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綱】記妻的第一次3p(02)

(01)作者改名字了thread-9615432-1-1.html

(二)「大禹治水,劃分九洲:冀、兗、青、徐、揚、荊、豫、益、雍。到現代,九州之名有的成為省份代稱,如冀、荊,有的成為城市名,如兗州,青州,最出名的是徐州、揚州。」「千載之下,揚州均為歷代名城。」妻揚着臉,飄拂的萬千的青絲在微風中蕩漾,我的心暖暖的,目光一刻不錯的盯着嬌美的妻:妻上身穿齊腰白T恤,下身是瘦腿牛仔褲,臀、胸、腰、腿都恰到好處的展現出來。落日的餘暉灑在妻的面龐,我沉醉在這春風。這是在妻的家鄉,揚州一隅。我倆乘着三月的一個豔陽天,行走在揚州市郊的城鄉結合部,這裏遠離城市的繁華,遍野的油菜花,蜿蜒的小道伸向遠處山下。妻自小學習成績出眾。我們那一代人,父母皆以兒女文化課成績好為榮,也幾無例外的讓孩子上高中大學,主修理科。我的嶽父母卻能給妻選擇的機會,讓她學了自己喜歡的音樂,主修古箏。可能與嶽父母都是大學教授,並且兩人均是文史類專業的原因吧,他們家風文氣鬱鬱,傳統同時也民主的很。記得第一次去嶽父母家,我緊張的不得了,妻的父母卻隨和的很。得知我學科學的,也不視為另類,事後妻告訴我「過關」的時候,我高興的抱起妻轉了好些個圈,妻則咯咯直樂。成婚當天,嶽父手書:「嘉兒嘉婿」尺幅相贈。為了繼續我喜歡的研究和學業,婚後不久,妻便放棄了進高校當教師的機會,隨我遠渡重洋來到美國。一晃三年已經過去了。這期間,妻只間或學學英語,或偶爾指導幾個中文學校的學生,其他時間都用來照顧我的生活。妻雖不言,但我知道她是沒有在國內生活自由快樂的。這讓我對她充滿了感激,也發誓一定愛她到老,同時,在夫妻生活上,我也注重情趣,還偷偷看AV和小説學一些新的招數。其中,淫妻一類的小説讓我感觸最深。初一接觸,我是抵制的,自問,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可後來,與妻歡愛的時候,小説裏的畫面會偶爾出現在腦海,而我的陰莖卻也會興奮的跳躍一下。慢慢的,這樣的時候竟然越來越多起來。妻在性事上是偏保守的,在國內剛結婚不久的時候,妻對性幾乎是可有可無,夜裏能趴在我懷裏就幸福的安心睡着。做愛的時候水水也不多。到國外以後,可能也是結婚時間長了,會增加了需求,我就發現做愛的時候妻的淫水明顯增多,也更享受愛愛的感覺。但始終不是很放得開,至少沒有AV裏那樣完全放開。有時,我想嘗試新的姿勢,妻總會羞羞得要麼拒絕,要麼説:「這樣好變態,下不為例哦。」妻越是如此,我腦好中蹦出淫妻文所描述場景的次數越多。盯着妻凹凸有致的身子,手撫着妻如綢緞一樣的皮膚,那罪惡的念頭紛至沓來:淫妻是個多麼錯誤的稱唿,應該叫愛妻文。那些個文章所描寫的場景,我在代入我們夫妻的時候是滿懷着對妻的愛的啊!終於,我開始小心翼翼的與妻提起這種事情的存在。妻勃然大怒,這是從未有過的。她甚至流着淚説我不愛她了。知道我發誓再也不提,她才作罷。過了幾個月,妻竟然主動問起了我這回事,問我到底怎麼想的?是不是想換妻尋刺激?我猶豫了半天要不要正面回答,或者假裝正經的説自己只是一時好奇?最後我還是孤注一擲,決定坦然的向妻解釋:「不是換妻,是3P啊。指的是兩男一女的性愛。多數是丈夫從外面找來一個男的與妻三人一起。我想這是因為我愛你愛的深,希望看到你快樂。這比讓你守身如玉的愛還要深刻呢。」可能一直以來我在妻心裏的形象都很正直老實的,看上去認可了我的解釋或者説狡辯,沒有再次大吵起來,不過還是警告我:「好變態的想法,老公啊,別做夢,我是不會同意的。」我長噓一口氣,過關了。以我對妻的了解,這事在她的心裏種下了一粒種子。又沉默了一段時間,我開始整理了幾篇綠妻類的小説,發到妻的郵箱裏,美其名曰,讓妻更好的了解我心底不可見光的一面。我知道妻有很多閒暇,她會有時間讀一下的。「老公,發的什麼東西啊。好髒。我刪掉了。」我回了一個傷心的表情。妻卻馬上回了一個偷笑的表情。我大喜,有門,又一次,妻沒因為這個發火。這算得是種子發芽了!後來發展到我們會在做愛的時候討論小説的細節,而這時的妻害羞的表情每每讓我的分身更粗更大,插入也更深,妻的水水也越多。終於,妻同意了與W用QQ聊天。W是我在某論壇上結識的有淫妻想法,有過換妻經驗的朋友。我們曾經交換過照片,妻沒有特別的反感。妻:「與W聊天只是為了給你的想像的材料啊,別指望我會跟他怎麼着!」

我:「知道了,愛死你了寶貝!你肯我還不捨得呢。」「還有哦,人家聊天的時候不許你看着,我不在的時候你自己去看聊天記錄。變態!」妻哀怨卻有羞羞的説。……終於發展到了今天,真正的實現了3P。在我的堅持下,妻與W一起宿在了客房。在我道晚安,關上房門的那一刻,心裏興奮卻有如刀絞般的難受。妻通紅了臉龐,雙手緊緊抓住被角擋在胸前,眼睛裏分明泫然欲滴。W不失時機的從背後摟住了妻。我狠心關門離去。我獨自躺在卧室的牀上,回想與妻相識,相愛,結婚以來的點點滴滴。陣陣自責、憐惜、擔憂湧上心頭:妻的內心會有很委屈吧?是我把她的童話裏水晶王國般的世界打碎了,她要的從一而終,白頭偕老是我親手毀去了呀。剩下的是什麼?赤裸的欲望?我們還回的去嗎?想着這些,我起身上樓來到了客房,卻見妻雙手各握着一隻粗大的陰莖,眼神迷離的不時輪流的吞吐着,身體坐在一雙長滿體毛的腿上,上下起伏的動着,我知道那是另一隻大龜在肏弄着妻。我的雞巴堅硬如鐵,上前欲推開讓妻口交的兩人,試圖抱住我愛的妻。那兩人卻只輕輕一推,我就跌坐在地上,而妻咯咯笑着繼續淫亂的性交,是的,性交,妻肥美的蜜屄已經被肏的一片狼藉,泥濘、雜亂,如嬰兒小嘴一般的吞吐着那巨根!酸楚的感覺襲來。「不!」一聲大吼,我醒了過來,滿臉淚水。盯着天花板,我在想,妻與W有沒有睡着?一念即起,我再也睡不着。躡手躡腳,我來到了二樓,將耳朵貼在客房門上,我注意的聽着。「嫂子,你要去清洗一下嗎?」W的聲音。看來我睡着的這段時間,兩人有做愛。「……」妻子支吾了一聲,我沒聽清。「嫂子……」「別叫人家嫂子,把人家都叫老了」妻羞怯的聲音。「哎,影,我可以叫你影嗎?像大哥那樣。影你真美。」「沒你老婆美!」妻回道。W的老婆是挺漂亮的,不僅漂亮而且性感。我跟妻只看過照片,W妻總有168cm高,一雙奶子據W説是E罩杯,臉上總帶着笑,活潑開朗的很。目前帶孩子回國內旅遊去了。「你倆都美,不一樣美。」「哦?」「小如是性感的美。影,你是惹人憐愛的美。你有種知性的氣質,我從未在別的女人身上見過。我真慶幸認識了李哥。」「什麼是性感的美?」我感慨,妻對當她的面讚美別的女人還是介意的,即使這個人是W合法的妻子。「性感,就是看了想愛撫,日。」W的聲音開始帶着誘惑,「而影你的美不僅讓我想摟在懷裏,肏幹,更加想摟在懷裏親吻。」這時突然想起妻子「啊」的一聲。後來據妻,此時,W將妻令起,面對面的讓妻坐在他的大腿上。兩人此時赤裸相呈,雙手互相環抱着。妻怕羞,不太好意思直面W,只好趴在他的肩頭,身子只好任W肆意施為。「嗯,,,啊」妻的聲音時而低沉,時而高亢。據妻講,W的手很有魔性,不管是大力的揉搓妻的奶子,還是緩慢的忽攏妻的後背,都讓妻渾身顫抖,肉穴裏的水幾乎是被抖出來一般,流到W的大腿上,隨着妻屁股的動作,發出咕唧的聲響。此時W的巨炮像結束冬眠的蛇,在妻的屁股逗弄下又活了過來,紫黑的龜頭底在妻的屁股下。「我和李哥,誰肏的你好?」「當然是我老公好!」妻不示弱,在門外的我聽了也倍感安慰。「啊~」妻有一番驚叫。她的屄被W摳了一下,W的食指還好整以暇的在妻的陰蒂上轉着圈。「再説一遍,誰好?」「哦噢~」妻長出了一口氣,「一樣好!」。。。。。。妻又一次的淪陷了,我猶豫着要離開,卻遲遲邁不開腳步。「你跟我老公都有那個癖好,難道你家小如也像我這樣過嗎?」「不,比你這樣還要過分呢!」「哦?!」妻很聰明,沒有追問,她知道W自己會講來的

夜蒅星宸金幣+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记妻的第一次3p(02)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