地相配。

一股想永遠擁有她的欲望,在狄駿的腦中,再次不自覺地萌生。

但他卻十分清楚,現實非如他所想!

這完全是天意,是個無法改變的天意,瑤琳必定會離他而去,並且再不會回頭,甚至會恨他一輩子!

「你在想什麼?」瑤琳感覺他神色有異。

「想着妳。」

「我有什麼好想,要令你皺起眉頭?」

「過一些日子,妳便會明白。」

瑤琳是個聰明的孩子,當然了解他心中所想,若然自己不是他仇人的女兒,這會是多麼好哩!

但眼前的幸福,讓她不願再深思,只要剩得一刻能待在狄駿的身邊,她便相當滿足了。

這時,她忽然想起哥哥來,自踏進白松山庄起,還沒有機會去問他。

「我可以見我哥哥嗎?」瑤琳柔聲問。

「暫時不能。」

「我真的很想見他。」瑤琳眨着一對懇求的眼睛。

「妳擔心他的安危?」狄駿蹙高劍眉。「妳放心,他沒有事。」

「我相信,可是我……」

「妳不用再説了。」他截着她的説話。「我會安排妳兩人見面,但不是今日。」

「真的!但為什麼今日不能?」瑤琳緊聚柳眉。

「當然有我的原因。」

説着,他的雙手再也不肯老實,往她身上亂摸,性感的嘴唇,沿着她光滑的頸項,續漸下移,吻向她高聳的玉乳。

瑤琳樂意歡迎他,她按着他埋首自己雙乳的頭部,不要他離開。

在狄駿刻意挑逗下,令她的玉乳腫脹生疼,而那貪婪的舌頭,狂野的攻擊,教她禁不住連連嬌吟。

「狄駿……」她抓緊他,要求他立即給予她充實。

「忍耐點。」他爬起身,抬起她一隻腳,八字似的往天豎高,讓她粉紅的蜜穴,完完全全地呈現他眼前,並用手指撫弄,繼而深入探索。

「啊……」富有魔力的挑情,叫她喊出聲來,水眸半閉,猛烈地喘氣。

當狄駿俯首埋伏其間,發揮他舌頭的功力時,她全身立時繃得老緊,蜜液汨汨湧現。

昂然的寶具,撐開她緊密露濕的蕊瓣,徐緩進入。

充實的快感,再度一浪浪襲來,目下唯一令她能做的,只有揍臀相迎,要求他更深入,迎接更多的暢悦。

狂猛的進攻延續良久,直至瑤琳開聲求饒,狄駿才不舍地撒下種子。

□      □      □

「大哥,答應我好麼,便給他們兄妹倆見一面吧!」狄姍姍搖晃着狄駿的衣袂,不停地要求。

「你見過沈一鳴?」狄駿閃着駭人的黑畔。

狄姍姍有點害怕地點點頭:「只説了幾句罷了。」

「我不讓他們兄妹見面,自是有我的原因。」

狄駿不能説出心中的憂慮,他是害怕瑤琳知道哥哥吃了「靈弨丹」,暫時失去武功而不安,他實在不想看見瑤琳擔心憂傷的樣子。

沈一鳴確是個武功不弱的人物,莊內除了少數的人外,其餘均不是他對手,狄駿又不忍將他關入囚牢裏,為防他逃走及避免相方發行衝突,狄駿不得不這樣做,這算是個兩全其美的最佳方法。

「有甚麼原因嘛?」狄姍姍翹着小嘴,突然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怕他反對你和瑤琳好,是不是這樣?」

狄駿聽着她天真的説話,也不禁莞爾:「妳怎知我和瑤琳的事?」

「我當然知道,要不然你怎會讓她入住望月軒?還有我問過小雲,她説你和瑤琳在百花池……」説到這樣立時臉紅起來,不敢再説下去。

「小雲這丫頭。」狄駿臉上一沉。

「你不要怪責她,是我再三追問她才説的。」狄姍姍連忙道。

「你再三追問?不是要挾麼?」狄駿極了解這個小靈精的性格。

狄姍姍伸伸舌頭,便道:「既然你怎樣也不肯讓他們見面,我也沒法子了,但我可否去望月軒見見我的未來嫂子喔?」

狄駿道:「我説不要,難道妳會聽麼?」

「那我走了……」狄姍姍開心極了,飛也似的,轉瞬間便奔出了大廳。

狄駿見着這個可愛的妹子,不由搖頭淺笑。

□      □      □

望月軒果然窮極伎巧,建築精美,只見樓外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另有一番絢麗的氣派。

走進屋內,首先投入眼帘的,是一排長長的書櫥,其中商彝周鼎、哥窟宣蘆、印章圖冊,真箇羅列生輝;兩個彩繪大磁瓶,裝滿了長長短短的書畫滾動條,幾隻絲琺瑯鳳紋燻爐,正熱烘烘地噴着檀香,瀰漫一室。

這時,瑤琳正坐在一張軟榻上,品味着自己的境遇,想起沈狄兩家的怨仇,不禁神傷,恍然想起了一出雜劇,劇中那位素梅小姐,同樣居處於這種矛盾中,最後她下定了決心,大膽地道白:「奴想貞姬守節,俠女憐才,兩者俱賢,各行其志……」

但自己既不是俠女,也不知道有沒有這膽識,若論守節,自己不是已和他……

瑤琳的心潮,正自翻滾沸騰,突然雅室外傳來小雲的聲音:「三小姐,大公子説過,不許任何人進入沈小姐的房間呀!」

另一少女聲音接着響起:「我是經大哥同意的,快讓我進去。」

「三小姐,可是……」這是小雪的聲音。

「還可是甚麼,妳兩人不相信,大可去問問大哥。」説話方訖,即見一個紫衣少女走進來,而小雪小雲二婢,卻緊隨其後。

但見那少女回頭道:「妳二人跟進來作甚麼,還不給我出去。」

二人無奈,只得低頭退了出去,並隨手掩上了門。

瑤琳怔怔地望着眼前這個美麗的少女,憑她們剛才的説話,便知這少女是狄駿的妹妹狄姍姍。

狄姍姍待二婢出去後,旋風似的來到瑤琳跟前,挽着她雙手笑道:「呀……嫂子,妳好漂亮呀!」

瑤琳立時被她的熱情嚇得呆住了,一時張着嘴巴説不出話來。

狄姍姍像鑑賞字畫般,把瑤琳從頭看到落腳,讚嘆道:「難怪我大哥這麼喜歡妳,連我見了妳也有點心動哩。」

瑤琳聽得滿臉通紅,反執着她的手,笑道:「妳就是狄姍姍?」

狄姍姍點着頭:「嗯!大哥也告訴妳了。」

「沒想到他會有個這麼漂亮的妹妹。」瑤琳越看越覺得她活潑可愛。

「不要取笑我了,大哥二哥只會説我是野丫頭,從來沒有人説過我漂亮!」狄姍姍被人讚美,心頭不禁甜絲絲的。

接着狄姍姍望望門口,放底聲音道:「我來這裏是想告訴妳一件事。」

瑤琳睜大眼睛望住她,狄姍姍續道:「我是受妳哥哥所託,來帶妳去見他的。」

聽見這句話,瑤琳的精神馬上來了,大喜道:「真的!他現在哪裏?」

「噓……細聲點嘛!」狄姍姍壓低聲線道:「給這兩個丫頭聽見,咱們便無法去的了。」

瑤琳低聲道:「我哥哥好嗎?他現在怎麼樣?」

「他很好,現在被二哥安置在東月樓,只是吃了「靈弨丹」,暫時失去了武功,但妳放心,我聽二哥説只是防他逃走,過兩天便會給他解藥。」

瑤琳道:「咱們現在便去見他麼?」

「嗯!」狄姍姍點頭道:「不過妳得留意我的眼色,免得被這兩個丫頭預先發覺,惹來其它人的注意。」

「我懂的。」瑤琳十分興奮。

狄姍姍牽着她的手,走到門口大聲道:「嫂子,來嘛,來我的房間,我給妳看看我的玩意兒,保證妳也會喜歡。」説着便打開房門,拉住瑤琳走出去。

二婢見她們出來,趕忙走上前去,小雪道:「三小姐,妳要帶沈小姐到哪裏?」

「到我的房間,不可以麼?」狄姍姍甩下一句説話,便牽着瑤琳走。

二婢追上來急急道:「不可以呀……大公子吩咐説……」

「説甚麼?説不許嫂子來我房間是不是?」狄姍姍睜大了眼睛。

小雪訥訥地道:「不是,只是……」

「不是便可以了,還不快給我讓開!」狄姍姍截住她的話頭,擺出一副嚇人的樣子。

小雲接着道:「大公子説要咱們好好伺侯沈小姐,這樣吧,小婢二人也跟隨照顧,要不然大公子怪罪下來,小婢實在擔當不起。」

「妳們要來便來好了,不要囉裏囉唆一大串!」一手便拖着瑤琳往前走,突然回過身來,運指如風,連點二婢兩處穴道。

二婢眼睜睜的軟倒在地,連説一句話也不能。

瑤琳在旁見着,掩口叫道:「妳……」又指着地上的二婢:「她們……」

狄姍姍道:「沒事的,我只是點了她們的穴道,咱們回來再為她解穴好了。」

瑤琳實在心有不忍,望望小雪與小雲,不免有點兒內疚!

「走吧!」狄姍姍帶着瑤琳走出望月軒,穿過深幽的小院。

□      □      □

此時正是掌燈時分,殿閣亭台的一側,正掛着一彎淡金色的月牙兒。

二人穿室過廊,直朝東月樓走去,途中不時遇着影子幫的兄弟,但幫中兄弟見是三小姐,全都躬身讓過,她們的行動似乎相當順利。

當二人走過一曲連房,來到一棟小樓時,遽聞一把熟悉的聲音,自樓內傳了出來:「義父,你不要再多説了,無論如何我也不會放棄瑤琳!」

瑤琳一聽,腳步登時停住,也認出説此話的人便是狄駿。

狄姍姍也感奇怪,望望瑤琳,便低聲道:「不知大哥和義父在談論甚麼,語調好像怪怪的,咱們過去聽聽好麼?」

瑤琳聽狄駿説着自己的名字,早便有此打算,見狄姍姍這樣説,更是正中她下懷。

兩人悄悄地俟近窗旁,便即聽見一張蒼老的聲音:「駿兒,不是義父要幹涉你的事情,但你要知道,沈嘯天當年是如何誣害你父親,還要着人追殺你母親,把『白玉紫鴛鴦』搶了去,難道你就為着一個女子,便放棄這血海深仇?」

「沒有……」狄駿堅定地道:「我並沒有放棄,但瑤琳並不像他父親,我報仇的對象是沈嘯天,這與她無關,雖然她是仇人的女兒,可是咱們不能混為一談,她心地善良,而且在此之前,她根本對父親的一切罪行全然不知。」

「這又如何,你可有想到,當你殺了沈嘯天,為自己父母報了仇,她兩兄妹會如何對待你,難道他們便就此算數!你真的不聽我所言,堅持要把她留在身邊,便和留下一服毒藥無異,隨時都有可能要你的命,莫非你連這一點也沒想到。」

只聽狄駿笑道:「我當然有想過,也考慮了很久,我既然喜歡她,便要接受命運的考驗,到時她若真的要殺我,我也毫無怨言,做人子女為父親報仇,是天經地義之事,我又怎能怪她。但我只知道一件事,我若然失去了她,和失去了自己性命並無分別,義父!我希望你明白我的心境,只要喜歡了一個人,想要在中途放棄,恐怕是件不容易的事。」

「唉!我真不明白你們年輕一輩的想法,或許你説得有道理,但畢竟對你來説,打後的道路並不是一條好走的路。」

「我也知道,路是自己挑的,就是黃泉路,恐怕到時也難以回頭!」

瑤琳在窗外聽了,早已是淚流滿臉,而狄姍姍也聽得雙眼發紅,見着瑤琳的樣子,只得放低聲線道:「走吧,給大哥發現了,便無法找妳哥哥了。」

瑤琳點點頭,抹去臉上的淚珠,激動的心潮,仍不住地在體內攀升。

通過連房,便看見一座二層高的大樓,狄姍姍道:「前面便是東月樓,樓外有不少人在守着,咱們須得繞到屋後去。」

狄姍姍帶着瑤琳,悄悄枴了一個大彎,來到大樓的後面:「嫂子,妳懂不懂武功?」

瑤琳搖着頭:「哥哥曾教過我些許,但只是鬧着玩的,不大有用。」

狄姍姍笑道:「不用怕,但妳無論如何驚怕,也不要出聲,知道嗎?」

但見狄姍姍單手圍着她纖腰,低聲道:「咱們要上去了。」

「甚麼?」瑤琳抬頭望望頭頂,見是一株數丈高的大榕樹,不由害怕起來。

當她仍沒轉念之際,狄姍姍以摟着她縱身一躍,便躍上丈餘高,同時落在一株大樹丫上,二人扶定身形,往外望去,正好對着東望樓的二樓,見屋內還有着燭光,顯然沈一鳴仍沒有睡去。

狄姍姍低頭四下細看,見無人接近,遂道:「現在咱們過去,妳得摟緊住我身軀。」

瑤琳也曾經歷過兩次這樣的環境,一次是狄駿抱她上崖面,加上剛才狄姍姍的一次,她已不甚害怕了,便咬緊牙齒,朝狄姍姍點點頭。

狄姍姍擁着瑤琳,力聚雙足,夜鷹似的飛向東月樓二樓,才一踏落檐角,即見樓房之下有兩名影子幫兄弟巡過,狄姍姍掩着瑤琳的嘴巴,恐防他因驚懼而叫出聲來。

屋下二人走過後,狄姍姍拉着瑤琳從窗户跨進屋內,即聞一人問道:「誰人?」

狄姍姍笑道:「是我帶妳妹子來了,你該怎樣多謝我呀!」説着便與瑤琳一起走了進來。

瑤琳一見兄長,連忙跑上前去:「哥哥!」

沈一鳴挽着她的手,大喜道:「妳這鬼丫頭,真叫人憂心死了。」

瑤琳笑道:「難道我便不擔心你,是了,聽聞你吃了甚麼『丹』,沒有了武功,是真的麼?」

沈一鳴點頭道:「這是沒法子的事。」

「對不起!」狄姍姍來到二人跟前:「都是我哥哥不好,我求他取解藥,他又不肯,連二哥也不聽我説話。」

沈一鳴笑道:「這怎關妳事,我還沒有多謝妳呢,不是多得妳,咱們兄妹今晚又如何能見面。是了,妳們兩人怎會由窗口進來?」

「飛過來的。」瑤琳指着狄姍姍道:「是狄妹子抱着我從對面大樹飛過來的。」

沈一鳴道:「原來妳的輕功如斯厲害,失敬,失敬……」

「算不了甚麼,我大哥和二哥才厲害哩。」

瑤琳道:「哥哥,他們有難為你麼?」

沈一鳴搖頭道:「這個倒沒有,除了不許我走出這裏外,並沒有甚麼。」

「嫂子妳放心好了,我二哥説就是不想囚他入地牢,但又怕妳哥哥會逃走,所以才給他叫下『靈弨丹』,以防萬一。」

沈一鳴軒着劍眉,盯着瑤琳道:「甚麼嫂子?」

瑤琳見着,登時紅霞蓋臉,害羞得連忙低下頭不敢出聲。

沈一鳴追問道:「快説,這到底是甚麼一回事,狄小姐怎會叫妳作嫂子,莫非妳……」

狄姍姍走到瑤琳的身邊,撅着嘴巴道:「不要這樣嘛,我哥哥喜歡她,將來自然是我嫂子了,現在我叫早了一點,也不算甚麼大事吧!」

「狄駿要娶她?」沈一鳴感到極度驚訝。

瑤琳卻用力扯她的衣角,希望她不要再説下去,豈料狄姍姍並不理會她,反而笑着道:「怕甚麼,大哥喜歡妳,妳喜歡大哥,這有甚麼不對。」

沈一鳴氣得喘不過來,五官聚成一團,頹然坐在椅上,良久才道:「妳怎能這樣,我兩人給狄駿擄來這裏,妳卻和他……」

狄姍姍聽得有點氣惱了,接口道:「這又怎樣,要不是你父親,我哥哥也不會費這麼大心機。」

沈一鳴盯着她問:「妳説甚麼我父親,這與我父親何幹?」

「當然與你父親有關。」狄姍姍越説越咬牙切齒:「你父親害死我父母,你説這關不關他事?」

沈一鳴自是不會相信,頓即怒道:「妳敢亂説這瘋話!」

「哥哥!」瑤琳眼看二人快到反臉的階段,不能不出聲了,連忙上前扯着沈一鳴,柔聲道:「不要再吵了,我有一事要説與你知。」便將唐浩的説話和盤託出。

沈一鳴聽得青筋暴現,握拳透爪,當他全部聽完後,實不知道能否相信這赫赫大惡,如此血腥的事實,而且是發生在自己父親身上,但由瑤琳親口説出,再加上眼前的種種事情,又不能令他不相信,一時間,他只覺百端交集,痛心入骨。

瑤琳安慰道:「哥哥,不要難過,現在想甚麼也沒有用,也無法明白當時的真相,待咱們見到爹爹後,問明一切便是了。」

沈一鳴搖頭嘆氣:「我害怕的,便是如唐浩所説的一樣,到時該如何是好!」

瑤琳聽了,不免也憂心起來,心頭沉鬱得很。

狄姍姍見兄妹兩人如此模樣,一時也茫然無策,尋不着説話來安撫二人。

便在此時,突然屋外傳來一聲巨響,三人同時一驚。

狄姍姍臉現懼色,連忙道:「這是我幫哨子的告急訊號,有人要來攻擊本幫。」

房門倏地大開,衝進六七名幫眾,領頭一人見三小姐在此,也感詫異,忙上前道:「稟告三小姐,潁陽刺吏領兵數千人圍攻本幫,二公子遣派屬下保護沈公子。」

瑤琳兄妹聽見父親來了,也不知是喜是憂,不禁互望一眼。

只聽狄姍姍道:「大哥二哥現在哪裏?」

那人道:「已出莊接戰去了。」

狄姍姍低頭惴度一下,連隨道:「你們便在這裏保護沈公子和沈小姐,不得離此寸步,若有甚麼事情發生,馬上發訊號通知。」

眾人齊聲躬身令命:「屬下知道!」

「嫂子、沈公子,我現在要出莊幫手,你們先待在這裏不要走開。」

「可是我父親……」瑤琳擔心起來,恐怕狄駿會傷害自己的父親。

沈一鳴接口道:「我和妳一同去,有咱們兄妹在,爹爹多少有點顧忌,免得兵革相對,彼此大動幹戈。」

「是啊!」瑤琳馬上道:「咱們不會走的,若妳不放心,大可把咱們綁住。」

「嫂子,我又怎會這樣做,只是……」

狄姍姍登時躊躇起來,心想這建議似乎不錯,但若然從中發生甚麼事,自己又如何擔當得起,大哥必然會怪罪下來。

但現在兵臨城下,光靠幫中數百兄弟,不知能否抵擋得住,要是能兵不血刃,便能擺平此役,確是一個可行之法。

當下道:「好吧,咱們一起去。」隨即向手下道:「你們也跟着來吧」

沈一鳴牽扶着瑤琳,狄姍姍當先前行,繼而數名幫中兄弟壓後,出瞭望東樓,直朝南面趕去。這時白松莊四周,以佈滿影子幫兄弟,把守各處要道。

他們走出前院,樹上和屋檐,已見幫眾個個劍拔弩張,如臨大敵,氣氛顯得異常緊張,狄姍姍找着一名手下問:「現在形勢如何?」

那人道:「據知官兵被山下外哨給擋住,幫主和二幫主已下山去了。」

狄姍姍聽後,便即領着各人奔了出莊,沿着山道直朝山下走去。

美妙的痛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