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 小説】人妻期盼下一次的到來

桑迪看着手拿避孕套,挺着半硬的雞巴走進來的史蒂夫,説道:「好吧,讓我們看看你的避孕套。」

史蒂夫把避孕套遞到桑迪的手上,趁機偷眼看着她陰阜上修剪得非常整齊的黑色陰毛。

「好吧,我同意這樣做。不過,這件事情只能是我們三個人知道,你可千萬不要出去亂吹牛啊!」

她對史蒂夫説道。

「沒問題,我保證。」

「很好,那坐下吧。」

等史蒂夫在沙發上坐下後,桑迪跪在了他兩腿之間,伸手握住他的陰莖,套動了幾分鐘以後,低下頭伸出舌頭,像小孩子舔吃棒棒糖那樣第一次舔吻了一個陌生男人的陰莖。然後,她再低頭,張大嘴巴將史蒂夫的陰莖含進嘴裏開始吸吮起來,同時還用手套動着。

史蒂夫舒爽地閉着眼睛,仰頭靠在沙發靠背上享受着這原本只有我一個才能享受的口舌服務。看着眼前又刺激又淫蕩的場景,我興奮得難以自止,忍不住使勁套動着自己僵硬的陰莖。幾分鐘以後,桑迪轉過身,也像剛才伺候史蒂夫那樣吸吮着我的陰莖,她兩眼直盯盯地看着我,舌頭在我陰莖上來回滑動着,那迷離的眼神跟剛才色情電影裏那個金髮女郎的一模一樣。然後,她重新回到史蒂夫那裏,打開包裝盒,拿出一個避孕套,撕開裝避孕套的小膠袋,將避孕套套在史蒂夫的陰莖上,再用手慢慢地套動着。

「你想讓我怎麼做?」

桑迪問我,「像你在性幻想中想的那樣嗎?」

我點點頭。

桑迪站起來,示意史蒂夫也站起來,然後坐在他剛才坐的位置,分開兩腿,身體向沙發邊緣挪了一下。史蒂夫跪在她兩腿之間,挺着粗大的陰莖就想朝桑迪的陰道裏塞,但被桑迪阻止。她抬起頭看着我,説道:「最後問你一次,做還是不做?」

「做。」

我大聲回答道。

聽我回答得這麼幹脆,桑迪也不再猶豫,她握着史蒂夫的陰莖,引導着她插進自己渴望已久的濕潤陰道裏。只抽插了兩下,史蒂夫就把陰莖完全插進我妻子的身體裏了。我跪在史蒂夫身邊,看着他堅硬、粗大的陰莖像拉幻燈片一樣在我妻子的陰道裏一進一出,並且動作越來越快。

桑迪非常興奮,她兩腳離地,雙膝收在胸前,任憑史蒂夫像打夯一樣在她身體裏肆意衝撞,她的身體被撞得前後搖晃,使她不得不用手握住自己的乳房,免得它們晃動得太厲害了。我看着她有些緊張又有些興奮地閉着眼睛,低下頭去親吻她的嘴唇,她立刻就張開嘴巴吸住了我的舌頭。

好不容易掙脱她的吸吮,我問道:「感覺怎麼樣啊?」

「非常舒服,但和跟你做時的舒服不太一樣。」

她喃喃着説道,睜開眼睛看着史蒂夫,「我們去卧室裏做好嗎?那裏會舒服些。」

「好啊。」

史蒂夫回答着,抽出陰莖站了起來,伸手把桑迪也拉了起來,牽着她的手朝卧室走去。

我跟在他們身後也進了卧室,一屁股坐在了牀尾。史蒂夫脱掉襯衫,仰面躺在牀上,粗大的陰莖直直挺立在小腹上。桑迪爬上牀,一條腿跨過去,坐在史蒂夫身上,一手扶着那堅硬無比的陰莖,引導着它頂在自己的洞口,然後慢慢朝下一坐,那巨大的肉棒便盡根插入了她的身體裏。桑迪臉上表情非常嫵媚,説明她一定很享受這樣的時刻。

身體上下活動着套動了幾下之後,桑迪身體前趴,將乳房垂在史蒂夫臉前,那兩團白皙、誘人的美肉隨着她身體的聳動在他的鼻尖上劃來掃去,引逗得他大張着嘴巴,努力想把那小乳頭含進嘴裏。桑迪停止晃動,將一個乳頭塞進史蒂夫口中,任憑他左吸右舔,肆意玩弄着她的乳房。

這時,桑迪抬起頭來看着,叫着:「來啊,到這裏來。」

我聽話地挪到她倆人跟前,坐在桑迪身邊。她俯下身含住我的龜頭,一邊努力吸吮着我的陰莖,一邊上下套動着史蒂夫的雞巴,同時那享受着史蒂夫對她乳房的刺激。

時間不長,桑迪就從史蒂夫的身上下來,要我躺在牀上,她騎在我身上與我形成69姿勢。然後,她一邊舔吃、吸吮着我的陰莖,一邊叫史蒂夫從她身後繼續姦淫她。史蒂夫按照桑迪的指示挪到她身後,粗大的陰莖在我眼前幾英寸的地方狠狠地插進了我妻子的陰道裏,然後就猛烈地抽插起來。他垂吊着的陰囊隨着身體晃動在我鼻尖上刮蹭,抽插時帶出的腥臊液體也不斷地滴落在我的臉上和嘴裏,讓我覺得既非常刺激,又有些羞辱,這樣的感覺讓我的陰莖更加堅硬了。

「該我肏你了。」

我終於忍不住自己的性慾,對桑迪説道。

「好吧。」

桑迪回答着,回頭示意史蒂夫退出去,然後坐起來和我換了個位置。她先看了看史蒂夫套着避孕套的陰莖,伸手拽下那粘滿了她體液的套字扔在地板上,然後躺下來,讓我插進她已經被史蒂夫肏得又松又滑的陰道裏。

「喔,還是不戴套的感覺更舒服。」

她對我説着,轉過頭含住史蒂夫脱掉橡膠套的陰莖,慢慢吸吮着。

這樣玩了一會兒後,我們都有些累了,就分開躺在牀上休息。桑迪躺在我和史蒂夫之間,性感的雙腿微微分開,我們三人身上都汗津津的。

「接下來怎麼玩啊?」

桑迪問道。

「還是用最傳統的方式玩吧。」

史蒂夫説道。

按照桑迪的要求,我跑到客廳去拿回了那盒避孕套,她從裏面拿出一個新的套套,先將史蒂夫半軟的陰莖吸吮得完全堅硬起來,再熟練地把避孕套戴在他的肉莖上。然後她就仰卧在牀上,引導着他進入自己的身體。史蒂夫趴在她身上,雙手從她腋下穿過去緊緊抱着她的身體,使勁肏了起來。桑迪兩條腿翹起,纏在他的腰間,兩個人的嘴唇和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看到他們倆如夫妻般如此親密地做愛,我第一次感覺到心痛和嫉妒。懷着非常複雜的心情,我挺着堅硬的陰莖,呆呆地坐在那裏看着他們。兩個人猛烈地肏了十幾分鐘後,史蒂夫氣喘籲籲、有些痛苦地從桑迪身上翻下來。

「戴着避孕套總是沒辦法射出來。」

史蒂夫擦着額頭上的汗説道。

桑迪起身跪在他面前,拽掉匝住他陰莖的避孕套,低着頭一邊吸吮着他的陰莖,一邊還用手刺激着他的睾丸和肛門。時間不長,史蒂夫就有了射精的欲望,桑迪及時吐出他的陰莖,將龜頭對準了自己的胸脯,同時手上發力加緊套動着、刺激着他。説時遲那時快,一股白色的液體瞬間從史蒂夫的馬眼裏噴出,拉着絲線降落在桑迪豐滿的乳房,場面極其淫蕩。

我趕緊跑到浴室裏拿了一條毛巾出來,桑迪接過去擦拭着自己的乳房,然後抬頭對我説道:「現在該你了,過來用你的精液灌滿我的騷穴吧。」

我立刻趴在她身上,迫不及待地把陰莖插進她濕漉漉的陰道裏,使勁抽插起來。桑迪把雙腿纏在我的腰上,用腳後跟敲着我的屁股要我肏得更狠一些。時間不長,我就把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然後我爬起來,看着我剛射進去的白色液體從她紅腫的陰户中慢慢流了出來,感覺非常刺激。

完事後,我們都感覺有些疲乏,史蒂夫關了電燈,和我們一起上牀睡了。

第二天,電話鈴聲把我們吵醒,史蒂夫一骨碌爬起來,披上件睡衣跑到客廳去接電話。我看了看牀頭柜上的鬧鐘,時間已經是早上7點20了,我和妻子趕快起牀去衝淋浴。

桑迪似乎有點不好意思,她極力避免與我對視,但我心中沒有芥蒂,一把將妻子緊緊摟在懷裏,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淋浴過後,桑迪走進客廳,看到史蒂夫仍然在接電話,她悄悄拿起我們昨晚脱下扔在客廳地板上的衣服,返回了卧室。當我們穿好衣服後,史蒂夫接完了電話重新回到了卧室。

「在你走之前,我們再打個快槍怎麼樣啊?」

史蒂夫問桑迪道。

桑迪有些猶豫,轉頭看着我,「還要做嗎?」

她問道。

「來吧,我會很温柔的。」

史蒂夫説着,摟着桑迪的脖子親吻了她一下。

桑迪看着我,我微笑着點了點頭。她也回了我一個微笑,然後就解開乳罩,又脱下了內褲。

「你們先玩吧,我去衝個淋浴。」

史蒂夫説着,朝浴室跑去。

我和桑迪躺在牀上,形成一個側身的69姿勢,我的舌頭伸進了她温暖、濕潤的陰道裏,她也把我剛剛勃起的陰莖含在了嘴巴裏。

史蒂夫很快就從浴室出來了,他站在牀邊套上了一個新的避孕套,然後在桑迪身邊躺下,抬起她一條腿,從身後很温柔地插進了她的陰道。這時,我的舌頭剛剛離開妻子的陰道,史蒂夫的陰莖幾乎就是擦着我的舌頭插進去的。他們倆温柔地做着愛,但最後桑迪還是用最和手讓史蒂夫射出來的。

完事後,桑迪起身看着我説道:「你等着回到家再肏我吧。」

從史蒂夫家離開的時間,我們差點忘記帶走那台音響。在回家的路上,我們倆都沒説話,各自默默考慮着剛剛發生的事情。

回到家後,我將桑迪摟在懷裏,説道:「感覺真的很棒!」

她摟着我的脖子説:「我還是有些伏罪感,感覺太過分了。」

「你不是也很享受嗎?」

「是很享受,但並不能説明那樣做就是對的啊。」

「記住,是我要你這麼做的,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樣刺激的感覺。」

説着,我把堅硬的陰莖頂在她的肚子上,「你怎麼來幫我解決這個問題啊?」

我又頂了她一下。

桑迪笑了起來,拉着我朝卧室走去。幾分鐘後,我們就一絲不掛地躺在了牀上。我們温柔地做了會兒愛,然後她就開始給我口交,並且自結婚以來第一次讓我射在了她的嘴裏。

完事後,我們親密地依偎在牀上,她側身支起胳膊看着我的眼睛,很認真地説道:「拜託你啊,以後別再讓我做這樣的事情了。不錯,我是很喜歡那樣做,也非常願意那樣做,但那只是一時興起,有過一次就夠了。以後再也不要了,好嗎?」

我點了點頭,但腦子裏已經在憧憬下一次了。

*****    ****    ****    *****

一個周五的晚上,我和桑迪愜意地坐在我家後院的温泉水療池裏。温泉是從離我家後院不遠的山上引過來的,水療池建得也比較掩蔽,無論是鄰居還是其他什麼人都無法從外面看到這裏。所以,我們常常一絲不掛地從房子裏跑出來,直接跳進池子裏泡澡。

泡在温暖的泉水中,我和妻子一邊品嘗着葡萄美酒,一邊聽着從史蒂夫那裏買來的音響中播放出來的美妙音樂,心中慢慢蕩漾出一些性慾,很想跑回卧室去和妻子大幹一場。

這時,院子外面響起了汽車引擎的轟鳴聲,「好象是克麗爾的車啊。」

我聽出來那是桑迪的蜜友克麗爾的小跑車發出的聲音。她們倆多年前在同一個健身房健身,很快就成為了好朋友。

桑迪拿起池子邊的無繩電話,撥了克麗爾手機的號碼。果然,我聽到有電話鈴聲在我家門前響了起來。電話接通後,桑迪告訴克麗爾我們家大門的備用鑰匙藏在門外的什麼地方,讓她取了自己打開大門,並告訴她我們正在後院的水療池裏泡温泉呢。

「喂,我可沒穿衣服啊。」

我提醒桑迪説道,這時克麗爾已經走了過來,已經看到了桑迪,但還沒有看到我。

「那又怎麼樣?」

桑迪喝乾了杯子裏的舊,説道:「在我們自己家,我們説了算,如果她不喜歡那她可以走啊。不過,我覺得她不會介意的。」

「你們好舒服啊。」

克麗爾站在池子邊看着我們説道,伸手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然後就和桑迪唧唧喳喳地聊了起來。我沒穿苦褲頭,不感起身,只能泡在池子裏繼續喝酒。

「這兒看起來不錯嘛。」

克麗爾又評論起水療池來。

「歡迎你加入,不過我們可沒穿衣服。」

桑迪説道。

克麗爾猶豫了一下,看了看我。我和克麗爾也非常熟悉,也經常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她朝周圍看了看,看到這裏確實比較隱蔽,就説道:「好的,我加入你們。」

説着,她站起來,走到小桌邊,踢掉腳上的高跟鞋。然後,她脱掉了上衣和裙子,只留着綠色的乳罩和內褲。她朝我這裏看了一眼,看到我並沒有看她,就趕快轉過身去,迅速脱掉了乳罩和內褲。

克麗爾是個身材高大、金髮碧眼、40多歲的離異女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裸體,首先注意到她的皮膚被曬得很黑,然後又注意到她的乳房和屁股都非常豐滿,雙腿修長性感。在她跨進池子的時候,我偷眼看到了她的陰户,在她的兩腿之間,一小片金色的陰毛覆蓋着陰阜,兩片垂吊着的陰唇在兩腿之間閃了一下,便沒入了泉水之中。

桑迪要自己的好友在她身邊坐下,然後就讓我去為她的好朋友拿個杯子來,請她和我們一起品嘗葡萄美酒。我從水中站起來,注意到克麗爾也在偷看着我的陰莖。由於剛才看到了她的乳房和和陰户,我的陰莖有一點勃起。

幾杯酒下肚,我和克麗爾的緊張情緒都慢慢消失了,現在可以比較從容地面對對方的裸體了。

「我打擾了你們的雅興,你不會怪我吧?」

克麗爾問桑迪道。

「一點也不啊,你來得正好,省得我丈夫老想着對我圖謀不軌。」

桑迪開玩笑地回答道,實際上她和我一樣想做愛。

「唉,至少你還有個男人惦記着,我呢,已經一年多了,我都不知道男人是什麼滋味了。」

克麗爾嘆了口氣,説道。

一年多以前,克麗爾的丈夫當場抓住她和情人偷情,就跟她離了婚,而那個口口聲聲説愛她的情人,也在她離婚後拋棄了她。

「哦,我可忍受不了那麼長時間。」

桑迪説着,靠着我,伸手在水下抓了一下我的陰莖。

「唉,説實話,我現在都想找男妓了,花上一百元,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桑迪大笑起來,説道:「如果你願意花一百元,那我把我丈夫租給你。」

「好啊,這個建議很不錯。那你對你丈夫的評價如何?我可不想花了錢,卻得到一個不滿意的服務啊。」

克麗爾也開玩笑地説道。

我微笑着看着桑迪,覺得她們的對話蠻有意思的。

桑迪撫摩着我的大腿説道:「他表現不錯,畢竟經過專家的訓練嘛。」

這倒是真的,我心裏想道。

第57篇 桑迪的突破(3)

桑迪繼續向自己的好友克麗爾吹噓着丈夫的性能力:「他是一個細心且具有冒險精神的好男人,做愛的後勁十足。嗯……還有什麼特點呢?對了,他身強力壯,陰莖粗大,這個你已經看到了。他很乾淨,不需要使用避孕套,因為他已經做過輸精管結紮術啦。不知道你感覺怎麼樣,反正我覺得戴着避孕套做愛很不舒服。」

「這一點非常有意思。」

克麗爾笑着回答道。

這時,酒已經喝完了,我不得不去廚房再拿來一瓶。當我從冰箱裏拿出另一瓶葡萄酒時,看到瓶子口扎着一根紅絲帶,我突發奇想,把紅絲帶解下來,綁在自己的陰莖上,就像是送給克麗爾的一個禮物。當我拿着酒瓶回到兩個女人那裏的時候,她們看到我的怪樣子,哈哈大笑起來。

兩個女人一邊喝着酒,一邊繼續討論租用我的問題,最後,克麗爾決定接受桑迪的好意。現在,不管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她們都要問問我的意見了。

「那麼,我的好情人,」

桑迪對我説道,「你願意肏克麗爾嗎?」

「我還有選擇權嗎?」

我問道。

「當然有,你想肏就肏,沒人強迫你,也不附加任何條件。就算是提前給你的生日禮物吧。」

還要過好幾天才到我的生日呢。難道我夢想的3P就要實現了嗎?真沒想到桑迪竟然這麼大方,難道是她上次和史蒂夫做過愛,這次要給我一些補償嗎?不管怎麼説,桑迪能有這樣開通的舉動實在是難得的好事,也許我們夫妻今後的性生活會更加豐富多彩呢。

「告訴你吧,」

桑迪又對克麗爾説道,「今天我心情好,就不收你錢了,把我丈夫免費租給你一次吧。」

「你是認真的嗎?」

克麗爾問道。

桑迪點點頭,「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嘛,只要不被別人知道,我沒問題的。」

克麗爾看看我,我也衝她點了點頭。

「好吧,那我們開始吧。」

克麗爾説道。

三個人一起出了水療池,走進卧室,桑迪先我們一步把牀鋪都鋪好了。這是一個讓人有些緊張和尷尬的時刻,還是桑迪先打破了尷尬的氣氛,她拉着我來到牀邊,把我推倒在牀上,趴在我身上和我親吻着。一分鐘後,克麗爾在我身邊坐下,伸手解開了綁在我陰莖上的紅絲帶,仿佛在為我陰莖的啓用剪綵。接着,她把我的陰莖含在嘴裏,開始吸吮起來。

桑迪看到她的蜜友已經開始行動,就起身退到了牀邊,讓開空擋看着克麗爾慢慢挪動着身體和我形成69姿勢,把她豐滿的大屁股貼在我的臉上。

「你們玩吧,我得離開了,」

桑迪站起來説道,「看着你們這個樣子,我可受不了。」

克麗爾聽她這麼説,因為她生氣了,趕快吐出了我的陰莖。

「沒關係的,你別停下啊,希望你們倆玩得開心。」

桑迪對我倆説道。

我抬起頭,很詫異地看着桑迪。她走到我身邊,俯身親吻着我,説道:「真的沒事的,你好好肏她吧,她一年多沒有男人,很需要的。」

説着,她把我倆留在卧室裏,轉身出去了。

克麗爾真是個性慾旺盛的女人,也是個很會體貼男人的女人,在我們做愛的兩個多小時裏,她達到了好幾次性高潮,而每次在我射精後,她都很體貼地用嘴巴和舌頭為我清理雞巴,並用毛巾擦乾我身上的汗水。完事後,克麗爾和我在牀上又親暱了一會兒,才起身穿好衣服,戀戀不捨地走了。

我起了牀,先去衝了個淋浴,然後就去找桑迪,發現她已經在客卧的小牀上睡着了。我爬上牀,側身躺在她身邊,緊緊地擁抱着她的身體。桑迪被我弄醒,迷迷煳煳地問了句:「你們玩得高興嗎?」

就又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切就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直到克麗爾打來電話,昨晚的事情才被重新提起。我聽到兩個女人在電話裏哈哈大笑着聊着天,最後聽桑迪説道:「我們夫妻沒事啊。很高興聽你説你得到了最大的快樂。現在,我也有了一個通行證了。」

後來,我問桑迪,她説的那個「通行證」是什麼意思,她看着我的眼睛沉默了一會兒,回答道:「也就是説,以後如果我想和一個男人上牀的話,你是不能阻止我的。你和克麗爾那麼瘋狂的做了愛,也要給我一些補償吧?」

聽她這麼説,起初我還以為她已經有了外心,但她向我保證説絕對沒有,她説那個所謂的「通行證」也許她永遠都不會用,但如果她想用的時候,我就沒權利再反對她。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半年,我和桑迪相處得非常好,我和克麗爾做愛的事使我們夫妻的性生活更加和諧、激情了。每次我們做愛的時候,桑迪都要詳細問她離開後我們是怎麼做的,做了幾次,射了幾次,高潮了幾次,都用什麼姿勢,有沒有口交和肛交等等。

那次做愛以後,克麗爾不久就遇到了她心儀的男人,我和她之間也就再沒有什麼交往。

大約一個月前,桑迪下班回到家後,神情有些異樣,我問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她要我先坐下,然後握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説道:「你還記得我説的『通行證』的事嗎?」

我點點頭。

「如果我想用它,你會怎麼想?」

她是什麼意思?難道説她在問我是否介意她和別的男人性交嗎?我的心砰砰直跳,胃裏一陣翻騰,差點嘔吐起來。

「那男人是誰?」

我忿忿地問道。

「克裏斯,工作中認識的。」

桑迪是個會計師,最近幾個月一直和一個叫克裏斯的經濟顧問就兩家公司的合併問題在一起工作。

桑迪接着説道:「我們的工作已經大功告成,他明天就飛回他的城市去了,今天晚上我們在一起吃飯慶祝一下。我們之間有了寫曖昧的情感,我喜歡他,他也喜歡我。他是個已婚男人,對家庭和老婆都挺上心的。我們之間還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他也不知道什麼『通行證』之類的説法。現在,我很想和他上一次牀,但要得到你的準許。」

我呆呆地坐在那裏,唯一的意識就是我的陰莖硬得要死。桑迪一聲不響地坐在我身邊,等着我的回答。

「如果你不願意,那我就不去見他了。但是,你別忘了,是我把你和克麗爾送上牀的。」

雖然我很想拒絕她,但我的「不」卻説不出口。沒辦法,我只能笑着朝她點了點頭。她鬆了口氣,坐在我大腿上親吻着我。

接下來,我就開始幫着她準備出去約會的衣服,我們選了一條紅色短裙和相配的上衣,再選了一個紅色的乳罩和一條很小的丁字內褲。她洗完澡後,我幫她擦乾身體,再塗抹上滋潤皮膚的精油,又幫着她修剪了陰毛。這時,我發現她的陰户上粘滿了淫水,就想幫她舔乾淨,卻被她温柔地推開了。

桑迪穿好乳罩和內褲,挺着腰站在我面前讓我審查。哦,真是不得了,我這42歲的妻子真的非常漂亮,無論身材還是相貌一點都不輸給二、三十歲的年輕女人。看着妻子性感、妖嬈的樣子,想着她馬上就要出去被別的男人肆意姦淫、玩弄,我的心再次砰砰地跳了起來,陰莖堅硬得有些疼痛。

妻子注意到了我的異樣和興奮,就拉着我手來到我們卧室的牀上,脱下我的褲子,快速地為我做了一次口交。在我即將發射時,她迅速將嘴巴挪開,讓我把精液都射在了我的肚子上。在幫助我釋放出性慾後,桑迪替我穿好褲子,然後請我出去幫她買避孕套和潤滑劑。

一個小時以後,我眼巴巴地看着她開着車一熘煙地跑了。臨行前,我對她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她在到達約會地點後給我打電話報平安,而她向我保證,回來後一定把所有細節都詳細地告訴我。

然後,從她離開家到她打來電話,我經歷了一生中最漫長的幾個小時。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幾乎無法安心坐下來,一直在客廳和卧室之間來回踱步,既擔心有非常興奮。大約晚上11點的時候,就在我躺在牀上翻來覆去難以入睡的時候,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是我。」

電話那頭傳來桑迪平靜的聲音。

我的心狂跳起來,「怎麼樣了?你還好吧?」

我急切地問道。

「很好,我非常好,感覺太棒了!你聽着……」

桑迪肯定是把電話聽筒挪到了她陰户附近,我從電話裏聽到了肉體碰撞的聲音。

她的聲音重新響起,「我被他狠狠地肏了一頓。我想馬上見到你,我愛死你了。」

説完,她就把電話掛了。

最讓我心疼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但是我更都的感覺到的是刺激,而不是沮喪。

大概凌晨兩點,我聽到門外傳來妻子汽車的引擎聲。當桑迪躡手躡腳走進漆黑的卧室,悄悄把手包放在牀邊的時候,我趕快眯起眼睛假裝睡着。她趴在我臉前看了看,就起身去了浴室。

我睜開眼睛,打開牀頭等,抓起她的手提包翻看着。她的丁字小內褲裝在包裏,避孕套包裝盒裏少了兩個避孕套。我放下包下了牀,悄悄走到浴室門口,看到桑迪正在裏面刷牙。

從鏡子裏看到我走進浴室,桑迪停止刷牙的動作,轉過身非常緊張地看着我的臉,似乎想知道我是不是生氣了。我一把摟住她,在她的額頭上深情地親吻了一下。她輕輕推開我,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漱掉嘴裏的牙膏沫,然後重新和我擁抱在一起。當她碰到我堅挺的陰莖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現在就想讓我告訴你一切細節嗎?」

她吻了我一下,問道。

「是的。」

她拉着我的手走進客廳,我們一起坐在沙發上,然後,她就一點一點詳細地述説着她和那個男人之間所發生的一切。我的手伸進她的裙子裏撫摩着她濕潤、光滑的陰户,她分開腿一邊任我摳弄一邊繼續講着她的故事。

然後,她停了下來,站起來説道:「你覺得很刺激,是嗎?要不要我給你看看我們是怎麼做的?」

我看着她,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她跑到大門口,從門口的鞋柜上拿起她進門時放在那裏的數碼相機,再重新回到我跟前。

「我拍了一些照片,想看嗎?」

於是,我們先把照片下載到我筆記本電腦裏,然後一起坐下來觀看。

在第一張照片裏,桑迪站在酒店房間的大牀邊,她脱掉了裙子,正對着鏡頭展示她的丁字小內褲。很顯然,這照片是克裏斯拍的。接下來的兩張照片拍的都是桑迪站在牀前脱衣服的場景,再一張就是她坐在牀邊,伸出舌頭舔着一根巨大的陰莖,一邊舔還一邊抬眼看着鏡頭。在下一張照片裏,她已經將那根粗大的陰莖完全含進了嘴巴裏,同時她還用一隻手搓揉着男人沉重的睾丸。然後,我就在下一張照片裏看到,我妻子仰面躺在酒店的大牀上,兩腿大大地分開,修剪整齊的陰毛和水嫩濕潤的陰户正對着照相機的鏡頭。

看到這裏,我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伸手撫摩着桑迪的陰户,而她也抓着我堅硬的陰莖使勁套動起來。我有些忍耐不住,不得不央求她放慢套動的速度。

下一張照片是桑迪拍的,鏡頭裏那男人在使勁舔着她的陰户。在接下來的照片裏,桑迪坐在牀上,正在往一根粗大、堅硬的雞巴上套着避孕套。然後,後面幾張照片裏都是桑迪躺在那裏被克裏斯姦淫的照片,從她的表情可以看出來,她非常享受被那個男人玩弄的過程,而克裏斯顯然更是激動,因為他插得非常深。

接下來,有十幾張照片表現的是他們變換不同姿勢做愛的鏡頭,有桑迪跪着讓克裏斯從身後幹的,也有她騎在他身上做女上男下性交的,還有克裏斯站着抱起桑迪,他把大雞巴插在她陰道裏在屋子就轉悠的。所有這些照片都拍得非常清晰,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大雞巴是怎麼插進我妻子陰道的,也可以看到在他的陰莖上和她的陰唇上都粘着一些像白色泡沫一樣的分泌物。

最後幾張照片的畫面也非常刺激,桑迪躺在牀上,克裏斯騎在她身上,一手舉着照相機,一手搓揉着她的乳房,大雞巴夾在她豐滿的乳房之間,龜頭直指着她的臉,在她的胸脯上、脖子上、下巴上和額頭上到處都是白色的精液,而桑迪嘴巴裏含着精液對着鏡頭幸福地微笑着。

「就是這些了。怎麼樣?想不想把我帶到牀上去好好肏我一頓?」

桑迪對我説道。

可是,我已經等不及把她帶到卧室去了,直接把她按倒在沙發上,胡亂扒光了她的衣服,我仔細端詳着她濕潤、紅腫的陰户,這裏剛剛被另一個男人挺着堅硬無比的大雞巴瘋狂蹂躪過,現在我要更狠地在裏面抽插。桑迪摟着我的脖子,一邊忍受着我的肆意姦淫,一邊繼續跟我説着她和克裏斯做愛的細節。

「下一次,等我再和別的男人約會時,一定要你在現場旁觀。」

她説着,手指搓揉着我的睾丸。

聽她這麼説,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立刻把大量的精液射進了她剛剛被別的男人使用過的肉洞裏。然後,我們緊緊擁抱在一起,也不管淫水和精液污染了沙發,使勁地親吻起來。

我急切地盼望着「下一次」的到來。

人妻期盼下一次的到来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