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黃色 小説】仙道煉心(情色版)-第六集 第二章 淘氣小姐

既然天亮了,李瑟就不回王家,直接奔向玄武湖去找王寶兒。

來到玄武湖邊,遠遠的就見那船停在岸邊,梁弓長和董彥等在岸上,到了近前,梁弓長哭喪着臉道:「老大,您可來了。您要再不來,我可要找您去啦!」

李瑟道:「怎麼?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可告訴你,那什麼破書的下落我可給你找到了,你要是把我的寶貝妹妹得罪了,我可唯你是問。她要是有什麼意外,你也別想活了!」

梁弓長對李瑟的疾言厲色卻不理會,只是喜道:「當真?『遁甲天書』在哪裏?」

李瑟把那布片塞給他,道:「秘笈暫時還沒到手,不過下落已經找到了。你不會不相信我吧!我發誓把那書尋來給你就是了,你快把寶兒還我。」説着就往船上走。

梁弓長看也不看那布片,只是收在懷裏,然後語帶嗚咽,道:「老大,看到您來了,我簡直太高興了,太好啦!您快把那丫頭帶走吧!就是不要秘笈,屬下也心甘情願,別説您還知道了秘笈的下落。我真是太開心了。」

李瑟聽了這話,知道王寶兒安然無恙,便放下心來。不過見梁弓長這話奇怪,就停下腳步,轉身道:「怎麼?」

董彥接口道:「老大,您的寶貝妹妹太難伺候了,光每日為她張羅吃的、穿的,就把我們幾人跑斷了腿,這還不算,還要陪她玩耍。她倒不是刁蠻,不過古怪可真,老是纏着人猜謎語,説故事給她聽。您知道啊!我們哪裏會講什麼故事,那些偷香竊玉的事情又不能講給她聽,只好陪她猜謎語了。」

梁弓長道:「猜謎語我倒還不怕,反正有老三頂着,不過要伺候好她的衣食可是不得了,她是非玉褥暖帳不睡,名家佳餚不食啊!上次您離開時,她非要吃秦淮張家的空心粉,我讓老三去買去,他為了圖省事,就在附近買了。哪知她只吃了一口,就吐出來道:『味道不對,你是用哪個髒傢伙做的東西來唬弄我啊!』我當時還怪老三懶惰,罵了他一頓,然後讓他再去買過了。可是此後,您的這位寶貝妹妹,在這裏只待了二日,嗯,嗯,老大,我給您算算啊!」然後掰着手指道:「鮮果有荔枝、核桃,香瓜……」

董彥補充道:「還有西瓜。」

梁弓長道:「這只是水果,吃的還有什麼六鳳居的豆腐澇、葱油餅,瞻園麵館的薄皮包餃、紅湯爆魚面,奇芳閣的什錦菜包、雞絲麵,珍珠玉湯,珍圓黍餅等等,我是叫不上來名字啦!穿的蓋的有表綾,絲絹,彩色妝花錦……總之我們幾人輪流出動,最後去她家盜來了這些東西才算完事。」

董彥道:「不是啊!梁老大,你還忘了,她用餐時還必須要用什麼白瓷青瓷,什麼玉盤金杯的呢!我們忙了兩晚,直到現在還沒安歇過呢!她才沒吵鬧着要離開。」

李瑟本來因為花蝴蝶的事情心情很是不好,再加上在公主朱無雙面前失態,這時還心裏羞愧,心情非常沉重!可是此時忽然聽見梁弓長和董彥這兩個傢伙説出這樣一番話來,初時還瞪着眼睛大是疑惑。等了好一會兒他才明白過來,不由哈哈大笑,繼而捧腹道:「該!真是活該!誰叫你們打我妹妹的主意,當她是好欺負的嗎?這回偷雞不成蝕把米了吧!也不看看是誰的妹妹,你們老大的妹妹也敢得罪,真是該死。」心想:「寶兒真是好樣的,把這幾個淫賊折磨死才好呢!」

梁弓長和董彥只是嘿嘿乾笑。

李瑟走上船,就聽艙裏傳來一陣歡快的笑聲,接着就聽見王寶兒道:「前面有一片草地,你們猜一物,猜不到嗎?真笨死啦!我告訴你們,是梅花(沒花)啊!你們記住了嗎?好,我再出一個,前面又有一片草地,再猜一物。」過了良久,寂然無聲,王寶兒又嗔道:「笨啊!是野梅花(也沒花)嘛!你們怎麼猜不到啊!一點也不好玩。」

一人甕聲甕氣道:「你再出,再出,我這次一定猜到。」

王寶兒道:「好,那我再説個。那片草地來了一羣羊,還猜一物。你們猜吧!」

李瑟順窗户見「南蕩」杜開先和「西色」鐵鼎在裏面正撓頭苦想,兩人滑稽的樣子甚是可笑。王寶兒卻閃着雙眸,大是可愛。

李瑟正待説話,身後的梁弓長道:「我的千金大小姐,是草莓(草沒)是吧?哈哈。」

李瑟也隨後笑道:「接着猜的謎語定是又來了一羣狼。楊梅(羊沒)是吧?」説着笑着推門進屋。

王寶兒驚喜地看着李瑟,高興地跳了起來,撲到李瑟的身邊,雙手抓住李瑟的左臂,笑靨如花,道:「大哥你來了啊!他們可好玩啦!陪我玩耍,有趣極了。你的朋友真好。」

李瑟見到王寶兒,料來她定會開始述説委屈,本想要説:「寶兒,你一定想家了吧!我來接你了,不必擔心啦!」

哪知見王寶兒興高採烈的,根本沒有想家的意思,還説出這樣出人意料的話,不由愣住,「啊」地失口發出一聲驚嘆。

王寶兒扭頭對梁弓長道:「喂,小梁,你跑哪裏去啦!就你猜謎語厲害,他們都不好玩,你快來和我一起玩,不許離開。」然後笑道:「長相俊俏,愛舞愛跳,春花一開,它就來到。打一動物,你快點猜。不許想,快點。」

梁弓長哈哈笑道:「是蝴蝶。嘿嘿,和老大的外號差不多。」

王寶兒奇道:「他外號叫什麼?」

杜開先忙道:「是玉蝴蝶。我們老大的名字那是頂哌哌的。」

王寶兒笑殷殷地道:「終於還有你知道的事情。」

杜開先瞪大眼睛不服地道:「我什麼都知道,不信你再出謎語。」

王寶兒笑道:「行啦!再出十個你也不會。來,還是小梁你再猜一個吧!眼如銅鈴,身像鐵釘,有翅無毛,有腳難行。也猜動物。」

梁弓長道:「是蜻蜓嗎?」

李瑟聽了王寶兒的謎語裏眼如銅鈴的話,想起梁弓長驅使巨人的事情,可見這傢伙不僅聰明,而且武功法術還非常厲害,本有心盤問他一番,不過此時也不是時候。

沉思間,王寶兒對李瑟道:「大哥,小梁好聰明。我出的謎語他一般都能猜到。」

杜開先噘嘴道:「那算什麼?你們出的謎語,你們自己當然知道答案啊!所以自然不算什麼本事。我要出謎語,你們猜到才算本事。」

王寶兒道:「真的?那你快出。」

杜開先撓頭想了半晌,也沒吭聲。他本粗魯之人,哪裏會什麼謎語。最後忽然手裏攥了幾個極小的鵪鶉蛋,道:「你們猜吧!我手裏有幾個鵪鶉蛋?」

王寶兒一下怔住,道:「這……這算什麼謎語?」

旁人還沒説話,李瑟慢條斯理的説:「如果我答對了,你會給我一個吃嗎?」

杜開先哈哈笑道:「如果你答對了,我把四個鵪鶉蛋全給你。」

李瑟等幾人立刻一片哄然。

杜開先不知道大家為什麼起鬨,還道:「你們快猜。」

王寶兒笑出了眼淚,道:「大哥,你瞧,他們多有趣。」

李瑟也笑道:「你高興就好,我就不擔心了。走吧!我們回家。」

除了還在納悶的杜開先,包括鐵鼎在內,其餘三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豈知王寶兒道:「不要啊!大哥,這裏這麼好玩,我就待在這裏啦!嘻嘻,在家悶死啦!大哥,你也陪我住在這裏好不好?」

還沒等李瑟開口,梁弓長就急道:「寶兒姑娘,千萬不要。你一個女孩家,我們幾個大男子,老在一起,你會惹人笑話的。」

李瑟瞪了梁弓長一眼,心想:「這小子這時候倒憐香惜玉起來了,以前做壞事的時候不知想什麼。」不過王寶兒要是不回家可是不得了的,他隨即接口道:「寶兒,你必須回去,你不記得明日是你生日了嗎?」

王寶兒道:「記得啊!不過我明日回去就是嘛!反正準備什麼東西,又不需要我啊!」

李瑟哭笑不得,怎麼也不明白王寶兒為何不想回家去了。

豈不知原來王寶兒很少離家,就是離家,也是很多人跟隨,不受人約束的時候極少。在杭州那次,王老財讓她出去了一次,就鬧出了不少笑話,最後是被強逼回家的。

這時她一人來到此地,沒人監管,隨心所欲,晚上直折騰到深夜困極了才睡,醒了就拉幾人玩耍,也不管他們休息沒休息,是白天還是黑夜。

初時她還有些顧忌,後來見幾人對她千依百順,就肆無忌憚起來。這裏吃的玩的都很齊全,又沒人管教她,自然樂得不想回家。

王寶兒還要待下去,鐵鼎是無可無不可的,他陪王寶兒玩雖然有些勞累,不過王寶兒伶俐可愛,令他想起死去的女兒,內心也有幾分開心的。

不過梁弓長和董彥可是大吃了一驚,連忙拼命來勸。

最後王寶兒搖着小腦袋,道:「好,除非你們到我家做客,陪我玩,我才走,要不,你們休想我離開。」

梁弓長等連忙賠笑稱是,心想:「小姑奶奶,只要您走,讓我們怎麼都好!」

李瑟樂得王寶兒戲弄這幾個傢伙,只冷眼旁觀罷了。見王寶兒答應回家了,就拉她離開,畢竟一晚未歸,惟恐香君惦念。

四大淫俠送二人很遠,才揮手而別。

王寶兒在李瑟身邊蹦蹦跳跳地道:「大哥,你的幾個朋友好有趣啊!把人家都逗死了。」

李瑟見王寶兒興高採烈,笑道:「還是你聰明,把那幾個傢伙整治的不輕。」

王寶兒瞪着秀目,奇道:「沒有啊!我怎麼會整治他們呢?他們那麼有趣!再説,他們是你的朋友啊!」

李瑟一怔,道:「呃!沒整治就沒整治吧!」

王寶兒笑道:「大哥,他們可好笑了,我給你講個笑話。昨日我問杜麻子:『你父母有個孩子,但這孩子不是你兄弟也不是你的姐妹,那他是誰呢?』」

李瑟奇道:「杜麻子?你是説杜開先那傢伙?你這麼叫他,他不生氣?」

王寶兒道:「生氣做什麼?他是姓杜不?是麻臉不?自然該叫杜麻子啦!」

李瑟見王寶兒不通世故,只好道:「嗯,好,好。你繼續説吧!」

王寶兒嬉笑道:「這笨傢伙想了半日猜不出來,就悄悄去問小梁。嘻嘻,哪知我跟着他後頭瞧呢!他説:『老大,你父母有個孩子,但這個孩子不是你的兄弟也不是你的姐妹,那他是誰呢?』小梁説:『笨啊!這麼簡單的問題還問我。那人自然是我梁弓長啦!』結果杜麻子高興地跑過來對我道:『小妞,我猜到了,是我們老大梁弓長。』哈哈,把我笑死啦!」

李瑟聽了也笑了一陣,道:「這傢伙還不是一般的笨。」

二人一路説笑,回到了王家。

李瑟急於回家,對王寶兒道:「你先回天香閣休息吧!我也回棲香居了。」

王寶兒在玄武湖不知節制的玩耍,在興頭上不知疲倦。此刻回到家裏也就累了,不再糾纏李瑟,回去休息了。

李瑟順着路逕行走,忽然迎面走來兩人,李瑟瞥了一眼前面一人,渾身卻驀地一震,不由怔住了。

原來迎面那青年面如凝脂,眼如點漆,行飄如遊雲,矯若驚龍。其風流灑脱,固非言語所能形容,比之南宮喧和趙銘更勝一籌,隱然有奪人之氣。

李瑟在這種情況下突然見到如許人物,竟然呆住了。

那人頃刻間經過李瑟身邊,對着李瑟微笑點頭,李瑟不由自主,也是牽強一笑,那人便從他身邊過去了。不過那人身後一人輕聲冷笑了一聲,李瑟痴呆之下,竟然毫無反應。

李瑟驚愣在那裏,心中震驚不已,心想:「此人到底是誰?如此風度儀表,定非尋常人物。天下有此樣人,還有別人的出頭之日嗎?」

他忽覺肩上一沉,迷茫地回頭,見馮總管親熱地拍着他的肩膀,笑道:「李公子怎麼在這裏發愣?」

李瑟努了努嘴,望着那人逝去的背影,悵然道:「那公子是誰?」

馮庸道:「他?不是天龍幫的長公子白廷玉嗎?難怪天龍幫在武林中有偌大聲勢,這小子就有如此的氣勢,他老子白笑天可想而知。今早我們家主人親自迎接他進城的,我在各處轉了轉,人人都在談論着這位天龍幫的長公子呢!」

李瑟道:「是啊!想不到世上還有這樣風流倜儻的人,難怪天龍幫在江湖上地位日重一日,我一路來到京師,天龍幫的威名聽到不少。唉!」心想:「我就算武功未破,有這人身在江湖,那也是沒我出頭的份兒,算了,過兩日我還是和香君回家去做酒樓生意罷了。」

馮庸笑道:「公子嘆什麼氣,我看你和白廷玉是當今的翹楚,可以一爭長短的。到時如果公子得勢,可記得要照顧我們王家才好。」

李瑟苦笑道:「您淨開我的玩笑。」

忽然李瑟想起昨晚偷馮庸鑰匙的事情,也不知他曉得不曉得,連忙往他腰間去瞧,可是隔了衣服,又哪裏瞧的清楚。

適逢一個家僕有事來找馮庸,馮庸便和李瑟拱手告辭。李瑟見他毫無異樣,心裏稍微安心,連忙回家。

李瑟回到家,古香君和花如雪正高興地説笑着,見李瑟進來,都含笑站起。

花如雪道:「公子,你回來啦!寶兒呢?外面好熱鬧呢!你去瞧了嗎?」

李瑟見花如雪滿面春風,奇道:「你病好了嗎?怎麼下牀了?」

花如雪道:「是啊!全好了,我只不過累了點,休息一陣,自然好啦!你……你見到那個非常厲害的人了嗎?」臉上不由露出驚懼的樣子。

李瑟奇道:「他厲害得很?呃,沒什麼,我不怕他,寶兒救回來了,等以後我再替你教訓他,幫你報仇,你不必害怕。」心想:「梁弓長這小子把花姑娘嚇的厲害,嗯,看來花姑娘法力太差了些,被梁弓長就給嚇住了。」

花如雪驚道:「你不怕他?他那麼厲害,你還能打過他?」

李瑟笑道:「這有什麼?世上不是誰武功高,誰就最厲害的。」見花如雪露出一臉欽佩的神色,心裏也是開心。問古香君道:「你們方才在説什麼?」

古香君道:「花妹妹説王家來了一個青年客人,王伯伯親自出城三裏相迎。許多的人都圍觀去瞧呢!這小丫頭去瞧了,回來就嚷個沒完,説那人怎麼怎麼英俊,風度翩翩什麼的,總之,好聽的話都讓她説盡了,鼓譟到現在啦!幸好郎君你回來了。」

這時花如雪噘着嘴道:「那人是英俊嘛!姐姐還不信!」眼神不禁露出迷醉之色。

李瑟看在眼裏,心裏竟然有些難受,嘆氣道:「唉,香君,她説的是天龍幫長公子,四大公子之首的白廷玉。我剛才遇到了,風流倜儻,確實不是凡品,比之趙四公子更勝一籌,難怪花姑娘那麼説。」

花如雪高興地道:「呵呵,姐姐我説的沒錯吧!」

古香君笑道:「我不信。你們一定是串通起來哄我。哼,什麼時候你們聯合起來,走到一起了呢?」

李瑟知道古香君在取笑他,卻不辯解,嘆道:「史載晉朝出了兩個家喻户曉的美男子,一個叫潘嶽,一個叫衞介,都是絕美之人,我還不信,不想今日居然見到了。」

花如雪才修煉成人,乃從山中出來的,且也沒有幾年,不比當時的世人,只要讀些書,就懂得很多典故和歷史。因為那時的人不像現代人,學的科目包括物理、數學、化學等理科,而是都是四書五經等文學的東西,因此對這些都熟悉的很。

但花如雪只是認得字,根本就不怎麼讀書,這些如何懂得,問道:「公子,你説的史上的兩人是如何好法?」

李瑟道:「據説他們都曾乘車出遊,因為模樣長得太出眾,車輿所到之處,『觀者如堵』。『晉書.潘嶽傳』中説:潘嶽車出洛陽道,被婦女們連手成圈圍在中間,那些喜歡他的姑娘們爭相把果子投到他車上,回家時竟是滿載而歸。不過和潘嶽比起來,衞介卻要不幸得多。人們聽説他長相如何漂亮,每到一處都前來圍觀,衞介身體本來不好,擁擠和紛擾累使衞介勞累過度,二十七歲便早早夭亡,史籍中説的『看殺衞介』指的就是這件事。」

花如雪嘻嘻笑道:「就是這樣,就是這樣。那白廷玉就是這般好看,令人圍觀瞧看呢!」

古香君見李瑟微微變色,一臉悵然的樣子,便淡淡地道:「哦,這算什麼呢?陳壽的『三國志』説到崔琰的漂亮是十二個字:『聲姿高暢,眉目疏朗,須長四尺。』那崔琰的漂亮也是聞名的,當時他那四尺長的美髯須尤其令人羨慕。他還是三國有名的謀士,後為魏王曹操招攬。」

「有一回,匈奴派使者來,曹操怕自己的形象不夠威嚴,不足有震懾力量,便對崔琰説:『今日你且扮一回魏王去接見使者。』曹操自己則提刀立於崔琰身旁。接見完畢,曹操派人去問匈奴使者:『我們魏王儀態如何?』匈奴使者説:『魏王確實相貌堂堂,不過依我看,站在魏王身旁的那個捉刀者,才是天下真正的英雄!』」

「説崔琰『相貌堂堂』是十分恰當的,只是漂亮歸漂亮,而要成為英雄,那崔琰和曹操一比就見出差距來了。英雄好漢幾百年才出那麼一兩位,哪兒聽説靠臉蛋兒漂亮就能把個江山打出來的?如果天下誰漂亮誰就是英雄,那也可簡單多啦!武林何必有什麼紛爭?」説完一笑,如驚燕飛鴻,進裏屋去了。

李瑟聽了古香君的話,渾身一震,呆楞了半晌。

花如雪卻不明白,皺着眉頭道:「姐姐在説什麼?我怎麼不明白。算啦!好煩,李郎,不,李公子,你陪我玩好嗎?」

她本聽從薛瑤光的話,不糾纏李瑟的,不過她心思單純,有時自然忘了,不能總是做到。

李瑟嚇了一跳,立刻清醒了,道:「啊!這個,我還有事啊!我找香君有事。」説完就往裏走。

花如雪追上去道:「什麼事情啊?這麼着急!」

李瑟怕花如雪糾纏,對古香君道:「香君,明日就是寶兒的生日了,我們送她什麼禮物好?珍珠寶物什麼的,她可不一定瞧上眼。」

古香君還沒回答,花如雪笑嘻嘻地道:「哈,就是這個事情啊!交給我好啦!包準叫寶兒高興。」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六集 第二章 淘气小姐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