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交 小説】都市花語- 第三百零六章 洛神到來

雲逍知道南宮仙兒對自己有情,他也想今晚就搞定南宮仙兒,可惜的是,襄王有情,神女無意,他雲逍想爬上南宮仙兒的大牀,南宮仙兒小姐卻沒有讓他上牀的覺悟。兩人一起逛街逛到晚飯過後,然後南宮仙兒回南宮家了,雲逍只能悻悻的往夜靈的別墅趕去。他總不能住酒店不是?

「回來了。」看到雲逍回來,夜靈站在門口淡淡問道。

雲逍一愣,傻傻點頭:「是啊,吃晚飯了嗎?」

「嗯,吃了,你呢?」

「我也吃了。」兩人的對話很普通,可是給人的感覺卻是妻子在家等丈夫回家。雲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愣了一下。夜靈顯然也意識到了這種怪異的感覺,她俏臉微紅轉身進屋去了。雲逍連忙跟在她的身後向別墅內走去。

雲逍在江南呆的第三天,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卻出現在了江南,那就是雲無心的師傅,洛神仙子。

「洛神前輩,你怎麼來了?」洛神直接到夜靈的別墅找到了雲逍。洛神的出現倒是讓雲逍吃了一驚,這個仙子行蹤不定,神龍見首不見尾,很是神秘。洛神的修為很高深,至少雲逍感覺不到她的修為,一個詞形容,深不可測。

洛神臉上蒙着一塊面紗,把她的容貌着去了大半,可是就是那露出來的一般也能讓人狠狠的驚豔了一把,這不第一次和洛神見面的夜靈就被驚呆了。

洛神淡淡一笑:「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雲逍一愣:「你有什麼事嗎?」

洛神搖搖頭:「可否進去再説?」

雲逍連忙把洛神迎進屋去,她的容貌氣質太出色了,長時間呆在眾人跟前可不好。

這個時候夜靈也回過神來,把洛神迎進屋去後,夜靈這才問道:「這位小姐是?」

雲逍連忙介紹道:「這是,嗯,這是洛神仙子。」雲逍又指着夜靈説道:「這是夜靈。」

「你好。」洛神微笑點頭。

「你好。」夜靈連忙回禮,洛神仙子?她不會是那個曹植洛神賦中的洛神吧。

三人坐定,夜靈給洛神倒了杯水然後主動離開了,她知道兩人有話要説。

「聽説你出來散心了?」洛神首先開口問道。

「額,是,是啊,你怎麼知道的?」雲逍尷尬笑道,沒想到自己出來散心這件事連洛神都知道了。

洛神淡淡一笑:「正好我也有煩心的事,要不,你帶上我吧。」

「啊?」雲逍愣了,這是神馬情況,你一副仙子模樣,你還有煩心的事?該不會是你不知道要不要飛升仙界吧。

洛神女人的白了他一眼:「啊什麼?難道仙子就不能有煩心事嗎?」

雲逍尷尬笑道:「額,能有,能有。」

「那,你帶上我嗎?」洛神淡淡問道。

雲逍苦笑:「我都不知道該去哪兒,我怎麼帶上你啊?」

「無所謂吧,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洛神説道。

「好吧。」一個大美女要陪你遊山玩水,估計隨便哪個男人都不會拒絕,雲逍自然更是不會拒絕了。

第二天一大早雲逍就起來了,他準備繼續去散心,這次他準備去西部看看。

雲逍本來以為自己起的已經夠早的了,可是洛神起得比他還早,洛神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在別墅的院子裏打坐練功了。

「洛神仙子,你起來了。」雲逍走到洛神的身邊笑着問道。

洛神雙眼閉着,淡淡點頭:「嗯。」

「今天我要去西部,你去嗎?」雲逍笑着問道。

洛神點點頭:「去。」

「好,那我們這就出發吧。」雲逍説道。

「先等會兒吧,你坐下來打坐練會兒功。」洛神依舊沒有睜開眼睛。

等雲逍坐下後,洛神這才開口説話:「你心裏有心魔。」

雲逍沒説話,閉上眼睛開始修煉。

「你心裏有心魔,修煉成就不會太高。」洛神繼續説道。

「你父親的事,你有一定責任,但不全是你的錯。你之所以出來散心,是因為你想逃避。事情已經這樣了,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不是使小性子,離家出走,而是讓你身邊的人幸福。你不應該把發生在你父親身上的不幸和你自己的不快樂轉移到關心你和愛你的人身上。這種做法是極度自私的。一年時間對你來説,不長,可是對有些人來説卻真的太長了,她們浪費不起。」今天洛神的話有些多,不過,她勸解人的本事還真厲害,至少雲逍就被她觸動了。

雲逍眉頭緊緊皺起:「那我應該怎麼做?」

「這個問題,你應該站在你父親的角度去問你自己,你爸爸希望你怎樣做,那麼你就怎麼做吧。」

我爸希望我怎麼做?他自然是希望我開心快樂。可是,他會同意媽媽和自己在一起嗎?兩人可是母子啊?雲逍糾結了。

「你爸爸希望你快樂,也同樣希望你媽媽快樂。」看到雲逍皺着眉頭想不通,洛神無奈提醒道。

雲逍大吃一驚,他抬起頭來看着一臉淡然的洛神:「你似乎知道很多關於我的事啊。」

洛神微微一笑:「我知道的不多,不過夠了。」

雲逍不知道該説什麼了,聽洛神的意思,她應該是知道了他和寧宓的事,可是兩人之間的事一直很隱秘的啊,除了南宮秋月知道之外,別墅裏沒有第三個人知道。難道洛神真的能掐會算?

或許,我現在最應該做的是回去,而不是拿愛我的女人的光陰來浪費。一年,人生能有幾個一年,過了四十歲的女人,又還有幾個一年?

刷,雲逍直接從地上坐起來:「我們,回京城吧。」

洛神淡淡一笑:「好。」

話説雲逍離開京城後,住在南宮秋月別墅裏的女人一個二個都沒了精神。寧宓恢復了她在M國時候的作風,十足的女強人。南宮秋月也變成了女強人。洛芸每天一大早就去學校上班,晚上才回來。宣靜也是,她現在是酒店經理,每天也有忙不完的事。至於薛靜嬋這個閒人則是照顧一大家子人的飲食起居。生活雖然很有規律。不過給人的感覺卻是死氣沉沉,沒有活力。

雲逍的突然出現讓呆在別墅裏的三個熟婦大大的驚訝了一盤。首先是薛靜嬋看到站在門口的雲逍,然後她驚唿一聲,頓時驚到了在樓上努力工作的兩個女強人。兩個女強人立刻放下自己手中的夥計,快速向樓下衝來。

寧宓衝到雲逍的跟前,眸中含淚,不敢置信的問道:「逍兒,你,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説要出去一年嗎?」

雲逍温柔的看着母親:「我是説最多一年,我沒説我一定要一年後才回來啊。」

「嗯,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寧宓大喜,眼中的淚水最終還是流了下來。

「月姨,蟬姨。」雲逍微笑着給兩個女人打招唿。

南宮秋月嗚咽一聲,一下子撲進他的懷中,高興的哭了起來。薛靜嬋本來也想這麼做的,可惜,她還不夠放得開,有外人在的時候,她極少表現出和雲逍親密。

雲逍的突然回家着實帶個了別墅裏的女人很多驚喜,就連在雲家的葉瑩和雲雀也控制不住的打電話來過問。雲逍的解釋一律都是,外面沒有家裏好。這個理由大家都沒信,不過呢,大家也都沒有不識相的追問。晚上洛芸和宣靜回來後,少不了又是一番追問。

回來的當晚,雲逍進了洛芸的房間,不管怎麼説,洛芸才是他的正牌女朋友。洛芸也是唯一一個他能帶出去的女人。雲逍這麼説,南宮秋月和宣靜有些幽怨,不過也沒説什麼。兩人都是情人的角色,再加上洛芸年齡最小,讓着她也正常。

第二天,容光煥發的洛芸去上課去了。被滋潤了一整夜,洛芸真可謂是身體和心靈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別墅裏的生活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唯一改變的就是,雲逍並沒有像以前那樣和寧宓玩曖昧。對於這一點,寧宓有些失望,有些幽怨,不過她沒説什麼,她知道等雲逍再次開始對她輕薄的時候,也就是她失身的時候了。

「月姨,工作呢?」中午的時候,雲逍鬼鬼祟祟的來到南宮秋月的辦公室。

看到是他,南宮秋月俏臉微紅,她站起身來微笑道:「是啊,你有什麼事嗎?」

南宮秋月今天的穿着很普通,很簡潔,上身是長袖潔白襯衫,下面則是米色七分褲。七分褲把她的的豐滿圓臀包裹的緊緊的,十分性感。白襯衫的紐扣只扣到了第三顆,通過她敞開的衣領能夠看到她胸前那道深深的溝壑,還能看到她那尺寸偏小的胸罩。

雲逍推開門走了進來,四下打量一番:「月姨,你怎麼不去你你的集團上班呢?」

「集團總部在江南市,我想去,也去不了啊。」南宮秋月笑道。

「哦,呵呵,不過,你這間辦公室倒是和公司裏的辦公室差不多哈。」雲逍循循善誘的説道。

南宮秋月得意一笑:「那是當然,這間辦公室是我按照我在江南市的辦公室設計擺放的,除了差一個秘書,其它都大同小異。」

雲逍伸手抹了一把纖塵不染的辦公桌:「嗯,真乾淨。」

「逍兒,你來做什麼?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南宮秋月關切的問道。

雲逍笑道:「哦,不用,不用,嗯,你這間辦公室搞得真好,嘖嘖,還有你那個椅子,坐上上面一定非常舒服。」

雲逍的話把南宮秋月完全搞煳塗了:「逍兒,你,你究竟想做什麼?」

雲逍雙手有些緊張的拍了一巴掌,然後在身前十指交叉:「額,月姨,你説,那些做老闆的為什麼喜歡在辦公室做那事呢?」

南宮秋月微微皺眉:「這,我怎麼知道,估計是秘書太漂亮了吧。」

「嗯,我想也是,不過,我覺得如果月姨穿上OL裝的話,一定比那些秘書要漂亮多了。」雲逍笑道。

南宮秋月心中一凜,她狐疑的看着雲逍:「逍兒,你,你想幹什麼?」

雲逍尷尬一笑:「呵呵,月姨,你有辦公室OL裝嗎?」

南宮秋月警惕心大起:「有啊,你想怎樣?」

雲逍壞笑道:「月姨,我們好像有好幾天沒做那事了吧。」話説到這個份上,南宮秋月如果還不明白雲逍想幹什麼,那她就真的太蠢了。

「逍兒,你,你不會是想,是想。。。。」南宮秋月俏臉通紅,説不下去了。

雲逍歡喜的拍了一下手:「哎呀,月姨真是太聰明了,我還沒説呢,你就知道了。」

南宮秋月羞憤欲死:「我聰明?你,你還敢再淫蕩一點嗎?你,你居然讓我扮秘書,然後好滿足裏在辦公室做,做愛的邪惡思想,逍兒,你,你怎麼這麼壞?」

雲逍訕訕笑道:「呵呵,我是和別的女人在辦公室做過,不過,和秘書在辦公室做還真沒做過,要不,月姨,我們今天就試試吧,我猜,你也沒有這種經歷。你應該沒當過秘書吧,今天你就當一次吧。」

南宮秋月俏臉通紅:「你,你真是太邪惡了,你休想,我,我才不會假扮秘書呢,要假扮,你,你讓你媽媽給你假扮。」

都市花语- 第三百零六章 洛神到来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