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 色情 小説】玉米地裏嫂子和我偷情,且懷了個孩子

我大學畢業已經有十個月了,在這十個月中,使我最不能忘懷的,是一位農村裏的女人,她叫小娥,比我大八歲,是我畢業分配前下放勞動的房東,在我下放農村的那段日子裏,她一直對我問寒噓暖的,不時地關心照顧我的勞動和生活,在下放的幾個月時間裏,我與小娥後來發展成為一種體貼入微式的關係,這就使我對她更加思念。今天我收到了她給我寫來的平安信,看着小娥給我的來信,自己又想起十個月前的情景,不由得浮想聯翩心緒難以平靜下來。

臨畢業前,學校為了讓我們體驗複雜的社會生活,組織了下放農村的活動,於是我們一羣省城的大學生來到了安沾縣,這是個偏僻而且貧困的小縣,大部分地方連自來水和電燈都沒有。我下放的村子叫唐莊,又是縣裏最窮的地方,由於這個村子太苦,在縣城裏介紹情況時,其他同學都不願意到這裏來,我抱着吃點苦不算什麼的念頭,自報奮勇地一個人來到了安沾縣最苦的唐莊。不想到了這裏卻讓我真正體會到了社會中的實情,通過幾個月的社會實踐活動,我敢説自己的收穫肯定是下放同學中最多和最大的。

村裏安排我到一個農户家幫助他們勞動,這户人家就只有中年夫妻兩口人,房東男主人有些木訥,名字也象他的樣子似的叫作老呆,他是一個半農半獵的農民,因為家裏的地並不太多,所以經常進山打獵。老呆對我的到來並沒有任何過多的表現,只顧自己低頭抽着煙。

房東女主人就是小娥,她是個性格開朗,模樣也長的俊俏的農村大嫂。農村女人很少有高挑的身材,所以她一米六幾的個子在村子裏就顯得格外出眾,女人長着一頭烏黑油亮的頭髮,漂亮的臉蛋,豐滿圓滑的屁股,一看就感到十分招人喜歡。

按老呆幾句不多的話説,他出去打獵主要是為了用獵物換來的錢補貼點家用,但我卻看小娥對丈夫的説法有種不屑一顧的表情。老呆因為打獵的原因,一年有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家,所以,這個家裏的一切,實際上都是由小娥來打理操持的,我看得出來小娥對老呆有種不滿意的表現。

聽村裏的人説,這個老呆身體有毛病,他總給人一種病病秧秧的感覺,加上少言語,人看上去沒有什麼精神,我到他們家有幾天了,他對我是種不冷不熱的表情,而且我看他對自己的老婆小娥也是十分冷淡,完全沒有農家夫妻和睦親熱的情景。

我到他們家的任務就是幫老呆和小娥做些農活,其他的也不需要我去多問多做,好在我有一米八的個子,俗話説身大力不虧,幾天下來,我很快就適應了地裏的農活,這種勞動並沒有讓我感覺有什麼受不了的,但單調的勞動生活還是讓我變得比在學校時沉默了許多。

我到小娥家的第八天,男主人老呆説現在是個打獵的好季節,他備足了打獵的用具,並讓小娥給他帶上了一大口袋乾糧就匆匆進山去了。老呆出門時説自己可能要兩三個月的時間才能回來,並要小娥別擔心他,同時也囑咐我要象個男人一樣多幹些活,別讓他老婆累着了。

男主人老呆走了之後,每天下地幹活就只有我和小娥兩個人了。

説句實話,從我一到老呆家的那天起,就喜歡上了這家的女主人,小娥對我這個從城裏來農村鍛煉的大學生十分熱情,問寒噓暖的,總是不停地囑咐我該注意些什麼事情,生怕我在勞動中累壞了身體,我在感激女主人的同時,同時也喜歡上了她俏麗姣美的身體。學校裏面的那些女同學,現在一個個都興什麼減肥,把自己弄得象一隻只草雞,一陣風吹來都可以把她們颳倒,哪裏還象魅力動人的女人。她們根本沒有小娥這種健康滋潤的自然美,這女人在該肥的地方就肥,圓嘟嘟的屁股豐滿但沒有贅肉,高挺的一對奶子在胸前就象兩座小小的山峯,但在該瘦的地方它也瘦,細巧的腰身走起路來象楊柳搖擺,一雙腳腕挺拔修長,女人這肥中有瘦的身材,才是真正能夠讓男人浮想聯翩怦然心動的。

我特別喜歡偷偷地窺視小娥那肥肥圓圓的屁股,她走路時屁股總是有些誇張地向兩邊扭動一翹一翹的,寬大的褲子根本無法遮蓋住男人對褲子裏女人肉體的幻想。現在老呆走了,每天只有我和小娥兩個人在這個農家小院裏生活,這就使得我的偷窺更加方便起來,再也不用怕老呆那象釘子一樣的眼光了。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裏,每當我和小娥兩人下地幹活的時候,我總是藉故走在她的後面,這樣我就能夠仔細地看看她誘人的屁股,我時常跟在她的後面,一邊看着她扭動的屁股,一邊在心裏漫無邊際地幻想着褲子裏面是個什麼樣的肉體,想着如果能夠與她在一塊温存該是多麼好的事情。有時我心裏還會生出無盡的煩惱,守着這麼個撩人心緒的媳婦,老呆卻對她表現得無動於衷和一種不近人情的麻木,這種男人真是世界上的頭號大傻瓜。

通過幾天和小娥的接觸,我知道了她的一些情況,她已經和老呆結婚有七八年的時間了,娘家在比唐莊更苦的鄰縣山村,她爹就是因為老呆去那裏打獵時認識的,架不住家裏太窮,看看老呆人還老實,就這樣把女兒許給了老呆,小娥才到唐莊落户成了老呆的媳婦。我來她們家的時候,女人剛過三十歲的生日。

雖然自己是個學生,平時由於性格的內向,還從來沒有過男女間親親我我的親身經歷,但我從書本上了解到,象小娥這種年齡的女人,由於身體性機能的日益旺盛,所以就會對男女之間的性事,有着不同往常的強烈需求,這時的女人正處於俗話説的「如狼似虎」的時期,她們除去正常的衣食住院行的生活,對男女間的性交有了比任何時期都更強烈的要求,如果生活中沒有了男女之間親密的性愛和縱情的性慾,她們就會感覺失去了生命的重要意義。

但我到小娥家快有十天了,在這段時間裏,每天晚上我都希望他們夫妻二人能夠象黃片中的那樣,讓我聽聽男女間行房時折騰發出的令人剌激的聲音,我與小娥夫妻就住隔壁,中間的那堵土磚砌的半高的矮牆,是擋不住任何聲音的,如果他們夫妻有什麼好事,我這邊是可以聽得一清二楚的。可是在我的急切的期望中,他們夫妻間根本沒有發生我所希望發生的事情,二人睡覺的房間裏沒有任何動靜,我只在隅然間聽到過幾聲小娥象有點失望的嘆息。

這天氣温很高,天上沒有一絲風,整個大地熱得象座蒸籠,我又和小娥出門上地裏幹活。給玉米地鋤完草後,當我們坐下休息了一陣子後,旁邊的老黃牛大約是餓了,哞哞不停地叫了起來,於是小娥站起來對我説:「建樹,我們一起去割點草吧,你看牛是餓了」。

我隨小娥一塊站起來點點頭沒有説話,算是答應了她。

玉米地旁邊有塊沒有種莊稼的草地,這裏的綠草生長得格外茂盛,玉米棵子的陰影剛好遮住了我們的頭頂,我們兩人一前一後地割着草,整個地裏似乎就成了我們兩個人的世界,小娥割得很快,我也不甘示弱地緊緊跟在她的後面,不一會兒功夫,我們就割倒了一大堆青草,然後兩人又把青草集中起來成了一座不小的草堆。

小娥給老黃牛抓了一大把青草,它便不再叫喚了,靜靜地吃起草來。小娥擦了把臉上的汗水説:「建樹,草夠牛吃上幾天的了,等會兒我們再把草紮起來帶回去。你看,割了這麼多的草,也夠你累的了,看看咱倆身上的這汗,就再歇一會兒吧」。於是我們就找了處陰涼的地方坐了下來。

小娥摘下草帽扇着風説:「這天真熱」。她頭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了一大片,汗漬使得她的衣服貼在了身上,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濕衣服緊緊地包住挺在那裏。

這裏的風俗凡是女人一經結婚,原來的姑娘保守防線就完全不需要了,結過婚的女人可以做當姑娘時不敢做的許多事情,象在這麼熱的天氣裏,村裏的姑娘們還穿裹着厚厚的衣服,而結過婚的女人就沒有了這樣的約束,她們可以任意地光着上身不穿上衣。這不,剛説完太熱的話後,小娥就把身上被汗水濕透的褂子脱了下來,兩隻汗淋淋鼓鼓的奶子象肉球一樣從衣服的約束下解放了出來。

由於沒有生過小孩,小娥的奶子還象姑娘的奶子一樣,它們十分豐滿也極富彈性,兩個滾圓的奶子隨着小娥雙臂脱衣服的動作上下左右來回亂動着,它們就象生在女人胸前兩個活蹦亂跳的肉球,這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繚亂,我的襠下也開始有了變化,自己感覺到原先還安份的雞巴,已經一跳一跳不太老實地慢慢向上翹了起來。

小娥一抬頭見我一個勁兒地盯着她的奶子看,又看到我的褲襠裏鼓成了一個大包的變化,她有點不好意思了,她下意識地用手遮掩了下胸前的奶子,但不想由於胳膊在胸前的拂動,使得奶子跳動得更加活躍了,而且胳膊根本遮擋不住胸前豐滿的奶子,於是她不再對鼓漲跳躍的奶子進行掩蓋,任它們充分地在我這個男人面前暴露無遺。

過了一會,喘平了氣的小娥轉過身對我説:「我去尿尿」。

看來小娥真是沒有把我當成外人,她沒有了幾天前的那種扭捏,當着我這個大男人的面,十分隨便地就説出自己要尿尿的話來,然後她站起來走到離我只有幾步開外的地方,根本沒有想避開我的目光,毫無顧及地解開褲子立即蹲下去小便。女人這時已經與前幾天老呆在家時完全不一樣了,那時我們三人在地裏幹活她要小便的時候,總是不聲不響地自己一人跑到兩個男人根本看不到的地方去。

小娥大概是已經被尿憋得很久了,她一蹲下去我便馬上就聽到一陣極有刺激性尿液湍急的聲音,而且我還看到黃色的尿水把她前面的泥地激打起一片尿花。小娥是背對着我蹲下去小便的,由於她剛才已經脱掉了上衣,現在因為小便又解下了褲子,所以我從後面清楚地看到了一個全身裸露的女人,尤其是她那肥肥白白的圓屁股,還有屁股溝裏面的一簇陰毛,全都一覽無餘地展現在了我的面前,見到女人身上的這些隱密,在條件的反射下,我的雞巴立即猛地硬挺了起來。

小娥蹲在那裏沒有回頭地對我説:「建樹,你也憋得夠戧了吧?你也方便一下,沒有關係,嫂子不會看你的寶貝」。小娥這時已經尿完了,農村女人不象城裏女人尿完要擦什麼屁股,她把屁股翹得高高地使勁地上下抖動着,好把沾在陰户和屁股上的尿水甩掉。

張開雙腿在自己面前幾步遠地方小便的女人,當她用高高翹起屁股上下擺動的姿勢甩掉尿水的時候,女人陰部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在那條深色的屁股縫裏,我看到了女人紫紅色的肛門和被黑毛包圍着的陰户,她的兩片陰唇張開呈現着誘人的淺紅色,陰唇和陰毛以及屁股上還沾着點點尿液,淺黃色的尿液在女人不斷的甩動下,紛紛落了下來,象顆顆閃亮的明珠。看着女人最隱密的地方,這使我的表情變得遲純起來,當時我的眼睛已經變得發直,它們一動不動地死死盯在了女人那個叫作「B」的東西上面。

站在小娥的身後,我沒有轉過身去,木然毫無表情機械地掏出自己的老二尿了起來,雖然自己也在小便,但雙眼卻一直緊緊地盯着小娥的屁股沒有分神,以致最後的一點尿液競落到了自己的褲腳和鞋上我都沒有察覺。

當聽不到我繼續小便的聲音後,小娥轉過身向我看了過來,當她看着我緊緊盯着她的目光和手握的雞巴時,一改剛才不好意思的樣子,她柔聲地對我輕輕問道:「建樹,看你真是個呆子像,看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嫂子就那麼值得你好看嗎?你難道還沒見過象嫂子這樣的女人?你們這麼開放的大學生,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呀,你在學校裏肯定和女學生們玩過了吧」?

我臉紅了,小聲地回答説:「嗯,沒有,我……我……還從來沒有碰過女人」。我已經忘記該把方便的那個東西放回褲子裏面去,就任由它暴露在外面。

「這麼説,我們的建樹是個好學生了,還是個沒有開竅的童男子,那嫂子我今天就成全你,讓建樹看個夠」。小娥把身體向我轉了過來,站直了自己的身體,於是她腿上的褲子隨着人的站起來,一下子就徹底地滑落到了腳下,小娥這個村婦,一個令我幾天來暗戀着的女人,這時在我的面前已經成了一絲不掛的裸體女人。

自己眼前的小娥已經沒有了原來的羞澀,她抬腳甩掉落到腳下的褲子,把她那雙白白的大腿微微地向我張開,雙手捧着胸前鼓漲而豐滿的奶子,引誘般地前後左右扭動着胯部,讓赤裸身體中最令男人激動的部分,就是大腿根那長着一簇黑色陰毛的部分,向我這個男人暴露展示開來。

我被小娥的舉動驚呆了。這二十年來,除了看點黃片外,我還沒有真正見過裸體的成年女人,看着小娥陰毛上掛着的點點尿液,看着那兩片象是會説話的紅色陰唇,自己心裏不由地感嘆起來,原來女人的下邊是這麼撩人。露在褲子外面的雞巴不爭氣地向上硬挺了起來。

小娥走到剛割下的草堆邊坐了下來,她拍了拍鬆軟的草堆,對我招了招手説:「建樹,你過來吧,這草堆上十分舒服,正好可以讓我們休息一下」。

我剛走到小娥的面前,她就抓住我的雙手一把把我拉倒坐下,由於我沒有絲毫的準備,身體撞到了她赤裸的身體上,我的手和臉都感覺到了她皮膚的温暖和光滑,當時自己心裏既有高興又十分地緊張。

小娥撒嬌地扭動着赤裸的身體,示威地對我説道:「現在嫂子身上的所有一切你都看到了,嫂子的奶子和嫂子的屁股,還有嫂子屁股裏面的寶貝,你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小娥説完這話,故意又把自己的雙腿張開,讓那個叫「B」的東西徹底暴露在我的眼前,這讓我的血衝上了頭,有了昏暈的感覺。接着她用種不依不饒的口氣又對我説:「不過這樣不公平,只你看我不行,我也要看看建樹的身體,你也要把衣服脱光了,讓我看看你的光屁股,看看你屁股下面的寶貝」。

聽完小娥説的話,我不由得心花怒放,她的話正中我的下懷,這也正是自己潛意識裏想要做的事情,她的話已經明白無誤地告訴了我一個信息,這個女人已經向自己打開了最神秘的大門,她都不怕,我一個大男人還有什麼可以顧慮的?自己原來在小娥面前的那種心理上的羞澀,隨着她的話煙消雲散。我飛快地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和面前的小娥一樣赤裸了自己的全身。

一旦兩具赤裸的肉體有了這麼近的接觸,語言好象已經成為多餘的東西,我一聲不哼地用手迅速握住了小娥的奶子,在我雙手的揉摸下,女人成熟的身體顫抖起來,小娥在男人的愛扶下,全身軟癱一般完全倒在了我的胸前。我感受着兩具赤裸肉體的親密接觸,手掌微微用力揉捏着她堅挺的奶子,小娥也用她的手在我的大腿上輕輕撫摸着尋找着,我的雞巴立即翹了起來,頂在了小娥柔軟的腰上。

小娥渾身震動了一下,我知道這是她感覺到了自己雞巴的勃起,她抬起了頭,水汪汪的雙眼看着我説:「建樹,我有點緊張,我們這個樣子,不會有人看見我們吧」。説完這話小娥抬頭向四周看了看,然後把身邊的青草又拉扯擺弄了下,象是要把她赤裸的身體在草堆中藏起來一樣,做完這些事情女人又將頭緊緊地靠在了我的胸膛上。

太陽照在我和小娥這對赤裸的男女身上,雖説天氣夠熱的了,但赤身置於一大堆新鮮的青草之中,加上心情的亢奮,我已經有種全然不顧的感覺,管它有什麼人呢,我現在只想和小娥有更進一步的發展。這時正是農民下地幹活的時間,我抬頭看了下一望無邊的玉米地,遠處和近處根本見不到一個人影,想必其他農户的人們也正象我們一樣,在炎熱的天氣中為玉米鋤草,勞作的疲憊中有誰會想到在這片玉米地旁邊,還會有我和小娥這對赤裸着的男女。

我用雙臂緊緊地抱住小娥,兩人光滑的身體在青草堆裏糾纏在一起,我一邊用嘴唇親吻着小娥的嘴唇,一邊用胸脯不停地磨擦着小娥胸前肥肥的奶子,這使我有種説不出來的剌激,胯下的雞巴不受控制的在小娥的兩條大腿間跳躍,她小腹下的陰毛在我的小肚子上划來划去,讓我有種欲罷不能痒痒的感覺。

我的手順着她圓滑的屁股一路摸了上來,掠過她纖細的腰肢,最後在她的奶子上停了下來。我曾聽説結了婚的女子奶子會變得鬆軟而沒有彈性,但小娥的奶子卻是堅挺結實的,撫摸起來手感很好,在我的愛撫下小娥兩個奶子上的乳頭也變得堅硬了。

我翻身跪在小娥身上,用胸膛摩擦着她白皙豐盈的奶子,她的身體不斷帶給我陣陣的衝動。我可以看見小娥閉着眼睛,微微張開的嘴唇在輕輕地喘息,性感的舌頭在嘴裏不停地轉動着,象是對我暗示着將要發生的一切。我又再次埋頭下去,把嘴準確地對準了她的嘴唇,伸出挑釁的舌頭,象蛇一樣靈活的探進她的口腔,卷着她的舌頭便吸吮起來。

小娥鼻子裏發出陣陣讓人熱血沸騰的聲音,身體象蛇一般在我身下扭動着,肌膚摩擦的快感讓我渾然不覺自己身處何地。小娥緊緊抱着我,兩手在我的背上撫摸着,過了一會兒,她的手伸向我的下身,把我的雞巴牢牢握住,輕輕的上下套動起來。

我感覺到雞巴在小娥的刺激下勃起的更大更堅硬了,雞巴頭更是脹得像要爆開似的,我粗重的喘息聲也越來越急促了,年青充滿精力的身體被小娥的温柔撩撥的快要炸開了。

小娥也從雞巴陣陣的痙攣中感覺到我的變化,她鬆開了我的雞巴,調整着自己的姿式,把自己的膝蓋微微抬起,象個大字樣地最大限度地張開了自己的雙腿,又握住硬挺的雞巴象掃帚掃地一樣,在她的胯部陰毛處不斷地來回掃動着,直到雞巴硬得她用手已經扳不動了,小娥這才低聲地説:「它都這麼硬了,你就進來吧」!

我忙亂的挺起身子,跪在她的胯間,硬挺着的雞巴象匹野馬在她的陰部毫無目標地胡亂衝撞,第一次用雞巴頂住女人陰户的我,這時還根本不知道女人身體的結構,更弄不清楚自己已經硬得發疼的雞巴到底該向哪個地方插進去。

小娥看着我一付不知所措的神情,禁不住輕輕一笑,善解人意地説:「建樹到底還是個年輕的男人呀,一點還不懂女人」。我又被她説得臉紅了起來。

小娥抓住我的雞巴慢慢地向她自己的大腿隱密處靠過去,雞巴頭掠過一片毛髮叢生的地帶,然後接觸到了一團柔軟炙熱的嫩肉,接着小娥抓着雞巴的手讓它停留在了一個温暖的地方,我感覺到頂住了一個濕潤滑膩的小孔,小娥的手帶着雞巴微微向自己身體裏面用力一壓,硬挺的雞巴便順利地滑插進了小孔,小娥放開了那隻握緊雞巴的小手,象似等待地閉上眼睛輕輕地喘息起來。

我再傻也明白了,把腰向前用力地一挺,雞巴頭和大半個雞巴就刺入了一個從未進入過的温暖腔道,我再次用力,整根雞巴就全部都進到了小娥的身體裏面,一陣銷魂的快感立即湧遍了我的全身。

「哦……噯……」小娥如釋重負地呻吟了一聲,她粗粗地出了口氣,雙手在我的屁股上撫摸起來。這就是男女間性的仙境?我讓硬挺的雞巴停留在小娥的陰道裏面,伏在她的身上不再動了。

小娥睜開眼睛柔情地看了看我,笑着説道:「傻瓜,這樣有什麼好玩的,男人玩女人要動,不動就沒有樂趣了」。

「要動」?我有些愕然了,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動,怎麼樣才算是玩女人。

小娥把手挪到了我的胯部,然後用雙手託起我的胯部,向上推動起我的身體,讓插在陰道裏面硬硬的雞巴向外抽出,在雞巴尚未完全離開陰道的時候,她又用手把我的胯部向自己的懷裏拉回,這樣反覆了幾次,我終於在她無聲的教導下,知道了自己硬挺的雞巴該如何在女人身體裏面運動。

我向後緩緩退出讓雞巴抽出半截,然後再次用力將雞巴全部插了進去,小娥的腔道像是一個強力的肉圈將我的雞巴箍的緊緊的,我按小娥剛才的教導,讓硬挺的雞巴反覆抽插了幾次,漸漸明白了怎樣追求更大的快樂,我半俯下了身子,開始快速的運動起來,性器磨擦帶來的快感,如潮水般在我的身體裏一撥一撥衝刷起來。

小娥白皙的身體隨着我的連續衝撞顫動着,她兩手緊緊扣住了我的屁股,從她手指抓住屁股一緊一松的動作中,我可以感覺得出她的神情也是分外地快樂。在我身體的前後拍打下,她富有彈性的奶子劇烈的顛簸着,我象俯卧在一具肉牀上,迷醉在她濕熱狹窄的腔道裏,堅硬的雞巴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體。

我的潛意識裏面有股一定要用雞巴徵服小娥的欲望,第一次做愛的我在上下不停的運動中,產生了種強烈的徵服欲和破壞欲,我要讓小娥在自己猛烈的攻擊下徹底崩潰,我雙手鈎住了小娥的肩膀,讓自己的胸脯緊緊地貼住她豐滿的奶子,不斷翹起和壓下屁股,讓身下的雞巴更加快速有力地深入她的身體,在這種持久的抽插中,兩人小腹撞擊發出的聲音蓋住了她的呻吟和我的喘息。

小娥的腔道一陣陣的緊縮,從她的身體深處湧出一股股滾熱的液體,讓我的抽插更加方便,每一次的深入都浸泡在她温暖的愛液中,而她腔道的肉壁每一次的緊縮也帶給我更加刺激的快感,讓第一次享受男女間快樂的我,簡直就象漫遊在快樂的海洋中。

「哦……媽拉個B的……嫂子的B叫你撩日得好癢喲……」小娥在性剌激極度的興奮中説出了粗魯的話來,她原來在我面前是從不説粗話的。「建樹……你弄的我的B……又難受又舒服死了……我……喔……我好長時間沒有和男人這樣在一起了,我要你用死勁地日嫂子……快日我……快日……」。

小娥的呻吟聲纏綿悱惻又粗魯,它刺激着我的神經,我喜歡甚至迷醉這種聲音,它給我心理的滿足是如此強烈,而她身子的顫動也象是受驚的小鹿,隨着我的撞擊如同正在受刑一般,但她臉上迷醉快樂的神情,卻充分顯示出她也正在享受肉體結合的快樂。

「原來還想這輩子我碰上個陽痿的丈夫,是自己的命不好,怕是再也不會知道男人是什麼味道了,好建樹,我的好兄弟,是你讓嫂子真正當了回女人呀」。小娥在極度的興奮中説出了自己家中的秘密。

小娥的話讓我明白了到她們家後的一切疑惑,徹底知道了老呆是個什麼樣的病人。「難怪老呆對自己老婆那麼冷淡,他是白長了個雞巴喲,那我也就只好不客氣了,誰讓你連自己的老婆也日不了的,我今天就算是代替代你日小娥了」。原本我就對老呆沒有任何的好感,現在心裏就有了一種報復後的快感,腦子裏面想着這些事情,身下的雞巴卻更加下力氣地抽插起來。真可憐了小娥這麼樣個好女人,竟然有那麼長的時間不能與男人合歡,我是該好好地讓小娥嘗嘗一個真男人的味道了。

我感覺過了很久,但可能也就是幾分鐘,小娥突然抱緊我的屁股,小腹也用力的向上不停地聳動着,她在極力不停地配合着我雞巴的抽插動作,女人陰部腔道的緊縮一陣緊接一陣,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根本沒有了女人應有的羞澀,緊接着,一股股滾燙的熱流從她的腔道深處噴出,將我的雞巴頭燙的暖洋洋的,她從嘴裏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漂亮的臉蛋上顯現出極度歡愉的表情。

「哦」!感覺着小娥的極度興奮,我在她雙手痙攣般的扣抓下,也低聲地叫了出來,隨着快感的爆發,我人生中第一次性交的精液,象洪水樣不可抑制的噴射迸發,它激烈地衝進了小娥陰道的深處。小娥向上挺起着身體,緊緊抱着我汗津津的嵴背不肯鬆手,並用雙腿死力勾着我的身體,任憑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內一次次的爆發,讓更多的精液進入她的身體最深處……激戰後的兩具赤裸肉體,渾身是汗地攤開在了青草堆裏……當我們兩人分開休息了片刻後,小娥向我轉身爬了過來。「建樹,好建樹,我的好男人,我還想要你,嫂子還沒有盡興,你給我舔舔它吧」。小娥用手指了指自己下面的陰户,聲音有點發嗲地央求着我:「你給嫂子舔舔這個——B吧……」。她也為自己在清醒中説出了B這樣粗魯的話臉紅了。

我不由分説地低頭用舌頭舔起了小娥那兩片肥厚的陰唇,那上面沾滿了剛才兩人性交時留下的液體,但我感覺這種味道對自己更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剌激,於是便象只狗樣使勁舔了起來,我還用舌頭把陰唇分開,舔着女人陰户最上面那個肉鼓鼓的小陰蒂。

「哦……哦……好建樹,輕點……不……再重點……哦……」

在我舌頭不停的剌激下,小娥的陰户裏面又重新流出了一汩汩液體,它們雖然有點怪怪的味道,但我不由自主一邊繼續舔着,一邊把它全部都吞進了嘴裏。

我沒有理睬小娥呻吟的怪叫,只顧用力舔着那兩片誘人的陰唇和象小肉塊樣的陰蒂,這女人身的東西,舔起來還真是有種美妙的感覺。

「喔……啊……噯……建樹……你要……把我……弄死了……喔喔……」。小娥嘴裏發出的怪聲聽起來象叫春的貓,更象一隻發情的母獸。

我把舌頭卷了起來,離開那兩片陰唇,伸進了小娥的陰道裏面來回攪弄着,模仿着剛才雞巴在她陰道裏面的動作。

「喔哇哇……建樹呀……啊……啊哇……我的好建樹呀……啊……我爽死拉……喔哇……快……快……快……日B……日B……我要你日我的B……日我的B呀……快點……快點……快日我的B……我受不了啦……」女人歡快的呻吟着,雙腿象打擺子一樣發顛地抖動着,一股又一股的陰液從她的陰道中不斷地流了出來。

小娥的聲音開始發喘,嘴裏不停地叫道:「快點,快點呀……快快……我還要你……,再來一次……,日……快……日我的B……快日……」。她見我沒有理解自己的意思,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就強行把我的嘴從舔着的地方猛地推開,「建樹,我的好建樹,快……快點,我又受不了了,你再來日我一次,我要你的雞巴日進我的B裏去……快……快……」。

無奈經過剛才的激戰,這時我的雞巴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小娥讓我坐在地上,雙手扶住我胯間軟下去的雞巴,她不顧一切地一口含住它,就象含了根香腸一樣,她一邊用力地吸吮嚼着我的雞巴,一邊口齒不清地嘟嘟起來。

我愉快的呻吟了一聲,用手抓住女人的奶子,使勁地搓揉起來,等着小娥的下一步動作。

小娥含住我的雞巴一上一下的來回套弄,我真是舒服極啦,小娥用嘴在我的雞巴上套弄了有幾百下,我的雞巴已經重新被她剌激得硬挺挺的了,而且還在不停地跳動着。小娥鬆開了含着的雞巴,讓我在青草堆上躺了下來,雞巴便向上朝天雄赳赳氣昂昂直立着。

這時小娥分開曲起了她的兩條大腿,跨過我躺着的身體象剛才尿尿時那樣半蹲下來,她一隻手輕輕握着我直挺的雞巴,另一隻手則用食指和中指分開了自己陰户上被液體貼住的兩片陰唇,讓她那個淺紅的陰道口對準我的雞巴,然後試探地向下運動着自己的身體,讓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口上來回淺淺地進出着,我感覺雞巴的頭子重新又回到了女人身體裏面那個温暖的地方,進進出出的有種格外舒服的感覺。小娥握着我雞巴的手不停地向下退縮着,好讓雞巴逐步地深入陰道中去,這樣讓雞巴在陰道中出出進進了一會兒後,小娥完全放開了握住雞巴的手,雙手扶住自己的膝蓋,然後象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身體猛地向下一沉,一屁股向我的雞巴坐了下去,只聽噗的一聲,我的雞巴象根硬棍子一下子就全根地插進了她的陰道,她那肥肥的兩片屁股也坐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覺自己的雞巴深深地剌進了女人的最深處,就在那一刻,我真是爽極啦。

小娥在我身上坐了幾秒鐘的時間,她就迫切急不可待地上下套弄起來,雞巴在陰道裏面象個橡皮塞子,在噗吃噗吃的響聲下一出一進起來,女人的屁股拍打在男人的身上,也發出了陣陣令人發顛的響聲。

小娥一邊半蹲半站地上下運動着,一邊不顧一切的呻吟怪叫起來,只見她胸前的兩個大奶子上上下下地跳動着,她不斷呻吟着:「喔喔喔……喔哇哇……真是舒服死啦……喔哇……我要飛上天啦……喔喔……建樹的雞巴……我的雞巴……我最喜歡的雞巴……大雞巴……」。

小娥淫蕩的叫喊聲,讓我熱血衝上了頭,我死死地抓住她的兩個肥奶子,隨着她的動作使勁地揉弄着,我感到這樣還不夠泄火,於是又拉下了她的頭,兩個人的嘴唇立即就粘在了一起,我上面的舌頭在她的嘴裏使勁地攪動着,下面的雞巴也不甘示弱地向她身體深處剌去,我不停地向上挺着身體,讓雞巴反覆地在女人陰道中出出進進,這個時候,我的嘴恨不得一口吃掉面前的這個女人,而雞巴卻想把這個女人的陰道插透。

小娥神情極度投入地就這樣高高翹起她肥白的屁股,讓陰道套住雞巴上下快速地運動着,全然不顧自己氣喘噓噓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看到小娥身上冒出了許多汗珠,同時我也聽到了她那種歇斯底裏的急喘,於是,我抽出了插在她B裏的雞巴,翻了個身,用一股力量把半蹲着的小娥掀翻,然後掰開她的兩條白腿高高地舉了起來,讓雞巴對準那個濕漉漉的B,重新把雞巴狠狠地插了進去。

「喔喔喔……喔喔……我真的要升上天啦……喔喔……你……太會日B了……大雞巴哥哥……大雞巴爹爹……我親親的大雞巴爺爺……我親親的大雞巴呀……你太會弄啦……太會日女人啦……喔喔……喔喔……」小娥口齒不清的呻吟仿佛就是信號,我更加賣力的狠狠地搗弄着她的B,而且不斷的變換着方向,上下左右地來回摩擦着,「喔喔……喔喔……要死啦……喔喔……我不行啦……真的不行啦……快……快……快呀……喔喔喔喔……」。一汩熱乎乎的水從小娥B的深處噴射了出來,她終於又一次達到了性交的高潮。

在身體下女人的痙攣般抖動中,這時我也感覺到雞巴的頭子插在了女人陰道的最深處,有種已經插到底的感覺,於是我堅持挺直了身體,也在痙攣般的勵慟下把自己體內濃濃的精液,全部噴射進了小娥的陰道中去。

性交高潮中的小娥和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兩具肉體間已經沒有了一絲的間隙,這個時候我才深刻地體會到,古人所説的「體貼入微」是怎麼一回事情了,古人在發明這句成語的時候,分明就是根據男女間性交的位置和姿勢,把雙方面對面的擁抱稱之為「體貼」,在男女體貼了之後,則肯定是男女性器的親密接觸,男性雞巴深深地插在女性陰道中,在雙方性交最後的高潮階段,性器停止了抽插運動,不正是愜意「入微」的寫照嗎?

小娥深情地看着我氣喘噓噓地問:「好建樹,你舒服嗎」?

我用手摸着她的臉頰,親吻着女人説:「我真是舒服極了,你的那個B給我帶來了莫大的歡樂」。我學着她説B的口氣回答。又問小娥:「你呢?你舒服嗎」?我緊緊地摟着她的腰和屁股,女人的肉體給我一種十分愜意的柔軟感覺,「嫂子,你太好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我的——小娥嫂子」。

小娥向上挺了挺自己的身體,一邊不讓我已經軟了的雞巴滑出她的陰道,同時用手捂住我的嘴:「從現在起,我不許你再叫我嫂子了,人家已經把身子都給了你,你想進去的地方都進去了,我們現在真是最親近的人了,你就該叫我姐姐」。

我低低地叫了一聲小娥姐,小娥便把頭緊緊的靠在了我的胸間,她臉上現出一種幸福的表情,十分滿足的笑了。「我家的那個死鬼,假男人,一年沒有幾天能睡在我的身邊,我想要的時候,他也頂多只能用手在姐姐這個——B裏挖挖弄弄了,我真是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舒服過。看到那個死鬼我這心裏就委曲,真是可恨了那個死鬼,結婚的時候,硬是用手指頭給姐姐開的苞,不然,今天姐姐一定能給建樹個女兒身。建樹,好建樹,姐姐的好兄弟,今天是你才讓姐姐做了回女人,姐姐從身子上到心裏都是舒服極了」。説完這話,小娥又一次在我的身下高高地舉起了自己的雙腿,並把雙腿交叉地緊緊地纏在了我的身後,然後又開始不停地聳動着她的身體,屁股在我的身體下開始左右地搖擺起來。

在身下女人的晃動剌激下,我已經疲軟的雞巴第三次膨脹了起來,我能感到它在小娥的陰道裏面一點一點地跳動,我和小娥兩人的性器又再次繼續磨擦起來。硬挺的雞巴在已經熟悉了的肉域裏面運動起來,我一邊用力地抽插運動着,雙手又撫摸起那對軟軟的奶子,在我的運動下,小娥重新又嗲聲地呻吟起來,這次她象是怕被人聽見,牙齒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讓銷魂的呻吟聲太大由於有了前兩次的射精,在緊張和興奮的氣氛中,這次我在小娥身上抽插的時間更加長了,大概半個小時也可能有一個小時,我才象發射湍急的子彈樣把精液射在了她的陰道裏,噴射有力的精液把小娥激打得渾身抖動着,女人高潮中的整個陰道象嘴唇緊緊地包住了我的雞巴,子宮口一動一動地象是吮吸着剛才激射進去的男人精華,這種吮吸足足有幾分鐘的時間,我感覺陰道裏面的精液越來越少,全被身下的女人給吸進了子宮。

當我最後一次把疲軟的雞巴從女人身體中抽出來的時候,小娥由於縱慾帶來的勞累,翻了個身趴在草堆裏喘息着,她是該好好地休息一下了,她剛才的那種瘋狂既使我得到了快感,也損失了女人的不少體力。在綠草的襯託下,女人姣美赤裸的肉體陳列在了我的眼前,只見小娥雙腿疲軟懶散地分開着,一對嫩白的屁股十分誘人地向身後的我微微地翹起着,我看到她肉縫裏濕津津的,那個剛才還容納過自己粗大雞巴的陰道口,已經緊緊地閉合了起來,兩片陰唇象是對我説話樣的扇動着,紫色的肛門也在一松一緊地蠕動着,剛才我射進陰道的精液一點也沒有流出來,最外面的陰部可能是由於長時間的磨擦碰撞,顯得有些紅腫,象個隆起來的肉饅頭。

在這個上午勞動之後的休息時間裏,我們誰也沒有再去顧及地裏鋤草的活了,我已經連續不斷地在小娥的身體裏盡情地噴射了三次,我把自己積累了二十年的精液,象激射的子彈全數的奉獻給了她,射進了她那誘人的陰道之中,而我也疲憊不堪雞巴再也硬不起來了。

看着旁邊已經吃飽了青草的老黃牛,我笑了,性交與性愛,這種愜意的事情,真象人餓了要吃飯一樣,餓了就要也應該吃,而且由於不斷地餓就會不斷地吃,有了第一次,便會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便會有無數次,這一定是人類生存的真理。

從這天開始,我和小娥真正是進入了一種瘋狂的境地,兩人不是利用下地幹活的機會,就是利用晚上在牀上睡覺的機會,不斷地重複着餓了就要吃的性交性愛遊戲。我們二人象不會再有來世一樣,象馬上就會死去一樣,十分珍惜生存時間地進行性交活動,白天黑夜已經在我們二人的心目中失去了原有的概念,肉體的相交已經成了我們生存的唯一目的。在不斷的性交中,我們的神經始終處於一種極度的亢奮之中,我們的嘴唇幾乎沒有離開過對方相同的位置,我們的性器由於過度的磨擦而紅腫,但我們誰也沒有過後悔和遲疑,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性愛性交着,有時一天就要搞上十幾次。在頻繁的性交中,我肚子裏的精液就象是要全部噴空了一樣,而小娥的陰唇也誘人地不斷閉合蠕動着,我們二人就這樣長樂而不疲地行着男女的魚水之歡。

下放唐莊幾個月的時間裏,通過勞動,自己的身體比下放前強壯了許多,而更由於與小娥沒有止境的性交,使農村原來枯燥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起來,我一點沒有其他同學那種在農村生活單調的感覺。

上大學幾年來腰腿抽筋的毛病,也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裏消失得無影無蹤,仔細想起來,這都得益於每次與小娥性交,在她身上成百次上千次的抽插運動。試想,一個年輕的男人,趴在自己鍾情的女人身上,粗硬挺直的雞巴深深地插在身下女人的陰道內,為了獲得兩人性器在磨擦中得到的最大樂趣,男人象作掌上壓運動一樣,而且難度比作掌上壓還要更大。為了性交的快感,男人就必須讓屁股在腰背強勁的帶動下,連續不斷地上下左右運動着,雞巴在陰道中反覆的抽插,男人小腹不斷地拍打衝撞着女人的陰阜,身下女人歇斯底裏的呻吟聲,那種剌激是沒有其他事情可以比擬的,難怪小娥常常自豪地一手抓住我的雞巴,一手拍着我的小腹,連連稱讚自己遇到了最好的男人。

與小娥幾個月的性交生活,硬是讓我腹部和背部的肌肉明顯地隆了起來。而每次性交中精液的湍急衝泄,不但因在陰道裏的激射而給小娥帶來了歡悦,同時也讓自己體內多餘的男性積蓄釋放出去,免去了不運動帶來的贅肉生成。

終於,在我即將回城分配工作的前夕,在性愛辛勤勞動中的種子深深地播進了小娥的身體,她的肚子明顯地鼓了起來。

在分別前的那個夜晚,我和小娥二人,在分別的痛苦和根本無法睡眠的情況下,又連續進行了十個小時的性愛。

我們用遍了過去所用過的一切姿勢,同時還想像出其他任何可以做出來的新鮮花樣,在不停頓的性交中,我們都想讓自己的肉體,讓自己的靈魂,讓自己一切的一切,全都融進對方的心中,小娥的淚水沾滿了我的全身,我的精液也充分滋潤着她的身心,我們在性愛的長河中互相安慰着,並互相得到了精神上的升華,得到了長久的滿足。

小娥今天給我寫來的這封信,她欣喜地告訴我,她為我生了個男孩,孩子有八斤半重,十分健康,而且在生產過程中她和孩子都十分平安,老呆也為自己白白得了個兒子高興極了。小娥還在信中寄來了孩子的相片,手捧孩子的相片,我看着這個雖然不會叫我爸爸,但卻真真實實是自己兒子的小傢伙,我更加想念起自己心愛的女人小娥,十個月前那一幕幕令人熱血沸騰的情景,使我下面的雞巴不由自主地再一次高高地翹了起來。

在給小娥寄去自己工作十個月全部積蓄二萬元錢的同時,我也計算着該再去唐莊一次,與心愛的女人繼續二人那場性器及心靈的交流和激戰。

【全文完】

玉米地里嫂子和我偷情,且怀了个孩子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