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情色】愛不後悔

今年的情人節或許是我過的以往的節日中最幸福的一個情人節。

我叫做明浩,現在已經三十歲了,現在就講講一個純真的愛情故事,妍妍,我從小青梅竹馬的夥伴,她比我遲兩天出生,但她從小就反過來來照顧我。

小的時候,我們總在一起玩,這是其中的一天,妍站在我家門口,高聲大叫我的名字,然後我就探出我小小的腦袋朝外喊「馬上就好,來了來了」但一般沒有十分鐘我是下不來的,下來後,我們就跑到家後的小竹林,打馬蜂窩,辦家家酒,妍比我高大,於是她要做媽媽,我不肯「我還比你大,為什麼你要當我媽媽」妍隨即把衣服撩起了,露出她比飛機場還平的胸部,「我比你高大,快點寶寶,吸媽媽奶奶,不乖打屁股……」

在她高大的身軀下,我無奈的含着什麼都沒有的乳頭,妍妍看出我的不高興,「要麼,我們扮夫妻吧,這樣你和我都是大人了」這還差不多「好啊,那你要給我做好吃的哦,這可是老婆最主要的責任」

我們找了一個破碗,然後她在裏面加了菜(竹葉子)味精(沙子),「老公菜做好了哦,快點來吃飯吧」

於是,我拿了兩根小木棍,拿起破碗「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吃飽後」我們一起躺在竹葉子上,「老公,我看見我爸爸媽媽睡在一起是衣服脱掉的,我們也把衣服脱掉吧」説完不由分説,就把我褲子扒了,那時的褲子都是鬆緊帶,好扒的很,「做好就是小雞雞啊,好白,」

「你要做什麼」我看出她不良的企圖,把她手撥開了「我們是夫妻啊,讓我摸摸看,我也讓你摸好吧」妍妍不停的開導我沒辦法,我只好放開捂在小雞雞上的收讓她摸「老公,摸起來好舒服,滑熘熘的」妍妍興奮的喊叫(解釋一下,這裏指的滑是指兩皮之間搓起來滑,大家想必也有體會,如實在不能理解,請自摸體會)「痛……痛……」我火了,她竟然翻我的包皮,痛死我了「老公怎麼了,我看見我媽媽把我爸爸的這個皮翻起了,爸爸感覺很舒服的」妍妍睜着大眼睛,疑惑的説「你怎麼什麼都看得見,那他們還做了什麼啊」我也有點好奇了「我晚上一個人睡一個房間怕的,但媽媽不讓我和他們睡一個房間,於是我就又吵又鬧,媽媽沒辦法只好讓我和他們睡了,有一天我睡着了,突然感覺牀動的很厲害,睜開眼睛,媽媽壓在爸爸身上打爸爸,但她自己卻發出很痛的聲音,我就想知道媽媽和爸爸怎麼了,於是我就每天裝睡着,等着他們,但一般裝着裝着就真睡着了,有一天,就是那次我沒考滿分那次還記得嗎?」她憤怒的問我我當然記得,為了讓我看她的試卷,害得她沒時間檢查卷子結果考了99分,她還生氣了,三天沒理我呢……「記得,那次是我錯了,抄的慢,説啊繼續……」我現在好奇心已經被調起來,突然打斷心裏難受着呢。

「噢,好,那天我真傷心,想睡但睡不着,聽見媽媽輕輕的叫我,由於我實在太自責,所以她叫了我兩遍,我都沒回,當我想回的時候,聽見媽媽和爸爸説,寶寶睡着了,小孩子麼,最喜歡睡覺了,現在你好來照顧我這個寶寶了哦,我把眼睛眯開一條縫看過去的時候,媽媽把爸爸褲子脱了,爸爸露出一個小蘑菇頭的棍子,下面還有很多的頭髮,大概有這麼長」妍妍一邊説一邊比劃這,感覺又不對,又把距離拉拉大「對就這麼長。」

「恩,恩,……」現在出來佩服我啥都説不出來。

「媽媽就像我剛剛那樣,這麼來回套,爸爸原本耷拉的棍子,站了起來,當時把我嚇一跳呢,然後媽媽就去用嘴巴含住了,那棍子,還發出嘖嘖的聲音,就像我們吃棒棒糖一樣,……然後……然後……」

「然後怎樣……」我吞了口口水,心裏不停的想着這個場景,底下的小雞雞竟然也硬了起來。

「然後我就睡着了……」妍妍惋惜的説道,看她樣子,她也很想明白她媽媽為什麼會發出痛苦的聲音。

「老公,你讓我含含你尿尿用的棍子吧,我也想試試呢」妍妍一副蠢蠢欲動的表情。

「不行,不行。剛你弄的痛死我了。我要回去了,要吃飯了,媽媽見我去的遲又要罵我了」

然後,我們比着誰穿衣服快,穿好後,各自回家了……我們上中學了,有一天,我們兩在放學回家,家裏討論作業,突然,我發現妍妍坐的凳子上有血,把我給嚇壞了,妍妍雖然也很吃驚但明顯表現出很鎮定,她很害羞的告訴我,那是她來初潮了,我説我不懂什麼意思,妍妍説這是最近老師生理課上講過的,我突然哭了起來,抱住妍妍,「妍妍,你別死啊,我以後還要娶你做老婆的,你可別死啊……嗚嗚嗚嗚……」我真的太傷心了,我的一個親戚就是吐血而死,我不知道上面流血和下面流血的區別,但我知道留那麼多血,肯定會死的。

「浩浩,真的沒事,就是現在你能不能把你的運動褲借我啊,我的已經濕掉了。」妍妍又感動又無措的説「真的沒事嗎,電視裏經常放有人得了絕症還和身邊的人説,沒事的,叫他們別擔心,你是不是也這樣……嗚嗚嗚嗚嗚嗚嗚……」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直到妍妍和我發誓,她真的沒有事,以後肯定能順利的當我老婆,我才停止了哭泣,給她拿來了我的校褲,(各位看官應該知道,我們國家的校服校褲可是男女都統一的,所以,額……)「我知道你擔心,你看,沒再流血了。」妍妍把褲子脱了下來,把她的大腿張開讓我看她流血的地方,真的雖然上面還有血絲,但已經不往外流了,這個粉紅色的沙丘上,已經開始有絨毛長出細細陰毛,在傍晚夕陽的照耀下,看着只穿着上半身的妍妍,我感覺她真的太漂亮了。等我回過神,妍妍已經穿好了褲子,「剩下的我回去做了,回去把裏面穿好。」前一句聲音很大,後面已經細弱蚊聲了。嘿嘿,小妮子,害羞了……高中三年,暑假到了,我們也畢業了,我順利的考取了北京的一所大學,而和我報同一志願,成績一向比我好的妍妍,卻落榜了,我很是驚訝。找她,在她家門口喊她的名字,可是她始終沒有出來,於是我直接到她家裏,和她爸爸媽媽打好招唿,就徑直走向她的房間,還沒到她的房間,我就聽到了,輕輕的哭泣聲,這輕輕的哭泣聲就像是一面重鼓敲在我的心頭,我推門一進去,她正趴在牀頭,身體一抖一抖,我走了過去,輕輕的撫摸着她的頭,妍妍似乎感覺就是我,哭得大聲起來。

「妍妍,你去不了,我也不去了」我兩行眼淚不知不覺也已經淌了下來。

「不,浩浩,你忘了我吧,好好的去讀書,北京太遠,我們不會有結果的,嗚嗚嗚嗚嗚嗚/……」她滿臉的淚水,眼睛裏都是血絲,眼皮都哭的腫了起來。

「妍妍,相信我,我離不開你。」我們兩抱頭大哭……「妍妍,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我拉着她的手「去哪,我現在哪裏都不想去。」

「去一個讓我們兩都開心的地方」

我帶她來到了,我們鎮上最好的照相館加婚紗店,「妍妍,每次我們上學路過這裏,你都説你最喜歡這件米白色的婚紗,我們明天就來拍婚紗照吧,我會帶着我們的婚紗照去上學。」

「浩浩……」妍妍眼睛裏又淌出了淚水,但臉上卻有了快樂的微笑。

傍晚,我去和照相館老闆談價錢,估計看我學生,開價不高500,我還了半小時,最後説定,400元,那一晚,我砸破了我兩個儲蓄罐,和十幾個朋友借了錢,終於湊齊了500元,剩下的一百我打算請妍妍吃飯,望着都是零錢的五百,我去了小賣部,都換成了紅紅的毛主席,不然和女孩子出去拿一堆零錢付多沒面子,第二天,望着美麗穿着婚紗的妍妍,我的心裏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珍惜這個值得我愛一生的女子,妍妍對婚紗照的我很滿意,對她自己卻覺得不滿意,一會説胖一會説看上去太成熟,老氣,我親了她一口,「妍妍,不管你變得怎樣,我都會愛你」

手拉着手,吃了平生第一次吃的披薩(第二天,估計是消化不良,拉了一天肚子),又拉着手回來,我把她送到了家門口,「浩浩,明天我來找你」

第二天,早上很早,她就在樓下喊「浩浩,浩浩,開門……」

我穿着三角褲,給她開了門,由於晨勃,小弟弟把短褲頂的和小帳篷一樣,妍妍今天穿了一件T恤,下身是一條米白ideas裙子,剛進來,看到我,先把門關了,然後迅速把我短褲一摞到底,「老公,很久沒見你小弟弟了」自從讀初中以後,妍妍在沒叫過我一聲老公。

「還記得以前小時候小竹林的事情嗎,我還沒為你做一件事。」

説完,她蹲下身子,就像她小時候説她媽媽的樣子,把我的小弟弟含着了嘴巴裏,妍妍的頭一上一下,雖然動作不怎麼熟練感覺很生疏,但牙齒卻沒碰到我的龜頭,沒到兩分鐘,「我要尿出來了尿出來了」我想把我的小弟弟拔出來,但妍妍反而一上一下速度更快,一股兩股,我的龜頭上不停的噴着,妍妍似乎感覺很噁心,蹲在下面不停的乾嘔,但還是不把嘴巴裏的東西吐出了,等我射光後,她還在我龜頭上舔了幾下,把我龜頭上冒出最後一滴精液都用舌頭卷進了嘴巴裏,然後「咕咚……咕咚……」兩口,吞了下去。

我的小雞雞還沒硬下去,「浩浩,為了今天我特地去看書看電影,學了很多,我要把我給你。」

「我……我……」我都不知道怎麼説。

妍妍,開始把自己的T恤脱了,解下了胸罩,露出來她白白的奶子和粉紅的乳暈,又抬腿把裙子和內褲一起脱了下來,雖然很刺激,但由於剛射,我的小弟弟還是有點疲軟了,妍妍,又蹲下來,細緻的舔起來,左舔舔,右摸摸,五分鐘後,我的小雞雞又如同剛剛一樣,猶如擎天巨柱一般,我把妍妍撲到了沙發上,往她下面頂,頂了好一會,我有點撓頭了,因為我……我竟然該插哪裏都不知道,還是妍妍提醒我,就是以前我所見過的那條縫,流血的那裏插進去,我用手扶到洞口,輕輕一挺腰,「浩浩,痛,清點……」

我點點頭,雖然我是處男,但剛射過後,龜頭還是麻麻的,説實話,算不上舒服,我插進去後,裏面有一股阻力,但我還是往裏頂,等我這一頂把小雞雞抽回來的時候,小弟弟上已經充滿了血絲……、。

忘不了,妍妍在車站送我的那一刻,那心碎的眼神,由於家庭條件一般,北京離家又遠,註定我這四年都不能回家了,四年間,我不停的打工,我做過很多活,肯德基,麥當勞,學校裏面打掃衞生,幫附近的孩子做過家教,有時一天要兼職好幾份工,妍妍在家那邊找了一家服裝廠,做起了縫紉工,基本一天要幹14個小時左右,儘管休息時間很少,但她的信還是一封一封的寄過來,往往有時我還沒回,她就又有信寄到了,自從我的事情被學校校電視台播出後,學校很多女生都被我懂事,勤勞,善良的事跡所感動,在這期間我也遇到了很多女孩子,但我都一一回絕了,我告訴她們,現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讀書,找個好工作,但有一個女孩她始終沒放棄,她就是雅君,雅君是個高幹子女,父親是北京市那個區的人大代表,家族裏有不少當官的,我説我們不可能的,再説了,一個這樣的女孩真就是嫁給我,我也覺得承受不起,而且雅君脾氣不好,她身邊的小姐妹們都很怕她,老被她唿來喊去,這種小姐脾氣我很不喜歡,還是妍妍比較温柔可人啊,妍妍你等我四年很快就會過去的,那時我找好工作,有錢了,就能接你過來了……四年,真的那麼快過去了,一次次我在人才市場裏徘徊,工作,工作,我洗澡滿腦子想着的就是工作,口袋裏還有三十塊錢,學校已經通知了幾號必須搬離寢室的通告,我坐在學校門後的大石頭上,用手不停的抓着自己的頭,怎麼辦怎麼辦?

「浩浩,你還沒找好工作啊!」雅君今天穿着短裙披着華麗的披肩「恩,真的不景氣啊,去年我這個專業還都是好多家單位來學校定人才輪得到,今年,我們自己找上門他們都不要了」

「浩浩,我爸爸的朋友最近好像再招你這個專業的人才,聽説先進去三年,三年後表現好,可以申請事業編制」

「真的嗎,你能幫我忙嗎,雅君」我真的走投無路了,如果我在這讀四年書,這麼灰熘熘回去,怎麼有臉去見家鄉父老。

「可是,這麼平白無故的,我怎麼開口去讓我爸爸找人來,幫忙」

「除非……」

「除非什麼,雅君,以後我一定會記住你的恩情」

「除非你是我男朋友。這樣我就能開口了」

「男……朋。友」我喃喃自語,妍妍呢,妍妍怎麼辦可我洗澡的樣子,別説不能給她幸福,就是自己養活自己都很辛苦「雅君,其實我也挺喜歡你,就是以前讀書,不能分心的」

「我就知道,哪有貓不吃葷呢」雅君哈哈笑起來,讓我想到了小時候動畫片裏的巫婆雅君把我帶到了她家,家裏很大很大,後來才知道是別墅,她的房間在三樓,裏面很香,上面掛滿了拳擊冠軍的圖片,讓我有點毛骨悚然,進房間後,雅君把自己絲襪和內褲脱了,躺在牀上「過來,聞聞」

我趴在牀上,頭湊了上去,好臭好騷

「浩浩,幫我舔舔」

我伸出舌頭,可剛一靠近,就想吐,這騷貨不會是有病的吧突然一股很大的力,把我的頭往下壓,我的鼻子直接就塞進了她的陰道裏了,想想我的前途,我似乎忘記了腥臭味,我故意舔的聲音很響,「滋滋……——」「卟——」

她竟然還放了個屁,臭死我了,雅君仿佛知道我頭要移開,用手壓着我的頭不讓我離開她的短裙,我感覺胃裏不停的在攪動,我想出了辦法,挺起身體,把自己的褲子也脱了,四年沒碰女人,小弟弟簡直快要成鐵棍了,她兩個腿還是八字張開的,我兩隻手撐着她的大腿,不管她黑漆漆的陰唇,徑直插了進去,裏面很鬆,看的出她經常的做愛,或許她幫我找好工作後,和我在一起厭倦了後,就會離開我找別人了吧。

「啊……浩浩……好長……頂的我,好舒服」

我不敢怠慢,看着雅君美麗的面孔,想着她黑漆漆的陰道,平常只能堅持十幾分鐘的我,竟然過去了1小時還不覺得想射。

「啊……又來了……不行了」雅君屁股又一次緊繃起來,接着又渾身顫抖,第三次高潮了,她像死豬一樣,攤在牀上,我現在就像是一個將軍,一個獲勝的將軍,我放鬆了我自己,又狂幹了幾下,射了,射了很多,以至於射好後,我的龜頭一天都有點疼痛,不能去碰它。

第二天,我就有了工作,這個單位在國內也是頂頂大名(為了我的面子就不直接説出來了),兩個月後,雅君告訴我又了,準備結婚吧,我不敢回家接我爸媽,打電話讓我爸爸媽媽來參加我的婚禮,我的爸爸媽媽都拒絕了,我爸爸還説以後叫我別回去了,就當沒生我這個兒子,説對不起老鄰居,一年後,在一次意外中,我發現兒子的血型,而這種血型不是我能生的出來的,我靠着她爸的關係,已經爬到了辦公室主任的位置,年薪幾十萬,我甚至都不敢質問她,雅君每天都逼着我和她做愛,早上一次,中午必須回家吃飯,也一次,晚上就別説了,有一次傍晚回家,發現裏面又呻吟聲,衝進去一看,竟然是雅君在給隔壁鄰居老王口交,老王斜背對着門,雅君看到我在門口,竟然還不停下,還移到下面,舔老王的蛋蛋,我氣瘋了,脱下褲子,跑過去,抬起她的雙腿就往裏面頂,老王看到我,嚇了一跳,但看見我沒和她説話,也就繼續讓雅君服務着,我不停的插着雅君的逼,由於速度快,五分鐘不到,我就射了,但我的屌還沒軟,於是我繼續插,直到我的屌痛起來,此時雅君也已經幾次高潮,她的眼神中出現了懼怕,老王看看情況不對在雅君嘴巴裏射出後,衝忙逃走,我拔出自己的屌,龜頭上有了血絲,不知道是我還是雅君的,我上去就是一巴掌,「兒子不是我的,現在你還敢出來勾引男人」

「你敢打我」

「啪……」又是一巴掌,接下來就是我一年的情緒爆發了,我數不清我打了她多少下,直到雅君臉腫,吐出了一顆牙,嘴巴裏都是血我才放開,雅君癱在牀上,我收拾了幾件衣服,拿出了我一年來的私房錢,十五萬……回家了,真好啊,多麼清馨的空氣,在中巴車上,邊上人講着家鄉話,我的心已經飛到了家裏,爸爸媽媽出去上班還沒回來,家裏的廚房裏,一碗醃蘿蔔,一碗土豆,這是我家以前最常吃的菜,我用手抓着,塞進嘴巴裏,味道還是那麼好,比那些鮑魚燕窩好吃多了,雖然很鹹,但我甚至都把醃蘿蔔湯都喝了。

我真的快寫不下去了,一個這麼悲傷的故事,我把結尾寫一下吧,以後希望大家每天都是情人節,開開心心的過好每一天……結局是這樣,爸爸媽媽回來後,見到我,爸爸一聲不響,直接進房間了,媽媽抱着我痛哭起來,於是我知道了,妍妍沒忘記我,我結婚的那一天,她跳河了,隔壁鄰居發現河裏不對勁,有撲水聲(真的,別以為自殺就不會有這種反應),於是跳下河裏,把她救了上來,按理説救上來後,水也吐光了,應該就沒事了,可妍妍救上來後,三天沒説話,就這麼瘋了,妍妍爸爸以為是河神把魂給借走了,還花了很多錢去請道士和尚,可一點用都沒有,現在妍妍見誰就脱衣服,嘴裏還喊着浩浩。

我淚如雨下,第二天擋我見到妍妍時,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心碎,這麼可愛美麗的女孩,現在淌着口水,嘴巴裏不清不楚的叫着我的名字,「浩浩」我被抓了,雅君和她爸爸去警方那裏報案,説婚內強姦,加上家庭暴力,原來那天他們就已經取證了,來吧,讓咎由自取的我受到懲罰吧,兩年後,我出來了,寫了這篇文章,現在我和妍妍在一起,她已經慢慢的在恢復,就在這2009年的情人節,我們放了兩隻孔明燈,望着那緩緩升起的孔明燈,我回想往事,眼角止不住淚水,妍妍她竟幫我擦乾了我眼角的淚水,現在的我,終於知道什麼才算是我想要的愛,現在我們都愛的不後悔……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13538位元組

[ 此帖被24K純狼在2015-03-27 04:53重新編輯 ]

爱不后悔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