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色情 小説】我是學長的性奴-3

三,網聚

接下來好幾天也一直有在徐峯的要求下給王叔「檢查」身體,而我的喉結逐漸消失並開始出現幼小的乳房。頻繁的接觸也使我和王叔漸漸親密起來,視頻時也願意露臉了。後來在徐峯的提議下我們決定舉辦一次聚會,聽説王叔還會帶着自己的兩個奴來參加。這是我第一次着女裝外出,上身穿着件衞衣戴着兜帽,而下面則是黑色迷你裙和緊身褲襪女式帆布鞋還有王叔為我買的一些「禮物」(一個金屬貞操帶,貞操帶的後面是個圓孔,那裏另外附上一條安在菊花上的狗尾巴)。在外出前徐峯為我灌了腸,直到流出清水之後又注入了滿滿的咖啡液而狗尾巴肛栓是為了咖啡液不會流出,在街上或車上我都感覺行動起來非常不適,不知道是對聚會的期待感還是女裝和灌腸液貞操帶帶來的羞恥感我的下面無時無刻都想立刻勃起,但貞操帶狹小的空間使得每次勃起都帶給我的只有難受的感覺,而因為裙子很短而露在外面的狗尾巴更是到哪都引起關注,我低着頭不看周圍卻能強烈的感覺到周圍人的眼光,他們看到我的「尾巴」的疑惑和打量我的視線,這也使我的思緒一直離不開我的後庭,腸子裏的翻滾的咖啡液好像隨時都會一湧而出,使我只能注意夾緊狗尾巴。遠遠望着徐峯,他出門前説過到目的地前要裝作不認識他遠遠的跟着他就可以,這也説明他不準備讓我在到旅館前解放腸子裏的「壓力」。

到了車站上了公車後迎來的才是真正考驗,擁擠的公車圍着我的都是男人而徐峯則從另個門上車位置離我很遠,車子起程不久我就發現周圍的男人都注意到我露在外面的狗尾巴,甚至旁邊有人故意蹲下撿東西試圖看個究竟,然後我發現我身後有人用手輕輕觸碰了我的臀部插着肛栓的位置,我微微轉頭看見那人看我的表情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他看我沒反應就用手指在我的絲襪大腿上瘙癢,並且漸漸伸入裙子,我不敢反抗和出聲,因為那樣可能會暴露我是女裝人妖和現在正戴着貞操帶的事實。我能感覺到他的手扯下了我的絲襪並摸索着我的下體,我只好伸出手引導他繼續撫摸我的屁股,我不想讓他發現我是人妖。他看見我這樣的反應以為我是默許了他的行為在我耳邊低語:「小姐不乖哦,出門居然還戴着貞操帶。」而那男子也沒停止猥褻,他掏出了自己的雞巴將龜頭對着我的臀部戳弄着,還要我用手幫他弄出來否則就要大叫告訴別人我是戴着貞操帶的淫蕩女人。那男子因為性慾的關係唿吸變得沉重起來,不停的大口唿吸着我的體香,並且緊貼我的身體揉搓着我的屁股,我只能用力夾緊狗尾巴並且快速的套弄着他的雞巴,他甚至試圖掰開我的屁眼,並且用手控制着我的狗尾巴肛栓,時而轉動幾下時而一出一進,我緊縮着肛門卻幾乎無力抵抗,仿佛立刻要在公車上噴出體內所有液體一樣。而他則毫不知情的加快了抽插並且唿吸更加急促,同時意圖將手伸到前方探索我的「花叢」。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起了徐峯的專用鈴聲而那男子也達到了高潮射出了精液,我用手努力包住他的龜頭希望不要被精液弄髒我的身體,以免被徐峯知道,而男子也被突然的鈴聲嚇的縮了回去。『到站了』看到傳來的信息我整理了衣服下了車。

而一樣下車的徐峯和我走到一處沒人的小道時抓起我的右手問我:「這是什麼?」

「我在車上手淫流出的精液……..」

「在車上被陌生人猥褻很刺激吧?」徐峯帶着嘲弄的語調説着。

「你都看見了?」我驚奇的問,現在我想起那個短訊息可能是為了阻止事態繼續發生吧。「就算沒看見想想也知道,你穿成這樣擺明告訴人家你是個騷貨,快來幹你嘛。」

我們來到一個高級公寓大樓,那是王叔的其中一套房子,王叔和他的2個性奴則早已等候多時,王叔帶來的兩個性奴一個是人妖,可能二十三四歲,與我不同有着一對比女人還要性感的胸部,應該有E罩吧,她穿着一件完全露出大腿的藍色高開叉旗袍和一條肉色絲襪,留着長發,王叔叫她蘭蘭,還有一個是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成熟女人,扎着馬尾帶着眼鏡,和蘭蘭不同的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衣服將她的上身蓋得很嚴看不出身材,王叔叫她文靜。文靜早已結婚並且有了小孩,只因為丈夫無法滿足自己所以才做了王叔的性奴從中體驗不一樣的快感。。説起這次聚會更像是性愛派對,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交換彼此,今天我將屬於王叔,而王叔帶來的兩個性奴則是為徐峯所準備的,我們分開在不同房間,我和王叔進了他的卧室,徐峯和那兩位則在客廳。

「不用太拘束,就當是自己家就好了,你身後的狗尾巴是我送你的那個嗎?」

我輕聲回應,然後臉紅着詢問:「王叔,這是你的嗜好嗎?」

「哈哈,我是很喜歡,不過這些是徐峯要我為你準備的,不喜歡嗎?」

「王叔送的禮物我都好喜歡,今天就讓我好好報答王叔吧。」

「沒什麼,像你這麼可愛的後輩我是疼還來不及呢,要是喜歡以後再給你買」王叔邊説着邊雙手扶住我的雙肩示意我坐到牀上。這是第一次和徐峯以外的男人做愛我顯得格外拘謹,王叔好像看穿了一樣和我説只要按他説的做就可以了剩下的他來。接着他示意我扒開雙腿將屁股對着他的方向,他用小刀劃開我的絲襪將臉貼在我的屁股上開始聞嗅起來,還誇讚我的美臀越長越性感了,我本來屁股就非常圓潤這段時間服藥以後盆骨增大使得屁股顯得更加性感。王叔緩緩的抽掉我的菊花上的狗尾巴隨即就有咖啡液順着股溝流出,本來就無法忍受便意全靠肛栓一直維持着,這一刻我只好將力氣全用在收緊肛門上,卻不想一個悶屁正好打在王叔臉上不少咖啡液也濺了出去。

「對不起,王叔…我不是故意的,實在忍不住了。」我把臉別了過去害怕看見王叔生氣的模樣。

可王叔卻更加用力的唿吸着還伸出舌頭舔舐着我的屁眼將流出的咖啡液完完全全收入嘴中,「小雨你真是好可愛,這咖啡是你和徐峯專門為我準備的驚喜嗎?你不要太拘謹嘛把你最淫蕩的一面展露出來。」説着繼續吸吮着我的屁眼,我覺得我的肛門被王叔勐烈的吸吮弄得外翻,而裏面的咖啡液也不斷流出,之後王叔起身離開,趴在牀上的我受不了外力體內的液體瞬間噴出,而王叔則拿着一個玻璃器皿盛裝着。「哇,噴的好遠快濺到牆上了。」

「對不起王叔把你房間弄髒了。」我羞愧難當可王叔卻一臉更加興奮的神情。

「這沒什麼,説了你可以更加放開點好好享受,來看看徐峯他們吧,你也好好學學。」説着王叔將我抱起到門前窺視徐峯和王叔的那兩個性奴。

只見文靜解開大衣,原來裏面什麼都沒有穿,有的只是緊緊束縛身體的紅色棉繩,繩子穿過脖子緊緊紮緊着雙乳擠出誇張的乳溝並向下緊緊勒緊了文靜的陰唇,在陰唇的位置還有2個誇張的繩結,兩個繩結摩擦着她的陰唇還有陰蒂,而陰唇也早已濕潤無比,她乳頭還溢出許許奶水。只見徐峯單手拎起蘭蘭的一條絲襪美腿用舌頭舔弄着她的腳底,而眼睛則欣賞着文靜的下賤模樣,接着他一腳踢在文靜的肚子上示意她跪下,然後徐峯用腳不停揉搓着文靜的臉部,而文靜只是像狗一樣趴着伸出舌頭任由徐峯蹂躪,並且順着徐峯的腳舔舐他的腳底。「真如王伍説的一樣是條毫無顧忌的母狗,説着將蘭蘭甩在地上,而蘭蘭卻毫不在意的爬起來脱去旗袍,原來她也和文靜類似的方式被緊緊的束縛着胸部,而她的小弟弟則被透明膠帶來回封的嚴嚴實實,沒有勃起的小弟弟顯得格外嬌小。

徐峯起身用一根繩子將蘭蘭的手向後反綁和胸部的棉繩連結在一起,然後又用根繩子將文靜吊起,文靜屁股懸在空中而美麗的雙腿則垂直着。隨後徐峯扯着蘭蘭的頭髮來回抽插着蘭蘭的小嘴直到射精,而文靜則在一旁叫着:「徐哥,我也要,快給人家人家等的下面好癢~」徐峯只是走過去給了她3記耳光,然後取出一個黑色的巨大假陽具塞入了文靜的屁眼當中,又取出一個取奶器裝在文靜雙乳之上。之後走回蘭蘭那邊,他脱掉蘭蘭的絲襪抽出了一條拉珠之後有大量糞便噴湧而出,蘭蘭的身上也有被濺到糞便可卻完全沒有毀壞她的美麗,「你不是要精液嗎?母狗文靜,。」徐峯拿出一個酒杯示意蘭蘭將精液吐在杯中而後若無其事的坐在了蘭蘭的臉上,徐峯的大雞巴仍舊硬着正好塞入蘭蘭口中而屁眼則對着蘭蘭的鼻子。而後又將蘭蘭屁股上仰命令她屁眼完全張開,只見徐峯將精液倒入蘭蘭的屁眼之中又吐了口痰隨後撕掉了蘭蘭小弟弟上的透明膠帶,蘭蘭疼痛的呻吟起來可是嘴中因為被徐峯的陽具塞滿發不出聲音。他示意蘭蘭尿尿在杯中又將杯裏的尿和一邊文靜的奶水倒入蘭蘭的屁眼當中對着一旁的文靜説:「你不是要精液嗎,精液就在蘭蘭的花蕊當中快爬過來品嘗吧。」之後放下來懸掛已久的文靜,只見文靜立刻跑過來吸吮起蘭蘭的屁眼來。而徐峯居然看着哈哈大笑還肆無忌憚的在蘭蘭嘴中撒尿。

看着徐峯的各種行徑我不知道怎麼卻心理很希望徐峯玩的是我,王叔親吻着我的臉頰説看「他們玩的多開心,你也要多放開點才行」,否則徐峯可要另找新歡了。王叔將我推倒在地用力咬着我的乳頭向外拉扯着,之後説道;「小雨,做我的乾兒子如何?我有錢有勢不輸徐峯,以後一定能給你很多方面的照顧多好,我一定會好好愛你的小雨。」王叔邊説着邊揉搓着我白嫩的乳房。

「呵呵,王叔人這麼好又疼我我怎麼會不願意呢。」想起徐峯要我學會交際説不定這樣也是徐峯所樂見的吧。「好爸爸,能幫小雨的下面打開嗎,小雨脹的好難受。」

「嘿嘿,首先你要服侍好乾爹我才幫你打開」説着王叔將他黑漆漆的雞巴插入了我的蜜蕊當中,並開始扭動起身子來。

「剛説會疼小雨的,怎麼又欺負人家。」

「來,用小雨的嘴巴餵乾爸爸喝下這些美味的咖啡吧」徐叔遞來剛才我拉出來的咖啡液倒入我嘴中示意我用嘴為他喝。可是因為位置關係咖啡只是從我嘴角邊不斷流出而變成單純的在和王叔熱吻,我只好伸長嘴巴用舌頭將咖啡送入王叔嘴中。

喝完咖啡後王叔解開貞操帶拎起我使我頭朝地不停的操着我的屁眼,而一隻手環抱着我赤裸光潔的大腿舔弄着,另只手玩弄着我的小雞雞我因為忍受已久立刻射了出來精液全部噴射在我的臉上還有嘴裏。

我一開始準備將王叔完全想像成徐峯來完成性事,可是現在我卻完全的配合着王叔,我的小蜜蕊不停張合着配合王叔的抽插而嘴也不停配合王叔説着淫語;「爸爸的精液在人妖兒子的屁眼裏,啊….啊….兒子的小穴是爸爸的,快操……快操死兒子啊~~~~」

而王叔也不停的侮辱着我;「你這賤貨,死人妖,瞞着爸爸在外面搞同性戀做人妖,看爸爸給你點教訓!被人操還不如被爸爸操,以後不許在外面亂搞你就是爸爸的專屬性奴!」

「爸爸,我以後不敢了,你饒了兒子吧啊,兒子又要射了~~~~」就在這時我與王叔同時高潮,王叔也將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嘴裏,現在,我的嘴裏全是自己和王叔的精液,而王叔則沒有休息他將自己的大雞吧放入我的口中示意我吞下精液繼續為他口交,而他則不停吸着我的小雞雞,還時不時將我的兩個小睾丸含着嘴中。就這樣我們又射了一次。

到中午的時候,王叔準許我休息會兒而帶我去洗澡,被王叔抱出卧室時我用餘光看着徐峯那裏,他們不知道大戰了多少回合,文靜完全癱在屎尿當中,頭上套着絲襪嘴裏貌似全是大便。蘭蘭則躺在地上被徐峯不停用假陽具抽插着後庭抽打着乳房和小雞雞,可以清晰的看見蘭蘭的雙乳上有明顯的紅印。

「徐兄,休息會兒吧,她們也該到極限了。來一起洗澡嗎?你的小雨還可以繼續哦。」

「喔,等下我就來你們先進去吧。」隨着2人的談話我被帶進了衞生間。

我是学长的性奴-3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