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x 小説】雙奴(05-06)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我按照小嬅訊息的要求,在隔天的下午四點半,重新回到她家。

對於小嬅要求的時間點,我隱約有點知道她想幹什麼的預感,也算是有一絲 絲的期待,期待我昨天發現的一些線索是正確的。

到達小嬅家的一樓,在等電梯時,旁邊卻多了一個女人,帶點質疑的眼神看 着我,大概是覺得沒看過的陌生人吧。

我點點頭算是打招唿,暗暗打量了一下這女人,有比小嬅還要高半個頭的身 高,一頭過肩長發披在腦後,身上穿着合身的套裝搭配高跟鞋,整個人感覺就像 是精煉的菁英OL,對着我也只是點點頭,便不理會我。

我也沒興趣學年輕小夥子那樣,自來熟的上去搭訕,等待電梯下來後,進入 電梯按了四樓就自己閃到旁邊,卻發現那女的正驚訝的看着我。

我奇怪的看了,卻發現這女的沒有要按樓層的打算,我楞了一下之後,忍不 住問道:

「你也是要去四樓?」

那女的猶豫一下後,點點頭;就這樣短短時間,電梯便已經到了四樓,而小 嬅正好站在電梯外面。

「你來…………咦?已經碰到面啦?」

原本正要打招唿的小嬅,一看到跟在我後面出電梯的女人,就變成驚訝的問 句,那女人沒有回答便直接走到她旁邊,小嬅則對着我説道:

「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老公~~~直接叫她小琴就好。」

***********************************************************

小嬅和小琴認識很久了,在小嬅跟前任老公分手前,她們就認識,在跟老公 離婚後,小嬅對異性就算是失望了,而小琴是性向本來就偏向同性,所以兩人自 然而然的變住在一起,開始伴侶的生活。

但是這時大眾對同性婚的接受度不高,她們兩個也沒有大肆宣揚的打算,所 以對外一開始是宣稱單身,如果她們兩個是個姿態平庸的女人的話,這可能不是 什麼大問題,偏偏兩個人還都是美女。面對同事之間各種邀約、暗示等等,本來 就已經同居的不勝其煩的兩個人乾脆就對外宣稱已婚,絕了一大堆無聊人士的想 法。

這些是小嬅跟小琴再把我請進家裏後,一起説給我聽的,比較特殊一點的地 方是,主要是小琴再説,小嬅則是全裸跪在我腿間,替我口交,偶爾才抬頭補充 説明。

我們剛進屋子後,小嬅便飛快的將自己脱光,然後也幫我把衣服脱掉後,自 己爬在前面帶我們來到客廳後,便趴在我腿間不斷舔弄我的肉棒及肛門,小嬅的 意思是説,身為卑賤奴隸的她,要負責服侍好主人,小琴雖然沒有説什麼,但是 從臉色看來,她其實不太適應這樣子。

不過因為我不在意,小嬅也很樂意,她反而沒法説什麼,只能成屋裏唯一一 個穿着衣服的人……

其實;我在這時已經大概瞭解她們二個在想什麼了,無非就是希望找一個不 會介意她們的關係,又不會對她們起什麼非分之想的主來虐待她們。

小嬅前幾天帶點特意的誘惑,可能就是一個小小的考驗,昨天在翻找道具的 時候,我就已經發現小嬅的道具裏扣掉一些特殊的玩法會用到的重複道具,還有 好幾樣女用的道具是成對的,當時只是還疑小嬅還有其他的奴玩伴,沒想到竟然 是她【老公】的。

我並沒有很急着想要馬上接受小琴,一來是已經過了會為了一時的刺激衝動 的年紀了,二來是對小琴這個女奴還不熟悉。

如果相性不合,玩起來根本沒有樂趣是我的看法,小嬅也知道這點,看得出 來她正在努力的帶動氣氛,希望讓小琴也變成我的奴隸。

我一邊享受小嬅的口交,一邊觀察小琴的狀況,跟小嬅不同,我對她的理解 幾乎是零,只知道她也是奴,並且跟小嬅有互虐的歷史,但是愛好、奴性等等我 都不清楚,回想起昨天看到的道具,我大概有點想法。

小琴這時候還是穿着OL套裝坐在沙發上,在説完她跟小嬅的事情後便冷着 臉不説話,看起來好像很不高興。

原本就是冷豔型的女人,擺出一副生人物近的模樣,就更讓人覺得掃興。

不過………我突然按住小嬅的後腦杓,將她的頭用力的壓進我的股間,整支 肉棒就這樣插進她的喉嚨,開始深喉。

「嗚……姆…姆姆………」

小嬅一開始掙扎一下,但馬上就放下手臂,全身放鬆,就像是個充氣娃娃一 樣,讓我抓着腦袋前後抽動,只有嘴巴拼命的吸吮着肉棒。

小琴在我突然抓小嬅的腦袋時嚇了一條,雖然很快便又鎮定下來,但是當我 抓着小嬅腦袋開始深喉的動作時,小琴的唿吸開始變得有點急促。

注意到小琴的變化,我一手抓着小嬅的頭抽動,一邊對着小琴説道:

「你知道小嬅今天找我來吧?」

小琴點點頭,猶豫一下後又説道:

「她有跟我説過她今天會請一個她覺得有資格的人過來。」

「那麼,」

我一邊斟酌着字句,一邊説道:

「你也知道等下會發生什麼囉?」

小琴又是點點頭,這次沒有再説什麼,只是注視着我的臉。

我也注視着小琴的臉,然後突然起身,手裏仍然抓着小嬅的頭髮,小嬅也沒 有抵抗,任由我抓着她的腦袋,大口大口的喘氣,身體彷彿真的變成充氣娃娃的 癱軟下來。

我將上面因為深喉而累積大量口水的肉棒對着小琴,從紅腫挺起的肉棒上不 斷滴下小嬅的口水,抓着小嬅的腦袋,拖着她手腳並用的爬到小琴面前。

看着我越來越接近,小琴的臉色終於變了,身體隨着我的接近而畏縮,當我 來到她面前時,她整個人已經幾乎縮進沙發裏,肩膀微微發抖的仰頭看着我。

當我伸手抓住她的頭髮後,小琴的臉上一瞬間閃過一絲放棄的情緒,便向小 嬅一般張着嘴,垂着雙手,任由我將肉棒插進她的嘴裏。

雖然跟小嬅的反應類似,但是跟小嬅完全不同的是,小琴的舌頭比小嬅還要 靈巧不管我怎樣抽動肉棒,總能巧妙的用舌頭包覆、愛撫着我的龜頭。

但是當我強硬的深入她的喉嚨時,她就比小嬅還要不堪,沒有抽動幾下便需 要抽出肉棒讓她喘氣。

而每次的抽出肉棒,便會帶出大量濃稠的口水,順着小琴的嘴巴滑下,小嬅 便會下賤的主動湊上前舔乾淨流出的口水,我也常常抓着小琴在喘氣的時間,再 次將肉棒深深插入。

如是數十次後,小琴滿臉都是淚水、自己和小嬅的口水,穿着一身的OL套 裝跟着小嬅兩個人跪在我的跨下,看上去比一身赤裸的小嬅更下賤。

我抓着她們兩個的頭,把肉棒輪流的在她們兩個嘴裏抽插着,每當我抽插另 一個時,空下來的那個就一邊喘氣,一邊下賤的吸吮、舔弄着我的睾丸。

這樣抽乾了一陣子後,我抓着這兩個已經變成賤貨的傢夥,把她們的嘴從左 右按住我的肉棒,在她們兩的嘴間,快速的抽動,兩個賤貨很快便瞭解我要射了, 拼命睜大着嘴巴,用舌頭舔着我的肉棒。

我很快便在這兩賤貨的合作下達到頂點,白濁的精液噴得地板到處都是,被 我提着腦袋的兩個賤貨則吐着舌頭喘氣,當我放開抓着兩個賤貨的手後,這兩個 賤貨邊主動的趴在地上舔着我射出的精液,邊舔邊忘情的互相舔着對方的嘴、臉

憋了好幾集,終於能説了,為什麼你們都懷疑是男奴,老頭有這麼重口嗎? XD

看着在地上忘情互舔的兩個賤貨,我心裏固然覺得很誘人,但其實也有一股 火在燒。

雖然説現在乍看之下,小琴也跟小嬅一樣已經發騷發賤的沈淪在被虐的快感 裏,但是我清楚的很,小琴現在這樣的態度,不是因為她想被虐,而是因為小嬅 想要被玩,簡單説;我目前在她心裏的地位只是個玩具而已。

或許這麼説有人會覺得很奇怪,不過這種事情其實很常見,同性戀並不是代 表排斥異性戀,我認識幾個女同好,她們就是把男人當成普通玩具在用的,肉棒 對她們來説只是個温熱、會射精的情趣玩具。

對於小嬅來説,我是已經跟她聊過,認識了、溝通了、實踐過了的主人,但 是對於小琴來説,我只是她伴侶認定的陌生人,沒看過、沒聊過、沒玩過,要説 馬上臣服,現實沒有那麼美好。

我其實滿討厭現在這狀況,有點趕鴨子上架的感覺,可能有人覺得能夠多一 個奴很好,但是對我來説突然而來的狀態只會不爽,而且小琴的態度很明顯是不 會跟我做交流、溝通,或許還有一些用我的反應來考驗我是否是合格的主人的想 法。

如果我有想把小琴收了的想法就算了,可是我自己根本就沒有過想要收小琴 的想法,她這樣子考驗我的態度,當然讓我非常不爽,剛剛略顯粗暴的手法除了 驗證我的想法外,也有一點發泄的意思在,而且從剛剛的深喉可以知道,小琴也 是可以接受重度的玩法,但是能接受到多重就不清楚了,不過…………

那與我有何關係呢?

放她們兩個賤貨,是的;現在開始她們的定位就只是賤貨了,只要在這個房 間、這個區域,我便是主宰,放她們兩賤貨稍微喘口氣後,我首先伸手抓着小琴 的頭髮,強迫她面對着小嬅。

「賤狗,過來把這個賤貨的衣服脱掉。」

「是!」

小嬅連忙應身上來,正要伸手時,便被我賞了一耳光,茫然的看着我。

「狗會用手嗎?」

我冷冷看着小嬅,或許是感覺到我的怒火,小嬅連忙雙手撐着地面,恭敬的 説道:

「是,主人!」

接着小嬅便爬着來到小琴的前面,張嘴咬着小琴的衣服,試着將小琴的衣服 解開,但是拉煉或是按扣之類的小嬅可以用嘴解開,鈕釦卻是根本毫無辦法,即 使弄到小琴的衣服全是口水也是沒法全解開。

在過程中小琴當然很不舒服,但是只要她有抬手、掙扎、出聲的動作,便是 被我賞一耳光、拉扯頭髮,幾次下來,她的小臉已經紅腫,也不再敢亂動,只能 看着小嬅笨拙的嘗試用嘴把她的衣服解開。

被小琴這樣的表情看着,也讓小嬅更着急,但越急越解不開,終於;在一次 較大的動作中,小琴衣服的鈕釦被小嬅直接扯下來,一瞬間小嬅和小琴都停下動 作,有點緊張的看着我,看到我沒有什麼反應,小嬅馬上瞭解到我的意圖。

接着小嬅就真的化成了發怒的母狗,粗暴的咬着小琴的衣服,半扯半拉的將 他的衣服脱到只剩下內褲,當我扯着小琴的頭髮讓她站起來時,小樺的動作又變 得緩慢下來,先學母狗一樣的貼着小琴的內褲聞着,然後整張臉貼在上面蹭了又 蹭,有點淫蕩的笑道:

「小琴濕了呢…………」

「嗚……」

小琴低聲一聲,但還是不敢動彈,害怕再被我賞耳光,也不敢低頭,只能紅 着臉站着,看着小嬅故意的隔着內褲在小穴上舔來舔去。

而小嬅看我沒有制止她的動作,便更加肆無忌憚的舔着小琴的肉穴,最後甚 至整個臉貼近小琴的雙腿間,吸吮之間還特意發出聲響。

「嗚…小、小嬅……不要這樣………哈…哈哈………那裏……喔…………」

站着不敢動彈的小琴,就只敢輕聲的制止小嬅,希望不要在這樣刺激她的身 體,但是小嬅對小琴的叫聲充耳不聞,只是埋頭的不斷舔弄。

不愧是同居在一起的同性伴侶,小嬅很清楚小琴的敏感點,即使隔着一條內 褲,依然能刺激得小琴反應連連,察覺到小琴的雙腳在微微打顫了,我才制止小 嬅的動作。

「賤狗,動作快點。」

「是,主人!」

聽到我的命令,小嬅也不敢再玩下去,連忙咬住小琴的內褲,往下扯下,讓 小琴變成完全的裸體。

我抓着小琴的頭髮,先讓她面向客廳裏靠近陽台那邊的落地鏡,從鏡上的倒 影讓小琴清楚看見她的模樣,我還特意舉起她一條腿,從後面頂住她的屁股,逼 她的陰部前挺,倒映出沾滿液體,水亮的肉穴。

小嬅還跟着伸手,用手指分開小琴那剃得乾乾淨淨,沒有毛渣的肉穴,嘻嘻 笑道:

「小琴的穴穴都濕透了呢。」

「不、不要……我…我…………」

已經屈服在我暴力下的小琴帶着哭音懇求,但還是被我強制控制看着自己的 淫態,而她的愛人跟着的羞辱言詞,對小琴的刺激更加強烈,從鏡中反射的倒影 中,粉嫩的肉穴在小嬅的手指中間一開一合的。

「你的賤穴也在懇求人的侵入呢。」

「不是………那……那是…………」

還想掙扎着解釋的小琴,卻無從辯駁,自己身體的反應透過鏡子老老實實的 反應出來,而她的伴侶不但沒幫她,還幫着我的現實也讓她更絕望。

「還以為你是個冷麵美女,原來也只是個下流騷貨而已,被人插插嘴巴、舔 舔穴就濕成這樣。」

我貼着小琴的耳邊,邊用言詞羞辱她;邊將肉棒放在她的股間,緩緩的前後 摩擦着,小嬅則跪在我們面前,雙手捧着我肉棒,陶醉的看着我肉棒在小琴的股 間磨蹭。

「不,不是…我………」

「那就是被我看就濕囉?被一個男人看着自己下賤發情的模樣而濕囉?」

「不…我……唔……我…我是…………哇啊啊…………」

在小琴努力找着理由想要辯駁時,我的肉棒趁機插進她的肉穴,已經潤滑過 的肉穴飢渴的將肉棒吞沒,讓小琴發出尖叫聲。

我放開小琴的腿,讓她手放在跪在我們面前的小嬅肩上,抓着她頭髮,讓她 看着鏡子裏被幹得尖叫的自己,從後面幹着她的肉穴。

「不、不要………啊啊………好……好粗………小嬅……不…不要看………

不要舔………啊啊啊阿……………「

小嬅分開着雙腳,兩隻手分別猛扣着自己的肉穴和屁眼,一邊自慰一邊羨慕 的看着尖叫連連的小琴,拼命仰着頭深長舌頭想要舔、咬小琴在她頭上晃來晃去 的乳房,一邊發出淫叫。

「好好……小琴能被幹………哈……啊啊………我也想要…………啊啊啊…

………「

在這二個賤貨的淫叫聲中,我在小琴的體內射出了今天的第二發,當我的肉 棒拔出小琴的肉穴時,小嬅立刻撲到小琴的跨下,用力的吸吮她肉穴內的白精。

「不…不要……小嬅……別…別吸………嗚哇啊啊啊阿…………」

還沒從高潮中抒解過來的小琴,哭喊着在小嬅的嘴裏、臉上尿出來,小嬅毫 不在意的緊貼着,又吸又吞的將我的精液、尿水吞舔乾淨。

尿完之後的小琴,無力的攤倒在小嬅身上,小嬅也順着勢子倒下,兩個賤貨 就這樣用69的姿勢躺在地上,小嬅專注的吸吮、舔弄小琴的小穴,而小琴則是 無意識的舔着小嬅的小穴,兩個原本美麗的女性,就這樣下賤的躺在充滿尿味的 地板上互相舔弄着。

【未完待續】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 金幣 +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双奴(05-06)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