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小説】再也不做處女了

説實話,我覺得自己第一次的經歷實在是很悲慘。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太可憐了。

我22歲,今年大三。怎麼説呢?我覺得自己是屬於前衞和保守之間的,對於很多事情我能夠理解,比如説一夜

情,網戀啊什麼的,但是我不會去做。其實也不是我矜持,只是沒有遇到我愛的男人。

為了能夠過得自由點,我在學校外面租房子住。和我同住的三個摯友,只有我是處女。説實話,在一羣非處女

中間我會覺得壓抑,一種莫名的壓抑。説起來挺可氣的,她們三個人的一些行為總是影響我的心情。

王藝和我同年級,初中的時候和我同班。那時候,王藝和班上一個男生談朋友,每天甜甜蜜蜜的,幾乎每隔兩

天都會收到一封情書。王藝有時候會拿出來,給我讀幾段,讓我分享一下她的幸福,這使我很嫉妒。

我還記得,王藝和男友有一次鬧彆扭,男友賭氣從教學樓三樓跳下來,摔傷了腳,這件事當時在學校很轟動。

我陪着淚人似的王藝去她男友家探望。我很知趣,很早就抽空走了,王藝留在那裏深夜才歸。第二天,王藝對我説,

要嫁給他,要愛他一輩子。我記得王藝當時的表情:凝目遠望,嘴角微翹,幸福而果敢,仿佛經歷了很多事。我想,

王藝從那一夜開始,就不是處女了。

王藝失身後的三個月和男友分了手。「覺得我們還不夠成熟。」王藝的男友扔下這句話,就甩了王藝,比扔衣

服還容易。不久,王藝的男友在外面找了個更為風騷的女子。

後來有一天,王藝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用刀片在手腕脈搏處劃了三刀。等被人發現的時候,血已經流到了門外。

後來她在病牀上蟲蛹一樣呆了三個月。忽然間大徹大悟,化蝶而出。一雙眼睛變得秋波流轉,含情脈脈,傾倒眾生。

我不知道王藝交了幾個男朋友,她看起來好像挺快樂的。只是在每回洗手的時候,不經意便露出腕上竹梯一般的傷

另外一個女孩叫薛楠,是一個很簡單的女孩子。流行用衞生棉條的時候,她也買來用,大家又説少女用衞生棉

條,不好,她就跟着換。流行塗紫色嘴唇,黑色指甲油的時候,她也在學校悄悄塗。後來時裝雜誌上説這種扮相已

經落伍,她就改為少女妝。每逢有歌星在體育館開演唱會,她都會通宵排隊買票,到現場歇斯底裏地尖叫。薛楠收

到第一封情書的時候,同樣既甜蜜又惶恐,後來薛楠也開始每晚精心化妝,到那些黑暗的角落裏去和男友幽會。我

猜想,如果她男友鼓勵薛楠為愛獻身的時候,她肯定會獻,即使她並不清楚自己愛不愛他。她不是一個有主見的女

孩子。後來她説在男友家中看了一個三級片之後就不是處女了。

另外一個女孩叫陳歡,她跟我説都不記得自己的處女膜是幾時破掉的,也不記得那個男人的名字。她説只記得

是在迪廳瘋狂了一晚之後。跳舞、喝酒,喝到暈眩。後來就和一男的上牀了。都不記得那男的長成什麼樣子。不過

她説當時很疼。

跟她們住在一起什麼都好,就是讓我覺得自己是個處女挺不自在的。不過我經常對她們説我不會那麼傻,不會

隨隨便便地把貞操交給某個男孩,我不信任任何人。

我不會深夜寂寞無助地在街頭淋雨,也不會在一個悲痛欲絕的下午關上門窗,打開房間裏的煤氣。我也不會傻

子一樣抱個枕頭在牀上淚流滿面,或者瘋子一樣叼着香煙,拿把菜刀在房間裏亂轉。我喜歡坐在客廳柔軟的大沙發

上,舒適地向後靠着,腳下還會放一把墊腳的椅子。我會把門窗都打開,讓懶洋洋的陽光灑在身上。

我總覺得自己是個性情淡泊的女孩子,對性沒有什麼嚮往。但是,我那時候也常常會這麼想:貞操終歸是要失

去的,在它失去之前,我要做一回它的主宰。在現在這個年代還是個處女挺沒勁的,真的。並不是我對性有多麼多

麼嚮往,就是不喜歡處女這個身份。

我有一次和陳歡吵架,為什麼吵架我忘記了,但是我記得當時吵得挺厲害,後來我罵了她一句「不要臉的小婊

子」。沒想到她一點兒也不在乎,纖腰一擺,然後輕蔑地嘲笑我是「沒人要的老處女」。聽到她這麼説,我馬上就

氣哭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麼就哭起來了,挺丟人的,因為陳歡一點兒也不難受,但我難受壞了。總覺得被她

那麼一罵就很沒底氣了。

吵架那天晚上我就對自己説,再也不做處女了。於是就開始想怎麼解決掉這處女身份。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挺沒

勁的,因為我實在沒有對哪個男的有感覺。

不過,從那天開始我有了很大的變化,我甚至越來越注意研究自己的身體了。有一天,我突然產生了一個羞怯

的念頭:處女膜到底是什麼樣子?是像一張薄紙?一片金箔還是一塊白玉?我突然想看看自己的處女膜。我想到這

裏,猶猶豫豫之後就帶着一面小圓鏡子鬼鬼祟祟地鑽進了洗手間。

一進洗手間我就覺得緊張,説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覺得自己像個小偷一樣。當時我喘着氣,細心地脱掉了衣

服,然後慢慢地用鏡子把身體從上到下都仔細地照了照。我的體形一直保持得很好,我對身體的每個部位都感到滿

意,但是我以前從來沒有試圖看一下處女膜。後來我拿鏡子照着我那個部位,可是根本就看不到。後來我洗了個澡

就出來了,有點厭惡地把小鏡子扔到了垃圾袋裏。

奇怪的是,第二天,我睡了一覺起來,卻發現一切都大不一樣了,整個世界在我的眼中剝去了一層外衣。那天

我走在馬路上,看到街上來來往往擦肩而過的行人,一個個衣裝亮麗,神情肅穆。看着他們,我心裏卻在想:這些

男的脱光了衣服,肯定是另一番場景。天啊!我就是那時候發現自己有了大變化的。那應該叫什麼呢?是性意識的

覺醒嗎?我也不清楚。

後來,我隨便上了輛公共汽車,開車的是個脾氣暴躁的女司機。我走過她身邊時心裏會想:她晚上和老公ZA的

時候,會不會變得很温柔?

那天,我孤獨地擠在公共汽車中間,兩臂交叉放在胸前,覺得身旁男人們的眼睛全都不正經。他們透過窗口,

欣賞着馬路上的巨大海報,盯着海報上女明星們凸出的胸部,腦袋裏充滿着XL的幻想。在我看來,男人並不見得更

愛有處女膜的女子,他們更喜歡風情萬種的類型。

當時我覺得很緊張,看着每個男人我都會想到性,並不是説我想和他們ZA,我只是想到他們是會ZA的,於是就

在那裏想他門ZA時會是什麼表情,想着想着我的臉就開始發燙了,心跳也不正常。

後來我隨便在一個站下了車,路過一家婚紗店時我看見兩對忙忙碌碌試婚紗的男女。看着她們,我心裏卻在想

:那個女孩是不是有處女膜?我一直覺得,婚姻生活幸不幸福、美不美滿跟處女膜沒有關係。

我覺得少女的貞操實在是太脆弱,太容易失去了,説實話,這讓我感到極為恐懼。

比方説,處女膜很可能會在奔跑、摔跤、噼叉、踢球時候,無緣無故地破裂。

比方説,在夜晚的樹林裏很可能被人強J.

比方説,和男孩子在一起喝酒的時候,杯中可能會被下了安眠藥。

比方説,輕信了某個男生的花言巧語,結果被他趁虛而入。

又比方説,被某個有權勢的人看中。這個人可能是撐管她學業的老師,撐管她安全的不良民警,撐管她事業前

途的老闆,撐管她生活的親人……他們都可以把它強行奪走。那個白天,我整個腦子裏都在想着和性、和貞操有關

的事情,總覺得自己還是個處女挺沒勁的。

我就這麼在馬路上瞎逛,沒買衣服也沒買化妝品,但是我後來居然去了一個性用品商店,並且很仔細地看了看

裏面那些玩意兒。後來還買了一盒避孕套。現在想起來,我那天還真是行為失常。

那天傍晚我路過一個酒吧。以前我從來不進酒吧的,但那天我卻莫名其妙地進去了。那是一個小酒吧,我去的

時候裏面只有一個男的坐在那裏。我坐下後要了一杯可樂,因為我當時也不知道應該點什麼牌子的酒才好,又怕露

怯,就隨便要了一個可樂。沒想到,我説出「可樂」這兩個字的時候,那男的卻回頭看了我一眼。我想他一定覺得

我很怪,也許去酒吧都應該喝點酒的。過了沒多久,他走到我身邊來,很有禮貌地問能不能和我坐在一起。當時我

心怦怦跳,點了點頭,連話都説不出來了。等他坐在我對面後,我注意到他的長相,挺帥的,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們後來就聊了起來,聊了些什麼也都記不得了。因為看着他的容貌,我只會想,他ZA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後

來我又猜想,他當時是不是也在想我在牀上會是什麼樣子。想到這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渴望ZA了。這是我22年來

第一次真正地渴望ZA.

再後來他要了好多酒,我也喝了不少。到了晚上十點多他問我去不去他家。我沒猶豫就答應了。當時好像還充

滿着期待。

他家不大,但是不亂,而且他家那種空氣清新劑的香味很好聞。他家還有些什麼我就不記得了,因為進他家沒

多久我就已經被他壓在了牀上。

他吻我的時候我牙直哆嗦,因為那是我第一次接吻。在那之前我沒有和任何一個男孩有過接觸,牽手都沒有過。

後來他脱我的衣服,我沒有拒絕。我喜歡上了這种放松,是的,我當時只是覺得很輕鬆。他好像挺緊張的,當

時天挺熱,他脱衣服還流了不少汗。後來我被他脱得光光的,他撫摸我舔我身體的時候我反應強烈極了。我記得當

時自己特別騷,好像還學着三級片裏的女人那樣挑逗他。

他進去的時候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雖然我不會拒絕他的進入,但是我當時在想一個問題,要不要跟他説我

是第一次。當時我正在猶豫呢,總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他,畢竟第一次啊!

還沒等我想好,我突然感到一陣疼痛,很大聲地叫了起來,他嚇得一動不動,問我這是怎麼了。我疼得半天説

不出話來。後來他看到了牀單上的血。我也看到了,很小一片。

他的表情立刻變得可怕了。他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流血了。我説我是第一次,當然會有血出來。他氣壞

了。看了我半天,然後罵我是神經病。

我問他我怎麼是神經病了。他説為什麼是處女不告訴他,為什麼是處女還要同意跟他ZA. 我説是處女怎麼了,

是處女就沒有ZA的權利了。他不理我,後來他用一種質疑的目光看着我説,他不喜歡女人糾纏的,他也不喜歡負責

任。我笑了起來,我説要你負什麼責任。我心裏特別不舒服,我本來覺得他還不錯,不知道怎麼一下子就變得這麼

可笑、猥瑣了。我知道他心裏在想些什麼。無非是覺得我把第一次給了他就一定會賴上他。至於嗎?

後來的事情就更可笑了。他問我是不是愛上他了。你説男人的這種問題讓我怎麼回答。我當然對他有些好感,

可是什麼才是愛啊?我真的搞不清楚。我回答説沒有愛上他,只是喜歡他。沒想到他説別愛上他,因為他是有女朋

友的。我説那怎麼了?我心裏其實想的是他有沒有女朋友和我有什麼關係。沒想到他卻緊張起來了。他解釋説他真

的有女朋友,而且關係很好。我心想,關係好幹嗎還和我ZA?男人都這樣嗎?

我覺得這樣的男人挺沒勁的,我想走,可是下面很疼。我問他晚上能不能在他這兒過夜,因為下面特別疼。他

看了看我,也許是在判斷我是不是説真的,也沒準他在分析我是不是一個神經病呢。他説最好別在他那裏過夜,因

為他説女朋友有可能會過來。

後來,我忍着疼穿好衣服走了。他把我送到了大街上。他走的時候我回頭看了看他,看得很仔細,想要把那個

背影刻在腦海裏。畢竟他是我的第一個男人。

那天回宿舍後她們都看出情況了。她們也真夠厲害的,都問我是不是破了處。這是怎麼判斷出來的,我現在還

是沒搞明白。不過那天她們三個都對我挺好的,挺照顧我,幫我倒了熱水,扶我上牀。走的時候陳歡笑着説::「

太好了,咱們這沒有處女了。」

再也不做处女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